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致命的诱惑】

 
  唐唐坐在新买的电脑前浏览网页。他是全世界具有被吃幻想的特殊变态人群 中的一员。他一直幻想被一群美女活活的吞吃掉。可是这样的想法实在难于启齿。 他曾将自己的幻想告诉过几个女人,结果没有一个女人不骂他“神经病!”,吓 得他只能将自己的幻想深深地藏在心里。
 
  直到他上网之后事情才发生戏剧性的变化。
 
  有一天夜里,当唐唐整理电子邮箱时,忽然发现一封好想是对他征求人猪角 色扮演广告的答复。邮件的题目是:征求希望被美女吃掉的美味男人。他连忙点 击了一下题目,结果发现果然是美女征求被吃男人的广告,天啦,真有要吃男人 肉的美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读了几遍,才肯定没错。信上是这 样写的:如果你希望真的被12位美女活活吃进肚里,请在本星期五晚8:00 准时到“好再来”报到。“好再来”是本市一家大众化餐馆。可是他从来没有透 露过自己的姓名和城市,那么这封邮件是怎么发给他的?想到这里他立刻感到心 里不安。发信的女人叫琪琪。他立刻发了封回信给琪琪,希望知道更多的信息。 但几天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这肯定是哪个女人同我开玩笑,唐唐想。这个 女人肯定认识他,并知道他变态的爱好。“真的被美女吃掉”他的脑海里浮现出 这几个字。他做过被女人吃掉的游戏。有几次他曾劝说女人们在他全身撕咬,以 假装将他吃掉。而他也确实兴奋起来。唐唐还是一个恋臀癖。他喜欢女人们将他 当椅子使。女人们也是真的这样做的,常常在他仰躺在沙发上的时候若无其事地 一屁股坐在他脸上。但对于他的被吃幻想,女人们只是意思意思,她们并没有用 力咬,以免伤害他。
 
  唐唐再次阅读了“12个吃人的美女”这几个字。12个吃人的美女!“这 肯定是开玩笑。”他叫出声来。想必他以前的哪个女朋友想回到他身边,所以杜 撰了这个神话。他决定星期五晚上到“好再来”探个究竟。到了那天,他在“好 再来”找了个两人位置的餐桌坐下来,焦急地等待着。一个头发染成黄色的漂亮 的女招待走过来递给他一张菜单。她裂开血红的嘴唇露出洁白的牙齿朝他笑了笑。 她是那种瞧男人就象猎人瞧猎物似的女人。唐唐发觉自己的下体硬了起来。 
  “你在等人?”女招待满面笑容地问。
 
  “唔……是的,是这样。”他回答。
 
  女招待在餐桌上留下了第二张菜单,然后飘然而去。
 
  唐唐的幻想机器的引擎立刻发动了。他想象女招待洁白尖锐的牙齿咬进了他 的肌肉。他想象她梨状的白屁股朝他脸上坐下来。他的鸡鸡变得更加硬。时间已 经过了8:00,但餐馆里没有一个他认识的女人。他用目光扫描其他食客,忽 然发现那晚美女特别多。一些美女三个或四个聚在一起,另一些美女与男人(丈 夫?情人?)共进晚餐。但没有一个美女朝他瞧过一眼。她们为什么要瞧他呢? 她们并不认识他啊。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很刺激的玩笑而已。
 
  这时女招待重回他的桌子问他要什么。他点了牛排。他想好好吃一顿,然后 将努力这一切忘记。可是如果这是开玩笑的话,为什么没有人来看笑话呢? 
  已经快9:15,唐唐将用完晚餐时,眼帘里突然映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原来是他以前的女朋友琪琪。琪琪是他曾经约会的女孩中最美丽、最性感的一位。 她长发披肩,长着一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有好几次,琪琪满足了他变态的幻想 假装吃掉他并屁股坐在他脸上。但她显然对他的性趣感到不舒服,后来终于因此 而分手,尽管他们彼此十分情投意合。
 
  “喂,唐唐,”琪琪尖叫起来,“你一人在吃饭啊?”
 
  “是啊,”唐唐咕哝道:“你不坐一会儿吗?”声音中几乎掩饰不住讥讽。 
  琪琪嫣然一笑坐了下来。她穿着袒胸露臂的红背心和包屁股的牛仔裤。她叹 了口气,拿起菜单翻阅起来。当她的目光移到菜单顶行时忽然发觉在唐唐在注视 着她。
 
  “唐唐,分手以来你身体可好?”她问道。
 
  “不错,”唐唐回答:“你呢?”
 
  “棒极了,”她说:“今晚饿得象饿狼。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
 
  唐唐扭过头去,一阵不快的感觉涌上心头。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是活该。
 
  “都在菜单上,”他谷哝道。
 
  “唐唐,你没事吧?”她问道,脸上出现了一种怪怪的表情。“你喜欢独自 用晚餐?”
 
  “没有……没有………没事,”他叫他放心。“我想我这是活该,不是吗?” 
  “唐唐,什么活该?”她放下菜单凝视着他。
 
  “你真行,琪琪,”他低声说:“12个吃人的美女……”
 
  “什么是12个吃人的美女?”琪琪问道:“唐唐,你终于找到愿意吃你的 美女啦?”
 
  唐唐忽然觉得那封邮件也许不是琪琪发的。
 
  “唔……没什么,”他强装出笑容回答。
 
  “12个吃人的美女,”琪琪重复说:“唐唐,你是否设计了一个游戏,” 她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他,“事情进行得如何?是否有一群美女答应与你玩什么的?” 
  “没有,”他回答说:“只是有人告诉我12个吃人的美女要真的吃掉我。” 
  “天啦,唐唐,”琪琪咯咯地笑了起来,“12个女人吃你……那你还不被 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宝贝?”
 
  “我知道,”他苦笑了一下。
 
  “唔……唐唐,如果有一群姿色迷人的女人要真的吃掉你怎么办?”她又说 :“不是象我们以前那样做游戏,而是真的将你活活吃进肚里。”
 
  “唔……如果我知道她们是真心想吃我……如果我知道这不是开玩笑,”他 沉吟片刻又说:“这确实是一种诱惑。”他承认。
 
  “很好,”琪琪说:“假设——让我想—想……”她目光环视了一下屋子, “你看那个女招待如何?”她指着那个刚才为他服务的黄头发女招待说:“你会 让她吃掉你吗?”
 
