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森之千手】(06)【作者:muhaha111】
字数:73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火影
 
  「你怎么来了?」大长老坐在书桌后面,手里正写着些什么,见源溯进来, 问道。
 
  刚才还看见大长老在自己卧室中,没想到在这又碰到了,源溯也不敢直说是 拿忍术秘籍送人,支吾道:「随便看看。」
 
  说完也不避讳,直接走到书架旁拿起一堆卷轴一一查看起来。
 
  「贪多嚼不烂,你能把现在掌握的忍术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就足够了。」 大长老摇摇头,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源溯也得硬着头皮鬼扯道:「我也是先熟悉熟悉,规划好以后的修行该怎么 走。」
 
  大长老叹了口气,也不说话,继续埋头写了起来。
 
  源溯在书架旁走走停停,拿起一个卷轴看看,又放了回去,假装挑选卷轴, 其实哪有那么麻烦,随便拿两个就是了,只是为了等大长老忙完先出去而已,免 得被他发现。
 
  源溯等得无聊,看着满满两个书架的卷轴,随口问道:「爷爷,不是说曾爷 爷当年开发的忍术就有上千种吗?再加上我们族中传承下来的,应该不下一千五 百种吧,怎么这里才这么点?你不会藏起来了吧?」
 
  大长老老脸抽了抽,没好气的道:「这间屋子就是最好的密室,还用得着藏 吗?」
 
  旋即又叹道:「这里共有八百多种忍术,A级和S级秘术共有两百多种,其 中一百种是族内传承下来的,剩下的一百多种就是你曾爷爷开发的了,也算是最 多的了,族长那边有一百种就算了不起了。」
 
  源溯好奇道:「失传了?」
 
  大长老笑道:「那倒没有,你曾爷爷身为火影,为了不使其它家族利用这件 事制造矛盾,便将毕生所开发的术全部封印在一起,交给村子保管,也就是现在 的封印之书。而我手里的这一百多种,也是你曾爷爷觉得适合我族修行,私底下 传给我的。」
 
  「可惜了。」源溯摇摇头道。
 
  这里的忍术他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但一些特殊的术这里根本就没有,看 样子应该是在封印之书里了,比如说超级邪恶的『秽土转生』,再比如说让他垂 涎三尺的『飞雷神之术』。
 
  大长老瞟了一眼源溯,提点道:「没什么好可惜的,有得必有失,当了火影, 就必然会牺牲一些利益,就像刚才的三代,心里明明希望玖辛奈把事闹大,但嘴 上说出来的却是息事宁人的话。」
 
  源溯点点头,眼神却无意中瞟见桌子上的一支刻画着无数符咒的苦无,眼睛 一亮,这不是『飞雷神之术』的专用苦无么?
 
  三两步窜了过去抓在手中,故作不知的问道:「爷爷,这是什么?」
 
  「哦,这是你曾爷爷留下来的『飞雷神之术』专用苦无,时间长了,拿出来 擦擦。」大长老随口道。
 
  「爷爷你果然还有好东西。」源溯一脸笑意,突然想起什么,问道,「难道 爷爷你也会『飞雷神之术』?」
 
  可惜大长老的回答让他失望了,很干脆的道:「不会,想学习这个术需要很 强的空间天赋,当年你曾爷爷也曾尝试让我修习过,但没能成功。」
 
  源溯心中微微失落,若是大长老会这个术,那他也有机会尝试一下,但无鱼 虾也好,不由道:「那这把苦无就送给我吧。」
 
  「这是你曾爷爷留下来的遗物,我留着也就是个念想,你急什么,迟早不都 是你的。」大长老不说给,也不说不给,卷起刚写完的一张纸,站起身来,走了 出去。
 
  源溯嘿嘿一笑,既然大长老不提,那他就当大长老默认了,一屁股坐在大长 老的椅子上,仔细端详起来。
 
  只见苦无通体黑色,上面刻满了各种咒印符文,伸出一根手指在刃上轻轻划 过,不料手指竟被切开一道小口,忍不住道:「这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这么多年 了,还这么锋利。」
 
  「咦?这是什么?」源溯一阵惊讶,原来那苦无刃上一丝鲜血就像滴入海绵 一样竟被苦无吸收掉。
 
  苦无上突然荡起一丝波纹,那波纹也慢慢变成一个圈圈形状,越来越大,吸 力也越来越强,不过片刻,便涨到直径一米大小,还不等源溯反应过来,竟直接 被吸了进去。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源溯很不雅的摔了个狗吃屎,只是那苦无还握在 他手中。
 
