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和同事的一段出差往事,真实经历】作者:查斯古特
字数:7143


  在这里看了很多狼友的亲身经历,也让我想起一段往事,突然感觉如果我们这一生中没有几次这样特殊的经历,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和一个特殊的、也许本不应该发生关系的人,这一生就活的不够完整。正是因为这些性爱经历的不合理,所以往往是最记忆犹新的,多年后在某一刻想起那个人,那些画面,还是会历历在目,那碰撞间散发出的性爱味道还是会清晰扑鼻,我的故事谈不上,但真实,我不是专业写手,没有任何虚构成分,而且对于我来说,这份毫无亮点的经历已经足够刻骨铭心。

  2013年我23岁,在BJ一家旅行社上班,虽然是在计调部,但旺季时人手不够用的情况下被安排出差是难免的,记得那一年的旅游业异常火爆,到了7,8月份更是忙的不可开交。我的性格很好,长的也说得过去,在公司里混的人缘还不错,不管是和大家讨厌的垃圾同事,还是老总身边的大红人都保持着一样和谐的关系,不得罪人但也不会去过分阿谀奉承某些人,我觉得这样最好,毕竟在这样的公司挣钱是第一位,但关系最好的还是外联部的小雪,当然也就是故事的女主角。

  叫她小雪其实并不是她年龄小,她大我5岁,我23岁她28岁,这么叫他纯粹是她因为长的小,个子小,虽然说不上是绝顶大,但绝对是可以称得上漂亮。中长发,1米63的个子,很瘦,性格很好,跟我在一起聊天或出门办事时,有时候很大姐姐的教我这教我那,有时也会很小女孩那种娇滴滴的怕这怕那。我和她关系好,单纯是因为性格很合得来,也很聊的来,工作之余的话题很多,互相推荐一些不错的电影,或是抱怨最近一些恶心的人和事,亦或是自己的感情家庭和工作等等都会拿出来分享,但在办公室里我们并不会表现出有多亲近,而是将这些交流转移到qq上,安静也安全。

  不知道这种独特的关系到底属于什么,是红颜知己?还是预备情人?有时小雪也会半暗示的跟我开玩笑说今天你穿的挺帅啊,我要是晚生几年就好了没准能和你好,我也会回应她我也希望我早生几年,这样开玩笑的对话说不上是暗示还是什么,当时也真的没有多想过太多其他,因为小雪那年已经着手准备婚礼,未婚夫我也在几次聚会中见过并认识,人很不错。

  而且不得不说,小雪并不是我的YY对象,而是最最单纯的好朋友+ 好同事,之所以不把她视为YY对象,原因首先当然是我很珍惜这样的关系,其次小雪的外型也真的不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有冲动想上的女人。怎么说呢,大致上美女分两种的话,一种是妩媚让你看了就感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另一种仅仅是漂亮得体,让你根本没有心思对她YY什么,小雪就属于后者。

  某一天,在嘈杂的工作中我听见老总在为一个团队的全陪人选而犯难抱怨,几个事不关己的人在旁出谋划策,当然说的一半都是没用的废话。当时的情况是,社里能派出的导游都出差了,有导游证的只剩下我和同部门的同事小雪,有一个80+ 人的大团队要到HB省WH市考察+ 会议(其实就是玩,公费旅游你懂的),
需要两名全陪,由于酒店是挂四星级所以不向旅行社提供免费的陪同房,这样的话社里就要花钱开陪同房,但我和小雪1男1女又不好住一间。在远处的我听明白了大概意思,既想让我和小雪一起去出这趟差,又觉得如果同时开2间陪同房的话成本太高,所以始终拿不定主意。

