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活地狱少年拷问】

   龙一在报纸上看到一则诚徵家教的广告。“高叁数理,时薪八百,限相关科系。”龙一是 化学系大叁的学生,於是他拨了电话过去。对方是个中年男子。
   “你是化学系的,那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
   “不过我还是要当面确定,没问题吧。”
   “这是应该的。”
   “不然就今天下午吧,下午五点,我告诉你地址。”
   龙一很快地拿了纸笔抄下来。
   我可以问你一个额外的问题吗?”对方这样说道。
   “请说吧。”
   “你的身高体重?”
   龙一迟疑了一下,“一百八十公分,七十五公斤。”
   “这样说来你很壮罗。”
   “还好啦,我是游泳校队的。”
   “真了不起。”对方笑道,“我知道你的特徵,才能叫管理员让你进来。”
   “没关系。”
   “那就五点见了,请不要迟到。”
   “好的。”
   挂上电话,龙一看了下手表,现在才叁点半。照这情形看来拿到家教应该是没问题的。   龙一想着,然後到健身房做重量训练。
   五点正,龙一循着地址找到一栋十五层的高楼。
   “哇,看来是个有钱人呢!”
   龙一走了进去,不过并没有管理员。
   “奇怪了,应该有管理员的吧,大概是偷溜去睡觉了。”龙一这样想着,走进电梯按下 六楼。
   来开门的是个莫约四十岁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和蓝色的牛仔裤。他比龙一 稍微矮一些,手臂粗的像是一根柱子,泛着时常做日光浴的光泽。
   “请坐吧。”
   男人请龙一坐在沙发上,然後到厨房倒了一杯水。
   天气实在太热了,所以龙一立刻把水喝完。
   男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仔细地打量着龙一。
   “我觉得你很符合我的要求。”
   龙一兴奋地说道:“真的,那麽什麽时候开始上课呢?”
   “别急,我先带你去看看上课的地方。”
   男人在前面领路,龙一跟着他进了一间房间,里头乌漆妈黑的。
   “我来开灯。”男人把灯打开。
   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任何看起来像是书房的摆设。地上铺着帆布,中央是一个类似手 术台的大床,周围还有很多挂勾、绳索,以及许多古怪的玩意儿四处放着。
   “这儿是上课的地方吗?”
   男人点点头,“就是这儿。”然後把门关上。
   “来吧,我们现在就开始上课了。”
   “请你不要开玩笑了,我要走了。”
   龙一走去把门打开。
   男人在一边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忽然他感到一阵晕眩,双腿无力整个人跌在地板上。   “啊,啊。”男人将龙一扶起来,很快地剥开他的T恤和牛仔裤,留下那条白色紧绷   的性感内裤。在药物
   的作用下,龙一虽然意志清醒,却丝毫没有反抗能力。男人不发一言地从墙上拿下一条 粗绳子,将龙一双手反缚,然後绕过他的锁骨和胁下,撑出龙一训练过的硕大胸肌和两颗黝 黑的乳头。
   绑好後男人一蹬龙一的膝後,让他跌坐下来。男人用脚踩着躺在地上的龙一,感觉运动 员肌肉的弹性,然後拿起一根小马鞭,抽打着龙一胸膛及腹肌,并且用手揉捏着他右边的乳 头,让龙一在地上痛苦地打滚呻吟。“啊啊啊,啊,喔,啊啊,喔喔喔!
   !”
   
   男人用脚践踏着龙一的胸肌,让他性格的脸庞在脚板的挤压下变形。他像滚球一样地让 龙一在他的脚下来回滚动着,拿起鞭子滑过他的脸上,然後用力地抽在他的六块腹肌上头, 在用脚趾夹紧他的乳头。“啊啊啊啊!!”龙一的身体因为痛苦不断地翻覆,张大的嘴里露出 他健康洁白的牙齿。男人往下踩住龙一的腹部。在白色的内裤里藏着龙一傲人的秘密。男人 无情的踩了下去,来回搓揉着,龙一痛苦地夹起双腿,嘴里发出令人兴奋不已的嚎叫,那是 猎人正玩弄着猎物时的嚎叫,虽然痛苦,但又不至於无法忍受。在天花板上有一面镜子,龙 一从里头看见自己被这个男人玩弄的样子,他看见自己张大嚎叫的嘴,紧皱男性化的眉头, 感到十分羞愧。
   男人把鞭子的柄塞进龙一的嘴巴,继续捏他的乳头。龙一的乳头就像两颗大粒的葡萄干 般地红肿发涨。在男人的揉躏下,龙一毫无反抗能力地呻吟着。“换个花样吧。”男人说道, 拿起更多的绳子绕过龙一的胸膛,在後方打了个总结,并且屈起他结实粗壮的双腿,用绳子 绑住了他的脚踝成交叉状,龙一看起来就像在做某种瑜珈的动作。男人从旁边腿,用绳子绑 住了他的脚踝成交叉状,龙一看起来就像在做某种瑜珈的动作。男人从旁边拉来了一个挂勾 穿过绳子,从後方把龙一给吊了起来。随着条的上升,龙一的小腹因为绳子的收缩几乎喘不 过气。
