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雕外传之最终章】(01-06)【作者:voicewang】
字数:119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神雕外传之最终章(一)风云变色
 
  武林风云变,整个武林笼罩在一片黑色恐怖之下,武林中的各大门派除了全 真与少林外,没有一派逃过恨天盟的无情杀戳,整个武林每天都在紧张的情况下 渡过。
 
  为什麽恨天盟会突然的血洗武林各大派呢?原来是当欲猪和野鸡的残缺尸块 补堆放在恨天盟主的眼前之後,恨天盟主只说了一个字「杀」,从此武林的风波 也因此而陷入了一场腥风血雨的杀戳之中了。
 
  全真教的真武殿里,聚满了一群各派门的悻免於难的门徒,把整个真武殿挤 得水泄不通,而坐在大座前的是全真教掌门尹定书与少林掌门禅定两人,只见两 人不停的开口安抚着殿堂上各派人士,但彷佛一点也无法让众人停下话来。 
  就在这时,由殿外飞进了一个满头白发、衣衫花白的老翁,来者不是别人, 而是全真教里最大最年轻的师叔祖°°老顽童周伯通。原来自周伯通与郭襄找到 了思忘後,怕黄药师找他秋後算帐,早就一溜烟的逃回了中土来了,而当他回中 土後发现了武林变了很多,最主要的是今天他发现了很多人都上了全真教来,於 是耐不他的好奇心,便跟着这群人回到了全真教,这也就是这原因,才使得他出 现在众人的眼前。
 
  就在周伯通一出现在众人眼前之後,在场的人终於全静了下来,尤其是众人 看向伯通的眼神,就好似看到了未来的武林救星一般的,看得周伯通全身好不自 在。
 
  就在周伯通受到了众人热情的洗礼时,全真教掌门尹定书与少林掌门禅定全 都来到了周伯通的面前,向着周伯通施礼致敬,尤其是尹定书更是略带兴奋的牵 着周伯通坐上了堂前大椅後,高兴的对周伯通说∶「师叔祖你来的正是时候,目 前在武林中也只剩下师叔祖你能出面与恨天盟抗衡了,定书请求师叔祖带领人家 一同对抗恨天盟吧!」
 
  尹定书话一说完,立刻引起在场所有人一致的附议,大家一同叫着要周伯通 成为武林盟主,周伯通一时之间也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声浪喊得不知所措了┅┅ 
  为了安置钱秀儿主仆三人,思忘只好顺着明月的建议返回了自己与明白所住 多年的洞里,对着伤心未定的钱秀儿主仆三人,思忘将她们交给了明月去安抚, 而自己也照着明月的咐吩,前往探查自己一直未曾去过的北边洞窟,因为毕竟多 了钱秀儿三人,自己与明月所住的洞窟内又毫无遮蔽物可将空间隔开於是思忘便 一人前往探查那未知的北边洞窟了。
 
  一声「谁?」只见水瓢飞向了人影之处,而黑影也瞬间消失无踪,唯一只剩 下的是水瓢落在地上的声音。而这时黄药师也因听到了黄蓉的叫声而赶了过来, 正好看到了黄蓉正急忙的套上了中衣,但因未曾将水迹擦拭。只见那薄薄的中衣 紧紧的贴住了黄蓉那雪白的胴体上,那若隐若现的身躯可看的她老父黄药师久藏 的欲火差点给引了出来,於是黄药师尴尬的背着身子站在门边对着黄蓉说∶「蓉 儿,刚是怎麽回事?怎麽你突然的叫出声来,究竟发生了什麽事了?」
 
  「爹,没事的,不知是否是女儿的眼花了,只感觉有着黑影在窗外偷窥着女 儿洗澡。没事了爹,你的药快炼成了吗?忘儿正等着你的药呢!」
 
  黄药师见黄蓉没事了,也放下心来对着黄蓉说∶「蓉儿,药快炼好了,只要 再七七四十九个时辰,就可将药炼成,而且爹跟你说,只要思儿服了这帖药後除 了可将病治好外,此药还另有其它之功效,可以帮忘儿洗髓易筋,而其药气更可 使忘儿打通奇经八脉,搭通天地之桥,这可是武林中人们梦寐以求的最终梦想, 哈哈哈┅┅」
 
