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自定义原则】(修订续写)(19-22)【作者:henry0007】
字数:132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原则19-拘束与震动

  等…怎么会?

  他没有要跟我做?

  那…我怎么办?我的那里怎么办?

  我…好想要…我的小穴…好想要…已经忍受不住了…

  快…快点给我…我的那里…好空虚…不行…好想要…怎么办?

  我…

  他看着我脸上表情的变化,彷彿将我所有的心事都看透。

  他拿出一根自慰棒,然后这样说道:「本来我就打算一直守着约定,所以没有预计过你会这么欲求不满呢。不过还好,我有带一点道具来,总比只用手指要好。」

  「把身体转过来,我帮你戴上。」他这样命令道。

  我没办法反抗,现在的我,无论甚么也好,只要能满足我就可以了。

  我依照他的话把身体面向他,柱子因而变成了我的后方,现在的我跟一开始已经是相反方向。

  他把那根有着凹凸坑纹的自慰棒对准了小穴,然后一下就把全根插进来。
  「啊!!!」

  空虚已久的小穴一下子充满了实感,连带着这份快感,身体只一下就再度来到顶峰。

  刚刚才渐渐站稳的双脚,倏地又失去了所有力气。

  这次他没有把我扶住,任由我坐在车厢的地上。

  快感使我没有办法思考任何事情,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震动着。

  在我仍在余韵的这时,列车却再度运行起来。

  他马上把我扶了起来,但我仍然无法控制我的身体,这时,小月的手伸了过来,刚好把我撑住。

  「咦,怡姐,你怎么转到另一边去了?」

  「…」我没有办法回答,她说的话在我听来,很朦胧,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快感的我,没有办法听清楚。

  「怡姐?你没事吧?都出满汗了。」小月看见我的额头冒满汗水,衬衫也开始变得有点透明,她拿出毛巾,把我额头的汗水抹去。

  经过她这个动作之后,我慢慢恢复过来,把身子转回去,然后向她说道:「我没事…刚才觉得转身比较好站而已,结果却不小心绊倒,哈哈…」

  小月看着我这个强颜宽笑的表情,担忧道:「有没有受伤了,如果痛的话要告诉我!」

  这时,伫立在我背后的男人,把那根仍然插在我股间的电动自慰棒,打开了开关,发出了奇怪的「磁磁」声。

  突如其来的袭击使我身体今天不知第几次的抖动,小月更加担心的把我左手捉得稳稳。

  「没事…放心…」我勉强对小月说道。

  这时,那个男人又回到我的耳边:「很舒服是吧?你刚刚跌坐的位置,都已经滩满淫水了呢,连你那条校裙也隐约被沾湿了。在这种公众场合接二连三地高潮,这种痴女般的行为可是不行的哦,不给你一点小惩罚可说不过去。」

  未知的惩罚给我带来了期待与恐惧,到底这会满足我,还是会令我又再度沦陷,我不禁陷入了迷思。

  「你先把双脚打开一点。」他道。

  我依照他的命令,把双脚拉开了一点距离,这个距离,使我不能夹紧藏在其中的自慰棒。

  他将一根中空的胶棒固定在我两腿之间,穿越胶棒的透明绳子,两侧各一边的绑在我的两边大腿上。

  如此,我的双腿被之间的胶棒撑开,没有办法合上。

  「在你到站之前,大约还有十五分钟,这段期间,你不能让自慰棒跌下来,这就是对痴女的小小惩戒。」

  听着他说的这些话,使我开始着急,若果自慰棒掉下来的话,我也会同时失去满足的实感。

  「若果,自慰棒跌下来的话,之后的惩罚就没这么简单了。」

  他如此说道,同时,我感觉到湿润的自慰棒,微微的,有了向下掉落的倾向。
  不要…我绝对不要…

  这样想的同时,我把唯一空出的右手伸往股间,从而调整自慰棒。

  但此时却被他的手抓住,还用十指紧扣的方式把我牢牢扣紧。

  这样,我的双脚没办法合上,左手也被小月抓紧,这样岂不是没有任何方法?
  不行…这样一定会掉下去…不行…那我的小穴就会再度寂寞起来…

  明明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少许满足…

  还不够…还远远不够…我还要更多的抽插…更多的震动…

  不能让它掉下去…绝对不能…

  对了…我还有办法…

  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小穴的吸力,把它给缠住。

  对…只有这个办法了。

  为了不让它掉落,我把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穴的位置。

  集中…集中…把它吸住!

