您的位置:首页  »  【不能自拔的妻姐】
舒琴面无表情的躺着床上,在她的身下,一具一丝不挂的身躯正在做着活塞
 运动。这个不是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妹夫刘涛。舒琴知道刘涛在看着她,所以 她不敢露出半点正在享受的表情,只是偶尔下体的快感让她稍微皱着眉头。但是 她的身体出卖了她,下体泛滥的淫水,证明着此刻她的需求,但是内心的纠结和 内疚让她不敢表露出半点的疯狂。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这个男人,因为她一开始 就喜欢这个外表温柔帅气,内心疯狂的男人。所以她不去挣扎,她心里自欺欺人 的骗自己,一切都是被迫的。
 
  舒琴在自己小学5 年级的时候,爸妈又给她生了一个小妹——舒婷。因为年 龄差了有10岁,所以已经有点懂事的舒琴从小就对小妹疼爱有加。
 
  舒琴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黄凯。因为舒琴有这靓丽的外 表,加上当时大学毕业生算是比较稀有的,加上公务员的工作,所以对于老公也 是精挑细选。最后选择黄凯,主要方面还是因为他有钱。黄凯比舒琴大7 岁,当 时他33岁,舒琴26,可以说两个都是正当年。结婚后一切安逸,他们有一双儿女,
 可以说非常圆满的家庭。但是岁月催人老,10年过去了。尽管舒琴再怎么保养, 岁月也总是无情的在她脸上身上留下痕迹。而男人的审美疲劳,也让黄凯在外面 又养了一个小的。此时的黄凯已经家大业大,自己有点脾气,虽然舒琴知道老公 外遇,却无能为力,又碍于面子也不敢张扬,只能自己默默承受的。
 
  今年妹妹结婚,年龄也是26了,看着满面红妆的妹妹,舒琴想起当年出嫁的 情景。妹夫刘涛是舒婷的大学同校同学,同学加上在同一个城市,自然而然成了 一对。大学毕业后,双双被舒琴安排进去了政府部门工作,当然除了找关系,钱 也是用了不少。工作两年后,一切都很稳定,就筹备着结婚,一切按照着计划进 行着。
 
  舒琴第一次见到刘涛时,就对他印象很好,礼貌,帅气,又青春,比起自己 的老公,都可以做他的父亲了。当然她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纯粹的为妹妹 开心。但是刘涛并不这么认为,第一次见到舒琴时,他被她成熟的韵味加上美丽 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虽然舒婷也很漂亮,但是从小被娇生惯养着,总是一副长 不大的样子,主要是平平胸部,一副没有发育的样子。和舒婷做爱的时候,有时 候刘涛想着的下身是舒琴,因为姐妹两还是有几分相像。对于舒琴的幻想,刘涛 从不曾断过。
 
  刘涛结婚后半年,单位组织去外地培训,实际上就是变相的游玩。因为舒婷 怀孕,考虑到舟车劳顿,也就没去。舒琴和刘涛刚还有了一起出去的机会。 
  去了武夷山,一切安排妥当后,刘涛就约舒琴出去逛逛,舒琴也没有怎么多 想,就去了。同事们之间也没有什么非议,毕竟是亲戚。
 
  出去逛了一圈后,两个人都挺累的,就在旁边公园找了一个地方坐着。聊着 天。主要还是聊了一些家庭的琐事。刘涛其实自己舒琴老公外遇的事,很多事纸 包不住火的。所以刘涛想着问起一些舒琴和她老公的事,说起这些舒琴明显有点 心不在焉,毕竟自己没有底气,只是应付着。刘涛见机就大胆的问了一些更深入 的问题。
 
  「姐,你那时怀孕的时候,姐夫都怎么解决的」刘涛想着自己媳妇怀孕,或 许应该找点切入点问一些房内事。
 
  「啊!」舒琴此时脸一红,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刘涛的问题太突然了。
 
  「就是你怀孕的时候,姐夫要是忍不住,他自己都怎么弄。不是说三个月后 就可以正常行房吗?小婷都不让我碰她!」刘涛又更加清楚的说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啊!」舒琴小声的回答着,对于突如其来的问题,她明显准备 不足。
 
