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流氓大案】
【流氓大案】
 
 
  字数:11196
 
  1986年2月19日下午,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静安体育馆宣布了陈小 蒙、胡晓阳、葛志文等六人的强奸、流氓罪行,以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的 对陈小蒙、胡晓阳、葛志文执行死刑的命令。陈小蒙虽被列为此案第一主犯,却 并非最早的组织者,把他带进「家庭舞会」,并最终走向不归路的另有其人。 
                (一)
 
  1983年9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四点多钟,康平路上的陈宅上演了一出好 戏。老爷子已经住进华东医院,陈小蒙的夫人也在那边陪护。但今天邻居们并没 有听到吵闹的舞会乐曲传出来,二层的主卧室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房间里面却灯 火通明,吊灯和射灯全部打开,还放了两个摄影棚里的专业反光灯,7个男人围 在床边,床上一个大眼睛、瓜子脸的女士,正是那时全国人民都很熟悉的大明星 龚雪。黄导摆弄着她的头发,上影厂的《大桥下面》正拍到一半,今天要参与轮 奸的陈小蒙、胡晓阳等人常去探班,对龚雪在剧中用浅色布带扎着发辫,身穿米 色上衣的这身造型非常有感觉,让黄导把龚雪按定妆造型摆好POSE。
 
  「可以了,小蒙哥,你先来吧!」胡晓阳推了陈小蒙一把。陈小蒙也不客气, 把龚雪按到在床上吻了一阵子,驾轻就熟地掀开龚雪上衣下摆,把她长裤连着内 裤一起给褪了下来。
 
  「给个特写!」胡晓阳指挥扛着索尼摄像机的康也非,陈小蒙分开了龚雪的 双腿,跪在她两腿中间,右手两指掰开她的阴唇。
 
  「表情!脸也来个特写!」胡晓阳指点道。
 
  龚雪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一年多前,黄导就以试镜为借口,把她带到这栋 房子让几个高干子弟轮奸了,开始是一个个来,慢慢开始群交。但像这样在聚光 灯下拍录影带还是第一次,镜头靠近,龚雪不免有点难为情,闭上眼睛,俏脸羞 得粉红。
 
  陈小蒙开始在她下身舔拨吸吮,这一年多被陈小蒙他们盯上后,龚雪性生活 过于频繁,虽然身上肌肤仍然晶莹腻滑,两片小阴唇已有些发乌了,阴道也呈浅 褐色。细心的观众能发现,她83年之后登在杂志上的照片,明显憔悴多了,眼 神忧郁,脸庞也因纵欲过度有些微臃肿了。
 
  龚雪很快适应了聚光灯的烤照,陈小蒙挑逗得她阴蒂饱涨,下身亮晶晶流了 一片,陈小蒙脱了裤子,掏出鸡巴插进去,就在床边干了起来。胡晓阳跳上床, 用鸡巴在她头发和脸上乱戳了一阵,插进她小嘴里做起深喉,引得龚雪一阵阵干 呕。
 
  陈冰郎、陈丹广、葛志文,包括摄影师康也非和黄导,7个男人轮换着岗位, 把龚雪操到了晚上9点,才放她去片厂开工。
 
  到了片厂,白导在摄影棚里急的来回踱步,一看龚雪来了,赶忙迎上来, 「怎么才来?给你家里打电话也没人接,今天有大领导过来审片,真是急死人啊!」 
  布景处,一群主创人员围着一位领导,白导把龚雪领了过去,来视察的领导 看到龚雪的定妆造型,头发略显散乱,更显妩媚慵慻,相当满意:「今天就不拍 现场了,咱们到锦江开个小范围的座谈会吧。」
 
  座谈会上大家七嘴八舌说了一会儿,领导表示一定要冲击金鸡百花,然后示 意要跟主创人员分别谈心,白导心领神会,把大家支走,让龚雪到领导房间先谈。 
  稍作寒暄,讲了些应景话后,领导把龚雪从沙发上拉起来,就要往卧室里推。 
  「今天不行啊,不方便。」龚雪挣扎着不起身。
 
  「小鬼,别糊弄我哦,我飞过来一趟不容易,方便不方便,你说了不算,我 可要检查的哦!」说着就把手往龚雪裤子里伸。
 
  不等龚雪反应过来,领导的大手已经伸到她裆部,摸到一手黏腻腻的东西。 
  领导觉得蹊跷,也不拉她进卧室,直接在沙发上按住,把她下身扒了个精光。 
  只见龚雪阴户通红,阴唇还没完全合拢,里里外外沾满了白色液体。
 
