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奴母女第一部:诱妻】(1-4)作者:kkxiaopang{2014/05/06更新}
字数:8857


庆州市中心地王大厦三十楼,中午一点。

  陆泉摸摸干瘪的肚皮,扫视一圈空荡荡的办公室,摇头苦笑。

  「又是这样,不知何时是头。」

  陆泉今年三十一岁,人长得高大壮实,因为当过两年兵的缘故,皮肤黑黝黝的,看起来有股利索劲儿。当初经朋友介绍,陆泉好不容易在这里谋得一个坐办公室的职位,工作不复杂,就是收发一下邮件,收集公司各部件的文件,拿过去给老板签字,然后再分发回各部门。

  工作清闲,工资在庆州市属于中等水平,也还过得去。

  但是,陆泉却一直过得很苦闷。

  如果陆泉是一个安分守己,知足常乐的人,可能他的生活会过得比较轻松。但从小就十分聪明胆大的他,常常想着只要自己拼命努力做事,总有一天老板发现他这匹千里马,然后自己就可以平步青云,步入上流社会,成为精英分子。
  但,现实是残酷的,陆泉越是努力,他手头上的活儿便会越多,大事小事全部经由他手,久而久之,公司似乎形成一种习惯,只要有活儿,丢给陆泉准没错。一开始,陆泉也甘之如饴,认为这是自己能力的表现。两年过去后,陆泉越发不是滋味了,因为所有不属于他干的活儿,现在都丢给他完成,如果他不干,反而好像是他在偷懒不干活一般。

  而陆泉所想的平步青云,连影儿都没看到,公司今天有一个新的总经理上任,在上届总经理身上的投资和以往的表现,全都打了水漂。

  「真他妈的操蛋!」陆泉狠声骂了一句,想起明天的事儿,从兜里掏出手机,再次确认上个星期发送过来的信息。

  「七天之后的晚上七点半,请全体同学到庆州喜来登大酒店聚会,不见不散……」

  没错,就是明天晚上七点半。

  这条信息是念高中的同学杨晓发过来的,想起杨晓这个戴着眼镜,说话斯斯文文的同学,陆泉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听说这小子现在混得还不错,当上了公务员。

  「你好,请问这里民海集团吗?」清甜的声音从办公室门口传来。

  陆泉转头望去,愣住了。只见门口处,一个三十五、六岁,身穿红裙的女子正倚在门边,笑吟吟地望着这边。如果是普通的女子,陆泉大概不会如此失态,毕竟在地王大厦工作的美女可以说数不胜数。

  问题是,这个女子可以说是陆泉目前为止见过最性感的女人。

  枣红色的大波浪卷发随意披洒香肩之上,五官精致迷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般,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陆泉,目光中充满挑逗的意味。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紧身细肩吊带,圆润的香肩裸露在外,雪白紧致的肌肤散发淡淡的光泽。下身的红裙几乎拖到地下,却也掩饰不了女子玲珑的曼妙身段。

  最让陆泉受不了的,是女子胸前的V领中,那道深深下凹雪白奶沟,又长又细,陆泉怀疑,如果自己把食指塞进乳沟之中,会不会因为挤得太紧而拿不出来。
  「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陆泉脸庞微红,忙道。

  不是陆泉害羞,而是因为女子实在太性感,气场太强,导致的本能反应。
  女子环视办公室一圈,发现整个办公室只剩陆泉一人,忍不住红唇微翘,打趣道:「怎么民海集团只有你一个员工吗?」

  陆泉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不是,他们全去吃饭了,我工作还没做完,所以……」

  「这么说来,要么就是你太懒,要么就是你太笨……」说完,女子好像为自己的发现感到有趣,忍不住咯咯直笑起来。如此一来不得了,随着女子的笑声,她胸前的那双座雪白豪奶也跟着上下起伏,仿佛波浪般,一晃又一晃,差点没把陆泉晃瞎眼睛。

  陆泉一阵尴尬,也不知道怎么接话,难道和她说,不是因为我懒,而是因为我太勤奋,所以才会成为全公司最忙最累的一个吗?