  唐唐简直不敢相信琪琪会同他说这样的话。她不会不知道他从未想过玩真的。 他喜欢做游戏,但游戏结束后他得离开。他不愿为变成美女的食物而死去,即使 是她们是一群倾城倾国的美女。
 
  “那个女招待?”唐唐说,“玩真的?”
 
  琪琪点了点头说:“玩真的。如果她要真的吃你怎么办?你会让她吃吗?” 
  “她长得很漂亮,”唐唐说:“正如我说过的那样,这确实是一种诱惑。不 过我根本不必担心,我敢保证她不是一个吃人的美女。”
 
  “可是唐唐,她是一个吃人的美女。她的的名字叫菲菲。她想吃掉你。她还 想一屁股坐在你脸上。”
 
  唐唐气得涨红了脸。“得了,得了,”他严厉地说:“琪琪,你说够了没有? 你作弄了我,给我开了一个大玩笑。”他期待她作出反应。可是她没有笑,只是 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他望。“唐唐,这不是玩笑。菲菲是我们中的一员,她确实想 吃掉你。”
 
  “我们中……”他哽住了,“我们中的一员?”
 
  “12只女饿狼,”琪琪说,“这是我们对自己的称呼。我们在网上结识后, 决定组成一个团体。
 
  两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约会,分享各自的幻想,交流经验。我们并不认为真 的会找到愿意被我们吃掉的男人。但我们一致认为仅仅幻想是不能使我们满足的。 “
 
  “让我插一句,琪琪,”他说:“我们分手的原因是因为你对我的性趣感到 恶心。而现在你又说要真的吃掉我,还说你是一群想吃掉我的女人中的一员。你 以为我会相信你?分手以后两年内你都干了些什么?”
 
  “唐唐,以前我对你隐瞒了真相,”她坦白说:“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做游戏 时我咬你一次比一次用力吗?你绝对不会想到我多么想将你的肉咬下来并将你吃 掉。我之所以与你分手是因为我不敢保证我总是能控制自己。因为那时我爱你, 唐唐,我不想杀害你!”
 
  唐唐长吁了一口气,觉得放松了一些。“这么说来你真的要吃掉我?你要咬 下我的肉将我活活吃进肚里?”
 
  “唐唐,如果吃人不犯法的话,我会马上扑上去吃你的肉。”琪琪的回答使 唐唐觉得很奇怪。
 
  她的舌头缓缓地舔着上嘴唇,眼睛里无疑闪出一种饥饿的目光。那目光怪怪 的使唐唐感到十分不舒服,但同时又使他亢奋。他抬起头来朝女招待菲菲站立的 地方望去,却发现她转过身子也用同样的饥饿的目光望着他,舌头舔着嘴唇。唐 唐知道他正面临一生中最强烈的诱惑。
 
  “我猜想你是开玩笑吧,”唐唐说:“这是假的。”
 
  琪琪嫣然一笑说:“不,你的幻想才是假的。我们是玩真的。”
 
  唐唐重新凝视着漂亮的女招待。她正在与一位顾客说笑,红唇皓齿充满了性 感和诱惑。他真想让她吃掉自己。可是一旦他同意这样做,一旦他同意让她以及 她的小姐妹们吃掉他,那美丽的皓齿就会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疼痛。他将葬身美 女腹中,滋养她们袅娜多姿的玉体。
 
  “唐唐,我们都到齐了,”琪琪说:“不信你四处望一下。”
 
  唐唐抬头眯眼望过去,就见餐厅另一头四个假小子打扮的辣妹坐在餐桌上狼 吞虎咽地啃牛排。
 
  哎呀,她们在瞧他呢!四个女孩一面咬牛排一面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呢!离 女孩们餐桌不远处,他又发现一个40多岁的头发染成黄色的胖女人正与一个年 纪相仿的男人共进晚餐。突然,胖女人转过身子朝着唐唐,戴着钻石戒指的手拿 着一个牛排,嘴张得大大的。只见她慢慢地撕咬着牛排上的肉,咬下肉后,她又 开始同丈夫闲谈起来。
 
  琪琪性感的娇声灌进他的耳朵:“胖女人叫美娟,”她告诉他:“是个有夫 之妇,不过她的丈夫对她的爱好一无所知。”
 
  “她也想……”
 
  “吃掉你,”琪琪接上去说:“我敢保证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嘴里吃的是你 的肉而不是牛排啊!”
 
  唐唐继续巡视着餐厅。他又看到一个漂亮的黑牡丹坐在一个惹火女郎旁边。 黑牡丹使他想起歌星韦唯。
 
  “这两个女人是吗?”唐唐问。
 
  琪琪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她难道不美?”琪琪说:“你愿意她吃掉你吗? 她叫梅珍,可是你看她象不象韦唯?”唐唐看见黑牡丹分开鲜红的嘴唇用洁白的 牙齿咬牛排上的肉,一块肉已经消失在她嘴里。忽然她用一种怪怪的眼光瞥了他 一眼。
 
  “唐唐……你现在感想如何?”琪琪问。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唐唐咯咯地笑了起来:“我希望自己是牛排。可惜 我不是一块肉,我是人啊!”
 
  “你当然是人,”琪琪回答。“不过你也可以变成一块给美女吃的牛排。这 纯粹是一种选择。
 
  我们选择将你看成一块肉。我们希望将你吃进肚里。唐唐,你愿意被我们吃 进肚里吗?“
 
  “琪琪,这是性命攸关的事。被美女吃进肚里是很刺激,可是我还不想死啊。” 
  “我们走着瞧吧,”琪琪说:“我们会想方设法诱惑你。我们要你心甘情愿 地来找我们。我们不想违反你的意志吃掉你。不过我可以保证说,我们个个是勾 引男人的好手。”
 
  “我不会上钩的,”唐唐说:“如果话,我能抵挡任何要我献出生命的诱惑。” 
  “我们走着瞧吧,”琪琪又说。她给了他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明晚赶到 这个地址。我们每个成员都想见见你。我保证不会动你一根毫毛。”
 
  唐唐看了看地址。“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违反我的意志将我捉起来吃掉?” 唐唐怀疑地问。
 
