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钢琴老师】
女钢琴老师
 

 字数:5129字
 
  「来!来!喝下去!喝下去!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 
  蔡隆,某知名品牌钢琴代理商的地区经销商,一个四十余岁壮硕、头发微秃、 腰围发福的钢琴行兼附设音乐补习班老板﹔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敞开喉咙大剌剌 喊叫着。
 
  「大家作夥乾一杯!不要这么闭塞,来庆祝,就是要高兴的嘛!」席上业务 员起哄着。钢琴老师们面面相觑,有的不会喝酒,只喝果汁、乌龙茶﹔有的为顾 形象只小口小口微沾啜饮着。
 
  「是啦!大家乾一杯!」,随即将一小杯的白兰地一饮而乾,红兰带头先乾 了一杯,因为在公司任会计资历深,老公吴兴又是公司的业务经里,在公司均称 她为兰姐,既然兰姐带头起示范动作,老师们也不好意思太见外,免得被视为耍 大小姐脾气,关系搞得不好,纷纷举杯敬老板。
 
  「对啦!对啦!这样才对嘛!喝啦!喝啦!来!来!大家一起喝,哈……哈 ……」蔡隆高兴的一边吃喝一边谈论着年度的的公司业绩,拜股市多头之赐「万 点健康」「九千是买点」……
 
  「呵!呵!管你的「健康」「九千是买点」只要大家有钱赚,消费者花钱赶 时髦也大方些,购琴的、送小孩学琴的也多了。像暴发户般,管你小孩有无天份, 有无兴趣,反正「学琴的小孩不会变坏」」
 
  「不过,老师们可为难了,顽石多,璞玉少,小阿猫、小阿狗也来学,还好 学了小蜜蜂,嗡嗡嗡呀!喵喵喵!汪汪汪呀!汪汪汪!」……
 
  就在杯晃交错中,酒精的推波助澜下,大夥你一言我一语,毫无掩饰的戏虐 嘲弄着工作、客户及教琴经验与趣事……
 
  「老板!我有事要先走了!」一顿庆功宴也吃吃喝喝兼打屁到近九点有的已 喝的语无伦次了,有的另有约会,有的不惯於交际应酬,多纷纷请辞离开。 
  「老板!我也要走了!」梨香,廿三岁,一位单纯善良的女孩,父亲是地主, 狮子会成员。从小家境就优渥,三岁时家里就请了钢琴老师教她弹琴。资质不错, 中学音乐班毕业后保送某专校音乐科,之后留学美国某大学音乐科系。毕业回来, 经父亲友人介绍下至坊间各音乐班兼差教授儿童钢琴。在蔡隆的音乐班教琴才三 个月,刚来面试报到时即让众业务员忍不住多看一眼,匀称修长的身材、姣好的 面貌、加上羞赧的神情不免令人动容。其父执辈亲朋好友亦喜欢介绍一些年轻有 为的青年人,认识标致的梨香,其中不乏医师、律师、企业家第二代……。也许 是艺朮、音乐的薰陶下,总觉得他们缺少那股浪漫,恋情总是无疾而终。
 
  「梨香,你怎么回去呢!」蔡隆问道。
 
  「我自己搭计程车回去」微醺的梨香回道。
 
  「不好吧!一个女孩子晚上搭计程车很危险的,再等一下我送你回去。」蔡 隆放下酒杯道。吴兴同蔡隆互使个眼神搭腔:「对!对!难得老板送你回去,也 比较安全」。不习惯於交际应酬的梨香,因为宴席上搭不上话,实在不想再留下 来﹔又不好意思回绝老板的好意,只好点头,等他们尽兴……
 
  「咦!兰姐呢?」刚上完洗手间的梨香问道。
 
  「先回去接小孩了,不好意思麻烦奶妈太久。」吴兴答道。席间只剩吴兴与 蔡隆对饮,和等老板开车送她回家的梨香。
 
  「来!来!梨香你今天喝很少喔!这瓶剩下不多了!不要留下来养金鱼,再 喝几杯,等会儿就结束送你回去。」蔡隆一边说一边将梨香的酒杯斟满。虽然心 中百般不愿,梨香还是皱着眉头喝了几杯。渐渐地,不晓得是不是酒精的作用, 梨香感到晕头转向,眼前的影像好像在快速流转,吴兴和蔡隆说话却听不清楚。 
  虽然神智仍微微清醒,但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顿时连举手都困难,肚脐 下的敏感部位却隐隐地有着特殊难耐的感觉。
 