  看出陆泉的尴尬,女子道:「这样的话,我下午再过来吧。」说完,女子抿嘴浅笑,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挺翘的香臀一左一右扭动着,陆泉的目光死死盯着女子离去的俏影,直至女子消失在转角处,陆泉才收回目光,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妈的,真是个迷死人的妖精。」

  经过这一幕后,陆泉也没兴趣再工作了,将桌上的文件推到一边,准备下去先吃中午饭。

  ……

  迷迷糊糊间,陆泉感觉到办公室周围传来一阵骚动,努力睁开双目,只见办公室的男男女女围成一圈,正在低声商量着什么,每人脸上都露出忧愁的神色。
  陆泉有些尴尬,刚刚由于太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正想间,只听见总经理办公室传来一阵声响,片刻,一个中年男子垂头丧气的走出来。陆泉一眼便认得这是公司的业务主管,平时在办公室十分跋扈,怎么现在这个鸟样?

  难道……

  在陆泉惊疑的目光中,中年男子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叹口气,道:「下一个,人事部经理。」

  「我……我怕,怎么办?」人群中,一个化着浓妆的年轻少妇惊恐的叫道。
  装你玛的逼!操!

  陆泉在心中狠狠骂了一句,这婊子仗着自己的三分姿色,和之前的总经理不清不楚,这在办公室已是人尽皆知了,靠着总经理的关系,这婊子提拔了不少「自己人」,也就是送钱上门的人。

  现在靠山倒台了,居然在给老子装纯?

  带着无尽的惶恐,少妇战战兢兢的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几分钟之后,里面便传出一阵嘤嘤哭泣声,听得四周的人脸色一阵煞白。没过多久,总经理办公室门被打开,少妇红肿着眼睛,低声抽泣着,一步一晃走回自己的位置,接着便是「哇」的一声,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

  如此一来,所有人都是人心惶惶。

  「陆泉!」

  听到总经理办公室传出自己的名字,陆泉愣了一下,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一步步走向办公室。

  敲门,推门而进,陆泉怀着忐忑的心情,低着头,不敢望向总经理。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总经理说话,陆泉不仅有些发蒙,忍不住抬起头,准备打量一番,这个新上任的总经理到底是个怎样的狠角色。

  陆泉又愣住了,惊讶道:「是你?!」

  这总经理不是别人,正是中午见过的那个性感女子。

  此时,她正笑眯眯地望着陆泉,俏脸有股说不出的妩媚之意。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新来的总经理,陈瑶。」

  在陆泉呆滞的目光中,陆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陆泉跟前,十根葱白素指在陆泉宽厚的肩膀上暧昧的来回抚摸,腻声问道:「你好像很怕我?」
  「不是……不是,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陆泉一阵犹豫,最后咬着牙关,道:「只是你太漂亮了。」

  「咯咯咯……」陈瑶又是一声娇笑,胸前的奶子不停上下晃动,看得陆泉眼睛都快掉到地上了。

  笑罢,陈瑶媚眼如丝的注视着陆泉,问道:「听说,你当过两年兵?」
  「是的,以前当过。」

  此时,陈瑶围绕着陆泉打转,目光在他身体各处打量着,似乎在挑选着一件货物,眼中尽是满意之色。片刻后,陈瑶道:「你的经历我清楚,你进来公司三年了,一直都是那个职位,虽然很勤快,但一直得不到赏识……」

  陈瑶说的正是陆泉的心病。

  陆泉低头沉默,没有答话。

  见到低头,陈瑶知道自己已经击中了他的弱点,嘴角微翘,道:「今天开始,你的职位提升为总经理秘书,薪水加一倍,以后只要为我一个人服务就行了。」
  陆泉呆若木鸡,怔住了。

  操,这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事啊,就这么轻易的一句话就给解决了?

  陆泉结巴问道:「工……工作是什么?」

  陈瑶咯咯一笑,兰指百般挑逗地在陆泉身上各处游走,最后若有若无的掠过陆泉的屁股和鼓胀的裆部,娇媚反问:「你认为呢?」

  陆泉顿时心中了然,原来,这妖精想让自己做鸭啊?

