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01)【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54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你我主仆关系到此为止,以后再无瓜葛,我要离开了,你不用跟着我,以 后你好自为之吧。」
 
  「我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不再需要你了,我也不想带着你这么个累赘,你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留在流源城还是回河罗郡城都随便你……」
 
  「不要想着来找我,你应该清楚,只要我不愿意,你是绝对见不到我的,我 …我走了。」
 
  蓝葵那寥寥几句话,就像一根根冰凌刺进阿易的心脏,他浑浑噩噩之间,脑 海里充斥着那些令他绝望的声音,那片无可撼动的光幕,以及那毫不回转的身影。 
  他此时半梦半醒,在梦里,自己仿佛被人扔进了一个冰窟窿,周围是一片黑 暗,来自心底的寒意冷得他不住地瑟缩发抖。他莫名地回想起自己十二岁那年冬 天,因为不小心打碎了村长的一套粗陶茶具,就被罚了两顿饭,还得在院子里睡 一夜,那一夜漫长得可怕,隆冬时节的风刀霜刃把他的手脚冻得僵硬刺痛,子时 还没到,他已经连抖抖身子稍微御寒都无法做到,只能像只松鼠一样蜷缩成一团, 死命地裹紧自己的破棉衣。
 
  到后半夜时他实在冻得受不了了,无可奈何地想到,村长屋子里那么暖和, 那靠在村长屋外肯定也能暖和一些,就手脚并用,好容易爬到村长屋外的墙边, 可惜冰冷的石墙并不能温暖他,但他还是天真地觉得,屋里的炕火透过石墙传出 来了一些,稍微缓解了一下刻骨的寒意。
 
  从那之后的每一个冬天,别的仆人干活都是缩着两手,能拖则拖,能呆在炕 上就绝对不出屋,只有阿易还是勤勤恳恳地拾柴挑水,仿佛完全不怕冷似的,只 因为再没有什么时候比那一晚更冷更难熬。
 
  然而现在他觉得那晚的忍饥受冻其实不算什么,因为虽然当时痛苦万分,但 只要一想着再熬几个时辰,熬到天亮,就能回自己屋里,躺在温暖的火炕上,喝 热粥,吃烤饼,顿时就觉得有了希望,这小小的念想支撑他活了下去。
 
  可蓝葵的话给他的就只有黑暗,没有留下一丝希望,他在各种迷迷蒙蒙的梦 境中沉浮了许久,当那道白色的身影最后一次消失的时候,他也骤然惊醒,浑身 冷汗,下意识地哭喊出声:「主人!主人!你不要走!主……」
 
  睁开双眼之后,四周奢靡的陈设和浓郁的香气让他有些迷茫,但还是很快意 识到这是尤伊的寝宫,自己正躺在尤伊床上,此时刚一苏醒,就觉得心口处说不 出的难受,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疯狂跳动,几乎要震出胸膛,随之而来 是撕裂般的剧痛,好半天都不能平息,这让他只能拼命地喘气,勉强缓解这令他 窒息的痛苦。
 
  床边的两个侍女见阿易苏醒,都面露喜色,其中一个赶紧拿来湿巾为阿易擦 汗,另一个则有些担忧地地轻抚阿易的胸膛,一盏茶的功夫之后,阿易才渐渐平 复了喘息,只是已经泪流满面。
 
  他的神智稍微清醒,就听见卧室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在训斥着谁。
 
  「王宫养你们有什么用?现在只是让你们把他救醒你们都办不到,真是一群 废物!」
 
  尤伊气急败坏地指着三位跪伏在地的皇家医官,两道柳眉被怒火高高扬起, 咬紧银牙呵斥道。
 
  昨天晚上她等到快亥时都没等到阿易,顿时大发脾气,派了一队侍卫全副武 装地去阿易家「请」他,准备把他五花大绑绑进王宫来,再给他点苦头吃。 
  然而侍卫送来昏迷不醒,满嘴是血的阿易之后,她整个人就如遭雷击,什么 也顾不上了,抱着阿易呼唤个不停,眼见得不到回应之后,忙不迭地派人去传皇 家医官,在医官来之前,她就已经慌得哭成了个泪人。
 
