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车祸】作者:不详
车祸
 

 字数:5079字
 
  正到下班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天地之间挂起了一道帘幕,遮盖和淹没 着一切。偶尔,几道闪电刺破天际,映出周围高楼的影子。我点上烟,耐心地等 待着。
 
  同事们纷纷回家,办公室里只有我和清洁工,电灯因为打雷的关系,忽亮忽 暗,唯一不变的是那火红的烟头。
 
  已经快要烧到过滤嘴了,我叹了口气,把香烟扔掉。
 
  雨仍然很大,在这样的季节里,很少有那种滂沱大雨。我把摩托车从地下车 库开出来,戴上头盔。我没有穿雨具,因为那么大的雨,穿和没穿一样。 
  车子开上街头,周围的行人很少,即使有,也稀稀落落地躲在商店的屋檐底 下。雨水马上就把我身上所有的衣裤打湿了,冷冷地贴在皮肤上。
 
  我骑得很慢,既然已经淋了雨,也就无所谓多少。虽然自己也是那样无可奈 何地生活,但还没有到寻死的份上。
 
  拐过一个街角,我习惯地向上望了望。那里曾经住着我的女朋友。一想到了 她,我的心里感到一丝的温意,随后是隐隐的心痛。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 
  我和她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关系很好,属于那种谈得来的异性朋友,经常一 起放学回家讨论功课。
 
  那时候男女同学都已经发育,也懂得了异性的吸引力是什么。我对她也有好 感,她也从来没有拒绝,一切都在不置可否地进行着。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挑明过 关系,偶然有机会,她也总把话题叉开。
 
  上了大学以后,我们分开了,因为大学都是住读的,我们的联系慢慢地减少 了。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对她的思念有消失,甚至在梦里,朦胧之中有个女孩 子的笑脸,和她一模一样。
 
  最后一次听见她的消息是一年前,我几乎是同时听到她有男朋友和结婚的消 息。我知道原来她的「老公」比我大几岁,好像是一个老板。那一刻,我正在和 老同学打牌,我们坐在露天的草地上。我抬起头,看到似乎天色暗了下来,胃开 始疼痛。
 
  摩托车缓缓地转过街角,我有一种预感,今天会看到,她。马路对面有对中 学生模样的男女生,紧紧地挤在一把伞下,男的很帅,在他的怀里是一脸无辜而 幸福的女孩子。
 
  我拐过弯,刹那间,时间停止了。马路的中间有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孕妇,腆 着足月的肚子蹒跚地向对岸走去。那是一张我此生都无法忘记的脸。风呼啸着, 把她手中的伞吹得东倒西歪,一旁是个年轻男子搀着位老妇赶在后面。
 
  天色很暗,但是隐约中她似乎已经换成了短发,像许多孕妇一样。
 
  在我的身下,车轮划过积水,一切都慢得可怕。
 
  我的耳朵被紧紧包在头盔里,但是雷声却透进来,震得里面嗡嗡得响。在雷 声后面,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处女膜被撕裂的声音,还有她那强做快感的呻吟。 
  我的胃开始抽搐。
 
  她瞟了我一眼,看见一个骑着摩托车,浑身被雨浇透的人,却顶着个头盔遮 住脑袋。
 
  她的肚子不再如以往的平坦,像小山似的隆起。她的骚屄不知道要经过多少 次抽插,被那个男人灌入多少精液,才造就了现在的爱的结晶。
 
  突然,一股不可遏止的怒火从我心里迸发。我旋动了油门,马达轰鸣起来, 摩托车猛然加速,向她冲了过去。
 
  前灯照在她身上,她惊惧地转过身,呆站在原地。摩托车以60码的速度, 前轮撞在她挺起的肚子上,将她弹飞起来。
 
  我听到一声闷哼,她的身体向后飞去,落在2米远的地上,双腿向外叉开跪 下,捂住下体。
 
  她向我望了一眼,那是种空洞的眼神,里面什么也没有。过了两秒钟,她人 软软地倒了下去。
 
  一切都发生地那么突然,那男子和妇人连惊呼也来不及,完全呆住了。 
  我一加油门,向小路窜去。雨仍然是下得那么大,天色更暗。
 
  从那时起,关于她的消息慢慢多了起来。
 
  车祸的当天,她的孩子就没有了。有人说,本来月底就是生产的日子,那一 撞实在太厉害,送到医院的时候,孩子的脑袋整个从子宫里挤出来,伸到阴户外 面等等。但是些是可信的,她被我撞断了后面的脊梁骨,整个下半身,从腰那里 没有感觉了。半年之后,她男人和她离了婚,没有一个老板会和下身没感觉的女 人在一起,那和奸尸没什么两样。临走的时候,他什么也没留下。她只好回了自 己家。
 
  以后,我从同学那里找到她的电话。因为彼此没有联系很久,我几乎费了很 大工夫才使她重新信任和接受了我。当然,那还只是一般好朋友的关系,因为我 开始就和她阐明,现在的我已经过上了很稳定而优越的生活,而且老婆也很贤惠 等等。
 