  黄药师高兴的开怀大笑,而在一旁的黄蓉更是如置梦中般,幻想着自己的儿 子,像他生父一般的英雄气概,也不禁的笑了起来。
 
  而就黄蓉两父女忘情之际,躲在一旁的天龙有如捡到宝一般的兴奋的要大叫 起来,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未来的武林之星,天龙也乐得不知今晚睡不睡得着觉 了┅┅
 
              (二)不同际遇
 
  思忘一个人前往北方的洞窟作初步的探堪,因为他感觉到每当接近钱秀儿主 仆三人时,整个人似有股难以控制的冲动,血气也不断的上升,让他忍不住要向 她们扑过去的念头,所以当明月要他前往北方的洞窟去探险时,他乐得像逃难似 的急忙的离开了明月她们四人。
 
  自落难於此山谷中,初时的思忘只有在此谷的中心位置里生活,一直到与双 猿和明月的出现後,才与明月去探查了东边的山洞,而两人所探寻到的是两人一 辈子也花不完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而北边的山洞究竟藏着那些令人期待的东西 呢?这些新奇的念头,令这孩童心性重的思忘,内心充满着好奇及对发现後的幻 想,有了这些因素的启动,让思忘踏着快乐的步伐,朝着北方前进。
 
  经过了明月的开导之後,钱秀儿三人的心结慢慢的解了开来,尤其是想到三 人从此举目无亲,内心的愁绪又加添了许多,好在蕙质兰心的明月,一眼就看出 了三人的心里,说好说歹的与三人就此义结金兰,结成了好姐妹,而钱秀儿也因 与明月的结义,也因此多了个好姐姐的照顾,三人也就不再愁眉苦脸、郁郁寡欢 了。
 
  桃花岛上,药庐内,满室的药香随着铜鼎的边缘缓缓飘出,此刻的黄药师满 脸兴奋的神彩,一双因极度兴奋而颤抖的手,慢慢的掀开了铜鼎上的盖子,盖子 一掀开,只见浓浓的白色气体与浓浓的药香扑面而来,令人闻之神情为之一振。 这也难怪会令人有此感觉,毕竟此药是武林人士的梦想,百年难求的绝世精品, 单单闻它的药香,就会让闻着受惠,令闻者年轻了十几岁,有返老还童之功效存 在。
 
  也就是说,当黄药师整个脸笼罩在药香里之後,到药气散开时,只见他的满 头白发在这段时间内转变成一头乌黑的头发。再仔细瞧瞧黄药师的脸,天啊!只 见他脸上的老人斑与皱纹,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脸上所留下的除了原有的长须 外,简直像回到了当年华山论时的英姿。
 
  但是这一切的发生,对此刻的黄药师而言,全未察觉到,因为此刻的他正全 心全意的盯着铜鼎内那颗闪闪发亮的金色圆球体,露出了满心喜悦的笑容,根本 就未发觉到自己本身因此药的因素,而有了极大的转变呢!
 
  虽然已为俏寡妇报了仇的张三丰,一路上漫无目的在无情的武林漂泊着,孤 单落魄的他,俨然不知自己已成了恨天盟首要追缉的人犯。
 
  也不知天公是否不作美,就在张三丰於洛阳城外的树林子里,眼前突然出现 了三十多名胸前绣着金色夜枭图示的黑衣人,将他团团的围住,令张三丰感到非 常的厌烦。
 
  就在张三丰烦燥之际,带头的黑衣人阴森森的开口说话了∶「臭小子,终於 找到你了,本虎使要把你碎尸万断,以祭我弟妹的血海深仇,更要让你知道得罪 了恨天盟的人,将会得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兄弟们上吧,咱们为猪、 鸡两使报仇血恨吧!」
 
  虎使话一完,众人随着他的口令,大刀一舞,以人海战术的方式,向着张三 丰挥砍而去!
 
  终於到了,在天龙的内心里终於等到这一天了,回想起这些日子里来,自己 几乎学会了黄家的绝学,甚至连丐帮的不传之秘「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 也都由黄蓉私下传授,更让他警喜的是这个风韵尤存的美娇娘,竟然将他父亲深 藏的九阴真经也给偷出来给自己练习,这使得天龙这段时间所学的一切,已深得 各家绝学,除了内力上稍差外,身手已能晋升於武林绝世高手的行列之中了。 
  此刻的天龙坐在房里的圆桌旁,忍住内心的喜悦等待着黄药师的到来,而在 天龙一旁的黄蓉此刻有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房间里焦急着走着,彷佛她是当事人 一般。而天龙的双眼也紧盯的眼前的美人儿,随着她的来回走着,由她身上所散 发出来的体香,让天龙闻之欲醉,尤其她那来回晃动的双波,更使得天龙回想起 那夜偷窥黄蓉沐浴时裸身的样子,看得天龙的下身几乎起了极大的变化。
 
