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夫妻的淫荡事之淫乱乐翻天】(完)作者:一念成淫
字数:12336

  日子在荒淫中一天天的度过,一天,岳父打电话来跟我十分郑重的说,想要给手下一名员工特殊的福利,要我帮着想办法,听的我是莫名其妙,岳父居然用这么义正言辞的口气跟我谈这不入流的事,让我多少有些别扭,细问之下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岳父公司的手下的一个二号人物不老实,背地里拉帮结派,勾结一批人想要架空岳父的大公司,不过百密一疏,没有想到一直机密的阴谋会议,被一个刚进公司的被强迫加班的打工仔给无意间听到了,打工仔心地淳朴,将此事直接告诉了岳父,岳父当时就怒了,以雷霆手段快速的清除了那几个不老实的家伙,连带着又开除了一大批的中层领导,事情处理的结果自然让岳父即满意也有些后怕,要不是这出其不意的打工仔传信,真要闹起来也是伤筋动骨的。

  可随之而来的烦心事就来了,怎么赏啊?别看只是传了口信,但实际意义上却是至关重要的,要说赏钱是自然的,可贸然就这么猛然一赏,难以服众,所以让我帮忙想一点特殊的福利给他,可我也想不出什么来啊,就把这件事说给了强哥听,强哥微微一笑,对着我咬了半天耳朵,我听完强哥的点子,我俩同时笑了起来,笑的是那样的猥琐。

  打工仔的名字叫赵宇,新来到公司,有股子年轻人的朝气,踏实肯干,正是他在这勤勤恳恳的一次加班中洞悉了秘密,转而告发了那几个败类,使得公司来了个大清除,把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全都清理了干净,这几天赵宇的心情很不好,为什么?因为这些天来本应该是最大功臣的他得到奖励的时候,可现在,除了把他重新安排成了一个独立办公室的小经理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弄的赵宇心里不是很开心,其实他也幻想过,董事长对他大力的提拔,最次也会是个中层的有职权的部门经理在那呼风唤雨,可现在……唉,别瞎想了,怎么也是升职了,还给了自己一个小经理,哈哈,人还是知足常乐吧,「哐!」

  本来虚掩的门被踢开,秘书王静走了进来,一脸厌恶的看着眼前的赵宇,王静是当初一个中层经理的秘书,为了赵宇现在这个职位,软磨硬泡的公关,眼看要到手了,公司大清除,那个中层倒了,她这个职位也成了镜花水月,可谁知道几番调动之下,自己日思夜想的职位给了一个新来的打工仔,更气愤的是她还被降级给他做秘书,其实做秘书的一般都会去讨好经理,不过,赵宇他一没财力,二没后台,她可懒得巴结他,不过再不情愿工作是要做的,王静对赵宇说道「经理,一会董事长夫人要来查看,所有部门都要迎接。」

  赵宇闷闷的「哦」

  了一声,等王静退下后赵宇这才叹了口气,感叹自己人生好失败,当个经理还被自己秘书横挑鼻子竖挑眼,可又一转念,董事长夫人……,赵宇傻傻的笑了,表情变成了花痴,还记得刚进公司与几个老同事闲暇时,远远的看过一次,就那一眼在赵宇心里打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那端庄成熟的气质,和傲人的身姿,让他打心里觉得这才是女人,一旁的老同事们还小声嘀咕着开一些荤玩笑,「嘿,看那身段,那奶子都快赶上排球了吧?」

  老张咽着一边唾沫一边说,一旁的老王观点不同「奶子算嘛?你看那屁股圆的,骑你身上一屁股就能坐射你!」

  而老孙却也是意见不同「真贪,还想那么多?就那双腿都够我玩一年的!」
  三个色胚在那污言秽语。

  可赵宇不与他们参合,默默的将那美丽的身姿记在心中,奉为心中的女神,赵宇甩了甩头,赶忙一起和同事们去迎接,这层的办公大厅十分的大,而且由董事办公室一直到大厅中央有一条巨大的镜墙,高层说这是为了让员工时刻注意自己的仪表,员工们聚齐站好,迎面岳母走了进来,岳母秋波柔水,一身职业套装显出气质干练,腿上罩的肉色丝袜,灯光下显出迷人的风采,十分优雅的迈着步伐,来到众人面前,看到这么多人迎出来淡然一笑说道「都说了我就是来看看,还用什么迎接啊,都回去忙自己的工作吧!」

