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岳母慕琴】作者:不详
字数:34470


(一)引子   
    因为要照顾老婆小雨月子,岳母上个月就从乡下住到了我家。岳母名叫慕琴,今年只有42岁,是乡下卫生院的医生,可能是职业的原因虽然生活在乡下,但是带着眼睛的她却有一种特别高雅的气质,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女人成熟的韵味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每当她穿着丝质睡裙在家里走来走去的时候,我的目光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她丰满的胸部和浑圆的屁股转来转去。

  偶尔她也会注意到我色色的目光,一般她都会不好意思的快步走开,最多提醒我句“看什么呢”,那一抹娇羞的风情更加让我欲罢不能。

  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岳母和我之间也越来越熟悉,我们之间的对话也越来越亲切和随意,偶尔开些带颜色的小玩笑她也不会太在意,在家的衣着也随意了起来,不时的我会从她宽大的睡裙衣领里窥见硕大的乳肉,坐在她旁边时偷偷触碰她肥美的屁股,相信她也肯定早就注意到我短裤下支起的帐篷,只不过一直我也没机会更进一步。

  直到前两天的半夜,我被一阵水声吵醒,原来是岳母趁其他人都睡下了在洗澡,可能是因为深夜了吧,岳母没有锁门,我轻轻的将门推开了一道缝隙,岳母正赤身裸体的往身上摸着浴液,从肉肉大奶子到茂盛的黑森林,从肥美的屁股到那一双玉足,看的我浴火焚身,下面硬的像是要爆炸了……但这还不是结束,接下来的一幕几乎让我疯狂了,只见岳母背对着我蹲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握着莲蓬头伸到了自己的下面,用水流冲刷着自己的小穴,岳母仰着头踮着脚,不知是被冲击的还是兴奋的两片肥臀不停的抖动着。

  伴着她压抑的呻吟声我也到达了顶峰,随着精液的喷射而出,岳母原本在我心里高雅的形象也彻底崩塌。

  岳母很早就和小雨的爸爸离了婚,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她也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处于如狼似虎的年龄的女人,她也会有需要,只不过生活没给她一个公平的机会罢了,想通了这些我想有些事情可以开始计画了。
(二)脱衣麻将
   
     第二天我就去找了秦昊,说起他还有一段故事,秦昊高中毕业就没再上学,跟
着他妈妈张阿姨在社区里开了家麻将馆,因为经常带着朋友去他家搓麻,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去年盛夏的某个深夜,失眠的我在外面瞎溜达时偶然间在社区最阴暗的角落听到了呻吟和拍打声,我躲在一颗大树后面,就看到秦昊的妈妈张阿姨跪趴在草地上,而秦昊居然正在疯狂的用大鸡巴插着张阿姨的骚逼。

  秦昊一边拍打张阿姨的大屁股操着,一边臭骚逼、老烂货、贱母狗的骂着,看得出张阿姨也爽的很,嘴里也不停的喊着好老公、好儿子、大鸡巴老公之类的。

  很快张阿姨就在秦昊的冲击下攀上了高潮,秦昊回过头冲我藏身的地方笑了下,向我招了招手,我心领神会的掏出鸡巴走了过去……就这样我和秦昊有了共同的兴趣爱好,一起享用过几次他的风骚妈妈张阿姨。

  当我找到他,说出我的计画后,他兴奋的简直要蹦起来,拍着胸脯说一切交给他了。

  就这样,时间走到了国庆小长假,晚餐上,我给岳母倒上了红酒,刚开始她还推脱说不喝,在我一再相劝下还是倒了一杯。

  席间的氛围很好,一家人越聊越开心,酒也没少喝,趁机我站起来敬了岳母一杯,“妈,我敬你,这些天照顾小雨您辛苦了,因为要上班都没怎么好好陪陪您,平时您肯定很没意思吧。”

  岳母淡淡一笑说:“还好,我没事儿,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小雨在旁边插话说:“老公,这杯得好好敬敬我妈,她太辛苦了,虽然咱家有月嫂,可我妈也特别辛苦,平时在乡下还能找朋友打打麻将,来咱家后天天都待在家里闷也闷死了。”