              这时qq过来了

  「是不是又为那千八百的发愁呢。」不用点也知道是小雪的吐槽「恩」我回复

  「真够累的,其实就算不给咱俩开两个陪同间,咱俩住一间又怎么了,又不是大床房,而且我大你那么多岁,都快结婚了,能怎么着啊,就几天的事……」其实小雪说出这话我并不惊讶,因为这就是平时的小雪,那个大姐姐的状态,仿佛我俩就是亲生的姐弟一般亲近,我在他面前始终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弟弟。
  「无所谓,你管他呢,让他自己跟那纠结吧,一会儿就好了。」我回复不记得过了多久,老总突然叫我和小雪一起进他屋,我知道是有了结果,但那一瞬间现在想起来还真没什么期待的,也可能是因为单纯,没有多期待可以和小雪住一个屋,那时候只觉得比起和其他人出差,能和小雪一起已经很幸运了,起码一路上有的聊,还能一起玩的来。进屋后我俩坐在沙发上,先是听老总一通的演讲,什么这个团很重要,需要注意哪哪哪啊之类的,然后又说现在谁谁谁在哪回不来,谁谁谁也有事去不了,人员紧张啊神马的,最后才正式告知因为5晚6天又是挂四的陪同房成本太高了,而且这个团又是新客户利润不高要控制成本,所以我俩需要同住一间房客服一下,老总是女的,所以还特别征求了小雪的意见,小雪表示没问题,老总又跟我反复强调虽然我是弟弟但是小雪是女孩而且又体弱多病,身体不好,在出差这方面也没有我有经验,平时多照顾着姐姐点,而我自然是点头答应。

  从老总屋里出来后,有那么一瞬间和小雪的眼神交流中感觉到一丝尴尬,但默契的我俩马上就用几句玩笑话带过了那半秒的尴尬气氛,也能感觉到她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顾虑或别扭的,毕竟是异性,而且依她的性格换另一个男人她也不会同意的,估计也就是我,并不是说我有多帅多好,是因为可能在小雪心里也一直是拿我当个弟弟看待的。在这里要特别和大家说一下旅行社这种男女导游同房的情况不能说很普遍,但也是经常存在的,所以也就使得我和小雪的反应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意外。

  因为几次聚会和周末郊游的机会我加了他男朋友的微信,也存了电话,虽然没有联系但小雪还是不放心,所以在临行前特别跟我强调不许和她男朋友说我俩一屋住,不然就怎么怎么样我,当然是玩笑。

  机场,集合,托运行李,办登机牌,登机,起飞。

  3小时的飞机我们坐在一起,滔滔不绝的聊着工作生活中各种人和事,仿佛长期堆积在办公室和qq里的话题都拿了出来,期间有小睡过,当然并没有出现什么她靠在我肩膀睡着的爱情片桥段。

  不得不说男女住在一起还是很不方便的,不管多热的天气,都要把空调开到最冷,因为要随时在屋里保持服装得体,小雪不喜欢闻烟味,所以每次我都要到酒店的电梯间过瘾,回屋后还要接受「瞧你这一身臭烟味」的吐槽,在厕所大便时还要时刻注意不能发出什么不好的声音,因为有时肚子不舒服或肚子里有气的话,开大时都会自然的发出一些莫名尴尬的声音,说实话控制好这点是最难的……在前3天我们循规蹈矩,任何暧昧或疑似暧昧的事都没有发生,可能是因为热,越热就越累,又是好朋友的关系,所以我也根本没有设计准备和小雪怎样怎样,虽然有时候晚上回房间准备睡觉前,她在洗澡我在看电视那种感觉会很奇妙又兴奋,但她出来后穿戴整齐的样子(不是应该只围浴巾出来吗)又很容易就把我拉回现实。

               直到第四天

  白天的行程结束以后,把客人的晚餐都安排好,晚上我俩一起陪几个团里说领导也不是领导的人出去吃点当地特色,小雪很不喜欢喝酒,但几个客人执意要小雪陪酒,哪怕一瓶啤酒也好,不得不说28岁的女人在这方面还是有点经验的,每次都只喝一小口,每口下去都要假装恶心一下,那娇滴滴的样子越看越叫人心疼,让男人看了更是兴奋。小雪知道这桌客人里有几个贱贱的女团友,30+ 的岁数,这种女人在这种酒局或饭局中都是希望男人以自己为中心的,所以不断的跟小雪说不能喝就算了,其他男客人也就没再劝酒。而我自然就是那个挡酒的人,过了一阵小雪找了个需要和当地旅行社对账的原因就回房间了,临走时小声告诉我要少喝。