  我这样想的同时,小穴也作出了回应,果然停住了自慰棒的跌势。

  但是因为同一个理由,小穴的感觉也提升了好几倍,不停打转震动的自慰棒,带给了我无比的快感。

  啊…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满足感…

  自慰棒弄得小穴非常的舒服,使我又忍不住想放松去享受这种感觉。

  但身体一放松,自慰棒又开始摇摇欲坠。

  不…不行…不放松的话…我没有办法达到高潮…

  但是若果放松的话…自慰棒又会掉下去…

  没有自慰棒同样也是不能高潮…

  怎样办…我该怎么做才好…

  阿…不行…这种酥麻的感觉…这种舒服的感觉…

  自慰棒仍然在转动…不行…不要再转了…不要…这样会掉下的…

  「快…快停下来…阿…不…不要停下…好…好舒服…不要停下来…」我又再次控制不到自己的声音。

  「不…阿…好爽阿…怎么办…不…不要掉下…」

  不停在两边徘徊的我,才不过五分钟,自慰棒已经掉出一半来。

  不行…还有十分钟…绝对不可以…掉下…那样的话…我…

  这样想的我,却发现自慰棒因为已掉出一半,在小穴外面转动的幅度,已经比一开始完全塞在里面的时候要大得多,加上持续受到我体液的滋润,就算我再怎样尝试,自慰棒掉出的速度也只有愈来愈快。

  到这里我才惊醒,只要一开始没有全力夹住的话,是没有办法完成这个任务的。

  但是我却被自己的欲望左右了决定,从那刻开始,自慰棒已经注定会掉出来。
  不…不要…我不要这样…

  不要离开我的身体…不要…请你不要…阿…

  「翁…翁…」仍然震动的自慰棒完全掉出了我的身体,在车厢地上发出了寂寞的叫声。

  「才七分钟,连一半时间也不够,就完结了呢,我亲爱的小静妹妹。」
  「我…」

  「连十五分钟也不能忍耐的你,毫无疑问就是个淫娃呢,还是个喜欢给别人看的痴女。」

  「我…」难道我就如他所说,是个无可救药的变态吗?

  我很想反驳,但是,我却没有办法…

  我在车厢内…高潮了两次…而且在他碰我身体之前…我就已经湿了…

  我难道…真的喜欢做这种事情吗?

  我…虽然没有即时下定论,却没有任何能反驳的言语。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他把自慰棒收好之后,在我耳边说道。
  然后拿出一副皮革,包裹住我的阴部。

  「这…这是甚么?」我连忙问道。

  他没有理会我,调好宽度之后,把两侧的小孔用锁扣上,如此,没有锁匙的话,任何人都没办法把它脱下。

  「这个叫贞操带呢,我看你今天那么兴奋,怕你忍不住要自慰,这样可不行呢,若果高潮的话,岂不是违背了我昨晚的说话,所以我决定帮你一把好了,戴上这个之后,你想摸也摸不到。」

  「不…不要…我不要这个…」我扯着那条贞操带,却发现怎么样也扯不开。
  「我劝你还是留一点力气,好好期待明天的惩罚呢,小静妹妹。那么,明天见。」他这样说道,然后刚好就在那一站下了车。

  只留下在车厢中,那个仍未得到满足的我。

           原则20-惩罚用的指令游戏

  第二天。

  寂静的图书馆里,我跟那个贱人正坐着。

  除了隐约传来的冷气声,就只有微细的交谈声及掀书声。

  这样宁静的环境,对我来说总有点不协调。

  我下意识地偷看对面的他,他穿着普通的衬衫牛仔裤,可能是天气不冷的关系,他把衫袖给摺起,戴在项上的项炼挂着一小颗蓝宝石。

  我则穿着短袖t- shirt和牛仔短裤,搭配黑色丝袜和微薄的外套,平常想不到穿甚么的时候,我大概就会这样子穿。

  但当然,今天的我,仍然穿着昨天被扣上的那条贞操带。

  我和他中间隔着一张六人桌,桌上摆放数本书,他手上也拿着一本,看标题应该是一本推理小说。

  而我则拿了几本漫画来看,虽说如此,却只是装饰而已。

  我根本没有办法看进眼里。

  昨天那个他在车厢对我做的事,我仍然没有办法忘记。

  我的身体从那时开始,就一直维持亢奋的状态,没有办法平息。

  但是,因为贞操带的关系,我完全没有办法舒缓那种感觉。

  身体就有如热锅上的蚂蚁,那种焦急的心情,完全无法停止。

  那种空虚、那种无法得到满足的感觉,完全佔据了我。

  现在的我,需要坚硬、能令我舒服的物体…我需要男人的那里,才能够满足我。

  我望着对面的男人,想起他昨天说过的,所谓的惩罚。

  那个惩罚,到底是甚么…

  他到底甚么时候才要来佔有我…

  我…不…我怎么能这么想…明明我是讨厌他的…怎么可能让他…

  但是…能让我满足的…

  我摇了摇头,把自己的胡思乱想打散,开口问道:「喂,你究竟找我来干嘛。」
  他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安静,然后轻声道:「请安静点,这儿是图书馆啊。」
  「哼…」我闷哼了一声,不过除了这样,我也做不了甚么。

  只要他一直不说甚么,我也只能这样子过…

  明明是我最需要解放的时候…为甚么却…甚么也不做…

  你到底在想些甚么?

