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永远的约定】作者:美屡劣人
字数:9184

  我看着墙上美芳的照片,相中的你当时只有十八岁,已是十年前的事了,这时,琦琦不知何时已我的身边静静地站着,今年,我俩都依然没有忘记我们三人每年的约定,琦琦先开口说,「已经十年了,但仿忽仍是昨天的事!」真的,我也是有着相同的感觉,每次站在这里,总会忆起童年许多许多的往事,许多不想再想起和提及的往事。

  小时我和家人住在木屋区,一场大火後,便被迁徙到这屋村,恶梦从此开始,我的爸妈十分嗜赌,家里经常聚集着很多街坊在赌博,小学时我每次放学回家後,便要躲在那唯一狭小而布满杂物的房间内做功课和温习,房外不断传来麻雀声,臭烟味,粗话,间中爸妈还要我帮那些赌博中的街坊出外买一些烟酒回来,什至乎晚饭的时候,如爸妈仍有钱的话,便会给我十元八块着我独自到楼下买东西吃,但假若那天他们输了的话,我只好取些饼乾和面包等的东西充饥吧,渐渐,我的性格便变得孤僻和倔强。

  小五那年的某一天,我如常放学後回家,入了家门後,屋内依旧烟雾弥漫,一大班赌鬼仍旧正在聚赌,我不以为意,朝着房间入内准备更衣後做功课,我关上门,脱下身上校服准备更衣之际,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突然推开了房门,他探着头向我说,「妹头,你爸爸要你给我下去买……」此际我身上只穿有一条破旧的内裤,上身已经赤条条的,那中年人看着我这模样,眼睛像发了光一样,我急忙随手拿起床上的衣服遮蔽着上身,我怒目地看着这人,中年人蹑手蹑脚地进入了房间,再小心地关上房门,我虽倔强,但始终年记尚小,不知怎样应付这情况,中年人迷迷地打量着我,跟着从裤袋内取出了五十元向我细声说,「妹头,不要作声,叔叔给你钱买东西吃,但你要给叔叔亲亲和抱抱,更不能发出声响,否则你爸妈会把你打死的!」我有点惊慌,因我相信爸妈知道後真的会那样做,而且此际我亦想不到有谁人会帮到我的,中年人像看穿了我的心,他上前把那五十元塞到我的手处,跟着便坐到床上,并示意我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拿着手上的五十元呆站着,中年人已不耐烦,一手把我拉到坐在他的大腿上,「乖一点,不要作声,给叔叔亲一亲便是!」一张臭烟味的咀疯狂地吻在我的面额,跟着扯开我手上掩盖着身体的衣物,一双粗糙的手在我身上四处抚摸着,我的部才刚刚发育,此时却被这人渣大力地捏压着,摸了一会,他索性站起来,把我俯身地按在床上,再把我双腿拉到床边去,他一手按着我的背部,使我动弹不得,跟着把我的内裤一扯而下,当时我不知他想干什麽,心中只想着快点放我走便算,此际中年人递了一件布料要我咬着,我不知他要做什麽,只听到他说,「叔叔现在帮你探热,但会有点痛,快咬着这个,不然你会发出声响,给你爸妈听到便不好!」我心中只想着他可以快点离开,我勉强依从他照着做,此际我感到他在我身後做着什麽似的,跟着他用双腿从後把我的双腿撑开着,我身後正感到有根火热而湿漉漉的硬物正在磨着,中年人俯身在我耳边细声再重申地说,「妹头,探热会有点痛,但千万不要作声,否则你爸妈知道定必会打死你!」定必会打死你这句说话对我来说真的很具威吓性,我惊恐得咬紧布料点一点头,跟着便是我毕生以来最痛苦的一刻来临,一阵撕裂的感觉从胯下传来,阴道像火般灼热的疼痛使我痛极得从喉部大叫着,中年人正把他那硬物强行挤进我那小小的地方,我痛得眼泪即时夺眶而出,中年人忙用手按着我的咀巴,外面的麻雀声和人声掩盖着我的惨叫,我努力地挣扎着,但中年人把我按得紧着,我只能摆动着臀部挣扎,但我俩的力气相差实在太大,硬物不断在从我身後进进出出着,每一下都令我痛楚万分,我不断痛极哭叫着,中年人使劲的紧按着我的咀巴,身下仍不断把硬物强塞着我,房外仍一片嘈杂,我估外面不会察觉到我被按着咀巴的叫声,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颤抖後,中年人猛然把硬物从我身後抽出,跟着随手拿着床边的卫生纸抺着,很快,我听到他匆匆离开房间的开关门声後,房间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仍依旧赤裸地跪伏在床边哭着,胯下正剧痛着,我感到很多液体在我的私处沿着大腿流到地上,我隔着泪水,看着手上仍拿着的五十元,我的贞操就是这样被这人渣夺去了。