   男人拍打着龙一结实的小腹,粗糙的手指不断地下滑。“啊啊啊,啊啊!!啊!”男   人伸进龙一单薄的内裤中,握住那缩成一团的生殖器来回揉捏着。龙一感到男人粗大   的手正试着让他也兴奋起来,那石头般的触感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屈辱与疼痛。“啊啊   啊,啊。”
   男人不知从那拿来了一把剃刀,放在他的脖子上来回滑动着,冰冷的触感通过他全身, 龙一的脸十分不情愿地别开。男人握着刀下滑,挑动着他的乳头,那深褐色的小丘正在微微 地发抖。刀子继续下滑,来到他的胯下。龙一担忧地看着旁边的镜子。男人拉开他的内裤, 用刀子一把划开,撕裂的布料落到地上。龙一的秘密终於无所遁形。男人兴奋地搓弄那团肉 球,龙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龙一被放了下来,。男人稍微替他的四肢松绑,把他抬到另一 张台子上。龙一的双手被绑在墙上,双脚则腾空吊起分开,让他毛发浓密的私处在灯光下一 览无遗。
   男人在龙一宽厚的胸膛上抹油,龙一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粗大的手正在自己 身上恣意游走,如获至宝地握住那条软趴趴的水管。“求求你放了我。”男人沾满油的手指在 龙一的私处来回穿梭,不过那话儿仍然软软的。“我会放了你,等到我拿到我需要的东西。” 男人用手指刺进龙一的小穴。“啊啊啊!!不,啊,喔喔喔!
   !”“没关系,很快就会硬起来的。”
   男人拿起一根白蜡烛在龙一的胸膛上敲打着,然後塞进他的嘴中点燃。一会儿滚烫的   蜡
   油便滴溜在龙一的胸膛小腹,凝结成白色的块体。“嗯嗯嗯,嗯。”龙一发出痛苦的闷哼。   男人又拿起一根沾满油脂的阳物模型,顶进龙一的屁眼,右手则握住他的阳具来回搓弄 着。
   龙一感到屁眼一阵痛楚,一根巨大的棒状物进入他的体内,从老二却又不住地传来酥麻 的龙一从上方的镜子一览无遗自己兴奋的表情,男人就在他的双腿间,玩弄着那根二十公分 的庞然大物。在男人熟练的爱抚技巧下,龙一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那是他跟任一个女人做 爱或口交时都未得到过的。龙一的头颓然地仰起,浸淫在无边无尽的性爱中,偶尔男人用力 地挤压他的老二,让他发出低沉的呻吟。男人的另一只手正玩弄着他的乳头,让龙一更加兴 奋。男人的动作不断地加快,龙一的老二已经发红肿涨到了极点。龙一全身的肌肉紧绷颤抖 着,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那白色的精液毫无预警地从他通红的龟头一波波地喷了出来,落 在龙一结实平坦的小腹上,凝结成一潭潭半透明的湖水。满油脂的阳物模型,顶进龙一的屁 眼,右手则握住他的阳具来回搓弄着。男人放开龙一依然坚挺的阳具,得到解放的龙一无力 地躺着大口喘息,结实的肌肉就像海浪一样地摇晃起伏。
    
   建民一大早就去上工。这次的工程非常简单,是在高级住宅区的一个卧室装璜,约一个 礼拜的工作天,到现在已经将近完工了,所以工头把剩下的未完成的细节全权交给建民负责。 委托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莫约四十岁吧,比建民稍微高一点,身材非常的结实黝黑,好像是 运动选手或是工人那一类的。当然如果他是一个工人,肯定住不起这麽昂贵的高级住宅,建 民这样想着。
   他看过这个男人两叁次。他会站在一边看着大夥儿工作。不过建民总觉得他注意自己较 多,也常常和自己聊天。
   “你今年几岁啊?”
   “再两个月满二十。”
   “当过兵了?”
   “退伍一年了。”
   “交女朋友吗?”
   “交过两个,不过都分手了。”
   “上过床了?”
   “当然。”
   “你一定很厉害。”
   “不是我自夸,她们都很满意我在床上的表现,因为我的很大。”建民指指自己的下体。   男人看了一下,笑道:“我相信一定不小。”
   这天工作十分顺利,不到中午就已经可以收工了,建民思量着下午要去那里玩玩才好, 或许去看个电影吧,晚上工头或许会请大家去喝酒。
   “都完成了吗?真谢谢你们。”男人从外头走进来。
   “请你检查一下。”
   男人开关着装饰灯,四处检查了一下,和建民一起走到客厅,倒了一杯水给建民。   “你一定渴了吧,先坐一下,我进去算钱给你。”
   建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把冰凉的开水一口饮尽,用袖子擦拭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水。   过了五分钟从另一个房间里头传来男人的声音。
   “小弟,你进来一下。”“好。”建民起身走了进去。
   房间里头的灯光十分昏暗,建民找不到男人在那里。
   “吴先生?”
