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凤临天下】(1-22)作者:不详
凤临天下
 

 字数:41411字



 


  父皇的病一天天更重了。
 
  作为父皇的独生女儿,我几乎是日日侍奉在父皇的身边。但父皇从忽然病倒 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父皇一直都那么健康,那天,父皇还是去猎场打猎。后来听同去的太监说, 猎场上忽然风雨大作,所有的人都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等到一阵子过去,父皇 已经跌在了马下,然后就再也没有睁开眼睛,一直这样昏睡着。
 
  太监们说起那阵奇怪的风雨的时候,眼睛里都充满了恐惧,好像那根本不是 一般的风,平常的雨,而是天神的愤怒。说来也的确奇怪,那天京城里风和日丽 的,而猎场也不过三十里路远。
 
  父皇的贴身侍卫都被问罪,下在牢里。他们每个人连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 但一问到这事,都浑身发抖,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难道真的是天神让我的父皇变成这样吗?
 
              一、父皇醒了
 
  又是一天过去了。
 
  太医们又傻坐了一整天,把成堆的医书翻了又翻,为这样那样的诊断争来争 去,却总也没有一个结论。
 
  母后和妃子们来了又走,哭了又哭。
 
  父皇的重臣们在私下里商议着什么,时而脸红脖子粗地争论着。
 
  皇宫里的每个太监宫女都惶惶不安。
 
  似乎整个皇宫只有父皇和我还这么平静。父皇还是那样,静静躺着,除了呼 吸,听不到一点点声息。我坐在父皇的身边,不时为他拭去脸上的汗珠。父皇的 汗不停地流着,难道他这么躺着的时候,也有什么可忙碌的吗?
 
  起风了,皇宫屋顶的瓦也被风刮得响。窗外的天色变得红红的,可是太阳早 已经下山。门口的宫女忽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公主……外面……外面的天变 了颜色了。」
 
  「这有什么可慌的,你伺候着,我来看看。」
 
  我走到门口,天真的那么可怕,红红的,象鲜血一样。
 
  「公主,皇上醒了!皇上醒了!」
 
  我急忙跑回去,果然,父皇的眼睛睁了开来,但是却茫然无光。
 
  「快,宣太医们进来!」
 
  一个宫女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父皇的眼睛忽然转动过来,一缕目光从似乎永远也不能再看见的眼睛里放射 出来,死死地看着我。父皇居然笑了笑,我兴奋得眼泪涌了出来,一把抱住了父 皇。
 
  太医们涌了进来,我退到了一边。
 
  王太医上前为父皇搭脉,父皇甩了甩手,王太医只好退了下去。
 
  我让宫女倒了口水,亲手端到父皇面前。
 
  「父皇,口渴吗,喝点水吧。」
 
  父皇笑笑,被我扶着坐了点起来,靠在枕头上,喝了几口水。
 
  「女儿,陪了朕很久了吧?」
 
  「回父皇,没有多少时间,父皇醒得快。」
 
  「朕知道,应该有……七天了吧?」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父皇昏睡了七天,却能记得这么清楚。
 
  「是啊,父皇能记得这么清楚。」
 
  「乖女儿,你去睡觉吧,我已经醒了,不用你侍侯着了,宣各位大臣进来, 有要事商议。」
 
  父皇的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严肃。我知道那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大臣 们商议。而且我也真的困了。我拜了拜,退身走出了父皇的寝宫。
 
  和贴身的四个宫女走回了不远处的自己的寝室,我已经困得不行,毕竟七天 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大部分都是趴在父皇的桌子上打了个盹。
 
  还没来得及脱完衣服,我就已经躺在床上睁不开眼睛了,宫女仍然忙碌着为 我把衣服一件件脱下去,又为我用水把身上抹了一遍。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这一 切,渐渐地就睡着了……
 
               二、红色
 
  红色……血色的天空……血一样的红色……在我眼睛里弥漫开来……
 
  我觉得自己浸在了鲜血里,粘稠的感觉,我的手,我的腿,都难以分开,想 跑,却又跑不动……
 
  我真的要被这红色淹没了吗?我使劲地喊:「杏儿!」我贴身宫女的名字。 
  杏儿似乎真的来了,抚摸着我的脸,「公主,公主,做恶梦了吧,醒醒。」 
  「哎呀,一身的汗。」
 
  几个人又在抹着我的身体。粘稠的感觉渐渐从上半身消失。
 
  「哎呀,血!」一个宫女的尖叫声彻底把我惊醒,我睁开眼睛,半坐起来, 身上的被子是掀开的,身体半裸着,杏儿和两个宫女一起惊慌地看着我的下身。 
  我也看了过去……血……鲜红的血在我的两腿之间,就象那天空的颜色。 
  还是杏儿先缓过神来,拿了纸来搽拭,一边吩咐别人去烧热水来,扶着我, 坐到凳子上洗着下身。
 
