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笑傲神雕】(36)【作者:zwkooo】
字数:53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六  深入虎穴
 
  周阳闻言心中大怒,自古男子皆好色,他自然知道男人都是怎么看黄蓉的, 他们的眼神中充满着贪婪和欲火,他在未与黄蓉结识之前也是这般,这白客居自 然也不能免俗。也正是因为懂,所以他才会怒,自从与黄蓉有了肌肤之亲后,他 就有一种想要独占她的欲望,想来这也是男人的通病,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 意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女人。
 
  他虽心中恼怒,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冷笑道:「白长老这 是说的什么话?若是被黄女侠知道,你说她会怎么对付你?」
 
  白客居笑道:「我丐帮上上下下都对黄帮主敬重有加,白某人又岂敢对帮主 不敬?只是我们帮主天姿国色,此番孤身一人出来办事,难免有些不识趣的小人 想要占便宜,那我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周阳闻言冷笑道:「听白长老的意思,这个不知好歹的人可是指我吗?」 
  白客居为周阳斟上一杯酒笑道:「少侠何出此言?我家帮主聪明绝顶,看人 一向甚准,少侠既与帮主同行,自然是帮主信的过的人。」
 
  周阳听他如此说,倒也不好发作,只觉他说话东拉西扯,一时间竟不知道他 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白客居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知少侠是如何看待我家帮主的?」
 
  周阳道:「黄女侠乃是女中豪杰,与郭大侠义守襄阳,天下人人敬仰。小人 亦是久慕其风采,能与黄女侠相识,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白客居笑道:「这些套话休要再提,我且问你,你与我家帮主同行同住,可 曾对我家帮主起过什么非分之想?」
 
  周阳心中暗骂一声,说道:「黄女侠天仙一般的人物,我岂敢对她有非分之 想,我只愿能时时陪在她身边,鞍前马后的伺候她就心满意足了。」
 
  白客居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啊可惜。」
 
  周阳闻言忍不住问道:「可惜什么?」
 
  白客居道:「当年,我也曾在襄阳抵抗蒙古,蒙古鞑子就像蝗虫一般涌上城 墙,我和兄弟们不知道杀了多少鞑子,那会儿是老子最快活的日子,直到有一天 ……」说着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周阳见他说起以前的事,举起酒杯道:「白长老为国杀敌,我敬你一杯。」 说完也喝了一杯。
 
  白客居继续道:「直到那一天,我路过郭府,本想进去给黄帮主请个安,却 找不到人,我闲着无事,不知怎的就到了后院,听到了后院厢房有水声,忍不住 好奇之心,就过去看看。少侠,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周阳隐隐知道他在说什么,口中却道:「我怎会知道?」
 
  白客居道:「那日月色昏黄,我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到了那里,然后我舔开窗 户纸一看,只见帮主正在沐浴,也许说是正在自娱更合适,我见帮主一手揉搓着 胸部,一只手伸到胯下,那副情景我终生难忘。」
 
  周阳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副画面,黄蓉大力的揉搓着自己硕大的胸脯,雪 白的乳肉被挤压的变形,鲜红的蓓蕾上还挂着雪白的露珠。一想到此处,只觉得 喉咙干燥异常,忍不住吞了口唾液,问道:「那后来呢?」
 
  白客居听他有了兴趣,笑道:「当时我也是懵了,眼睛再也移不开,没想到 一向端庄的黄帮主也会做这种事,我一下子就硬了,她足足弄了一柱香的时间, 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后来黄帮主许是看到了窗外有人影,大叫了一声,我吓 得屁滚尿流,从围墙那翻了出去。再后来,我脑子里都是黄帮主那晚的样子,她 白花花的乳房一直在我心中挥之不去。我渐渐的变得心神不宁,然后在襄阳的丐 帮大会上,我输给了耶律齐,本来以我的武功,要打赢他并非难事,再后来,我 就来到了扬州……」说完,长叹一声。
 
