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男同】【少年色情间谍学校纪实003】(少年间谍营的性交训练课)
少年色情间谍学校纪实003
 

 
                (1)
 
  海浪打在我的身上,冷冷的。一袭袭、一层层浪花,毫不留情地打来,我浑 身上下只穿了一条T型泳裤,微微颤抖。我却宁愿挨着,也不想回去。
 
  三个月前,我还有名有姓,现在却只能叫1876395729- 003, 简称003。
 
  三个月前,我还在一家贵族中学读高中,每天有爸爸的「宝马"接送,现在 却每天要跑20公里,或者游泳10000米。
 
  三个月前,我还是一个公子哥,晚上和狐朋狗友蹦迪磕丸,现在却是人人都 可以命令我,我只是一个──003!
 
  我正在一个海外孤岛上受训。每天,教官们要讲情报学、心理战,可看的书 只有「克格勃」和中央情报局的资料,而且多是色情间谍方面的,什么「乌鸦" 用色相获取情报,什么「燕子"在性交时刺杀总统,教官会把每一个细节讲的清 清楚楚。剩下的就是体能训练,跑步、游泳,还有形体课,像舞蹈班似的。和我 一起受训的有四个少年,我们五个人的年龄大多十六七,都挺漂亮,要是外人看 到了,绝不会知道这里是色情间谍学校,准以为是影视艺员培训班。
 
  听说今天晚上,就要有外来的军官对我们进行单个的性交训练,我们都很害 怕。因为下午,医务教官专门讲了人体肛门构造,说前列腺可以使男人达到性高 潮,还放映了男男性交的录像。看到大大的阴茎插到紧紧的肛门里,我的心一下 子跳到了嗓子眼!
 
  我想逃走!可是,茫茫大海,哪里有路!我如果冒险跳海,一定会有几十挺 红外线自控的机关枪向我扫射。我…………
 
  集合的铃声,催命般震耳欲聋。
 
                (2)
 
  我紧急跑步回到教室。
 
  我们五个学生这几个月,都只穿着游泳裤或者三角内裤。这也是教官的严厉 命令。
 
  我们立正敬礼后,医务教官笑笑说:「今天下午我讲的关于肛门中前列腺的 敏感状态,可以实践一下。002!」我们五个学生的号码从001到005, 平时都是只叫编号,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姓。
 
  「有!」002站了出来。
 
  「到前边来!」「是!」这里只有服从,绝对不许问为什么!002来到一 张铺着白布的小床前,躺了下去。医务教官把他的双腿向上分开固定在床两侧的 支架上,这样002的屁股就最大限度地暴露着,当中的小小菊花瓣圆润光滑, 阴毛稀稀的,一根阴茎软软地躺在小腹上。
 
  医务教官拿起一根大约30厘米长、3厘米粗的圆棍,抹了一些润滑油,轻 巧地插入了002的肛门。002身子一颤,「啊」了一声。
 
  医务教官对我们说:「我用这个圆棍刺激他的前列腺,你们观察有什么变化。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动抽插圆棍,我们发现002的身体随着教官的动作 也在蠕动,发出「啊、啊──"的呻吟,那软拉拉的阴茎逐渐立了起来,越来越 粗,越来越大,直指天空!
 
  「看到了吧!人的前列腺是可以感受到性刺激的。我曾经讲过,男男性交与 男女性交只有一点不同,那就是男男性交没有阴道性交,这道理是显而易见的, 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不同了。这就是说,两个男人在一起,也完全可以享受性生 活的快乐。」医务教官边转边讲。渐渐地,002的「啊、啊……」声越来越急, 突然他的阴茎猛地抖动了几下,几股白色的液体向上冲了出来,四下里散落。 
  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别的男孩射精,有些目瞪口呆。
 