  又过了半年,我终于踏进了她过去娘家的门,而且还带上了妻子。
 
  她家没什么大变化,和很久之前几乎一样,有几件家具换了。墙上的壁纸已 经斑驳,地板陈旧,但很干净。
 
  她坐着轮椅来开门,从她口中知道,原来她的父亲前些日子因为车祸去世, 母亲在外面做一些小生意,两个人的生活很清贫。
 
  她显得很憔悴,老了许多,但是,她的脸上永远都透出以前那个美丽而可爱 的小女生的影子,无法抹去。
 
  我介绍了自己的老婆给她认识。我的老婆比她年轻,美丽、肌肤光滑、乳房 坚挺。
 
  我们聊了一会,她说现在自己通过网路投稿,也写一些小文章,毕竟,自己 也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应该写出来让别的女生看看。
 
  那一刻,我神情激动,以为她要说她认错了人,走错了路之类的话,然后就 会暗示我自己曾经有一段多么纯洁的爱情,可惜放弃了。
 
  但是她什么也没提到,她的结论是,自己的命运不好,过马路要小心等等。 
  她还是和过去一样傻,永远也不会知道曾经有个人多么地爱她,甚至此生都 不能割舍这段感情。
 
  趁她把轮椅摇到客厅里去拿水果的当,我做出了一件最不可思意的事:我掏 出浸了乙醚的手帕,捂住了妻子的口鼻,她立刻就瘫软下来。我轻轻把妻子抱上 沙发,走到客厅,绕到她背后,把她也麻倒了。
 
  我把她推到床边,然后抱妻子到床上。轮椅中的她睁着双眼,怔怔的,就像 那天的样子。
 
  我几下扒光了妻子身上的衣裤,露出青春美丽的躯体,她的皮肤光滑细腻, 乳头是粉红色的;身上的毛发很少,阴户高高隆起,上面稀稀疏疏有一些耻毛。 
  我和妻子是去年才认识的,当时她刚刚从大学毕业,进入我现在的公司。因 为我是她的顶头上司,加上平时对其照顾有加,她很快便和原来的男朋友分手跟 了我。刚进公司那会儿,有几次我在公司底楼看到一个男生,怯生生地被保安拦 在门外面,等她下班。但是很多次她都不理不睬自顾自往前走,害得那男生像哈 巴狗样跟在后面。但是她对我非常尊重,碰见就叫经理,还端茶送水。这样一来 二去的,我倒也习惯了。
 
  记得妻子刚和她男朋友分手的时候,整天哭哭啼啼像个泪人,弄得倒像是被 甩的是她。妻子的性欲挺旺盛,而且不忌讳任何形式,只要我喜欢,虐待、肛交 来者不拒。但是有时和妻子作爱的时候,我会想起那个让我魂萦梦迁的她,这时 候就会有两个结果:要么变得兴致全无,软遢遢;要么变得气愤异常,硬梆梆。 
  现在这两个女人都在我的面前,一个是我曾经想要而没有得到的,她已经衰 老,而且会继续衰老下去,一个是自己送上门的,一直以为我很爱她,虽然肉体 丰腴诱人,但我从来就没有动心过。
 
  我提起勃起的肉棒插了进去,妻子的肉穴里始终是湿漉漉的,她很年轻,但 是使我勃起的原因是那个旁观者。我使劲地大把抓妻子丰满的乳房,揪出一条条 指印,而且快速地抽插,淫水很快从肉穴里溢出,里面的腔肉里外翻动,勃起的 阴蒂抵在我的耻骨上。
 
  看到这淫糜的景像,坐在轮椅上的她面色也开始发红,呼吸急促起来。 
  妻子受到的乙醚量比较小,一会就慢慢醒转,嘴上却大声呻吟着:「哦…… 操我……哦……后面也要……」
 
  当睁开眼睛,看到这个景像,挣扎着扭动身体:「啊……你干什么?放开我 ……呜……」
 
  为了防止她叫喊,我双手卡住她的脖子,立刻,妻子的脸就涨红了。
 
  「干……干……什……么」她的声音含混不清。
 
  我加大力气,下边也更深入地挺进。
 
  我眼看着妻子的脸色由红变紫,额头上的血管和青筋一根根地暴起,眼睛充 血。她奋力地蹬动着双腿,无奈被我的身体挡住,只能无力地向天空伸去。慢慢 地,她的挣扎变小了,舌头伸了出来,乌突出,眼中的光彩渐渐隐去。
 