  一股屈辱至极的感觉涌上心头,就算他陆泉再落魄,他妈的也不会要靠做鸭来养活自己。陆泉避开陈瑶的骚扰,严声道:「对不起,总经理,我想你还是找别人来干吧。」

  说完,陆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只剩下似笑非笑的陈瑶。

  ……

  喜来登大酒店,第五层楼包房内。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十多个男子正在大厅中随着音乐跳动着,细看之下,这些男子无不脸色红润,肚子肥圆。而包房的角落,还有七、八个女子坐在沙发上,打扮得花枝招展,脖子上、手上都挂着一些金的、银的、玉的手镯、项链等等,纤白的素手晃动着一杯杯葡萄酒,嘴角无不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宛若上流社会的社交名媛般。

  只有陆泉穿着一件白衬衣和一件蓝色牛仔裤,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郁闷的喝着啤酒。

  「这帮龟儿子,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如今好像都混得风生水起,谁又能想到,这帮家伙以前在大学时经常逃课作弊,有好几个差点连毕业都成问题……」陆泉醺红着醉眼,恨恨的想着。

  没过多久,包房大门被推开,陆泉望去,只见好友杨晓面带微笑,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陆泉高兴的起身,准备迎上去,还没等他迈出步子,又见到杨晓身后走进两个漂亮的年轻女子。两个年轻女子微笑着快速上前,一左一右亲昵的挽起杨晓的胳膊,与他一同步入包房之中。

  这……闹哪出?

  杨晓一眼瞧见角落中的陆泉,哈哈一笑,上前狠狠和他来了一个熊抱,然后上下打量陆泉一番,笑骂道:「臭小子,怎么混成了这副模样,你以前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草啊。」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混成这个鸟样儿。

  陆泉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望着杨晓身后的两个漂亮的女子。

  「是不是有点眼熟啊?」杨晓故作神秘的道。

  说着,杨晓拍拍大腿,招呼道:「来,小清,小云,介绍咱哥们儿给你们认识一下。」

  那两名女子甜甜一笑,顺从的一左一右坐在杨晓的大腿之上,杨晓嘿嘿一笑,一双狼手肆无忌惮的两人温软如玉的娇躯上游走,时不时在她们丰满的胸脯上摸上一把,引得奶子好一阵颤动,而两名女子丝毫不介意,任由杨晓上下其手,只是在咯咯直笑,神态又媚又骚。

  「操,这不是电视上正热播的宫廷电视剧里的两个女主角吗?」此时,陆泉终于认出这两名女子的身份,正是当红的一线女明星,小清和小云。

  杨晓哈哈一笑,炫耀似的左一口、右一口在她们高耸的奶子的咬上一口,引得小清和小云一阵娇吟,俏美的脸上却是说不出的满足。

  谁又想到,平素在荧幕前端庄大气的女明星,私下里竟是如此龌蹉不堪呢。
  「怎么样,哥厉害吧。」杨晓得意洋洋的笑道,「不怕跟你说,哥一分钱没花,就把这两个骚货操了个遍,连她们的屁眼儿也没放过。」

  如此下流不堪的话,陆泉没想到会从以前那个斯文的杨晓口中说出,而小清和小云听到如此侮辱的话后,也不恼怒,只是象征性的推了推杨晓的肩膀,佯装恼怒。可是,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到,这两个长相清秀美丽的女子,居然是真的如此下贱。

  还没等陆泉反应过来,另外一边沙发上的三个女同学已经站了起来,手上端着一杯红酒,结伴着往这边走过来。

  「哟,这不是咱们的杨科长嘛。」其中一名漂亮的女同学打着招呼。

  陆泉认了出来,这是大学时的班花,曾几何时,陆泉也暗恋过她来着。
  杨晓一左一右的搂着小清和小云,丝毫没有忌讳,笑着和她们三个打招呼:「各位美女好啊,好久不见了啊,各位又漂亮了不少啊。」

  三女均是咯咯直笑,似乎被杨晓的风趣所折服,班花抛了一个媚眼,腻声埋怨道:「就会哄我们开心,漂亮什么呀,也没见有人来追咱们啊。」

  操,陆泉忍不住骂娘了,这三个娘们儿,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还敢当众说自己没人追,真他妈的没脸没皮。

  聚会到目前为止,陆泉的火气从没停过,以前的一帮同学朋友,全都变成一群市侩之徒,张口闭口就是领导、经理,谈论的话题不是股票就是房地产,要不就是女人,这一切都让陆泉所厌恶。

  因为陆泉曾经坚信,钱只是改变世界的一种手段而已,真正的理想,是能帮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这样的人生才会充实有意义。

