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行恶道】(1-3)作者:c93vul4
字数:11376


          (1)在路上闲晃有益身心健康

  这是小弟第一次在这发文,这也是小弟的处女作,发文感言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那还是直接来看小弟的第一部作品吧,文笔有些粗糙,请多指教

  

  晚上八点多左右,在一座大城市里,我站在一个垃圾桶旁快一个半小时了,抽着口袋里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菸,街上的人经过我旁边时都低头匆匆地走过,看他们的样子就像是我是一头会吃人的猛兽,站在街头的两名警察也已经在那盯着我有半小时左右了,但从我一转头看过去他们就慌张地四处张望,生怕我知道他们在看着我一样,从那两名警察的神色当中我看的出来他们两个也非常怕我
  若单单只从身材来看的话,我的身高似乎有200公分以上,手臂上的肌肉和全身淡淡的紧绷程度来看,我全身都是爆炸性的肌肉,这让我觉得我的体重也超过100公斤以上,那两名警察和街上的人也难怪会这么怕我,万一我这身用肌肉组装的身体抓狂起来,想到这画面连我都会冒冷汗

  而我为什么会站在着?我的身高体重和身材为什么都要用想像的?原因是因为我好像失忆了

  

  我在一间类似旅馆的房间醒来,之前的事不管我怎么想我都想不起来,我忘记我的名子,身上也没有类似身分证的东西和皮夹让我来回忆,身上只有一个小小的铁盒子和两包香菸,我一开始以为那铁盒子是什么高科技里面会有我的资料之类的东西,在我的研究下我发现那只是一个类似打火机的发热机器

  在房间里抽了一根菸,我又发现了一样东西,我右手手腕上有一个条码一样的刺青,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刺青就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出去询问一下柜台人员,还没出门的时候发现门旁有一台机器在运作着,我想了一下把手腕上的条码给那机器一扫

  [ 您的房间住宿时间还有23天,您是要继续住宿或退房?] 单调的电子女声从机器发出,银幕上也显示着它说的话

  [ 我想请服务人员进来帮我打扫一下房间] 我抓了抓我的头,我现在才知道我有一头用发箍向后箍起的及肩长发,想了一下,决定询问服务人员关於我的事情

  [ 抱歉,我们没有提供此服务,您的房间住宿时间还有23天,您是要继续住宿或退房?] 单调的电子女声回答我,这让我皱起眉头

  没有客房服务的旅馆,亏你们开得出来,该不会我是你们唯一的顾客?
  我恶意的猜想,向机器表达我要出门,机器祝福了我有一个愉快的一天就没有反应了

  旅馆只有两层,住宿的房间都在2楼,房间也只有5间而已,在我出门的时候门上显示着外出中,我看了一下其他的房间,有2间房门也显示着外出中,而其他房间则显示着无人住宿

  一楼和我想的一样没有半个人,墙壁上只有介绍着房间的银幕和价钱就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关注了,之后我在街上游荡着,最后在垃圾桶旁抽着菸休息一下,更重要的是总结我在这城市所看到总总违反我的[ 常识] 的事情

  第一:车子和摩托车全部都是用飘的来移动,而不是在我印象中用轮胎
  第二:大多数的商店都没有服务人员只有像是在我房间门旁的机器一样的东西在运作着,只有大卖场和比较高级的店面有一两个服务人员

  第三:不管是大人小孩还是婴儿,所有人的手腕上都有条码刺青,算是随身银行之类的功用,而我的户头里的钱有十亿以上的数目,但我却没有感到惊讶
  第四:这城市所有人都是俊男美女,就连开计程车的大叔都是帅哥,而且所有人的身材都是中等,只有一些人是偏瘦的体型,完全找不到胖子

  第五:我从旅馆醒来到现在都没有照过镜子,但从路人和我向别人问话的反印来看,我的长相似乎。可能。也许。好像。应该。搞不好,非常恐怖

  把手上的菸熄掉,从商店里买来的地图让我知道这座城市大到有点想让我哭的程度,我决定先去买一辆摩托车来代步,顺便买一台笔记型电脑

  站在街头的两名警察看到我有动作,马上慌张地把手放在腰间的配枪上,看到这两名警察的样子除了苦笑我也做不出任何表情

  在后面跟着两个警察的情况下往之前闲晃看到的机车行走去,在途中我也发现到跟着我的原来是两名女警,之前因为距离比较远的和人来人往的关系,让我不知道原来她们两个是女的,我现在也没心情去管那两名女警,在一路上对那两名女警算是有惊无险的情况下,我到达了机车行