  「我刚被弄了5个多小时,真的不能再做了。」龚雪有气无力告诉领导。 
  领导端住龚雪的腰胯,仔细端详她阴部:「你结婚几年了?」
 
  「我没结婚啊!」
 
  「那怎么会这样?」
 
  「还不是那帮畜生,隔几天就叫我过去,没日没夜地轮。」
 
  「谁这么大的胆子?!不管涉及到谁,一定要彻查到底!」
 
                (二)
 
  陈小蒙等人并不知道危机正在一步步靠近,仍然在想方设法,变着花样满足 他们难填的欲壑。9月底的这个周末,「小鸽子」葛志文又带了十几个男男女女 到康平路陈家开舞会。
 
  一曲过后,葛志文把赵君领到胡晓阳跟前:「这就是胡公子,你们认识认识」。 
  胡晓阳打量打量眼前这个少女,还不到20岁,1米65的样子,身材匀称, 乳房发育得不错,一双野性的大眼睛一点不怕生。晓阳搂住她跳第二曲,赵君低 下头说:「鸽子哥说你们安排个工作很方便的,我跟爸妈到新疆支边,现在上海 这边有接受单位就能回来……」
 
  胡晓阳拨起她的下巴,盯着她小脸调笑起来:「小宝贝儿,你在那种苦地方 待着,谁不心疼啊,来,我带你抓紧时间,体验下花花世界。」说着就带着赵君 旋进了旁边的小卧室。
 
  葛志文又把另一个姑娘方圆介绍给陈小蒙:「陈主任,我上次说的方圆,想 从肉联厂调到你们哪儿去,你说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在那种地方上班,不说腥臭, 冷库里边对身体也不好的。」陈小蒙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朴素,面带羞涩女孩,赞 道:「人是不错啊,皮肤真好,眼睛好漂亮。来,先跳支舞吧。」葛志文带着她 跳到离录音机远点的地方,不怀好意地问:「调动不成问题,你拿什么感谢我啊?」 
  方圆羞红了脸:「我说给你带点小礼物,鸽子哥说不用带,我就……」
 
  「哈哈哈哈,你就是最好的礼物啊。」陈小蒙说着在方圆屁股上扭了一把, 带着她往小卧室方向跳过去。陈小蒙搂着方圆腰,推开小卧室门,却听见里面啪 啪作响,胡晓明骑在赵君身上干得正带劲呢。
 
  「怎么门也不扣上?」
 
  胡晓明扭头见是陈小蒙,呵呵一笑:「来不及了,我们赵小姐着急了。」 
  方圆听着抽插撞击声和赵君一声声的娇喘呻吟,不觉下面也有了反应,脸红 得更厉害了。
 
  陈小蒙看见方圆脸涨得通红,眼睛里晶莹透亮,知道火候已到,但这间给保 姆住的卧房实在太小,容不下两对鸳鸯,只好把她拉进旁边的小客厅,插上门, 抱住方圆一阵狂吻。方圆被亲的透不过气来,头晕晕乎乎的摇摇欲倒。陈小蒙顺 势把她推到在长躺椅上,来不及脱上衣,一把拽掉她的裤子,把她两腿分开架到 躺椅扶手上,裤子还吊在一边腿上,小蒙就迫不及待凑到她下体去猥亵起来。 
  一阵舔吻之后,陈小蒙伸指进方圆阴道掏摸几下,抬头问:「有过男朋友了?」 
  方圆不胜羞怯,答道:「没有男朋友。」
 
  陈小蒙仔细理了理她的花芯,问:「明明破过的啊,你跟谁做的?做过几次?」 
  「我申请回城的时候被公社的书记糟蹋了,搞了我一晚上,不知道有几次。」 
  陈小蒙心想,怎么也算是个副处级啊,挺着鸡巴捅了进去,果然阴道还很紧。 
  方圆眉头紧皱,忍受着陈小蒙的抽插,似有不胜之感。
 
  「舒服不舒服?」陈小蒙看方圆羞涩不语,忍住不敢呻吟,故意挑逗她。 
  「嗯」方圆轻哼一声。
 
  「有没有公社书记弄的爽啊?我鸡巴大还是他鸡巴大?我今天也要弄你一晚 上。」小蒙不依不饶。
 
  方圆想起被公社书记粗黑肮脏的大鸡巴疯狂蹂躏,流血不止,不堪回首的初 夜,屈辱地闭上了眼睛,泪珠滚了下来。陈小蒙兴发如狂,加大了力度,好在他 并不耐久,十几分钟也就射了。方圆略整整衣服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却说葛志文把胡、陈二人安顿好,自己在客厅里踅摸中意的对象。一个高个 子,皮肤稍暗的美女吸引了他的注意,这女孩身高170左右,苗条挺拔,舞姿 柔媚。他正要过去邀请,一支曲子恰好结束。等音乐再响起,陈小蒙的弟弟陈冰 郎先他一步凑到那女孩身边:「能请你跳个舞吗?」
 