  “那样做是违反游戏规则的,”琪琪说:“可以说,这是一次对我们魅力的 测试。我们希望你同意让我们吃掉。不过一旦你同意了,你将没有反悔的余地。” 
  “哇!”唐唐低声说:“真是不寻常的一个夜晚。”他又环视了一下餐厅。 这间餐厅里有12个美女,个个都馋涎欲滴地想吃他的肉,想把他吃进肚里。她 们都想用尖锐的牙齿将他身上的肉咬下来,咀嚼,然后送进体内深处。这时女招 待菲菲重新走到他们的餐桌旁。她四周望了一下,确定无人注意她后,凑近他的 耳朵说:“本小姐真的想吃掉你!”说着用尖锐的牙齿咬了一口他的的耳尖。然 后恢复了女招待的身份,笑容可掬地将帐单递给他,飘然而去。唐唐望着她左右 摇摆的紧实的屁股发呆。
 
                 二
 
  “你想亲亲她的屁股吗?”琪琪挑逗他:“如果你同意让我们吃掉你,我们 将依次将赤裸的屁股坐在你脸上。”
 
  “好吧……”唐唐叹了口气说:“我答应玩你们的游戏。明晚我会到达指定 地点的。不过你们不能食言啊!”
 
  “当然,唐唐,你有选择的自由。”她叫他放心。
 
  餐厅的经历使唐唐的下体变得硬硬的,以致无法驱车回家了。他一面想象着 12个美女活吃他一面抚弄着鸡鸡。他还想象她们依次将赤裸的屁股坐在他脸上。 能与那群美女做这样的游戏真是爽极了。遗憾的是她们显然不满足做游戏。她们 要使他进入她们的肚子里,她们要真的吃掉他!他始终生活在被美女吃掉的幻想 中,而且时常禁不住想玩真的,如果他有机会的话。
 
  他很想知道自己能抵挡多大诱惑而不屈服于威力强大的女性崇拜意识。他喜 欢被丰乳肥臀的美女当食物吃掉的感觉,可是他不想死。他明白自己的幻想是一 种女性崇拜的表现。为了一次性高潮而丢掉性命显然是荒谬的。如果他同意让这 些女人们吃掉他,他就不存在了。他就会消失在她们的肚子里。他做梦也没有想 过会要作出如琪琪明白无误地告诉他的那样的决断。
 
  当欲火焚身的唐唐终于回到家里后,他连忙躺在床上一面性幻想一面手淫。 想象中琪琪沉重的大屁股坐在他脸上磨蹭,然后菲菲撂起裙子“扑通!”一屁股 坐在他脸上,阴毛刺得他痒兮兮的。接着是琪琪和菲菲一起咬他的肉活吃他。他 努力想象美女们用力咬他的肉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他设法尽可能将幻想想象成如 真的一样,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喷出一股浆液来,他精疲力尽地倒在床上,一下 子轻松了许多。魔法消失了,他的头脑开始清醒起来。妈的我刚才都想些什么啊? 我怎能让这些骚女人吃掉我?对了,这是女性崇拜意识在作怪,是想象力和荷尔 蒙在作怪——如此而已!自己还会产生这样的念头吗?他不相信地摇了摇头。 
  他走到客厅里,忽然发觉应答机在闪烁。他按了一下按钮,机器就开始播放 录音了。一个年轻的女声对他说:“唐唐,你好,我叫珍珍,是餐厅里坐在一起 的四个女孩中的一员。你长得好肥啊,肉一定很好吃。我很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咬 你的肉活吃你。”接着是一群女孩咯咯的笑声,然后又一个女孩对着话筒说: “我也是,我叫荷花。你看见过我吗?就是四个女孩中红头发的那个。唐唐,我 迫切想与你明晚见面。我希望你让我吃你。我多么想吃你的肉啊!唔唔唔。” 
  虽然他刚射了精,可是一听到女孩子们说想吃掉他的话——仅仅是说这种说 而已——他的下体马上又硬了起来。他打开电脑,发现有一封视频电子邮件,是 一个叫凯丽的女孩寄给他的。
 
  他打开邮件,一张漂亮的女孩脸立刻占据了他的全屏幕。女孩在对他微笑。 然后是嘴部特写镜头。只见她裂开红唇,嘴张得大大的,露出洁白尖锐的牙齿, 然后缓缓地合拢牙齿。接着又张开嘴重复上述吃东西动作。然后她假装咀嚼和吞 咽。录像结束是她慢慢地、仔细地舔着血红的嘴唇的镜头。唐唐不记得他曾在餐 厅里看见过这个黄头发美女。不过她肯定在,他没注意罢了,因为餐厅里发生的 事太多了。
 
  这时电话响了,唐唐以为又是什么勾引他的花招,结果一听,原来是琪琪。 
  “唐唐,你好,”她的声音十分友善,哪里象一个计划吃掉他的女人。“你 看了凯丽的可视邮件吗?”
 
  “唔……”他低声说。
 
  “凯丽只有18岁,她漂亮不漂亮?她的脸是我们中最可爱的。可是你千万 别让她天真无邪的娃娃脸迷惑住了。”
 
  “为什么这么说?”
 
  “凯丽是我们中最想吃男人肉的女人。为了尝尝人肉到底是什么滋味,她曾 经真的将男友手臂上的一块肉咬下来吃了 .从此对吃男人肉着了迷。”
 
  “是这样,她看上去饿狼似的。”唐唐承认。
 
  “凯丽本不想给你选择的机会,她想一见面就捉住你活吃,管你愿意不愿意。” 
  “我猜想你们是玩真的,”唐唐说。
 
  “是啊,我们是玩真的,”她坚定地说:“我们都想把你吃进肚里……你明 晚还会与我们会面吗?”。
 
  唐唐沉吟了片刻。一个晚上发生这么多事,他真来不及细想。
 
  “我怎能相信你们的话呢?”他狐疑地问:“你说必须要我选择被吃你们才 吃我,可是我怎能知道你们会让我选择呢?”
 
  琪琪提高声调厉声说:“唐唐,我告诉你,这是游戏规则。我们希望你自愿 献身饱我们的口福。”
 
  她的声音温和下来:“不过你一旦同意被吃,你就不能反悔。唐唐,你懂不 懂?”
 