  「大姐,我本来是想趁这次出来,出去找小姐暂时解决一下,但是又觉得不 是很好!」刘涛说得越来越大胆,而舒琴心也跳动得非常厉害。
 
  舒琴的老公其实很久没碰她了,有时候她自己想的时候,就趁洗澡的时候, 用喷莲头狠狠的挫几下,女人越是到这个年纪需求就越大,有时候她也想着到外 面找鸭解决一下。这种想法只是存在于她某个瞬间,说出来更是不可能的事,她 没想到妹夫竟然能说得那么自然。
 
  「当然不行了,那种脏!」舒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随便说了一下。
 
  「那你说怎么办?」刘涛接着发问问得舒琴无法招架只能沉默,就这样他们 沉默了很久。而舒琴已经是心烦意乱,她感觉到此时下身已经开始有了感觉。对 于这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挑拌,她没有任何办法。
 
  在舒琴胡思乱想的时候,刘涛站起来,拉起了舒琴的手,舒琴木讷的跟着刘 涛,而刘涛的手就一直牵着她。她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也许她自己已经想到了, 但是她逼迫自己不去想,但是脸上的红潮又出卖了她。刘涛边走边看着她,他知 道今天必有收获。
 
  他们来到一家四星级酒店,刘涛径直走进去开了一间钟点房,此时的舒琴就 一直默默的站在一旁。来到房间,一切是那么的安静,一进门刘涛就抱住了舒琴, 舒琴没有挣扎,唯一挣扎的是她自己的心。因为她此时是渴望的。
 
  「姐,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刘涛在她耳边说的,舒琴以前就知 道刘涛看她的眼神有所不同,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情况、「一直以前我也没 有勇气跟你说,直到今天,我们才有单独的机会,无论今后如何,姐,给我吧。」 刘涛用感情博得舒琴的心,他知道此时的她硬来,舒琴会同意,但是他不想这样, 或者更是想为了以后着想。
 
  舒琴一直默认着,刘涛也没有再说什么,拉着舒琴到床上,然后开始帮她解 开衣裳,安静的环境让刘涛脱去每一件衣服的声音都那么的明显。刘涛脱去舒琴 的内裤,发现内裤上面已经湿了一块,刘涛欣喜万分。刘涛三两下就脱去了自己 的衣裤,不像刚刚那么温柔。他们躺在床上,舒琴像一具冰冷的尸体,一动不动。 此时她所有的力气都在抑制自己的情绪,但她知道自己抑制不住。
 
  刘涛从头开始亲,亲嘴的时候,舒琴嘴巴也是一动不动。刘涛舌头挑开了她 的嘴巴,舌头没有什么阻力的饶了进去。舒琴的舌头稍微动了一下,碰到了刘涛 的舌头时,她身体像触电了一样震了一下。但是她又控制住了,把舌头收紧。刘 涛亲了差不多,自己也受不了这日月遐想的身体,提枪就开始进攻,因为水分完 全充足,所以非常顺利的就进去了。
 
  舒琴面无表情的躺着床上,在她的身下,一具一丝不挂的身躯正在做着活塞 运动。这个不是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妹夫刘涛。舒琴知道刘涛在看着她,所以 她不敢露出半点正在享受的表情,只是偶尔下体的快感让她稍微皱着眉头。但是 她的身体出卖了她,下体泛滥的淫水,证明着此刻她的需求,但是内心的纠结和 内疚让她不敢表露出半点的疯狂。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这个男人,因为她一开始 就喜欢这个外表温柔帅气,内心疯狂的男人。所以她不去挣扎,她心里自欺欺人 的骗自己,一切都是被迫的。
 
  但是内心却总不由自己的想着眼前这个小自己10岁的壮年,是自己的妹夫, 越是这样的刺激,就让下身的快感越强烈,终于,舒琴叫了几声,她高潮了。这 不是她人生的第一个高潮,确实她人生最快到的一个高潮。过后没多久,刘涛也 冲刺了几下,也到达了瓶颈。
 
  「姐舒服吗?」刘涛手一边圈着舒琴的奶头,一边问。舒琴的C 奶,虽然有 点下垂,但是比起自己老婆的小山坡,魅力更是无穷。
 
  舒琴不敢回答他,但是她内心已经回答了一万遍,舒服。这是她近几年来, 最舒服的一次享受,见舒琴没反应,刘涛接着问:「要不一起洗个澡吧!」「不 了,你先去洗吧!」这是舒琴这近一个小时来,说的第一句话。刘涛听完也只能 自己进去浴室里洗澡了。
 
