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小秋

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定的人,才会到达幸福的彼岸。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小秋也只在那个‘家’出现了一次,因为上次离去匆匆,并没有带走行李,这次家里没有了‘父亲’阻挠,小秋在家里转了又转,像是再回忆过去的几年,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家’。

  而我呢!照常上班人总是要吃饭的,也慢慢的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王董几次找我问话,生活的问题有没有难处,她能帮上的一定帮忙。

  可能她一直问了那次的一夜情感到愧疚。

  ‘父亲’的逮捕令也如期而至,随后是法院的开庭通知。

  开庭我不打算去,因为我不知道以什麽样的身份去。

  而小秋呢!将以被受害人的身份,去当庭指正‘父亲’的‘累累罪行’。

  多麽讽刺啊!以前如‘如胶似漆’的公媳二人,现却以仇人的方式在法庭见面。

  时光飞逝我也接到了‘父亲’的宣判书,以强暴罪,轻伤罪,非法拘谨罪,数罪并罚判有期徒刑10年。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你好,请问您是夏立秋的前夫吗?

  」

  我承认道「是的,请问有什麽事情吗?」

  接着对面说道「我是市医院的,夏立秋因割腕自杀,失血过多而且不接受抢救。只说想在临终前再见你一面」

  我心想这个笨女人!「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我匆匆来到医院,「我已经到了医院,小秋她到底在哪个病房?」对面回答道「夏立秋她在六楼的重症监护室,我在病房门口等你」我匆匆穿过医院大厅,看见等电梯的人很多,就选择了爬楼梯只求快点见到小秋。

  我急忙忙的跑到小秋的病房门口,看到一名穿白大褂的医生,气喘吁吁的询问道「小秋她在里面吗?现在我劝她抢救还来的急吗?」那名医生叹口气摇了摇头说「是的她在里面,不过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错过抢救的时间,你进去还是和她到个别吧!」随后帮我打开了病房的门。

  我轻轻的走进那个病房,看见墙是白色的,地板是白色的,屋顶是白色的,小秋安静的躺在白色的床上,白色的被子盖到肩膀处,小秋的上衣穿着蓝色的病服,她乌黑的长发自然的放在白色的枕头上。

  她轻轻的闭着眼睛,像是受伤的‘天使’。

  我轻轻的走到小秋的床边,蹲下身一只手轻轻的握着小秋的另一只手,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瑕上,小秋感受到了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微笑着说「老公,我知道你一定回来,我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了‘爸’和我自己,老公还满意吗?」

  「你怎麽那麽傻,傻的我都不敢认你了,我们离婚以后你就不再欠我什麽了。」

  然后用自己的脸瑕轻轻的抚着小秋的手,眼泪不争气的益处眼眶,小秋有气无力的继续说「老公,我快不行了。以后就你自己一人了,找一个,你了解的,你在乎的……知道她喜欢吃甜的,还是辣的;知道她玩手机,用哪根手指头;知道她上厕所,喜欢看什麽杂志;知道她吃香蕉,会剥成几瓣;还要找个肯为你吃醋,就算生气也会给你做饭,原谅你的过失……记得,多吻她,不要让她的眼泪,掉在地上……爱她就不要放纵她,紧紧的把她抓在手里,放在心上。」小秋说着话,那双清澈美丽眼睛,不停的益出眼泪,身体躺着眼泪不能留下来,晶莹剔透的泪珠就在眼角和鼻梁处形成一个小小‘湖泊’。

  脸上还露出很自然很甜美的微笑,像是在回忆我们的过去。

  我看着小秋,大声的说「你别说傻话了行吗,新的家我已经安置好了,就缺你这个女主人了,你要是不来我就一个人带着小宝过一辈子,我这样的烂人,人渣不配再爱别人,爱你一个人就够了。」

  小秋继续说「我知道,老公…其实你本质不坏,只是会害怕,害怕婚姻中的枯燥,我想你现在应该足够成熟了。我知道,新的‘家’没有我的位置。我走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给自己找一个…‘家’给…小宝……找…一个…‘妈妈’」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我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这她「老婆老婆老婆」她再也没有了回应我。