  你到底还想对我,做些甚么?

  我明明在害怕,但发热的身体又说明了我在期待。

  时间来到下午二时,夹杂於午饭与茶餐时间之中,来图书馆的人并不多,只有零星十来人。

  这个大型图书馆分成数层,馆藏也多,书架比一般图书馆要高。也所以书架旁有一些用以抬高的脚踏。

  我从昨天开始,身体就一直在发热,根本没有办法静静的安坐,书也完全没有办法看,脑里就只有关於惩罚的事情不停在回转。

  「时间差不多了。」身旁的那个他合上手上的书本,轻声道。

  我听到此话,一瞬间身体僵直了。

  要来了,那个要来了…

  「那么,先把那个拿出来吧。」他拿出一根钥匙,应该是解开贞操带的锁用的。

  「在…在这里吗?」我犹豫地问道,虽然人数不多,但要是被发现的话…
  「不要吗?那不要拿掉好了。」

  「不…我拿,我拿。」我赶紧拿走钥匙,免得他反口。

  我把贞操带的其中一侧从丝袜中提了出来,这样即使不脱下裤子和丝袜,也能把它脱下来。

  我解开旁边的锁,放在桌上,然后另一边也一样。

  我疑神疑鬼地看着前后的人的动静,发觉他们都只是在专心看书,没有注意我。

  我调整坐姿,想把贞操带直接抽出来,却发现裤子太紧,使得出口不够辽阔。
  「怎么了?不舍得拿出来吗?」他看我迟迟没有完成,这样问道。

  「不…不是…」我已经怕了再戴着这个东西,立刻解开裤头的扣子,再把裤子拉下了一点后,成功把贞操带拉了出来。

  我完成这一连串的动作后,才发现身体不知为何已经热了起来。

  他收下贞操带后,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然后就带着书离开了坐位。
  我稍微疑惑的望向他。

  他还是那个不痛不痒的表情,用食指指了两下那个信封,然后头也不回,走进了书架之中。

  我拆开了信封。

  「从左边数起第三排书架,到那里的尽头,然后看纸张的背后。」白纸中央如此写着。

  「到底在卖甚么关子…」我喃喃道。

  我拿着信封站了起来,走进书架里头。

  一,二,三,应该是这儿吧。

  这排书架摆放的多是英文书籍,平日人比较少,而且,这排书架并没有出口,尽头处是一堵白色的墙壁,以及一个很显眼的大纸袋。

  我立刻拿起纸袋察看,里头大概放着一些衣物。

  难道是要我换装吗?我这样子想,然后把拿着的信封反转。

  「脱光,然后换上纸袋里的衣服。」白纸的背后。

  果然…

  我看到信纸的内容后,心虚地转身,望往唯一的入口。

  等了好几秒,却甚么事都没有发生,也没有任何人经过。

  呼…没有人在看我…

  那么,我该不该换呢?

  呼,先看一下他要我换甚么好了。

  我拿起放在纸袋内的衣服,有一条米白色的连身裙,摸上去如丝质般柔顺,而且感觉有点凉薄。

  然后是一双黑色的丝袜,末端有些特别的蕾丝花纹,而且还有一条相同花纹的腰带,挂着四条连接用的丝带,这应该是吊带袜。

  最后在纸袋最底处放着一双高跟鞋,鞋跟足有5公分高。

  我把裙子拿起来量度一下,感觉很短,遮不到那里去。

  而且现在的我,并没有内衣裤可以穿。

  所以他,又想我在人面前…露出吗…

  我吞了吞口水,但是…那种被打量的感觉…又好像不坏…

  怎么办好呢…

  我这样想的同时,身体却已经慢慢的动起来了。

  欸…我自己在干甚么…

  但是…反正最后还是要换吧…趁早解决不就好了吗…

  但是在这里换衣服…会不会有人过来…

  应该不…会吧?

  感觉馆内就没甚么人的样子…趁现在赶快换一换吧…

  我把上衣和短裤都脱了下来,扔在脚边,然后双脚一拔,把鞋子也脱了。
  怎么办?只剩下丝袜了…要快一点才行…若果此时被人发现的话…

  想到这,因紧张而变得敏锐的耳朵,听到隔壁传来类似「瓣」的掀书声。
  阿…不行…有人…

  我立刻用手包着紧缩的身体,把私密的部分盖住。

  他会不会…隔着书架看到我了…

  看到这个在图书馆里…身上只穿着丝袜的我…

  他会用哪种眼光看我…蔑视?还是会用发热的眼光…一丝不苟地把我全身上下看透?