  岳母让大家回去各司其职,而赵宇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办公,忙了好一阵,手上的工作大部分处理的很好了,正想开个小差,门被推开了,岳母走了进来,随身把门关好,赵宇一见董事长夫人驾到,赶紧挺直腰板,双手在电脑上不断的打着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的文件,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个美丽的倩影正向自己走来,美妙的身影来到了自己的背后,轻柔的伏身在自己的旁边,带动那一阵的香风从自己的侧脸吹拂而过,赵宇极力控制自己的鼻子使其不发出声音,一边还贪婪的嗅着那醉人的香味,还在迷醉着的赵宇耳边响起柔媚的语音「小赵,工作辛不辛苦啊?」

  赵宇惊醒,立马摆出一副兢兢业业的派头,郑重其事的说道「为了公司的繁荣发展,努力是我应该做到的唯一标准,何来辛苦可言?」

  义正言辞的小腔调把岳母逗乐了「呵呵,嗯,不错,说的好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朝气,你为公司立过大功,好好努力,会在事业上腾飞起来的!」

  董事夫人的一番话,让赵宇的心里再次充满斗志,又再次说了几句励志的话语,岳母这才满意的准备离开赵宇的办公室,赵宇看着眼前的美妇优雅的步伐,那曼妙的背影一步一步的向门口走去,赵宇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岳母那穿的实在是过短的短裙上,赵宇先是内心小小的鄙视了自己一把,然后禁不住欲望的带领,假装失手将油笔的落下,伏身去捡然后慢慢的抬起目光来偷看,本来就没有对这次偷窥有什么收获的赵宇,在目光接触到岳母裙底的时候,彻底惊呆了,在一双肉色吊带袜的蕾丝尽头,似有若无的看到了晶莹的白肉,这一点让赵宇惊喜交加,天哪,老板娘竟然没穿内内,激动的那小子将头趴的更低,期望在岳母离去的瞬间里,还能继续有所收获,就在赵宇将自己的动作猥琐到极致的时候,更大的收获一下把他砸蒙了,赵宇就见到岳母开门出去的瞬间,从岳母晶莹大腿的中间『滋溜』一下,掉下来一样东西?弄得他一个愣神,岳母已然开门走了出去,赵宇连忙快跑几步来到门前,将地的东西捡在手中,仔细观瞧下,只觉得整个人当时就有点晕了,赵宇手中抓着正是一根材质极好的按摩棒,红色透明的柔软胶体,被雕刻成男人阳具的模样,龟头硕大,上面还有血管的花纹,在透明的肉棒里还有小型的电机,电力带动下塑胶肉棒在赵宇的手机不断的来回扭动,当然最主要的是肉棒上上那一层湿滑的液体,黏在了赵宇的手上,加上刚才看到的那个瞬间,不难想像手中这东西方才是从哪里掉落,或者说滑落出来,这对赵宇来说是个莫大的惊喜,但惊喜过后是大大的后怕,天哪,自己居然知道了老板娘的隐私,天哪,会不会被灭口?赵宇脑袋里已经脑补出了自己被打断手脚,套入麻袋,绑上砖头怒沉河底的悲惨景象,吓得这个青年拿着手中的淫具,是留也不是,扔也不是,战战兢兢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内心不住的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了,可就在祈祷的时候,办工桌上的电话响了,赵宇拿起电话,秘书王静说道「经理,董事长夫人的说有东西落在你那,让你带着东西到她办公室去!」

  赵宇听完秘书的话颤抖着将手里的电话放下,同时为自己默哀一下,太悲催了,被发现了,神佛保佑自己不要被灭口啊,赵宇将淫具塞进自己的裤兜,走出经理办公室,如同赶赴刑场一般,一步一挪,走向了,董事办公室,在那豪华的木门前,赵宇经过多次犹豫,终于一横心,颤抖着推门而入,办公室十分的豪华宽敞,巨大的老板台后面是,巨型的靠背转椅,背后是宽敞明亮的透明玻璃窗,赵宇在还有几步远的中央停住脚步,畏畏缩缩的望着眼前闭目养神的老板娘,站了一会发现岳母没搭理他,自觉难受的赵宇只好轻微小声的呼唤着岳母「夫人?
  我来了!「

  几次呼唤后,岳母才轻轻的睁开眼睛,赵宇瞬间就感到两道冷锐的目光直刺自己的心房,当时冷的他一哆嗦更加不敢抬头了,这时岳母的声音清冷的传到赵宇的耳边「哼,离那么远干什么,到我这边来,我有话问你。」

  赵宇几乎以顺拐的步伐走过岳母老板台,来到岳母旁边,岳母小脚微微一点,转椅转向赵宇,岳母翘着二郎腿,抬头看着眼前缩着的青年「哼,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胆子,竟然敢趴在地上偷窥我?」