  不知喝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记得有个男团友跟我母亲是同年同月同日,而我和他儿子的年龄也只差2个月,所以很聊的来,总开玩笑的管我叫干儿子啥的,喝多了又没完没了的合影,白酒完了啤酒,啤酒完了又点白酒,平时我的酒量不能说非常大,但应付这种小酒局是没问题的,但那天我吐的恐怖,直到不知为什么留了鼻血,大家怕我喝坏了才决定散场,不得不说老国企的人真的很能喝。

  期间小雪来过两个短信叫我少喝酒多吃菜,能找岔走就走,那时还是单身狗的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虽然她只是我同事,但这种出门在外还被一个异性照顾关心的感觉很美好,也可能正是因为小雪的关心让我高兴的越喝越多吧。
  吐过就好了,还是晕,但比刚刚好多了。

  回房间已经是11点多了,小雪还没睡,灯也没关的看电视,虽然眩晕但还是能看出她穿戴的依然整齐,所谓穿戴整齐,也就是睡衣+ 睡裤,从外面一看就知道里面还穿了胸罩,而且是深红色的睡衣,也可能是来之前小雪特意选的一套,毕竟浅色的话比较容易透。

  「喝多了吧!喝了多少啊这是?」听的出来小雪的抱怨里夹杂着关心「没有啊,唉?你是谁啊?我这是在哪啊?」我开了句玩笑就跌跌撞撞的进了浴室跌跌撞撞的进浴室,跌跌撞撞的脱衣服,跌跌撞撞的洗了个澡,这过程中我的主观思想里依然没有觉得当晚能发生什么,但不知什么原因我没命的一遍又一遍的刷牙,因为刚吐过嘴里的味道,或是因为准备一会要干点什么,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如此勤奋刷牙的出发点在哪。

  洗过澡后我也不忘衣冠得体的出浴室,小雪还在看电视,我躺下,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真的喝多了,躺在床上那一刻感觉很舒服,由于白天的行程加上晚上的白啤大战,用手机设好闹铃后我没多久就要睡着了,在频临进入梦乡那一刹那却依稀听见小雪跟我说话。

  「我去下楼买水,门不撞了,虚掩着,你看着点儿。」

  「哦,唉对了!你去哪买啊,帮我带两瓶农夫啊」我才发现我忘了买第二天的醒酒水「本来就是给你买……」

  小雪说完这句话后我靠在床上愣了好久,才发现她一直没睡的在等我回来,甚至连被窝都没进,她知道酒后的人会口渴,她观察到我没有带水上来,而且知道我平时不喝热水所以大晚上还去下楼给我买水,甚至我根本不需要提醒她要买农夫,她本身就知道我从来都是喝农夫山泉,突然发现原来我们彼此已经是这么熟悉,且关心。

  想着想着我躺了下去,酒劲上来就越来越困,因为门虚掩着但团款什么的还在房间的包里,出于安全角度我也不敢就那么睡死过去,但眼皮也越来越沉,抬不起来,大概20分钟小雪才回来,迷迷瞪瞪的我听到她几声吐槽好像是什么楼下商品部关门了她过了一个红绿灯才买到,再次完全睁开眼时小雪已经坐在我的床边,一边拿着行程单跟我说着明天的工作和时间,一边让我喝水,我喝了几口水后在她的同意下躺在床上抽了根烟,边抽边说着工作的事,期间不由得看着坐在我床边小雪的侧脸,那美好的感觉,又让我那颗借着酒劲稍有兴奋感的心定了下来,心中叹息还是不要和她发生什么,也不要试图和她发生什么。掐了烟我就睡下了。

  睡之前,灯没关,小雪在电视前摆弄着什么,不知道。

  因为晚上的啤酒和睡前的几大口矿泉水,没睡多久我就被尿憋醒了,睁眼后的画面,用一个夸张点儿的词吧,永世难忘。

  身边躺着小雪,背冲着我,灯关着,电视开着,接近静音。

  「你怎么醒了」小雪回过头,轻声细语

  「尿憋得」

  「我那边手机冲着电,刚才说睡前看会ipad还没电了,你这边才有插座」依然是轻声细语无所谓,我没有回答,尿憋的我现在第一件事不是思考怎么办而是先去厕所解决掉体内这一包液体。起身时发现她的ipad根本就在她那张床上放着,也没有在充电,有趣的是这次尿尿我没有关门。