  那女郎下了舞池,冰郎问:「贵姓啊,在哪里高就,以前好像没见过啊?」 
  高个女生答道:「我叫黎小夏,上戏的,还没毕业,今天跟黄导来的,你是?」 
  「呵呵,这就是我家啊,我是冰郎,爸爸生病住院了,我哥哥小蒙跟我两人 在家。你可真漂亮,欢迎常来啊。」
 
  曲子跳到一半,陈冰郎问黎小夏累不累,邀请她上楼去喝点东西再下来。葛 志文看见他们俩上了楼梯,啐一口:「册那,小比崽子眼光倒不错!」突然发觉 方圆已经完事儿坐在沙发上了,衣衫不整,脸还是红彤彤的。他连忙凑上去,不 怀好意地问:「完事儿了?陈主任答应了。」
 
  「嗯。」方圆声音里有事后特有的慵懒。
 
  葛志文听得心痒难搔,凑到方圆耳边:「我这个介绍人也该感谢感谢啊!」 
  「滚!」方圆推开他,葛志文没羞没臊的就来揽方圆的腰,方圆挣不脱,就 让他搂着,哪知他手不老实,往方圆没扣好的裤缝里伸了过来。方圆又羞又急: 「这么多人,你作死啊!」
 
  「那我们进里边去吧」葛志文把方圆往小卧房拉。谁知胡晓阳跟赵君还在里 面干。只听赵君一边娇喘一边说:「晓明哥,你好了没有啊,我腿支着都酸了。」 
  葛志文转而把方圆拉到刚才陈小蒙弄她的地方,按在躺椅上强行插了进去, 葛志文是工人出身,干起来势大力沉,方圆忍不住呻吟起来。小客厅面朝马路, 窗户也没关严实。路上行人听到里边传来「哎唷……哎唷……」的声音,不免指 指点点。说老陈家的衙内又在残害良家妇女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胡晓阳终于把赵君放了起来。
 
  赵君活动活动双腿:「晓明哥,你搞这么久,还没射,跟谁学的啊,弄死我 了。」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胡晓明套上裤子,也不管赵君,自行到客厅里寻找 下一个猎物。一眼就看到了黎小夏。这时候,小夏已经被两个人领上楼操过,正 坐在沙发上喝酒休息。胡晓阳凑过去搭讪:「美女贵姓啊,楼上有我存的波尔多 红酒,不如上去喝一杯吧?」
 
  黎小夏哈哈大笑:「我上去过两回了,红酒洋酒也喝了,下面都灌满哉,侬 还要灌伐?」
 
  倒说得胡晓阳不好意思,但这样的极品淫娃又岂能错过,晓阳笑答:「好好 洗洗再灌一次嘛。」说罢把小夏拖上二楼,推进了卫生间。
 
  闹到十点半,陈小蒙停了音乐,站到客厅中央:「下面是今天最后一个节目, 评选今夜皇后!皇后将获得香港珠宝一套,特供商店采购券100元。」
 
  黎小夏刚跟胡晓阳洗过鸳鸯浴做过爱从二楼下来。胡晓阳举起双手:「我双 手赞成黎小夏女士当选今晚舞后!我愿以实际经验证明你们的选择错不了!」几 个男的女的也跟着起哄。
 
  带黎小夏来的黄导演是常客了,知道所谓的今夜皇后,不过是拿到一套廉价 的香港仿品首饰和一些零食券,最后却要留下来被所有男宾轮奸整晚,得不偿失, 就力推方圆:「我觉得方小姐最合适,你看她皮肤多白,吹弹得破,乌溜溜的大 眼睛脉脉含情,……多爽啊。」
 
  但陈小蒙、胡晓明一致同意选黎不选方,别人当然不好再坚持,就选了黎小 夏。等女孩们都走了,剩下的十几条汉子把黎小夏抬上二楼主卧室,剥光衣服开 始轮奸的时候,她才明白怎么回事儿。
 
  「你、你、你,不是都弄过的吗?怎么还要搞啊?」她指着胡晓明等三人问。 
  胡晓阳正分开她修长的双腿挺着鸡巴往里插,闻言边抚摸着她大腿边答: 「小夏,你身材实在是太妙曼迷人了,搞一次怎么够啊?」
 