  一句话把还在想着百般抵赖的赵宇给打的体无完肤,在岳母面前失去了最后的勇气,直接一下子在岳母面前跪了下来,「夫人,我,我不是,不,我真不是有意的,我鬼迷心窍,我不对,我该死,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

  岳母看着面前不住磕头求饶的青年,不经意的漏出了一丝笑意,不过立马抑制住了,「错了?一句错了就能放过你吗?哼!说!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你都盯着哪里看了?」

  赵宇不住的磕着响头,「夫人,我什么也没看到!」

  岳母薄怒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哼,我最讨厌不说实话的人了!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看来得让强哥出来让你闭嘴了!」

  赵宇听完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出来,天哪,果然要灭口的吗?那什么强哥,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赵宇都脑补出了,光头金链一身花,面目狰狞赛鲁达的黑社会强哥的模样,当时就说道「夫人,不要,对不起,我说谎了,我不对,我偷窥了您,求您别把我交给强哥!」

  看着面前吓的如同小狗的青年,十分满意,「嗯,那好,最后一次机会,抬头,说!刚才看了我哪里?」

  赵宇左右为难一狠心,抬头泪眼婆娑的对岳母说道「夫人,我,我看了您的腿!」

  赵宇看着眼前的老板娘听完自己说的话后并没有发怒,叫人挖自己眼珠子,而是嘴角轻微的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耳边的声音也不再是那么的冰冷,而是带有一些柔软慵懒的声调「哦?为什么看我的腿啊?说实话哦?不说实话,嘿嘿,你懂得……」

  赵宇实在是摸不透老板娘的脾气,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因为……因为夫人您大腿漂亮还好看!」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神佛保佑自己的恭维能讨老板娘的欢心,让自己免于祸事。

  果然,好话都爱听,岳母脸上漏出了笑容,「嗯,说的话还中听,不过偷窥是不对的,既然有错就要受罚,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好呢?」

  赵宇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还是要罚啊,哭丧着小脸对岳母说道「夫人说怎么罚,就怎么罚好了!」

  说完就跪在那等着受死。

  高高在上的岳母轻柔的一笑,把翘起的美腿放了下来,右脚的高跟鞋在地上扭动两下,精致的玉足从黑色高跟鞋中抽了出来,在赵宇诧异的目光中,如玉般的小脚伸向了他,赵宇一眼不眨的望着眼前白玉般精致,宛如一件精美玉器的美足,包裹在肉色丝袜中的脚趾均匀且整齐,憨态可掬的并拢在了一起,整个脚背白嫩没有一点粗暴的血管,脚掌是细嫩的粉红色,只有这种自小到大没有过多走路才会保养到如此的精致。

  岳母将脚丫整个踩到赵宇的脸上,感到脚心处赵宇鼻子间喘出的粗气打在脚心痒痒的,赵宇浑然忘记自己自己是在受罚,贪婪的嗅着脸上美足淡淡的幽香。
  舌尖已经不受控制的轻柔的舔弄了起来,几番的舔弄之下丝袜上已被口水弄得晶莹湿滑,赵宇无法克制住这种诱惑,嘴巴大张,一口将岳母的玉足吞入大半。
  在嘴中大肆品尝可起来!脚部传来的刺激使得岳母将脚从赵宇嘴中抽了出来。
  粘着口水的袜尖点了赵宇脑门一下。

  「让你受罚你倒是享受起来了!」

  说完,也不理赵宇傻楞在那,袜尖顺着额头一路向下滑过,顺着胸膛一路向下,经过小腹最后踩在了一处硬邦邦的地方,小脚隔着裤子反复摩擦几下,对于传来的硬度颇为满意。

  圆润的大脚趾伸开,与二脚趾并用灵活的拉下了赵宇的裤链。

  柔嫩的小脚从开口处伸了进去,在赵宇的裤裆之中蠕动几次,赵宇的鸡巴就从开口出弹了出来,鸡巴袒露在老板娘面前让赵宇更加的窘迫,但方才掏弄时那小脚的柔嫩和丝袜顺滑,却又让自己着实的爽了一把,赵宇的内心深处确实想过,老板娘这一套动作会不会是……,不,不,不,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即使是真的,难道就不想想董事长会怎么弄死自己么?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个玩物取悦眼前的美妇好了,岳母的一双小脚搭在赵宇的鸡巴上,右脚的脚掌和左脚的脚背一起包裹住他的鸡巴,进行着下流的撸动,一边看着眼前青年羞红的脸庞,还有不经意间流露出被套弄爽快流露出的色色模样,「你个肮脏下流的小滑头,惩罚的感觉怎么样?」