  就在黄蓉焦急、天龙胡思之际,房门被推开了,首先进来的是阵阵浓郁的药 香味,令房内的黄蓉与天龙精神为之一振。正当两人陶醉於药香之时,由外而来 的人令他自两人警异万分,而黄蓉与天龙也於同时发掌击向进房的陌生男子了! 
  思忘会在北边洞窟发现什麽新鲜事吗?天龙会成为天下第一人吗?进房而来 的陌生人是谁呢?为何会让黄蓉与天龙两人感到惊异呢?请续待下回分解。 
              (三)药师之死
 
  数道掌影袭向入房而来的陌生男子,面对着黄蓉与天龙两人凌厉的掌气的男 子,一时之间也身中数掌被打的破墙而出鲜血狂吐,而男子手上所拿的小锦盒, 也随着男子被打飞的身躯,而脱手而出,随着男子双双坠落於土之上。只见锦盒 之物也随着锦盒打盖的地方缓缓落了出来,就这样看到一颗金色药丸由金色转变 为暗淡灰黄的药丸时,陌生男子更是鲜血狂吐,好似气急攻心一般。
 
  而就在男子吐血之际,黄蓉与天龙也双双来到了男子身旁,黄蓉这才发现原 来到地之男子的穿着近似黄药师之穿着,尤其是男子的轮廓,极似黄药师年轻时 的模样,一时之间让黄蓉整个人惊愕万分,因为她看的出来眼前这名鲜血狂吐的 男子就是自己的老父黄药师时,不禁痛哭失声跪地向着老父诉说不是,而愣在一 旁的天龙则是两眼盯着地上那颗渐渐变黑药香尽失的药丸而懊悔不已。
 
  话说此绝色药丹虽是武林人士的梦想,但其药效却有其时效性的限制,其药 之药性需於出炉後一个对时内将之服用,如超过时限的话,则药的效力将减半, 如果不甚落地的话,那它的药效,最多也只能与少林的小还丹相比。所以当此丹 落地後色泽由金转灰後,这个绝世丹药也从此成为绝响,这也难怪年轻化後的黄 药师会因此气急攻心,而狂吐鲜血不止了。
 
  黄蓉悔恨的跪在其父的身旁,对着黄药师的身後不断的输气,试着让父亲止 住吐血不止,而黄药师也在这时稍止住了吐血後的立即硬撑起微弱的身子,对着 天龙说∶「忘儿,快、快将药丸给服下,再慢药力就全无了,快┅┅呕┅┅」黄 药师话一说完,止不住的鲜血又从口中狂喷而出,可看得出黄药师所受的内伤是 多麽严重。
 
  天龙一听完黄药师的话後,立即的拾起地上已变成的灰色药丸,含着未清的 沙土,吞入了腹中,一刹那间天龙立刻感受到药丸在腹中化开的药劲,马上盘坐 於地上,使起所学心法,将残馀的药力引导至全身百骸後,即进入了禅定的境界 了。
 
  「恨天盟」此名称由黑衣人道出後,即在张三丰的脑海盘旋着,这个名称是 个让张三丰恨之入骨的名称,而这名称也激起了张三丰满腹的怒火与恨意,也因 有此原动力,更是激发起张三丰由三丰道人秘笈上之所学之潜在之爆发力。 
  只见此刻的张三丰双手紧握,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看着已向他杀来的人潮, 使出出所学的起手式「怒劈狂斩」,只见一股强大的拳劲挥出,击向着前来的黑 衣人,拳风所到之处,哀号四起、血肉纷飞。而张三丰也在拳风击出後,更是杀 入人群之中,如猛虎出林、如死神降临,杀得恨天盟帮众,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 般的四处逃窜,但却仍逃不开尸离破碎的命运。
 
  就这样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片树林内瞬间成了最恐怖的人间炼狱,恨天盟 所有帮众除虎使仍存活外,其馀全命丧於张三丰的怒火拳下成了亡魂了。
 