   “你过来这边。”
   建民循着声音走去,看见一张手术台子,地上铺着塑胶布,周围挂满了绳索和挂勾,像 极了他在日本A书曾经看到过的SM道具,那些人就是用这些东西把女人五花大绑,然後把 一堆奇奇怪怪的道具塞进她的阴道或是屁眼。
   “这些是?”建男不禁了一口口水。
   “很奇怪吧。”
   男人从阴暗处走出来,手里拿了一把黑色的手枪。
   “吴先生?”
   “把衣服脱掉!”
   建民愣了一下,“你在开玩笑吧,这样太过分了。”
   男人朝一边的空瓶子开了一枪,玻璃立刻粉碎四散在地面,建民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 目瞪口呆。
   “照做就不会有事。”
   建民毫无意识地点点头。
   “现在脱掉你的衣服。”
   建民脱下T恤,解开牛仔裤的扣子拉链,刷地一声退到脚边,然後是白色的小内裤,他 全身赤裸地站在男人面前,双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男人仔细打量着建民精壮的身体,成 束的肌肉充满了年青的活力。他把一条白色内裤丢到建民脚边。“穿上它。”建民把裤子捡了 起来穿上,那是一条後开式的内裤,後头露出他结实浑圆的臀部。
   “坐到你後方的躺椅上。”
   男人指指靠在墙壁边的躺椅,建民依言坐了上去。
   “然後把你的双手双脚分别铐住。”
   建民先铐住双腿,再铐住双手,整个人木然地靠在躺椅上。
   男人向他走来,用绳子把他铐住的四肢分别吊起来,又垫了个小枕在他的尾椎下方,让 他多毛的屁眼朝天绽放那鲜嫩的粉红色。
   男人从椅子下拿出一桶水和一根特大型的针筒,把针筒唧满了水,稍微喷出一点在建民 的身上。
   “啊,啊,啊,啊。”
   针筒在建民的肛门附近徘徊着,让他的肌肉因紧张不住地收缩颤抖。男人把针筒塞进建 民的屁眼里,把水挤了进去。“啊啊,啊!”建民感到水流进体内,压迫着直肠的痛苦而不住 地发出呻吟。
   男人又唧满针筒,塞进建民的肛门,轻轻地旋转着。建民无助地让男人玩弄着,感觉着 冰冷的水射在身上,及进入体内的异和感。男人用针筒敲拍着他结实的臀部,以及布料下的 野兽,它已经缩成小小的一团。
   建民痛苦地扭动身体,水在他体内积存着,几乎要涨裂似地。男人又唧满针筒,将水   挤进建民体内,然後把筒子抽出来,拨弄着他肛门附近湿润的阴毛,轻轻地拍打紧绷   的肌肉。“啊啊!啊,啊啊!”
   男人把将近两公升的水注入建民体内。
   建民男性化的额头痛苦地紧皱,张大的嘴中露出洁白有力的牙齿,脖子後仰拉出肌肉的 线条,胸肌和腹肌不住地起伏紧绷。男人把建民下方的垫子拿走,一道水柱从他的屁眼喷了 出来,建民在融合着快感及痛楚的排中发出低沉的呻吟,大口地喘息着,体内充满了无法排 解的滞塞感。
   男人把建民的四肢解开,用枪对着他。“站起来。”
   建民毫无反抗能力地任男人将他的双脚铐住,双手高举用皮带绑起来。男人抚摸着建民 的身体,用力拍打他结实的腹肌。
   “嗯!”
   建民强忍着发出闷哼。男人粗糙的手指在他身上来回游走,使劲揉捏着建民黑色的乳   头,勾勒着他胸肌的形状,又拍打建民的腹部。男人拿出一个连着鳄鱼夹的子,夹   住建民两颗黝黑高耸的乳头,然後轻轻勾动子,一阵酥麻的痛楚传过建民全身。男   人用皮鞭击打着建民的小腹,他浓密的眉头紧皱,头来回摆动着。“啊,啊,啊,   啊。”
   男人拿起夹子一排夹住建民腋下及胸旁敏感的肌肉,让他发出断断续续的哀嚎。男人轻 轻地拨动着夹尾,建民立刻感到那轻微的痛苦,全身不住地颤抖,性格的脸也扭曲变形,前 後摆动着。男人的手指像弹钢琴般地滑过五色鲜的夹子,用手指刮着建民的腹肌。那片布料 底下的阳物已经因痛楚完全失去它的骄傲,男人决定让他重振威风。他手指沾上油脂,然後 伸入内裤中握住建民的老二。那温暖的肉块已经缩成一团。男人爱抚着他敏感的龟头,很快 地建民便起了生理反应。男人上下搓弄着他的肉柱,窄小的内裤已经包裹不住,於是建民的 阳具便挺了出来。
   果然如他自夸的,是相当惊人的尺寸。男人很满意地玩弄着。
   “啊啊啊,啊啊!!”在男人的玩弄下,建民发出自己也难以相信的愉悦叫声。
   男人一面搓弄着建民,一面用鞭子抽打他的腹部,挑动他胁下的夹子,让建民在痛楚中 品尝无上的欢愉快感。