  阿…不行…光是想像…就已经快不行了…

  我的那个炽热的身体…又想要了…

  想到这,我的手又开始自行移动,从丝袜的裤头处开始拉扯,这样丝袜会变得更紧迫,就会向下体的位置缩进去。

  我一放一拉,使丝袜磨擦自己的阴部,那种顺滑舒适的触感,使我没有办法停止。

  我另一手则伸往下体,开始隔着丝袜,挑逗自己的阴蒂。

  一边磨擦一边挑逗,使它很快就立了起来,加强我的快感。

  丝袜…好舒服…不行…这种感觉…我快受不了了…

  我想要…更多…

  我把手伸进去丝袜里面,开始直接抚摸。

  这时,隔壁传来了脚步声。

  我吓得立刻蹲下,双手把自己紧抱,心里噗通噗通的跳得异常的快。

  我到底在想甚么…要是在这里自慰被人发现了…要怎么办才好…

  不…要是被发现了…说不定…就可以…那个了…

  阿不…我在想些甚么…

  脚步声渐渐远去,看来不是要走过来我这边,使我松了一口气。

  我立刻继续换装的动作,把袜裤也脱了下来。

  袜裤包住的双腿一下子得到解放,能感受到直接接触空气的清凉感。

  这样一来,我就完全是裸体了,一个在图书馆里裸体的少女,想到这,就感觉到全身都在发热。

  我从下往上的把露肩的连身裙套上,制作连身裙的材料十分柔顺,滑过身体时的感觉十分舒适。

  我把两手穿过了袖子,这时领口刚好盖过了胸部,而袖子的开口与领口成水平。

  这…太短了吧…

  我把裙子穿上后,发现裙摆只能仅仅盖过臀部,由於无肩的关系,若果再拉低一点,连身裙就会缓缓的往下坠,所以没有其他办法。

  果然…他还是想要我…露出给其他人看…这种长度的裙子…只要走出街上…一定十分引人注目…而且这种长度的话…说不定连我没穿内衣裤的事也会被发现…因为有穿的话…一定会有衣物突出的痕迹…但是我却完全没有…

  呀…到底别人会怎么看我…会用怎么样的眼神来惩罚我…

  我一边这样想,一边把同样柔嫩的腰带挂在腰间,再把长袜穿好和挂上。
  我打量了一下穿好后的自己,想不到他也那么会选衣服。

  这条裙子把我的双腿完全展露出来,而且黑色腰带的部分,能透过裙子隐约看出,配上挂在腿上的黑色丝带,形成绝美的构图。

  我看着自己,也首次感觉到自己作为女性的魅力。

  这就是…我吗?

  最后,我拿起只瞥过两眼的高跟鞋。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鞋子还压着一个信封,内里的白纸如此印着:「纸袋放在原处不用拿走,然后靠自己去找这本书:948。21143」

  这次是找书吗…

           原则21-传递幻觉的视线

  把原来的衣服塞进纸袋后,我按照信封的指示,没有拿走纸袋,拿着信纸离开原来的书架。

  「叩叩叩…」但是才走了几步,我就发现了这根高跟鞋发出的声音很大,尤其是踩在这种地板的时候。

  这样不管是谁…听到我鞋子的声音都一定会望过来…这样我这身衣着就…
  呀…怎么办…

  我缓缓的小心翼翼地走着,尽量不发出声响,可是不太习惯穿高跟鞋的我,这种事情是很难办到的。

  我一直往前走着,一直吸引着其他人的视线。

  怎…怎么办…他…正在看我吧…他…啊…他的视线…好像想把我吃掉一样…
  他…盯的死死的…也太超过了吧…是故意让我知道的吧…

  这时,各种男人的声线,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喂…你看那个女生…穿成这个模样…肯定是出来卖的吧…