  身为十二星宿里最狠、最残忍无情的虎使,即使是杀人无数,但也从来未曾 见过如此血腥、令人作、让人心惧的这种场面。只见此刻的虎使全身有如置於冰 库之内,全身打颤,屎尿不止的弄湿一双裤管,两眼充满恐惧望着一步一步走向 自己的张三丰,一双不听话的双脚,完全身不由己,想逃却怎麽也动不了了。 
  张三丰慢慢地走到了虎使的面前,怒火般的双眼紧紧盯着虎使,看得虎使心 里发麻,叫苦不堪。只见张三丰抬起右掌贴於虎使的天灵,阴冷的对虎使问道∶ 「告诉我,恨天盟的总坛在那,也许我会考虑让你有活命的机会,如果你不说的 话,你将会与这片地上的尸块一样,成为这片树林里亡魂!」
 
  张三丰的话一字字的如搜魂般的震撼着虎使那己丧胆的心,也让虎使面临一 个决定性的抉择,虎使会怎麽做呢?只见汗水不断的由虎使的额头上,不断的流 了下来。
 
  「爹┅┅」一声女子惨凄凄的哭叫声,回荡在乌云笼罩的桃花岛上,几道响 雷闪电划开了一场生离死别的场景,天空也忍不住的下起雨来,彷佛也感受女子 此刻的心情,越下越大起来。
 
  黄蓉抱着身体已逐渐冰冷的黄药师尸体,没有留下任何一句遗言即撒手而逝 的黄药师,双眼暴睁的含恨而死。看着父亲那死不瞑目的神情,更是令黄蓉痛不 欲生,因为父亲的死是自己所造成的,这个想法一直在黄蓉的脑海里挥散不去, 而弑亲之罪更是天理不容,这个念头更是让黄蓉愧恨难堪,整个人此刻像个失去 灵魂的人,紧抱着父亲的尸身,任由大雨打落在身上也毫无知觉。
 
  而就在黄蓉失神落魄的同时,一旁打坐的天龙也在此刻收功醒转过来,只见 他的身上隐约散发着如防护罩般的灰色雾体,任大雨下的再大,也丝毫未能淋湿 天龙身上的衣物。
 
  醒转後的天龙,望向黄蓉父女所在的位置,只见黄蓉毫无动静的任由大雨打 在她的身上,湿透了的衣裳更是将黄蓉那玲珑有致的诱人身材展现得更明显,看 得更真切,尤其那若隐若现的双峰,更是随着大雨的袭击而微微晃动更是诱人, 看得此刻神功大成的天龙欲火中烧,再也忍不住的奔向黄蓉之处,一把抱起已然 失去知觉的黄蓉身子,一手拨开了黄蓉的手,任由黄药师的尸身滑落於地面上, 身形一展,即纵向大宅而去!
 
  黄蓉落入了天龙之手,下场会如何呢?武林五奇从此於武林中消逝,往後的 武林又会出现什麽样的局面呢?请续待下回分解。
 
              (四)难逃魔掌
 
  哇,好舒服喔!好久没有洗到这麽棒的热水澡了。
 
  北边洞窟里,只见一人双猿在一个热气腾腾大水池尽情的玩着由地底冒出来 的温泉,完全忘记得自已来北边洞窟的目的了。
 
  就在一人双猿尽兴的玩着水时,只见明月等四人因等不到思忘返回,而自行 来到了这北边洞窟内,明月见赤裸着身子的思忘与双猿玩得如此不亦乐乎,也不 竟又好气又好笑,终於也忍不住的喊了这一群忘情的人猿。
 
  「忘弟,你出来那麽久未归,姐姐还以为你出什麽事了,紧张的赶了过来, 原来你竟然在这玩起来了,看姐姐还理你不?」明月略带娇嗔的对着思忘,听的 让思忘吓得连忙由池内站起身来,而双猿也有所感应的躲在思忘的身後,不敢面 对眼前的女主人。
 
  而也在这时,女子的惊叫声也从明月的身後叫了起来,吓得明月连忙往後一 看,原来是钱秀儿主仆三人见思忘裸着身子由池内站起,一见思忘那粗如婴臂的 肉棍,看得三人又惊又羞,然怪三人会叫了起来。而明月也立即的带了三人先行 走出洞窟,临去时赶忙的提醒了思忘赶紧穿上衣服,这才解了众人的难堪场面。 
  兴冲冲的抱着黄蓉的天龙,回到了黄蓉的闺房之内,将黄蓉放置於床上,两 眼不禁看傻了眼,原来黄蓉身上的衣服因雨水的浸湿,玲珑的身段完全的展露无 遗,这才难怪天龙会看得差点流出口水来。
 
