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闺房乐趣】(21)【作者:88552】
字数:73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一恭贺新年
 
  众人们正翘首看着管家将老爷大亳一挥写下春字福样挂於堂中,「往左。。。」 「上面一点」「歪了歪了」「好好。。再右一些」,此起彼落的好不热闹的众人 指挥着挂了满脸热汗的管家。成亲喜庆的大红灯笼还张结着囍字还没换下,府里 的众人将早已准备好的五色彩纸、各式酒果、珠翠摆饰吉祥讨喜之物佈置在大大 小小的院落里,府里到处张罗一时间又换上洋溢一片过节的喜气热闹之中。 
  房里,敏儿换上一身新年妆扮,难掩腹下的隆起,歪在火炕前跟两位表小姐 聊着天。
 
  「我可以摸吗」敏儿点头,拉了玉珠的手放在她圆圆隆起腹上「人家说怀娃 儿时女子都要招罪的」
 
  「呸呸呸,你乱说什么」玉珠说「是真的,怀的娃儿太大,是会生不下来, 而且听说生孩子那会儿会痛不欲生呢!」玉瑶一脸认真说道「聘来府里照顾的乳 娘说不怕娃儿太大,平时多走动走动就好」敏儿回答「表嫂知不知道肚里是男娃 儿还是女娃儿?」
 
  「姑姑不是说是男娃儿吗」
 
  「姨娘说酸男辣女,表嫂喜欢吃酸的还是辣的?」
 
  「酸的吧」敏儿一听酸字,嘴里的酸味儿就来,抿了抿嘴拿起搁在一边她的 夫君专程为她准备的酸汤子抿了一口「表嫂喝什么呢?」
 
  「是酸汤子」敏儿接喝了一口解解馋「你瞧,我就说表嫂怀的是男娃儿,偏 你不信」
 
  「表嫂是怎么怀上娃儿的呀」玉珠摸着敏儿的肚子好奇地问着「那当然是。。。 是。。。。。」
 
  「是。。是什么呀,我看玉瑶你也不知道吧!」
 
  「怎么不知道,姨娘嫁过来那时还没娃儿,后来睡在爹那儿起就怀了娃儿」 玉瑶大声回了一句「是吗?!」玉珠怀疑地问「成了亲睡在一起就会怀娃娃,我 说对吗?表嫂」
 
  「。。。」敏儿红了红脸没有回答玉瑶的话,眼前却浮现夜里与夫君相拥合 欢的情境「表嫂?表嫂??你热吗,火炕太热了吗」
 
  「什么。。还。还好,不会太热」敏儿一时失了神,抚了抚脸颊不好意思道 「表嫂是怎么怀上娃儿的?」
 
  「这。。。将来等你俩成亲后就会知道了,到时不知道再来问表嫂,表嫂再 跟你们说」
 
  「表嫂,爹这次来就是要姑姑帮咱俩找亲事的」玉珠说「在家里也有媒婆寻 上门,说是哪家公子哪家公子,可爹看不上眼」
 
  「再说了,爹哪舍得把我们俩嫁出去呀」玉珠笑嘻嘻地说道「舅舅难不成是 希望你们成亲后依旧住在家中吗?」敏儿问「我才不要嫁给没见过面的男子呢, 我说什么都不嫁」玉瑶摇了摇头说道「城另一头一位王公子就不错,上回我偷瞧 他跟媒婆来提亲事,但被爹拒绝了」
 
  「爹嫌他家中没钱!」
 
  「唉。。。爹就是这样,见钱眼开」
 
  「可不能这么说舅舅,舅舅是怕你们嫁出去吃苦」敏儿安抚着玉珠的头说道 
  话着说着,门外有人进来,深怕会吹进外头一丝寒风似地,快速的掩上了门 板,在屏风处拍去一身残雪,抖去身上的寒气再跨进热哄哄的厢间。
 