  “好吧,我信任你,琪琪,”他说:“我将于明晚八时在女性俱乐部与你们 见面。”
 
  在驱车车去女性俱乐部的途中,唐唐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欲望。他曾多次想象 过这样的场面。
 
  如果他选择了让一群美女真的活吃他,他该怎么办?无论是想到自己可能被 性欲望征服而丧生还是想到他正在走进一个陷阱——一个有去无回的陷阱,他都 感到毛骨悚然。
 
  按琪琪的指示他来到郊外,然后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碎石路朝黑暗而可怕的 前方驶去。他看见一间外面插着红旗的白屋子,屋子旁停着几辆轿车。是这个地 方。一想到那间屋子里有12个美女正迫不及待地要将他的肉吃进肚里,他不寒 而栗。
 
  他停车后,慢慢地走近屋子。正当他要踏上门前的台阶时,琪琪打开大门迎 接他。她飞快地走下台阶用手臂勾住他的腰。
 
  “你真守信,”她高兴地说:“来吧,我们每个人都想见你呢。”琪琪领着 他走过一个过道。空气里弥漫着好闻的女人香水味。房间里传来娇声柔语和咯咯 的女人笑声。琪琪紧紧勾住他的腰将他拥进房间。
 
  首先引入他眼帘是一张挂在墙上的大照片。照片上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女正在 咬一个男人的手。
 
  房间的布置使唐唐想起休闲的派对。一些女人三三两两地站着,另一些女人 则坐在长沙发上。
 
  但当他进屋时,所有女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大家听着,”琪琪说:“我向你们介绍我的朋友唐唐,希望他成为我们第 一块活肉。”唐唐瞄了一下屋子。一些女人一面朝他笑一面舔嘴唇,另一些女人 则神情严肃,但显而易见的是,每个女人都象饿狼似的望着他。他觉得自己象一 只被牵到屠场的山羊。他被领到屋子尽头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他想说一些诙谐 而得体的话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但终于没有说出来。
 
  女人们都十分友好地望着他,但他还是无法消除他也许再也不能活着走出这 屋子的想法。
 
  “我叫菲菲……是那个曾经为你服务的友好但饥饿的女招待,”菲菲说。唐 唐想起他的耳朵被她咬了一下后火辣辣痛的滋味。
 
  “我叫美娟,”一个40岁丰韵犹存的胖女人说。她伸出舌头舔着上嘴唇勾 引他。
 
  “我叫莎莎,”性感的黑牡丹说,手里拿着一只苹果。她将苹果送到嘴边, 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咬了一口。唐唐呆呆地望着她的小嘴咀嚼了几下然后咽下去。 如果他同意的话,他就会象苹果一样被她吃进肚里。
 
  然后一个叫荷花的红头发女孩和一个约18、19岁叫莉莉的天生丽质的女孩 分别作了自我介绍。屋里绝大部分女孩或女人都长着温文尔雅的面孔——一点也不 像吃人的女魔。正当唐唐准备进一步放松时,凯丽(那个可视邮件里的女孩)的自 我介绍又使他神经紧张起来。
 
  “我叫凯丽,”她说,似乎在竭力维持屋里友好的气氛。突然她柳眉倒竖, 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们吃掉他算了!”她尖叫着向他扑过去,张开嘴咬 他的手臂。琪琪死命将她拖开了。
 
  “凯丽,”琪琪暗自发笑,“你这个小妮子,要控制住自己啊!”
 
  “他可能不会同意让我们吃掉,”凯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争辩说:“本小姐 好想吃到他的肉。”
 
  她噘起小嘴。
 
  “我们谁不想吃唐唐?”琪琪说:“可是不能违反游戏规则啊。”
 
  “是啊,”唐唐说:“让我考虑考虑再作决定。”
 
  这时,又一个黄头发女孩从沙发上起来自我介绍。“我叫小婷,”她说: “是个护士。我的工作是在你被我们吃的时候尽量延长你的生命。我将给你输全 血!”
 
  “那样才能感觉被美女吃掉的销魂滋味啊,嘻嘻!”凯丽说:“小婷是给你 增加营养,我们是从你身上取走营养。”
 
  “当然我自己也要吃你的肉,”小婷说。
 
  一个人高马大的女孩站起来介绍说她叫宝妮,她长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目 光似箭,好想洞穿他的身体似的。“唐唐,你会让我们吃掉你的,”她说:“你 无力抵挡一群美女的诱惑。”
 
  会见结束后,唐唐坐在轿车里大大地松了口气。虽然他还无法忘记琪琪临别 时的话。
 
  “我知道你崇拜女性臀部,多么想让一群美女轮流将柔软的屁股坐在你脸上 啊。”临别时琪琪忽然开口说:“如果你同意做我们的食物,我保证你将充分感 受做女人屁股垫子的滋味。在吃你之前,我们养你一个星期。在这段时期内,你 将做我们的沙发垫子,美女们会若无其事地一屁股坐在你脸上。但这不是我们曾 经玩过的坐脸游戏。我会将你当真的的垫子使,其他美女也是如此。你将成为女 性俱乐部的俘虏,每个美女将轮流用你。在这个星期内,你将被我们坐被我们狠 命地咬。一些美女认为只有破坏了你的人格,她们才能活吃你。她们虽然十分想 吃你的肉,但不忍心下手,因为你也是人啊。如果在这一星期内每个美女都将你 看作如同椅子一样低贱的物品,则吃你的时候她们就不会有心里障碍。”
 
  “可是我还没有同意呢,”唐唐说。
 
  “你会同意的,”琪琪说:“我了解你。”
 
  唐唐驱车急驶离开女性俱乐部。他无法信任这些美女们。他不断地告诫自己 :“你这个傻瓜!
 