                (三)
 
  陈家1983年圣诞节的舞会,规模大大超过往常。葛志文发展起来的几个 小兄弟也开始发挥作用,找到不少17、8岁的青春美少女参会。陈小蒙、胡晓 阳非常满意,当场拿出几瓶洋酒、数条中华香烟给了葛志文,让他犒劳犒劳小兄 弟。
 
  葛志文凑到陈小蒙身边耳语:「你猜今天谁来了,保管你猜不着。」
 
  「谁?」
 
  「苏敏慧!」
 
  陈小蒙御女无数,听到这个名字也不禁心里咯噔一下。苏敏慧是他初恋女友, 那时候他父亲还在靠边站,种种原因分了手,如今陈小蒙已有妻室,仍旧情难舍, 午夜梦回常常回到过去的时光,没想到今天能在这样的场合再见到苏敏慧。 
  舞会在乐曲中开始了,陈小蒙在葛志文指点下,悄悄来到苏敏慧身边,「小 慧,好久不见了,跳个舞吧?」
 
  苏敏慧并不吃惊,两人边跳边聊,原来苏小姐也是有事相求,她弟弟下乡回 城,急于安排工作转户口。苏敏慧今天特意打扮过一番,大衣下一件粉红的连衣 裙,仿佛又把她带回了学生时代,陈小蒙早已熟悉的面容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但 小蒙早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他这些年跟胡晓阳他们混在一起,时常感叹当年 太「软弱」,如果早占有了苏敏慧,哪会有以后的分手。
 
  陈小蒙暗暗下定决心,今天可不能再浪费机会了。第一曲刚跳了三分之一, 陈小蒙就把苏拉进旁边小卧房「谈事儿」。两个人坐在床边,苏敏慧还等着陈小 蒙寒暄几句好谈正事,陈已经迫不及待地搂住苏敏慧亲了起来,苏敏慧被亲得娇 喘吁吁,推开他理理头发,正要说弟弟的事儿,陈小蒙却一把揽住她的细腰,掀 起裙摆就去下身摸索。苏敏慧没想到陈小蒙的攻势这样凌厉迅猛,后悔没穿长裤 来。脑子里还在盘算着,陈小蒙的手指已经插到她阴户。
 
  「啊哟……」苏敏慧吃痛,叫了起来,盯住陈小蒙:「小蒙,你现在怎么这 样啊?」
 
  「十年浩劫,蹉跎了多少岁月啊,我们还不抓紧找回失去的青春啊?」陈小 蒙嘴上油腔滑调,手上毫不放松,左手搂紧苏敏慧,右手中指按在她阴户缝间, 缓慢而有力地往里抠。
 
  「小蒙,别这样,很疼的。」苏敏慧挣扎着躲避。
 
  陈小蒙看她死命抵抗,也不好强来,「怎么,跟那小子谈了那么多年了,还 没把你破了?」
 
  「我们谈了半年就分手了,我还是纯洁的。」
 
  苏敏慧说着眼睛湿润了,陈小蒙看着她不免也有些触动,但随即一想,如果 父亲不落实政策,她会回来找自己吗?当下狠下心来。掀开她裙子,把苏敏慧白 色的内裤扒掉,分开她两腿,粗暴地掰开阴唇,检查起来,一道粉红的膜围绕洞 口,果然还是完璧。陈小蒙不禁在上面印了一个深吻,就势吸吮起她的阴蒂。 
  「欧……」苏慧敏随着陈小蒙的节奏呻吟起来,陈小蒙下身涨得难受,三下 五去二蹬掉裤子,掏出鸡巴插进了苏慧敏下身。苏慧敏一声惨叫,双手紧攥床单, 忍住剧疼,一边抽搐,一边任陈小蒙尽情抽插。苏敏慧阴部太紧,陈小蒙插了2、 300下就射了。他拿苏敏慧的连衣裙揩了揩鸡巴,提上裤子走了出来。
 
  却听见对面小客厅听听框框声音挺响,他推开门一看,原来是胡晓明正跟一 个姑娘紧张对峙呢。那姑娘一丝不挂,左手提着个玻璃大花瓶,右手死死抱住自 己双腿,蹲在躺椅上抽泣。胡晓明下身也脱光了,鸡巴坚挺,绕着这姑娘寻找突 破的战机。
 
