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二次人生(婚后篇)】作者:caty1129
字数:8992



  新婚之夜,子聪得以破了处男之身,一连操了怀着奸夫野种,妻子那宽松的骚穴三回后,才在这肮脏的新床上,搂着臭哄哄的妻子沉沉入睡,极之满足的他一夜无梦,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床上也只剩他一人,子聪闻着自已身上那股恶臭味时,皱了皱眉后,转而起身向卧室里的卫生间而去。

  卫生间里淋浴的子聪,回想着重生后,他同妻子、奸夫三人间的经历时,他认为这些年来他所经受的这些屈辱事,已是一个绿帽夫所能达到的极致了,可是十数天后,他又被更大的屈辱感笼罩着,那是在奸夫的别墅,浴室的浴池里。
  三人间,正熊的家势最差,可前世却是混得最好的一个,这世仍是如此,对数字,股票之类极有天份的他,在子聪码字赚到过百万时,正熊的资产早是他的数几倍了,新婚夜后,也就是一周前夫妻俩搬入正熊的住所,同时三人禁欲,等待着预产期将至的刘叶,就在这生产。

  十数天后,氧气瓶、潜水镜……子聪穿好潜水所需的一身装备,跃入只一米来深能容纳7、8人的浴池后,潜伏在池底的一端,一动不动干等着,片刻后,一男抱着一女,走入池中,男人在下,女人在上,池子的另一端,在那两人一上一下叠坐好后,水底的子聪才向着这两人游去。

  「高潮生产」水底的子聪分开妻子的两腿,用力按住她的两个脚踝,不让生产中的妻子下身乱动后,就在这池底,看着奸夫双手不断游走,玩弄,揉捏着妻子的奶子,阴户等等敏感部位,同时也看到妻子胯间,那根竖立的大肉棒龟头的一部份,不时的会突入进妻子的屁眼里……

  刘叶前世是妇科医生,正熊在她这次怀上孩子后,就早早开始学习如何助产,子聪则是一月两回,带着妻子去医院检查,确保妻子腹中胎儿的健康,搬入别墅后,在知道奸夫和妻子有这种在家产子的想法后,他也花了精力、时间,卖力的恶补了这类生产的知识,以策万全。

  水底下按脚,被羞辱,亲眼看着自已妻子产野种的子聪,只听见水面上妻子小声的呼喊声,而水面上在刘叶杀猪般的惨叫下,掩盖着正熊越来越重,提拉产妇的奶头,阴蒂……等敏感部位的举动,不时中,正熊还会把嘴凑近产妇耳边,大声对好喊道:「骚货,用点力,你行的……」产子的巨痛,敏感位的渐痛,两种疼痛令到刘叶脑里几乎一片空白时,巨痛下一股异样的快感正逐渐而来。
  水底的子聪在听着妻子,小声的呼叫,更看到妻子奶头、阴蒂、臀肉,渐已被奸夫用手玩得红肿青紫,这般许久后,妻子的阴道口扩开的速度加快,之后撑成了一个正圆形状,一个婴儿的头部从中渐显,弹出,片刻后婴儿身……直至整个婴儿产生,浮出水面……

  产下野种后,妻子是子陪照顾,孩子交给正熊来管,孩子浮出后,正熊托起刘叶,把她放坐到一旁后,直起身子,抱起婴儿离开护理,子聪则脱下所着潜水装备,用清水洁净妻子污秽的下体后,抱着妻子,回到这里两人的卧室中,拿出早已备好的药品,为妻子的骚处上药、护理。

  「老公,你会不会嫌弃我生下野种的骚穴,它很难看吧!」「别说话,多休息,它一点都不难看,我一点都不嫌弃,我以有个生野种的骚妻为荣!」「……嗯」只说了一句,听到了满意答复的刘叶,疲惫间睡着了。

  「小聪,你看她,真像我呀!」「费话,你的种不像你像谁?」子聪心中暗讽着,看着正熊抱来的婴儿后,点了点头「抱过来,让我看看」睡了一伙,醒过来的刘叶,焦急的说道,做为母亲她当然想第一时间,看到、摸到、抱到自已的孩子,两男一左一右来到床上,正熊把孩子递给当中的刘叶,之后三个大人逗弄着婴孩,轻笑、交谈着,这时他们就像是一家四口,组成了怪异甜蜜的家庭。
  「老公,尿尿」产后第二天,夜里,刘叶推醒了睡着的子聪说道「嗯」子聪醒后,用小孩把尿般的姿势,抱起了他的妻子后,直入卧室的卫生间马桶前后说道:「老婆,尿吧!」「你不许偷看,我尿尿时只能让正熊看的」「嗯……嗯……」产后的这些天,都是子聪在照顾妻子、孩子,当然事业繁忙的正熊,忙完回家时,也会帮着照看着,但一天大多时间里,子聪才是主力。