  「003!」「有!」「你去闻闻什么味道!」「是!」我虽然满心不愿意, 可知道在这里是不能犹豫的,马上走了过去,趴在002两腿间,仔细闻了闻。 
  「报告!」「什么味道?」「有些腥气!」「你再观察一下,他的阴茎情况。 
  "「报告!」「怎么样?」「软了!」真是软了!002的阴茎又软软地紧 贴着肚皮,他的肚子上残留着一片片精斑。我还注意到他的表情,紧闭双眼,一 副很陶醉的样子。
 
  「好!003观察的还算仔细。一般说来,男人射精后阴茎都会迅速软下来, 但也有些男孩年轻力壮,可以连续射精。这些,我们今后还会实践。002,起 来吧!」等002坐下,医务教官宣布:「下面进入的课程是──男男性交训练!」 
                (3)
 
  「上峰给你们派来五个教练!」医务教官按了铃后,门开了,依次进来五个 年轻军官。
 
  医务教官上下打量着他们,呵呵笑了:「我的学生们,你们好福气!这五个 帅哥军官都是从海外基地特意调回来的!哼,上次他们派来几个黑不溜秋的充员 兵,这些家伙把我的学生一个个整的狼哭鬼嚎,老子几个月的辛苦训练全白费了! 
  我告了他们一状,他们学乖了。你们痛痛快快享受吧!帅哥配靓弟,我也有 好戏看喽!哈哈……」医务教官把我们配成五对,然后命令道:「出发!」一个 年轻军官领我上了18楼,进入一间干净整洁的卧室,屋中最显眼的就是那张硕 大的双人床。我知道,一会儿我将要在这张床上被「插入",从此结束「处男" 时代。
 
  我默默看着年轻军官,他确实年轻,比我大不了几岁,方正的脸膛,厚眉大 眼。我估计,他马上就要发动,会把我紧紧压在身下,粗大的阴茎会狠狠插入我 的肛门!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来吧,小爷豁出去了!可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 我擡头看看,只见他眺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海洋,似乎考虑着什么。良久,他说: 「兄弟,你多大了?」「报告!差三个月零六天就满16周岁!」「啊,不要紧 张。来,坐!」他拉我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只胳膊搂着我,一只胳臂绕到身后, 用手抚摩我光光的肩膀和后背。
 
  「小弟弟!虽然你不能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我才18岁,刚刚考 上军校,就做你的大哥哥吧!你不要担心,我不会欺负你,我们是平等的。我们 一起享受吧!──"我盯着他诚挚的目光,心头突地涌起一阵热潮,一头扎进他 的怀里,叫道:「哥哥……好哥哥!我、我都交给你!」大滴眼泪从我脸上淌下。 
  他紧紧抱住我,开始吻我,先是脸颊、耳朵、鼻子、眼睛,然后是脖颈、胸 膛、小腹、乳头,我的泪水每一滴都被他吻去。
 
  「噫!你游泳后没有洗澡,好咸!」他横抱着我,走进浴室,把我泡在温水 中。
 
  「小弟弟!男男性交都有什么方式,教官讲了吗?」他坐在浴盆边沿,问道。 
  「这……不就是操屁股──我马上意识到语言不雅──肛、肛交嘛!」「傻 小弟!不是这么简单。男男性交一般有三种方式──手交、口交和肛交,这意思 很明确,就是用手、用口、用肛门。而且,在用性器官之前,可以有较长时间的 前戏,把情绪全部带动起来。那你知道什么地方是男性的敏感地带吗?」我摇摇 头。实际这些医务教官都详细讲过,我没注意听。如果教官知道我连这些基本常 识都不知道的话,肯定会笑死的……
 
  「那,请你看我……」他把我从浴盆中拉起,坐在旁边的海绵垫子上。他用 浴液涂满我的全身,自己也涂了一些,就和我搂抱着躺在了一起。我们的全身都 滑不溜手,他的双手不停地在我身上游走,一只手抓住我的阴茎、阴囊,我的鸡 鸡和蛋蛋就在他的手里滚动,滑进滑出;他另一只手摸到我的后股沟,一根手指 小心翼翼挤入了我的肛门,轻轻抽动,后来又是一根手指,一会儿又加进一根手 指──我有些忍不住了,使劲抱住他的脖子,哼了出来。
 
  他把我和他自己冲洗干净,抱起我走进了卧室。
 
  我仰卧平躺在大床上,四肢摊开,形成「大」字状。他又开始吻我,从头到 脚,脸、胸、腹、乳头、大腿、小腿。他把我的双腿举起分开,吻到了我的大腿 内侧。这些吻,有重有轻,重的几乎把我的肌肤吸起来,轻的就像春风从我的汗 毛上吹过,好舒服!
 