  直到陆泉见到以前的清纯班花也变成了这个鸟样,他心中的无名火烧得越发旺盛了。

  杨晓一把拉过班花的手,嘿嘿笑道:「谁说没人追啊,只不过班花大人没给咱机会而已嘛。」说着,杨晓的手又不停的在班花那光滑的手上来回抚摸着。
  班花咯咯一笑,并没有将手抽回的打算,娇声道:「这里太吵了,连说话也不方便,还是郊区安静呢,哎,说起郊区,前阵子我在郊区那边看中了一套房子,不过,要三万四千一平米呢,真是贵死人了,哎,像我这样的低薪阶级,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买得起呢。」

  杨晓听出来班花的话中有话,也不点破,哈哈大笑:「我说什么事儿呢,那不是万科的楼盘嘛,你放心,只要我跟这边的万科负责人说一声,让他便宜个一万八千的肯定不成问题,不然老子就去查他们公司的帐目。哈哈哈,班花大人你可以问一下小清和小云,她们之前也想买房子,我一句话功夫,每套房子就便宜了五十多万……」

  闻言,班花心花怒放,频频朝杨晓抛来媚眼,汪汪的大眼几乎可以挤出水来,望着杨晓又急又痒,几乎就想拉着班花出去打上一炮了。

  而其他两个女同学不依了,也纷纷表示需要杨科长帮她们说上几句。

  一时间,杨晓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一时风头无两。

  而曾经的校草陆泉,早被众人选择了无视。

  杨晓微笑着谢拒了众人,拉起陆泉走到一个更偏僻的角落,收起了脸上吊儿朗当的表情,语重深长的道:「哥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别看到现在我好像风光无比,其实我在人后也是给人做牛做马的命,只要上面的领导一声令下,就是去扛炸药包,我也不能皱一下眉头啊。兄弟,这就是社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你够狠够大胆,你就能活得很好。你还抱着以前那种天真的想法,行不通的,社会不是那样儿玩的。」

  这一番说得情真意切,陆泉知道,这是杨晓的真心话。

  其实,陆泉何尝不知道这是社会的现实,但是从小到大都优势的他,只是不想向这个社会妥协而已。

  杨晓拍拍陆泉的肩膀,叹道:「哥知道你是个人才,如果哪天你干得不爽了,随时来找我,安排个把职位还是没问题的。」

  说完,杨晓又回到那莺莺燕燕之中,风流鬼混去了。

  「妈的!」陆泉咒骂一声,拿起桌面的一瓶啤酒,一口气将它闷了个干净。
  ……

  第二天中午,办公室。

  桌面上摆放着一大堆未处理的文件,陆泉的目光痴呆的盯着闪烁的电脑屏幕,他的脑海中一直在回荡着杨晓的话。

  「啪!」

  一沓文件粗鲁的扔到桌面上,陆泉回过神,只见业务主管正不耐烦的望着他桌面上的那堆文件,吼道:「还有这么多?你怎么做事的,今天做不完就别回家了。」说完,业务主管头也不回的走了。

  操你妈,真当老子是打杂的哪。

  无名邪火涌上心头,陆泉干脆也不管了,直接起身,径直走去总经理办公室。
  「请进。」

  随着一声甜美的声音,陆泉深吸一口气,将狂跳的心缓了缓,一把推门而进。
  只见总经理办公室中,陈瑶正靠在真皮软椅上,两条又长又白的美腿正优雅的交叉搭着,美腿的根部是一件几乎短得包裹住臀部黑色的超短裙。一如既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胸前白花花一片,露出一道又肥又深的奶沟。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陈瑶自信笑道,「考虑得怎样了?」

  陆泉咬咬牙,道:「说吧,我的任务是什么?」

  陈瑶幽雅一笑,交换一下双腿的位置,就在双腿错位的一瞬间,陆泉似乎看见里面的一抹黑色,好像是女性的阴毛颜色。

  她……什么也没穿吗?