  话说穿越着都有些福利,这一世,三人的精力,体力、记忆力、恢复力等等,身体上素质全面大量提升,都远超那世,妻子产后三天,就能正常行走,半个月时,就有了强烈的性欲,孩子满月时,刘叶就已恢复如常。

  办完满月酒的那天夜里,夫妻俩连着孩子,早早就回到了自已家里,卧室里的子聪取来了吸奶器,吸出足够孩子喝的奶水后,先去喂起了孩子,等他喂饱孩子,孩子睡下后,正想上床同妻子温存,并一起看伙电视时,门铃声响起,奸夫正熊上门来了。

  卧室的床上,子聪的心思哪能放在电视播放的节目上,他的目光已投放到在奸夫淫妇上,久久不能称开,刘叶看到自已丈夫,一直盯看着他俩时,用种轻蔑的语气说道:「老公,你再想吃也没用,骚妻的奶水,只让奸夫一人享用……」
  「吧嗒……别人妻子的奶水就是好喝」正熊吞吃下妇人不少的奶水,吧嗒吧嗒嘴满足后说道「说这话,人家老公还在呢!」「骚货,别装纯呢?他又不会介意的!」说后他还看了看子聪。

  子聪觉得自已,这一段时间来,越来越有像绿奴发展的趋势,奸夫这么说时,他除了有少许兴奋,产出少许快感外,心中并无任何的不满情绪,还期待着这对奸夫淫妇,接下来会如何继续对他的羞辱。

  「可以操了?」「早就可以了,可不是绿帽老公的劝阻,说以防万一,我早就想让你来家……」「先让我看看你产后,恢复的骚穴!」「那还不简单,我……」「骚货,急什么,我可要你绿帽老公,抱着你让我看!」「好呀!产后我这绿帽老公,早这样抱起我,都抱习惯了」

  「骚货,你真是个极品,身子恢复的这么快,而且阴唇奶头的颜色也比产前淡了不少,我看看……穴也紧了……骚水更多了」「噢……那是当然,没这体质,我怎么做个最骚的淫妻呀!」「可是这样,你的绿帽老公可不喜欢呀!我记得,他喜欢的妻子,要有一张乌黑骚臭的烂穴呀!小聪,我说的对吗?」「对,熊哥说的正中我的心意」「可眼下……」「这还不简单,熊哥你多操操,不就……」「可是,你们不是要外出了吗?」

  「外出?」

  「笨啊!老公,我们还没婚后蜜月呢?」

  「哦!我都忘了」

  「老公,既然你都忘了,要不你就在家带孩子,我和熊哥……」

  「我就说嘛!难怪你前些日,每天总是让我多挤些奶水,冷藏着,原来是为了……」

  「那是当然,做为绿帽丈夫,妻子蜜月自然是要跟奸夫去过啦!我早就想到了,这不早做准备了」

  「熊哥,我没意见,你们想什么时候去」

  「明天,今夜我会睡在这里,你搬去隔壁睡,听声撸管吧!」

  这一操就到半夜,被赶到客房,照看孩子,并且入睡的子聪,听着声撸了三回,直至那屋没了动静,刚想入睡时,昏暗的光线中,他看到赤裸着的妻子,手捂着下体,窜入房中,上床,分着腿,站在平躺着的他脸上,缓缓坐下。

  「别开灯,熊哥叫我来的,张开嘴,他让我这样,说你会喜欢的!」妻子说后片刻,坐到了子聪的脸上,骚穴正对着我的嘴巴,她的骚穴中,缓缓流出大量腥臭的液体,让甩舔吃,甩心知肚明,妻子骚处流出的是什么液体,可却异常兴奋的崠力舔吃着。

  第二天,上午,机场,子聪抱着妻子和奸夫所生的野种,目送着那两人慢慢走远,直至他俩的背影消失,这才返家,过起了老婆和奸夫去度蜜月,绿帽丈夫独守空房,兼带野种的苦逼生活。