  岳母一边套弄一边问。

  而赵宇虽然表面极度的克制,但一开口再也掩饰不住因为刺激而带动的颤音「啊……夫人,我……我感觉好爽,夫人……啊,你的脚……好……好嫩啊,啊……好棒,夫人,求你继续的惩罚我吧!」

  岳母看着眼前赵宇已经迷离的双眼。

  双脚改为左脚用趾缝夹住肉棒上下的套弄,右脚用脚掌心在发红的龟头上不住的前后摩擦起来,跪在地上的赵宇再难把持,全身颤栗,呼吸渐渐地加重「啊……夫人……不,不要这……这么快。啊~爽,太快的话……啊……要,要来了……来了~」

  赵宇的颤抖加急,紧咬住自己的下唇想要克制一下凶猛的潮涌。

  但他控制的了自己可不能控制岳母,岳母右脚脚趾并拢,紧紧的抓住赵宇的龟头,开始用脚趾大力的摩擦夹弄,强烈的刺激电流般的从鸡巴上引导到了赵宇的全身,「嗯~~」

  赵宇从鼻腔中闷声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嚎。

  全身的欲望一直向下走去,在龟头的马眼处找到了迸发的重点,一股一股全部打在紧紧攥住龟头的脚心上,乳白的精液满满的射了岳母一脚心,直到赵宇射完,岳母才抬起脚丫看见肉色丝袜上附着那粘稠的精液,抬眼看了看因为射了老板娘一脚而尴尬不已的赵宇,在赵宇无辜弱小的眼神下,岳母的小脚再次伸出,带着粘稠精液的丝袜小脚,直接踩道赵宇的脸上,小脚在脸上不断地滑弄,把脚底心的精液均匀的抿在赵宇的脸上,赵宇羞红着脸任由岳母的涂抹,谁让这恶心的玩意是自己弄出来的。

  岳母调皮的把精液涂了赵宇一脸,满意的收回小脚,对着赵宇说道「我落在你那的东西呢?」

  赵宇急忙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那根自慰棒,托在手中,双手奉上。

  岳母嫌弃的说道「哼。被你碰过都脏了。去那边洗洗去。」

  赵宇那里奴才般的弓着腰,在饮水机边不住的冲洗。

  然后回到岳母面前跪好,再次把塑胶肉棒奉上,而岳母则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吩咐着「嗯,把我的东西给我放回原处!」??赵宇没有听明白,原处?是放桌上吗?赵宇还一副迷茫的样子时,岳母那两条纤长的大腿左右分开,分别搭在老板椅的两侧,那无毛的白虎地,显露在赵宇的面前,立马让赵宇的目光定格。
  岳母用小手抚摸着白虎肉丘中的细缝,「没听到么?给我放回原位!」
  赵宇听着岳母又一次的命令着,抬起手中的棒儿,颤抖着送向前方,一点一点缓缓的插入岳母那饱满的蜜穴,直至到底,只留有一小节的把手后,赵宇这才停手抬眼看着岳母,岳母根本没理会他,后背靠在宽大的老板椅当中,闭眼对着赵宇说了个「动!」,心领神会的赵宇,抓着手里的自慰棒,开始不断地抽送,一点一点的抽插,岳母在靠椅中闭目享受着快感,一双手不断的在自己身上来回抚摸增加刺激,赵宇的抽插也在不断地增加着力道,速度也越来越快,不断地传来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嫩穴上以覆盖上了一层水光!「啊!~啊……」

  岳母也在小声的呻吟起来,一声声的媚音,刺激着赵宇,让他发觉自己方才射过的肉棒再次怒挺了起来。

  突然,岳母用手夺过自慰棒,打断了赵宇的行动,赵宇抬眼看去,董事长夫人眼里的春意朦胧,小嘴在满是淫水的自慰棒上舔着,一边还用诱人的声音对他说道「假的就是假的,不如真的过瘾啊!」

  带有着一点撒娇的语调,勾引的赵宇再难把持住自己的内心,「夫人……要真的……我,我有……」

  赵宇小心的试探着眼前的女人,眼前的董事长夫人眼睛眯起来,轻柔的说了句「那就试试吧!」

  赵宇如获圣旨,起身站好,从裤裆的开口处再次掏出硬挺的鸡巴,慢慢的爬上那宽大的老板椅上,腰部慢慢的来到岳母分开的大腿前,笨拙的握着鸡巴来回胡乱的杵着,几次下来未入其门,岳母用好奇且轻蔑的目光望着他「呦!还是个雏?」