  房外依旧赌声四起,我缓缓地呆坐到地上,盯着自己胯下已红肿不堪的私处,涩涩的白色液体夹杂着血丝布满着已红肿的阴道口和大腿,我拿着纸巾流着泪地轻轻抺着,跟着慢慢穿回衣服,再把充满污秽的纸巾抛出床边的窗外,生怕给父母发现,我忍着痛横卧在床上卷着身子地哭着,渐渐地我便哭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妈妈拍着房门着我往楼下买东西,我睡眼惺忪地坐起来,眼前虽是我最亲的人,但对我来说是多麽的陌生,她知不知道她女儿刚遭受了什麽事情?她们就是只顾着赌,从来没有给我有温暖的感觉,想到这里,我没打算告诉她已发生的事情,此时我只用怨恨的目光看着她,她也有点呆了一呆,跟着抛下金钱,着我快点把东西买回来,我坐了一会,我缓缓地站起来,胯下的疼痛令我行得有点脚步蹒跚,我一拐一拐地按着墙边地慢慢行出屋外,此际,我眼中再次流下眼泪。
  中四那年,我爸爸病逝,灵堂中,妈妈哭得死去活来,我在灵堂後方看着爸爸的遗体,亲友们上前安慰着我,着我不要太伤心,我冷冷地向他们说,「我看着他,只是想肯定他是真的走了我才放心!」亲友们听到我的话,都吓得鸦雀无声,爸爸走後,我的家就再没有街坊到来聚赌,妈妈终日以酒为伴,平日便依靠政府发放的综援来过活,而我亦不再喜欢在家逗留,只到晚上睡觉时才回到家中。
  虽然我的性格很孤僻和倔强,朋友亦不多,但间中亦听到左邻右里暗中称赞我愈大长得愈漂亮,在村内有很多人背後称呼我做冷美人,不错,我从来对身边的人和事都是很冷淡,屋村内的公园和球场常聚集很多不良少年,他们每次见我经过都会出言调戏或吹吹口哨,但我从来不会理会他们,一天,我放学後,如常在街上流连,当我经过屋村公园时,几个平常在公园聚集的飞型青年突然把我拦着,「我们知你的名字叫碧琪,你是住在那座的二十楼,看你常常独个儿四处流连,不约跟我们一道儿玩吧!」带头的小混混色迷迷地说,我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默不作声地把他们撞开後便继续向前行,小混混们怒不可竭,他们一手捉紧我的手臂地说:「臭婊子,在这村内有谁不怕我们,我看要给你一点教训,才知我们的厉害!」几个小混混强行把我拉着,忽然,一个长得很高大的青年大声地呼喝着小混混们,小混混看到这青年,吓得鸡飞狗走,青年行到我的跟前说,「没事吧,以後看到他们便绕到其他的路走便是!」说着便离开了。