  爬了起来,待源溯看清所处环境,却是无比震惊了,这里竟是异空间! 
  一个大概两百平方大小的异空间,空间之外,便是五光十色的空间乱流,一 个透明的薄膜包裹着此空间,挡住空间乱流的进入。
 
  而空间内的摆设,竟像是一个实验室,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仪器。
 
  「这难道就是二代的秘密实验室?」源溯心中快速闪过这个结论,又忍不住 疑惑道,「只是他是怎么发现这里的?还将这里改造成实验室。」
 
  想不通就不想,源溯也就沿着实验室参观起来,不多时,便看见其中一个试 验台上空空荡荡,只摆放着一个卷轴和一缕银色头发。
 
  「咦?这是什么?」源溯心中好奇,便走了过去,拿起卷轴打开。
 
  「啊!这是——」源溯心中几乎要掀起滔天巨浪,只见卷轴首行上工工整整 的写着四个大字:
 
  秽土转生!
 
  源溯稍一冷静,看看那缕银色头发,再看看手中的卷轴,马上猜出了其中的 关键:「难道二代是想让人把他转生出来?」
 
  「这个苦无就是进入这里的钥匙,而且是滴上我的血之后才来到这里,说明 二代只想让自己的嫡系子孙进来,而且把他秽土出来,他这是要干什么?」源溯 心里思索着,同时又有些犹豫,「不会是夺舍吧?」
 
  源溯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先不那么着急二代秽土出来,万一搭上了自己 的小命可就划不来了,至于秽土转手的卷轴,这个先修习一下也没什么,至于实 验室,他又不是二代和大蛇丸那种科研家,还真是用处不大。
 
  这时候源溯发现一个问题,他该怎么回去?
 
  看着手中的苦无,尝试着注入一些查克拉,果然,苦无再次荡起一丝空间波 纹,有过一次经验后源溯也不再犹豫,马上加大查克拉量,片刻之后又回到了书 房。
 
  随便拿了两个答应给源田的卷轴,便走了出去。
 
  坐在属于自己的小院的客厅中,源溯正在认真的观看秽土卷轴,这个术他可 以不使用,但对术本身的兴趣还是很大的。
 
  严格来说,秽土转生是属于辅助类型的S级召唤术,也是通灵术中的一种不 需要施术者的血的术。
 
  想要施展秽土转生,必须满足几个条件:第一,被转身者必须已死,且灵魂 没有被封印;第二,必须要有被转生者的DNA;第三,要一个活人作为被转生 者的载体,活人越强,被转生者越接近生前的水平;第四,必须知道秽土的术式, 也就是咒印符文。
 
  而一施展这个术时又可以分为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有意识的束缚,也就是思 想还在,但身体却受施术者的控制,第二种是完全抹杀人格,使其成为一个战斗 机器。
 
  这个术在原着中是由二代火影开发,大蛇丸让其重见天日,最后由药师兜发 场光大,所以源溯手上的术也可以称作是不完善的,还无法做到玩群殴的地步。 
  而这个术最难能可贵的是,只要满足上述条件,无论是谁都可以施展,并没 有实力要求,只是若是实力太差,说不定就会被被转生者挣脱出去,玩火自焚。 
  「少爷。」源田走了进来,单腿跪地行礼道,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 女。
 