  赵宇脸红了,但依旧点了点头,这事生手老手几下就分的清,「哼,要不是看在童子鸡的份上,绝不便宜你!」

  一边说,一边伸出小手把鸡巴堵在自己的玉门处,「怎么做不用教了吧?」
  岳母轻蔑的调戏着,都准备好了,赵宇的腰慢慢的沉了下去,啊,天哪,岳母还没怎么,赵宇先叫了一声,那紧窄的腔道,紧紧的箍住自己的鸡巴,伴随着插入,一层一层的肉褶,不断地划过自己的棒身,直到插到了尽头,赵宇经历了一次别样的舒爽的旅程,浑身的肌肉都跟着抖动了起来,赵宇的嘴唇都有点哆嗦了,不一样,跟用手有着天大的差别,那温热,那湿滑,赵宇开始庆幸自己方才射过一发,要不然就这探入的过程都可能挨不过去,赵宇还在享受着方才的美妙过程,无意间看见眼前的美妇,正用目光审视着他,吓得他当时一哆嗦,他才想起来自己这可不是在享受的时候,自己可正在伺候人,虽然伺候的方法让自己爽了个没边,但要是眼前的贵妇有个不满,自己绝对死的连渣都不剩,连忙运足自己的腰力,不断地开始在那美妙的花园里耕耘了起来,「啊,不行,好紧,啊,太爽了」

  不住的挺动下带来成倍的快感,让赵宇这初经人事的小伙,食髓知味,到底是年轻人劲头足,加上第二发的持久,竟然坚持着一种姿势十多分钟,把岳母的春情带动了出来「啊……爽,啊……这小童子鸡真带劲,用力……好人……用力!」
  岳母春心萌动,婉转娇啼,让努力操逼的赵宇有了骄傲的满足感,自己刚开苞的鸡巴满足了这饥渴的熟妇,内心的邪欲被打开,赵宇也以色壮胆,一双手也不再是老实的撑在椅子旁,而是攀上了岳母那硕大挺拔的奶子上,双手陷入柔软的乳房当中,感受着掌心里因为动情而挺立的乳头,得意的赵宇开始口花花了起来,「啊……夫人……你的逼好爽……我操的好过瘾……啊……夫人你夹的好用力……你叫的好骚啊~」

  此刻说出这没羞没臊的话,确实助长淫性,岳母也在不断淫叫「啊……爽了你就用力,用力……老娘就是骚了,怎么滴!」

  赵宇试探的成功,眼前的女人已经在肉欲当中,不在乎自己出格的语言,并且十分配合「哈哈,骚逼,老骚逼,我操……操死你……啊!穿的这么骚来勾引我!还跟我假正经,早知道早就把你个骚妇给拿下了!」

  赵宇嘴里开始说着流氓的话语,「你现在知道我骚也不晚啊,用力……好棒的鸡巴!」

  岳母也同样说着羞耻的话语「说,你个老骚货。不穿内裤插个棒子,是不是欠人干?」

  玩乐中的赵宇忘了害怕,同时也是岳母的纵容,「对啊,老娘就是骚,就是为了勾引你这个童子鸡!啊……处男的鸡巴好美味,哈哈,做爱爽不爽?嗯?被老娘们夺走第一次,你个可悲的卢瑟!」

  骚浪的岳母,刺激着眼前的赵宇,赵宇愤怒的小脾气上涨,抬手在岳母的奶子上扇了几个清脆的奶光。

  「操,老子纯洁的第一次被你个老骚娘们给拿走了。操,你说你怎么补偿我,要不我告你强奸处男!」

  赵宇对岳母开着荤玩笑,卖力的操弄下,那巨大的靠背椅来回的猛烈摇晃,被操的春情荡漾的岳母摸着赵宇的小脸道「好棒,……对……顶那里……呵呵…
  …别委屈啊,我的小郎君……老娘不白吃你的处,给你弄个好玩的,你先起来!「