  陈小蒙不禁失笑,过去问「这是怎么了?」
 
  那姑娘看陈小蒙带着眼镜,一幅正经人的样子,流着眼泪说,「大哥,他要 强奸我。」
 
  「你为什么要强奸她?」陈小蒙正色问胡晓明。
 
  胡晓明强忍住笑:「第一,她长得真是太清纯太漂亮了;第二,我刚才摸了 摸底,她还是个雏儿呢。」
 
  陈小蒙到躺椅边抬起姑娘的脸,果然一张秀丽绝伦的圆脸,泪花在眼框里打 转,益发显得眼睛大了。他夺下花瓶,环抱住姑娘安慰道:「别怕别怕。我在他 不敢的」一边跟胡晓明说:「为非什么要强奸呢,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商量嘛?」 
  「我是好好商量啊,可她死活不干。」
 
  陈小蒙腆着脸对姑娘说「我来评判一下啊,你呢不许强奸她,你呢,就让他 顺奸一下嘛。」
 
  姑娘疯了般的摇头:「不行啊不行,我还是个小姑娘,没做过的啊」
 
  「你看我说了吧,她很犟的,只能强暴。」胡晓明说罢上来就出扯她的双腿, 那姑娘身体被陈小蒙抱住,无法挣扎,只能双腿乱踢。胡晓阳找到一个空档,穿 进了她两腿之间,用死力分开了她两腿,双手掰开她的阴唇,「你看,真是雏儿 啊,小鸽子越来越长进了。」边说还边蘸着她阴户的水儿嗅了嗅,「好香,真纯 啊!」
 
  陈小蒙也凑过去观赏了一下她粉红的小阴户,跟胡晓阳说,待会儿把她选成 皇后呗,还是让你第一个上,现在急啥,外边还那么多人。
 
  「小蒙哥,你能忍,我真是忍不住了,太嫩了,现在一定要上了她。」说着 就把龟头塞进了那姑娘的阴户。姑娘吃痛猛往后一退,撞开陈小蒙的环抱,跳到 地上就往外跑。陈小蒙忙去追,这小姑娘荒不择路,竟然撞开侧边小门,赤身裸 体地跑到街上去了,陈小蒙不好再追,眼睁睁看着她从康平路拐进高安路不见了。 
  陈小蒙回到房间问葛志文一个圆脸大眼睛中学生模样的女孩是谁带来的,葛 志文在舞厅里来回数了数,说,「是王莹,今年刚高二,是她同学带来的,应该 没有什么背景。
 
  这时候胡晓明穿好裤子出来了,连叹倒霉,到嘴的鸭子飞了。要陈小蒙今天 早点结束舞会,选个皇后出来好好泄泻火。陈小蒙因为刚才王莹裸身出逃,也有 点担心出事,就宣布舞会结束,选了个一百的售货员黄卉当今夜皇后。
 
  一伙人把黄卉拥上二楼主卧,按在床上七手八脚剥光衣裤,陈小蒙发现大家 过于讲求身材,黄卉五官确实精致,只是太苗条了,双腿细长,小小的屁股,窄 窄的阴户,一看就是不经操的类型。圣诞舞会来的男宾有二十几位,比平常多了 一倍。陈小蒙有点担心出事,事先向大家宣布,每人只能做一次,做完就回家。 
  胡晓明早就按捺不住,草草舔了几下黄卉的下身,就猛地插了进去,黄卉惨 叫一声,「原来也是个雏儿!」胡晓明顶破她的处女膜,越发起兴。
 
  陈小蒙却暗暗担心:「糟糕,初夜就被20多人轮,不知道挺不挺得住。」 
  随着胡晓明凶猛无比的抽插,眼看黄卉下身的被单被处女血染红了一片,她 微弱的惨吟被性致高涨的男人们浪笑戏谑声给压住了,胡晓明越插越猛,迟迟不 下马。陈冰郎、康也非他们急了,高呼换人,让换射得快的人先上。胡晓明哪里 舍得,贪恋的大鸡巴加快了速度,终于喷射而出。10个人轮过,黄卉奄奄一息, 叫声也停下来了。陈小蒙让他们先停一下,拿着医用手电筒检查一下黄卉的状态。 
  宫颈摩损得很厉害,已经红肿泛白,好在阴道尚无大碍。陈小蒙招呼剩下的 人尽快射精,不要恋战。谁想还是出了问题。在中远上班的船员陈丹广是个中俄 混血儿,器物本来就大,加上难得赶上一次狂欢,上去没几下,就把黄卉的阴道 后穹窿顶穿了,血流不止,只好停下来送到华山医院急诊。后面包括陈小蒙在内 还有好几个人没弄上,骂骂咧咧的散了。
 
                (四)
 