  源溯不动声色的将卷轴收了起来,瞟了一眼那少女才道:「嗯,这就是你妹 妹吧?」
 
  那少女赶紧学着源田的模样行礼,声音略显紧张的道:「属下千手雨薇参见 少爷。」
 
  源溯这才打量起眼前少女,乌黑的长发像年轻时的纲手一样束成一个高高的 马尾,额头上系着木叶护额,面容清纯,一身标准的忍者装紧紧包裹着娇躯,胸 前高高耸起。
 
  「妈的,好一个童颜巨乳。」源溯暗暗舔了舔嘴唇,才一本正经的道,「都 起来吧。」
 
  「是。」源田兄妹二人起身站在一旁。源溯又拿出给源田准备的两个卷轴丢 了过去,说道:「老规矩,拿回去三天时间背下来,然后还回来,不准落于笔墨。」
 
  「是,多谢少爷。」源田大喜,这才欢天喜地的告退。
 
  待源田退下,只剩源溯和雨薇二人时,千手雨薇明显显得更加紧张,一双小 手都不知放在哪好,只能紧紧捏成拳头。
 
  源溯看着雨薇问道:「源田都跟你说了吧。」
 
  千手雨薇一听,马上再次单腿跪下,大声道「是,请少爷吩咐。」
 
  源溯看得出千手雨薇的紧张,安慰道:「这里不是暗部,没那么多规矩,不 用紧张。」
 
  「是。」
 
  源溯摇摇头,知道千手雨薇还是紧张,只能慢慢来了,道:「从现在开始, 你就是我的侍女了,以后我的生活起居就由你来负责,明白吗?」
 
  「属下明白。」
 
  「以后你是我的侍女,不是部下,就不要再自称属下了。」源溯纠正道。 
  「是,属下、我、奴婢明白。」千手雨薇结结巴巴说完,一张小脸已涨得通 红。
 
  源溯微微一笑,指了指卧室,道:「嗯,不错,先去卧室里收拾一下吧,有 点乱。」
 
  「是,少爷。」
 
  看着忍服下扭动的美臀,源溯淫淫一笑,这才拿出秽土卷轴重新研究起来。 
  这栋别院的所有大门都是推拉式木门,轻轻拉开卧室木门,又将其关上,这 才打量起卧室布局来。
 
  「好大。」千手雨薇心中感叹道,整个卧室被一个落地帘分隔成两个部份, 前半部是一个小厅,正中间是一个小几案,旁边摆放着一些书籍,主坐身后则是 摆放着一些兵器,两侧的木墙边没有任何家具,空空荡荡。
 
  后半部便是卧室了,正中间是一张大床,横躺下三五人都不显得拥挤,左边 木墙则被全部改造成了衣柜,右侧则是一座豪华的盥洗室,与卧室联通,没有丝 毫遮挡。
 
  「仅仅只是个卧室,就比我家还大,更别说富丽堂皇的程度了。」千手雨薇 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更加坚定了要伺候好这位少爷的决心。
 
  千手雨薇开始收拾房间了,走到床前将被子一抖,却见一个男式内裤被抖了 出来。
 
  「啊——」千手雨薇被吓了一跳,旋即小脸一红,看着内裤暗道,「雨薇啊 雨薇,你以后就要服侍少爷了,怎么一条内裤就把你吓成这样?」
 
  于是,千手雨薇红着小脸,伸出手慢慢靠近内裤,犹豫片刻猛的一抓,将内 裤抓在手中。
 
  这时,卧室木门突然被拉开
 
  「啊——雨薇,你这是——」走进卧室的源溯开脸惊讶,只见少女红着小红 紧紧抓住自己的内裤不放,不假思索的问道。
 
  「啊——对不起,少爷,属下、我、我、奴婢知错了。」千手雨薇尖叫一声, 飞快将内裤丢开,『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都快要哭出来了,语无论次的道。 
  源溯暗骂自己糊涂,这种话怎么能问出来呢,像玖辛奈那种见惯了阵仗只是 没突破最后一步的还好说,看千手雨薇的样子可能连嘴都没跟人亲过,一碰敏感 话题就紧张,自己这不是找别扭么?于是只得安慰道:「没关系,起来吧,再说 这些事以后都是你的本份。」
 
  「谢、谢少爷。」千手雨薇还是低着头,红着小脸不肯起来,生怕源溯误会 他淫荡。
 
  源溯也没了办法,只肯岔开话题道:「我是想叫你跟我进一躺城,你以后住 在我这也就用不着穿这身忍者服了,我带你去买一些衣物。」
 
  千手雨薇赶紧推辞道:「不、不用了,奴、奴婢的衣物奴婢自己会买的,怎 么能麻烦少爷。」
 
  「当然要麻烦本少爷了,要不然你怎么知道本少爷喜欢什么样的呢。」源溯 心中暗笑,嘴上却道,「没关系,先买上几件,过些日子再量身定做几套,穿出 去也不至于辱没了我的名头,这事我说了算,快过来。」
 
  「谢少爷。」千手雨薇没了办法以,只得谢了恩站起身来,红着脸走了过去。 
  「哦,对了。」源溯一拍脑门,走到小厅空荡荡的木墙旁边,用手一拉,木 墙马上被拉开,又走到另一边同样拉开道,「这两边的墙壁都可以拉开,可以通 风透气,也可以欣赏风景,先让你知道。」
 