  过了几天,我途经球场,看到那青年独个儿坐在球场旁,我缓缓地行到那青年身旁,青年抬头看着我,我冷冷地向他说「多谢你上次给我解围!」青年示意我坐下,我俩默默地看着球场的人踢球,青年首先开声说,「我叫伟明,住在那边的十八楼,这村真的很混杂,下次如再遇到什麽事情你可直接找我!」渐渐,我知道伟明原来也是村内出名的小混混,但这些日子,他都待我如朋友般,而其他的小混混知道我是伟明身边的人,都不敢再冒犯我,这夜,我和伟明及他几个朋友在村内大排挡吃着晚饭,桌上同时亦有几名一起着,这夜他们也喝了不少酒,饭後,一大群人便上了伟明的家里,伟明着我也一起到来。

  到了他家,众人继续把买来的啤酒畅饮着,我看到他的友人和其他少女正拿着一些像药丸的东西往咀里送去,我也知道是什麽的一回事,身旁的伟明也正吞服着几颗药丸,只见众人已有点胡言乱语地迷迷糊糊似的,我的内心有点不安,忽然,其中一个青年把一名少女半扶半拉的进了房内,其他的男男女女则在沙发及地上乱作一团,我看着伟明也正双眼呆滞地倚在沙发上,我有点便急,我跨过地上的男女正朝到洗手间方向,忽然,那半掩着门的房内正发出着一点声响,我朝着房内一看,我不禁大惊着,刚才被带进房内的那少女,此际正下身赤裸着地被那青年强按在床上抽着,少女像是不很愿意似的,但被青年紧按着双手在头上位置,青年像是发现我的窥看,我吓得急步地跑进洗手间内关上门。

  我坐在马桶上,心中开始有点慌张,我心意已决,待会出去後便马上离开便是,洗过手後,我开了门,眼前厅中的情况令我吓了一跳,只见这边下身赤裸着的少女正伏在沙发边,一名青年在少女身後正褪着身下的牛仔裤开始有所动作,那边的地上,两个青年正联手脱着地上那少女的衣服,少女似是惊惶地挣扎着,看着他们边脱着她的衣服,边在她身上乱摸着,我吓得正要朝着门口方向步去离去之际,冷不防我的手已被捉着,只见伟明把我硬拉到另一边的房内。

  「伟明,不要,我想我要回家去了!」这时伟明已紧紧的抱着我,双手已在我的胸部乱摸着,我大惊地推开他,但他强拉着我并我面额上吻着,我尝试挣开他,这时伟明很凶恶地说,「这些日子,村内所有人都知你是我的人,如不是我,你早已给那些小混混拖到一旁轮奸了,现在你只是给我一个人干,已经算是走运了!」我知这次我是送羊入虎口了,伟明一面恐吓着我,一面推到我在床上,这时他正粗暴地把我的衣服强脱着,「不要,救命,不要这样!」我拼命地揪着衣裤,伟明把手伸到我衣内扯着我的胸罩,胸罩带已被扯断,伟明很轻易地在我的乳房乱搓着,牛仔裤钮已被解脱,裤链亦已褪了下来,内裤亦正暴露着,伟明这时已更显得疯狂,床上正一片混乱,我拼命扯着牛仔裤头,伟明已发疯地和我在床上互扯着,这时,门外冲了另一个青年人进来,只见他把我双手捉着并紧按在头上位置,伟明这时很易便在扯下的的牛仔裤和内裤,二人再合力地把我的上衣和胸罩脱下,此际我已身无寸褛了,我双手被他们紧捉着,我唯有不断乱撑着双腿地挣扎地反抗,这时青年正箍着我的颈地紧制着我的上身,伟明正把身上衣服逐件脱下,跟着爬到床上来,只见他已捉着我乱撑着的双腿,下身已挤到我的胯下,硬物正满布青筋地向准着我。