  医官的诊断是心脉受损,气血淤塞,因情志起伏剧烈而引发的昏迷,对症制 好药之后,尤伊亲自喂阿易吃下,然后便惴惴不安地抱着阿易睡了一晚,指望他 第二天一早就恢复如初。然而第二天早晨阿易还是怎么叫都叫不醒,面色也越发 难看,尤伊吓得六神无主,只好再请医官来诊治。
 
  「殿下……老朽开的药昨晚应该已经奏效,可能只是各人体质不同,所以还 没能苏醒……殿下不妨再等上半天……」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医官惶恐道。
 
  尤伊一听,怒火更甚,随手从一旁的博古架上拿起一块玉璧,狠狠摔在那老 医官的面前,砸得满地的碎玉块,发泄自己怒气的同时,再度呵斥道:「昨晚就 说半天就能醒,现在又是半天!我不管,你们再去想办法!再去开药!一个时辰 之内,我要看到他醒过来,不然你们这些废物都要被处斩!快去!去啊!」 
  尤伊说完,又拿起两只翡翠盘砸在他们面前,三位医官都吓得瑟瑟发抖,正 准备退下去商议医治方法,卧室里的两个侍女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出来向尤伊禀 告,尤伊一听说阿易苏醒,连忙奔进了房里,留下三位医官面面相觑,但还都不 敢离开,生怕待会儿里面那位贵人又出什么状况,公主迁怒于他们,只好待在那 儿听候差遣。
 
  尤伊进了卧室,见阿易苏醒过来,总算安心了一些,但又看见他满面是泪, 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顿时心疼得要命,连忙伏到床边,紧紧挽过阿易的脑 袋,带着哭腔急切地道:「你…你这该死的…该死的奴隶…你…你吓死我了……」 像是害怕他再次昏迷似的,尤伊不住地在他脸上摸来摸去,「怎么样?现在有没 有哪里不舒服?你的脸色好差,我去叫医官来……」尤伊满脸担忧地看着情郎的 面容,正准备去传医官时,却被阿易一把搂住。
 
  阿易一见到尤伊,心里的苦楚和难过仿佛找到了宣泄口,竟抱着她恸哭起来, 刚喊出「主人」两个字,就哭得说不出话来。
 
  尤伊被阿易的悲泣弄得慌了神,连忙顺抚着他的背脊,柔声安慰道:「阿易 …没事,没事的,别哭…主人在这里呢,你有什么委屈就跟我说,无论什么事我 都能帮你解决,快别哭了……」爱人的悲伤轻易地感染了她,尤伊也无法自已地 跟着小声啜泣。
 
  两人哭了一会儿,阿易才勉强止住哭泣,断断续续地抱着尤伊诉说:「主人 …主人…主人她…她走了…她不要我了……」说完又忍不住呜咽起来。
 
  尤伊大惑不解,急切地问道:「你胡说什么呢?我不是在这儿么?我没有不 要你啊。」尤伊摸了摸他的脑袋,温柔道,「阿易,你是不是做了噩梦,梦见我 不要你了?」
 
  「不是…不是的,我的主人…不是…不是你……」阿易呜咽着摇头。
 
  尤伊刚刚舒展一些的眉头又紧蹙起来,她沉声问道:「你…你在说什么?你 的主人不是我?那还能是谁?」阿易的变化让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语气也变得 冷冽。
 
  阿易呆呆地答道:「我的主人…是…是…不对…主人不让我说她的名字的… …」
 
  尤伊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但还是强压下心头的疑云,先传来了医官为阿易诊 察一番,得知并无大碍,阿易的心脉已经恢复如初,只需要多加休息之后,才屏 退了医官和侍女,开始细问有关阿易那个「主人」的事。
 