  「夫君~~」
 
  「表哥」「丰哥哥」玉珠玉瑶唤道「已有人来传,除夕宴已备下,娘让我们 准备过去呢,你们俩也快回去上一身新衣」
 
  「她们俩早就换好一身新衣裳来找,等着一同去用膳呢」
 
  「原来!可你俩可别累着我娘子,她现在可是身怀六甲禁不起你俩折腾」 
  「我们好着呢,有她们说说话正好解闷,你瞧我哪都儿都不能去」
 
  「这不怕你冻了伤了」
 
  「好了好了,表哥表嫂在我们俩面前别亲亲我我了,快去更衣吧,今儿团圆 饭咱们可不能迟了」
 
       ————————————————————-
 
  一席团圆饭摆的圆圆满满,主桌上坐着老爷、老夫人,坐於两旁的舅爷及两 位表小姐、另一边则是少爷及少夫人,刻意的留下二席似是还有人未到,而主桌 的下另外又分了两桌,一桌分别坐着各处店铺回来的管事及府里主要的管事奴仆 们。
 
  「夫君,席次上是不是还有客人要来?」此时众人已开席用膳,敏儿不解地 的看着空下来的坐位,上头摆着两付碗筷,却不见公公说一句便开了席。
 
  「敏儿还不知道,我上头还有一位嫁出去的姐姐,今儿个应该会回来」
 
  「什么?原来我还有一位小姑」
 
  「等回房我再跟你细说」
 
  饭毕,众人等着堂前准备向老爷、老夫人磕头拜年。首一位就是少爷领着圆 圆润润的少夫人,老夫人原有话说是不愿跪着了,敏儿一片孝心又是头一年纔过 门的媳妇,於是便扶着跪下同她的夫君一同向堂上的俩老及舅老爷拜年,说着吉 祥祝寿的话语,见老夫人笑的嘴开眉笑,又心疼她大腹,给了个大红包赶紧让她 入坐。
 
  玉珠玉瑶接在其后,着着实实的给堂上三老磕头拜年,也各收了红包入坐, 紧接在后便是老总管领着众人拜年。
 
  当老总管领着众人往外退开时,只见一男女还在跪在地上。
 
  「老爷、老夫人,我阿三跟媳妇儿给您磕头了,谢谢您把珊儿许给了我」原 来是纔成亲两日的一对新人「好,瞧你们这对新婚燕尔的小娃儿,都显得我们老 了,哈哈哈哈哈」舅老爷说道「嘿嘿」阿三不好意思的讪讪笑着,跪在一旁的珊 红扑扑的脸蛋更显新妇的娇怯「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就拐了这么个可人的女娃儿」 
  「回舅老爷,咱俩在府里从小就一起长大,珊妹她。。她喜欢我,我也喜欢 她」
 
  「就好上了呀!??!!」舅老爷大声笑闹着「是。。是。。这不就让她跟 我嘛」阿三抓了抓腮帮子笑歪了脸「你俩可不能拌嘴争吵,好好地过日子,知道 吗」老夫人说道「是是,都让她,都听她的,嘿嘿,我同珊儿给您们拜年祝长寿 万安」说毕便拉着珊儿又磕了三头
 
  接着又有其他人陆续向老爷、老夫人拜年,府人上上下下一团喜气,众人此 时也不分上下地互相吃酒说笑,送走了三老,后来只余下了年轻一辈的男女还在 院落中吃酒寻乐,一直到了子时,「要放鞭炮了,要放鞭炮了!」
 
  『霹雳啪啦』一串响声,迎新送旧,众人互道恭喜;而一直待在里边的敏儿 再也撑不住,伴着夫君回到自己的房中。
 
     ————————————————————————-
 
  「累了吧」
 
  「嗯,今儿守岁,可有了身子后更犯睏」
 
  敏儿伸手欲帮夫君更衣,反被褪去身上的外裳,里间一件上身棉袄包覆着敏 儿因孕胀起的乳房,鼓鼓涨起的棉袄,严丰大掌一覆,隔着棉袄握住敏儿的一只 乳房,敏儿低头红了脸,连耳根都红了「都要当娘了,为夫纔这么一抚,娘子就 禁不住红脸吗」
 
