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秘书是同学】作者:不详
我的秘书是同学
 

 字数:48898字
 来源:heeroyuy
 录入:黑翼天使
 校对:拓也



 


               人物介绍
 
  雾志摩真人
 
  男主角。乍看之下是个不起眼的大学生,然而却是「雾志麾集团」的负责人。 
  为了成为集团继承人他遵从家规,着手调教『爱奴』……
 
  麻仓沙织
 
  真人心仪的同学虽是优等生,却不惹人厌,是个也受同性喜欢,才貌双全的 美女。她受姐姐丽香推荐,成为『爱奴秘书』候选人,接受真人调教
 
  麻仓丽香
 
  沙织的姐姐,前任雾志摩集团总裁雺志摩玄藏的『爱奴秘书』。玄藏死后, 她以代理会长的身分展现才干,但真正用意却如谜团。
 
  水无月绫音
 
  真人的同学、沙织的密友。她的父亲是雾志摩集团旗下公司的董事长,所以 她极为讨厌真人,一有小事就对真人表现恶意。
 
                序章
 
  「……不过是妾腹子,还敢得意兮兮的赖在房子里不走……」
 
  「……我真敢相信,居然让那种来历不明的子继承财产……」
 
  微微昏睛中,某人的声音传来。
 
  「……这样子做,我们集团没问题吧,」
 
  「……总裁到底在想什么……?」
 
  穿过界暗而来,仿佛缠绕肌肤的话声。
 
  这些是充满想很、嫉妒和轻篾的暗黑色恶意团块。
 
  (呜……!)
 
  青年的脸因恶梦而扭曲。
 
  两手宛如挣扎般在半空挥动。
 
  样子仿佛拼了命驱赶降临自己身上的不明物体。
 
  (那又怎样!)
 
  他枫紧拳头,激动地抡向空中。
 
  (我自己也知遗!)
 
  他无意识的哨喊,啪沙……!
 
  覆盖他身体的毛毯飘然掉落。
 
  「啊……」
 
  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正在床上睡觉。身着睡衣的青年慢慢松开紧握的拳头 后,凝望着汗湿的掌心。
 
  「我心里明白……何必出现在梦里说……」
 
  他再次缓缓握拳,并叹了口气。
 
  告知一天开始的阳光,服射在他的睡床上。对于被恶梦扰醒的他而言,这绝 非是件偷快的事……
 
  突然间,敲门声响遍房内。
 
  「真人少爷,早膳准备好了。您再不起床的话,就要迟到了。」
 
  「嗯……知道了。」
 
  被称为真人的青年,从和他纤瘦身材不相配的豪华大床上,懒洋洋的下来。 
  他该面对的现实不是忍受恶梦,而是上学。
 
  他看了看手表,距离上学时间已没多少时间了。
 
  真人换上制服,往书包塞了几本教科书后,走出了房间。
 
  下楼梯时他的视线落在伫立于一楼那头,身穿红色套装的女人身上。
 
  「真人少爷。我已经做了饭前试毒了。」
 
  穿着一袭整齐套装的女人- 麻仓丽香若无其事的说。
 
  「我不吃早饭。」
 
  真人刻意别过脸不看她,粗鲁地说。
 
  「您好几天没吃早饭了。这会弄坏身子的。您即将继承雾志摩集团,若不注 意健康……」
 
  「就算注意了,该死时还是会死,像我爸那样……花了那么多钱保养身子, 不行时不也就不行了。」
 
  「真人少爷……」
 
  丽香的表情一瞬间浮现困惑。
 
  「我不吃是因为没时间了。我也没有食欲……」
 
  说完,真人怀着难以释怀的心情走向玄关。
 
  他的父亲正在住院。
 
  雾志摩集团总裁- 雾志摩玄藏。他就是真人的父亲,雾志摩家是从江户时代 沿袭下来的世家,在当地是个望族。
 
  玄藏是雾志摩家的嫡长子,自从二十五岁继任当家之后,在战时和战后的动 荡时期成立了商社。他活用世家名号和长久培育的人脉关系,使区区地方世族的 雾志摩家,发展成跨足速食面甚至军事工业的巨大企业集团。玄藏可谓代表对日 本经济界有功者的第一人。
 