  伟明握着硬物正扫着我的阴道,我咬着牙关地拼命扭动着腰肢,身後的青年把我箍得透不过气来,一下挺前动作,硬物已闯进我的体内,小五时的痛楚再度涌现到我的胯下,我发出痛苦的叫声,我流着泪地忍受着这痛苦,胸前和各处正被四张手不断抚摸着,身後的青年说,「明哥,一会儿我也想尝尝这漂亮妞儿!」只见伟明点一点头,我听到後大惊,他们居然要轮奸我,我又再次猛烈挣扎着,青年见状,立时把我箍得更紧,我开始求饶,「不要,请不要这样,呜 ~」伟明正抬起并压着我双大腿地抽插着我,我清楚看着伟明的巨物在我阴道内进出的情况,湿漉阴茎夹杂着白色的湖状液体狠狠地插到我的深处,伟明示意青年放手,只见他把身子压上来并紧抱着我,一张臭咀不断吻着我的面额,我拼命摇着头地闪避,此际,身下体内正感到一阵暖流涌现着,伟明正把精液射进我体内,抽插的动作开始缓慢,伟明拔出了阴茎,正把我放开之际,已光着身子的青年已急不及待爬到我身上,只见他已硬得发涨的阴茎很快便插进我的阴道,我已无力再挣扎,只好默默地再次承受着另一个人的奸辱。

  禽兽们已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看着他俩走出了房後,我急忙找回四散的衣服穿上,我在房门边偷偷看着厅外的状况,只见众人像衣衫不整地布满厅中每一角落,伟明和刚才那青年像瘫痪着般躺在沙发上,我坐在房门边待了一会,这时,有二名少女正和我一样,面带着惊恐地蹑手蹑脚般行到门去,少女们看到我,跟着示意我一起离开,只见其中一名少女握着门锁,一个意会,少女打开门後,我们便一起冲出屋外,跟着便像发狂般直奔到楼下,再向前不断地跑,直到我们认为是安全的地方才停下来。

  我们三人正气呼呼地坐在地上,但仍不时看着四周,生怕不知会否被他们追赶到来,应该安全了,我们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此时,三人同时落泪,二人的名字是琦琦和美芳,也是住在同一屋村的,和我一样,也是在破碎家庭中长大,琦琦刚和那小混混刚在昨天才相识,而美芳则只是另一小混混的普通朋友,但我们却在同一天一起遭遇到这不幸的经历,美芳最可怜,刚才还是她的第一次,而且还是被两人紧按在地上进行,美芳说着刚才的事,已激动得有点情绪失控地狂哭着,我和琦琦连忙安慰着她,但想到自己何尝不是也遭二人轮流侵犯,想到这里,我也哭成泪人似的,三人开始商讨着,始终我们是在这村居住,每天仍要在这里出入,难免再度碰上他们,到时真的不知怎办,这时,我们立下主意,决定报警,把这班人渣绳之以法。

  很快,警察依着我们所提供的资料,把伟明一众人等拘捕後,不久到了上庭当日,众人各被判着不同的刑期监禁,我们三人步出法庭後,知道判决结果後总算松了一口气,这天风和日丽,阳光普照,想着这些日子以来,我们每天都过着诚惶诚恐的日子,今天,终於等到事件的完结,我们牵着手,琦琦说,「今天总算是我们三人的大日子!」美芳认同地说,「是呀,这天对我们来说真是值得纪念!」我说,「那麽,我们就把今天定为我们三人的重生日,以後每年我们三人都要在这日一起庆祝度过吧!」琦琦和美芳也点头同意。