  「你瞧」拉着敏儿的手往他的跨间覆上,一柄硬挺正抵着她的手心「夫君~~」 敏儿羞了脸埋首进夫君的胸膛,被拉的手隔着衣裤,握抚在夫君的硬柄上轻手抚 弄着严丰忍俊不住,扯下裤头,敏儿见状便伸了手握着扬头而起的肉柱,套弄着 她夫君的硬挺,时而将姆指抚上顶端的小凹洞,惹得她的夫君只好时不时惩罚敏 儿的乳房,大力的握捏敏儿的乳房,让他的亲亲娘子知道他不好受,她也会不好 受。
 
  「腰酸着呢」敏儿体力不支地撒娇着,严丰将娘子横抱而起往内室走去,将 敏儿放进床榻,褪下早已扯开一半的裤头,便拉下两旁地红绸帐钻进床榻,显得 一片红润色里坐着一个小女人像是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掩不住疲备也掩不住春心 荡样,瞇笑着的脸蛋看向裸着下身,跨间直直勃起,迎着她而来的夫君。
 
  严丰拿了两个垫靠垫在敏儿的身后,缓了她腰间的负担,敏儿的手自动早已 自动的覆上夫君的硬挺,严丰满意地褪去那件小棉袄,被挤压在里头的一只玉乳 仆通的跳出,娇红欲滴,严丰的跨间跳了一跳,敏儿一时失手差点抓不住,而她 的夫君却对这情境失笑,敏儿见状不依,转头不理。
 
  可她的夫君哪给她机会,伸手一拨两颗玉乳就跳燿在眼底,低下头深深吸吮 了起来,『嗞』『嗞』作响,女子的玉乳漫上了男子的唾液,更显晶莹剔透;严 丰三下作二褪去敏儿身上所有的衣物,只见一女子娇颜红润,歪靠在床上,两乳 被他吮弄的又红又湿,两乳再往下就是圆圆隆起的肚子,爱邻地大手覆在肚腹上 轻抚着,女子的腿间漫出晶莹,湿润了腿间的耻毛,大手再往下,拨开女子的一 腿,而女子也听话的将腿张开,露出腿间正等着被满足而张开的小口,查觉男子 直盯盯在自己腿间的视线,女子的腿间也忍不住一收一缩了起来,一股一股的流 出水来。
 
  严丰向下伸出两指,并拢了直直插进女子的腿间小口,小口紧紧一吸便把两 指吸入其内,严丰感受着敏儿肉洞内的热度,进进出出地抠弄,挖了满满地淫水。 
  不同於方才吸吮玉乳的『嗞嗞作响』,敏儿腿间的肉洞被掏弄出淫水的『嗞』 『嗞』『嗞』声,加上夫君时不时大力抠弄被挤出挤入发出『啵』『嗞』『啵』 『嗞』声,敏儿向后仰头『哦』『哦~』『阿哦~哦~』『哦』,严丰满意的看 着敏儿的表现,伸出沾满水的大掌,像是佔有胜利一般在敏儿眼前摆弄,敏儿害 羞的娇嗔,严丰更是将一手的淫水直接擦在了敏儿的一只玉乳上,低头吮住另一 只玉乳,而湿滑的大掌不停地搓弄敏儿的乳房。
 
  敏儿感受着夫君在她的乳房尽情地肆虐,腿间原有的满足在夫君的离开后, 渐显空洞,不禁缩了缩腿想夹起腿来,而压覆在她身上的夫君见状,便一腿岔开 敏儿欲合起的双腿,腿间的小口得不到满足,加上玉乳的刺激,敏儿合欢之情欲 甚,张手褪去夫君的衣物,推弄着她的夫君,催促着她夫君再伸手给她腿间里的 满足。
 