  

  [ 有什么……阿!] 机车行的老闆是个理着平头的阳光型帅哥,但他现在张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似乎看到什么远古食人野兽和一下子就苍白的脸,这个样子老实说帅不到哪去

  [ 我想买一辆机车,有什么推荐的] 看他这个样子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趁他还没崩溃之前把我来这的目的说出来

  [ 好好好的,请请请请稍等一下] 老闆慌张的跑到桌子前想把目录调出来,但他的双手颤抖的非常厉害,调了3次才把目录给调出来

  [ 有重型机车之类的吗?] 不理会老闆的失误,我看着眼前的银幕,显示出来的都是一般的机车和小型的机车,考虑一下我的体型,我觉得还是骑重型机车会比较舒服

  [ 抱抱抱抱歉,起在烧等一下] 老闆的声音都快哭出来,甚至有点语无伦次
  [ ……等等帮我挑一辆最好的,钱不是问题,你可以慢慢的帮我选也没关系,如果可以的话厕所借用一下] 看着老闆的表情,我决定先回避一下减轻老闆的压力,要不然老闆等等心脏病发作,我一定会被抓去关的

  [ 厕厕所在里面,请大哥您慢慢使用] 老闆说话终於有点正常了,但从他的口气来看似乎还有些恐惧,连大哥都说出来的

  我无言的走到后面,机车行后面连着老闆的住家,看着鞋柜旁摆着的拖鞋似乎表示着要换上才能进去,鞋柜上摆着一张全家福,是老闆和妻子女儿3人的合照

  装潢非常普通,除了不太确定镶在客厅墙上的长方形透明玻璃片是不是电视之外,其他家具我还看的出来

  房子的格局大致上看过去是三房一厅一卫,至於右边角落的走道里面是不是厨房或房间我没有兴趣知道,我是来借厕所的又不来看房子

  当我把厕所门打开的时候,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厕所非常小间,我一进来几乎就佔了整间厕所的一半,另一半则是浴缸佔去,在我的左手边有一个类似洗脸台的东西,上面摆着3支牙刷和一些瓶瓶罐罐

  没有马桶或小便斗我就明白了,这间不是厕所而是浴室,当然我并不会因为这样就被吓到,被吓到的原因是因为在浴室里面有一对母女正要洗澡,更要命的是这两个人正全身赤裸站在我的面前

  美少妇小小的脸蛋和清澈的双眼会让人想起初恋情人或是邻家女孩,身材则是非常火辣,头发绑着马尾让她多了一份青春动人的风采,腰身和屁股的比例非常的均匀,再加上目测有D以上的胸部像是违反地心引力一样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顶端两点的乳头像是樱花般的颜色让人想要用手指细细地搓弄一样,阴部竟然丝毫没有一根阴毛,是难得一见的白虎

  小女孩应该只有10几岁而已,身材在这年纪也不可能丰满到哪里去,但微微隆起的胸部和小小屁股反而让我有一种想要亲手把她给搓大的感觉,长长的黑发配上她那样是陶瓷一样的脸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可爱的洋娃娃,阴部和母亲一样没有任何一根阴毛,不知道是年纪的关系,还是遗传的原因,再加上那恐惧的眼神让我现在就想……

  妈蛋!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吧!

  眼前的美少妇似乎已经回过神来,正想大声尖叫,我一个上前摀住她的嘴,少妇赤裸的身体在我怀里挣扎,胸前的巨乳在我身上摩擦着,让我感到巨大的舒爽,小女孩似乎被我吓到了,呆呆地站在一旁,不停地颤抖着身子

  [ 给我安分点,听到没有] 我的身体因为美少妇的挣扎慢慢串起了欲火,我立刻低声恐吓,之前在路上闲晃遇到有人想要尖叫的时候这招特别有效,不知道是因为我天生就有王者风范还是这张脸的关系