  能活着离开这间屋子是你的造化!你怎能保证她们都不食言让你自主决定自 己的命运呢?你这个傻瓜!“遗憾的是车子行驶几公里后,他又开始做白日梦了。” 想象中,美女们将他当人体椅子使,依次扑通一声将大屁股重重地坐在他脸上。 想象中,美女们露出皓齿咬他的肉,她们漂亮的脸蛋儿离开他的脸仅咫尺之遥。 就在他想象力的翅膀自由驰骋时,射出的精液浸湿了他的内裤。于是,魔法再一 次消失了。他重新发现她们不过是一些极其普通的女孩,是现实中的人,不是神 是人,如同他一样的人。他认识到自己必须控制女性崇拜思想,否则就没命了。 
  回家后,他拔掉了电话线,避免走近电脑。他自觉地努力不去想自己的欲望 或她们的欲望。
 
  因为他的生死全取决于他控制自己欲望的能力。这是一场意志的搏斗——他 的意志要战胜她们的意志。她们是一群危险的女人,懂得勾引男人的各种伎俩, 懂得女人们时代相传的精神控制秘诀,这种精神控制能使男人们心甘情愿地为她 们赴汤蹈火献出生命。对她们来说,这是一场游戏,但这场游戏的结果使人毛骨 悚然。唐唐认识到他必须放弃自小养成的变态幻想。
 
  第二天晚上,他决定去看电影。他选择了一个功夫片,他知道这个功夫片中 几乎没有女演员演出。他选择后排的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开始觉得有安 全感,并且不再想那些荒唐的事了。
 
                 三
 
  不一会儿,两个漂亮的黄头发女孩相对走到他面前。她们是莉莉和菲菲,1 2位美女中的2位。
 
  “你好,唐唐,”菲菲开口说:“真想不到会在这儿遇见你。不介意我们坐 在你身旁吧?”当然这仅是礼节性的问话,唐唐同意不同意她们都会坐下去的。 于是,“扑通!”,“扑通!”两个女孩分别将造型优美的屁股坐在他左右两旁。 两个女孩不仅姿色迷人,而且散发出麝香似的体香。菲菲穿着白色的热裤和粉红 色的背心。小婷则穿着劳动布短裙,当她翘起二郎腿时,裙子向上收缩,屁股隐 约可见。每个女孩都拿着一包爆玉米和一瓶饮料。她们心不在焉地望着银幕,咀 嚼的声响直逼他的耳朵。
 
  “唔……”菲菲开口说:“爆玉米真好吃,可是我更喜欢吃唐唐的肉。” 
  “我也有同感,”莉莉说:“最好咬一口唐唐的肉,吃一口玉米,嘻嘻。” 她与菲菲旁若无人地谈论起吃唐唐的事,好想他根本没有坐在她们中间似的。 “我觉得我们能吃到唐唐的肉,你说呢,菲菲?”
 
  “那是一定的,”菲菲说:“唐唐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被你我这样的美女吃 掉!”两个女孩说着一边一个舔起他的耳朵来,不但舔,还不时地咬一口。女孩 们温暖的气息吹在他脸上,潮湿的舌头抚弄着他的耳廓和面颊。他的下体再次肿 胀起来。慢慢的,两个女孩将舌头移到他的脖子然后是肩膀上,接着一路又是舔 又是咬,一直深入到他的腹部。然后菲菲拉开他裤子拉链,毫不迟疑地掏出鸡鸡 舔起马眼来。“味道好极了,我能将你一口吞下肚,”她低声说着,对他的性器 又是舔又是咬。唐唐哪里禁得住她这般玩弄,不一会儿鸡鸡就喷出浆液来,两个 女孩连忙将它舔吃了。然后她们回到座位上一边吃爆玉米,一边看电影,竭力控 制着没有笑出声来。
 
  “本小姐想吃掉你,”菲菲对着唐唐的左耳低声说:“只要你同意,你就能 进入我的肚子里成为我乳房的一部分。”
 
  “本小姐迟早会吃掉你的,”莉莉对着唐唐的右耳低声说:“你英俊的脸蛋 将化为大便被我的屁股排进马桶里。”
 
  唐唐合上拉链从座位上站起来。“我得离开这里了,”他对她们说,声音里 有一种恐慌——一种男人被自己的性欲置于死地的恐慌。他快速赶回家里。他知 道败局已定,
 
  回家后,他打开电视。电视正在播放一个连续剧。一个因癌症而濒临死亡的 男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唐唐开始设想自然死亡的各种各样可 怕的场面。人固有一死,世上有几个人能有机会在享受性高潮的极度愉悦中死去 呢?可是他只有25岁啊,人生的道路还很长很长。为什么要放弃生命去充当这 些骚女人的食物呢?可是转眼间就见那些美女们在向他招手,来吧,来吧,唐唐, 进入我们肚里,化为我们丰乳肥臀的一部分,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唐唐忽然 觉得被美女们吃掉与自然死亡是不一样的,自然死亡后肉体被火化当然是不复存 在了。但他的肉将与美女们的玉体融会在一起,他仍然存在,在12个美女的玉 体中继续存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艳福不浅呢。他无法接受被吃掉就意味 着不存在的事实。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他发现自己已经走到电话旁。似乎是他的灵魂从肉体中跑 出来望着他的肉体拨打琪琪的电话。他告诉琪琪他已经准备好自愿被12个美女 吃掉。琪琪说听了他的话她很高兴,她理解他的决定。她使他确信他作出了正确 的选择。她使他确信想象永远满足不了他的欲望。她告诉他他命中注定要被女人 们吃掉,但象这次这样被12个绝色的美女吃掉的机会是再也不会有了。第二天 他就到女性俱乐部报到,将身体交给她们。
 
  “欢迎你,美味的人肉!”好想怕他变卦似的,琪琪紧紧勾住他的腰将他拥 进大门。大门内美女们列队欢迎他,但每个女人的目光都象饿狼,望得他害怕起 来。琪琪命令他脱光衣服,他迟疑着,他不想在这么多女人面前赤身裸体。凯丽 和小婷走出来粗暴地将他剥个精光。“你现在是我们饲养的一头猪,难道猪见到 女人还怕羞不成?”女人们哄堂大笑。
 
  琪琪将一个项圈套在他的脖子上,他挣扎了几下终于认命了。凯丽走到他身 后,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膝关节上,他双脚一软,就跪在地上。琪琪一拉牵绳,他 不由自主地在地上爬行起来。
 
  女人们馋涎欲滴地望着他左右晃动的屁股。
 
  琪琪将他牵进一间特别布置的房间。房间里有厕所、淋浴器和一张小餐桌, 只有窗口的钢条泄露了这间房间真正的用途。房间里的设备可满足他的基本生活 需要,但想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对实际上是自愿陷入的牢笼感到恐惧,对自 己失控的情欲造成的后果感到恐惧。
 