  「老板没想到这药这么灵,恭喜你了!」吴兴低声诡谲地说道。吴兴三年前 还是在蔡隆的老姐蔡蔻与姐夫宋狮的钢琴行任业务员,因为口才便给,一些年轻 的钢琴老师们总是被他哄得心花怒放,一有学生要买琴大多是介绍给吴兴接洽, 因此每月售琴业绩不错奖金亦多﹔与当时任业务经理的蔡隆气脾相投。后来蔡隆 花了一笔不少的贿赂酬金加上钢琴老师嘉梅首肯牺牲美色与代理商市场开发部门 承办经理上床,终於得到该承办经理的帮忙,顺利取得在其它地区取得经销权, 开设了现在的钢琴行﹔同时亦将吴兴挖角过来担任业务经理。
 
  「去!把我的车开来!」随即丢了一串车钥匙给吴兴。
 
  蔡隆搀扶起仍在晕头转向的梨香,慢慢地走到路旁,吴兴开着车子亦来到… …
 
  「来帮我把她扶进去!」
 
  蔡隆坐上驾驶座看了一眼座旁散发着一股幽香、粉脸酡红熟睡似的梨香,哼 哼地嘴角一扬,猛一加油,扬长而去,留下在车后挥手拜拜的吴兴。
 
  进入汽车旅馆后,蔡隆抱起全身柔软无力的梨香放在双人大床上,「哼!终 於栽在我手上了!倒要看看你这苹果怎么变烂梨,淑女怎么变妓女,我就不信, 你不想男人,嘿!嘿!」蔡隆淫笑着,记得面试那天看到梨香那标致的模样,仔 细地打量了一番,她是标准美人胚,心中就暗暗想设计搞搞这女孩。想起跟那卅 五岁目前单身的妖艳好色的钢琴老师嘉梅,也搞得没新鲜感了,更不必提自己家 里的黄脸婆宝珠,才卅出头,与蔡隆生了二个孩子,不晓得是婚后懒得保养,还 是被精力旺盛的蔡隆操的结果,一脸沧桑活像欧巴桑,而未婚较年轻的钢琴老师 几乎都已有男朋友,还有几个私生活靡烂更是滥交,同时周旋在好几个男人之中, 甚至有私下兼差干高级应召妓女的,大家也都心照不宣。没男友的实在是长像太 普通,令人提不起「性」趣。
 
  蔡隆猴急的脱光衣裤跳上床,酒臭薰天的嘴巴紧压着梨香柔软的菱型嘴唇, 暗褐色的舌头探入她那微张的双唇………,褪去她的连身淡紫洋装,解开乳白色 奶罩,一对丰盈的乳房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挑动着男人深层的原始欲望。蔡隆的 嘴巴、舌头,加上唾液自梨香的嘴唇、脸颊、耳根、细颈往下游舔至胸前,吸吮 着粉红柔嫩的乳房「啵啵」作响,舌尖挑弄着挺立的乳头,流出黏稠的唾液沾满 梨香胸脯,双手粗暴地搓揉着白里透红的双乳,使得乳房浮现着搓红的指印。 
  「嗯……嗯……」梨香发出呓语,她隐隐约约知道是怎样一回事,但是软弱 无力的连发出声音、睁开眼睛都困难,药性加上酒精使得全身软绵绵,神经感觉 亦迟钝,遑论反抗,只有泪水缓缓地自眼角流出。但是一种如梦似幻的影像又浮 现在脑海中,梦幻里和一位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紧拥热吻,舌尖彼此搅动缠绕, 他的胸膛触弄自己的乳房,双手互相抚摸着彼此的每一寸肌肤,奇妙的感觉油然 而生。梦幻与现实在脑海中快速地转动着,分不清孰真孰假。
 