  严丰退开,看着靠在床榻上张开腿的娘子,看着被他逗弄着娇红发情的娘子, 严丰扶着早硬到发痛的肉柄,说着
 
  「张腿!为夫要插进去娘子的洞里」
 
  敏儿听话的将早已张开腿轻动着,好似在说早等着她的夫君进入。
 
  严丰俯身靠入,埋进肉柄,在敏儿的腿间间廝磨着,敏儿再不依,欲起身向 前靠进,让夫君的粗胀的肉柄好好的深入身子里,严丰不愿她起身碰着了身子, 只得向前一刺,一个挺腰狠狠的刺入
 
  『哦哦哦哦~~哦~~~』突来的刺入,敏儿一时不备却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张口发出满满的呻吟声,仰头向后,两乳随着上弹,圆圆的肚腹也为之一动,严 丰轻捧着她的身子,直直插入深入到底,敏儿腿间肉唇被挤了开来,像是两唇吸 吮住一般,包覆着她夫君的硬肉,严丰开始了最原始的律动,一插一抽的进出敏 儿的肉穴与她交合。
 
  红绸帐外只见一个男女交合影子,女子屈起双腿分别跨在男子的腰间,而男 子的股间正深埋在女子的腿间,缓缓地摆动起来,女子呻吟也随着男子一前一后 的摆动,不时的吟哦出声,而『啵』『嗞』『啵』『嗞』的声响,直到男子深深 一吼才停了下来。
 
   ————————————————————————————-
 
  「玉瑶你。。你瞧见了吗」玉珠问着「是」玉瑶直盯盯的看着前方「表哥跟 表嫂他们是在做什么?」玉珠羞红了脸问着「我。我也不知道」
 
  「他们的姿势好像。。好像叠在了一块,而且。。」玉珠说不出口「他们的 姿势像是表哥靠在表嫂张着腿间不知道在做什么」玉瑶接说道「对!就是这样, 而且表哥好像用身体一直在撞表嫂,你听表嫂一直在叫」
 
  「表嫂有了身孕身子应该承受不了撞击呀?」玉瑶问道「。。。。」
 
  「玉珠,其实我曾经有一次夜里经过爹的房里,也听到姨娘发出这种声音」 玉瑶说着「什么!我为什么不知道?」
 
  「那时你睡了嘛」玉瑶烦燥的回答着「哦,玉瑶你想,如果你真嫁给表哥, 表哥会不会也像这样对你?」玉珠问「这。。。」
 
  「可是玉珠你看表嫂不也好好的,而且她跟表哥那么恩爱」
 
  「谁知道他们在房里做什么,瞧着挺吓人的」玉珠有点害怕的说「如果我跟 表哥成亲,这有什么可怕有什么吓人,只要是表哥,我什么都愿意」玉瑶板着嘴 说道「玉瑶。。。」玉珠紧张的喊着「好了啦,走啦,而且我身子有点不舒服, 夜深了我们回房吧」玉瑶不耐烦地说着话,自顾自地走在前面「等等我啦~~~ 等等我~~」
 
    ——————————————————————————-
 
  两人回到房里,只见奴仆因找不着她们两人正等在院落,打发了奴仆,两人 便要更衣睡下,却见玉瑶一人躲在角落低看着什么,玉珠扬声一喊「玉瑶你在哪 做什么,该睡了」
 
  「哦,你先歇下吧,我想去小解一下」
 
  「好吧,你让人给你掌灯,别拌着了呀」
 
  玉瑶走出里间,一直觉得腿间凉意,伸下手一摸,只摸到一片湿滑,以为来 了癸水,却也不是,心下慌张又不敢支声,见里头的玉珠已然睡下,悄悄地换了 一声衣裤便也睡下,只是心下不踏实,一早醒来两眼发黑,惊的众人连忙找来大 夫。大夫说是夜里惊了风不碍事,舅老爷才安下心来。
 
  二十一。 恭贺新年(续)
 