  琪琪抚摸着她性感的肚子说:“唐唐,你已经走过阴阳界了。一星期后,你 就会进入这里面。”
 
  她舔了一下嘴唇,又摸了一下胃部。她将他牵到一张皮沙发旁。“不如我们 现在就开始,”她对他说。“躺在沙发上!”她命令道,“本小姐想坐在你脸上。” 唐唐乖乖地躺下。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原有的任何意志。琪琪穿着紧身的 绿装,露出半截大腿。她站在唐唐身旁,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阅读起来。美丽的 屁股高悬在唐唐脸的上方。
 
  “琪琪,不要坐得太猛,”唐唐请求。
 
  “别啰唆,现在不是做游戏了,”琪琪说:“你就乖乖地躺在那儿等女人屁 股坐上来吧!”她站在他身旁看了一会儿书,然后突然双膝一弯,浑圆的屁股逼 近了他的脸。“扑通!”,她重重地坐在他脸上,他身底下的沙发垫子由于新增 加的重量而发出吱呀一声响声。琪琪翘起二郎腿,又挪了一下屁股让自己坐舒服, 好像她的屁股与沙发垫子之间什么也没有似的。琪琪只将他看作是沙发的一部分, 是让她坐的。可怜唐唐的呼吸器官深深嵌入她温暖的屁股沟中,怎么也无法呼吸。 当然,琪琪不会闷死他,每过30秒她就会抬起屁股让他喘口气。这时一个叫宝 妮的可爱的女孩走进房间一屁股坐在唐唐的胸部,沉重的屁股使唐唐的呼吸变得 更加困难。
 
  然后两个女人嘁嘁喳喳地聊起天来,显然对她们屁股底下人体垫子所受的痛 苦无动于衷。然后她们用力咬他的臂膀、胸肌和面部肌肉。被女人们牙齿咬的疼 痛和一星期后他就要被女人们活吃的恐惧,不时地刺激他的神经。他知道集九洲 之铁无以铸此大错,但为时已晚。
 
  琪琪和宝妮完成了对唐唐的调教后,又有两个女人走进屋子。她们是护士小 婷和女秘书姗姗。
 
  小婷穿着紫绛色裤子和当班时穿的白大褂。姗姗则穿着紧身的灰裙子和配套 的夹克衫。显然,这两个女人刚下班就直接赶来了。唐唐觉得一个护士有吃人肉 的嗜好总有点不协调。
 
  “知道你是自愿献身的,本小姐很高兴,”小婷说:“本小姐盼望着吃你的 那一天!”
 
  “我一直以为护士是慈悲为怀的”唐唐说:“怎么你也要吃我?”
 
  “不错,我是一个护士,”小婷说:“可是我也是女人呀。我在幼女时代就 想吃人肉了。唐唐你不是也终生幻想被美女吃掉吗?那好,现在你送上门来了, 正好让我吃掉。”
 
  “我们坐在他身上好吗?”姗姗对小婷说。她站在唐唐的上方俯视着他说: “既然你已经变成一件家俱,那本小姐不客气就坐在你脸上。”她的屁股在空中 画了个弧形,然后在离唐唐的脸咫尺之遥处停下了。她将屁股悬在他脸的上方片 刻,然后将全部重量压到他脸上。姗姗用圆屁股堵住了唐唐的呼吸后,就与小婷 聊起天来。“你看,将一个男人置于绝对控制之下多好啊。
 
  我们可以将屁股坐在他脸上、可以用牙齿咬他的肉……可以随心所欲地糟蹋 他。“
 
  “如果愿意的话,我们甚至可以往他身上撒尿!”小婷加了一句。
 
  “小婷!”姗姗说:“你真的会那样做吗?”
 
  “怎么不会?”小婷回答。“不是要用一个星期时间破坏他的人格的吗?” 
  姗姗忽地从唐唐的脸上站起来说:“唐唐,你听见了吗?小婷要往你脸上撒 尿呢。”
 
  “小婷,我不喜欢的女人的尿,”唐唐说。
 
  “那你喜欢女人的大便了?是不是?”小婷双眼瞪着他。唐唐愕然。
 
  “不过,首先本小姐要坐在你脸上息一会儿,然后再往你脸上大小便。”话 刚落音,紧包在裤子里的屁股就扑通一下重重地坐在他脸上。小婷坐得那么从容, 那么毫无顾忌,就好像唐唐是一件物品,一件没有思想她可以任意毁坏的物品一 样。接着她又从他脸上起身抓住他的臂膀。“本小姐想咬你的肉,”她对唐唐说。 她将漂亮的面孔和张得大大的嘴压在他的臂膀上狠命地咬。她尖锐的牙齿紧紧地 咬住了他的肉,一阵剧痛穿过臂膀。一个美丽的白衣天使给他带来这么多痛苦竟 然不是为了给他治病而是为了她自己变态的欲望,这真是很滑稽!在小婷眼里, 他不过是一块肉,是一块吃的时候可以任意嘶咬的肉。姗姗对唐唐也抱有同样的 看法。
 
  她用牙齿咬住唐唐的肩膀并死死地不松口,唐唐以为她真要将这块肉咬下来 呢。
 
  当每个女人都咬了他几口后,小婷命令他仰面躺在地板上。“本小姐要上厕 所了。”小婷说着褪下裤子将屁股蹲在唐唐脸部上方。唐唐无奈地望着近在咫尺 毛茸茸的女人阴户。忽然一股微温的液体喷到他脸上,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部 分尿液流进他嘴里,那味道象海水又咸又苦。唐唐刚想闭上嘴,小婷的大屁股已 经坐了上来,温热的臀沟压在唐唐的嘴唇上使他再也无法合拢嘴。“嗯!嗯!” 头顶上小婷娇声哼着,突然唐唐觉得什么东西往他嘴里塞进来,那气味实在不好 闻,他一阵恶心不由得“哇!”的一声叫起来……小婷解手完毕,姗姗也来使用 人体马桶。其余想解手的女人也纷纷将白屁股蹲在唐唐面孔的上方撒尿拉屎,有 的女人还将揩完屁股的草纸塞进他嘴里,女人门将他当作真正的马桶使,目的是 破坏他的人格,这样经过一星期后她们就能毫无顾忌地用牙齿撕咬他的肉活吃他 而对他遭受的剧痛无动于衷,因为他是如同女厕所马桶一样低贱的动物啊! 
  第二天来了两个女学生。她们是黄头发莉莉和红头发杰娜,两个女孩都是1 8、19岁的高中女生而且都穿着校服。唐唐见是两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决定博 得她们的同情。
 