  刘涛洗完澡出来,舒琴已经穿好了衣服,她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自己身上 的液体,主要还是担心自己洗了澡回去,同住的同事会起疑心。
 
  他们一起回去了下榻的酒店,一路无话。接下去几天,舒琴都有意的回避着 刘涛,虽然她心里渴望着能再疯狂一次,但是那晚回去酒店后她就有点后怕,想 着自己的孩子丈夫,还有自己的妹妹,她有一种罪恶感。而一到晚上,刘涛就约 舒琴出去走走,当然目的只有一个,但是舒琴都找各种理由拒绝了。直到最后一 天,刘涛跟她说,最后一晚了,也得出去买点土特产回去。在刘涛的反复劝说下, 她终于答应了。
 
  出门前她还不自觉的喷了香水,即使她知道刘涛不怀好意,但是她却有点心 甘情愿,最后她甚至听到了心里一个声音再说:「反正是最后一天了,何不再疯 狂一次!」他们出来直接打的到了那天开房的酒店,一进客房,舒琴就端了姿态 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我们不能……」。还没等舒琴说完,刘涛的嘴已经封 上了她的嘴唇,趁着她的舌头还来不及收回去,刘涛拼命的吸吮着它。舒琴此时 也动情了,什么罪恶感都抛到脑后了,嘴里的刺激让她全身每一寸肌肤都想要着 眼前这位壮年的爱抚。
 
  「姐这两天我都想死你了!」刘涛边亲边说着,舒琴闭着眼睛默默享受着。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都一丝不挂了,刘涛因为憋了好几天了,也顾不得什么, 提枪就上。舒琴的小穴里已经泛滥成灾。刘涛知道她心里压抑着,但是身体还是 非常渴望得到的。他不去戳穿她,他要慢慢征服她。
 
  舒琴其实也压抑了好几天,一下释放出来,身体也没有第一次那么紧绷了, 松懈的身体,比起第一次更享受了刘涛的每一次冲击,不久高潮就来了。她也不 顾自己的矜持,叫了几声。刘涛当然没有那么快放过他。毕竟他也担心是最后一 次了,所以之前他就吃了半颗的药,想要一次彻底征服她。
 
  刘涛拔出肉棒,又开始一阵调情,然后等到舒琴恢复了一下,又一次与她结 合,就这样1 个多小时,搞到舒琴三次高潮。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彻底把舒琴 的防线打垮了。结束过后,她才不再自欺欺人,她才接受了自己已经爱上自己妹 夫的事实。
 
  外地回去后,一切都如从前,舒琴恢复正常生活的同时,不断的收到刘涛的 短信,而舒琴都是看完就删。刘涛打电话来,她也都不接。每当心理有了动摇, 一看到自己的孩子,她就想到为了这个家她不能这么堕落下去。心理的纠结终于 在一件事过后有了很大的动摇。
 
  有一天她去老公公司拿东西,在门口看到老公开着车进来,车里坐着一个女 的。女的没有自己漂亮,但是比自己年轻。她没有戳穿他们,回家后,她就想, 既然老公都不顾这个家,那她又何必在那做无所谓的挣扎,为何不趁年轻多出去 疯狂几年,何况眼下有一个现成的。特别是在深夜孤枕难眠的时候,她总想起刘 涛那温柔的眼神和有力的身躯,甚至想到让她自己手淫起来,直至高潮。
 
  舒琴仍然不回短信,不接电话,只是对刘涛发来的短信她会多加留意,特别 是调情的短信她总是看的心花怒放。就在刘涛以为希望渺茫的时候,机会出现了。 
  那是他们出差回来快一个月的时候了,刚好舒琴的妈妈过生日,邀大家去娘 家吃饭。刘涛知道舒琴肯定会去,于是星期五晚上就携着舒婷去了娘家。隔天一 早,舒琴也带着儿女们就来了,因为她老公说公司忙,得晚上有空,与其在家呆 着不如一早去陪陪父母。当然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刘涛他们已经在家了。
 
  在家里难免有碰头的时候,刘涛比起舒琴要自然得多,舒琴越是刻意去回避, 就越是暴露出她在意。吃过午饭,舒琴爸妈带着自己的外孙们出去逛街买东西, 舒婷习惯午睡,家里剩下刘涛和舒琴两个人。舒琴为了避免尴尬就跑去阳台洗洗 衣服。刘涛本在玩电脑,看到自己老婆已经熟睡了,就起身到了阳台,从后面抱 住舒琴。此时的心不在焉的舒琴明显被吓了一跳,但是她有顺了顺情绪。
 