  蜜月期间,夫妻俩都没有联系对方,到期满时妻子如期而回,子聪抱着孩子在接回了她,三人一婴出了机场时,正熊向这一家挥了挥手,就坐上了早等着他的专家,离去,子聪则抱着孩子,搂着一月未见的妻子,回到了属于他俩的爱巢。
  三个月,两夫妻如胶似漆,晚晚挑灯夜战,又三个月,两人性趣大减,每周只有区区一两回激情,再三个月,两人只在翻看这些年,奸夫淫妇拍下的片子时,才有些激情,两人更多是相对自慰,而非床上打架,到这未有第三者插足,将近一年的最后时间里,夫妻俩已不满那些旧片,欲望作祟时,亲密搂坐,在网上看些口味更重,刺激性欲的片子,小说,直至子聪自撸,用嘴舔吸妻子骚穴高潮这般。

  「来了」

  「不好意思,熊哥,我来迟了」

  「我也刚到,坐吧!」

  「好」

  小茶室,包间中,子聪赴约,同许久未见的熊哥,在这来了个密约,两人两世相交,早没了那种微妙的尴尬,都很自然,随意,边品着茶,边轻松的交谈起来。

  「快一年了,小叶还没怀上?」

  「熊哥,我俩不打算这么早就要上孩子!」

  「哦,那是我多事了,还想着我这也忙,正好也给你们夫妻一段时间,让你俩增近感情的同时,也能有个孩子!」

  「先谢过熊哥了,这将近一年里,我们夫妻虽然没有孩子,可感情确实……」

  「是吗?那就好,既然如此,能说说,你俩为何不想有个孩子呢?」

  「是这样,那世我们不是36好几才有了孩子,这世也不想那么早……」
  「哦,那还有十多年呢?」

  「说的是!我俩商量过,这不叶子的子宫,闲着也是闲着,就交给熊哥你用了!」

  「你们哪!还真是越来越贱了,真有做性奴的潜质呀!」

  「……」

  「怎么?不是被我说中了,你俩真有做我性奴的打算」

  「唉……不瞒你说,我俩这一年相处后,真是口味越发重了,普通的性爱真的已经无法刺激我俩的性欲!」

  「是吗!你俩可是很久没搞过了?」

  「四个多月」

  「哦,缺少我这外来的刺激吧!」

  「嗯」

  「那你想要我来,刺激你俩的性欲吗?」

  「当然想」

  「想?做绿奴,你肯吗?」

  「肯!」

  「过来试试」

  「是这吗?」

  「屁眼」

  「吧嗒……吧嗒」

  「不错……下体去做个永久脱毛,过几日我就会回归」

  四日后,结婚三十年记念日,三十年自然是两世所加,记念日也是上世他俩成婚的日子,这天子聪早早码完字,并送孩子去了这几日才找好的保姆家,让她帮带过,买了瓶昂贵的红酒,一些又贵又吃不饱的海鲜,捧着一束99朵的玫瑰,一盒包装精美的结婚礼物,一对价值数万的耳环,早早返家,同家中的妻子,一起庆祝这个属于他们俩,特殊的日子。

  家中,晚上8点,甜蜜的烛光晚餐宣告结束,在这大好的气氛下,刘叶已然坐到丈夫怀中,两人的性激素达到巅峰,正要缠绵,做些少儿不宜的夫妻事时,家的大门门铃不适时的响起,这暧昧气氛一经打破,让丈夫怀中的叶子,极为不满,恨恨说道:「真不是时候,谁呀!」

  「熊哥!」刘叶打开房门,看到门外之人,郁闷的脸上立时转阴为睛,很是惊喜,连忙迎他入内。

  「小两口吃着呢?」

  「吃完了」

  「呦~ 我这来得真是不巧了,敢着你俩什么日子了吧!」

  「结婚记念日呢!30年」

  「有那么久吗!」

  「两世加起来的」

  「哦!这么算来差不多,这是准备饭后亲热呢?」

  「嗯,这都怪你,现在都没有那种气氛了」

  「那我来给你俩加加呗,刚才你俩是准备……」

  「接吻」

  「你老公说的可对?」

  「嗯」

  「那你俩就接着做呀!」

  「可是,你在呀!」

  「怎么,我还成外人呢?」

  「那倒不是」

  「那就对了,你俩该干嘛还干嘛呀!」

  熊哥这话说后,走到餐桌前,坐到了我俩落坐的对面,不再言语,刘叶重又坐到丈夫的腿上,两人在有第三人三场时,酝酿了好一会儿情绪后,正要吻上时,那熊哥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俩的边上,把他那还软了吧唧的大肉棒,插入到夫妻两嘴中间的空位上,然后露出贱笑说道:「吻吧!」