  你看她穿这样根本就是想让人看吧…

  剩是那双腿…都够我玩弄一整晚…

  你看那双黑丝吊带袜…那双美腿…不得了…

  那个长度…只要稍微拉上一点…就全部都看到了…

  你看…她那裙子里甚么痕迹都没有…肯定是真空…

  哇…穿这么短的裙子还真空…她是露出狂吧…

  既然是露出狂…可能下面插着道具也说不定哦…

  露出狂就是爱这种一边夹着一边走路…怕被发现又想受人注视的感觉吧…
  样貌明明还不错…怎么会有这种嗜好…

  各种男人下流的话语传了进来,但脑袋发热、状态迷糊的我,已经搞不清到底他们是真的这么说,还是只是我的幻想。

  我只知道…被男人们灼热视线打量的我…身体已经忍不住,开始流出淫秽的液体。

  我紧紧夹着大腿,一步一步的缓缓走近那串数字的书架。

  啊…不行…再不找的话…再留在这里的话…我真的会不行…真的会受不了…
  现在能令我逃离这个灼热视线的地狱的…就只有那组数字…

  我蹒跚地走着,来到了一个图书馆助理员面前。

  「喂喂,小姐,需要帮忙吗?找书吗?」

  明明眼前的助理员只是问这种普通的问题。

  但是,传进我的脑海后,却变成了助理员用一把动听的磁性声线,挑逗我说:「小姐,你很想要吧?需要我来满足你吗?」

  我红着脸,低头不敢看他,身体继续蹒跚地前进。

  到了书架旁,我望了望,发现948。21143这一组号码,并非一本书独有,相反,它佔了一整列,还是那排书架最高的一列。

  以我的身高,撑起来拿一两本还勉强,要持续搜索的话就不太可行了。
  我拿起旁边的脚踏,踩在上面,开始寻找信纸指示的书。

  可这样一来,刚才为止就默默跟着我的男人,就能毫无忌讳的看我了…
  果然…他就是想我这样被看…才叫我做这种事…

  阿…怎么办…才好…这个角度…只要稍为站开一点…整个小穴都会被看光光…

  而且我的淫液…仍然忍不住流出…说不定他们已经发现了…

  阿…

  灼热的视线刺激着我的身体,我没办法忍耐,双脚开始不自觉地磨蹭。
  我一本一本的将书打开,看看内里有没有接下来的指示,可是,已经找了五、六本,还是没有。

  双脚前后的磨擦,就好像有人在背后抚摸我的小穴一样,我的淫液一直流下,没办法停止。

  你们看…她的大腿…那是淫水吧…

  想不到连淫水都流出来了…她到底是多想别人看她…

  哇塞…这种淫水慢慢流去丝袜的这种感觉…真让人受不了…

  我看她已经忍不住快要高潮了吧…

  这种痴女…就是要用肉棒好好教训才行…让她知道女性最大的快乐…

  你看……她两腿还在磨吧…在这个图书馆里…她到底想干些甚么…

  她不会是想在我们面前泄出来吧…这还得了…

  幻想般的声线再次传了进来,除此之外,我的背后还彷彿多了个男人。
  他站在我的身后,用灼热的雄性象徵,紧紧的贴在我的臀部。

  随着我拿书,揭书,它依着某个节奏磨擦着。

  身体已经有感觉得不行,一浪又一浪的潮汐席卷而来。

  随着磨擦的速度加快,我感觉到高潮已经很快要来,我双眼紧闭朝向上方,享受着这股即将到来的快感。

  我手里拿着新的书本,股间一股暖意袭来。

  原来男人不知何时已将男性的象徵放了出来,伸进了我紧闭的两腿之间,我的下身传来一阵阵触电的感觉。

  阿…好舒服…

  这样想的同时,麻痺的感觉快速流窜全身,双手一时无力,拿不住书本。
  书本丢在地上,一封信纸从书页间露出一角。

  阿…就是这本书吗?

  我从脚踏上踏下了一步,裙子因双脚的不平衡微微扯高,漆黑的三角处完全露出在空气中。

  我看了看附近的几个男人,他们都一副口水狂吞的模样。

  我害羞的赶快把另一只脚也踏下来,裙子重新移回原位。

  我原本打算蹲下来拾起信纸,这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却从背后拉着我。
  「小姐,拾东西要这样拾才对吧。」还是那股富磁性的声音。

  我的身子彷彿被压了下去,形成一个如同爬行的姿势。

  这个姿态会使裙子往上移,使它完全离开我的下半身,我翘起的臀部和已经湿润的阴部,完全曝露在周围的人的视线。

  灼热的下体再次贴近我的阴部,它在阴唇口上下摆动,沾着从我小穴里流出来的液体。

  「小姐,我看你已经很想要了吧。」磁性的声音彷彿把我的灵魂都勾走了。
  「我…」我强吞一下口水,忍耐已久的身体已经倾倒於欲望的一边,大腿也因受不了的酥麻感而向外弯曲。

  但仅余的一丝理智,使我还是慢慢把手伸往信封。

  肉棒磨擦我的阴唇,把阴道的入口,慢慢又滑至阴蒂的位置,轻轻刺激阴蒂之后,又回来磨擦我的小阴唇。

  每来回一次,我的理智就少了一分。

  刚才因书本掉落而没有到来的高潮,也再次席卷而来。

  阿…我…我不行了…

  随着磨擦的加速,我迎来了人生第一次的图书馆高潮。

  「阿!!!阿!不行!要去了阿阿!!」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臀部如翘翘板般一挺一收,毫不保留地向外人展示自己高潮时的阴部。