  美少妇一听到我的话,停止了挣扎,苍白的小脸用力地点着头,生怕我不知道一样

  [ 我向你老公借厕所,他说厕所在后面,没想到一进就来就……] 见美少妇安分下来了,我放开摀住嘴巴的手,苦笑着想告诉她这是一个误会,希望她能理解

  但是很抱歉,如果一对普通的母女在洗澡的时候被一位凶神恶煞的壮汉突然闯了进来,而且还被摀住嘴巴,再加上一开始的恐吓和在美少妇眼里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 狞笑] 的表情,以上种种原因加在一起

  恭喜你,你获得[ 强奸犯] 的成就

  [ ……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请你放过姗姗……她还是小孩子] 美少妇的话让我无言地看着名叫姗姗的小女孩,但小女孩一看到我往她那看过去,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马上变得更水灵灵,好像随时都会掉出眼泪一样

  美少妇也看到我的动作,以为我马上就要对姗姗伸出魔爪,惊慌的把手伸进我裤子里,一把握住了我的肉棒并套弄了起来

  [ 太太,你在做什么?] 我有点吓到了,皱起了眉头,犹豫着要不要把她推开,但从我已经勃起的肉棒传来的感觉马上就让我把这念头给打消掉,甚至还坐在浴缸上面享受着她的套弄

  人家都那么主动了,就不要扫别人的兴吧

  [ 你不是要上……厕所,我……我叫做依雨,是来当你的……便器的] 误会技能全部点满的功力可不是点好玩的,依雨看到我皱起眉头,以为我不满意她的套弄,直接跪在我面前说出这段淫荡的便器宣言后就把我的肉棒给掏出来

  我到现在才看到我的肉棒,颜色黝黑,龟头甚至黑到发紫的程度,光靠目测起码有25公分以上,而且非常的粗,有3指或3只半的宽,龟头简直就像是一颗鸡蛋一样,而两颗睾丸也像龟头一样有鸡蛋般的大小

  依雨看到我的肉棒马上就愣住了,双眼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小怪兽,在她的记忆中这种大小只有在老公偷偷下载的色情小说里出现过,她以为这只是小说比较夸张的写法,但真没想过会真的出现在她眼前

  [ 不是说要当我的便器吗?还不快点] 看到依雨还在呆呆地望着我的小怪兽,
我把腰一挺,用龟头戳了一下依雨的脸让她回神

  依雨回神后,深怕我在对她女儿伸出魔爪,马上张开嘴把我的肉棒含住,但因为肉棒的长度让她最多只能含住一半,努力了一下发现真的无法再吞进去之后,头部慢慢的前后套弄

  我低头看着跪在我跨下的依雨,心中似乎有某种情绪正在疯狂的成长中,感觉到我的目光依雨抬起头来注视着我,她的眼中透露出些微的恐惧和哀怨的目光
  [ 舌头多动一下,速度也在加快一点] 看到依雨的眼神让我异常的兴奋,我轻轻的拍一下她的脸颊鼓励她,并把目光转向在一旁啜泣的姗姗,一个有趣的想法马上出现在我脑中

  [ 姗姗,过来这里] 一听到我的话依雨本来想抬起头来阻止我,但我的速度比她快一点,在她抬起头前用左手把她重新压回去,我的肉棒马上塞满她的小嘴让她说不出话来,为了表示我的不满,我抓着她的马尾依自己喜欢的速度上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依雨的嘴这时就像是人肉自卫套一样,除了[ 啧啧] 的口水声和[ 呜呜哼哼] 的哀鸣之外就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声音

  不再理会依雨,左手继续控制着依雨的套弄速度,右手一把抱起姗姗让她坐在我的旁边,顺便一把抓上姗姗那微微隆起的胸部,姗姗还在啜泣着,但在我细细的抚摸之下,啜泣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有些诱惑

  [ 姗姗你知道妈妈在做什么吗?] 我看姗姗恐惧的情绪淡了一点,我恶作剧似的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她小小的乳头,突如其来的动作对她来说太过刺激了,姗姗可爱的嘤咛了一声,用着水灵灵的无辜大眼看着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她的母亲正在做什么

  [ 疑?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呢?] 我轻轻的加重手上的力道算是对姗姗的惩罚,
乳头上的传来比刚刚来要巨大的刺激瞬间席卷姗姗全身,让姗姗全身紧绷着抱住我的腰,一声比刚才还要悠长且尖锐的嘤咛声从姗姗紧闭的嘴中发出,发泄之后的姗姗如同被玩坏的洋娃娃一样,双眼无神的靠在我的身上,小小的身体微微的抽蓄,像是还在享受着刚刚刺激的余韵