  夫妻俩怔了片刻,还是交吻了起来,子聪感受到了香甜的妻子小嘴,刘叶感受到了丈夫厚实温润的大嘴,两人却不可避免的忽略亲吻的感觉,反而可耻的在舌吻时,感受着脸侧卵袋和嘴里那根火热腥骚的肉棒的滋味,夫妻俩心中有数,他俩的夫妻关系间,一直就横着这根性器,从未消失。

  「你的绿帽老公,愿意做我的绿奴,你这淫贱妻子,愿意做我的性奴吗?」
  「嗯……愿意」

  刘叶两世为人,从没亲眼看过男同间的情爱,可她现在的眼前,呈现的就是这令她兴奋,重口的一幕,她和丈夫都蹲趴在餐桌之上,那个本该插入她身体内的在肉棒,现在从丈夫身后,直入到他的体内抽插,奸夫的耸动,丈夫表情的狰狞、扭曲,光洁的下体,半软的肉棒,下方装着子孙的丑陋卵袋,一甩一甩的景象,让眼见觉得刺激的她,脑里一阵微眩……

  一个大男人在妻子的面前,被暴了菊花,还被操至后庭高潮,更被奸夫操尿了,这给子聪带来的屈辱感,他不知如何形容,在他尿后,奸夫转到了妻子身后,把那根刚从他屁眼里抽出的大肉棒,又一次插入到他的最爱,两世妻子的骚穴里,看着奸夫耸动,妻子骚浪的呻吟,白花花的臀肉,奶子在他眼前剧烈晃动时,仍蹲在桌上的他,也许是觉得极度兴奋,也许是觉得极度屈辱……子聪突觉得身子不稳,整个人在桌上显得有些摇晃,如喝醉了一般。

  这天后,正熊隔三差五的,就会来夫妻俩家,子聪和叶子也很自觉,为了不受影响,一到傍晚,他们就会把孩子送去保姆那,让她带,然后晚上做好迎接正熊的到来。

  每晚上正熊来时,有许久能令他兴奋的事,公狗的跪接,并且把他穿了数天的内裤套到头上,爬行领着他进入夫妻的卧室,床上,母狗主动下贱的奉仕,舔他的龟头,含他的肉棒,吞吸他的肉棒,玩起重口时,两夫妻还会让他捆绑、鞭打、滴蜡……直至满身伤痕,而后或叠或趴,让他进入夫妻俩的身体内,轮着操着他俩。

  两年间,三人的口味越来越重,几乎每晚都沉沦在变态的欲海当中,为了能更好的调教这对贱奴,正熊叫刘叶去上了环,不想她怀孕打断他们的极端性趣,两年后的那天深野,三人变态的性事后,躺在夫妻中间的正熊,向一旁仍处在骚穴高潮和后庭高潮的两夫妻说道。

