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和成熟女人的一夜激情】
我和成熟女人的一夜激情
 

 字数:1941字
 

  我天生就喜欢女人,每当朋友说起,我只能无可奈何地说这就是我唯一的爱 好了。我经常会在网上碰到和我一样喜欢刺激的姐姐,当然也少不了去见面、做 爱。
 
  有一次我很晚才上机,大概有1点了吧,我刚上机就发现了一个目标,然后 就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大概有半个小时吧,我差不多就把她弄清楚了。
 
  她28岁,是外地到徐州来玩的,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晚上无聊就出来上 网了。她说她朋友的老公回来了,不太方便,所以就出来了。
 
  我从心里偷笑,也许是看人家做爱受刺激了吧?后来我说既然不方便那到我 这里来吧,我一个人住,谁知道她竟然没有拒绝,反而问我家里能洗澡吗? 
  后来我们约好了地点,正好离我所在的网吧不远,我就过去了。不一会我就 看见一个一米六五左右,穿着风衣的女人向我这里走来,我立刻上前去热情地和 她打招呼,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就带着她去一个我常去的旅馆开了个房间, 她也没有说什么,就跟着我进去了。
 
  到了房间里我说洗澡吧,她娇羞地看着我,点了点头,到现在我才看清她的 长相,圆脸,大眼睛,高高的鼻子,性感的嘴唇,披肩发,让人看了就想狠狠地 干她一顿。
 
  我正发愣地看着她,看着她慢慢地解风衣上的扣子。我的妈啊,我现在才发 现她的风衣里面除了一件小小的内裤,竟然什么也没有穿!感到两只大咪咪是那 么地刺眼,乳头往上翘着,小小的内裤正好紧紧地护住那点私处,但是还是能隐 约地看见黑黑的阴毛。
 
  我看得心“嘭嘭”直跳,真的很想扑上去把她压在身下,但是我还是控制住 了,很绅士地帮她把水温调好,让她洗澡。她刚把浴室的门关上,我就把我的衣 服以最快的速度脱得一干二净,因为我知道浴室的门她故意的没有锁死。
 
  我拉开门正好看见她在给她的逼上打肥皂,我这个时候鸡吧早就翘上天了, 我走上去从后面抱住她,把鸡吧在她的腰上磨擦,两只手从她的腋下伸过去抓住 她的两只乳房,感觉软软的滑滑的,她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往后靠。接着我一只 手慢慢地滑到她的两腿中间,因为打了肥皂,所以特别地滑,我使劲地搓着,手 指也很容易地就插进去了两只,她忍不住地叫了两声,叫得我心里麻麻的,好想 立刻把我的大鸡吧插到她的骚穴里去。
 
  我立刻把淋浴开到最大,把我的鸡吧打上肥皂洗干净,然后慢慢地压着她的 双肩让她蹲下来,嘴巴正好对着我的小弟弟。她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了我一眼, 很配合地张开嘴巴把我的鸡吧含在了嘴里,舌头不住地舔我的龟头,头也配合着 上下左右地摆动。本来就已快胀爆了的肉棒,被她这么一舔再加上嘴里的温度, 我真的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抓住她的头发使劲的往下按,想让她把我的鸡吧连 根吞下去,但是我的鸡吧太长了,把她咽得咳嗽不止。
 
  趁这时候我赶紧帮她把身上的肥皂洗干净,又特意地把她的骚穴里面也搓了 几下。擦干净身子以后,我把她从浴室里抱出来放在床上,从嘴巴吻到耳朵,又 从耳朵吻到了脖子,最后停在了她的乳头上边,我含着已经胀得发硬的乳头轻轻 地咬着舔着。
 
  她的喉咙里也开始有了反应,声音越来越大。她叫得越响我的心里就越爽, 我吻她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我侧着身子吻她的后背的时候,她已经控制不住自 己的双手在乳房上揉搓着。
 
  我慢慢地把她的腿分开,她的阴毛好浓、好黑,还有晶莹的水珠挂在上边, 洞口已经微微地敞开,两片阴唇已经分开了,有好多水流出来,阴蒂也因为刺激 而胀了起来,红红的。我忍不住用舌尖碰了一下,她马上有了强烈的反应,嘴里 大叫一声,身子也不住地颤抖,接着我又舔第二下,第三下……
 
  “给我,干死我!”听着她嘴里不标准的普通话,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舌 头在洞口不停地搅动。她紧紧地按着我的头,屁股也使劲地往上挺,嘴里一直喊 着:“干我,宝贝,干我!”我把弟弟放在洞口,轻轻地磨擦着,轻轻地顶她的 阴蒂,洞里的水也越流越多,连床单都湿了。
 
  忽然,我把弟弟一下子插进了一半,“啊……宝贝,好舒服,使劲全都插进 来,啊……我爱你!”我再一使劲,大鸡吧已经连根尽入。“啊……啊……”她 的叫声越来越大,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接着我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来个老汉推车,结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后来 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每一下都直捣花心,每下都会有强烈的反应。大概有 20多分钟,她忽然使劲地抱紧我,身子也一阵一阵地颤抖,阴道里也明显地感 到有规律的收缩,我知道她到了高潮了。
 
  我的速度更快了,她的叫声已经接近歇斯底里了,手指也快掐进我的肉里, 就这样快速地抽动着。大概又过了10多分钟,她的第二次高潮又来了。我的弟 弟还是那样地坚挺,那样地霸道。我压在她身上接着吻她,弟弟在骚穴里慢慢地 抽动,不一会她又哼出声来,我知道是她又想要了,我们接着又干了第三次,我 的精液也把小穴里射得满满的。
 
  她只说了一句话就满足地睡着了:“你比我先生厉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