  小秋‘走后’的每天一天我都是浑浑噩噩,都说二婚女不如二婚男,我怎麽感觉我这麽‘难’啊!每天上班,回家做饭,这还是小宝‘寄存’在岳母家,要是小宝回来和我住,我岂不是要死要活了?生活里出现的最多的是莫芬,她一有时间就来帮我,我知道在这相处的两年里,要是莫芬对我没有情义,是不可能的,我也明白莫芬对我的爱意,可是前一段的婚姻,在我心里留下来深深伤疤!我又怎麽可能接受这份爱意呢。

  一天莫芬又如期的来我的新家,照料我的家务我打趣的问道「你这个小红帽,一有空就来照料我这‘狼外婆’就不怕有一天我把你吃了?」莫芬一边收拾家务一边说「看似大灰狼强,小红帽弱,可哪一次不是大灰狼受伤死亡?」

  我走过去拉住正在忙活的莫芬,「其实。我没有你想像的那麽好!我真的是一直狼,而且还是一只夹着尾巴狼」

  然后我就把我和小秋的故事全盘脱出。

  莫芬听完想了想说:「婚姻是双向的,丈夫即是家里的梁柱,又是女人的靠山,有时候更像个孩子会犯错误!如果丈夫要犯错,而当妻子的不去阻止,反而助长这个‘错误’那麽这不是婚姻。夫妻之间应该有尊敬,互相扶携一起成长,志浩你反思一下,等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那我先走了。」说完莫芬就离开了。

  后来我和莫芬结婚了,小宝也接了回来,我安心上班,莫芬在公司辞了职。

  安心照顾家还有两个孩子,我们夫妻还开了一家童装店,生意还可以雇佣了一名工人,这样莫芬也不会太累。

  (第一只猫完)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小秋继续说「我知道,老公。

  其实你本质不坏,只是会害怕,害怕婚姻中的枯燥,我想你现在应该足够成熟了。我知道,新的‘家’没有我的位置。我走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给自己找一个…‘家’给…小宝……找…一个…‘妈妈’」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我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这她「老婆老婆老婆」小秋眼皮抖动几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然后笑着说「老公你原谅我了吗?」看着小秋能够醒过来,什麽怨念都放下了然后一声比一声高的说:「我原谅你了,我原谅你了,我原谅你了」

  重要是事情要说三遍。

  小秋听到我话,脸不再看着我,而是扭向了另一侧,她脸上的泪珠也顺着她脸瑕流到了床上,然后弱弱微微的传来「如果真的原谅我,就不会只会是说说而已」

  我赶紧问道「怎麽才算真的原谅你了?」

  那边传来「我们现在都离婚啦…如果真的原谅我啦…应该像绅士一样,手捧玫瑰花,单膝下跪像我求婚嘛…」

  我苦笑道「我现在就去买,你要等着我啊!」

  那边又传来「不用买,床旁边的柜子里就有啦」哎呀我去!玫瑰花在柜子里?我好奇的打开柜子,我的天,柜子里真的一捧玫瑰花,而且是很大的一捧,不用数肯定是99朵!我到底是想看看小秋打的什麽鬼主意!我捧好玫瑰花,单膝下跪喊小秋「老婆你可以转过来了,我都准备好了!」

  小秋病病殃殃的穿过身来然后说「志浩你这干嘛!」‘志浩’?我去小秋这是干嘛!到底是我原谅她?还是她原谅我?我很愤怒啊!就要爆发的时候,我想干嘛和一个要死的人争气受呢?「夏立秋小姐,是否能不嫌弃我这个曾经有过淫妻癖的烂人,人渣。执子携手与之携老,您老大人有大量,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

  小秋面冲着我笑的和挑花一样鲜艳,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苍白’还假装思索!然后说:「这个嘛!本小姐要好好想想」

  哎呀我去~她到跩上了,明显她应该顺水推舟的答应的!没想到啊,这就不是以前的那个小秋吗?,好!你接着玩我走行了吧!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小秋,然后洋装要起身的样子,小秋一看我不耐烦的要起身了,居然从床上‘跳了’起来,飞身扑向还在单膝下跪的我!(汗)我一个把持不住,躺在了地上,而小秋伏在我胸口弱弱的说「不要离开我,我愿意,我愿意,我一百个愿意…」我用手抚摸这小秋的后背说:「这里是医院,地上脏什麽细菌都有,你不想未嫁就变成寡妇吧!」