  裙子完全缩至腰部,周围的三个男人目不转睛看着我抖动的身体,那股灼热的视线,舒服得使我久久不能忘怀。

  阿…不行…这样看我的话…不行…这样我又想去了…

  高潮终究使我无力再支撑身体,我缓缓的向前躺下,这时指尖刚好碰到信封。
  身旁的三个男人,看到这幅光景,蠢蠢欲动,慢慢走近我的身体。

  来吧…把肉棒们…都给我…我还要…还要高潮…还要更多…

  快点…快点过来…插我…我要…

  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出,欲抓住他们的肉棒。

  这时,我却被人从地上抱走。

            原则22-理智的负荷

  「你…你在干甚么!人家明明…人家明明已经要…」我抱怨着,「阿…你…阿…原来是你…」从那里抱走我的人,原来是林竣。

  见到他之后,我彷彿回复了一丝清醒。

  刚才…我是不是又…高潮了?

  只是被人看…就已经令我高潮了…

  他们的视线…阿…好舒服…真的…很爽很舒服…

  「你先把裙子拉好,不然太显眼了。」他这样说道,我才看看自己,发现裙子已经完全遮不住我的下体。

  我在他的怀里调整衣装,却不太容易做到。

  他因此把我放了下来,拖着我走往别的区域。

  「我们…要去哪?」

  「影音区。」

  他拖着我走出刚才放书的区块,从这里走到多媒体影音区域,需要通过两道防烟门,这或许是因为这是栋比较旧式的大楼的关系,所以难以改变这个设计。
  通过第一道门之后,两旁有着一上一落,用作走火通道的楼梯,正前方则是另一道密封的门,通过这第二道门后,才算是进入了影音区。

  他在这里放开了我的手,把我手上的信封拆开,然后把纸塞进来。

  「走,继续看你的信封。」他如此说道,然后欲打开第二道门离去。

  这时,一身无力的我,却不知从哪里生出了力气,抓着了他的手。

  「怎么了?」他转身问道。

  「我…我…」我低下头,不敢看他,也不敢告诉他,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我现在的脑海里,就只剩下那一件事。

  「我…人家想要…」身体的欲望使我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出口。

  他看着我的表情,狡笑道:「甚么?你说你想要甚么?」

  「人…人家想…想做爱…」

  我已经再也承受不了身体持续高涨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受…

  我需要释放出来…我需要用做爱来尽情发泄…

  快点…让我泄出来…拜託…让我全都泄出来…

  「做爱?甚么是做爱?我这种贱男人怎么会懂?」他调侃道。

  「我…你…求你…快点…把肉棒…插进来…」

  怎么办…怎么样才能令他…插进来…

  我把手伸往他的肉棒,开始抚摸起来。

  「小静儿这么性急阿,但是这可不行呢。」他把我抚摸的手推开,续道:「若果你叫我主人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主…主人…快点…快点给静怡…把肉棒…给人家…」

  「把…主人的肉棒…狠狠的…插进人家那里…小穴里…狠狠的…来回…抽插…」

  我将身体倚在他身上,此时无论他说甚么要求,我都会一一答应。

  「说得不错,」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使我看到一线曙光。

  「但是,这样听起来,你好像过得很爽欸,我又要出力抽插你,又要让你舒服。」他挨近我的耳边,「小静儿,现在可是在惩罚你那天私自高潮欸,可不是让你来爽的。而且,你以后在我面前要唤自己贱奴。」

  「那…那主人想人家…想贱奴做甚么…」

  林竣看了看左边往上的逃生楼梯,说:「这样吧,我们就往楼梯转角处,然后,你要一边用这个自慰,一边帮我口交。」林竣拿出了一根粗大的电动按摩棒,长度较短,但大小比起林竣的下体还要粗壮一点,而且棒上有着无数凸出来的小胶点,用以刺激女性的阴道。

  我接过按摩棒,眼中除了它,已经甚么都看不到。

  身体一直无法填补的空虚感昇起,我急不及待的想把它放进去,却被他出言阻止。

  「等等,」他先收回了我手上的信封,然后道:「还没说完条件,如果我比你先高潮,射出来了,我就跟你做爱,而且准许你今天高潮三次,如果你先高潮,就继续你的惩罚指令,再外加,唔,就,插着那根按摩棒,光着身子走出图书馆大楼好了。」