  此刻的天龙一边盯着黄蓉的身体,由双峰往下逐一的瞧到了那厚实的小肉丘 上,看着看着,天龙的生理反应也急遽上升,只见他下身部份也已撑起一座小型 帐蓬来了,天龙一边慢慢的将身上的湿衣服脱得精光後,便上了床,慢慢的将黄 蓉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给脱了下来。
 
  「哇!」这是天龙喜极而喊叫的惊叫声,因为在天龙面前所呈现出的黄蓉的 裸体,让天龙看得目不暇给,真是上天所创造出来的极品。这是天龙内心的话, 这也难怪天龙有此感触,因为能成为中原第一美人之称的黄蓉,无论在容貌、身 材、肤质等皆胜於常人,即使已年近中年的黄蓉,在这些方面却毫无任何变化, 所以也因如此让天龙足以成为自己儿子的天龙也无法受得了黄蓉肉体的诱惑。 
  由双峰传来的那股柔软的触感,让天龙的心跳加速而爱不释手,天龙一手握 着黄蓉那坚挺乳房,一手顺着平滑的小腹移落到那长满柔丝的小肉丘上,虽是短 短的时间,却也使天龙因过度兴奋而满身大汗,而胯下之物也因兴奋过度,似漏 出些许粘滑的液体,顺着龟头的马眼上流了下来。而此刻的天龙也正用着自已的 两只手指,在黄蓉的肉穴内一进一出的玩弄着,只见他的手已沾满了因兴奋而流 出的液体,而它的主人也似在梦中般的轻哼了起来。
 
  黄蓉的叫声,突然给让天龙吓了一跳,连忙的在黄蓉的身上点了数下,封了 黄蓉的穴道,这样即使黄蓉醒了过来,也无法做任何的反抗。而正当天龙正准备 压上黄蓉的身体时,黄蓉刚好苏醒了过来,见天龙正赤裸着身子,向自己压了上 来,也连忙的大声怒吼了一声∶「思忘,你在干什麽?你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黄蓉的怒叱声,也吓得天龙连忙起得身,毕竟自己也曾生活在黄蓉的慈颜照 顾下,内心仍对黄蓉有股敬畏心理,这也使得天龙放缓了强奸黄蓉的动作。 
  黄蓉的怒叱声,终究阻止不了天龙那兽性的欲望,这时的天龙用手掀开了一 直覆在额上的头发,对着黄蓉说∶「黄女侠,仔细看清楚来,小王可不是你那短 命的儿子,小王乃当今的天龙陛下,今小王到你桃花岛来是为监视你们是否有谋 反此心,谁知竟让小王学到得你黄家绝学及九阴真经的武学,小王可真是受益匪 浅,但最令小王难以自拔的是你那天姿绝色,尤其是自小王看见你沐浴时那副绝 妙的身段後,小王就下定了要得到你的决心,此刻小王终於如愿以尝了。哈┅┅ 哈┅┅哈┅┅」
 
  为免黄蓉再次谩骂,天龙跨上了黄蓉的颈部,一手卸下黄蓉的下 ,一手抓 着自己的肉棍,整支的塞进了黄蓉的口中,急促的在黄蓉的口中抽插着,享受着 黄蓉为自己口交所感受到那无名的快感。而此刻的黄蓉也只能怒睁着双眼,流着 无奈的泪水,任由天龙的肉棍在自己口中肆意的进进出出了┅┅
 
              (五)旧疾欲发
 
  「杀了我吧!」壁虎使刘变声嘶力竭的对着张三丰喊道。
 
  对於刘变的回答,张三丰大出意料,原本以为以死要胁会让对方告知其总坛 位置,但却没想到对方竟要自己帮他了解生命,一时之间让张三丰完全没辄了。 
  就在张三丰不知该如何下去之际,刘变却在这时说出了让张三丰感到惊讶的 事来∶「哈┅┅哈┅┅怎麽了?不敢杀我了吗?告诉你,你张三丰已是我恨天盟 必杀之人了,我盟主已经下达武林追杀令了,无论是谁只要杀了你就有黄金百两 可领,活捉了你,就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可惜我刘变技不如人,无法将你擒之, 不过你也没多少日子可过了,我盟主已决定入侵中原武林,血洗武林各大正派, 所以你的日子也过不久了,我刘变就先在地府等你吧!哈┅┅哈┅┅」
 