  两侧一打开,阵阵微风袭来,千手雨薇向墙外看去,湖面一望无垠,碧绿的 湖水轻轻拍打着壁沿,泛起层层涟漪,远处叠翠的山峰上冒起阵阵炊烟,依稀能 见到族人们的身影,忍不住轻声道:「好美。」
 
  源溯心中得意,开口道:「想看以后可以看个够,走吧,这都快下午了,晚 上还要赶回来呢。」
 
  说完也不征求千手雨薇的意见,拉起酥滑的小手走了出去,千手雨薇小脸一 红,紧紧的跟了上去。
 
  火影办公室。
 
  猿飞日斩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若从门口看去,端的是一派 火影的威严,只是若到近处一看,定会让人大跌眼镜。
 
  此时猿飞日斩的长裤已被褪下,肉棒正高高翘起,不算很长,却极为粗壮, 一名身穿和服的美妇衣着整齐的跪在猿飞的两腿之间,一手箍住肉棒根部轻轻套 动,一手握住肉袋温柔的抚摸着,樱桃小嘴正含着肉棒前端,前后动作着。 
  「哦——哦——好舒服——快——再快点——要射了——快——」猿飞日斩 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低吼道。
 
  胯下美妇动作也不再轻柔,小嘴猛吸,开始飞快耸动着脑袋,直到一股股热 热的液体射入嘴中才停止动作,将那液体一口咽下,又吸了吸,这才吐出肉棒。 
  「小春,我看我们以后还是别这样了,我总感觉对不起门炎。」发泄过后, 猿飞日斩瘫痪在椅背上,休息片刻,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美妇道。
 
  转寝小春『噗嗤』一笑,抚媚的看了一眼猿飞日斩,笑道:「你呀,就是心 口不一,每次像公狗一样扑过来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一提起裤子就想起对不起 门炎了?」
 
  「我——」猿飞日斩一阵语塞。
 
  「好了,好了。」转寝小春温柔的擦拭着肉棒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门炎 早就知道我们的事了,哎,我们这些玩政治的人,连跟谁上床都由不得我们说了 算。」
 
  「哎。」猿飞日斩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
 
  木叶高层共五人,除了他猿飞日斩,还有火影辅佐志村团藏,三位参谋水户 门炎、转寝小春和秋道取风。
 
  五人中,猿飞日斩、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师承初代火影,秋道取风和志村团 藏外加宇智波镜师承二代火影,但当时木叶刚刚建立,初代火影哪有时间教导弟 子,所以他们三人也是由二代火影一手教导出来的,因此五人也算是同门师兄弟 了。
 
  其中,火影辅佐由火影直接任命,因此团藏算是和他一系,而水户门炎和转 寝小春则是代表着火之国大名的利益,最后的秋道取风则是代表着各大家族的声 音。
 
  一国一村,便预示着两个首脑,火影和大名之间必然有着重重矛盾,而最好 的润滑剂便是猿飞日斩和转寝小春之间的私情,只有这样,当火影和大名的矛盾 不可调和时,双方才有一丝退路。
 
  「嘻嘻,不过话又说回来,门炎现在在前线领军,这仗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呢,我总不能一直独守空房吧。」转寝小春如少女般『嘻嘻』一笑,一脸俏皮的 道。
 
  「你呀——」猿飞日斩伸出一根手指在转寝小春的琼鼻上轻轻点了点,一脸 无奈。
 
  各国之间花样计谋层出不穷,先行同盟骗得对方信任再偷袭的事也没少做, 因此各国这间互不信任,都是凭一已之力独抗四国。
 
  木叶这边,年青的三忍还稍嫌资历不足,而火影身边又不能没有参谋,因此 由团藏负责风之国和土之国,门炎负责雷之国,秋道取风负责水之国,转寝小春 则陪猿飞日斩留守木叶。
 
  转寝小春清理完肉棒,又帮猿飞日斩将长裤系好,二人这才走到一旁的沙发 上坐下,谈起了正事。
 
  「门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他身体不好,这么重的担子,别压垮了才好。」 猿飞日斩接过转寝小春倒上的一杯浓茶,问道。
 
  转寝小春又给自己倒上一杯,这才道:「门炎的情况我最了解,这点小担子, 压不垮他的,目前已占据了优势,再说了,我的男人怎么可能被这点小担子压垮, 团藏那家伙负责两国的战事都没被压垮呢。」
 