  忽然,他含住了我的阴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吻、舔、吸、咬、吹、拉、 扯、揉,我那家伙本来就直立着,这一下子更是血脉贲张,龙腾蛇跳!我从来没 有被人用嘴和鸡鸡交往,一刹时头晕目眩,如坠如飘。他又把我的腿举高了些, 开始用舌头搅动我的肛门!自我懂事,阴茎和肛门除了洗澡时,用自己的手搓洗, 用香皂浴液打磨,这两处隐蔽的私密就成年不见天日,连游泳时都要遮藏保护起 来。可现在,它们却被人认认真真地亲吻着、抚弄着、热爱着,无怪我青春少年 如醉如痴!!!
 
  他的舌头在我的肛门里,灵活的搅动,就好像有一条滑溜溜的小鱼儿钻进钻 出,一阵阵说不出来的感觉在我的肛门、阴茎处激发,逐渐游走到全身。我的全 身就如同着了火──谁晓得,他的下一个举动简直把我惊呆了!他把我的双腿放 平,在我的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使我的腹部凸起。他脸对着我,两腿跨在我的 两侧,半蹲在我的面前,用他的肛门套住我直立的阴茎,慢慢坐了下去!
 
  「妈呀!……」吓的我尖声大叫。
 
  「小弟弟!不要动,好爽的!」我只好一动不动。
 
  他利用自己的腰腹力量,起伏晃动,我的阴茎似乎进入了一个无比温暖滋润 的洞穴,抽插之间的快感犹如大海的潮水,一浪一浪冲向脑际,我忍不住大声呻 吟着、叫喊着,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大力挺起,弯成弓形──「刷!刷!!刷!!!
 
  ……」十几股精液火山般喷发,全部射入年轻军官的洞穴!
 
                (4)
 
  我似乎在云中飘浮,身上软绵绵的,一动也不想动,就愿意一辈子这样呆下 去……
 
  「啪……啪!」有人轻轻拍打我的脸,这当然是军官哥哥。
 
  我睁开眼睛,他正冲着我微笑。
 
  「爽吗?」我不好意思的涨红着脸,悄悄点了点头。
 
  「好弟弟!该我做1号了吧?」「1号?」「1号就是插入者的代号。你看 这个1多形象,尖尖的、直直的!」「嘻嘻!」「我刚才就是0号。」「0号? 
  真像呀!圆圆的,可以套进东西去。」我抢着说。
 
  「也可以被插入东西呀!现在,你就是0号。」终于轮到我了!
 
  「好吧!」「第一次做0号,肯定会有一些疼痛。」「那、那……我、我忍 得住!」「光忍着也不是好办法。最好我们互相配合,让0号也能享受到冲击的 快乐!」「我反正什么也不懂!听你的了!」「那好!你先趴在床上!」我转过 身,脸朝下趴在床上。军官哥哥在我腹下塞进一个枕头,我的屁股高高耸了起来。 
  他拿出一管像牙膏似的东西,挤出一些透明液体,抹在我的肛门内外。我感 觉到凉滋滋的。
 
  「这是KY,一种润滑剂。我先给你按摩,你一定要全身放松,特别是屁股 和肛门,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放的松松的!」「明白!」他说罢,便用手指 按摩我的肛门。他稍微用力,先是手指在我的肛门口划圈圈,揉了有几分锺,一 根手指才滑了进去,然后是两根、三根……
 