  百合把床单和被子都换了,灵儿把干净衣服拿来放在一边。
 
  洗好了,杏儿扶我又躺到床上。灵儿紧张地问杏儿:「要不要宣太医来?」 
  杏儿笑了笑道:「我想不用了,等明天喊太医来瞧瞧就行了。公主,恭喜你 了。」
 
  我也明白了几分,「杏儿,是那个……那个吗?」
 
  「是的。公主放心好了。」
 
  忽然一个太监在门口大喊起来:「皇上宣公主即刻觐见!」
 
  杏儿跑到门口,让太监进来,我急急忙忙穿起衣服来。
 
  太监进来,我忙问道:「父皇怎样了?」
 
  「奴才也不知道,只是听着皇上和众大臣不知道说着什么,象是有些争议。 
  后来就忽然差奴才来宣公主。「」哦,知道了,去吧,我马上就来。「 
  穿好衣服,稍梳理了几下,和宫女们又匆匆走向皇上的寝宫。
 
               三、翡菊
 
  几个大臣都在,只是都低着头。
 
  我走到父皇身边,父皇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手。
 
  忽然,父皇的脸上涌起了一股浓浓的血色。我惊慌起来,大臣们也看见了, 也不安起来,窃窃私语。父皇却握住我的手不放,血一样的颜色,让父皇看起来 那么可怕。
 
  父皇转过脸对着大臣们:「朕一直不说立太子的事,是因为还没有到说的时 候。朕的皇子几乎都是夭折,甚至连公主也只这么一个,原以为还有机会,不想 现在到了非立不可的地步。刚才别的事情都已经交待清楚。现在轮到这件了。」 
  大臣们都有些紧张,毕竟我知道这是关系到他们未来命运的大事。
 
  父皇只有我一个女儿。几个皇子都在不到十岁的时候先后夭折,几个公主也 是一样。
 
  也许父皇一直觉得身体甚好,没有多考虑。没想到……
 
  父皇没有皇子,也许该传位给几位皇叔的王子吧,可是几个王子都很小,最 大的也不过六岁。
 
  父皇忽然转移了话题:「知道那天朕看见了什么?」
 
  大臣一个也不敢吭声,头低得更厉害。
 
  「朕看见了天神。」
 
  几乎所有的人都抬起了头,一脸的惶恐。
 
  「一个巨大的天神,血红色的身躯,站在朕的马前,只对我说了两个字:翡 菊!」
 
  几乎所有的人都全身一震。我也吃了一惊。父皇喊的正是我的乳名。
 
  「几位大臣都应该记得,朕这个公主,出生的时候,院子里原来土黄色的菊 花,那一天正好开放,却变成了鲜红色的。所以,起了这个乳名。」
 
  「这几天朕昏睡中,却并不迷糊,似乎有很多的神灵来与朕交谈。似乎暗示 着朕将要和他们同去天界。而朕的一切,大概就要留给这个神一样的公主了。」 
  窗外的天空,再一次涌起了红云,血红的光映到了每个人的脸上。
 
  大臣们惊恐地看着相互的脸,一个接一个地低下头去,再也没有说话。 
  父皇看着我,微微笑着。我不知道说什么,抱紧了父皇,父皇轻轻在我耳边 说了声:「女儿,天下是你的了。」
 
               四、沐浴
 
  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父皇已经闭上了眼睛。
 
  我忽然意识到父皇已经不在了,大哭出来。
 
  大臣们也随之大哭。
 
  宫女们、太监们大哭。
 
  不远处的母后和妃子们赶来了,跪倒在地,哭声震天。
 
  许久,天色渐亮。
 
  哭声渐渐平息。
 
  大臣们最先平静下来。
 
  为首的张丞相首先走到我面前,跪倒,拜了九拜,其他大臣也都随着做了。 
  我知道我真的成了天下的主宰。我?成了皇帝了吗?
 