  阿易本来就不会说谎,此时尤伊问什么他就说什么,短短半个时辰不到,尤 伊的面色已经越来越难看,看向阿易的眼神也越来越复杂。
 
  对于阿易并非什么望族子弟而只是一个山村孤儿这一点,尤伊还算可以接受, 她并不怎么在乎阿易的身份,只是对于他的欺瞒大为气恼,而对于阿易的「主人」, 她更多的是震惊,高阶修行者尤其是法师可以灵魂出体她还是知道的,但万没想 到自己爱人的体内就附着这么一个鬼魂一样的东西。
 
  「你之前找我求圣木灵果,就是为了给那个女人重塑肉体?」尤伊皱着眉头 问道。
 
  「是…是的……」阿易点了点头。
 
  「你当时不是说,那是要给你老师的么?」尤伊疑惑道,她当时戴着定言石, 阿易撒不了谎。
 
  「当时…主人…主人说,她一直在教我修炼,教我战技,算是我的老师,这 样…不算撒谎……」阿易面色黯然了许多,现在他一提起蓝葵就觉得心里阵阵刺 痛,甚至开始万分后悔,不住地暗想,如果自己没有取来圣木灵果,主人也就不 会离他而去了。
 
  「这女人…真是狡猾,竟然耍这样的花招……」尤伊恨恨然地道,随即满面 幽怨地望着阿易,「我以为…以为你从来…从来都只会对我说真话…结果…你从 一开始就在骗我……」她一向最恨别人欺骗她,原以为阿易对她句句真心,现在 这样的实情,让她觉得身心疲倦。
 
  阿易看着尤伊那双泪光盈盈的眼睛,心里说不出的愧疚难过,抱住尤伊抱歉 道:「对不起…尤伊…对不起…我…我不能违背主人…我不能……」
 
  尤伊不等他说完,就挣扎着推开了他的双手,扇了他一个耳光,红着双眼质 问道:「什么不能?为了那个女人,你就能……」话刚出口,她猛地想起了什么, 急切地握住阿易的双肩,有些不愿相信地问道,「我问你,那天晚上…你说…说 你最喜欢的人,其实…说的是你那个主人,不是…不是我?」
 
  阿易只是很自然地点了点头,说了个「嗯」字,尤伊那张艳丽得不可言说的 面容瞬间就卸去了大半的光彩,小巧的檀口微微颤抖,整个人仿佛被魔法凝结在 了某一刻。
 
  阿易却没能感受到尤伊的心绪,只是拉着她的双臂哀求道:「尤伊…你能不 能帮我找我主人……」他似乎不认为这样拜托有什么不妥,只觉得自己和尤伊亲 密无间,她一定会帮自己的,然而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尤伊脸上悄无声息地流 下两行热泪,连忙帮她擦泪,急切道,「尤伊?你…你怎么哭了?」
 
  尤伊勉强回过神来,死死地咬了咬牙,忍住泪水,像是不甘心似的,颤声问 道:「阿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留下来…和我在一起,不要再去 找你那个主人……」尤伊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充满了迫切的期待,尽管已经知道, 在阿易心里,自己不是最重要的,但她还是狠不下心来抛舍这个爱人,她相信阿 易是真的很喜欢自己,这一点无从作假,既然现在那个女人离他而去,她就想再 给阿易最后一个机会,让他留在自己身边,「第二个选择,你去…你去找你的主 人,再也不要来见我,我是不会帮你去找她的。」
 
  阿易皱紧了眉头,疑惑道:「这…尤伊…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肯帮我? 我们不是……」
 
  「为什么?那我告诉你,以前…所有骗过我的男人,我都会把他们折磨得生 不如死,也就是对你…我才这么宽容……」尤伊面色悲戚地抚摸着阿易的面庞, 那双湛蓝色的眸子里尽是无奈和哀愁,「快选吧…要和我在一起…还是…还是去 找她?」
 
  阿易看着尤伊那难过的神情,只觉得一阵阵心疼,想要抱住她安慰一下,也 被她推开老远,然而他只思索了片刻,就做出了选择。
 
  他握住尤伊的小手,满面愧疚地望着她道:「尤伊…之前…我骗了你…是我 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你说谎了……」尤伊听了,面色略微缓 和,「可是…尤伊,我还是…还是要去找我的主人,没有主人…我…我不知道… 该怎么活下去…见不到她…听不到她…她不在我身边…我…我好难过……」阿易 低着脑袋喃喃道。
 