  我一看机会来了,抢过话头说:“哎呀,这是我的失误,妈,这事儿交给我了,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可以等晚点小雨休息了我带您去,这样也不耽误事儿,在那儿打到半夜都可以,我好朋友家的麻将馆。”

  “好像不错,妈,你去玩会儿吧,别担心我,我知道那个麻将馆,就在后面那个楼,你也该放松放松了。”小雨也在旁边鼓动着岳母。

  见岳母有点动心了,我拿起酒杯说:“妈,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就去联系,今天晚上就把您交给我吧,我让您好好放松放松,这杯我干了。”

  “那,那好吧,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今天就把自己交给小峰你了,一切听你安排,这杯啊我也干了”,岳母爽快的干了杯中的酒,我在心里暗笑,早就安排好了,就等你乖乖的把自己交给我“放松”呢……
    
    是夜,我带着岳母到了秦昊的麻将馆,他和张阿姨早就站在门口等着我们了,
因为已经很晚了,屋里已经没有别的麻局,我们进到里屋的单间,整个房间的装修风格非常的古典,椅子都是那种仿明清的太师椅,蜡烛造型的灯光也不是很亮,角落里还放着一张四柱架子床,很有古香古色的感觉。

  “这可是我自己设计装修的,一般人我可不请他进来玩,呵呵,我先自我介绍下吧,我叫秦昊,是小峰的好朋友,这是我妈,欢迎阿姨经常来我家玩哦”,秦昊满脸堆笑的抢着先握住了岳母的手,殷勤的自我介绍起来。

  张阿姨今天穿了一件低胸的无袖包臀连衣裙,外面套了一件小外套,显得风情十足,“您就是小峰的岳母吧,你好,我是秦昊的妈妈,就叫您琴姐吧,亲切,一看您就感觉特别有气质,来来来,咱们坐。”

  四人落座后,岳母悄悄的问我:“咱们打多大的麻将啊,如果太大了我可不太敢打……”

  张阿姨在旁边说:“琴姐,你放心吧,咱们就是随便玩玩,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自己放松放松。”

  秦昊也适时的凑过来说:“嗯,没错,谈钱多没意思,咱们马上都是一家人了,玩钱伤感情,不如咱们换个玩法,我们最近流行玩国王麻将,谁胡了就是国王,就可以命令点炮的人做一件事情,如果是自己摸来的就可以命令其他三人,这个玩起来特别有意思”。

  我点头表示同意:“我看这个行,省得算帐什么的怪麻烦的,听上去蛮有意思的。”

  张阿姨也添油加醋的说:“我也同意,琴姐,咱们试试呗,反正就是图一乐呵,也不赢天赢地的,再说咱们两个麻坛老将还收拾不了这俩小兔崽子。”
  “好吧,不过……不许太过分啊,阿姨岁数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岳母见大家都赞同了也只好表示同意了。

  秦昊嬉笑着说:“琴姨,放心吧,我们有分寸,再说您可不老,看着不像小峰的妈,分明是他姐嘛……”

  “呵呵,油嘴滑舌的,小心一会儿给我点炮我让你掌嘴哦。”

  “好怕哦,我最擅长打炮了,琴姨手下留情啊,来来来,咱们开打!”
  可能是好久没打牌了,岳母上来第一局就给秦昊点了一炮,“哈哈,琴姨,没想到居然会是你给我放的,让我想想罚你点什么呢……”

  我看的出岳母紧张的盯着秦昊,不知道他会不会出些歪点子,“那么……就罚琴姨一口气喝光茶壶里的茶吧。”

  岳母放松的呼出一口气,心里想,还好,不就是多喝点水嘛,而且是个小茶壶,她很轻松的一口气喝光了一壶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入进我们的算计中。
  接下来的几局也都很正常,大家互有输赢,我和秦昊分别做了几个俯卧撑,妈妈们也都有相应的惩罚,屋里的气氛逐渐变得热烈起来,岳母也渐渐融入了这样的氛围,没有了开始时的拘束,而且自己也感觉热了起来,特别是小腹那里像是有一团火,她以为是屋里太热了,所以时常喝口茶希望能消消火,殊不知那壶茶是秦昊特意准备的有催情功效的药茶。

  麻局还在继续,这一局轮到秦昊自摸胡了,“哈哈,运气太好了,嘿嘿,这次的惩罚嘛,我罚你们三个一人脱一件衣服!不许赖帐,愿赌服输哦!”