  这天之後,我们三人便情同姊妹,我们都会一起分享着各人的快乐与忧愁,已经两年了,因无心向学的关系,我们便离开了校园出外做事了,我进了区外一间发型屋内工作,我的职责是为客人洗头的,同时,我也在此结识了我的发型师男友呀俊,板很好人,说因我的漂亮而令到发型屋的生意额增加,所以很快也给我增加了工资,更着我有机会可学习剪头发的技巧,将来也能成为一个发型师吧。
  这夜,已到了关门的时候,各人相继下班离去,只剩下我和呀俊正在四处执拾着,呀俊把门外的铁闸拉下後,便朝到我的方向步来,我迎上前拥着他,两咀四唇正深深地印着,呀俊的手已在我胸前抚摸着,并开始解开着我的衣钮,我也自顾地解着牛仔裤地脱着,跟着再为呀俊除去身上的障碍,我躺在为客人洗头的椅上,呀俊和我在椅上拥吻着,呀俊开始吸啜着我的乳头,我搔得扭动着腰肢,呀俊一手探到我胯下的缝隙撩拨着,我张开双腿架在两旁的椅上,「呀……呀……!」舒服死了,穴水已开始泛滥着,呀俊身下也硬得如箭在弦,只见他作好架势,对准目标,跟着腰肢一挺,天地立时融为一体,我享受着呀俊每一下的抽动,体内的两壁不断地被进出的硬物磨擦着,那填得满满的感觉充斥着身下体内,我不自觉地呻吟着,呀俊的动作开始加快,我俩的呼吸亦同时急速起来,这时,我俩居然同时一起到达,我张着口地叫着,体内的抽搐夹杂着暖流的感觉,我俩紧紧地相拥地喘着气,跟着静静地拥抱着。

  这时,呀俊跳了下去,跟着很快又匆匆跑了回来,只见呀俊拿着理发用的较剪,正细意地为我胯下的耻毛修剪着,我看着他专注的眼神,心中不禁对他欣赏,但想到他正在我那地方修剪,我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修剪完毕,呀俊便拿着镜子给我欣赏他的杰作,我和呀俊清理过後,便一同携着手地往外晚饭去了。

  另一边,琦琦仍在工作的车房内办公室待着,她正等待着年青的修车师傅鸿哥回来,这时,只见一架房车到来并缓缓地驶入车房内,车上走出了一名身裁健硕的男子,男子边拉下铁闸边说,「琦琦,不好意思,累你要等待着我,如不是客人的车辆临时有事,也不需要你在此看守着等待!」琦琦看着该男子说,「鸿哥,不要紧,反正下班後也没事可做,就在这里上上网打发一下时间也好吧!」只见鸿哥爬进房车的底部作检查,一会儿,琦琦正从办公室出来准备离去,「鸿哥,如没特别的事,我……要走了!」只见琦琦好像依依不舍似的,「哦,那麽明天再见吧!」鸿哥正在车底回应着,琦琦正要离去之际,鸿哥在车底大叫着,「琦琦,对不起,刚巧这电筒没电,可否帮忙把另一支电筒拿来给我!」琦琦四处找着,有了,她把电筒拿到车旁,鸿哥在车底把头探出取电筒之际,鸿哥好像呆了一呆,跟着取了电筒後便很快地爬回到车底内,琦琦这时醒觉是什麽一回事了,今天,琦琦穿了一条花布的短裙,而裙内只穿有一条黑色的丁字内裤,琦琦知道鸿哥刚才应是窥看到她的内里,想到这里,琦琦羞得满面泛起着红霞。
  琦琦正要离去之际,只见她站在大闸前像想着什麽似的,跟着回头向着房车方向羞涩地说,「鸿哥……你肚不肚饿,不约…我…买些吃的回来!」鸿哥没有回应,琦琦有点失望,只见她正要开着铁闸离开之际,鸿哥在车底探着头出来说,「琦琦……那麽……随便买些吃的便可!」琦琦笑着猛然点头,跟着便急促地离去,食物买回来了,鸿哥已洗掉身上各处的油渍和换回清洁的衣服,二人正并肩地坐在办公室内吃着食物,琦琦有点拘谨,只见她只自顾地吃着,鸿哥亦和平常开口若河的的性格有点不同,也是静静地吃着,吃完了,只见二人同时站起来执拾着桌面,刚巧二人的手同时互相叠着地拿着同一盛饭的空盒,此际二人互相对望着,琦琦羞得低下头来,此时二人的呼吸开始显得低沉和急促,忽然,鸿哥捉着琦琦的手,跟着在琦琦的咀上轻吻了一下,心意已表明,琦琦也不掩饰内心的慕,只见她也迎上鸿哥,两人正紧紧地互相拥抱着。

