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后山村的媳妇】(后山村新媳妇的杂交)(08)(完)作者:芳芳
字数:5143
 

              五、赶轿(下)
 
  棚内的众人宣淫的娇嗔浪叫声渐渐小声了些,太阳也慢慢西斜了。
 
  做为此次赶轿主人的姐夫父母赤裸着身体,就站在场子中央感谢宾客的参加, 提醒远道的客人早早上路,免得摸黑回家,并且宣佈日场赶轿就此结束。 
  「日场赶轿??莫非还有夜场赶轿??」阴茎被我拽在手里的姐夫看着我, 点了点头。
 
  此时的我,头发凌乱,全身不但沾满淫水精液,上上下下也佈满被抓捏或被 吸吮的红色印记。
 
  客人们纷纷找回各人散得一地的衣服,穿戴回去。可我的内衣裤却怎么也找 不到。想也知道,一定被人顺手牵羊带回去做纪念品了。我的丝绒洋装上面也沾 满了羶腥的精液。看起来不少人直接就拿我的衣服射飞机了。
 
  姐姐拿了一件长袄先给我披着,带我去梳洗粧扮。
 
  山村里就算是姐夫家这种大户人家,有个自家的茅房就算不错了,家里那有 什么浴室的。平日里就是端个水,在炕房里搽洗,再不然就是蹲在厨房一角,倒 盆水将就一下。
 
  今天人多,姐夫家把两个大灶都用上了,烧了两大锅滚水,准备了大大小小 好几个盆子摆在厨房地上,也没遮没掩的,整个厨房就临时成为大澡堂。 
  赶轿的时候,在众人面前赤裸着身子,已经够羞人了,但是在那种淫靡的氛 围下,也能自然放开来玩。可现在洗澡应该是很私密的行为,却要在众目睽睽之 下进行。我一再地犹豫,裹足不前,实在是害羞得不行。
 
  众人已经纷纷脱光衣服,各据一角,开始洗澡,我还兀自站在厨房门口往内 发呆。等大嫂和姐姐洗好了,才过来又哄又劝的招呼我脱下棉袄进去洗澡。 
  这下可美了。等我开始要洗,大部份的人都洗好了,他们就站在厨房周围看 我一个人洗澡。
 
  我就这样硬着头皮,在众人面前表演了一场精彩的贵妃出浴。还好这种尴尬 的局面一下子就被打破了。几个年轻小夥子,也不管穿没穿衣服,就凑到我的身 旁。有的帮我淋热水。有的帮我打肥皂,更多热心的帮我把下面黏答答的精液都 搓洗得乾乾净净。
 
  明明已经洗得乾乾净净了,又有一波叔叔伯伯再帮我全身再打上肥皂,再搓 洗一遍。我的乳房打上了肥皂,更觉得滑嫩顺手,被众人搓揉捏抓更觉得快感十 足。到最后,我也乐得半躺在大澡盆里陪大家玩了。
 
  洗完了澡,好像又走了一波客人。吃饭的时候,姐姐那边只剩下姐夫家里的 六个人和他的叔叔婶婶。老公这边只剩下我俩和大哥大嫂。
 
  想到晚上还有夜场赶轿,我的阴户又红红肿肿隐隐做痛,我实在不知道该如 何应付,也没心思好好吃饭。
 
  坐在我旁边一直帮我夹菜的姐夫,大概看出来了我的难处,就从桌子底下偷 偷递给我一瓶软膏,我一瞄,原来有消炎止痛还有润滑的效果。
 
  「你怎么有的?」我小声问他。
 
  「是小谦为你准备的。」
 
  这个坏老公,真是坏到骨子里。原来他早知道这次返乡我的小穴会被折腾到 不行,早就准备好这药膏了。我瞪了坐在对面的老公一眼,他促狭的跟我挤眉弄 眼。我爱死这个坏老公了。
 
  酒过饭饱,我陪小谦跟男人们在大厅聊天。众人对今天下午赶轿的女人们品 头论足。话题大都绕着我转,我也不好意思再听下去,只好到温暖的里屋,陪那 些女人们坐在炕床上说话。
 