  另一侧的院落,房里的红绸帐也被放了下来,一男一女都光了身子,对坐着 面对面,女的低头趴伏在男人岔开平放的腿间,腿间直直起一根硬柱,女子正吸 吮着那根硬柱。
 
  「好了好了,起了,娘子躺下吧」男子拉起低着头吸吮她肉柱的娘子「现下 好,嫁你这么多年洞也操大了,你硬了就来想进捣弄我,都还没湿呢」女子不依 的娇嗔「这不年岁大了,撑不了一时半会儿」男子作势就要插「哦阿!~阿。。。 下面一点,唉哦~~」女子拍打了男子身子
 
  男子乔了乔位置,一股作气的挺腰直入,还真是如入无人之境,亳无阻碍的 直入到底,像是不满地用力的深深撞击两下,女子躺在男子身下,乾巴巴的洞口 一时抵不住插进的肉柱抽动,涨红了脸扬声吟叫。
 
  「出去点进来,痛死我了!」男子闻声,只得退出一点再刺入到底,再次自 顾自的律动起来。
 
  不一时,男子一吼松软了下来趴在女子身上,女子不耐地推开男子起身。 
  「外面谁在上夜?备热水进来」女子扬声一唤
 
  外头传来一声女声「我,梅香,是。」
 
  不多时梅香被捧了盆热水进屋,老夫人此时已套上里衣,见是梅香问道: 「今儿怎么是你守夜?」
 
  「晚间大伙吃开了,丫头门也玩疯了,怕她们侍候不周到,所以我来上夜」 
  「恩,今儿个你该回去侍候平二,放下吧,也没什么事,夜也深了不再唤人, 你回去歇下吧」
 
  「是,老夫人」
 
  梅香稍稍红了脸便退出房外,侍候老夫人多年,如今也是嫁为人妇,未嫁前 尚不知人事,如今也懂得每年除夕夜里,老爷跟老夫人在这一日里行房,到了半 夜便唤人端热水,梅香怕珊儿一事,再有其他丫头犯出事来,只得自己来上夜。 
  「夜都这么深了,平二应该歇下了吧」梅香因在外守夜,不免也听到里头的 动静,身子一时也现了反应。
 
  「好冷~~」梅香已走回平二所居住的屋子,府里凡举管事,老爷都会派下 院落,若是成了亲的有时也会另有一番准备,平二身为府里的二总管,便分得一 院两屋一小庭院,梅香见主屋里还亮着红烛,轻声入内,见里屋已歇下,轻了手 脚擦拭了一身,更了衣爬上了床。
 
  梅香原是府里的丫头,所以常要早起分派事务,因此与平二成亲后,总是睡 在床的外侧。梅香轻了手脚小心的卧在床边,深怕吵醒睡在里边的平二,才刚躺 下,腰际边从后申过来一只热手环绕住梅香的腰。
 
  「老夫人让你回来了?」
 
  「嗯」
 
  「睏吗?」
 
  「嗯,守了一夜,身上凉凉的睡不着」
 
  「梅香,咱怀个大胖小子吧」平二抚着梅香的腰往肚子摸去「嗯」
 
  「我有岁数了,盼个小子传香火,咱生一个」平二伸入梅香的亵裤抚弄着梅 香的腿间「平二,你知道今儿夜里为什么我要去老夫人房里守夜吗?」
 
  「知道」平二的手指抠进梅香腿间的毛发里,逗弄着两团肉里包覆着的小荳 「我。。当时我想你了」
 
  「你进房门我就知道是你了,你的香味」平二褪去了梅香的亵裤,也褪去了 自己的下裤「平二~~」梅香想要转身抱向平二,却被平二制止
 
  「这姿势也能交合吗?」梅香不解的问着
 
  平二将一腿从后岔进梅香的腿间,迫她扬起一腿靠在他的腿上,更将跨间的 阳肉抵在梅香的腿根处,梅香一时情动,将臀往后一靠,让平二更靠近自己,而 平二更是顺势将梅香往自己身上拉,一根硬挺挺的阳肉就抵在梅香的肉穴口外。 
  「怕吗,瞧不见我?」平二抓了几下梅香两颗因侧卧而交叠的奶子,享受的 交叠在一起的奶子馨热
 