  依雨听到姗姗的声音又开始挣扎了,但是在头被我控制的情况下,这样的挣扎反而让我更加舒爽,依雨发现不管她怎么挣扎都还是无法脱离时,双眼苦苦哀求的看着我,希望不要再让我继续玩弄她的女儿

  看着依雨的眼神反而让我更想玩弄姗姗,但我突然想起还在外面帮我挑选摩托车的老闆,要是在这拖太久的时间,难保会被外面的老闆发现

  我决定速战速决,我抓着依雨的马尾疯狂的套弄了起来,依雨似乎无法承受我的动作,一双美目因为喉咙窒息而微微翻白,嘴角溢出的唾液也被我的肉棒磨成泡沫,巨乳也随着我的动作激烈的晃动着,看着跨下的依雨淒美的模样,终於让我有了一丝射精的感觉,我也不想忍耐,任由快感除渐升高,在射精的前一瞬间,我狠狠的压着依雨的头,把大量的精液往她的嘴里射出,并强迫她把精液给吞下肚里

  在射精的快感中,我看着依雨不断吞嚥着我的精液,但她渐渐鼓起的脸颊说明她的吞嚥速度比不上我的射精量,多余的精液缓慢的从依雨的嘴角源源不绝的流出,浴室瞬间有淡淡的腥臭味,这让我感到兴奋和怪异

  射精持续时间有10秒左右,所射出来的精液量我觉得都可以装满一个600毫升的宝特瓶了,还有这异常浓厚的腥臭味和黏稠度,这很明显不是一个人类该有的表现

  当我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时,把肉棒抽离依雨的嘴,依雨的双手立刻摀住嘴巴,以免一不小心将精液吐出来,拼命的吞嚥着嘴里剩余的精液,装满精液的脸颊也渐渐的消下

  我有趣的看着依雨的吞精表演一边抚摸着姗姗,当依雨吞完嘴里最后一滴精液时,顺从的跪在我面前,眼神忐忑不安的看着我,就像是一个乖巧的性奴隶在等待着主人下一个命令一样

  我晃了晃脚示意一下,依雨的目光也移到我的脚上,在我的脚上和旁边的地板有着刚刚从她嘴角滴下的精液

  [ 舔乾净,地板上的也要舔] 听到我的命令,依雨犹豫了一下,然后羞涩的伏下了身子,把我的脚像是宝物一样捧在手心,慢慢的舔起滴在上面的精液
  看着依雨把地板上的精液也舔乾净之后,我突然又有一个有趣的点子,我把还没回神的姗姗交给依雨,让依雨从姗姗背后抱着她并且把她的双脚打开跪在我的面前,起身站在这对全身散发着淫糜气息的母女面前,还没软化的肉棒对着母女两人

  我好像是来借厕所的,不尿一泡尿好像会对不起老闆啊,虽然不是对着马桶而是对着他的妻女,但我相信老闆是不会介意的

  心理恶意的想着,膀胱一松,一泡热尿对着依雨的脸上尿去,依雨虽然惊讶,但在我的淫威之下她也不敢闪躲

  依雨颤抖着身子闭起眼睛感觉着我的热尿沖洗着她的脸,从脸上滑落的尿液则滴在她怀里姗姗头上,再从姗姗的头上变成数道尿液小河流过姗姗的脸和身体,有些小河在姗姗的肚脐汇聚成小小的湖泊再继续往下流,最后流过姗姗小小的阴部到达地板上

  看着眼前远胜大自然的美景,我感到非常满足,把肉棒收回裤子里,用着浴缸里的热水洗了一下手,和这对母女道谢之后,便走到前面去看看老闆是否已经帮我挑好了摩托车了

  

  一回到前面,看到老闆正在满头大汗的把一堆重型机车拿来比较,抬头看一下墙壁上的时钟,从我去[ 上厕所] 到现在都已经过了快30分钟了,但是看老闆这个架式,似乎还要再忙个一小时以上,早知道就在浴室里面把你老婆给干了再出来