  随着刘变的笑声後,张三丰思索着刘变的话,也没发现一旁的刘变早已在笑 声後,咬破藏在牙里的毒药,服毒自尽了,等到了张三丰发现後,早已回天乏术 了。
 
  看到了刘变宁死也不愿出卖自已织组的忠贞,不免感慨黑道人物的忠心,是 正道人士所没有的,所以也难怪这数百年来,黑道再怎麽围剿铲除,仍然还是如 野草般的迅速发展起来。一想到此,张三丰忽然担心起少林来了,虽然自己已被 少林逐出师门,但毕竟里面还有从小将自己带大的师父与师兄弟,如今他们有了 危险,自己又怎能置於不顾呢?於是张三丰决定先赶往少林,一边帮忙少林,一 边也想或许可以遇上恨天盟之主,这样他也就可以为俏寡妇报仇了。
 
  「哦┅┅舒服┅┅噢┅┅爽┅┅小王┅┅小王要射了┅┅大美人┅┅你的小 嘴还真令人过瘾啊┅┅噢┅┅出来了┅┅」
 
  天龙咨意让自己的肉棒在黄蓉的口中抽弄,终於忍不住兴奋过度,射了黄蓉 满嘴的精液,只见黄蓉的口、鼻、脸上各皆沾满了天龙所射出来的精液,而被卸 了下巴的黄蓉,为了呼吸也不由得将天龙的精液顺着喉咙勉强的吞了下去。 
  只听黄蓉吞精的「喀┅┅喀┅┅」声,听得天龙不由得又兴奋起来,胯下那 刚射完精的肉棒又不由得跳动起来,看得黄蓉不由得急了起来,如果再不想出方 法来,自己恐怕真的又得失身於此禽兽了,於是黄蓉也静下心来开始思索如果对 付眼前这只野兽了。
 
                ***
 
  「哦!┅┅哦!┅┅哼!┅┅忘弟┅┅哎┅┅唷┅┅真┅┅真舒服┅┅姐姐 被你死了┅┅┅┅姐姐不行了┅┅喔┅┅姐姐的魂快上天了┅┅噢┅┅弟┅┅让 姐姐休息一下吧┅┅」明月终於忍不住的向思忘求饶了。
 
  直到这次,自己已经高潮了五次之多,再搞下去自己非得精尽人亡不可,所 幸眼前这个让自己爽翻天的人不是那个可恶的畜生(天龙),否则任自己如何求 饶也不能就此打住,想到此不由得将两只已发软的双手紧抱着思忘的厚背,小嘴 轻吮着思忘胸前的两颗小豆子,以补偿自已不能让思忘满足的遗憾。
 
  两人歇息了一会,明月半俯在思忘宽厚的胸膛上,两眼望着眼前这个让自己 又爱又舒服的男人,而她的左手也柔柔的抓着男人那欲火未熄火热滚滚之物,轻 柔的上下套弄着,似乎有点在为自己未能让对方得到满足而做的补偿。
 
  「忘弟,姐姐近来越来越承受不住了,姐姐有感你那方面似乎越来越强,强 得让姐姐几乎快撑不住了!」明月吐气如兰的对着思忘说。
 
  「月姐,原来你也有感觉到啊?是的,最近我常感到心血不时沸腾,有时也 会有点昏眩的情形出现,尤其当接近钱姑娘主仆三人时,更是严重,所幸现在的 我功力尚能暂时用内力将它勉强平息,但不知道是否能撑到多久?」思忘将内心 的疑虑完全的告诉了明月。
 
  只见明月听完後,突然了从思忘的身上撑了起来,甚至「啊」了一声,也吓 得思忘连忙起身,追问着明月到底想到了什麽事。
 
  「忘弟,姐姐突然想起来,你还记得当初咱们第一次合体的经过吗?」明月 问思忘,脸上也因回想与思忘初次的经验,也不禁脸红起来。似苹果般的红霞, 看得思忘也不禁看痴了而忘了回答,还是明月轻拍了一下思忘的那话儿,这才让 思忘回了魂,赶紧回答了明月问话。
 