  短暂的沉默后,张阿姨先脱下了自己小外套,露出自己的无袖连衣裙,没有了外套的包裹,浑圆的胸部显得更大了,她边脱边说:“不就是脱件衣服嘛,有什么了不起的,等着,看我下局赢了怎么收拾你。”

  有了张阿姨带头,我也顺势脱下了自己衬衫,岳母见事已如此也只能跟着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岳母里面穿的是一件吊带小衫,根本遮不住她胸前两个宏伟的肉球。

  “哇,琴姐,你身材真好,肯定不知道迷死多少男人了,小峰有你这样的岳母啊,真是幸福死了。”

  岳母红着脸,羞涩的说:“死妹子,瞎说什么呢,来来来,接着玩,咱们还要报仇呢。”

  麻局一点一点进入高潮,我和秦昊脱得只剩下内裤,岳母和张阿姨也都是只穿着内衣裤,这局是我胡了,“风水轮流转啊,终于轮到我胡了,嘿嘿,这局嘛……就罚张阿姨和秦昊热吻2分钟!”

  “嗨,我以为是什么呢,不就是热吻嘛,看着啊,琴姐帮我计时啊。”张阿姨大方的走到秦昊身边,一屁股坐进秦昊的怀里,抱着他的脸,深情的就吻了上去,秦昊也热情的抱住张阿姨回吻着,两个人就这么亲了起来,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声音。

  岳母看呆了,连我拉起她的手都没注意到,“他……他们……这也太……”
  “没事儿,就是玩嘛,你看张阿姨放的多开,就是个游戏罢了。”

  岳母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些有点过了,可是目光却一直注视着这刺激的一幕,双腿之间越来越热,她不由自主夹紧的大腿在互相摩擦着,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安慰着自己,这些都是游戏罢了,放开点,没什么大不了。

  两分钟早就过去了,谁也没有计时,当张阿姨依依不舍的离开秦昊的唇的时候,屋里的气氛越来越淫靡了。

(三)得手
   
    牌局还在继续,这次轮到张阿姨了,“嘿嘿,小峰,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逃不了了,就罚你……像抱新娘子一样把琴姐抱到床上去,并且在床上表演洞房三分钟。”

  我稍显尴尬的看着岳母,她害羞的不知道怎么办,先求助似的看看我,又看了看正在起哄的张阿姨和秦昊,最后选择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任凭我一把抱起了自己。

  岳母虽然属于比较丰满的体型,不过却出乎意料的不是很重,左手能感觉到她的臀部在轻微的抖动,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此时的岳母紧闭着双眼,心里既紧张又羞涩,从自己女婿胸膛传来的男性特有的燥热让自己面红心跳,屁股上似乎能感受到女婿肌肉结实有力的韵动,她不停的告诉着自己,这是个游戏,这是个游戏……但是不安的心中却慢慢的生出些许期待。

  就这样,我抱着岳母慢慢的走到床边,轻轻的将她放下,呆呆的看着只穿着内衣的岳母,秦昊起哄着:“该洞房了,小峰,你不能站在床下洞房吧,主动点,怎么也得躺在新娘子身上才能洞房吧,这还用我教你嘛。”

  我轻轻的爬上床,撑在岳母身上,岳母依然紧闭着双眼,我能感受到她身体传来的不规律的颤抖,又是秦昊:“洞房,洞房,你得动啊,不动能叫洞房嘛。”

  我伏在岳母耳旁,轻轻的说了句:“妈,我来了……”,然后就开始挺动着屁股,一下下的顶着岳母的下体,岳母娇羞的发出一声嘤咛,渐渐的我感觉到身下岳母的紧张消失了,她甚至还轻轻的分开了双腿,让我能更舒服的运动,每一下撞击都能换来她轻轻的呻吟声。