  周阳道:「白长老为何要告诉我这些?难道你就不怕我去告诉黄女侠吗?」 
  白客居笑道:「我若是怕就不会跟你说这些了,小兄弟,你看黄帮主的眼神 跟其他人一样,都想占有她,我是没有什么机会了,不过小兄弟还是有机会的。」 
  周阳被他说破心事,一张老脸也禁不住发烫,强笑道:「我对黄女侠绝无非 分之想,白长老不要乱说。」
 
  白客居笑道:「郭大侠醉心于襄阳防务,黄帮主深闺寂寞,莫非少侠全然不 动心?」
 
  周阳闻言在心底暗笑,白客居哪知道他早已和黄蓉有非常亲密的接触,只不 知他究竟卖的是什么关子,随即眉头一皱笑道:「既然被白长老看破,小弟也不 瞒你了,黄女侠这般人物,天下哪个男人见了会不动心呢?只是她武功高强,智 计过人,我也只能想想罢了?」
 
  白客居笑道:「小兄弟怎可气馁?你长的一表人才,若再加上这个……」说 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瓷瓶道:「管教黄蓉任你摆布。」
 
  周阳接过瓷瓶问道:「这是何物?」
 
  白客居道:「这个东西,只要是女人喝下去嘿嘿……小兄弟到时候就知道了。」 
  周阳摇摇头道:「既然如此,白长老为何不用?」
 
  白客居道:「我是苦无机会啊!但是小兄弟和黄帮主如此亲近,想要动手脚 应该是不难。」
 
  周阳道:「白长老既然喜欢黄女侠,又为何将这东西送于小弟呢?这不合情 理。」
 
  白客居道:「小兄弟得手之后,若是能让我也玩上一玩,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周阳闻言「哦」的一声道:「白长老的意思小弟明白了,好……我这就去试 试看。」
 
  白客居道:「那老哥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周阳心中暗骂一声蠢货,竟然如此欲令智昏,就离开了酒桌去后院找黄蓉。 他来到后院,见黄蓉的房间虚掩,不禁朝里面喊了一声:「黄女侠!」见里面并 无应答,当下推开房门道:「我进来了。」
 
  房间昏暗,并没有点灯,周阳来到床边,见黄蓉并不在床上,不禁心中暗忖: 这时候娘去哪了?莫非是去了叠翠居吗?不行,我得去看看。想罢,就欲出房间 去找,突然感觉后脑一疼,随即两眼发黑,就此昏了过去……
 
  黄蓉回到房间后,只觉身上粘糊糊的极为不舒服,匆匆忙忙的把衣服都脱了, 她见亵裤已经完全湿透了,还有淫液不时的从肉屄中流出来,不禁暗骂一声不争 气,忙拿出手帕清理了一下,再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然后双腿盘膝,凝神打坐, 将内力运行几个周天之后方才收工,近年来,她一直忙于为郭靖出谋划策,殚精 竭虑,郭靖疼惜她,蒙古人进犯之际,都没让她上阵杀敌,她本非刻苦之人,武 功倒是因此搁下了,不过她家学深厚,又身兼丐帮的打狗棒法和九阴真经,当世 能胜过她的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黄蓉运功完毕,内心的躁动也平复了下来,抬头见外面窗外月亮初升,柔和 的月光照进房间,洒下一片银辉,黄蓉内心颇为感触,想到郭靖和儿女,也不知 道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不禁叹了口气。蒙古密使就在扬州了,务必要破坏他们 和魔教的结盟,一想到这里,她再也等不下去了,也不待周阳回来,把人皮面具 戴上推开门就从院子里飞了出去。
 
  黄蓉左绕右转,来到街上,只见扬州城华灯初上,熙熙攘攘,人比白天还要 多上不少。这扬州是天下有名的富庶之地,烟花之所,有宋一代,青楼瓦房处处 皆有,单论夜生活,比之盛唐之际还要热闹的多。而天下夜市最热闹的地方自然 是非扬州莫属了。黄蓉漫步走着,想到襄阳城力抗蒙古,百业凋敝,老百姓连饭 都吃不上一口,对比扬州真是有云泥之别。当今朝廷毫无作为,扬州繁华似锦, 襄阳城却连战士的军饷都要克扣,不禁越想越气,真想将这个花花世界尽数打烂 了才解气。
 