  就在陆泉惊疑间,陈瑶的双腿已经重新放好,那抹惊艳的黑色也随之消失,她微微一笑,道:「明天早上九点,你去庆州市人民广场的地铁站,搭九点十分的由人民广场通往博物馆的那班地铁,第一节车厢等我,到时再告诉你。」
  其实,陆泉也不确定内心的真实想法,只是觉得杨晓的话可能确实有其道理之处,试一下也无妨,如果真的接受不了,到时再说也不迟。

  就这样,陆泉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陈瑶的要求。

  第二天早上,陆泉应约来到地铁站。

  庆州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九点中的地铁站更是人满为患,无数穿着得体的白领精英手拿黑色皮包,正挤在人群中等待着地铁的到来。

  看到这一幕,陆泉心中未免又是一阵叹息。在这群白领中,陆泉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九点十分,地铁准时到来,陆泉怀着疑惑的心情挤进了第一节车厢。车厢之中,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所有人都低着头看着手机,丝毫没有交流,如此臃肿的人群中,竟然诡异的非常安静,只有地铁电视在播放着各种广告,还有地铁广播的声音。

  两个站点过去了,陆泉不断的四处张望,想看看陈瑶是不是在车厢之中,但是满是黑压压的人头,哪里又能看见。

  十多分钟过去了,陆泉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烦燥,难道这娘们儿想玩弄自己不成。

  突然,陆泉只觉背后被一个柔软的身体一撞,然后便是一个趔趄,差点没扑街在车厢中。陆泉愤怒的回过头,正想破口大骂,只见一个穿着暴露的美艳女子正满是歉意的低着头向他道歉。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车上太挤了。」说完,女子抬起头,满脸无辜的望向自己。

  什么?这……这不是陈瑶嘛。

  此时,陈瑶那略带精明的熟女气质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天真无知的少女装扮。

  柔顺的长直黑发瀑布般垂下,一身粉红色的小吊带背心将凹凸有致的身段显露无疑,前那对目测36D的豪乳高傲的挺着,细幼的小蛮腰暴露在空气中,露出一个细细的小香脐,腹部均匀结实,丰满之余又不显胖,反而有种想让人摸上一把的感觉。

  下半身更是夸张,一件白色的超短裙仅仅能将屁股遮住而已,一小瓣臀肉已经裸露了出来,隐约能看见一件紧贴的黑色丁字内裤的形状,玉腿之下则是踏着一双银色高跟凉鞋,显得既性感又清凉。

  真是集妖艳与清纯于一身的妖精啊!

  车厢中无论男女,所有人的目光均集中在陈瑶的身上,因为她实在太漂亮太性感了。

  正当陆泉想开口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时,陈瑶若无其事的抓紧陆泉身边的柱子,紧紧的挨在陆泉身边,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浑圆紧实的小臀恰巧顶住陆泉的小弟位置,随着地铁的震动,不停上下左右摩擦着。

  而陈瑶的目光,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地铁电视在看。

  旁边几个道貌岸然的白领装模作样的拿着手机在看,眼角却不时瞟向陈瑶的短裙之中,时不时露出羡慕至极的神情。

  陆泉也不是什么愣头青,顿时明白了陈瑶的想法。

  这骚货儿是想玩地铁痴汉啊?!

  陆泉知道陈瑶是个骚货,不然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说要提拔他,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陈瑶居然会骚到这种程度。

  玩还是不玩?

  就在陆泉犹豫不决的时候,地铁缓缓停了下来,陈瑶又是一副站立不稳的模样,整个高挑的身躯都倒向了陆泉身上,臀部更是死死顶住陆泉的老二。

  「对不起,对不起……」陈瑶怯生生的道歉。

  这一次,陆泉的老二终于有了反应,慢慢涨大,将中间的牛仔裤顶个高高隆起,形成一个蒙古小包,小包刚好顶住了陈瑶的臀部中间凹陷处。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豁出去了。

  毕竟陆泉也不是什么圣人,这些年他也玩过不少女人,知道女人想要些什么,只是,像这般刺激的,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一旦下定了决心,陆泉也抛开了顾忌,心中因刺激而砰砰直跳,双手悄悄绕过陈瑶的身体,装模作样的想要扶住地铁柱子。

  一阵幽幽的香水味道飘入鼻子,陆泉的下体又粗硬几分,手掌绕到陈瑶的小蛮腰时,不经意的沿着她那S形的身材,慢慢抚摸上去。陈瑶这骚货儿虽然三十几了,但是保养得真他妈好,蛮腰的皮肤滑溜得像是泥鳅一样,又滑又有弹性。手掌继续上滑,突然来到了一座陡峭的山峰上。