  [ 大大哥,那个……很抱歉……小的还没……] 老闆说话吱吱呜呜的,深怕我会冲过去对他开无双的样子

  [ 算了,就这辆吧] 我的脑中还在想着要怎样才能在进去狠狠的干老闆娘,随便指着一辆我看得比较顺眼的重型机车,就不再说话

  [ 大哥真是好眼光,这辆重型机车才刚刚上市,所有功能都是历代最好的,但是……] 老闆先是拍我马屁,然后又开始吱吱呜呜了

  [ 有什么话就快说,少在那边卖关子] 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干老闆娘,老闆又一直打断我的思绪,我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 抱抱抱抱歉,因因因因为是刚上市的关系所以卖很好所以一下子就卖光了所以现在已经没货了所以要等到下个月工厂才会出货所以……] 老闆看到我已经面露凶光,激动的说出一推所以想要解释

  听到老闆的话让我想到一个计画,看着老闆这懦弱的性格,更让我觉得这计画可以成功

  [ 下个月才有?那你这里有还要再多等几天?] 我继续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质问老闆,看着老闆的表情,我知道非常成功

  [ 还要再多等……5天] 老闆弱弱的回答我的问题,眼睛都不敢看着我
  [ 那……你直接去工厂问还有没有存货吧,别给我想要打电话过去问,他们一定不会理你,你给我亲自去,没有拿到车你就别想回来,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给我马上过去] 我低声的威胁着老闆,当然并不是这么想要那一辆摩托车,只是想把老闆给支开好让我进去干他老婆

  老闆一听到我的话连滚带爬的向门口跑去,等到老闆跑的不见人影之后,我把门上的营业灯关掉,并把大门上锁,淫笑着往老闆的住家走去

  有一个月的时间让我可以好好的玩弄母女两人,希望她们两个可以让我玩得非常开心

          (2)找人这种事还是请侦探吧

  。

  晚上9点50分左右,在我带着愉悦的心情想着要怎么玩弄母女二人时,我不知道有一位不速之客已经来到这城市了,这人在这里可以说是和我一样是个异类,但他走在街上人们对他的反应则是和我不一样,街上的人带着些许的好奇和鄙视的目光看着他,但他对路人的目光毫不在意,继续在路上走着

  如果换作是我,我相信不会有人敢看着我超过1秒

  而他为什么算是一个异类,则是因为他是一个胖子,在这城市里可是一个胖子都没有,而且这胖子十根手指上都佩戴着宝石戒指,活脱脱就像一个暴发户一样,难怪所有人都会带着好奇和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胖子不时看了一下手上的纸条,四处张望的样子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但人生地不熟的关系让他走错不少的路,但速度丝毫不减身上也没有流过任何一滴汗,虽然每次不小心迷路在暗巷的时候都会花一点时间在走出来,但从他出来的时候手上都会多一些像是小混混身上才会戴的夸张饰品,这让他觉得偶尔迷路一下也挺不错的

  迷路的时候[ 亲切的] 询问一下围在他身旁不停叫嚣的年轻人,出来的时候手上还会拿着年轻人好心[ 送给他] 的饰品,一路上的走走停停,身上的[ 礼物
] 也越来越多,最后终於来到他的目地,没想到竟然是我醒来的旅馆

  

  [ 上面没写是几号房,难不成是要我一间一间的找?] 胖子看着眼前的旅馆,
有些苦恼地看着手上的纸条,但不管怎么看,纸条上面还是没有任何一个像是房间号码的讯息

  5间房间有2间显示着外出中,2间显示着无人住宿,1间显示着住宿中,虽然要找的房间只有3间而已,但他还是觉得很麻烦,没有任何好处的多於事,不管再怎么轻松他还是完全不想做

  叹了一口气,他决定先从有人住宿的房间找起,把耳朵贴在门上,过人的听觉让他听到里面的人正在用毛巾擦拭着身体,似乎刚刚才洗完澡一样,等到他听到里面的人穿好衣服的时候,敲了敲门,站在门前等着人来把门打开

  [ 来了,请问你是?] 来人是一名年轻女子,她看到站在眼前的人后,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胖子,毕竟胖子在这城市可算是异类