  圣诞节舞会后,陈小蒙为照顾影响,找常参加的哥们开了个小会,考虑到现 在参会的人多,很多情况下都是女孩子不愿意,被强行奸污的,为防止意外,给 大家定下了约法三章:1、为防止女孩子身受重伤,不再选舞会皇后进行通宵轮 奸了;2、不能图方便就在楼下的保姆卧室或者小客厅搞强奸,一楼只能诱奸; 
  3、看中的女孩子,就在舞会进行中带到二楼集体轮奸,大伙儿搞好分工, 防止强奸未遂,女孩子去报案,整个过程要拍照录影。
 
  1984年春节前两周,陈小蒙在家办了约法三章后的第一次舞会。这次除 了以前的常来的妞,葛志文还以介绍到《民主法制》杂志社实习为名,带了几个 复旦的大三学生。胡晓明跟陈小蒙很快锁定了两个目标,一个是高挑文静的罗晓 雯,另一个是号称复旦校花的沈萌萌。
 
  跳了几曲,陈小蒙、胡晓阳、陈冰郎、陈丹广、康也非5人跑上二楼那间房 门和窗帘关得严严实实的主卧室,等葛志文把他们选中的女生带上来办事。葛志 文和一个复旦学生会干部先把罗晓雯带了上来。
 
  「这就是我经常跟你们说的陈主任,我们陈部长的长公子。」
 
  陈小蒙在门外楼梯间跟那个干部和罗晓雯握了个手,说:「你是来实习的罗 晓雯吧?」
 
  「陈叔叔,我是罗晓雯,幸会啊。」罗晓雯一开始还挺老练。陈小蒙心中暗 笑,我碰到你确实很幸运,不知道你有什么幸运。
 
  「这样,晓雯我们进去谈几分钟,这位同学你先在楼下放松一下,待会我们 再谈。」
 
  晓雯被领进房间,房里灯火通明,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墨绿毯子铺设的大 床,床正中间垫了块米色毛巾被,床头站着四个男的,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笑眯 眯看着自己;一个学生模样的高个子;一个很粗壮的水手;另一个似乎是摄影师, 正在调试摄像机的架子。晓雯仔细一看那个不怀好意冲自己笑的家伙,竟然光着 下身,一根肉棒翘在哪儿,不住点头。晓雯吓了一跳,想往外退。却被葛志文一 把揽住腰,刚才还道貌岸然的陈主任过来捉住她的脚踝,把她抬起来扔到大床上。 
  床头的几个人立马冲过来,压手的压手,按脚的按脚。光着下身的家伙骑在 她腰上,开始解她上衣扣子。看着一根大肉棒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罗晓雯一时 吓呆了,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外套、毛衣、内衣瞬间解了个干净,只剩下了文胸。 
  突然下身一凉,她急忙看去,自己的长裤连着秋裤内裤都被陈主任拽下了来, 扔在床边沙发上。油头粉面的家伙开始抱住她接吻,陈主任也把头伸到了两腿之 间,她直觉得一个温软的东西在自己两腿间划来绕去,然后贴在自己大腿内侧舔 了起来,晓雯被舔得酥痒难耐,想要扭动身躯,但腰上坐着个人,两条腿又都被 按得死死的,她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陈小蒙让康也非调准焦距,对准罗晓雯的阴户,然后一层层缓缓掰开大阴唇 和小阴唇,撑大阴道口,把事前的处女膜录影、拍照留存。
 
  「你们要干嘛啊!?」罗晓雯只能用唯一能动的嘴巴大声抗议。
 
  「这是在前戏,待会儿要轮奸你。」骑在她身上的胡晓明边回答边去解她文 胸,两个乳房腾一下弹出来。晓明提起鸡巴在她乳沟来回蹭。
 
  罗晓雯憎恶地看着这根大肉棒,突然下身一阵痉挛,陈主任开始舔吮她的阴 蒂了,先是用嘴唇含住,然后舌头不断施压,舌尖一下下地刮擦,快感一阵阵袭 上来,罗晓雯拼命忍住,质问他们:「你们这样干,不怕我去告你们吗?」 
  「怕啊,所以才把整个轮奸过程都录下来。」胡晓明答话间,用鸡巴去碰她 的嘴唇,罗晓雯奋力躲避,再也不敢开口。
 