  「我的公司要搬了」

  「什么时候」

  「这个月内!」

  「搬去哪?」

  「sh」

  「那我们……?」

  「王八,你有多久没操过妻子了?」

  「一年多」

  「想操吗?」

  「不想」

  「为什么?」

  「操多了就腻」

  「呵呵!那你想保持住这种新鲜感,同时你头上的绿帽常绿不退色吗?」
  「想的」

  「知道什么是事实婚姻吗?」

  「知道一些」

  「哦,我想带你老婆去sh」

  「我呢?」

  「在家呆着,带野种,王八你只能联系我,除非有事,你俩不能见面,接触……」

  「那她不回来了」

  「最少十年,四十岁前我会让他回来,让你留个种的」

  「啊!」

  「不舍得」

  「说不上,只是……」

  「那就是舍得了!敷衍两家大人的借口,你们自已想,头一年,母狗是绝对不会回来」

  「母狗,你觉得呢?」

  「我都听主人你的」

  「王八,你呢?」

  「我也听主人的」

  「呵呵……」

  十数天之后,正熊的公司搬迁之事敲定的那天晚上。

  「老公,操我,这也许是你最后一次……」

  「我会牢牢记住操你穴的感觉」

  「……」

  「射……老婆……」

  「舒服吗?老公」

  「太松了,不够舒服」

  「哦,是不是自已撸管和让主人操你屁眼更舒服」

  「嗯」

  「这根是主人按自已肉棒,所制的假鸡巴,那个柜子里,都是我和他穿过,骚臭的内衣裤、丝袜等等,以后你就自撸,自插吧!」

  「……」

  「老婆,我有些舍不得你去了」

  「别伤感了,绿帽王八,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

  第二天,刘叶和奸夫走了,子聪过起了有老婆的独居生活,之后的日子里,他忍着一次都没联系过妻子,妻子也是如此,一次也没联系过他,他做家务,写小说,带野种,偶而跟几个男性朋友小聚喝茶、喝酒、吹牛之外,他大多的夜里都是看着老婆和奸夫留下的片子,想像着他俩这时……自撸、自插,日子倒也过得波澜不惊,甚是平淡。

  转眼一年,那天下午子聪外出返家,距家口不远时,突然看到了那个离开了一年,异常熟悉之人的背影,出现在了家门口上,他快步上前,正开门的那人,听到他粗重的脚步声后,扭头来看,令急切上前的子聪突然一顿,一脸疑惑张口问道。

  「叶……叶子?」

  「怎么?才一年没见,你就认不出自已老婆了」

  「这是他的老婆?」齐耳短发,紧身大开领露脐短T,牛仔齐逼小圆裙,黑色诱惑丝袜,快撑爆上衣鼓囊囊的双乳,宽了许久丰满异常的臀部,笔直的双腿……这些都可以理解,可是妻子的容貌,细一看,很是熟悉的人,像子聪还能分辨得出是她,这模样的变化也太大了吧!

  「老公,进去再说」

  「嗯」

  「这是?」

  「我和熊哥的女儿,刚满月,抱回来你带着」

  「你和他又生了」

  「嗯,我一去就摘了环,不是你说的,我的子宫闲着有闲着,就多生野种,让你带呗!」

  「呵呵!」

  「他怎么肯放你回来了?」

  「一年了,两家大人该怀疑了,还有女人这事也该圆圆谎……」

  「哦,话说老婆,你怎么变漂亮了这么多,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去h国,微整了些,比原来漂亮多了吧」

  「都漂亮」

  「贫嘴」

  「……」

  「回来能呆多久」

  「半个月」

  「哦」

  老婆回来后,我俩又回到了恋爱那时,除了牵手,亲嘴,两人没有更进一步亲密的举动,刘叶直接说出她现在是正熊的事实老婆,要为他守住贞操,所以能和子聪这名义丈夫做的,只有这些。

  他俩也忙呀!带着儿子、女儿去了趟刘叶的娘家,又回了子聪父母那后,都呆了几天后返回,夫妻俩又在这城市里,请了他俩相熟的亲朋好友,海吃了几晚,目的让许久未露面,怕惹人怀疑的妻子,露了脸后,留给他们夫妻俩独处的时间,只剩下了区区两夜一日。

  「后天就回」

  「嗯!这次你跟我一起去」

  「啊!我能去?」

  「是的,这十来天,我们这对名义夫妻,该圆的谎,该做的事都做差不多了,之后就是我和他的那件大事了,这事你必须参与,所以这回你得跟着去」

  「老婆,你说了半天,究竟是什么大事?」

  「别急,你先看看这个」

  「杨柳?你的」

  「嗯,他托人办的,我在那叫这名字,整容也就为这」

  「啊……还有户口本」

  「齐全着呢?这名字的我是个孤儿,他这么做就为着……」

  「这是……」

  「我和他的喜帖,他让你必须参加,亲眼看着嫁给他,成为我俩成为真正的事实夫妻」

  「啊!」

  「惊讶吧!还有更惊讶的,来时的那晚他还说,要我们这辈子就这么过下去,让你这个王八亲眼看着我们成亲,并且要真心为我俩祝福,婚后他理所当然操你的妻子,搞在我的肚子,生出的野种都挂你名下,让你来带……」

  「咯……」

  「王八,想撸就撸吧!」

  「老婆我……」

  三日后,熊哥和妻子的婚礼现场,熊哥请来的亲朋好友,和孤儿身份妻子在这座城市里,交往的新朋友,全都认定台上那对,才是夫妻,而他只是熊哥的好友兼伴郎,也是他们这对夫妻能成,起了至关紧要作用红娘的角色。

  「是啊!我真是个红娘,亲手把妻子送给了他人为妻,还在他们结婚时,上台说出衷心的祝福着他们……」这种下贱的滋味,这样屈辱的感觉,让子聪这场婚宴中,一直处于种异样的兴奋当中。