  我无法再忍耐下去了,霸道的吻上了岳母的嫩唇,舌头撬开她的牙齿,寻找着另一条柔软的香舌,岳母刚开始还有些反抗,但几次无力的挣脱失败后,也就任从了我的行为。

  见时机差不多了,我一手隔着胸罩挤压按揉着岳母的大奶子,另一只手慢慢的伸进了岳母的内裤里,按在了她早已溪水潺潺的桃花源上,“啊……不要……不可以……小峰……我们不能……啊……”

  “妈,你太美了,自从你来我就一直想这样干你,那天我偷看到你洗澡时自慰了,你也很想的不是嘛?让我给你满足,今天就放纵自己一次吧。”

  “啊……不……不要……在这儿……啊……还有别人在……”

  “没事儿,妈,你看,他俩已经顾不上我们了,放心,一切交给我。”
  岳母转过头,发现张阿姨早就脱光了自己衣服坐在秦昊的大腿上,秦昊沾满淫水的大肉棒正在张阿姨身体里进进出出,两只手在张阿姨大奶子上用力的抓着,乳肉不停的变换着形状,张阿姨早就忍不住的浪叫着,一幅活春宫展现在岳母面前。

  我和岳母下体的厮磨还在继续,我能感受到岳母下体传来的湿热,相信岳母也能感受到我的坚硬,趁着岳母的注意力被那两人吸引,我用力扒下了她的内裤,转身下去就看到了岳母的蜜穴,虽然因为上了年纪,皮肤有些松弛,可一点也没影响到她胯间那神秘之处的整体气质,我把她的腿高高举起,凑近双腿间细嗅她的的芳草如茵,和小雨一样岳母的小阴唇也外翻着,粉嫩的穴口微张着流着清澈的溪水,像是在迎接着某件事物的驾临。

  我急不可耐的一口亲了上去,岳母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呻吟声,她的淫汁很多很清,没有什么异味,我用舌头挑逗着两片肥阴唇,扒开层层阻挡逗弄她肿胀的阴蒂,品尝着熟妇的潺潺溪水,岳母虽然嘴上不说,但也微微的扭动着身体配合着我的动作,在我不懈的攻势下,岳母迎来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她挺直双腿向上撑起,淫水喷了我一嘴。

  我扶着自己的大肉棒在她的桃源洞口研磨着,轻轻的说:“妈,你好骚哦,潮喷的我满脸都是,给我吧,我想要你。”

  岳母成熟的胴体在我身下无助的蠕动着,我的双手肆无忌惮的在她的乳峰上揉捏着,岳母似乎开始放弃了抵抗,双手主动缠上我的脖子,“啊……小峰……我们……啊……既然你想要……妈就给你一次……啊……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此时的我欲火已经无法压抑,再也不去顾忌什么道德的约束,屁股用力一挺,大肉棒就插进了那个梦寐以求的温暖的淫穴。

  “啊……啊……进去了……”岳母轻声呼喊着,但我没有理会,现在的我只知道疯狂的做着活塞运动,没想到岳母的小穴还是这么紧,岳父走后这么多年应该都没有过男人的滋润,感觉比小雨的还要舒服。

  我一点技巧都没用,只是一门心思的快速的抽插着,每次都尽量插到岳母阴道的最深处,岳母微微仰着头,双手用力抓住床沿愉悦的叫着:“噢……小峰……啊……不要……你好厉害……啊……”

  “啊,妈,你的下面好紧,就像小姑娘一样,夹得我也好爽啊,和我岳父离婚以后这几年是不是一直都没操过了啊?”

  “啊……就……就做过几次……啊……好爽……小峰你插得妈好爽啊……”
  “操,还真是个淫妇,还被别的男人操过你的小骚逼啊,真是个贱岳母,今天我就代替岳父好好教训下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犯浪发贱了。”

  说完我把岳母的双腿举起架在自己肩膀上,利用向下的惯性用力向深处冲刺着,啪啪的肉体撞击的声音从身下传来,岳母急促的娇喘着,娇小的玉唇现在也大张着喘着气,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啊……啊……快……啊……快一点……啊……不行了……噢……我完了……啊……”

  在我连续的冲刺下,很快岳母的阴道就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接着就是她切斯底里的浪叫:“啊……小峰……不行啦……我不行啦……啊……我……要到了……啊……”岳母在我的身下又迎来了一次高潮。