  「小妞下面湿透了,晓阳,你先进我先进啊?」陈小蒙。
 
  「你弄吧,我在这儿乳交也挺爽的,可惜不敢让这小丫头口交,气性这么大, 非把我咬下来不可。」
 
  陈小蒙示意按腿两人把罗晓雯两腿分成一字型,然后跪在她腿间,把龟头顶 进了罗晓雯阴户,罗晓雯觉得下身被塞得满满的,忍不住「啊……」了一声。 
  胡晓明在上面笑话她:「这才哪儿到哪儿呢,待会儿有得你疼的。」
 
  陈小蒙调整一下高低位置,在罗晓雯阴部沾了些淫水,开始往里进。
 
  「哎呀……」晓雯惨叫起来,陈小蒙不为所动,坚定地插入抽出,如是三番 五次,处女血终于下来了,染红了她身下的毛巾被,晓雯也喊得声音都嘶哑了, 眼泪,汗水沾了一头一脸。
 
  陈小蒙指令按手脚的可以放开了,自己搂住晓雯腰胯往里冲撞起来。
 
  「疼啊,疼死了……别做了呀」任凭晓雯徒劳地哀求着,陈小蒙稳坐钓鱼台, 插了十多分钟才射精。
 
  胡晓明第二个上马,他对房中术颇有研习,不仅上马时间随心控制,鸡巴更 有个特点,平时看着也跟陈小蒙他们相差不大,一旦沾了淫水便增粗增长。胡晓 明这40分钟抽插,不光在处女膜上又撕开了一条裂痕,更次次探底,摧残得晓 雯子宫颈欲裂,让罗晓雯真切体验到了被轮奸的惨痛:「你们这帮畜生,我死了 也不放过你们!」
 
  好不容易熬过了胡晓明,陈冰郎、葛志文等人倒也没有重创晓雯。最后一个 上马的陈丹广却让晓雯死去活来,陈丹广骑上罗晓雯身体欲施淫暴,巨大的龟头 却怎么都塞进不去,丹广分开她阴部挑弄一下说:「这小妹妹处女膜上只有6点 方向和8点方向两处裂痕,开孔太小,非得在上边12点方向弄条裂纹,我鸡巴 才插得进去。」说罢伸出巨灵般的手指去抠罗晓雯阴户上端,罗晓雯一声惨叫, 疼昏了过去。陈丹广也不管她,只管上身蹂躏,直插的罗晓雯花芯乱颤,两片阴 唇也被带得翻来覆去,过了半个小时,罗晓雯才幽幽转醒,陈丹广见她醒来,也 不再为难她,大力猛插几下抽出,射得她满脸都是精液。
 
  罗晓雯被葛志文搀着蹒跚下到一楼,只跟带队的学生干部说了声我先走了, 就要出门,突然看见沈萌萌还在傻呵呵地跟人聊天,心想,萌萌长得比自己还标 致,个头体重又都不如自己,是个肌肤吹弹得破的南方姑娘,待会儿怎么过这一 关啊,不仅动了恻隐之心,把她拉到身边叮嘱:「萌萌,你千万不要上二楼啊!」 
  罗晓雯刚出门,葛志文就来带沈萌萌上楼。萌萌搞不清晓雯让她别上二楼是 什么意思,但听葛志文说陈主任刚刚面试完晓雯,现在要面试自己,本身就是冲 这个来的,怎么好不上去呢?也没多想,就跟葛志文上了二楼。
 
  陈小蒙他们也不多废话,直接把沈萌萌扔到大床上,按住手脚扒光了衣服。 
  「你们这是干嘛呀?!」被按成「大」字型的萌萌提出了跟晓雯同样的问题。 
  陈小蒙拿出条新的白毛巾被垫在她臀部,「我们要轮奸你。」说罢指指地上 的毛巾被,上面斑斑点点,是刚才摧残罗晓雯留下的血迹和精斑。萌萌这下明白 晓雯的意思了,可惜已经晚了「这么多人,我怎么受得了啊,要出人命的。」沈 萌萌害怕了。
 
  胡晓明、陈冰郎他们根本不理她,七嘴八舌讨论起来:「这小妞更漂亮哈。」 
  「皮肤真是如脂似玉啊」
 
  「这乳房,形状真标准。」
 
  「哈哈,就是这个小玉洞太小了点,待会儿丹广肯定又插不进去,要动手撕。」 
  胡晓明说:「丹广那样挺刺激的啊,依我看,一开始就撕开,多撕几个裂缝, 免得我跟小蒙这样的进去都困难。」
 
  「晓阳,你给她下面做口交,顺便撕开吧,这么漂亮的小女孩,我可不忍心。」 
  「小蒙你怎么这么虚伪啊,你不忍心,下楼跳舞去啊,干脆连插也别插人家, 嘴上说不忍心,待会儿保管比谁操得都狠。」
 