  他在女子开门的一霎那,眼睛快速的扫过房间和女子身上一遍,眼前女子的生活状况他大概略知一二了

  左手上的戒指表示眼前年龄似乎只有20几岁的女子已经从女孩进化成人妻了,放在桌上的相框里有着她和她老公的结婚照片,相框旁边放着像是旁地产的地契,墙上挂两套上班族所穿的制服,一套男性一套女性,制服上的名牌分别写着哲广和晓蕾,对照相片里她老公的的体型和男性制服的大小,让他把女子背着老公在外开房间的选项消掉

  是一对刚新婚的年轻夫妻,暂时住在旅馆里赚钱想买房子,放在桌上的地契似乎表示他们已经找到好房子了

  [ 很抱歉打扰了,我想请问一下你认不认识住在这两间房间的人?] 胖子满脸微笑着指着另外两间显示着外出中的房间

  [ 恩……我不太清楚,我和亲爱的出门上班的时候都没见过,搞不好亲爱的见过,但是亲爱的刚刚出门买东西了,因为我们要庆祝我们终於买到一栋属於自己的家了] 名子似乎是晓蕾的女子很可爱的歪着头想了一下,之后说出一连串的话

  看着她兴奋的说着,胖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加重,像是感受到晓蕾的快乐情绪,也一起为她感到开心,但他心里所想的却是……

  这么笨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非常有玩坏的价值

  胖子重新看着眼前还在喋喋不休的晓蕾,些微湿润的短发配上灵活的大眼睛,一蹦一跳的娇小身躯像是在小孩的童话故事里所出现的活泼小仙女,似乎有B罩杯的胸部在她身上娇小的身上反而有点巨乳的倾向,因为是刚洗完澡的缘故,身上只有套着一件男用衬衫,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没穿内裤,但从她的胸部凸起的两点让他肯定女子上半身一定是真空状态

  [ 那真是恭喜你了,但我身上没有带礼物来祝贺你啊] 等到晓蕾说完,胖子装作有点苦恼的样子,好像真的有点遗憾一样

  [ 没关系啦,因为等等我就会和亲爱的一起庆祝了] 胖子看着晓蕾三句话都不离亲爱的,想到等等玩弄着她的身体的时候,她的呻吟声是不是也会叫他亲爱的

  想到这里胖子跨下的肉棒已经有点快控制不住了,至於他现在在找的人,等到他玩完眼前的玩具再去找也不迟

  [ 有关系有关系,既然我身上没带礼物祝贺你的话,那就换另一个方法吧]胖子说完不等晓蕾回话,肥手抓上晓蕾的胸部,并开始搓揉起来,而另外一只手也在同一时间拿着一把电磁枪塞进晓蕾的嘴里,让她无法发出叫喊

  [ 最好别想做傻事啊,虽然我把电力调到只会麻痺人体的大小,但如果对着你那小小的脑袋开枪的话,这种电力就可以让你变成小白癡了,你应该不想变成那样吧?] 胖子脸上的笑容不变,虽然语气非常和善,但所说出来的话却非常恐怖

  看着脸色苍白哭着鼻子的晓蕾,胖子恶意的用电磁枪挑逗着晓蕾的舌头,搓揉胸部的动作也变得狂暴了起来,晓蕾苍白的小脸也渐渐染上诱人的红晕

  [ 你的舌头很灵活啊,是不是常常帮你老公口交啊] 胖子把电磁枪抽出晓蕾的嘴里,把电磁枪对着晓蕾的脑袋,恶意的说道

  看着晓蕾继续的哭鼻子没有回应他的话,胖子觉得无所谓,用电磁枪顶着晓蕾的脑袋把她押到跨下

  [ 我来试试看你这小嘴巴厉害,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胖子威胁性的用电磁枪戳着还在哭泣的晓蕾,看到晓蕾慌慌张张的摇头,脸上的和蔼的微笑顿时多了一丝淫笑的味道

  胖子拖下裤子,一条已经不算是肉棒的东西瞬间窜出,恐惧的情绪佔据了晓蕾的全身

  胖子的肉棒非常的长,足足有30公分左右,却只有2指的宽度,这种比例让他的肉棒更显的细长,让人怀疑是否轻轻一拍就会断掉,但他的肉棒却像蛇类行走一样灵活的左右晃动,在晓蕾看着在她面前像是一条眼镜蛇的攻击姿势一样昂首般的肉棒,晓蕾明白了一件事,眼前的胖子已经不是人类了