  我轻搂着岳母高潮后无力的身躯,手指轻抚着她美丽的乳头,岳母温顺的躺在我怀里轻喘着,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几分钟后,岳母睁开双眼望着我说:“你是不是早就打我的主意了,今天也是特意安排的吧”

  我亲了下岳母娇嫩的小嘴,“是啊,我早就被你性感的身体给迷住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性感迷人的熟妇了”

  岳母特别小女人的说:“小色狼,这几天总盯着看我走光了吧,没事儿还总想揩油,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原来你早就发现了,说,是不是那时就想和我做了”

  说着我就把岳母抬到我的身上,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坚硬的鸡巴驾轻就熟的就钻进了岳母泥泞的骚穴。

  “啊……我才不像你……啊……坏死了……我还以为自己太老了……没什么魅力了……嗯……你好……厉害……啊……”

  我抱着她的肥屁股向上挺动着大肉棒,她也配合的迎合著我的冲击,后来完全变成她主导着整个动作,岳母用双手支撑着,两瓣肥臀上下疯狂的扭动着,加上我不时用力的向上顶,岳母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她凌乱的头发盖住了脸,胸前的肉峰上下波动着,香汗淋漓,“妈,你真是浪死了,好会做哦,以后没人的时候就要叫我亲老公,我就叫你琴宝贝儿好不好。”

  “啊……好……亲老公……好老公……啊……大鸡巴老公……你干死我了……啊……插的太深了……”

  “嗯,我的琴宝贝儿,真乖,来,让亲老公给你更舒服的”,说完我让岳母撅起屁股趴在床上,自己绕到她身后,握着自己的大肉棒抵在她的阴唇上,向前一用力,挤了进去。

  刚开始我只是很慢很深的抽插,用龟头刮蹭着岳母阴道内的褶皱,享受着里面的温暖,不得不说,用这个姿势干熟女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我的手在岳母的肥屁股上又是抓,又是捏,不时还拍打几下,配合著结合处每一次深沉的撞击,岳母的肥臀都会荡起一阵肉浪,而且每当我逗弄到她的小菊花时岳母都会兴奋的颤抖,从敏感度上看应该是已经被开发过。

  我俯下身贴着岳母的后背,双手绕到她身前,握住正在剧烈摆动的乳峰,“琴宝贝儿,操的你爽不爽,你的小穴真是好紧啊,不让男人操真是可惜了。”
  “啊……爽……啊……你比他们都厉害……啊……亲老公……今天……啊……就陪我好好放纵一次好吗……”

  “放心吧,肯定会让琴宝贝儿满意的”

  说完我深吸一口气,扶住岳母的蛮腰,开始全力的冲刺,不知何时秦昊和张阿姨早就出去了,屋里只剩下吱吱的床声,结合处扑哧扑哧的水声,还有岳母肆无忌惮的浪叫声,岳母嫩穴的肉壁不时夹紧着我的肉棒,强烈的摩擦给我们两个都带来了巨大的快感。

  肉棒在插入时连带着阴唇一起卷进阴道,又在拔出时将阴唇全都外翻出来,岳母的小阴唇就在这样的摩擦中越来越红,可爱的小屁眼也一收一缩的,我像操母狗一样在岳母身后肆意驰骋着,用力拍打着岳母的肥臀,身下传来的快感逐渐积累着,又快速冲刺了几百下后,龟头猛地涨大了起来,“啊,琴儿宝贝儿,你的骚逼好舒服,我要射了,要射了。”

  此时岳母仿佛也感受到了我节奏的变化,回过头来浪叫着:“射吧……啊……都射到我的身体里……啊……我也要高潮了……啊……”

  听着岳母这淫乱的春语,我再也坚持不住了,龟头一热,一股暖流猛然的喷射出来,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积攒了许久的精液凶猛的冲向了岳母的阴道深处。

  我就这样搂着着岳母躺在床上,享受着高潮的快乐,软下来的肉棒慢慢滑出岳母的嫩穴,精液混杂着淫水慢慢的被挤出来,粘在岳母的阴唇和阴毛上,我和岳母亲吻着就这样相依着进入了梦乡。


[ 本帖最后由 5467894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17 请使用论坛提供的排版工具计算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