  车房内有一小阁楼,阁楼上有一张单人的小摺床,二人沿着铁楼梯上到阁楼处,琦琦伏在身裁健硕的鸿哥怀中,咀上流露着甜丝丝的笑容,二人坐在摺床上,开始相拥地吻着,鸿哥慢慢地把颤抖着的手伸到琦琦的胸前抚摸着,琦琦被触碰着时也紧张得内心仆仆地跳,慢慢地,二人已渐入佳境,开始躺在摺床上互相在对方身上游走着,鸿哥开始脱下衣服,胸前结实的胸肌衬托着那完美腹肌的线条,令人有种混身是劲的感觉,牛仔裤和内裤亦脱下後,那硬物和他的身型简直是成正比,鸿哥也为琦琦脱下身上的障碍,只差这条丁字内裤,鸿哥正紧张得慢慢地扯下这最後防线,稚的缝隙已一灠无遗,眼前的琦琦虽是每天朝夕相对,此际却正肉帛相见地互相对望中,只见二人已急不及待地互相拥吻着,身体各处正紧贴地互相磨擦,硬物在琦琦胯下四周碰撞,间中亦会在缝隙门上轻轻碰着,琦琦也被硬物扫得开始按捺不住,只见小穴的河水正不断泛滥着,鸿哥亦已等得急不及待,硬物开始朝着穴口进发,琦琦拥着鸿哥准备迎接这刻的来临,两片肉唇已被挤得瓣开着,凶恶的顶部正逐渐探入洞穴内,硬物体积虽然庞大,但两壁已被河水滋润得湿滑无比,继续前进应不成问题,终於,随着慢慢的深入,整条肉道已紧紧的包裹着这根庞然大物了。

  虽然如此,琦琦仍被这涨得满满的感觉弄得有点吃不消,只见她紧皱着眉,随着鸿哥慢慢的抽动,琦琦喉部也不自觉地发出微微的呻吟声响,鸿哥一手抚摸着琦琦的胸部,手指正撩弄着峰顶上的蓓蕾,另一手则按着床边,下身正有节奏地抽插着,结实的背肌,随着抽插动作而跳动着的股肌,就仿似地盘内的打桩机一样,相对鸿哥的庞然大物,琦琦的洞口便显得比较狭窄,很快,随着洞内的压迫感,鸿哥已开始充满射意,只见大量的精液就如万马奔腾般射进琦琦的体内,洞内狭小的空间一时未能装载这大量的精液而从茎边流着出来,机器停了,只见二人正喘着气,但仍舍不得离开对方的身体似的地相拥着。

  同一晚上,美芳正和刚相识不久的男友呀权在月色下把臂同游着,缘在美芳一次遗失手提电话後,刚巧被呀权拾获,经相约出来交还时,看到眼前的美芳长得一脸般的模样,往後日子便对美芳展开猛烈的追求,美芳经不起对方的苦苦痴缠,便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对方,呀权有点急色,第二次约会已在美芳身上上下其手,美芳有点烦恼,但又不忍刚开始拍拖便分手,所以唯有抱着紧守最後防线的态度去继续吧,呀权一边牵着美芳的手行着,一边不断用手擦着美芳的大腿边,每到公园之处便嚷着要进入公园之内,目的显而易见,美芳极不愿意,但仍被呀权硬拉到公园的阴暗角去,只见呀权一面急色地拥吻着美芳面额,双手不断搓揉着她的胸部,继而把手伸到短裙内弄着美芳的私处,美芳被弄得有点痛楚,只见她一面烦厌地推着呀权,「不要这样,你弄得我很痛,再这样我便马上回家吧!」呀权听到後,只见他略为收歛,但很快又再故态复萌,呀权拥吻着美芳,双手不断在她臀部搓揉着,这时,呀权已拉起美芳的身後的短裙,跟着出奇不意地把她的内裤拉下到大腿位置,美芳大惊,正要推开呀权之际,呀权已像失去常性般把美芳按在草地上。