  赵宇正爽的嗨,真不愿意起身。

  但还是听话的起来了。

  岳母从靠椅上起来,站在巨大的老板台的一边,弯腰撅起那浑圆的屁股,在上面拍了拍,示意着赵宇,赵宇立马轻车熟路的二次插进美穴当中,刚要耸动,却被岳母阻止,「先别动,来就这样扶着我的腰,让鸡巴别掉出来,跟我一起走!」
  赵宇好奇的双手掐住岳母的细腰,在岳母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旁的墙壁处?赵宇纳闷,来这干嘛?老板娘做爱还老喜欢换地方?就见岳母手塔在墙上,的某处,忽然手指伸进墙去,轻轻一扣,整面墙体上出现了一个横向推拉的门,在岳母的拉动下门被打开,赵宇探眼望去,顿时吓了个心惊胆战,门外居然就是职工们办公的地方,人来人往,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赵宇和岳母就这么露出着下体插在一起显出在他们面前,赵宇顾不上许多,立马拔出自己的鸡巴,收回裤裆,还不忘着急忙慌的为岳母拉下还在腰间的裙子,然后就想跟外面的同事们解释一下!但怎么说啊,都看见了,这老板娘玩的太疯了啊!这事怎么能见光,而且让这么多人看见啊!急得赵宇满头的大汗,耳边却响起了岳母开心的笑声。

  赵宇愁眉苦脸,「夫人,你还有心笑,这下全完了。」

  然后,赵宇马上一愣,不对啊?如果被这么多人看见怎么大家还是在忙自己的事对我们无动于衷呢?岳母笑着牵着赵宇的手往外走去,赵宇先是一挣,然后就被岳母牵着手走了出来,出的门来赵宇才明白岳母为什么不担心反而笑了!原来门外的两边是两面链接到顶棚的巨型玻璃,只是透明度非常高不离近了都看不出来,赵宇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玻璃,心里略微一计算,「这?这是办公大厅内的那扇大镜子?」

  岳母一副你猜对了的样子「不错,为了观察员工们私下是否有怠工行为,做的这种单反射的镀膜玻璃。外面就是镜子。而里面看则是透明玻璃!」

  赵宇此时放下了提着的心。

  「这么说,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岳母淫荡的一笑「不仅看不见,还全方位隔音呢!怎么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来一发吗?这是为吃你童子鸡的补偿哦!」

  赵宇摸着巨大的透明玻璃问道「这东西结实么?」

  岳母回答「防弹玻璃你说呢?」

  赵宇再也没有了顾及,疯狂快速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一丝不挂的他猛的扑向面前的岳母,粗暴的撕扯着岳母的衣服,几下岳母身上就剩下了肉色丝袜和高跟,「老骚货,竟然敢吓唬我,操,今天我当着大家的面强奸了你!」

  说着拖起岳母的一条美腿搭在自己的胳膊上让岳母靠在镜面上,鸡巴立马插进了岳母的逼里,粗暴的操弄了起来,四周来回的走动着人,镜子里一对裸体的男女干着无耻的勾当,仿佛真的在大庭广众下白日宣淫。

  那种紧张和刺激,还有新奇的做爱场景,刺激的赵宇热血沸腾,「操,老骚逼,别竟让我爽,来!让大伙看看你这老骚货那对淫贱的大奶子!」

  说着放下岳母的腿,拔出鸡巴,让岳母转身正面趴在玻璃上,让岳母那一对迷人的大奶子压扁在镜子上,自己则从后面继续的操弄,「啊,爽啊……来啊,大伙一起来看啊,我把老板娘那个老骚货给肏了!我肏给你们看啊!」

  赵宇再也止不住自己,开始放肆了起来「啊……老张,转过头来看看啊,这骚货老板娘的奶子真他妈跟排球一样大啊!我抓都抓不过来!老王,你不是最喜欢这双腿吗?我现在可是连亲带摸的随便玩呢,羡慕不?老孙,哈哈把手里的活放放啊,看这里,你说的太对了经验之谈啊,这屁股绝对是骑谁谁就射啊!啊…
  …太爽了!啊,不行了!我……我……啊……射了!~「

  赵宇不住的拍打着岳母的屁股,将精液不断地射进肉穴的深处。

  。

  那天同事们都看着赵宇从董事办公室出来,不知道挨了什么训,红着个脸,走路无精打采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去!而秘书王静经过赵宇的办公室时却听见赵宇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傻乐!