  「你疯了,等会被人看到!」舒琴看了看周围。
 
  「姐,我想死你了!」刘涛说。
 
  「快放开!」舒琴用屁股顶了一下刘涛,发现后面的刘涛已经一柱擎天。 
  刘涛想了想怕惊动了妻子,就放开了,然后跟舒琴说:「姐我先回我家等你! 你一定要来哦。」刘涛说完对这舒琴笑了一下。然后穿上鞋子出去了。
 
  舒琴听到关门声后,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刚刚那一霎那心里的底线已经崩溃 了,多少天来,她不断的想着自己妹夫的身躯,就在刚刚,那么熟悉的身躯又差 点占有了。她想,如果刚刚刘涛要是失去理智直接在阳台上要了自己,自己也不 会多做挣扎的,她已经被自己的妹夫征服了。
 
  在晒完最后一件衣服后,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了,她也换上了鞋,机 会是半跑步的速度下了楼,到楼下拦了一辆出租车,奔向妹妹家。此时的她已经 无法受自己的控制,内心的渴望和身体的需求,让她彻底失控。
 
  终于到了妹妹家门口,她毫不犹豫的敲了门,刘涛似乎已经等在门口一样, 马上就开门了。一进门舒琴就奔进刘涛的坏里,眼泪不自觉的涌出眼眶。
 
  「你这坏人,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来招惹我!」舒琴一边哭着,一边拍打着 刘涛的背。
 
  刘涛捧起舒琴的头,温柔的擦拭着她的眼泪:「对不起!」紧接着用嘴唇轻 拭去她的泪痕。刘涛看着舒琴的眼睛,这次舒琴没有转开,而是和他直视着。 
  「我爱你!」刘涛开口说。
 
  舒琴看着刘涛的眼睛,看出了那份真诚,看到了那已经许久没有看到的纯真, 她好似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于是她也情不自禁的说:「我也爱你」然后两个人陷 入了疯狂的接吻,他们从玄关一直吻到了卧室,就在自己的妹妹家,她和自己的 妹夫苟且在了床上,这个床还是自己和妹妹去买的,在她买的时候,万分没想到 她会在这张床上做爱,而且是和自己的妹夫。
 
  他们三两下就脱光了所有的衣服,此时的舒琴才真正完整的欣赏到了刘涛的 身体。刘涛不胖,甚至有点瘦,但是却更衬托出他此时勃起的阴茎的雄伟。刘涛 知道自己已经征服了她,所以他慢慢的调情,舒琴身上每一寸肌肤他都没放过, 甚至到了脚趾头。当然他最爱的还是那对他老婆没有的胸。刘涛疯狂的吸吮着舒 琴的双乳,而舒琴此刻下体已经泛滥成灾,她已经受不了刘涛的挑逗,主动的抓 住刘涛的肉棒,往自己的下身送。
 
  刘涛对于这个举动有点吓到,没想到姐姐那么主动,但是他还是配合着,一 下就进去了。刘涛一边慢慢的抽动着,一边去寻找舒琴的嘴巴,然后上下体都交 织在一起,不能自拔。
 
  完事之后,两个人都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他们躺在床上互相爱抚着。
 
  「姐,我要是早生几年就好了,我就可以娶你!」刘涛说。
 
  舒琴看着刘涛说:「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我妹妹!」「没事的,我们不说她 不会知道的,再说,我们做的时候,这些什么愧疚感早就应该已经抛到九霄云外 了吧!」刘涛笑着说。
 
  「你真坏,早就预谋好的吧!」舒琴也笑了起来。
 
  「嗯,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预谋好了!」刘涛说。
 
  然后两个人又情不自禁的吻在了一块,然后趁着时间还早,就又做了一次。 
  接下去一切都顺利成章了,由于刘涛老婆怀孕肚子大转身不方便,于是就搬 去了娘家住几个月,而这几个里,刘涛和舒琴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 爱的痕迹。有时候中午下班想念对方了,还会相约去酒店来上一两炮再去上班。 而他们关系一直保持着,至今没人发现。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7788yoke金币 +14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