  没想到几个女人在一起,对於赶轿时性爱情节的回味,比起男人更胜一筹。 
  每个人都把最蚀人心骨的消魂时刻,拿出来和姐妹们分享。我在旁边听着, 好像又亲身经历了一次赶轿,下面的欲火又点燃了起来,我的小穴又胀胀得分泌 出一点蜜汁。
 
  这些女人久经阵仗,看我坐在一旁,红着脸不吭一声,心里就明白了大半。 
  好事的婶婶就坐过来我身边,她的手伸进我的私处。我的棉袄里面本来就是 真空,没穿内衣裤。我的小穴一下子就泄漏了我的秘密。
 
  「感情芳儿一下子又发情要了,水流了这么多。」说着,就要脱去我的棉袄。 
  我跟大家还不是很熟,害羞得抓着领襟不放,其他几个女人觉得好玩,全都 过来帮着婶婶,要脱下我的棉袄。最可恨的是大嫂和大姐,她们不帮我也就罢了, 竟然帮着外人把我压在炕床上。
 
  明知道是大家闹着玩儿的,我只稍作抵抗,一被她们呵着我的疙吱窝,我就 笑得全身发软,随她们脱去我的棉袄。
 
  「哇、……改天我们也把全身的毛都学芳妹妹剃了,……」有人摸我的阴阜 馒头说道。
 
  「嘻、……芳妹妹皮肤细嫩,加上奶的弹性好,摸起来真的跟我们的不一样, ……」
 
  「怪不得下午的风头都被她抢光了。」
 
  「嗳,……别忘了,芳妹妹才是今天的女主角啊。」
 
  「是啊,我们都是托她的福,才能享受很久没有的赶轿哪……」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我都搭不上话。被女人摸的感觉,又和被男人 摸的感觉大大的不同。这个超舒服的感觉,又让我的下面湿透了。
 
  「哇、……芳妹妹、你下面怎么又湿成这样?」大姐说。
 
  「我公公说他没见过这么多水的女人,还说她的水,味道特别好,一点腥味 都没有,。」大嫂接着说。
 
  「哼、……这些男人,嚐了新鲜的,就嫌我们腥了……」
 
  「嘿、……我老公吃饭前还交代我,有机会的话帮他验证一下芳芳的味道。」 
  婶婶说着话,就低头到我的私处闻香。
 
  於是,大家又起哄了。众人合力,七手八脚的把我压在炕床上,掰开我的手 脚,让我躺成一个大字。这些女人就这样摸我、看我、品嚐我。搞得大家都笑得 叉了气。
 
  大堂的男人听到我们的喧闹声,全都进来看是怎么一回事。大姐夫的父亲和 他的叔叔看了,二话不说,就褪去自己全身的衣裤,赤裸裸的爬上床,叔叔的动 作比较快,马上趴在我身上,他爸爸就在旁边摸我的奶。
 
  姐夫的爸爸说,「我的亲闺女,下午人多,爸爸不便和客人争抢你的青春肉 体。晚上让我兄弟俩一起好好享用你,也不枉费爸爸帮你操办这场赶轿的苦心, 好吗?」
 
  听起来像是征求我的同意,可我被他俩赤裸裸的压着,我能说个不字吗。我 看看老公,他还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不对,这应该已在他事前的算计之中。 
  这时候,我被他俩压得有点感觉,可又喘不过气来。
 
  「嗯、……好、好是好,……可是芳儿的小穴第一次被这么多男人疼爱,… …有些红肿……要先擦药……」我不好意思看着他俩,就对着站在炕下的姐夫说。 
  姐夫听到,就把药膏丢给他父亲。他父亲一看,就明白是什么回事。和叔叔 两个人打开软膏,就涂在他们的阳具上面,接着掰开我的私处,仔仔细细地抹了 一遍又一遍。
 