   “啊啊!啊,啊,喔喔,哦,嗯,啊啊。”男人把鞭柄横塞在建民的口中,让他只能   发出无力的闷哼。他放开建民的老二,看着它一半突出布料之外通红颤抖着。男人割   开单薄的内裤,让建民的老二完全得到解放。男人把玩着建民昂然而立的指挥棒,上   下搓弄着,直到它完全坚挺,渗出透明的液体。男人拿了一条细皮索,先从根部扎   住,然後绕过两棵高尔夫球般大的睾丸,在阴茎底部打了一个结。建民的阳具就像一   把通红的剑,充血因为绳结无法消退。男人拿了一块圆形的磁铁用绳子绑住,然後轻   轻拉动着。建民的老二就像个弹簧一样地弹跳着。男人又拿了两个五百公克重的铁   块,和磁铁吸附在一起。“嗯嗯,喔,嗯。”
   建民感到老二几乎要断掉似地,发出痛苦的闷哼。男人蹲在他脚边,欣赏着这一幅老二 健力的画面,并且爱抚着建民结实的大腿肌肉,两块四头肌像是山丘般地隆起。男人拍打着 他的肌肉,发出清脆的声响。男人非常满意这个小工人的结实。男人拿出建民口中的鞭子, 建民大口喘息着。男人用鞭柄拍打着夹子,然後用力击落。“啊!啊!”建民发出痛苦的叫声。   男人又抖动着那条子,鳄鱼夹咬着建民黑色的乳头,让他痛不欲生。男人又朝建民的腹 部抽了两下,把剩下的夹子一一击落。除去了所有的束缚後,男人让建民的双手依然高举被 缚,然後吊起他的双腿,让他的屁眼悬空。男人在建民的胸膛腹部抹上油脂,上了油後的肌 肉在灯光下发出健康诱人的光泽,男人又将一根白色的蜡烛塞进建民嘴中点燃。“嗯嗯,嗯, 嗯。”虽然建民不断地向後仰起,但是蜡油仍不断地滴在他的腹部及胸口,凝结成白色的固 体。
   男人跪在建民下方,拿起一根黑色的阳物,塞进他男性的禁地,来回捣弄着。建民为这 前所未有的屈辱,发出痛苦的呻吟。男人观察着建民紧皱的表情,把阳物更加推入。建民的 阳具很快地变软,但是仍然尺寸惊人。男人把蜡烛取出来,在建民身上滴。“啊啊,啊啊! 啊啊,啊。”建民来回扭动着,因为蜡油的热度哀嚎不已。男人握住他萎缩的阳具,在他有 技巧的爱抚下,建民很快地又重振雄风,而且涨得比方才更大更红。男人放下蜡烛,蹲下把 塞在建民屁眼的阳具模型取出,用光滑的顶端拨弄着建民紧绷的屁眼。
   “放了我吧。”建民卑微地说道。
   男人没有理会他,把他放下解开所有的束缚。“躺到这边。”
   建民依言走到一块空旷处躺下。男人把他的手反缚在後方,用粗大的绳索把他整个人五 花大绑,双腿也屈起交缚,就像海鲜店里的螃蟹。男人把绳索用挂勾挂住,然後扯动条把建 民吊起来。
   “啊,啊,啊。”随着上升的高度,建民的小腹受到绳索的压迫,感到极不舒服。   男人握住他的老二,尽情地爱抚着。建民受不了刺激又充血勃起,悬垂在他的下方。男 人拍打着他的腹部,揉捏黑色的乳头,感受建民因为劳动而充满弹性的肌肉。男人握住建民 完全挺立的阳物,轻轻拨开粉红色的开口。“你要干-!”男人不顾建民的抗议,用一根黄色 的细管子,插入建民的尿道口。“啊啊,啊啊,啊啊。”建民受不了老二被外物进入的痛苦, 大声地嚎叫着。男人慢慢地深入管子,建民的阳具开始萎缩。莫约深入了二十公分左右,男 人才停止他的酷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拿起唧满清水的针筒,塞进管口把水挤 了进去。建民仰头痛苦地大叫,他的老二此时已经充满了水,并且无法排出。男人把针筒移 开,用夹子夹住管子,不肯轻易地让建民得到解脱。他轻压着管壁,建民立刻感到水在体内 流动的,挤压着他的老二和膀胱,几乎要从里头涨裂。虽然他的老二已经不再充血,但却因 里头的水柱,依然保持它硬挺的壮态。
   男人每一挤压管壁,建民立刻就发出令人愉悦的哀嚎。他的五官皱紧,充满受难图的美 感,呻吟像是雏鸡般地令人兴奋。男人把夹子取走,水得到了出口立刻泊泊流下。得到解放 的建民,连积存的尿液一并随着清水排出,落在下方的盆子里头。男人缓缓地抽出管子,这 也是一场痛苦的凌迟。建民嚎叫着直到那根官子完全离开他的体内。
   男人握住建民痛苦的五官,非常兴奋地欣赏着。像建民这样充满男性阳刚美的男体受苦, 是他最兴奋的时刻。他裤管里的阳物早已充血发涨,流出一大堆腥的液体。他拍打着建民浑 圆结实的臀部,拿起了一个电击棒,轻轻地靠在建民的肩骨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霹哩作响的蓝色电花,建民发出一连串的嚎叫。男人拿 着电击器在他的身上游走,靠到他的脸颊下方,建民很不情愿地别过头。男人放下电击棒, 拍打着建民宽厚的肩膀,手滑到下方玩弄着他软化的老二。