  「疼吗?」我摇摇头。确实,我只感到有些胀。
 
  「那我正式开始了!」他趴到我的背上,紧紧搂着我。我可以觉察到他的阴 茎在我的屁股沟里滑来滑去,在寻找突破点。啊!他找到了!我觉到一个硬硬的 棍状物体顶在肛门口──「呀──!!!」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我大吼了起来! 
  他立刻停止了动作。
 
  「怎么样?」「疼……疼!!!」「哇!我才进去了一个龟头啦,你就受不 了了……再坚持一会儿!」他搂的我更紧,我感觉他的阴茎又在往里挺进! 
  「啊!啊!!啊!!!……」我死死咬住被子,拼命忍受着剧痛,因为这是 作为一个色情间谍的必修课啊!!!军官哥哥的阴茎终于全部插入了我的肛门。 
  我简直快昏过去了。接下来,他该又抽又插的大动特动了!我还能忍受吗?! 
  谁料,他却把阴茎抽了出来。
 
  「不做了?」我松了一口气。
 
  「我们换一个动作!来!」还得继续。军官哥哥平躺在床上,让我跨坐在他 的腰腹部,自行把肛门套在他的阴茎上。
 
  「不!我不会!」「你行!就像我刚才那样。这种方式,你可以自己控制主 动权,减轻疼痛的感觉。」我胆战心惊地半蹲着,哆哆嗦嗦着把屁股往他的阴茎 上送,缓缓地套上了,可我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往下坐!
 
  「小弟弟,你说,我的鸡鸡有多大?」军官哥哥突然发问。
 
  「这个,有20厘米吧!」「18厘米。粗呢?就是直径。」「有……5个 厘米!」「哈!傻弟弟,那不成了毛驴啦?!才3厘米半。」「嗷!」「人的肛 门最外层的肌肉叫括约肌,书上说可以扩张到10厘米。」「10厘米?!妈呀! 
  "「真的!」说着,他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肩膀,使劲往下一按!
 
  「啊!」我大叫一声,肛门处的剧痛刚刚传来,我已经全身坐在了军官哥哥 的阴茎上,一点点缝隙都没留!我大口喘着粗气。我……终于做到了!
 
  「先坐一小会儿,不要动。」我端坐在哥哥的鸡鸡上,已经不那么疼痛了。 
  过了几分钟,我开始试探着上下起伏。一下、两下、三下……五下……十下 ……十五下……成了!我敢动了,虽然还有点儿疼。我起伏动作了十几分锺,哥 哥一直笑咪咪地瞧着我。
 
  「还……还行吗?」我小声问道。
 
  「好极了!我们再换个姿势!」他探起身来,把我慢慢放倒,我就屁股里夹 着他的阴茎躺在了床上,双腿翘起,而他随势坐起来,成了我躺他坐的局面。在 这过程中,他的阴茎一直深深插在我的肛门内。
 
  「行!好弟弟!真正的战斗打响了!弟兄们,冲啊!」他又往上推着我的双 腿,自己半跪起来,开始向我的屁股进攻。这种姿势,我的肛门暴露的很开,他 的进出非常顺利。我的感觉也在奇妙地发生着变化,先是还有一阵阵疼,渐渐地 变成一丝丝痛,后来疼痛悄悄消失了,又有一些胀,又有一些麻,好似电流一股 股袭了过来……哥哥的动作越来越快,他还时不时伏下身去,和我亲吻,他的双 手已经在摸弄我的阴茎,把我直立许久的鸡鸡上下滑动──我浑身内外就像裸露 在暴烈的阳光下,炙热的浪潮一波接一波包裹着我的全身。从无数次的冲击中, 肛门处的电流一圈圈向全身扩散,那种美妙的感觉无法言传……
 
  我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半个小时,猛地,哥哥的身体抖了几抖,我觉得一 股股热流像子弹一样打进了我的体内。同时,一颗重磅炸弹霎时在我血管中爆炸 了,我的身体弹了起来,双手顺势抱住了哥哥的脖子,大股的精液排山倒海般喷 向他的胸膛、他的小腹,竟然还有一两滴喷到他的脸上!
 