  「爽吧!干你妈!不信你不爽!」蔡隆的双手自乳房游移至梨香的细腰,看 着乳白色三角裤那股起饱满的阴阜部位浓密的阴毛隐现着,更透出几根阴毛。倏 地拉下三角裤,微开的双腿交集部位,小丘似的阴阜上黑茸茸的阴毛立现,含羞 似的阴户泛着露珠般的淫水紧紧掩闭着。蔡隆拉开弓起梨香二条雪白的大腿,满 脸凑上去,舔着、吸着阴唇及凸出的阴核发出咂咂声响,手指拨开阴唇中指微微 探入淫水、口水满布的阴户。
 
  「嗯……嗯……」梨香又发出声音,梦幻里的白马王子伸手抚摸着她双腿根 处,sosing.com阴户随着手指触动的频率而颤动着,酥酥麻麻的,好痒、好难受,
 又舒爽……
 
  此时,蔡隆粗大的阴茎勃然而立,龟头一直颤动着,「看我如何干你,的你 呼天抢地」,托着梨香的玉臀使她阴户挺起,阴茎直挺挺地对准梨香湿润的阴唇 之间顶住插进去。
 
  「啊!……啊!……」梨香经此一刺痛,猛地清醒了一半,眼前的景象令她 惊吓,一个人,一个男人,是老板蔡隆赤裸裸的趴在她的身体上,自己也赤裸着 身躯。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老板正在强奸她。天啊!「啊!啊!不要!不要! 
  ………」举起无力的双手想推开蔡隆,双腿胡乱空踢。但蔡隆庞大的身躯正 紧压着梨香,腰臀随着阴茎抽插梨香的阴户而上下起伏,梨香的花拳绣腿跟本起 不了作用。随着蔡隆阴茎的抽插,阴部就一阵一阵地楚痛,伴随着梨香呜呜的哭 喊声。
 
  「干!哭什么,让你爽,还鬼叫个屁!」甩了梨香脸颊一巴掌,按住她飞舞 的胳臂。蔡隆潜层的兽性,经梨香一哭叫,更加莫名的兴奋,阴茎抽插的动作随 着梨香的哭声更加奋力挺进。此时梨香知道自己终究逃不过被奸污的事实,刚才 还努力想抵抗的些许力气也消失无踪。侧着脸两眼紧闭不愿看到蔡隆的嘴脸,兀 自呜咽着,泪水潸潸而下,肉体也任由蔡隆摆布、蹂躏……
 
  然而身体真实的反应却与理智渐行渐远,她的身体竟然抗拒不了那阴茎节奏 性的抽动,腰际亦配合着律动自然的迎上去。同时流了不少淫水,阴茎抽插着阴 户发出如捣泥般的声响。痛楚中的阴户夹杂着酥麻快感,一阵一阵沖击着梨香。 
  「嗯………嗯………」梨香不由自主的发出令她羞愧的淫欲声。蔡隆抓住梨 香的大腿又抽插了至少十分钟后,「啊……啊……口阿……」梨香受不了一波波 的抽插,突然打个寒颤,双臀一紧阴户奋力的向上挺,阴户一阵阵痉挛不断抽搐, 全身发软躺着,脑中一片空白。同时蔡隆也突来重重的一压,全身震了数下,精 液射出激射在梨香阴道内,两腿也无力的放了下来,侧躺在梨香身边喘气。 
  望着身旁两眼无神,泪水已乾的梨香,蔡隆又是嘴角一扬哼哼地奸笑着。 
  「喂!你好,我小孩XXX,是梨香个别班的学生。我们全家下礼拜要出国 旅游,钢琴课要请假,上次忘了交待我小孩告诉老师。」一位学生的家长来电话 请假。
 