   男人把建民放了下来,解开他所有的束缚。得到解脱的建民站在一旁面有惧色地看着男 人。男人用手枪对着他。“手淫,快点!”建民慢慢地握住疲软的老二,吐了一点口水,来回 搓弄着让它逐渐坚挺。
   男人满意地看着建民和他惊人的老二。建民粗大的手握着红肿的棒子,上下做着活塞运 动。男人走向前去,用左手揉捏着建民的乳头。“啊啊,啊。”建民发出愉悦的叫声。   “再快一点,我要看你射精。”男人低哑地命令着。
   建民加速抽送着老二,不久他的头向後仰起,老二也通红发涨,男人知道他的高潮已经 到了。一道道白浊火热的年轻精华,从红肿的龟头喷了出来,有些喷在男人肿涨的牛仔裤上, 有些落在地上。解放的建民大口喘息着,手指轻轻在敏感的老二旁滑动,挤出那残馀的体液。 建民看见男人满足的笑容,然後低头茫然地看着地上白色的精液。
   
   健身房里有约十来个男人在穿梭着,年纪从二十岁到四十岁不等。这几年来健身逐渐蔚 为风气,到处可以见到胸部练得像两座小丘,穿着紧身衣物的男性在街头游走。他们眼底透 出些许的骄傲,像是干练的猎人四处搜寻猎物。
   男人把举重放回架子上,稍微曲肘活动筋骨。他每个一、叁、五都会来这间健身中心待 上一小时。他非常满意地看着自己的肌肉现条-不但粗犷,而且优美,不光是大块而已。男 人站到落地镜前面露微笑,薄薄的汗水自他男性化的额头,通过沉默的下颚,粗壮的脖子, 高耸的胸部,汇进那阴暗的乳沟及布料下若隐若现的部份。他拿起一条毛巾稍微擦拭了一下, 然後拿起提袋走向冲洗室。他进了冲洗室後,一个坐在蝴蝶机上的男人也站了起来,拿着自 己的袋子尾随他进去。
   他看来莫约二十岁,还是个学生,袋子上的名牌写着他的全名“吴尹哲”。冲洗室里回 汤着水声,弥漫淡淡的烟雾。尹哲看准了男人进入的隔间,也进到斜对面的隔间。
   男人开始脱衣服,扭开莲蓬头,从头到脚淋浴着。活动门板刚好遮住他胸部以下大腿以 上的部位。尹哲很兴奋地偷瞄着他壮硕的胸肌,以及一双比他大腿还粗的小腿,尹哲当然不 会放过上头密生的细毛。
   尹哲一面看着一面拓脱去衣物,动作显得有点笨拙。男人把肥皂抹在身上,动作缓慢, 就好像是一场挑逗的舞蹈。这时尹哲发现男人正用眼角的馀光看着他,双手充满渴地滑过颈 子和胸膛。虽然隔着门板,尹哲还是想像得出,男人的手滑过腹部,在毛发浓密的私处来回 搓弄着。
   尹哲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目光又无法移开。他佯装不在意地冲水抹肥皂,其实嘴巴已经 乾渴极了,松弛的下体也开始有反应。男人转过身去开始冲水,尹哲松了一口气,看着他同 样厚实的背部,漂亮的背阔肌和斜方肌交错着,像是起伏不平的山区地形。
   走出健身中心後,尹哲发现男人站在一辆房车前等着他。
   “想来我家喝牛奶?”男人充满挑逗地问着。
   “好啊。”尹哲没有经过什麽考虑。
   两个人在路上几乎没有交谈,男人走在前面,尹哲跟在後面。
   男人带他经过两条大街,穿过一个巷子,很快地就来到一栋十五层的大楼。“看来蛮有 钱的。”尹哲心里想着。进屋後男人把袋子往椅子上一丢,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把你的衣服脱掉。”尹哲愣了一下,把袋子放在地上,拉开T恤,露出他六块结实的 腹肌和硕大的胸膛,腋下生着浓密的毛发。男人站着品鉴面前的男性,他很早就注意到尹哲, 也知道他住意自己很久尹哲拉开皮带、拉,很快地把裤子脱到脚边,用力甩开。他穿着白色 的小内裤,包裹着他已经不太安份的小弟弟。尹哲看着男人,他的胯间有隆起的痕迹,这让 他更加兴奋。
   就在尹哲要脱下最後的束缚时,男人开口:“慢点脱。”
   尹哲抬起头来,“那你也脱吧,我想看你。”
   男人走进里面的房间,拿出一条绳子。“想不想来点新鲜的?”
   男人走到尹哲的後方,把他的手反缚。他的胯间轻轻地顶着尹哲的臀部,让他无法克制 地勃起。男人把绳子穿过他的胸前及腹部,十分牢实地困住,然後从後方抱住尹哲,揉捏着 他的胸肌。
   “到里面来。”尹哲随着男人进到里面的小房间。
   里头奇怪的景像让尹哲吃了一惊。男人要他躺在手术台上。
   “这是怎麽一回事?”自己,勃起的欲望,他想到某些男男片子的情节,但是又有些   害怕。男人拿油抹在尹哲的後方。“不要弄我那里!”