  怎么样也好…怎样的要求也好…只要有肉棒…怎样都可以…

  怎样对我都可以…要我做甚么都可以…奴隶甚么的又怎样…

  我一边想,一边点头。

  「好,那么,你先插上按摩棒,然后脱下裙子走过来。」说罢,林竣拿着那两个袋子,走上楼梯第一个转角处,放置在一旁,然后从裤袋拿出遥控器。
  我打开双腿,将按摩棒在自己的大腿和阴部旋转,沾上自己的淫液,然后撑开自己的两片阴唇,一下子就将按摩棒插到深处。

  「啊…」

  是那股久违的满足感…从昨天到刚才为止…一直没有办法满足…对…就是这种阔度…才能够满足我…阿…不行…已经想要去了…

  ─────────────视点切换线─────────────
  而这时,升降机走了一个轮回,三男一女从童静怡背后的防烟门走进来,开门的声音吓得童静怡立刻夹紧双腿,并将裙子尽量拉下遮掩。

  那四名年轻人从后看不出她的异常,虽然她挡在路中心,但还是可以从两边走过。

  从林竣的角度,第一道防烟门的视线被往上的楼梯所遮挡着,所以他也看不到升降机入口处是否有人会走进来,但从开门、脚步声和童静怡的反应而推断了出来。

  他看着四人快走到童静怡身边时,缓缓将电子遥控器打开,遥控器选单里含有五种不同的震动方式,频率和强度也可以另作调较。

  他打开了旋转扭动的震动模式,而且一下子就调到最强。

  「!!」童静怡高度亢奋的身体受不了那么强大的冲击,一下子就无力跪倒在地上。

  她捂着肚子,尝试不让自己高潮,也顺道作少许遮掩。

  「你没事吧?」走在最后的少年关心道,然后突然发现甚么似的,喊着前面的三人:「等等,咦,喂,诚哥,这个女的…」

  「没…没事…」童静怡忍受着身体的快感,扭曲的面容怒视着眼前的人,眼神彷彿在说着:快点走,不要阻碍我。

  却同时发现到,四人之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泼妇,怎么那么巧呀?怎么有那么多闲情逸緻来图书馆?但一定不是甚么正经的目的就是了,看你这身穿着,不会是出来卖了吧?」那个叫诚哥的少年,站在跪坐地上的童静怡面前,说道。

  此时此刻碰到仇人,真的最糟糕了,童静怡如此想着。

  诚哥见童静怡没反应,微微欠身,托着童静怡的下颔,续道:「如果当初你肯这样跪下,我们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了。」

  童静怡想扔开诚哥的手,却发现身体完全没有力量。

  按摩棒那种一摆一摇的转动方式,彷彿要把童静怡的洞穴钻开一样。

  连带童静怡的身体,也跟着旋转的节奏微微颤抖,她身体的酥麻感已经充斥发根和后腰盘骨以上的部分,童静怡知道这是她高潮的先兆。

  光是把高潮压制住,就已经用尽了童静怡的力气。

  她只能维持现在的状态,用眼神谋杀对方──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
  在这种人面前高潮甚么的,对童静怡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就在这时,林竣走了下来,一手把诚哥推开。

  「她,是,我,的,你们最好远离她一点。」林竣摆出了战斗姿势,挡在童静怡面前──虽然林竣根本不懂打架。

  但猎物被他人抢走甚么的,是每个猎人都无法接受的奇耻大辱。

  这是身为狩猎者的尊严。

  「哦?新欢是吧?让我帮鼎鼎大名的怡姐调教调教一下新男友如何?」诚哥双手互压手指关节,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如雷贯耳,犹如上阵前的战鼓声一般,声势十足,彷彿未打便已分出强弱。

  但林竣同是气势十足,一双眼睛锐利无比,冒出点点杀气。

  乍看之下,两人的交峰已是箭在弦上、势在必行,却在此时,被一女子阻止。
  「喂,」一把女声毅然插入两者的对阵之中,「呀诚,你记不记得你是来跟我做甚么的?」

  林竣眼角一瞥看,黑长直、细框眼镜,还有项上的那条项炼,没有别人,正是机场里遇到的凌雨殷。

  「哼,小子,你走运,今天我女神在,就放过你一马。」女神的一声吩咐,就有如圣上连发十二道金牌,诚哥紧急刹停,解除战斗状态。

  「走。」诚哥对身旁的两个男生说道,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前面的防烟门。
  三人都离开之后,凌雨殷轻托眼镜,向林竣展露一个饶有深意的微笑。
  不待林竣发问,便已轻轻的走了。

  防烟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林竣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呼,幸好没事,但是,为甚么凌雨殷会在这里?