  办公室大楼的经理办公室,赵宇正在努力的工作中,门外的王静急匆匆的进来报告「经理,董事长今天来听各部门的月总结!等会点到名字,就去董事长办公室。」

  赵宇点了点头「哦,知道了!」

  秘书王静走出去奇怪着?这经理以前每次都往自己的上面和下面使劲看,而如今,却瞅也不瞅一眼,到底怎么回事?自己魅力下降了?赵宇整理好自己的总结文件,向董事办公室走去,来到门前敲门,「请进!」

  一声浑厚的声音传来,赵宇听到董事长让自己进去,赵宇推门进入,迎面是那张熟悉的老板台,和那结实的大靠椅,靠椅中端坐着董事长,不知道是为什么,董事长的脸上眼睛的位置缠着厚重的纱布,赵宇疑惑间,一旁传来一个柔媚的声音,「小赵,董事长因为最近闹眼病所以今天只能听取各部门的总结了!」
  抬眼望去,赵宇看到了董事长夫人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赵宇没有多看,规规矩矩的站在老板台的前面,还看着眼前的董事长,心里挺惋惜的,董事长是他仰慕的榜样,没想到闹了眼病了。

  不过赵宇依旧十分严肃的站好开始对董事长做部门的报告,「我们部门在这个月里……」

  赵宇开始做报告,他想认真,不过有干扰,董事长夫人在一边不断地飞着媚眼,撩动着赵宇的心,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虽然那一天他好似被罚,但其实是他占了好大的便宜,回去之后后怕了好久,大叫没死就是万幸了,他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虾米,在那天,那时,那个机会让他占了点便宜,他可不像有的二逼一样,以为发生点什么,就能要挟,能逞淫威,那帮二逼绝对不知道有钱人弄死人绝对是如同弄死一只蚂蚁,别以为有法律谁都不敢把你怎么滴,法律只是为了圈禁老百姓设置出来的,所以他一直就当这是自己做个梦,春梦了无痕,不过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赵宇被岳母的眼神飘的心里乱七八糟的,赵宇忍住不看前面,只看自己手里的报表,不一会,眼前有人影晃动,赵宇抬头吓了一跳,董事长夫人已经来到自己的面前,他有些惊慌的看了一眼桌子里面的董事长,万幸没什么察觉,岳母,来到赵宇身边,对着报告的赵宇耳边轻声的说话「呵呵,放心,他闹眼病,看不见的!」

  说着,在赵宇的脸侧亲吻着,赵宇马上颤抖着小声对岳母说道「不……」
  但紧接着马上还继续的做着报告,岳母十分喜欢这小伙子一副担惊受怕的小模样,一边亲吻,一边探出小手,深入到赵宇的西服当中,隔着里面的衬衫,抚摸掐捏着赵宇的乳头,乳头被刺激,让赵宇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小声哀求着岳母「夫人,不要……别……很危险的!」

  岳母那里却兴致高昂,当着赵宇的面,蹲下了身子,在赵宇惶恐的惊讶中,拉开他的裤链,拽出他的鸡巴,小嘴一张,把鸡巴吞入了嘴里「啊!~」

  强烈的刺激感让赵宇一个没忍住嘴里发出了呻吟,「什么?怎么了?」
  岳父严肃的声音响起,吓得赵宇慌忙解释「没……没事,我刚才肚子疼了一下。」

  赵宇都佩服自己,太机智了。

  看老板不再询问,赵宇继续报告,不过身下传来的快感让他难以自持,几次用手想要制止老板娘的动作,都被岳母她的小手打开,接着是更加卖力的吞吐,赵宇低头看着岳母一边裹舔着大鸡吧,一边用妩媚的眼神调笑的看着他,让他的报告更加难做「这月……啊……月里,我……我们部门……嗯!……上涨百……
  百分之……「

  哪怕是再控制也没法克服生理需要,赵宇的报告有点难以说下去,「嗯?怎么?肚子疼的厉害么?那就先不要报告了,去医院看看吧?」

  听着董事长的话,赵宇如蒙大赦,想要抽身撤离,不过被岳母一把拦住,小手攥着赵宇的鸡巴牵着他来到门口,把门打开然后迅速关上,做出赵宇离开的感觉,对着赵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就来到老板台后面「亲爱的?累了吧?大夫说治疗期间多听音乐缓解心情!来,我给你带上。」

  说罢,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巨大的耳包,带在了岳父的耳旁,调节了几下岳父脸上舒缓了起来,好像陶醉于音乐的魅力。

  赵宇也在一旁看着岳母的举动,突然岳母大声喊了一句「老公,你下属在我面前露着大鸡吧!」

  一句话吓得赵宇差点跪地上,再一看岳父在靠椅中,依旧是那般陶醉。
  赵宇顿时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岳母看着他的模样,来到老板台前,娇柔的调笑着胆小的青年「嘿嘿,放心吧,密封性好着呢。除非拿下来,要不什么也听不到。怎么样?这么好的机会?不想来点刺激的么?」

  赵宇看着岳母把这一切都准备的妥当,没有后顾之忧,加上连惊带吓后发出的怒火,冲上前来搂着岳母开始亲吻撕扯了起来「你个老骚逼,一天不操你不行是吧?操,还他妈吓唬我,这回不用你勾引,我直接操死你!」