   男人没有理会尹哲的抗议,用挂勾吊起尹哲的双腿。男人操纵着铁,挂勾逐渐上
   升,
   男人的手在他的胯间搓揉着,让尹哲有点难受,发出微弱的呻吟。
   尹哲头下脚上地被吊起来,颈子几成直角地压在台子上。他的嘴里被塞了一块海棉,这 样他就不会不小心咬断自己的舌头。
   男人在他的屁眼周围抹上足量的润滑,拿起一根中空的金属管子塞进尹哲的体内。   “嗯嗯,嗯嗯,嗯嗯。”
   男人的动作缓慢而熟练。很快地管子被固定,从被撑大的屁眼可以看见尹哲黑暗的体内。   男人爱抚着尹哲胯下的敏感带,拿起一根燃烧着的蜡烛,对准那黑暗的入口滴下滚烫的 蜡油。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尹哲扭动着被固定的双腿,肌肉的线条急剧地收缩着。 白色的蜡油很快地凝结在屁眼的周围,以及那看不见的深处。
   男人为尹哲手淫,让他巨大的男根不至於消退。尹哲在快感和痛苦的交错中,发出断断 续续地闷哼。
   男人把蜡烛放低,滚烫的蜡油完全滴进管子里。尹哲感到体内传来阵阵的灼烧,就好像 要从中裂开似地痛苦。男人欣赏着他男性化的额头,皱紧的眉宇,紧咬的下颚,身上透着薄 薄的汗水,以及蜡油滴落的快感。
   男人把尹哲的双腿放下来,到他的身体能够躺在手术台上。男人在他的尾椎下垫了一块 枕头,把管子取下来,刮掉屁眼周围的蜡油。尹哲黝黑的私部有一点红肿的痕迹。男人拿起 一根透明针筒,里头充满了清水。他喷了一些在尹哲的睾丸上,顺着睾丸下方的缝隙,滑到 他的屁眼,然後把水注入尹哲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啊。”尹哲的头痛苦地来回扭动着。他看着上方的镜子里,男 人不断地拿起唧满水的针筒,送到他的屁眼,压缩,在他分开的双腿间折摩着自己.男人满 意地放下针筒,用中指插进尹哲的屁眼,来回搓弄着。尹哲的屁眼十分光滑,有浅灰色的皱 摺,湿润的皮肤在灯光下发亮着。男人并没有进入他的意思,只是用手指做着活塞运动,听 着尹哲发出令人愉悦的闷哼声。
   男人把青白色的刮胡膏抹在尹哲的下体周围,拿起一柄刮胡刀,刮去他的阴毛。尹哲的 阳具已经缩小软化。男人握着那小鸡一般的老二,把它压到後方,然後刮去小腹以下的毛发。 刮胡刀经过睾丸的两侧,来到他的屁眼。男人把膏抹在他的屁眼周围,刮掉那附近的毛发。   尹哲感觉到刮胡刀所经之处,传来令人颤栗的快感,不住地发出呻吟。
   男人拿了一块布把刮胡膏擦乾净,用手爱抚着他光滑洁净的私部。然後他把手压在尹哲 的下体上,轻轻地使劲。一道水柱从他的屁眼喷了出来,彷佛水库洪,随着男人的力道,水 柱也忽大忽小。
   男人又把油抹在尹哲的屁眼周围。尹哲无力地躺着呻吟,他等待着男人进行下一场拷问。 男人拿起一根电动阳具,马达发出嗡嗡的声音。他先放在尹哲的睾丸上,尹哲立刻发出虚弱 的呻吟,然後缓缓地放进那光滑浅灰的屁眼里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一手握着尹哲的老二手淫,一手扭动着粉红色的电动 阳具。尹哲感到那震动通过前列腺所带来的奇妙快感,男性化的眉头淫秽地皱紧了。
   男人来回抽送着电动阳具,那快感更加地强烈。尹哲嘴中的棉布被抽走,他张大了嘴发 出阵阵愉悦的喘息,好像会就此虚脱死去。男人握住尹哲的老二,它已经回复极度兴奋时的 尺寸,不断地在他粗大的掌心跳动着。男人换上一根更大的电动阳具,在尹哲的屁眼外旋转 着,然後放了进去。尹哲发出更强烈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 着尹哲的呻吟,男人做着活塞运动,让粗大的电动阳具出入尹哲的体内。
   尹哲的老二已经红通地像是一根大热狗,男人把电动阳具放在尹哲体内,尽情地玩弄   着尹哲天赋异禀的下体。男人一只手握住他的根部,一只手则抚弄着他通红的龟头和   阴茎,经过一番抚弄後,他知道尹哲已经快要到达高潮。的呻吟,然後缓缓地放进那   光滑浅灰的屁眼里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把电动阳具抽掉,握住那通红发涨的阳具加速抽送动阳具。尹哲感到那震动通过前   “啊,啊,快点,啊啊,啊啊,快点。”皱紧了。尹哲发出微弱的请求,在达到高潮的 前一秒虚弱的呻吟着。然後一道白色的灼热精潮喷了出来,尹哲全身颤抖着,肌肉也紧绷起 来。他喷了十馀次才渐渐平息,精液流满他的小腹,剩下的则顺着通红的阴茎流了下来。   
   广城今天练球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杀球的时候频频出错。
   “怎麽啦?”另一个排球队员问道,“不像平常的你喔。”
   “对不起。”他挥挥手表示没事,擦乾额头上的汗水。
   现在是下午四点,阳光仍然十分强烈,没有什麽比在夏天练球更累人,也更能锻练体魄 的事了。下个礼拜就是全国大专排球联赛,每个人都非常重视这次比赛。偏偏身为排球队队 长的广城,在这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麽啦,你马子有问题了?”