  林竣的这一个念头,同时唤起了他的愤怒和不安。

  连「自定」的能力都能够抵抗的人,竟然若无其事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彷彿对方把自己的事全部掌控住一般,林竣没办法释放这种感觉。

  但林竣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唔,性欲的话不能保证…但起码对於愤怒,林竣还是能够勉强压抑得住,他知道现在最需要处理的,还是童静怡的事。

  他拿起遥控器,将模式调回普通震动和最弱的强度,童静怡才步履蹒跚地站了起来,却只能靠着墙来站立。

  「贱奴,继续刚才的指令。」林竣不自觉地将压抑住的情绪发泄在眼前的童静怡身上。

  「主人…贱奴做不到…贱奴要…泄出来了…」童静怡刚才用尽全力忍耐,他人一离开后,身体跟心态同时放松,便再也无法阻止高潮的来临。

  「好,我改变了主意,我准许你高潮。」因凌雨殷的出现而被激怒的林竣,已然失去了调戏童静怡的雅兴,一心只想发泄自己的欲火。

  童静怡得到林竣的准许,立刻将按摩捧拿出来,再狠狠的插进深处。

  「啊啊!」童静怡双腿分开而倒,阴唇一抖一抖地喷出透明的尿液,腰也大幅度地往后。

  童静怡拿着按摩棒,一拔一挺,身体随之而放松和拉紧,随着高潮结束,童静怡才无力的松开所有。

  林竣看着这幅美丽诱人的构图,加上少许愤怒的情感,再也忍不住冲动。
  他走下楼梯,拔出童静怡体内的按摩棒,然后解开裤头,露出已经勃起的大肉棒,然后抓起穿着白色连身裙和黑色吊带袜的童静怡,将她的下身顶在自己的肉棒上。

  童静怡高潮后已经再没力气,只是靠意识将身体的力量压在林竣的上半身,好让他容易平衡。

  童静怡的身体好柔软,又好炽热,彷彿能够将任何人融化。

  林竣的肉棒虽然是乾巴巴的,但是由於一直插着按摩棒,加上童静怡的小穴已然是湿润无比,林竣毫无难度地进入了童静怡的身体。

  林竣正抱着童静怡,所以童静怡大部分的力量都压在肉棒这个立足点,也因此林竣的这一下进入,就已经顶在童静怡的子宫。

  「啊,」童静怡原本还在高潮的余韵,被一顶之下又恢复了少许神智,身体高亢的兴奋感再次传达至脑海。

  林竣抱着童静怡走上楼梯,每一下踏步都使林竣的肉棒顶至最深处,童静怡的身体很快又进入了状态。

  「啊啊!」童静怡已经无法说出有意义的话语,林竣抱着她走到那建在两层楼之间,接驳楼梯的小平台。

  他将她放坐在一柄扶手之上,虽然她双手双脚仍然夹住林竣,但这样还是比抱住更容易进出。

  他只为了发泄心中的情绪,毫无技巧地进出童静怡的身体。

  每一下抽插都是顶到最深处,再快速的拔出来,再不断地重覆。

  「啊啊啊啊啊!!」童静怡的呻吟声不断地传来,除此还有他们身体交合发出的啪啪声和铁扶手的震动声。

  林竣用舌头缠住童静怡的口,让她不能叫得太大声。

  「唔…唔…唔…」他的舌头将童静怡的舌尖紧紧包裹,然后不停地扭动和搅拌。

  两人将唾液和淫液互相混合,将欲望尽情地释放。

  童静怡享受着林竣带给她的征服感和满足感,童静怡从未能从任何男人身上得到这种充实、脑袋完全放空的感觉。

  经过了一日的空虚感,从林竣的肉棒,童静怡终於得到了满足。

  她四肢紧夹着林竣的身体,舌头也主动地配合林竣的动作。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办法离开林竣的肉棒,那股充实、满足的感觉,深深的刻进童静怡的意识里。

  林竣以为童静怡紧夹他是她快要高潮的先兆,并没有联想到,童静怡不想他离开她的身体,於是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但童静怡的身体忍耐已久,这种猛烈的抽插,也果真使她忍受不住,再度进入高潮的状态。

  「唔唔唔!!」即使被林竣封住嘴巴,童静怡还是喊出了声音。

  童静怡双脚紧夹着林竣的身体,使林竣完全没有办法拔出。

  高潮中的身体一抖一抖,配合汗水与淫液,散发出一股媚惑的女性气息。
  身体不住抖动的童静怡,承受的感觉超出了身体的负荷,随着震动的结束,意识也缓缓地失去了。

  林竣明白童静怡的身体状态,而且自觉还没到射精状态,便压下继续抽插的冲动。

  他简单地清理一下,然后抱着童静怡走到楼下停车场,把她放上摊开了的六人车中座,让她能好好的睡在中央,然后拉上窗帘,开车驶往童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