  一切又忙碌起来,父皇的后事,都由众大臣们操办,我什么也不用担心。 
  只是一切的琐事都一一向我汇报,让我不胜其烦。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洗个澡。
 
  回到自己的寝宫,关好门窗。两个小太监打好了水。宫女们也烧好了热水。 
  宽宽深深的浴桶里,温暖的水散着热气。
 
  百合替我解开了衣服,我看着自己如玉一般光洁的肌肤,全身上下,没有一 处斑点。透过皮肤似乎看得见鲜红色的血液。百合每次都一边抚摸着我的身体, 一边羡慕得直叹气。我正要踏进浴桶的时候,刚从外面回来的杏儿喊了一声: 「公主慢着。」
 
  杏儿推门进来,「公主今天见红,不宜沐浴,还是就让奴婢们为公主抹一下 吧。」
 
  我只好站在浴桶外面,杏儿和百合都除去了自己的衣服,一前一后,为我擦 拭着身体。
 
  「杏儿,你有这个多久了?」
 
  「嗯,大概是两年前吧,其实好多也是听其她宫女说的,我也是学来的,以 后公主有什么不明白,奴婢替公主去打听。」
 
  「好啊,不知道要多久能好。」
 
  「这个也快,几天的功夫,只是我每次来之前,总会肚子疼得厉害,公主要 小心些。」
 
  「你都随身带着东西,防它流出来的吧。」
 
  「公主放心,这个奴婢已经准备好了,刚才出去就是忙这个的。」
 
  百合在一旁插进话来,「杏儿你怎么还公主公主的,你不知道我们公主已经 不一样了吗?现在是皇上了。」
 
  百合笑了笑,「是啊,不过叫皇上觉得不习惯,总觉得该是个男的啊。」 
  「你们就还叫公主好了,连我自己都不习惯,总觉得该改个称呼才好,叫我 皇上,我都想笑。」
 
  「公主啊,你还得管自己叫朕。」
 
  「这个更改不过来了,先这么叫着吧。」
 
  杏儿的手洗到我的胸部来,我的乳房微微地隆起着,小小的,粉红的乳头立 在前面。杏儿的手轻轻摸了上来,用手量着我的乳房,一边看看自己的。 
  「公主的身体真是好看,比奴婢们的好看多了。」
 
  「哪里呀,你的不是也很好看。」我也伸手去摸她的胸部,杏儿的胸部似乎 比我的更大一些,手一碰,就有些抖动。
 
  百合在后面看着,「你们俩的都比我的好看,我这里好像还没鼓出来呢。」 
  杏儿看了看百合,「快啦快啦,你和公主差不多大,也快要有了。公主你现 在是女人了,可以招驸马,哦,不对啊,现在是皇上,该招皇后,哈哈,男皇后 了。」
 
  「胡说八道。」我狠狠打了杏儿一下。
 
  杏儿一边说笑,一边蹲下身去,为我洗腿,一边看着我的身体,笑着,「公 主这里的绒毛还是不多,不过看得出来了,这下要长快了。」
 
  百合说:「哎哟,公主也要长成你那里那样,黑乎乎的一片?多难看啊。」 
  「公主的毛细又柔软,再长也不会难看。」
 
  我想着自己的身体将来的模样,也不禁笑出声来。
 
               五、大婚
 
  搽拭后的身体,覆盖着细细的水珠。
 
  三个少女,欣赏着自己的裸体。
 
  「我真不想穿上衣服。」我喃喃自语。
 
  「公主,以后我们可以在房间里裸体,打发不相干的人出去就是了,这么干 爽又不冷的天气,不穿衣服真的很舒服。」杏儿总是懂得顺应。
 
  「不管怎样,现在可是要穿了。」想起还有事情要去商议,就很是烦躁。 
  轻柔的长裙,总是让我骄傲。
 
  可是今天,我的两腿之间却多了一样让我陌生的东西。杏儿说是上好的棉作 的,特别能吸收。但总是一件异物,让我不自在。
 
  走不多远,感觉一股流了出来,我更是手足无措,几乎停住了脚步。杏儿看 了出来,在我耳边小声嘀咕了句:「到了那边找个地方换了,我还带着新的。」 
  这句话让我放心了好多,也想着早点过去,脚步也带快了。
 
  换过新的,一身清爽。
 
  转到前厅,众大臣已经等候多时,见我进来,一片跪倒。
 
  最烦的就是这些规矩,浪费而不文雅。
 
  坐好之后一扭头,没看见杏儿,心里有些不定。边上的老太监叫瑞公公,我 倒是认得,虽然有点老了,却是记性极好,听说文武百官,一个个的姓名来历喜 好擅长都能一一道来。正好那些大官们我也认不全,这人倒是有用。
 