   “没啦,别瞎猜。”广城了对方一拳。
   广城的女朋友是现在排球队的经理,也是管学院数一数二的大美女,脸不但长得漂亮, 身材也是一级棒的。很多人都想要追她,不过她却对广城情有独钟。广城大约一百七十八公 分高,标准运动员的身材,肤色因为常练球被晒成健康的古铜色,肌肉均匀而结实,那一对 锐利的单眼皮有说不出来的魅力,又是全校的运动明星,常常受到女孩子的青睐。不过他对 明芳可是死心蹋地的。
   “真的没事?”
   “真的。”
   “那就加油吧,马上就是大专联赛了。”
   两人击掌鼓励,然後回到序列中继续练习杀球。所有的人排成一长列,手上各拿着一颗 球,从球场的左後方向前跑,然後球抛出去,由举球员灵巧地托住,然後跳起杀球。
   “漂亮!”广城一记快攻,白色的球成一直线落在网前一公尺,然後反弹出去,广城带 着满意的笑容跑去捡球。
   练习结束,所有的人在体育馆里冲洗。广城很快地结束冲洗,用白色的毛巾擦乾身体。 他的肉体带着水气,看来更加饱满性感。日光灯由上而下,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明显大块的阴 影。一络疏落的胸毛自他的胸前的凹谷下滑,经过六块结实的腹肌,然後呈叁角形的扩张, 密密地覆盖在他巨大的下体周围,经过下垂的睾丸,然後布满他如同柱子般的双腿。他的肉 体带着水气,看来更加饱满性感。
   他穿上乾净的T恤和运动短裤,然後离开体育馆。十分钟後他骑着哈雷机车,停在一 幢现代大厦的楼下。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走进有点昏暗的大楼中庭。
   “你很准时。”来开门的男人笑道。
   他是管学院极有名的杀手,每学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当掉。广城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然後走进去。
   “坐吧。”
   “不了。”
   男人看了他一眼,“好吧,那就直说吧。你决定了吗?”
   广城点点头。
   男人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考卷。
   “这张你作弊的考卷我可以还你,而且可以给你不错的分数,让你顺利地申请学校   。”
   
   男人又看了他一眼,“不过你也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广城又点点头。
   男人赞赏地看着他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双腿,把考卷收进抽屉。
   “跟我来吧。”两人走进里面的一间小房间。
   里头一片黑暗,男人伸手打开电灯。
   “你的女朋友是那个管院之花,对不对?”广城点点头。
   “你们上过床了吧?”广城点点头。
   “爽吗?”广城点点头。“...,还不错。”
   男人斜睨着他笑了一笑。“让我看看你的本钱吧。”
   广城沉默地开始脱掉上衣,然後短裤。他穿着一条运动员常穿的後开式白色内裤,棉质 的布料服贴地包裹着他的阳具,看来十分巨大。男人把广城领到一个人高的铁架旁,用绳子 把他的双手反缚在上头,然後绕到前面,紧紧地困住他的胸膛,又用另一条绳子绑在他的大 腿上,来回困了好几圈。广城不安地眨着眼睛,然後抬头,闭上眼睛。一只巨大的手伸进他 的内裤里,握住他逐渐变硬的老二来回搓弄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很有技巧地摩娑他的龟头和睾丸等敏感的部位,让 广城不禁皱眉呻吟着,身体也因为快感的通过,有点摇摇欲坠。男人的另一只手则爱抚着广 城被绳子困住的胸肌,挑动那黑色的乳头。男人把一根马鞭横着让广城咬住。他拉出那根已 经完全挺立的阳具,不断地搅拌扭动,然後很响地拍了一下广城结实的臀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从後头割断广城的内裤,让他的野兽得到 解放。
   “就是用这个东西,让那个女人得到快感吧。”广城点点头。
   “有没有跟男人做过?”
   “啊啊,啊,没有,啊啊!!”