  「啊!」「啊!!」「啊!!!」
 
                5)
 
  暴风骤雨过后,我躺在军官哥哥的臂膀里,浑身上下、肌肤内外还洋溢着勃 勃春情,挺立的阴茎也不肯收兵。哥哥用手不停地拨弄我的鸡鸡,我就轻轻咬他 的乳头。
 
  「怎么样?小弟弟?」「什么?」「我问你爽不爽!」
 
               「我──"
 
  「做都做啦,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嘻嘻!爽!」「怎么样的爽法?」 
  「我本来以为被人操──呀!不该这么说──肛交的时候,被插入的一方就 是疼的要命!谁知道如果弄好了,还真是不疼!」「就只是不疼吗?」「哈!还 感到很爽!哈哈……」「哈哈!小弟弟,你成功啦!」「那也得感谢军官哥哥的 调教呀!」「这话不错!你怎么感谢我呀?」「这……我听哥哥的!」「一言为 定!
 
  "哥哥搂着我进了浴室,我们都冲洗的干干净净。哥哥坐在浴盆边上,我跪 在地上,用嘴含住了他的鸡鸡。哥哥的鸡鸡不但很大,还很好看,圆圆的、直直 的,皮肤很光滑,龟头好像透明的,还会渗出亮晶晶的液体。我今天算是把平生 的第一次都赶上了。我用舌头上下左右地把他的鸡鸡舔来舔去,哥哥闭着眼睛, 嘴里不停地哼哼着什么小调。我加快了速度,他的阴茎在我的口中插进拔出,深 时可触到我的嗓子眼。我越干越快,哥哥的身体又开始抖动,我俩的节奏越来越 一致──「哧……」我仿佛听到一声喷射的声音,当然这也许是不可能的,我的 嘴里立刻充满了腥乎乎、粘腻腻的液体,呛得我一阵恶心,连忙使劲往外猛吐, 又跳起来扑向水龙头,赶紧漱口,而且漱了好几遍!军官哥哥「呵呵"笑了起来。 
  「小弟弟!要是你的教官命令你必须把满口的精液都吞下去,你是不是就要 违抗军令啊?!」「我……」「你这个傻小子呦!哈哈……」「我叫你笑!」我 装作「气急败坏"的样子,一下子把哥哥拽倒在浴室铺着马赛克的地上,正好他 倒下时是面朝下的俯卧,我立即扑上去,把自己又硬又直的阴茎狠狠插入了他的 肛门!
 
  「哇!小弟弟!你好生猛……」我不管不顾,一股劲地抽出插入!我要把这 几个月来的憋闷都发泄痛快,我可不能只是当一个任人插来捅去的大0号,我还 要当一个顶天立地的大1号!
 
  这场战斗,竟然持续了三个多锺头!我不断变换姿势,从浴室的地上到洗脸 台上,从卧室的地毯上到双人床上,从写字台上到窗台上,从眺望海涛的凉台的 躺椅上到花架上──一会儿我把他的腿高高举起,从前面进攻;一会儿我让他站 在床前,我从后边捅进;一会儿我扯着他的一条腿,让他金鸡独立,我从侧方斜 插;一会儿我把他拦腰抱起,来个鸭子凫水──我的脑子异常清醒,许多教官放 映的录象片中的镜头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哈哈!模仿起来毫不费力!我疯狂了! 
  终于,军官哥哥受不了了。他不住地哀求着:「好弟弟!放开我吧!不,你 才是大哥……」我才不放呢!我身上的汗水滚滚而下,阴囊里的精子射了又射, 直到我们都瘫软地躺在凉台上再也动不了。
 