  回到床上小雪盖着被子平躺着,容不得我站在那里多分析些什么,上床后躺在她身边,扶着她的肩膀,她没有看我,或者说没有看任何地方。

  「困了,睡吧」还是小雪的轻声细语,但配合着一个头往我怀里扎的动作。
  在没等她的头到站之前,我已经用嘴将她拦截了,舌吻,摸胸,她没有推我,而是轻轻抱着我,仿佛这一切的理所应当,而我酒后的舌吻程度也是理所应当的激烈。掀开了她的套头式睡衣,白色胸罩。

  「咱们这样好吗……」小雪的轻声抛出一个问题「……」欲言又止的我,其实更想回她一句「废话!」

  掀开胸罩,一对我早已料到的小胸摆在我面前,我将她双臂微微撑开,欣赏这对我平时甚至没有去YY过的小胸几秒,两颗小乳头棕色的,很翘,仿佛已经因为女性荷尔蒙的刺激而勃起,看了多年岛国动作片的我当然不会像大部分人那样一口吃上去,这种没营养没情调的牲畜方式,小雪这样的女人是不会喜欢的。用舌尖轻轻的在乳晕周围画圈,时而轻轻的碰到小乳头时而移到腋下的胸去亲吻,能感到小雪透体的香味,那香味很熟悉,直到感觉小雪的娇喘慢慢的开始急促,才去仔细的舔那两颗已经翘首以盼的小乳头,小雪也轻轻的抱着我享受着,几乎亲遍了她小胸的每一寸肌肤,将胸罩从睡衣里脱了下来,但没有脱掉睡衣,因为我喜欢做爱时女人上身穿着衣服,而且小雪的上身也实在是没什么料。- - !!!

  右手隔着内裤放在小雪的阴户上,能摸到骨头,能清晰的感觉到小雪是有多瘦。没有过多的给小雪的阴户做按摩,隔着睡裤和内裤伸进去。

  那感觉,此时正在打字的右手还是那样清晰

  很湿,很滑,毛很多……

  在我一边脱小雪的睡裤和内裤的同时,小雪没有假装的阻止,而是不断的将被子往她的上身和头部堆,显然是对马上要将最隐私的部位呈现在关系最好的异性朋友面前这件事的无比羞涩,几乎湿透发亮的阴唇,逼逼独有的味道,虽然大家很想听见什么粉嫩啊清香扑鼻这类的形容,但在这里不想做什么修饰,不得不说毛很多,可能是因为黑灯的原因,明显阴部接近棕色,毕竟28岁的女人了,而且好像还是那种所谓的一线天还是什么(连毛到肚脐),反正听说这样的女人性欲很旺盛。

  亲了一下小雪可爱的阴毛,小雪的手轻轻扶着我的双臂,实际上说不清到底是推,还是扶「别,脏……」用脚后跟都能预料到的女人通用床上台词从毛毛,到阴唇,阴蒂,再到后庭,来来回回仔细品尝着小雪整个下体,小雪也用她的轻声细语呻吟着,那时的感觉,酒劲眩晕什么的都已经没有,看着这个逼逼,一边舔一边心中不自觉的感叹,这就是我最好的同事的最隐私部位,这就是那个平时打闹中总是自称姐姐的女人的下体,这就是那个每天跟我吐槽老总怎样抠门的小雪的真实的逼,就在我面前,在我眼前,让我看着,闻着,品尝着。鸡巴早已冲了血硬到在我的睡裤里呼之欲出,我一边亲吻着小雪的下面,小雪一边抱着我的脑袋不知道是要把我拔起来还是怎样,反正是在用力,也可能是真的因为羞涩所以想让我的嘴和头离开她的私密部位,但又享受的纠结。我抬起头把被子掀开一边去亲吻她的小胸,一边徒手脱裤,费劲巴拉的脱掉我的睡裤和内裤后看着小雪,半秒的眼神对视后我肿胀的大鸡吧已经容不得我想那么多,我想让小雪给我,但那时已经来不及试问或试图让她给我口交,只想马上进到小雪的身体里。