   男人用力握住他的根部,另一只手则抓住他的睾丸,慢慢地施加压力,然後再放松,不 断地玩弄着他像高尔夫球大小的两颗睾丸。男人又把他的阴茎像马鞭一样地甩动着,数秒後 松男人用力握住他的根部,另一只手则抓住他的睾丸,慢慢地施加压力,然後再放松,不断 地玩弄着他像高尔夫球大小的两颗睾丸。男人又把他的阴茎像马鞭一样地甩动着,数秒後松 开搓弄着他通红的龟头。这个动作让广城爽快地频频呻吟不已。
    
   
   他又掐住阴囊的上端,挤出两颗朔大的睾丸,用手指在上头轻抓着。广城抬起头微微地 喘息,紧皱的眉头和方正的下颚充满了男性的魅力。广城被男人从架子上移下,躺在一张台 子上。他的双手仍然被缚住。男人在手指上沾满了油脂,握住广城的老二,开始上下抽送着。 男人很兴奋地为广城做着活塞运动,一阵阵的快感从龟头、阴茎、睾丸等处,直冲广城的脑 海。他只看到一片火热的幻像,不断地在他的体内跳动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广城全身激烈地抽动着,男人更加起劲地作着活塞运动。就像火箭般地从他通红的龟 头喷出一道道的白色精液,落在广城的小腹,一直延伸到胸部以上。射精後的广城微微地喘 息着,他睁开眼看着上头的日光灯,感到一股奇妙的疏离感。他觉得很爽,从来没有那麽爽 过。但又感到十分羞耻和罪恶。
   男人并没有放开广城。他把广城的小腿用绳子绑住,然後用勾子分别吊高,这样他的小 穴和私处就可以一览无遗。然後他又拿了一条皮绳子,从根部绑住广城的老二和睾丸,让它 能够一直保持在充血的状态。广城毕竟是个年轻强壮的小伙子,虽然已经射精,但是那话儿 却挺立不摇。男人用双手来回搓弄着那根大棒子。广城因为刚射精而觉得不太舒服。男人像 是转波浪鼓般地转动着广城的老二。不久不舒服的感觉消失,取而代之愉悦的快感。
   一根蜡烛被点燃,男人把滚烫的蜡油滴在广城小腹上。“啊!啊!啊!啊!”广城悬空的 小腿因为灼热而不断地挣扎,前後摇摆想要夹紧。男人继续搓弄那根通红的阳具,并且往後 压住轻轻地摇晃着。广城痛苦地挺起上半身,看见下体周围白色的蜡油,及面无表情的男人 脸孔。他的目光巡梭着广城的身体,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随着他眼光所经,滚烫的蜡油 无情地滴了下来。男人把广城的腿吊得更高,让他的屁眼完全露在灯光下头。他在那多毛的 肛门周围抹上大量的油脂,然後拿起一根电动棒,在广城的睾丸旁滑动,然後塞进他的屁眼 里头。“啊啊,啊,啊,啊。”男人慢慢地推动电动棒,轻微的震动和异物进入的异和感,让 广城无力地呻吟着。男人进一步推进电动棒,广城挺起上半身,皱紧了眉头,微张的口中发 出令人愉悦的叫声。男人用力握住他的根部,另一只手则抓住他的睾丸,慢慢地施加压力, 然後再放松,不断地玩弄着他像高尔夫球大小的两颗睾丸。男人又把他的阴茎像马鞭一样地 甩动着,数秒後松开搓弄着他通红的龟头。这个动作让广城爽快地频频呻吟不已。他又掐住 阴囊的上端,挤出两颗朔大的睾丸,用手指在上头轻抓着。广城抬起头微微地喘息,紧皱的 眉头和方正的下颚充满了男性的魅力。广城被男人从架子上移下,躺在一张台子上。他的双 手仍然被缚住。男人把电动棒拿出,换了一根更大的阳物。广城担忧地看着身体後方的男人, 他感到男人把那根玩物放在他的睾丸旁,那是一根比他还大条的人造阳具。男人轻轻地推进 广城狭窄的洞口,广城咬紧牙根,痛苦地皱起眉头。男人稍微旋转,然後顺利地进入了广城 男性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这根阳物实在太过庞大,每一推动,就让广城感到几乎被撕 裂的痛苦。男人把阳具完全推进去,在凄惨的嘶喊中玩弄着广城无法消退的硕大阳具。灯, 感到一股奇妙的疏离感。他很爽,从来没有那麽爽过。但又感到十分羞耻和罪恶。去除阳具 後,男人再次升高广城双腿上的子,让他的下半身完全悬吊着,然後移开下方的台子,广城 就被倒悬在半空中。他吃力地挺起上半身让自己舒服一点,结实的腹肌线条十和分清楚。男 人让他这样悬着挣扎了一会儿,直到他整个颈子都因为用力而通红起来。它能被放下的广城 坐到一张椅子上头,双腿分开让男人玩弄着他的阳具。男人靠着他,上下抽送着他巨大黝黑 的老二,它已经完全准备好做第二次的解放。男人忽快忽慢地像抽水帮浦,浪搞得广城欲仙 欲死。广城低头看着自己被另一只手握住的老二,变得红肿不已。一阵快感充满了他的全身, 一道灼热的精液再次从他的龟头冲了出来,一波又一波地在他的小腹四周。“啊!啊!啊! 啊!”男人松开他的老二,很满意地欣赏着那根老二渐渐消退软化。
   
 
[ 本帖最后由 1107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遨游东方 金币 +10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