  软膏止痛和润滑的双重效果下,我的下面开始不会觉得丝毫的不快。不对, 好像阴核变得更敏感了,不对,整个大小阴唇都觉得热热的,有些酥酥麻麻发胀 的感觉。
 
  「小闺女,……是不是下面觉得酥麻发胀?……」叔叔在我耳边问道。 
  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感觉。
 
  「你不知道吧?……这个药膏不止能消炎止痛,还有润滑催情的效果……你 看叔叔的鸡巴是不是变得好大,……」叔叔说着话,就引着我的手去摸他的阴茎。 
  天哪,又是一支大傢伙,和大哥哥的不相上下,还兀自在我的手掌里一跳一 跳地。我的下面已经发骚,闷着声,不回答他,直接引导着龟头顶着我的洞口。 
  又是一个坏叔叔,他的龟头就在我的洞口磨磨蹭蹭地,就是不插进去。一支 大傢伙明明已经到了嘴边,我却吃不到,真是馋死我了。他和姐夫的爸爸一人一 边吸吮着我娇嫩嫩的乳尖。我不由得用双手把他俩的头按在我的胸前,哼哈的娇 嗔起来。
 
  「嗯、……坏叔叔、……坏爸爸……噢、……两个欺负一个……还不快进来… …哼、哼、闺女受不了了……」我顾不得矜持,挺起我的臀部,双手搂着叔叔的 下腰,就着汨汨流淌的淫水,一下子就把叔叔的大鸡巴吃进我的小蜜穴。 
  「哦、喔、……」我和叔叔同时发出舒服的讚叹声。
 
  我在下面扭摆我纤细的腰肢,缩紧我的阴道,前后套弄叔叔的阴茎。
 
  「叔叔,……芳儿的小穴舒服吗……」我春心荡漾,我不知羞耻,我要放纵 宣淫,……我淫声浪叫着,……
 
  叔叔在我身上也卖力的干着,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不行、不行了,…… 芳儿被叔叔操得快出来了……」
 
  姐夫的爸爸急了,叫着说,「等等、……忍忍……爸爸还没疼芳儿哪………」 
  说着,他就跟叔叔换了位。
 
  他让我像狗趴着,他的龟头在我的菊花周围排徊了一,就撸着暴躁的鸡巴, 插进我的菊门。
 
  「哦、喔、……爽死闺女了……感情爸爸和姐夫都喜欢菊门啊、……操死闺 女了……坏爸爸……」
 
  「我的好闺女,……爸爸也不是随便看到菊穴就操的……我和你姐夫是看你 的屁股又圆又翘的,……一个菊花娇滴滴,一看就是还没被人家肏过的美穴,… …」「唔、……爽快啊……真紧……真小……」
 
  为了讨好姐夫爸爸,我把屁股翘得更高,让他更好抽送。
 
  毕竟还是年纪大了些,没多久,他就大吼几声,泄在我里面了。姐夫早就在 一旁撸着自己的鸡巴,蠢蠢欲动。
 
  「还是你跟叔叔一起来吧。」我的胃口被他们喂大了,我喘着气,跟姐夫说。 
  高大的姐夫就坐下来,然后让我的肛门对准他的阴茎,就着他爸爸白花花的 精液润滑,瞬间就插进我的菊门。他抱着我仰卧在他身上,他的叔叔马上把阳具 插进我的下面。
 
  老公下午忙着,没看个真切,这时候,也爬上炕床,趴着看我的两个小穴被 别把男人同时疼爱着。
 
  「痛吗?」他略微皱着眉头问我。
 
  我摇摇头,「不、不疼,……好舒服,……老公我爱你,………我喜欢你看 着我被别人玩,……」「你后悔吗?……」我问老公。
 
  「一点点,……不过你喜欢就好,……」老公酸溜溜的。
 
  我继续配合姐夫他俩,挺起臀部,摆动腰肢,缩阴提肛,把两个男人的阳具, 吞吐在我的两个蜜穴。
 
  「我的乖闺女,……你太神了,……你真是性爱极品啊……」叔叔一面讚叹, 一面用力抽插,每一下都顶到我的子宫口。
 
  「芳芳被坏叔叔还有姐夫,……玩得好舒服,……不行了,……芳芳要泄了… …」话还没说完,一阵酥麻,我的阴精淫水就倾巢而出,整个垫被都是我的骚水。 
  姐夫和叔叔看了,更加快抽送的力道和速度。我被操得昏了过去,他俩也射 在我身体里面了。
 