  这样的他如今病倒,留下一名尚是大学生的不成熟继承人,他躺在旗下连锁 医院的重症治疗室,即将踏上黄泉之旅。
 
  「请您至少去探病一次……」
 
  背后传来丽香的声音。
 
  麻仓丽香是雾志摩玄藏的秘书。
 
  她曾是真人小时候的玩伴,也曾在他大学联考之际担任他的家教。从真人懂 事以来,丽香就在雾志摩家,充当真人的姐姐、母亲。
 
  真人认为丽香不是单纯的秘书,而是玄藏公私两用的『个人』秘书。
 
  按道理说,她该陪在病榻的玄藏身旁,率先看顾病人,但她却毫不表露自己 对玄藏的感情,留在这间宅邸。
 
  (探病……?)
 
  真人在心中低语。
 
  真人曾经一度前往父亲所住的医院,但那里群集了许多大人。他们一看到真 人,就拼命挤出伪善笑脸,对真人说些安慰话。在真人眼中!只觉得这是拉拢自 己的肮脏行为,成觉就像被羽虫附身般不愉快。从此以后,他再也没去探病。 
  他们是一对毫无接触点的父子。虽然父子相依为命,但如同一般家人间自然 培育的亲情,在他和父亲之间并未滋生。真人心里明白这一点,所以没法只为了 豉励病榻的父亲,便前去那些人所在的地方。
 
  当然,丽香困惑地凝望着他的心情,不难让人了解。
 
  自从玄藏病倒以后,已过了数周。这段期间,总裁的职务似乎是由丽香代理, 可事实上公司陷入了混乱。最近,她经常在讲电话时露出可怕的表情。即使业务 不因此停滞,丽香终究不是父亲。听说失去领导人的组织,意外的脆弱,现在雾 志摩集团正如同这话所言。
 
  「再见,我走了。」
 
  真人对身边事物逐渐改变感到困扰,却尽量徉装平静。
 
  「真人少爷……」
 
  丽香锁着形状美好的眉头。
 
  (为什么做出这种表情……?)
 
  真人凝视丽香的脸,可没法窥看她的心。
 
  他大大吐了口气后,旋起脚跟走向玄关。
 
  真人居住的房子有广大的庭园。
 
  真人快步走在修剪整齐的草坪上的石板路。他一如往常心想着为什么从玄关 到门口这么远。
 
  他的右手边种着四季可欣赏的应时各式花卉和树木。
 
  庭园的一角有扇石头包围的铁门。不过,这道门长了铁锈,似乎没法打开。 
  (真诡异……)
 
  真人讨厌这座庭院一。
 
  他从小就住在这儿,但宅院里有许多他不能出入的地方。
 
  就连这个石块包围的地下入口,也是秘密场所之一。
 
  (它通向哪里呢……?)
 
  真人每天早晨上学时,总会这样看着它,好奇地想着。
 
  他记得很久很以前,当他还年幼时,曾经看过那道地门开着。
 
  在他靠近门板想窥看究竟时,他觉得自己好好像听到野兽吼叫的可怕声音, 但这记忆毕竟模糊。
 
  (我记得它以乎通往地底……)
 