  夜风清凉,夜空晴朗,漫天的星斗,不时有一颗流星划过,飘向远方。海的 涛音,一阵阵传来,唱着永远唱不完的歌。这歌里,有甜,有苦,有酸,有辣。 
  我的歌是什么呢?许久,我碰了碰军官哥哥,他「嘿"了一声,算是回答。 
  「大哥哥!不──我──报告!」「怎么啦?」「我……不该……你不要把 今天的事情汇报给我们教官。」「为什么?」「我……怕!」「怕?」「我怕受 到处罚!求求你了,哥哥!还有三四个锺头天才亮,剩下的时间,我都当0号, 足足让你操──呀!我又说错了──插个痛快!!!」「哈哈!你就为这个害怕? 
  「是!」「不行!我必须原原本本向上峰汇报,一个细节都不能遗漏!」 
  「哎呀!」「其实,就是我不说,这满屋子的摄影镜头也会把你的行动全部 记录下来!
 
  「我……我惨了!惨了!!!」「哈哈!我说你是傻弟弟,一点儿不差! 
  「我……」「刚才那么勇敢,现在胆小啦?」
 
              「求求你──"
 
  「放心吧!我的亲弟弟!你的教官会给你打100分的!」「啊?你哄我! 
  "「真的!」「为什么?为什么?」这回轮到我问为什么了。
 
  「到时你就知道了!」军官哥哥一脸严肃。
 
  我心中的石头落地,悄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把头贴在哥哥软软的鸡鸡上, 喃喃道:「好哥哥!你真是我的好哥哥!我一辈子忘不了你!我是你的,你想怎 样就快来吧,时间不多了……」
 
                (6)
 
  一个人背了300斤东西,又走了300里山路,他将是什么样子?我现在 就是那种模样。经过一整夜的性交大战,我筋疲力尽,全身酸软,脑袋里好像有 18面锣鼓在同时敲响,什么也听不清楚,感觉也相对迟钝,只知道军官哥哥又 插了我几次屁股,他还托着我去浴室冲洗……可我却明明白白听到他在我耳朵边 大声说:「你休息吧!下午集合!」当然我需要休息!我马上睡着了。
 
  医务教官派人推醒我的时候,已是夕阳斜下。我拔腿向教室跑去,立正在门 外哆哆嗦嗦但响亮清晰地说道:「报告!003报告!」迟到──是要受严厉处 罚的!
 
  「进来!」我进了教室,迎面而来的却是医务教官和同学们的笑脸。我惶惑 了。
 
  「嘻嘻……」002指了指我的裆部,我低头一看,我竟然是全身一丝不挂! 
  可最要命的是,我的阴茎鼓鼓胀胀的,还在往下滴着什么……虽然我们平时 只穿小小的内裤,可毕竟没有光着屁股!虽然我们在课上公开讲解性交方法,可 我从来没有当众勃起过!
 
  「我……我……」「坐下!」教官命令道。
 
  我坐下后,发现前面的大屏幕上正在播放我和军官哥哥的**镜头!我的脸一 下子滚烫滚烫。
 
  教官扫了我一眼,继续讲课:「这次男男性交实践训练,你们的表现都被剪 辑成录象资料。刚才我们看了三个同学的表现,特别是重点看了003同学的录 象,我认为这次表现最突出的是003同学。他不但成功地使对方享受到了性的 乐趣,而且自己也愉快地完成了初次性体验!所以,上峰决定给他记`嘉奖'一 次!」我刷地起立:「谢谢教官!」「好!坐下。」我这时的心跳才平静下来, 阴茎也悄悄软了。
 
  「但是,这次男男性交实践课也有不及格的。005,站起来!」005迅 速立起站好。
 
  「你是怎么回事?」「他技术……不……好……总插不进来……」「你是怎 么配合的?」「我就……躺着……」「你一动不动地躺着,就叫配合吗?」「我 ……」「到前面来!」005走到前面,教官命令他躺在一个一米高的方桌上。 
  「001,你到他的头前,把他的胳臂压住!」001走到005的头前, 把005的两只胳臂向前拉过头顶,压在方桌上。
 