  小秋嗲嗲的说「这里不是医院,这里是我们的家,是我们的卧室。」我心想小秋这是发的什麽神经啊!割腕自杀能伤到脑子?小秋从我的胸口上起来看着我说「就知道你不信,你看看我们卧室的天花板,再看看我们的床」我刚躺下的时候没注意,现在一听小秋说的话,果然天花板再也不是医院简简单单的白色,而是有了一个灯池,灯池里还有我们结婚时候买的水晶吊灯,水晶吊灯的周围有一圈小灯。

  床也由单人床变成了我熟悉的婚床。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秋说「我们不能都死了吧!刚才还在医院呢!怎麽突然就回家了呢!」

  小秋说到「我真的死过一次,当我灵魂看到,离开自己,你拚命的呼喊我,我的心都碎了。我真的很想留下来,可我怎麽努力都回不到那具躯壳里面,我的身子变的越来越轻就要飞走的时候,有一个叫‘饼乾’的男人抓住了我,他告诉我,他可以让我们回到从前,就是那个下雨的傍晚,你让我骑电动车去接‘爸'

  。没想到我们真的回到了从前,他给了我们一次重新来过,重新做人的机会。」’饼乾‘不是吃的?还是封神榜里面的饼乾!不管怎麽说,还是看看手机上面的日历吧!果然回到了20XX年XX月XX日,这个时候我看着小秋还未乾的头发,把小秋从身上推了下去,伸手就脱小秋的裤子!我要看看是不是粉色的木耳。

  小秋一脸茫然看着我「你发什麽神经啊!」

  我看着小秋的下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要…把…她…干…黑……」

  「哈哈……老公你好有志气!这才是我爱的老公嘛!」小秋的头发没有彻底干,也就是说他们没回来多久?我也该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了,我走到父亲的卧室门前一顿乱敲,’当当当‘过来一会父亲迷惑的打开卧室「志浩怎麽这麽用力的敲门啊!」

  我怒气的看着’父亲‘「今天小秋去接你,你还在电动车上摸她,对不对?

  」’父亲‘一看发怒我的说道「误会,那个是误会,我不小心碰到的」我看着父亲的狡辩,要是以前我能信,现在我怎麽可能信?我上去就是一拳打在父亲的门牙上只听’啊‘的一声,我的拳头和’父亲‘的门牙做了一次力量上的斗争,他的门牙败了,不争气的掉了两颗。

  「你这老不知羞耻的东西,儿媳妇你也下得去手,你有本事去外面找啊!给我找个年轻漂亮的后妈也算你有本事,你靠着我的关系,想搭上小秋你还是人吗你。」’父亲捂着嘴‘,手里还冒着血,由于少了两颗门牙兜不住风,说话也费力「?~~?」

  我去!还说上日本话了?「以后我和小秋搬出这个家,我没你这样的’父亲‘等你到了法定退休年龄,我会按月给你赡养费,以后你也别找我们,除非你嫌嘴里的牙不够多。」

  说完我回到卧室。

  (第二只猫未完!)接原文前言:有些话,放在心里久了会憋的慌,会难受!在以前,人们甚至在半夜,跑到一棵树下,把心里的话一吐为快!但是网路的出现,解决了这个烦恼,人们可以在网路这个大染缸,尽情吐槽现实里不敢说的话,尽情诉说现实里不敢说的秘密!我决定也把自己的妻子跟父亲的秘密在这里说出来!(第二只猫完)「薛定谔的猫」

  是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于1935年提出的有关猫生死叠加?1?的着名思想实验,是把微观领域的量子行为扩展到宏观世界的推演。

  这里必须要认识量子行为的一个现象:观测。

  微观物质有不同的存在形式,即粒子和波。

  通常,微观物质以波的叠加溷沌态存在;一旦观测后,它们立刻选择成为粒子。

  实验是这样的:在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

  之后,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同时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而猫将活下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