  眼镜蛇肉棒一个弹跳冲进了晓蕾的嘴里,像是刚刚胖子用电磁枪挑逗她的舌头一样,眼镜蛇肉棒也在灵活的挑逗着她的舌头

  [ 感觉不错吧,是不是很像在和肉棒舌吻啊] 胖子控制着肉棒在晓蕾的嘴内肆虐着,继续着言语的凌辱

  晓蕾紧闭着双眼默默的承受胖子的肉棒肆虐,脸颊被玩弄的左右轮流凸起,看着这副美景,让胖子心情大好,一双肥手像是在安慰小孩子一样,轻轻的抚摸着晓蕾的头

  [ 晓蕾!] 一声惊讶的呼喊从楼梯传来,晓蕾惊喜的张开紧闭的双眼,想要一把推开胖子,察觉到晓蕾的动作,胖子原本是轻轻抚摸的肥手马上抓住晓蕾的头发让她无法逃脱

  胖子脸上的微笑丝毫未变,转头往楼梯的方向看过去,男子正是晓蕾的丈夫,名叫哲广的男子惊怒的注视着他,脚边有一个摔坏的蛋糕盒子,从盒子已经破掉的裂缝看去,里面的蛋糕似乎已经摔烂了

  [ 哲广兄,你老婆的小嘴舔的我非常舒服啊] 胖子像是在和老朋友一样对着哲广打招呼,抓着晓蕾头发的手还示威性的晃了两下

  [ 你这混蛋!放开晓蕾!] 哲广看着胖子的暴行,他的妻子被胖子示威性的动作给带出[ 呜呜哼哼] 的哀鸣,哲广大喊了一声,朝胖子跑了过去

  碰!

  胖子一看到哲广朝他跑来,拿着电磁枪的手用一点也不符合他肥胖身材的速度,快速的朝哲广的右腿开枪,哲广就像是被绊倒一样,整个人狠狠的跌倒在地
  [ 啊啊啊啊啊啊!] 抱着还带着些许电弧的右腿,巨大的疼痛让他忍受不住大声的哀号起来

  晓蕾听到丈夫的哀号,更加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胖子微笑着看着晓蕾无用的挣扎,不再理会倒在旁边哲广,控制着肉棒强迫突入晓蕾的喉咙,胖子暴力的行为马上就制止了晓蕾的挣扎,只见晓蕾双眼翻白,似乎随时会晕过去的样子,感受着深喉所带来的紧迫感,让胖子闭起了双眼享受着

  [ 放开……晓蕾……] 哲广不知在什么时候爬到了胖子的脚下,抓着胖子的脚踝企图阻止他的凌辱

  胖子低头看着打断他享受心情的哲广,虽然脸上的笑容不减,但从他微微皱起的眉头说明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二话不说直接在哲广抓着他的手臂再开一鎗
  哲广闷哼一声后就毫无反应,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让他无法承受,强烈的剧痛让他直接晕了过去

  胖子看着晕倒的哲广和双眼翻白的晓蕾,脸上的微笑变成了狞笑,抽出在晓蕾口中的肉棒,不顾晓蕾趴在地上乾呕着,一脚把她推进房里,顺手把晕倒的哲广像是拖垃圾一样也一起拖进去

  虽然这男人无法当玩具,但是用来助兴似乎会非常好玩

  

  哲广今年25岁,小时候父母双亡,没有其他亲人的他只好住进孤儿院,在孤儿院认识比他小2岁的晓蕾,在他20岁的时候在一家非常大的国际公司当个平凡的小职员,并且开始和晓蕾在这间便宜的旅馆同居,而在半年前发生了两件天大的喜事让他觉得他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公司决定把他升职为经理和他终於和他一起同甘共苦的女友结婚,升职成经理的哲广花了半年的时间存到他的买房资金,想到这里哲广的脸上都会带着由衷的笑容

  但他却没想到这在今天会有一个地狱来的恶魔,把他的美满生活全部摧毁
  哲广从昏迷中慢慢的醒恢复知觉,嘴里似乎塞住了毛巾或布条之类的东西,坐在椅子上的哲广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右手和右腿的存在,耳边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传到哲广迷迷糊糊的脑中,微微溅在他脸上的水滴让他抬起头来