  「好…好…知道了,祝你们旅途愉快…拜拜!」蔡隆挂上电话刚刚还在嘀咕, 怎么没人接电话。走出办公室「小妹!刚刚你到哪去了,红兰呢?」「喔,我刚 去倒垃圾,兰姐去银行了。」「嗯,……小妹,去印一份这个月音乐教室课程时 间表给我。」平时,整个店面就没什么人,业务员都在外面跑业务,除了楼上隔 间的音乐教室内因排定的教学时段,钢琴老师才来外,就只有小妹和红兰。 
  梨香,自被蔡隆玷污后,整个人变得静静的。在蔡隆的音乐教室,每周只有 四堂课,两堂团体班及两堂个别班(即一对一教学)。虽然来教琴时签个到,下 课即离开,加上蔡隆的交际应酬多不是常常在公司,遇到蔡隆的机会不多。事后 第一次遇到蔡隆是在梨香准备去教那天下午的团体班,才一进公司就看见蔡隆在 和业务员谈话。「你好啊!」蔡隆见到梨香,一如往常若无其事般打声招呼后, 继续和业务员谈话。但梨香就像惊弓之鸟般连签到都忘了,匆促的点个头直接上 楼至教室。整个下午若有所思,待回过神来自己已在家中了,都记不得是怎么下 课、怎么回到家的。
 
  「小妹,你好!」这天在蔡隆的音乐教室有个别班的课程,签到完,梨香与 只有正在整理橱柜的小妹打招呼后迳往三楼的302教室。「还没来!」坐在钢 琴椅上等了一会儿后看着手表,心想下楼等等看,才一开门蔡隆亦抓着门把迎面 而来,撞个正着,「对不起!对不起!」抬头一瞧是蔡隆「啊!」的一声叫出来, 「有什么事吗?你要干什么………,等一下学生就来了……。」害怕与蔡隆独处 一室的她想夺门而出,蔡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拉,「碰」的一声关上门。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手腕被蔡隆抓住的梨香几乎半跪的哀求着, 扳着蔡隆的手指试图挣脱,愈扳蔡隆握住梨香的力道也愈大,梨香被蔡隆的手劲 抓得「啊!啊!」大叫,「叫也没用,教室的隔音设备很好的,……只要你乖乖 的听话,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把我们俩的事告诉任何人」,说罢从梨香的背后 一把抱住她并伸手去抚摸她的胸部,此时梨香马上发出「啊!」一声就赶紧要移 开蔡隆的手,蔡隆怎肯松手,他紧握着乳房揉捏起来并且身体紧靠着屈膝弓身的 梨香,蔡隆胀大的裤裆处就顶着梨香的臀部会阴部位,就在此时,蔡隆的另一只 手也撩起梨香的裙子向私处触摸,梨香直接反应地双腿一紧,叫道:「啊!不要 ……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敏感的私处却受不了刺激泌出淫水,浸湿她 的内裤,蔡隆那管她的哀饶,沾湿的手将梨香的内裤往下拉露出雪白的美臀,并 松开自己的裤带,脱下裤子,顿时弹出的阴茎就往阴唇间塞了进去,梨香「啊」 
  的叫一声,双手趴扶在钢琴键上,臀部翘起,刚开始蔡隆每插一下梨香就发 出「啊!」的一声,渐渐地晓梨香发出轻微的「啊…啊……」之声,继而「嗯… 嗯……」之声,纤腰不停地扭动着,臀部拼命往上顶,两人的肉体碰撞「啵!啵! 
  啵!
 
  啵!……」声响起,蔡隆的双手也没闲着,在梨香的臀部、纤腰、背脊、双 乳间抚触揉捏,搞得梨香「嗯嗯啊啊」淫声愈来愈大。
 
  不久蔡隆呼吸愈来愈急促,抽插的速度愈来愈快,梨香臀部一颤「啊…啊… 口阿……」,淫水自蜜穴溢出,急速收缩的阴道「吸吮」着蔡隆粗大发热的阴茎, 紧接着蔡隆臀肌紧绷腰干奋力一挺,「呃…呃…口厄……」精液射出喷射进梨香 的身体深处。
 
  蔡隆穿上裤子后就说:「你先休息休息吧!学生今天请假不会来了」,此时 梨香放声哭了出来拍打着蔡隆「呜呜…你好坏…你好坏…你好坏…你为什么要对 我这样…呜呜……」
 
  第四章结语
 
  后来经蔡隆调教开发其性欲的梨香却死心塌地的跟着蔡隆,因为他是她的第 一个男人?还是他能满足她的性欲?还是另有原因?蔡隆也因为梨香而与其糟糠 之妻离婚。现在梨香跟蔡隆同居几乎夜夜春宵,梨香对性的欲望也愈来愈重、愈 来愈淫荡。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7788yoke金币 +14转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