  “小妹妹,放了我吧!”唐唐抽泣着说,“我一时冲动作了错误的选择,现 在是追悔莫及,我不愿意待在这儿等死,我只有25岁啊!小妹妹,放了我吧! 放了……”唐唐已经泣不成声。
 
  两个女孩用舌头舔着嘴唇朝他笑。“唔……”莉莉开口说:“我们不能放你 走,我们要吃你的肉。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不是,”唐唐辩解说:“我只是希望在想象中被美女吃掉,不是真的吃掉!” 
  “你现在说这种话已经迟了,”杰娜尖声尖气地说:“到嘴的肉我们会放弃 吗?”她说着撂起裙子一屁股坐在他胸部,然后起身再坐下,一面咯咯地笑个不 停。“莉莉,你来坐在他脸上!”
 
  她对同学说。莉莉用裙子罩住唐唐的头坐了下来,唐唐的脸被穿着布内裤的 屁股压扁了。两个女孩象小鸟似的叽叽喳喳聊个没完,全然不顾她们屁股底下人 体垫子的痛苦。她们聊着,聊着,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她们谈自己想吃唐唐身 体的哪个部位。她们讨论这样狠命咬他的肉,唐唐是否还能活着。她们甚至准备 比赛看谁能一口咬下最大的一块人肉。当两个女孩结束聊天时,唐唐已经浑身布 满了潮湿的齿印。唐唐明白再过几天他就会葬身这两个女孩腹中。这样的归宿虽 然使他热血沸腾,但对于被吃时慢性死亡的恐惧使他怎么也无法安神。他决定设 法逃出去。
 
  在预定的人肉筵席前一天,12位美女在女性俱乐部举行了一个派对。唐唐 听到大厅里传来音乐声和女人的笑声。女人们大部分喝得酩酊大醉,有几个女人 手拿酒瓶摇摇晃晃地踱进他的房间,见猎物还在那儿,她们才放心。天生丽质的 女孩莉莉和胖女人美娟咬了他几口,然后“扑通!”一声,美娟的大屁股将唐唐 的脸吞没了。又是“扑通!”一声,莉莉梨形的屁股将唐唐的肋骨压弯了。 
  “我喜欢吃他屁股上的肉,”美娟说:“你呢?”
 
  “本小姐喜欢吃他的蛋蛋,那东西有养颜作用。”莉莉说。
 
  “那是男体的致宝,应留给琪琪,因为是她策划这次人肉筵席的。”
 
  “放屁!要不是本小姐和菲菲追到电影院里里引诱他,你们能吃到他的肉吗?” 
  “怎么功劳都是你的……”
 
  两个女人借着酒力越吵越凶,结果不欢而散。临走时竟忘了锁门。
 
  “天助我也!”唐唐大喜,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赶紧从沙发上爬起 来,迅速穿过房门,然后拼命地从集结的女人们中间冲出去。
 
                 四
 
  琪琪没有喝醉,她见猎物跑了,立刻尖叫起来:“猎物跑了,猎物跑了,抓 住他!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猎物跑了?煮熟的鸭子飞了?”女人们面面相觑,一下子全惊得酒醒了。 她们一窝蜂地追了出去。
 
  赤身裸体的唐唐不顾刺痛钻进树丛中。他听到女人们飞快逼近的脚步声,吓 得嗦嗦发抖地踡缩着身子蹲下来。
 
  “唐唐,你跑不了啦!”他听见琪琪尖声嚷道。“你已经被包围了,乖乖地 爬出来投降,否则,我们就将你杀了吃,那时你就享受不到被美女吃的爽劲了。” 
  唐唐象鸵鸟似的将脸埋进树枝中,一动也不敢动。忽然他听见一个娇柔的女 声嚷道:“他在这里!”唐唐抬起头来,发现菲菲美丽的脸蛋正朝着他笑。“本 小姐知道你不会再逃了,对不对?”
 
  她弯腰抚摸着他的脸蛋儿:“因为明晚你就能进入这里面了,”她用手抚摸 着自己的胃部,“你难道不想进入本小姐的体内?”菲菲的话充满了诱惑,唐唐 真的不逃了。正是这个菲菲在电影院说动他献身的,现在她再次以自身的魅力让 他就范。这时其他女人也赶到了。她们将他拖起来举到半空中,然后肩扛着他向 回走去,一路走一路咬。到了他的房间,女人们将他扔在地上,又将他手脚捆起 来。“唐唐,你算男子汉吗,真不害臊!”琪琪一面打他的屁股一面奚落他: “你还是乖乖地认命好,明晚我们就吃你了。”
 
  明天就是预定的人肉筵席日,唐唐又是激动又是害怕。一想到要被12个美 女真的吃掉,他的鸡鸡立刻硬了起来,过去的一星期每天都是如此,但他同时感 到恐惧。他将被女人们尖锐的皓齿和柔软、温热的樱桃小嘴慢慢杀死。他身上的 肉将被她们咀嚼然后送进12个不同的女性胃部消化。吃掉他以后,这些女人们 将回到原来的公司或学校继续工作或学习,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没有人知道她们 肚里有唐唐的肉。他的肉将被她们消化,他的身体将化为她们性感的身体的一部 分。他会变成她们修长、光滑的大腿的一部分,变成她们梨形的屁股的一部分, 变成她们秀美动人的粉脸的一部分……而且,他身体的一部分会变成她们的大便, 被12个肥硕的女人屁股排进不同的马桶里。问题是这样的终极色情经历是要付 出生命的代价的。
 
  第二天,女人们为他剃去头发和阴毛,又为他灌肠、洗澡,整整忙了一天, 才将里里外外都洗得干干净净的唐唐绑在一张长餐桌上。女人们穿着三点式泳衣 或热裤和三角背心围着他坐成一圈。唐唐的鼻子里充满了香水味和洗发膏的香味。 女人们用舌头舔着闪闪发光的嘴唇,馋涎欲滴地凝视着他,脸上绽着笑容,口中 露出洁白的牙齿。但一想到它们即将发挥的作用,这些洁白、美丽的的牙齿立刻 变得可怕起来。
 