  众人虽然脱光了衣服,在炕上互相依偎搂抱,却只顾着看这场活色生香的活 春宫,没有进一步的行为。等我这场春宫表演完毕,大家才如梦初醒,扑倒身边 的男人,就大干起来。
 
  我高潮未退,回味无穷,躺在姐夫的爸爸和叔叔的怀里,让他俩一左一右, 搂着我,疼着我,摸我的奶,抠我无毛的小穴,欣赏老公玩别的女人。不对、是 别的女人们玩我的小谦谦。
 
  当晚,迷惘之中,后来又有男人掰开我的双腿,吸吮我的小穴,几次不同软 硬的阴茎进出我的阴道。我只知道,小穴没有空虚的时候,都有人照顾疼爱着。 
  在这种幸福的感觉中,我沉沉睡去。
 
               (六)后记
 
  欢乐时光总是过得飞快,我和老公终於告别公婆,回去省城。
 
  一路上老公一直呵护着我,似乎对我更好了。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又有什么阴谋?」我问老公。
 
  「其实返乡之前,我一直怕你不肯接受我们后山村的习俗。那不但让我俩跟 家人不好相处,也会跟我的发小和其他亲戚也失去亲密的互动。那以后我们可能 就无法再回到后山村了。」在回省城的火车上,老公满怀着歉意,紧搂着我说。 
  「是呵,为了感恩,为了亲情,把你老婆献给村民蹂躏。这下你阴谋得逞, 该满意了吧?。」我故意不依不饶的说。
 
  「你不也从中得到很多乐趣?」老公偷偷在座位下,摸了一下我的私处。 
  「你怎么就愿意让别的男人不带套,射在我的里面?。」
 
  「我们结婚几年了,也没避孕,你却一直没有受孕。我知道你很想要个孩子。 
  我想在我们去做不孕症检查之前,再试试看。「老公说。
 
  「可是就算试成功了,你就不在乎是别人的种?」
 
  「其实,在后山长大的我是不会在乎的。」老公接着说,「我们后山村的习 俗是有历史渊源的?」
 
  「你们这样杂交还有历史典故?」我还真不相信。
 
  小谦说,远在汉唐时代,他们祖先为了躲避战乱和饥荒,从中原逃到岭南一 带。后来又因为利害关系,结了血海深仇的仇家,只得一再搬迁,最后才落脚在 与世隔绝的后山村。
 
  那个年代,男人要不出外营生,要不就被仇家杀害,村里只剩老弱妇孺。 
  久而久之便形成女人当家的母系社会。在母系社会里,女人负责养育子女。 
  而作为她们的男人不会、也不能过问孩子的父亲是谁。
 
  在这样的男女关系之下,只要男欢女爱,就能发展性关系。婚姻关系只是共 同生活的关系,没有人是谁专属的性伴侣。老婆晚上可以带别的男人回家上床, 老公必须让出房间。在这种男女平等的性关系下。没有人是第三者,没有所谓红 杏出墙、也没有所谓婚外情。
 
  又因为女多男少的环境,就演变了切铺和赶轿的习俗。
 
  「那现代时代不一样了,你干嘛还守着老规矩?」我假装愤愤不平的说。 
  「这不都是为了感恩图报。」老公委屈的说。
 
  「好一个感恩图报。回到省城再让我跟你老闆和客户感恩图报吧。」
 
  「这可是你说的,回去以后不能反悔噢。如果这次你没能怀上孩子,我还得 把大哥、强哥或姐夫请来省城借种。」老公把我搂得更紧了。
 
  我心里想着,我怎么可能反悔,我正期待着有更多帮老公报恩或借种的机会。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