  明明是自己对不起门炎,但听到小春说出『我的男人』时,猿飞日斩心中还 是略微有些不舒服,又一听到小春提起团藏时,才笑道:「你可别小看了团藏那 家伙,敢于跟我争夺火影之位的人,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可能猿飞日斩自己都不知道,由于他刚才不经意的情绪变化,说话间不知不 觉的在『跟我争』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转寝小春一愣,不明白猿飞日斩为什么要在这三个字上加重语气,再稍一回 想刚才的对话,马上明白过来猿飞日斩这是吃门炎的醋了,突然『咯咯』笑了起 来,花枝招展。
 
  「你笑什么?」猿飞日斩一阵迷糊。
 
  转寝小春好不容易止住笑容,轻咬嘴唇,一脸抚媚,腻声道:「你最厉害行 了吧。」
 
  猿飞日斩以为转寝小春是说他能夺得火影之位厉害,也没在意,道:「等下 那个李瞳就要来了,还是老规矩。」
 
  转寝小春一听,马上正容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对一个下忍投入这 么大精力,还是一个刚叛变过来的下忍,靠不靠得住还两说呢。」
 
  「你知不知道这个李瞳的情况?」猿飞日斩反问道。
 
  转寝小春回想了一下,道:「雨之国下忍,奉命骚扰我们的补给,被一个中 忍小队给擒了回来,坐了三天牢什么话也不说,第四天突然就什么都招了,还愿 意叛变雨之国加入我们木叶,这怎么看怎么反常啊,日斩,我劝你还是小心点好。」
 
  猿飞日斩一挥手道:「一个下忍翻不起什么浪花,可能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据监视他的暗部说,这两天他在不停的当街杀人,而且事后暗部一查,这些人竟 然全是间谍,不仅仅是雨之国的,那四个大国都在其中,你说奇怪不奇怪。」 
  「啊,还有这事?」转寝小春一脸惊讶,不过旋即又怒道,「就算是间谍, 也不该当街杀人啊,这样还不得闹得村子人心惶惶吗?再说了,如果他把这些名 单贡献出来,我们也好放长线掉大鱼啊,全杀了算怎么回事?他到底有没有脑子?」
 
  猿飞日斩在思索着什么,待转寝小春骂完,才道:「我关心的不是这个,你 想一想,我们押送补给的中忍一般都是实力一般般的中忍,他能被这样的人俘虏, 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就说明他的实力确实一般般,可这几天他杀的人里面却不乏精 英中忍,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转寝小春一惊,急道:「这么说他还是间谍。」
 
  猿飞日斩道:「这只是一种可能,但破绽太大了,而且代价也太大了,为了 让他潜入村子,光本国间谍就牺牲十几人,太不合常理了。换一种思路,我们假 设他不是间谍,那会怎么样?」
 
  「不是间谍?你的意思是他在这短短四天时间里,实力从普通下忍暴涨到精 英中忍程度?」小春不确定的道。
 
  猿飞微微一笑,道:「只有这两种可能了,要么他是间谍,而且还是雨之国 重要人物,要不然不会牺牲那么多间谍,要么就是他有什么奇遇,所以实力暴涨。」
 
  「什么奇遇?他这几天可都在暗部的控制之下。」转寝小春一愣。
 
  猿飞日斩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才这么重视他,先把他派到战场上 去,看看他怎么做就能确定他是不是间谍了,如果真是有奇遇,对木叶来说也算 是好事。」
 
  「只是这性子,得好好敲打敲打,当街杀人的事他也做得出来。」转寝小春 一脸不忿的道。
 
  「所以我才说老规矩。」猿飞日斩微微一笑。
 
  转寝小春也是笑道:「好好好,老规矩,你唱红脸,我唱白脸。」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二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请进。」猿飞日斩的声音顿时威严起来。
 
  门被推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年青人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走了进来,胚声胚气 的道:「火影大人,哎呀,火影大人,我一个刚刚加入木叶的新人能受到火影大 人的召见,真是三生有幸啊……」
 
  「哎呀,这位就是小春大人吧,哎呀呀,小春大人可真漂亮,又年轻又漂亮, 要是和我走在大街上,别人肯定以为是我姐姐呢,要不以后我就叫你小春姐姐吧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