  护士小婷在他上方悬挂着一瓶全血。她切开他手臂上的静脉,插进一根管子 开始给唐唐输血。
 
  唐唐不知道12个美女分食他的肉体时他能活多久。
 
  “我可以给你打吗啡,”小婷说:“但那样的话你可能体会不到那种欲仙欲 死的感觉了。我们不愿这样做,我们遵守游戏规则。”她将一些缓和止痛剂和镇 定剂注入瓶子中使他肌肉放松以便于女人们撕咬。“尽管输入的血液中有止痛剂, 你被吃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非常痛。”小婷告诉他:“可是……这是你同意的。” 
  忽然“咕隆”一下莉莉的胃鸣声响了起来。屋子里每个人都哈哈大笑,唯有 唐唐笑不出来。
 
  “对不起,”莉莉说:“本小姐饥肠辘辘,而他看上去又是那么可口!” 
  “好吧,那么……”琪琪说:“我建议让莉莉吃第一口,我们不能让这个可 怜的女孩饿坏了。”
 
  “哇,真是太好了!”莉莉欢呼起来。她舔着嘴唇将唐唐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唔……”她咕隆道:“我吃你身上哪块肉呢?唔……”她分开鲜红的嘴唇和洁 白的牙齿将漂亮的小脸压在他臂膀上咬起来。她使劲地咬,但没有咬下那块肉就 松开了。“这样咬痛不痛?”她问唐唐。
 
  “我说,大小姐,”凯丽不耐烦地说:“你怎么可怜起他来了?他不过是一 块肉啊!”
 
  “是一块肉!”莉莉表示同意。她重又将嘴凑到原先的位置上再次撕咬起来。 这次她决定不咬下这块肉绝不松口。只见她长着一头秀发的头不停地左右摆动着, 终于将唐唐臂膀上一块肉咬下来。“唔……”她一面咀嚼着人肉一面说:“味道 果然不一样!”唐唐呆呆地望着她咀嚼着将这块肉咽下肚里。莉莉在他臂膀上留 下一个凹陷的伤口,刺骨的疼痛使他眼泪扑簌簌流下来。可是这些嗜血的美女们 对此视而不见,继续吃他的肉。
 
  “现在该我了,”凯丽说。话刚落音,梳着马尾鞭的头已经伸到他的胸膛上。 她狠命地咬了一口唐唐的胸肌。接着又见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张嘴向他逼近。脸 上长着小痘痘的荷花撕咬他的肩膀,珍珍吃他臂膀上的肉,女秘书姗姗则决定啃 他的脸蛋儿。她先是用自己的美丽的脸蛋儿盖住唐唐的脸,然后在唐唐的面颊上 亲了又亲,好像唐唐是她久别重逢的情人似的,又伸出潮湿的舌头反复地舔,直 到将唐唐玩弄得欲火焚身才用虎钳似的牙齿从他面颊上咬下一大块肉。当她用力 撕下这块肉时,美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啊唷哇……啊唷哇……”唐唐凄惨地呻吟着,额头上沁出大颗汗珠。
 
  “唐唐,被美女活吃很爽吧?”琪琪揶揄他,然后将头伸到唐唐的胸膛上咬 下一块胸肌。
 
  “让本小姐来吃你的嘴唇。”人高马大的宝妮说着将自己的嘴套住唐唐的嘴, 然后伸出舌头舔唐唐的嘴唇,舔得唐唐痒兮兮的,可是转眼唐唐就觉得她的牙齿 深深嵌入自己唇肉中咬住了自己的嘴唇。那牙齿咬得越来越紧,不但咬还往外拉, 忽然一阵剧痛,唐唐发觉自己的嘴唇已经进入宝妮的口中。宝妮满意地咀嚼着美 味的唇肉,全然不顾唐唐的痛苦。
 
  这时莎莎如饿狼似的扑倒唐唐的胃部,狠狠咬下一大块肌肉。“啊——”唐 唐发出一声令人毛骨耸然的叫声。
 
  “小婷,你就没法叫他不叫?这影响大家的食欲。”琪琪不满地说。
 
  “当然有办法,”小婷说:“不过先得让本小姐吃一块人肉,我也饿了啊。” 她说着将脸压在唐唐的脸上啃他的腮膀。“唔唔唔,唐唐你的脸肉真好吃。”她 一面咀嚼着一面说。将唐唐的脸肉咽下肚里后,她拿出了一只针筒。“我给他打 一针吗啡,保证他不叫。”她对美女们说。
 
  “慢!”凯丽尖叫起来,“打了吗啡他的鸡鸡变软就没法吃了,不如乘它现 在还硬的时候让本小姐咬一口。”她迫不及待地用嘴含住唐唐肿胀的肉棒狠命地 咬了一口。“哇!”唐唐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那孽根的头部已经进入凯丽 的嘴里。唐唐之所以落得被一群女人肢解的下场就是这孽根作的孽。然后每个女 人依次咬了一小口唐唐的肉棒,直至剩下一截血肉模糊的肉桩。琪琪则一口将他 的蛋蛋吞进嘴里,然后慢慢咬断与他身体连接的筋肉。
 
  当小婷给他注射吗啡时,唐唐因疼痛和失血已经快昏迷了。对于唐唐来说, 接下来的事好像看一部自己扮演角色的电影一样。他看见美女们象饿狼似的扑到 他身上吃他的肉,下垂的乳房摩擦着他的胸部。他看到美女们撕咬、咀嚼他的肉 的时候,眼里闪着饥饿和怪异的目光。
 
  他眼睁睁看着美女们将他的血肉一点一点取走送进她们丰乳肥臀的体内。迷 糊中,他觉得自己象一条吃剩的鱼一样被翻过身子,然后眼前一黑,就堕入混沌 之中。
 
  人肉宴席进行时唐唐总共活了一个多小时。当美女们个个吃得心满意足,当 唐唐不再享受被美女吃的爽劲或不再觉得痛苦时,那孽根的剩余部分喷出最后一 滴浆液,也在愉悦中死去了。
 
[ 本帖最后由 1107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寒江独翁 金币 +10发帖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