  正想着,瑞公公便发话了:「皇上,是不是就开始了?」
 
  一听又有些想笑。便趁势说道:「各位平身吧,也不必叫我皇上了,还是叫 公主好些。」
 
  下面张丞相抬起头来:「这个……似乎不妥,倘若外面传着,还觉得我们一 国无君。」
 
  「嗯……那就称女皇吧,平时宫里见面,就还是称公主。」
 
  「不过公文史书上,还是照旧好些。」
 
  「好吧,那些还是照旧。」反正那些东西也不用我亲自动笔,随他们怎么写 吧,「张丞相,我今日还是第一次过问政事,你先给我大概说说。」
 
  张丞相便站出来,先把下面所列的各位王公大臣,一一介绍过来,前面的倒 都还认识,到了远处就记不清了。好在瑞公公在一旁又添上个几句,半个时辰下 来,也记了个大概。接下来又是各位大臣将军们各自管辖部门统领军队,又半个 时辰,说得我头昏眼花,只记得二三成了,然后又是国家疆域四面邻邦,半个时 辰下来,看下面大臣们也一个个站不稳了。也就顺势让丞相先休息片刻。 
  回到后堂,杏儿和宫女们都在说笑,见我过来,侍奉片刻。杏儿又忙着问身 体如何,又换了一次,感觉好多了。
 
  再转出去,张丞相又是说了半天,然后,各大臣又各自讲述所辖事务,直到 一个个都精疲力竭了,瑞公公看得清楚,轻声在我耳边提醒了一声。我也早已厌 烦,今日便结束了。
 
  回到后面,张丞相却跟着要求见。张丞相、李尚书、及皇叔宁国公三人走了 进来,他们三个便是父皇吩咐下来辅我。张丞相管辖一切内外事务,李尚书属兵 部,统率军队,皇叔却是为了辖制住各位王公国戚。
 
  三人坐定,先是谈了父皇的丧事。一切都已妥当。然后便是我登基之事,定 了日子,年号,然后又是细细讲来,直到我一个哈欠打了出来。三人看我困乏, 先住了口。皇叔迟疑了片刻,却又说道:「公主,还有一事……」
 
  「皇叔请讲。」
 
  「这个……照例新皇登基,倘若已成年,就要准备大婚了。」
 
  「大……婚……?谁啊?」
 
  「公主。」
 
  「我?我和谁啊?」
 
  「这个……具体人选我们会给公主很多的挑选余地,一定会让公主满意。」 
  「我……,可是父皇刚刚……」
 
  「公主早日成婚,一来顺应天意,二来也可以免去很多辛苦。再说虽是如今 开始考虑,但到实际大婚之日,想必已经一年有余了,所以公主不必担心。」 
  「还是等我想想,不急在这几日。」
 
  「公主放心就是,这事交给丞相和皇叔几位,自然让公主百般满意。臣等告 退。」
 
  皇叔和丞相们退了出去,留下我满脸恍然,怎么忽然提到大婚,又这么急忙 地在此时提出来,难道我真的得嫁人了吗?
 
  回过头来,看见杏儿几个却是满脸带笑,看见我,更是忍不住「噗哧」一下 笑出声来,我有些着恼,骂道:「有什么好笑的!」
 
  杏儿急上前陪不是:「不敢笑公主,只觉得是件好事,大家都高兴着呢。」 
  我还是皱着眉头,「难道真的得要我嫁人了?」
 
  杏儿和宫女们随着我出门向寝宫去,一边也皱着眉想,「不过听说前几位先 皇即位的时候都早已经有王妃了。」
 
  「那是都在太子的时候就已经纳了妃子,和我这样也有不同。」
 
  灵儿在后面忽然傻笑起来,大家都回头看她。
 
  「我……我不过在想我们公主的皇后……男皇后是个什么样子?」
 
  几个人都笑起来。
 
  杏儿又说:「不知道宁王殿下如何给公主选这个…皇后,是不是象皇上选妃 子一样,一排站下来让公主选,真是有趣,难道让那些男人也打扮一番不成?」 
  「胡说,男人要看学识才干,又不是看相貌,打扮做什么。」
 
  「虽说看学问,也要看着英俊伟岸才好,才能配得上公主这样才貌双全的美 人。」
 
  百合又忽然笑了起来,见大家看她,却红了脸,不肯说,支吾了半天,吐出 一句:「不知道公主有了皇后,还要不要妃子?」
 
  灵儿嘴快,接着便喊道:「要的要的,当然要了,也要招贵妃、妃、嫔、美 人、才人,一大群进宫来。」
 
  「那也得改个称呼呀,要不一个大男人,叫什么美人,笑死人了。」
 
  「那是那是,也要分了大小,一夜夜轮流来侍奉公主。」
 
  灵儿还小,想到便说,也不太懂。
 
  杏儿却已经知道得清楚,听见了脸便红了起来,我也觉得脸庞发烧,装作没 听见,和杏儿加快脚步,一路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