  「小聪,你回吧!」

  「慢着,再叫我们一回」

  「哥,嫂子」

  「哈哈,老婆,我们该回去洞房了」

  「嗯」

  婚宴散去,留到最后的是子聪,他一直陪着新婚的两人,来到他俩的住处门口时,在正熊的授意下,喊出这可耻的称呼两人的言语后,才傻傻的一人慢走去了所住的酒店,第二天返回了他的所在城市。

  之后子聪的妻子,每年只回来3、4次,每次呆个10数天,走个过场,夫妻别说是性交,他就连妻子的身子都再无看过,十年间,他所住的地方换了三次,越换越大,这都亏了熊哥种马的外号,按三年抱俩的进度,搞大他妻子的肚子,现在子聪带着的野种,已有八个,这都已超过了互撸娃的数量了,看情形有像一支足球队挺进的趋势,孩子到了九个,子聪已38岁时,刘叶回来了,这次终于不走了。

  「有想我吗?」

  「想」

  「天天想?」

  「天天想」

  「想操我吗?」

  「不想」

  「为什么?」

  「不想你受累,那时的我都很难满足你了,这十多年,我那个……撸得有点……所以……」

  「看看」

  「是小了不少,也不够硬了」

  「呵呵」

  「那还想要个孩子吗?」

  「还是算了吧!9个,我都带怕了,不想要了」

  「那你找老婆来干嘛!既不操又生孩子」

  「找来给奸夫用呀!」

  「贱老公,真是被他猜到了」

  「熊哥!他猜到什么?」

  「猜到你我回来后,你既不想操我,也不想让我怀上你的种了」

  「啊」

  「惊讶个屁,你那点贱心思,哪能瞒得过熊哥,把这拿去照着读,我拍着,然后……」

  「本人木子聪,已同刘叶成婚16年,在这期间只与妻子有过67次性交,之后更是13未与妻子有过亲密性事,而在此期间,妻子刘叶同奸夫黄正熊性交次数为13743次,两人并育有九子,成为事实夫妻,有鉴于此,木子聪必须承认他与妻子刘叶的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只成名义,并把妻子刘叶的身体,包括(口、手、乳房、阴道、肛门……)等的性交权,转交给奸夫黄正熊使用,终身不得染指,同时做出承诺,终于不与妻子离婚,衷心祝福妻子刘叶,与奸夫,性婚美满,多生野种」

  「念完了,现在我问你答」

  「老婆你问吧!」

  「我俩是否名义上的夫妻」

  「是的」

  「你是否愿意把我的身体,转交给奸夫」

  「愿意」

  「你是否同意终身不与我性交,不让我怀上你的孩子」

  「同意」

  「你是否终身不与我离婚,并且衷心祝福我和奸夫性婚美满,多生野种」
  「是的」

  「那好,这张你拿着,接着读」

  「为了保证名义丈夫木子聪,终身不出任何意外,或是突然反悔,特让妻子刘叶在其夫同意下,为其注射两针药剂,一为绝育,二为散根,以确万全」
  「读完了,你愿意让我为你注射这两针吗?」

  「这两支针里的药剂,是……?」

  「顾名思义,绝育注入,你没了生育能力,散根注入,作用是不能操穴,你会变得早泄,还有变成流精……」

  「我……我愿意」

  「那老公,我来了,第一针是注入卵袋里……啊……别叫那么大声……第二针龟头肉里……喔……喔……好了,老公你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没种男人的!」
  「老公,老婆的奶子好看吗?」

  「好看,老婆被玩烂的布袋奶,真是……」

  「奶头呢?」

  「那叫一个骚,比我软了鸡巴还长」

  「呸!太夸张了」

  「穴呢!」

  「哇!你的阴唇都快垂到……你这骚洞,比那时生野种……」

  「再看看我的屁眼」

  「开着,真像朵花……」

  「想玩点更刺激的吗?」

  「什么?」

  「先让我把你剃成光头吧!」

  「光头?」

  「嗯」

  「好了,一个和尚新鲜出炉了,接下了,擦干净你的光光头,再抹上润滑油,不错,来吧!进入你妻子的体内吧!」

  「啊!呜……老婆我刚真挤进去不少」

  「那还有假,老婆这都能生出九个孩子,你一个光头,还能吞不进去」
  「去,舔干净了,特别是子宫口,这一月我可是都没洗过,那味道,想必你会喜欢的」

  「呜……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