  岳母也十分的配合,坐在老板台上,分开白嫩的大腿,把赵宇的鸡巴纳入骚逼,小腿在赵宇的后腰上一盘,一下一下带动着赵宇开始耸动起来,宽大的老板台上,一男一女当着岳父的面媾和起来,赵宇也是第一次当着男人面玩人家老婆,兴奋的不知所措,看着眼前一脸陶醉于音乐里,微笑着的岳父,内心里开始有了邪恶的欲望,「操,老板,看你这辈子多冤,取了个这么骚的娘们,你闹个眼病她就亲我鸡巴勾引我,还当着你面前操逼!啊……真他妈爽……操……老板…
  …你笑啥呢?是不是我操你老婆你特乐意?操……还鸡巴点头呢!「

  看着岳父跟着音乐节奏缓缓的点着脑袋,这让赵宇更加的刺激「操,你个骚货老板娘,当着自己爷们的面还勾引我。说,你是不是欠操?」

  岳母十分骚浪的不断抚摸着赵宇的后背「对啊,就欠操,快点弄,这可是为了赏你才在我老公面前做的。爽不爽?」

  赵宇一脸的满意「啊,太他妈爽了……啊……老板……你太客气了……对我真好,我操你媳妇的逼,你还给我发工资。你实在是最好的老板了!啊,老板我一定努力为你工作,闲暇时就操你老婆的骚逼!」

  赵宇越说越刺激,起来翻身让岳母在老板台上跪好,自己也上了老板台,从后面握住岳母那一对巨大的乳房,一边揉着,一边把鸡巴插入「操,骚货老板娘,跟老板说被我操的爽不爽?」

  岳母那里也一浪一浪的快感涌出「好爽啊,老公,你手下好能干的,大鸡吧操逼好解渴啊。不不好了人家人家要到了……」

  岳母说着开始有高潮的表情。

  「好,好,我们一起……一起!」

  赵宇在后面揽过岳母的头,两人开始激烈的舌吻,直到最后两人一起高潮,把精子和淫水喷洒在巨大的老板台上!……我和强哥看着电脑上隐蔽摄像头传来的画面,「嗯,看来非常成功!」

  强哥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我也在一旁兴奋的看着图像中的淫乱,强哥这时打断了我的思路,对我说道,「诶!小松,这边事情也完结了,你帮我个忙好了!」

  我好奇的问「什么事啊?强哥你说。」

  强哥笑了笑「你跟我来就好了!」

  我在强哥的指引下,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开到别的城市,直至来到了一处墓园,「好了,把车停好,我们进去吧!」

  我莫名其妙的跟随强哥走进墓园,这里十分豪华,看来埋的都是有钱人!直到墓园深处,出现一座小屋一般的墓室,强哥拿出钥匙,领我进去,整个房间中只摆放着一具透明的棺椁,棺椁里面躺着一个女人,姿色并不是特别好,但是很耐看。

  我还不知道该怎么问这回事,强哥抚摸着棺材的外壁,深情的对里面的女人诉说着「亲爱的,圆满了,我就要见到你了!」

  从强哥的话语中,我听明白了,这棺材里的就是他的爱人,可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在我疑惑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施主看来准备好了!」??
太奇怪了?释心那老和尚怎么出现在我旁边?强哥看着老和尚笑了笑「多谢大师帮我!」

  老和尚笑而不语,强哥转头对我说「小松,我境界圆满,是时候去找我爱人了,我将身后事托付于你!算是求你最后帮我个忙!」

  未曾想过还有这种突如其来的离别,我的情感一下子乱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强哥看了看我,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头,「哪有不散的宴席啊。是时候走了!」
  说着对释心大师点了点头,开启了玻璃棺材,躺了进去,抱着他的爱人,然而强哥突然好想想起了什么,招手让我过去,揽过我的头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本来不想跟你说的,但我真怕你以后的某天范心病做错事,还是告诉你的好,小萱肚子里怀的那个崽子是你的,就那次你上飞机留下的种,可别真当成我的,对孩子和小萱不好,呵呵!」

  我尴尬的点着头,看着强哥满意的躺好,我合上盖子,释心大师手心里一道金黄撒出,我清晰的看着金光中有强哥的影子飘然离去!就给我一种心灵上的怅然……带着莫名的心情,开车回到了家中,见到躺在床上安胎的萱儿,我搂着她,萱儿先是一愣,但随即搂住了我,脸上浮现幸福的笑容!~(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