  从阶梯往下廷伸判断,他知道它通往屋子的地底下。但他想不起来那里有什 么东西。
 
  说到地底下,屋子里头也有另一道通往地下的楼梯。不过,那袒没有电,也 没有窗,黑漆漆的,所以他没有勇气进入。
 
  真人一出豪华的铁制大门,就走进公园。
 
  从自家宅院前往学校的途中,有座市政府管理的森林公园。每当真人上学快 要迟到时,总是穿越公园作为捷径。
 
  「少爷早。」
 
  「早,源叔。」
 
  有群流浪汉众集在公园的树林里。由于他们以这座公园为根据地,所以在地 人甚少接近这地方。
 
  真人不在意这种事,且亲切地向他们问候。
 
  「对了。源叔,拿去。」
 
  说完,真人拿了张万元大钞给看似头儿的男子。
 
  就真人来说,他明白这行为代表何种意义。真人藉由施舍金钱给流浪汉的方 式,满足自己的善心。
 
  从源叔的角度来看,从真人手中得到金钱是种莫大的恩惠,所以源叔竭尽所 能献媚。
 
  若站在真人的立场想,他将雾志摩家的财产浪费在无聊小事上,或许是他的 反抗方式。虽然他注意到这是多么庸俗、无关救赎的行为,可他毕竟只能做到这 种程度。
 
  真人一到学校,就和平日一样趴在桌上。他对学校的课程不感兴趣,所以就 理所当然地故意每天打瞌睡。
 
  尽管这样,若是单就成绩而言,真人可称得上优等生。原因并非他在暗地努 力用功,而是本能做得到这一点。
 
  或许这是真人与生俱来的才能。
 
  其他学生,甚至老师都很少找真人说话。这也许是因为他们自认比不上真人 这位雾志摩集团领导人,难以想像的巨大权利令他们自惭形秽,或许也因为真人 本身不善于和别人打交道。
 
  真人害怕和人说话。
 
  说起来,他正值天真无邪、多愁善感的年纪,个性不该这般阴郁。但这几年 来,真人变得没法信任别人。
 
  雾志摩玄藏这二、三年间,悉数使亲觎总裁宝座的人下台。当然,这些被玄 藏揭发罪行的干部本身有错,但真人却成了众矢之的,不管真人希不希望,也不 得不无数次接触人类丑恶的部分。
 
  真人成了这些失势者怒骂的对象。
 
  他们个个相信自己能继承雾志摩集团,且为此做了必要的努力。但是,当他 们的野心因玄藏而破灭时,他们的愤恕和恨意自然瞄向毫无力量的下一任继承者。 
  雾志摩家的当家为了避免家族纷争,代代不娶正室。不过,血统仍需有人承 袭。
 
  所以,当家纳妾,使小妾生子。
 
  争夺总裁宝座失利的人,发现真人这妾腹子之后,破口大骂地离开公司。这 些人辱骂真人,且经常出现在真人梦中折磨他。不过,从辱骂语句中,真人知道 自己是为了成为雾志摩家的当家总裁才被生下的,虽然他抗拒这个事实,却不得 不接受。
 
  到了午休时问,真人依然趴在桌上不动。
 
  当他想起要吃饭时就会起身,即使老师正在讲课,他照样天真地吃着上学途 中买来的火腿三明治。这是他的日课。
 
  不过,这样的他也有大学生的嗜好。
 
  「讨厌,绫音最爱骗人。」
 
  他慢慢起身之后,眼睛看向健康笑声的声源。他的视线前方,有群女同学并 了几张桌子,一块儿吃便当。
 
  「沙织,我说的是真的,这本书在图书馆。」
 
  「你没骗人才怪。」
 
  被称为沙织的女生,以手贴近嘴边微笑。这一连串的动作优雅、高尚。那楚 楚可怜,令人联想到澄澈高级红茶的秀发,随着窗外吹来的搬风摇曳。
 
  真人茫茫然眺望她那轻拂艳丽粉颊的发尾。
 
  这时,他们两人的视线交会。沙织察觉真人面无表情地注视她,她不讨厌地 报以微笑。
 
  突如其来的笑容今真人吃惊,他愣住了,但随即发觉自己的面颊发热。他慌 忙压住朝向她那方的耳朵。他非常清楚身体里的血液直往头上冲,耳朵变得赤红。 
  他羞于被沙织察觉。
 