  「妖女看掌!」黄蓉正胡乱想着,忽觉背后一阵劲风袭来。「有人偷袭?」 黄蓉反应敏捷,低头避过这一掌,心下大惊:「莫非自己已经暴露了身份?」只 听前面的行人「哎呦」一声,显然是受了伤。不过此刻她也顾不上分心去看,忙 转身去寻找暗算她之人,只见身后站着两个和尚,一个身材高大,一个身形教瘦, 手上拿着一把单刀,黄蓉道:「两位大师是什么人?为何暗算于我?」
 
  那瘦和尚叫道:「柳三娘,我徒儿周阳现在在何处?说出来饶你一命。」 
  那高大和尚却是个急性子,怒喝道:「你个魔教妖女,人人得尔诛之,今天 老衲就要替天行道。」说着,一拳向黄蓉打去。
 
  黄蓉见状心中暗暗叫苦,两个和尚来路不明,却显然是将她认错为柳三娘了, 她见和尚拳到,根本来不及解释,忙使出家传的落英神剑掌应对。两人来来往往 过了十几招,路上行人见两人在街心就动手打了起来,纷纷避开,一时间人仰马 翻,好不混乱,黄蓉见机跃开叫道:「大师且慢动手,这是一场误会。」
 
  那高个和尚性子虽急,却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物,他见柳三娘武功轻灵飘逸, 使得都是桃花岛的路子,心中不禁起疑,问道:「你怎么会使桃花岛的功夫?东 邪黄药师是你什么人?」
 
  黄蓉笑道:「黄药师正是家父。」说着将人皮面具揭开了一角继续说道:「 不知二位大师法号?」
 
  那两个和尚闻言大惊,高大和尚道:「原来是黄帮主,老衲法号不戒,这位 是我徒弟不可不戒,我们二人一直在找我徒孙周阳,一路追着魔教的慕容坚而来, 听说我那徒孙和那魔教妖女同行,故而刚刚才多有冒犯,还请黄帮主不要见怪。」 
  黄蓉道:「原来是不戒大师,久仰大名,此处人多嘈杂,不宜细说,我只告 诉二位一事,柳三娘已死,周阳没事,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辞了。」不戒 和尚武功高强,亦正亦邪,不可不戒原本是采花贼田伯光,后来被不戒和尚制服, 将他腌了后才收心做了和尚,黄蓉不愿于他二人扯上关系,说完就要走。
 
  不可不戒还想问问周阳在何处,不戒拉住他说道:「黄帮主既然说我徒孙没 事,那自然是没事的,既然黄帮主还有事,那就请自便。」
 
  黄蓉展开轻功,快速离开了街道,短暂的混乱过后,街上又恢复了往日的样 子。
 
  不可不戒见黄蓉走远了,问道:「师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不戒道:「既然周阳没事,我们也不急着回去,那慕容坚也到了扬州,魔教 必有动作,我们去找他,乘机捣捣乱。」
 
  不可不戒道:「如此也好,近日江湖传言纷纷,令狐冲好像被东方不败抓了, 我们找到慕容坚,也好问出令狐兄弟的下落。」
 
  不戒道:「此言正合我意,我们走吧。」说完两人朝另一处奔去,转眼就消 失在黑暗中。
 
  黄蓉奔行了一段,不觉间竟来到了秦淮河畔。那秦淮河远近驰名,自古便是 文人墨客最爱游玩的地方之一,河边青楼林立,汇集了天下名妓,那秦淮河上花 船满江,灯火辉煌,莺歌燕舞,不知多少富商贵胄,才子骚人在这里一掷千金, 留下许多风流韵事。
 