  尤伊愣在一旁,眉眼渐渐低垂,片刻之后,也不理会阿易,径直起身走出卧 室。
 
  阿易呆坐在床边,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四名黑甲卫兵忽然闯入,其中两 人架起阿易就往外走,阿易自苏醒之后就觉得身体虚弱无比,此时根本没力气反 抗,只能任由卫兵把他拖到寝宫的正殿。
 
  尤伊就坐在正殿主位的一张狐裘象牙座上,背对着阿易和四名卫兵,冷声吩 咐道:「把他扔回他家去,让他休养三天,三天后,将他赶出流源城,到时再给 十二城门吏发通牒,今后禁止这个人踏入流源城半步,去吧。」
 
  四名卫兵齐声应诺,阿易却十分惊慌地大喊道:「尤伊!这…你为什么…为 什么要……」以后禁止踏入流源城,岂不是以后都不能见到尤伊了,一想到这里, 阿易就越发急火攻心,拼命地挣扎扭动,大声呼唤着尤伊,可尤伊丝毫不为所动, 只是挥了挥手,四名卫兵就把阿易拽出了她的寝宫,直奔王宫正门而去。
 
  阿易被带走之后,尤伊一声令下,寝宫里的侍女们便悉数离开,将宫门紧闭, 等到偌大的宫殿内只剩她寥寥一人的时候,她才猛地起身,将手上那条白金手链 一把扯下,细碎的金属在她的手腕上留下一道血痕,她也完全没在意,把那颗淡 金色的定言石狠狠摔在地上,定言石并不比普通玉石坚硬多少,瞬间粉碎了满地。 
  尤伊看着那些淡金色的碎屑光芒闪烁,几个呼吸之后,就都变成了死寂的灰 色,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她没来由回想起一些往事,当初母后把这串奇异的手链送给她时,她真是高 兴坏了,那时她还只有十二岁,即使容貌还没长开,身边也已经充斥着各式各样 的追求者,她母后怕她受蒙骗,就把定言石送给了她。
 
  当时她还十分调皮地问母后,有了这颗定言石,父王是不是从来都不敢在她 面前撒谎呢?
 
  她母后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摸着她的脑袋说:「不,你父王也经常对我撒 谎,只不过,知道我有定言石之后,很多事情他都会瞒着我,或者胡乱搪塞过去 ……」
 
  她当时还很不明白,她的父王只有自己母后这一个女人,对母后的宠爱也是 无以复加,这样的忠诚恩爱,为什么还会欺骗母后呢?
 
  直到某一天,王宫里多了一位新的王妃,她才仿佛明白了什么。
 
  眼看着母后渐渐被冷落,那位王妃却和父王朝夕相处,甚至还生下一位王子, 某一天,尤伊忍不住怨气十足地向母后发牢骚,说自己讨厌父王,明明父王以前 还曾经承诺过,要一辈子只宠她们母女俩的,现在这些都变成空话了。
 
  当时她的母后只是笑了笑,挽起她的小手,摸着她手上的定言石手链,目光 深沉,答非所问地道:「尤伊,男人难免会对女人撒谎的,不过,母后希望你以 后,能遇到一个不欺你不瞒你,又始终真心爱你的人,那样,你会比母后幸福得 多……」
 
  她清楚的记得,母后当时眼角有泪光,却不愿让她看清,转身便抹了眼睛。 
  尤伊没来由地追忆起自己母后说的话,便失魂落魄地跑到寝宫的偏殿,里面 供奉着她母后的遗像,那画像上的女人衣着华贵,眉眼秀气,和所有看着自己孩 子的母亲一样,唇边挂着温暖的笑意。
 
  尤伊半蹲在遗像前,有一句没一句地向母亲倾诉自己这些天的苦乐悲欢,告 诉她,自己已经遇到那样一个人了,可是还是不幸福……然而看着那张柔和的面 容,说着说着,便再也承受不住,像个小姑娘一样,把脸埋进臂弯里,一个人在 空荡荡的宫殿里放声号哭……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