  「嗯,不怕,夫君对我好」
 
  「还记得上回我在桌前操你那回吗?」
 
  「夫君指上次我站前桌前,夫君从后面与我交合那次吗?」
 
  「恩,相同的,等娘子再湿一点,为夫就会插进你的身子,从后面撞进你的 身子」平二的阳肉不停地的抖动磨在梅香的洞口处,随着水的汎出,几次都滑了 进洞口,只差没插入而已,而梅香也配合着阳肉的抵动,晃动着臀想要更多。 
  「上回我害怕了」
 
  「因为瞧不见我吗?」
 
  「恩,夫君像狼似的发了狠,身子禁不住很是无助」梅香伸手向后抓了抓平 二的身子,寻求慰藉
 
  「娘子不也浪了起来,与以往交合很是不同,那夜你抱着我睡了一晚」
 
  平二压下梅香的肚腹,让她更往自己贴进,向前一个挺身,就将阳肉送进梅 香的肉穴里,许是上扬的插入,磨擦到平时不曾磨擦到的肉壁,梅香腿间的肉口 紧缩了一下,连带双腿夹紧。
 
  「别动,会滑出来,我慢慢来」
 
  平二拉高了梅香的腿,顺着姿势再次挺进,一下一下的向前顶入,加上头一 招这样的姿势让梅香的紧张,时而闪躲臀,让平二的阳肉时不时的滑出,平二不 屈不挠的一次又一次再往梅香的肉洞里插进。
 
  「阿阿咿——咿————」滑出来的阳肉依着平二奋力刺入之势,刺向了梅 香的小荳,瞬间的撞击,梅香全身颤抖,缩紧了身子,紧紧两手抓住平二环在她 身上的手臂。
 
  「娘子,你真是个小磨人精」随着梅香的惊叫,平二再是不能忍,翻过梅香 的身子就将阳肉大力送进梅香的肉里。
 
  还没从惊吓中回复过来,又突如其来的被平二拉开腿从正面狠狠的抽插,梅 香环起手臂将平二环挠起来,两腿高举紧紧夹附在平二的腰间,平二不费力的撑 在梅香身侧,摆动起腰,一下又一下的重插进梅香的身子里。
 
  「人家说男女交合时,若两人同时都想要孩子,便会怀上」平二奋力的将阳 柱在梅香的肉穴里捣进捣出
 
  「阿!阿! 阿阿!!」此时的梅香心想,自己要被平二操坏了,上回被平 二拉在桌前交合,发了熊样似的平二在她身后狠狠撞击,当时也像要被操坏了一 般,但与今日相比很是不一样,平二像是要不够自己一样,使命的往自己的身子 中里插进,口鼻间能闻到的都是交欢的气味与平二散出的男人气味,但不似日常 时平二散发出来的味道,更浓更烈!
 
  「梅香。。。」平二突然拔出抽插的阳肉,盯盯看着梅香
 
  「夫君,平二,别停~我~~」平二闻言再次插进梅香的身子里,埋首在梅 香的颈项,闻着她的馨香
 
  「你身子好热好烫!娘子好香!」
 
  「夫君今夜您要把精魂注入我的身子吗?」
 
  「是!我们会有个小子!」
 
  平二像发了狂似的抱着梅香,有规律没规律在梅香身子里抽送,直到「阿~~!」 梅香昏死睡去,想是守了一夜的劳累,加上交欢身子的疲备到达了极限,在平二 还没喷发阳精时便昏了过去;而平二也在此时感到俩人交合处洒了一片热烫,与 此同时平二也将阳精直直喷在梅香的身子里。
 
  等到平二稍做休憩后,揪了眼两人交合的地方,竟然湿了一大片,平时梅香 的淫水也不曾湿成这样,这情景像是遗了尿,累摊了的平二也不瑕顾及,抱了梅 香往床里头睡去,留下湿一片的床铺在外。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