  「002和004,你们把他的两条腿分开!」002和004走到005 两侧,一人抓住005的一只脚脖子,把他的大腿向两边分开。
 
  「使劲!」002和004又加了一把力气,把005的双腿向两侧劈的更 开,几乎与方桌的角度平行。
 
  我偷眼瞟了005一秒锺,发现他呲牙咧嘴,神色古怪。
 
  「003!」「到!」「你去插入005的肛门!」「啊?!我……」「快 点儿!」我虽然刚刚经历了双人性交大战,但在众人面前,当着几双睽睽大眼倾 力注视之下,挺着自己的阴茎插入别人的肛门,很有些不自在。见我犹豫不决, 医务教官发话道:「003!你才得了嘉奖,就不服从命令了吗?!过来!」我 走到教官跟前,教官伸手捏了捏我的阴茎,「哼"了一声,拿出一个小瓶子,向 我的阴茎上喷了一些液体。我马上觉到一阵轻微的烧灼感。
 
  「只是一点点兴奋喷剂,我怕你可能硬度不够!快上!快上!!!」我一刻 也不再磨蹭,立即走到005身后,教官往他的肛门处抹了些润滑剂,我马上用 手扶着笔直的阴茎插了过去。不料,005的肛门确实紧的厉害,我使劲插了几 次,都滑到了外边。教官见状,用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撑开005的肛门,另一只 手用力推了一下我的屁股──只听「哧"的一响,我的阴茎生生挤入了005的 肛门!
 
  「啊呦──"005惨叫了一声,又使劲咬紧嘴唇。
 
  「动作幅度大一些!」教官指示着。
 
  我本来已经疲惫不堪,但那点儿兴奋剂确实顶用,我的阴茎鼓胀的好似铁棍, 一下子又一下子向005的肛门冲刺。我故意把整根阴茎全抽出来,再猛地捅进 去,每一次猛插都能感到005的身体又一次抖动!
 
  「好!」教官赞许道。
 
  就这样坚持了有四五十分锺,我突然发觉虽然阴茎一阵又一阵发热发颤,却 射不出精来!我有些困惑,擡头看看教官。教官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接替了压 住005双手的001,对他命令道:「你去帮帮003!」「是!」001走 了过来,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他只好蹲在地上,使劲推我的屁股。
 
  「笨蛋!」教官骂了他一句。
 
  001好像忽然领悟了教官的意思,他双手搂住我的腰,把他的阴茎插入我 的肛门,用力顶了起来。我心里一阵暗骂:「这个臭贼!敢趁机揩小爷的油!」 
  这就形成了三人连接的局面:我的阴茎插入005的肛门,001的阴茎又 插入了我的屁眼,可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干过,顿时手忙脚乱,不是001的阴茎 滑到了我的屁股蛋上,就是我的鸡鸡插到了005的大腿沟里……
 
  医务教官呵呵笑了:「001倒是有创造性!本来这个方法也可以,但你们 还没有受过多人性交训练,现在暂停!001,你还来压住005的手!003 原地不动!」001又来到了005的头前,他瞧了我一眼,眼光中露出得色。 
  我却狠狠瞪了他一眼,忽又看到005愁眉苦脸的傻样子,差点儿笑出声。 
  教官拿过一根鸡蛋粗细的电动按摩棒:「003确实自己无法射精,因为他 阴囊中的精液存量已经太少,不能自动喷出了。在这种情况下,刺激他的前列腺 是最好的办法。」说着,教官把按摩棒缓缓推入我的肛门,通了电源。我只觉得 按摩棒在我的体内振动,随着教官的抽插旋转,我的前列腺部位一阵阵发麻,半 个小时后,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阴茎终于大抖特抖,我「啊"的喊了出来, 趴在了005的身上。
 
  「起来!」教官命令我。
 
  我挣扎着站到一边,教官过来掰开005的屁股检查了一番,点点头说: 「还真射了!003,好样的!哈哈哈……」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碧血丹青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