  陆泉暗自咽了口唾沫,低头暗暗瞄陈瑶一眼,只见她俏脸晕红,装模作样的在看着电视,再环视一圈,四五个白领模样的男子正死死地盯着他的手掌动作,目光中尽是羡慕嫉妒恨,恨不得推开陆泉亲自上来操刀。

  陆泉心中一阵得意,不想便宜这些混蛋,将手掌放下,在背后暗暗用力,将陈瑶推向车厢尽头的边缘。

  此时,车厢仍然十分拥挤,被陆泉这么一挤,不少人已经开始骂娘了。
  陆泉也不管,「裹挟」着陈瑶来到地铁里面的最角落。

  而陈瑶也仿佛身不由己,满脸惊恐的望着陆泉,目光透露出哀求的神色。
  「妈的,这骚货儿真他妈会装。」

  事到如今,陆泉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了,直接狠狠的将陈瑶压在地铁玻璃上,双手粗鲁的从后面绕过去,在陈瑶苦苦哀求的目中,径直将她胸前的粉色小吊带全部往上推。一对饱满浑圆的豪奶蹦弹几下,出现在玻璃的倒影之中。
  奶子雪白滚圆,被一件白色的半罩杯胸罩包裹着,中间挤出一道又深又长的奶沟。

  「求求你,不要这样子。」陈瑶转过头,低声哀求着。

  地铁缓缓停下,又到了一个站点。陈瑶就这样被压在玻璃上,双手苦苦支撑着,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春光,引得外面排队的人又惊又诧异。

  陆泉已经被这小妖精逗起了欲火,当然不会理会她这种欲拒还迎的「哀求」,双手再次往上一推,将那件白色胸罩也推了上去,一双滚圆的肥奶白兔般跳了出来。别看陈瑶已三十多,奶头仍然是粉嫩粉嫩的,陆泉的大手攀爬上去,紧紧握住软滑如泥的奶肉,双手的食指不停在奶头上刮擦着。

  几下功夫,陈瑶的奶头便硬了起来。

  隔着玻璃,陆泉见到外面的人露出惊讶的神色,死死地盯着陈瑶的奶子,故意戏弄般,陆泉将奶子不停的用手掂量,晃荡,引得奶肉犹如豆腐脑一样,不停变幻着形状。

  地铁门关上,再次缓缓前行。

  感受到怀中的陈瑶已经娇喘吁吁,陆泉将大手慢慢下滑,延着她的小蛮腰,一直滑下她的大腿内侧。

  手指掀开短裙,直接滑入最深处。

  不知什么时候,双腿之间早已一片湿润,隔着紧窄的丁字裤,陆泉也能感受到陈瑶下体的柔软和温热,湿湿嗒嗒间,手指不停上下摩擦,一个湿淋淋的阴唇形状完整的凸显在丁字裤中间。

  「不要,不要这样子。」陈瑶卖力的摇头,依然在苦苦哀求。

  但她的下体,却湿润得更加厉害。

  陆泉左右望了一眼,发现不少人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毕竟玻璃上,陈瑶那双大奶子正在左右摇晃着。陆泉不由一阵心虚,说实在的,虽然他当过兵,但是这种有违道德伦理的行为在他心中还是一道坎。

  一旦被人发现举报,自己还怎么做人。

  想到这一层,陆泉不动声色的将陈瑶的衣物重新弄好,在她不解的目光中,陆泉扶着她往地铁的门口走去,同时,凑近她的耳畔低语。

  「对不起,我……我做不到。」

  本来已经十分动情的陈瑶,目光顿时冷了下来,低头整理身上的衣服后,不发一言,等着地铁的靠站停车。

  陆泉感受陈瑶心中的不喜,十分尴尬。

  车子缓缓停下,陈瑶第一个冲出了地铁,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车站。陆泉想追上去解释几句,但片刻功夫陈瑶便已走远了。

  陆泉叹了口气,回到地铁站坐着。

  第一次玩这种游戏,说不怕那是骗人的,陆泉自认为已经做得够大胆了。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传来振动。

  陆泉掏出手机一瞧,不由得苦笑起来。

  「窝囊废,明天给老娘回去继续上班。」

[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