  尽管如此,真人依然佯装镇定,重新坐下来。这时,他再一次看着她,想跟 她说话。这对真人而言,必须下定极大决心,同时要有机会。如果他做得到,他 很想和沙织愉快交谈。
 
  「喂,看什么!」
 
  然而,每次都有人妨碍。沙织的周围总是围绕数名女生。沙织的个性好,人 际关系也好。所以,她们每次都一群人在一起聊天,但一群人之中。总会有个女 生特别棘手。
 
  「干什么,雾志摩,别用奇怪眼神看我们!」
 
  「奇怪眼神……哎,他只是爱困。」
 
  「沙织,你这样不对,居然对那个恶心男好。」
 
  这女生站到沙织的前面,插身介入沙织和真人的视线之间。
 
  「可是……」
 
  沙织站在她身后,低着头。就真人来说,沙织这张表情也美极了。
 
  「绫音……这种说法对雾志摩同学太失礼了。」
 
  「都怪你每次都这样袒护他!就是因为有他这种男人,日本社会才会越来越 没活力。」
 
  被唤作绫音的女生,更恶狠狠的说着。如果她憎恨真人,理由不难了解,但 对真人而言,这些话骂错人了。的确,水无月绫音的父亲在雾志摩集团旗下的公 司担任董事长。但近年来,那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不佳,真人记得丽香边看报告边 板着脸。
 
  (她乱发脾气……)
 
  绫音不理会呆愣的真人,接着说道:「基本上,沙织也真是的。你没必要因 为姐姐受他家照顾,就对他这种男人好!」
 
  「这和我姐姐无关……」
 
  沙织的姐姐就是住在真人家的丽香。
 
  丽香和沙织这对姐妹的双亲早逝,在这世上相依为命,她们初次造访真人所 住的宅邸,已事隔十年以上。年幼的真人对当时没有记忆,但据说玄藏对无依无 靠的姐妹伸出援手,除了生活费,当然也负檐她们的学费,供她们上学。 
  不过。是什么缘故促使玄藏照顾两姐妹,以及她们的身世,真人无一知悉。 
  因为丽香不曾告诉他,而且就算当年他问了沙织,恐怕也记不得了。
 
  后来,丽香长大成人之后,为了报恩,自愿担任玄藏的秘书。而沙织虽然以 前常在他家陪他玩,但现在只是同班同学。当年的回忆无一残留。遗憾的是这些 记忆对他而言,只是陈年旧事。
 
  「总之!请你别用色眼看我们!」
 
  绫音从椅子上站起来,以飞般而来的气势叫喊。真人不耐烦地将小指伸进耳 朵,边掏耳屎边听。然后,他慢慢抽出小指头,并且睁开眼睛瞪视绫音。 
  「干什么……?」
 
  他的眼神令绫音一瞬间畏怯。她的心底害怕雾志摩集团的颌导人。真人了解 她的恐惧。
 
  「我又不是在看你。」
 
  他弹出附着在指甲缝里的耳屎。就真人来说,他只是稍稍摆出架子而已,可 绫音似乎不许他进一步造次。
 
  「可恶……!」
 
  盛怒的绫音两手移开眼前的桌子,大步向前,想抓住得意逍遥的真人。 
  「不行,不行呀,绫音。」
 
  沙织慌忙压着绫音的肩头,但绫音的脚步没有停下。真人也被绫音这股气魄 压倒,连同椅子往后退。
 
  「喂喂,哪有女生找人打架……」
 
  「是你挑起的!」
 
  绫音挽起袖子,大步逼近真人。
 
  喀啦喀啦……
 
  就在这时,有位老师打开教室的门。绫音以为老师前来劝架,当场整理好桌 子,脸上浮现可爱笑容。
 
  「哈哈哈,老、老师,没什么,我在开玩笑啦~ . 」
 
  可是,老师看也不看绫音一眼,笔直地走近了真人。教室里沵漫紧张的气氛。 
  真人也成受到老师的怒气,便挺直身子、摆好架势。
 
  「雾志摩……」
 
  「是……」
 
  老师的声音变了。看着老师的表情,真人直觉地领悟到。
 
  父亲不好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地球使者 金币 +16转入本区再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