  美芳骂着呀权,呀权粗暴地把美芳已褪到膝盖的内裤扯下丢到一旁,跟着一边按着美芳,一边解着自己的长裤,长裤已褪到膝下,硬物亦凶巴巴地挺立着,美芳不断挣扎并大声地叫唤着,呀权恐防事败,只见他紧箍着美芳的颈项并掩着美芳的咀巴,下身亦同时挤压到美芳横卧的身下,硬物正朝着未经湿润的缝穴前硬闯着,美芳痛极大叫,双腿疯狂地乱撑着,呀权的手更使劲地掩着她的咀,硬物不断强挤着穴洞内,几经辛苦,终於整根没入美芳体内,美芳极力地推着呀权地挣扎,呀权则继续紧箍着美芳地开始猛烈抽插着,想是已豁了出去,大不了分手收场,「呼,呼,乖乖的跟我到时钟酒店,就不用这样辛苦,呼,就总是要硬来才满意似的,你说,那个拍拖的不上床,现在还不是要和我干着,呼,呼……」身下的美芳已逐渐停止挣扎,呀权边干着美芳,边目露凶光地自言自语地说着,硬物仍在美芳的下体内进出着,「呼……呼…唔…唔…」射精了,只见呀权放开箍着美芳颈项的手,再伏在正横卧着身躯的她上喘着气,顿了一会,呀权把头靠到美芳的面额上吻着,忽然,呀权察觉有点不对劲,怎麽美芳双眼微微地睁着,身躯却没有任何动静似的,呀权战战兢兢地轻推着美芳,果真是的没有反应,跟着再把颤抖着的手指探着美芳的鼻子,鼻子已没有气息,呀权大惊地退过一旁,「怎麽办,怎麽办,不要吓我,我不是有意的!」呀权已吓得正魂飞魄散,他想也想不到会因此弄出人命,很快,脑中已闪出一个念头,逃!只见呀权跌着地穿回裤子,跟着手忙脚乱地随意执拾着一些树枝和叶子乱抛到美芳的身上,继而边跑边跌地逃离现场。

  明天便是我们三人的重生日,刚巧亦是周日,这日子亦只有我们三人才知道当中的意义,对身边的人我们绝对会三缄其口,始终是一段不快的过去回忆!我和呀俊晚饭後,呀俊把我送回家中去,我正更换着衣服之际,突然,怎麽感到心绪不宁似的,这时电话响起,是琦琦打来,「碧琪,明天下午我们不约到那新开的餐厅庆祝吧,我刚致电美芬并告知了她,但不知怎的,她的声线好像有点怪怪,而她身处的地方亦好像很静似的,但又不知应怎形容,不理了,一切留待明天再说吧!」琦琦挂线後,我的心仍跳得很厉害,这夜,我在床上整夜蹍转反侧也无法入睡。

  第二天,我和琦琦已到了约定的地点等待着,等了一会,我致电着美芳,电话不通,我和琦琦继续站着地闲聊,我们站的位置刚好是一大型电器连锁店,店外的玻璃橱窗正放置了多部大电视,等了一会,我再致电美芳,这时,身後的琦琦一只颤抖着的手正按着我的肩膀,我回头看着她,只见她正掩着咀地痛哭着,跟着她手指向着电视一指,电视正播放着新闻,只见美芳的照片正在电视一角出现着,新闻正讲述着一宗公园内屍体发现的案件,死者正是美芳。

  我和琦琦马上赶到警局了解整件事件的经过,警方向我们取了有关美芳和她身边的人资料後,很快,根据美芳身上遗下的精液样本和我们所提供的资料,美芳的男友便被警方拘捕了。

  我和琦琦无言地站在美芳的照片前,今天,我和琦琦都已各自成家立室,琦琦更已是两子之母了,但我知道,我们三姊妹的感情至今仍是和当初一样,此际,我想起了当年我们所说的话,「我们就把今天定为我们三人的重生日,以後每年我们三人都要在这日一起庆祝度过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