  眼前的画面让哲广目眥尽裂,他的娇妻套着他的衬衫,双眼无神的被一个全身赤裸的胖子从背后架着大腿抱在半空中,微弱的呻吟声从晓蕾的嘴里发出,胖子的肉棒插进晓蕾的阴道里抽插着,随着肉棒的抽动晓蕾的小腹都会突起一块肉瘤,原来刚刚溅在哲广脸上的水滴竟然是晓蕾贝胖子的肉棒肏出来的淫水

  [ 你看吧,我就说他这样就会醒来的] 胖子看到哲广清醒,肉棒抽插的比刚才还要迅速,晓蕾无神的双眼微微翻白,更多的淫水溅在哲广的脸上

  哲广想要起身,却发现他已经被绑在椅子上面,怒视着胖子想要大声叫骂,但塞在嘴里的毛巾只能让他发出[ 呜呜呜呜] 的声音

  [ 你妻子现在虽然没什么反应,但你不知道在你昏迷的这一小时她被我肏的叫的多大声,你没听到真是太可惜了] 胖子无视哲广眼神,控制着肉棒继续抽插着

  [ 要射了,第29发接好了] 伴随着哲广的悲鸣声,胖子的肉棒深深的插进晓蕾的子宫里直接对着子宫喷洒着他的精液

  [ 吚吚吚吚吚吚啊啊啊啊啊……] 晓蕾发出细长且巨大的呻吟声,在胖子射精的那一瞬间达到罕见的潮吹,大量的淫水喷在哲广的脸上,高高弓起娇小的身体,小腹子宫的位置也突出了一个肉瘤,似乎在说胖子肉棒正在这个位置射着精液,一双翻眼翻着白眼,连舌头也吐了出来,这个样子就像心神崩溃的肉玩具一样

  [ 舒服多了,不好意思占用你们这么多时间,所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妻子让我非常满意,我想把她买下来,你没意见吧?] 胖子在晓蕾身上发泄完后,一把将她丢在一旁,肉棒一抽离晓蕾的阴道像是溃堤的瀑布一样,大量的精液流了满地

  看着哲广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胖子决定要在给他狠狠的一击,转过身朝他丢在地上的衣物堆走去,背后赫然有一只开着血盆大口,全身通红的怪物刺青
  胖子在衣物堆里找到一个小小的长方形铁片,在上面的按了一些按钮后往自己手腕上的条码一扫,一串数字出现在上面,之后把它丢在哲广的面前

  [ 这些钱就当作是我买你妻子的钱吧,我已经打上我的名子了,从现在开始你的妻子就是我的玩具了,对了,其实放在桌子上的地契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把上面的名子改成我的名子了,没事先和你说真是抱歉] 胖子继续将哲广打入深渊,微笑着看着双眼没有一丝神采的哲广

  [ 流了好多汗阿,浴室借用一下] 胖子看哲广毫无反应,确定哲广的身心已经全部崩溃,抱起还在一旁微微抽蓄的晓蕾,一起进去浴室里

  没多久浴室又传出晓蕾的呻吟声,但哲广毫无反应,他的身心正如胖子所想的一样,全部都崩溃了

  地上的铁片上印着一百万,在名子的那一栏上面则显示着饕餮两个字

  

  时间回到晚上10点多左右,我赤裸着上身却还没进去里面玩弄母女两人,因为我被眼前镜子里的画面吸引着

  镜子里得男人有着向后箍的浓密乌黑的及肩长发,给人的感觉像是狮子的鬃毛一样显的霸气,充满着侵略性的凶狠双眼,右嘴角有一道明显的伤痕沿着嘴角一路延伸到耳下,让他像是无时无刻都在狞笑一样,脸上一个巨大的刀疤如同蜈蚣一班,从右额头往下延伸,越过鼻樑直到左脸颊上,添加了许多的凶狠残酷
  赤裸的上半身也是一样全身伤疤,有刀疤也有鎗伤,但最吸引我的却是占满整个前身张牙舞爪,全身黑毛的怪物刺青,虽然刺青上有许多伤疤,但这些似乎还让怪物多了些狰狞

  看着这狰狞的怪物刺青刺青,我的脑海里瞬间多了一个名子,不知道是我的名子还是胸前这怪物的名子

  [ 檮杌?] 我念了出来,但除了这名字,我就再也想不出任何东西了
[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