  晓明说罢俯下身来开始做口活儿,先是深深嗅了几下,感叹「处女的体香啊, 真是如兰似麝,可惜过了今儿晚上被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儿一玷污就没了。」 
  他也不画圈拨弄,直接就把舌头深深伸进阴户舔起来。
 
  「嗯……」沈萌萌嘤咛一声,呼吸急促起来。
 
  晓明拨开她两瓣窄窄的粉红阴唇,找到阴蒂吸吮玩弄起来。沈萌萌不如罗晓 雯敏感,晓明挑逗半响,下面水儿仍然不多,陈小蒙和陈冰郎一人含住一只乳房 开始在乳头上做起水磨功夫,葛志文也在沈萌萌耳垂和耳后敏感处轻吹柔吻。好 不容易让她下身湿润了。
 
  胡晓明竟真的撑开她的阴户去撕处女膜,沈萌萌一直置身温柔乡中,猛地被 撑开前庭,大声呼痛。晓明不管不顾,先在6点方向撕了一条裂痕,又去撕9点、 12点、3点方向的。
 
  可怜沈萌萌被几个男人死死按住,挣扎不得,口中乱叫:「哎呀妈呀……疼 死我了……我不活了……疼啊疼啊,救命啦。」
 
  等胡晓明撕完四条裂口,沈萌萌疼得把嘴唇都咬破了,陈小蒙扑上去爱怜地 舔干净血痕,上面吻住她的樱唇;伸手到萌萌下面,撑开阴户,把鸡巴插了进去。 
  沈萌萌新破的伤口被陈小蒙的龟头全部顶开,疼得她下体一阵阵痉挛。陈小 蒙示意按着她手脚的人松手,自己抱住萌萌像心像意地奸淫起来。
 
  沈萌萌毫无快感,臀部和两条腿不停地颤抖。陈小蒙嘴一离开她嘴唇,她就 喊:「疼啊,疼死了,放开我。」
 
  陈小蒙刚刚在罗晓雯阴道里射过一次,这次弄了40多分钟还没有射意。 
  沈萌萌在下面不停呻吟:「哎唷……好了没有啊……疼死了……弄好了没有 啊……疼啊」
 
  「萌萌,咱们换个人做做好不好?」胡晓明在旁着急了。陈小蒙看大家等得 不耐烦,就让胡晓明他们先上去做一会儿。胡晓明尺寸更技巧更胜陈小蒙一筹, 若是熟女自然感觉爽,可惜沈萌萌情窦未开,被他颠来倒去,跪姿卧姿,前插后 入,变着法儿摧残,一个小时下来,沈萌萌子宫,阴道前后穹窿都被晓明操得红 肿,香汗淋漓,嗓音嘶哑,喊痛都喊不出来了。
 
  看着沈萌萌奄奄一息的神情,胡晓明这样久习采补的纨绔高手也忍不住一泻 如注,灌满了她的阴道。
 
  胡晓明翻身下马去休息,沈萌萌还要继续忍受轮奸,她又被陈小蒙、陈冰郎、 葛志文、陈丹广、康也非反复蹂躏了6、7个小时,直到东方既白。大伙儿才心 满意足。沈萌萌别说坐起穿衣服,连合拢双腿的力气都没有了,陈小蒙把沈萌萌 身下那条早已被浸染成粉红乳黄杂色的毛巾被抽出来,盖在她身上,自己去另一 个房间休息了。
 
  后记:法院最终认定的犯罪事实是:陈小蒙轮奸妇女两名,强奸妇女两名 (其中一名未遂),帮助胡晓阳强奸妇女一名(未遂),并以流氓手段奸淫妇女 十三名,猥亵妇女五名。胡晓阳轮奸妇女两名,强奸妇女三名(其中一名未遂), 奸淫妇女十二名,猥亵妇女十名。葛志文轮奸妇女两名,奸淫妇女八名。198 6年2月,陈小蒙、胡晓阳、葛志文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陈冰郎、陈丹广、康 也非分别被判处20年、5年、3年有期徒刑,陈冰郎后在狱中自杀身亡。 
  涉案女性中罗晓雯、沈萌萌、王莹等9人被认定为受害者。其余女性均因被 强奸后同意发生性关系被认定为「以流氓手段奸淫」。黄卉虽被轮奸至大出血,但 因「无明显抗拒行为」,与黎小夏、龚雪等舞场皇后一样未被认定为轮奸受害者, 而列为「以流氓手段奸淫」。
 
                【完】
 
[ 本帖最后由 路强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beckysc金币 +20谢谢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