  我继续卡住脖子,忽然她双腿猛烈地抽动了一下,我感到下体被巨大的力量 地吸住,这样持续了半分钟左右,她的身体完全松懈了。
 
  杀了这样的美女未免可惜,但是我一点也不爱她,但是最关键的,她不应该 今天吵着要和我一起来这里,看到我的本来面目。
 
  我把妻子的尸体推到床的一角,她美丽的躯体非常柔软,在那里堆成一团, 手和脚交错着叠放在一起,一只乳房从缝隙里鼓出来。
 
  我把满脸恐惧的,我的最爱的女人抱到床上,一点一点地解开了她的衣服。 
  她的胸部已经很平坦了,只有两颗乳头挺立。扒开三角裤,里面湿嗒嗒一大 片。
 
  因为下体瘫痪了,我轻松地把把她的两腿分开,张到最大的角度,露出完整 的阴户。我低下头,把脸紧紧地贴上去,舌头伸进湿润温暖的阴道里,吸吮了一 下她分泌出来的淫水。
 
  我站起身,说:「等我一下。」
 
  我挺着那紫红色向天耸立的肉棒,走向厨房,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回到卧 室,我躺在她的身上:「知道吗?我一直很爱很爱你。但是你不知道。你从来没 有在乎过我的感受。」
 
  我慢慢找到她位于脖子上的血管,轻轻地,一点一点地割下去。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以前……一直躲着我。你怕吗?嘿嘿,现在,我来 了……」
 
  刀子在她那有些松弛的皮肤上划过,切开浅浅的口子,马上就要碰到血管壁 了。
 
  「你知道我得知你结婚了,是什么感受?你知道我爱你吗?为什么?为什么 ……你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就是因为我那时侯很穷?没发达?」
 
  一丝血液流了出来,她的身体反射地抖了一下。
 
  「你知道什么才是爱情?我!我就是爱情。我最爱你,你知道吗?!」 
  「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什么?猜不出来?让我告诉你,一年以前,是、 我、撞、你!」
 
  「我对不起你的,我不舍得伤害你,但是你知道吗?我要让你知道你到底得 到了什么样的爱情。他离开你了,什么也没留下,你以为你能留下他的人吗?」 
  她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沿着眼角流到两鬓。
 
  「我很痛心……你知道什么是痛心吗?你们女人只知道流眼泪,但是你们真 正痛心过吗?……你们不会知道,男人不流眼泪,男人只会在心里流血!」 
  她两边的血管都已经割开,血流地躺到床单上。
 
  「现在,我要拥有你了,我要进入你的体内,虽然那里已经是别人的地方。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哈哈哈哈!」
 
  我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我撸了撸有些软掉的肉棒,捅了进去。里面很松,几乎没什么感觉,但是, 我很卖力地抽插着、搅动着,希望能给她快乐。
 
  她的嘴里除了喘息就是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开始能动了。
 
  我丢掉菜刀,双手捏住她的乳头,温柔地转动,俯下身体,舔她的乳晕和耳 坠。肉棒在她宽大的阴道里搅动,和淫水发出「卜吱、卜吱」的声响。
 
  血液越流越多,有些来不及渗到床单里,流淌到地上。
 
  我更加奋力地冲刺,几乎要把她的腿扳断,我的嘴巴靠在她的脖子上,大力 吸吮她的血液,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稠的血腥气味。
 
  她的腰向后拱起,不,应该说是被我顶起,血流到她胸口上,再抹到我身体 上。
 
  慢慢地,我们成了两个在血池中嬉戏的人,发狂地交媾着。
 
  她已经能够行动了,但是因为失血过多,完全失去力气。
 
  她的眼睛由黑色逐渐变成灰色,皮肤雪白,嘴唇因为失血而开始干瘪。 
  我紧紧着抱住她,使自己更深入,但是的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冷,生命的力 量正在消失。
 
  高潮就要到来,我感受到大量的精液正在自己的下体积聚,这是我人生中第 一次高潮。
 
  「我爱你!我爱你!……」我发狂地呼喊着。再也忍受不住,下面的闸门打 开,滚烫的精液冲向了她的子宫,似乎无穷无尽。
 
  我感到她的阴道突然抽动了起来,肉壁翻江倒海般地包裹住我的肉棒,剧烈 颤动着,而她的双腿也不可思议地盘住我的腰肢,越缠越紧。她恢复了知觉。 
  时间仿佛停顿,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已经软软地没有了气息。
 
  我面对着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已经毫无血色。她的嘴唇轻微地在动,我 仔细地看着,原来她在说:「我、爱、你。」刹那间,那美丽的大眼睛里,两颗 巨大的泪珠滚落下来。然后,她灰色的眼睛变得完全没有生气,生命已经离她而 去。
 
  我替她闭上双眼,从她仍旧温暖的阴道里抽出来。我把她的双手交叉放在私 处,她是那么美丽,全然回到了青春年华的时候,楚楚动人,清纯的样子。 
  我淌着血走到客厅。外面正刮着大风,呼啸着穿过周围的高楼间的空隙,发 出呼呼的声音。
 
  我费力地打开窗子,下面的人小如蚂蚁。天色阴沉,在低一点的地方,巨大 的积雨云快速地移动着。遥远的天际,有一丝亮线射向大地,那里的天也是金黄 色的。
 
  我望着天际,纵身跨了出去,风从耳际划过,只能听到自己的体内,遥远的 地方,心脏缓慢而有力地跳动着。
 
  「……咚……咚……咚……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