  这种感觉我想大家都有,平日里我们无限YY的一个女人,或是同学,或是同事,再或是沾亲的家里人,从上床到射精,这期间的动作,步骤,体位等等都是经过YY的精心设计的,但往往真到了得手的那天,这些曾经设计过的细节步骤反而会被抛在脑后,那冲动只想让你一心想要操进去。更何况我本来就没有对小雪精心的YY过……小雪的身体里很暖,让人满足让人爱的那种暖,早已湿透的逼逼让我的鸡巴很快的就滑了进去,扶着纤细的小腰,虽然抱着九浅一深的理论和态度,但实际上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小雪并没有像小说里那样淫荡的叫着,只是双手扶着我的双臂娇喘呻吟,我们更像是安静的享受这份突如其来又势在必行的性爱。

  正常位干过一阵后,我趴在小雪的身上,小雪依然呼吸急促。

  抱着我,我也抱着她。

  「累了吧」特有的关心语气

  「没有」

  「……你不困啦?」小雪抛出一句撒娇式的废话我抬起头看着小雪,小雪也略带惊恐的表情也看着我,却和刚才一样只有半秒眼神就躲开了,那表情举止好像就是在通知我「开始操吧…」接下来,双手抓着小雪的两个小胸一阵急促的操,也分不得是几浅几深,时而抱着小雪操,时而双手抓着小雪的胸,因为喝了酒所以对时间方面更自信,10分钟+ 没有间断,期间也想过要换姿势但那时已经接近机械的我,早就容不得我思考怎么干才能更爽,虽然我很喜欢后入式,但想到小雪的屁股实在是小,也就没了心思。

  酒精的刺激,加上这个做爱对象的特别,使我只想把其他的都抛在脑后,完完全全的射出来,射给她,我们没有换体位干了好久,眼睛也模糊的记录了小雪自己单手摸胸的享受状态,以及到最后射之前小雪用右手不断摸阴蒂的状态。
         射在她肚子上的那一刻感觉到了耳鸣

  趴在她身上时,心里却涌上一丝说不上来的别扭夹杂着幸福感。

  我趴在小雪身上抱着她,她也抱着我,我亲吻她的脸颊,她轻轻的吻过我的耳朵「几点了」过后小雪的轻声细语显得和平时不一样「不知道」我回答

  「我洗个澡去」小雪

                我累了

  当我再醒来已经是早晨,被闹钟叫醒,小雪在自己的床上睡着还没起洗澡,刷牙,穿衣服

  当我从卫生间出来时小雪已经起床,还是那套穿戴整齐的睡衣,没有和我打招呼,我也没有理会,从我身边经过,睡眼朦胧的进了浴室,一切还是那样的正常,仿佛1天前一样,按部就班。

  接下来的几天,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仿佛那一晚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是很好的同事+ 好朋友,依然过着每天忙碌的生活,依然像以前一样互相吐槽,互相开玩笑,互相分享自己的家庭工作和情感,也几乎一起经历了辞职,换工作,彼此分享对未来的憧憬。

  只是再也没有人提起过那晚。

  时过境迁,2015年,我们都早已换了工作,她去了一家类似信贷的公司做文职,结了婚,而我去了一家私企做地区销售,也遇到了打算相伴一生的另一半。虽然和小雪彼此并没有断了联系,依然会用qq相互推荐最近的好电影,吐槽最近遇到的垃圾人和恶心事,在朋友圈里互相开玩笑夸赞说你又帅了,或是你又漂亮了,只是因为工作、生活和家庭原因,不再像以前那样时时分享我们的生活,时时关心彼此的生活。

  但这种明明渐行渐远的关系,却时常因为对方的某一句话,或朋友圈里的评论让我感觉她依然还在身边,没有离开过。

  让她感觉我还是在她身边,也从未离开。

  直到春节前,突如其来的一次老同事聚会,我们的又一次相遇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艾尔梅瑞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