  叠翠居便是扬州最大的一座青楼,黄蓉一眼便看到了那金子招牌,快步走去, 只听得里面传来阵阵吵闹声,不禁心中诧异,忙探头进去看看,却见四五个大汉 围着一个汉子猛揍,边上数个女子正在拍手叫好,那汉子被打的满地打滚,拼命 的护住头脸,一个老鸨模样的妇人叉着腰大叫道:「给老娘往死里打,一两银子 都没有还敢来我叠翠居喝花酒?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黄蓉暗道:「原来是来吃白食的。」那汉子惨叫连连,声音却分外耳熟,黄 蓉定睛看去,不禁哑然失笑,那人不是尤八却又是谁?一想到尤八前几日还夸口 自己武功不错,没想到现在就被几个普通大汉围着胖揍,加之此人贪花好色,被 打了也是活该,不禁心中大块。复又想到尤八和自己在树林里……一抹红霞瞬时 涌上脸颊,耳中听着他的惨叫,黄蓉心中竟有些不忍,走进大门叫道:「这位爷 的酒钱我帮他付了。」
 
  那老鸨闻言手一摆道:「先住手。」那几个大汉立即停下,尤八疼得嗷嗷直 叫,扶着腰就站了起来抱拳道:「多谢小娘子援手,他日必将重谢。」他仔细看 了看黄蓉,惊讶的说道:「咦,你不是那日在客栈里的小娘子吗?」原来那日在 小酒楼里,尤八曾经在柳三娘处吃了瘪,故而时时记得。
 
  黄蓉见他也是认错了人,加之身上处处都是脚印,疼得是龇牙咧嘴,不禁心 中暗笑,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道:「这些够不够?」
 
  那老鸨接住银子,走过来一把抱住黄蓉笑道:「三妹,你终于来了,可想死 姐姐我了。」说着凑到她耳边说道:「蒙古密使在楼上天字号房间,我这就安排 你们见面。」
 
  「看来此人就是这里的老鸨茹娘了。」黄蓉轻轻的推开她道:「妹妹也是想 煞姐姐了。」说着手指着尤八道:「这人惹姐姐生气,不如让小妹帮你杀了他?」 
  尤八一听吓得魂飞天外,哀求道:「姑奶奶你可别吓我,上次的事是我有眼 不识泰山,小娘子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黄蓉见他吓得不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茹娘笑道:「三妹认得这个浑人?」 黄蓉点点头道:「有过一面之缘罢了。」
 
  茹娘闻言高声道:「姑娘们,还不好生伺候着这位大爷。」那几个姑娘见一 个女子竟然到妓院来玩,还于老鸨谈笑自若,都呆在了原地,听了这话才如梦初 醒,当下有两个姑娘将尤八扶住坐下,一个给他锤腿,另一个给他斟上酒笑道: 「大爷,来,奴家给您满上。」说着将酒杯凑到尤八嘴边。
 
  尤八低头泯了一口,长出一口气道:「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刚刚 你们见我被打,个个开心,怎么现在又给我捶背倒酒,如此前倨后恭,倒让我没 了胃口。」说着将酒杯轻轻推开。
 
  茹娘见他说的如此直白,脸上微微变色,冷然道:「客官,这是妓院,本就 不是给你谈情说爱的地方,若是客人没钱,自然不受欢迎。」
 
  黄蓉笑道:「姐姐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咱们还是正事要紧。」
 
  茹娘道:「妹妹说的是,且跟我来。」说着就带黄蓉到楼上去。这时尤八站 起来挡住二人笑道:「小娘子要去哪里?不如让哥哥陪你同去如何?」
 
  黄蓉见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想是刚刚吃的教训还不够,笑道:「你想去?」 尤八谄笑道:「自然要去。」
 
  黄蓉将玉手搭在他肩膀上,足下一钩,尤八站立不稳,仰天摔倒,众人见了 哈哈大笑。黄蓉冷笑道:「我好意救你,没想到你还想得寸进尺,若是敢跟过来, 小心性命不保。」说着,和茹娘上了楼。
 
  尤八摔的七荤八素,骂骂咧咧的站起来,复又坐下叫道:「给我倒酒!」那 些姑娘一听,笑道:「大爷你自己倒,我们这些人哪能伺候的了您哪?」说完, 丢下酒壶,一哄而散。
 
  黄蓉和茹娘来到天字号房门外,茹娘推开门道:「客官,你等的人已经到了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