  「当然记得啊!我的初次还是给了月姐你呢?」思忘俏皮的亏了一下明月, 顿时让明月又羞红了双。
 
  泛红的脸,羞怯的俏模样,那份娇柔样,又让思忘看傻了眼,忍不住的将明 月揽抱在自己面前,低下头轻吮着明月那朱红的双唇,吻的明月又忍不住娇哼不 止,气息纷乱,一双玉手似迎还拒的推着思忘,却还是让思忘吻了好一阵子,才 意犹未尽的放开了明月,这才使得明月稍有喘息的机会。
 
  这时的明月也用她那似羞似嗔的目光狠盯了思忘一下後,方才略作正经的对 着思忘说∶「忘弟,别再闹姐姐了,姐姐刚才想起的不是那方面的事,而是你刚 提到的人会昏眩的事,忘弟你还记得吗?你曾服食过那条蛇鳝的事吗,姐记得曾 翻过东边洞府内的医疗书藉,其中有本古医书上写着∶『蛇鳝属异畜类,其血属 阳,练武之人若服其血可助其打通任督二脉,搭通天地之桥。
 
  但因蛇鳝至淫,所以服其血之人,长则五年,短则一年内,需与五名拥有处 子之身的女子交合,以她们的处子阴元来化开蛇鳝至阳至淫之血气,否则时限一 过,服食者将爆血脉而亡。『而你与钱妹子她们相处一起,也是因被她们的处子 之气息所吸引,而引发体内至淫之血性来,所以你才会有越来越严重的情形发生。 弟,我们在此盘天洞府内生活了两年多的日子了,也一直没想到去化解你体内的 蛇鳝之血,如今你体内隐藏之淫性,也阴错阳差的被钱家妹子三人给引发。弟, 可不可以答应姐一个请求,姐实在不敢失去你啊┅┅「
 
  明月话未说完,已泣不成声了,因为她知道思忘深爱着自己,所以自己的请 求尚未说出口,思忘亦也了解明月将要求什麽了。
 
  「月姐,你别哭啊,我不会有事的,我们也许能想出其它方办法来,如果钱 姑娘三人是因要解我之危,而向我献身的话,那请姐原谅,弟无法答应姐的请求 的。」
 
  思忘一脸坚毅不移的神情,看得明月心急万分,因为她知道这个心爱的人, 平时虽很听自己的话,但性子一起,自己也无法管得住,於是明月也不便再多说 了,心里面想着自己只有干钱秀儿方面去说项吧,毕竟自己也知道钱秀儿三人对 思忘也暗藏着难以说出口的情愫在。此刻的明月抬头看着思忘,两人相对无语, 明月双手一揽思忘颈项,两人便紧拥着相继进入梦乡了┅┅
 
              (六)暗藏祸端
 
  少室山,少林派的开山之地,是夜,两条黑影在少室山下的隐密树林内,相 互碰头了,只见两名来者皆身穿黑色夜行衣,交头接耳的不知在商何事。
 
  这时两人中身材较中等的男子,谄媚的对着那身材壮硕的黑衣男子说∶「法 王,你真得能助贫僧夺得掌门之位的话,贫僧禅性只要当上掌门之位後,一定率 少林门下听从法王你的指挥,供你驱使,绝无二心。」
 
  原来此人是现任少林掌门禅定的师弟,而与他交谈的不是别人,原来就是霍 都的师兄『达尔巴』。达尔巴奉了霍都之托,已在更大门派内遂渐地建立起新的 势力,如今就只剩少林与全真尚未谈妥协定,今日与禅性私下结盟,竟没想到会 如此顺利。达尔巴内心也不禁暗笑,连吃斋念佛的和尚,竟也无法摆脱名利、权 势的诱惑,难怪中原武林正派的气势正走入日落西山之境,否则怎会让恨天盟如 此大的恶势迅速的在武林中盛起,反正此刻已与禅性达成协议了,只要自己在暗 中助他一臂之力,让他夺得掌门之位,那自己这方要再重新风光出头之日,也相 继不远了,於是对着禅性回答说∶
 
  「你放心吧!本法王绝对不会食言的,要助你登上掌门之位,对本法王来说 是轻而易举之事,甚至将你少林派推向武林中第一大派,成为武林中举足轻重的 龙头也是易如反掌,只要你按照本法王的指示去做,绝对能达成你的心愿的。对 了,如果你有任何事找本法王的话,去伙工房找一名叫至善的小沙弥,将要转答 给我的讯息,告诉他,他就会将你的事告诉我的,好的,就此说定,本法王先行 一步了。」
 
  达尔巴话语一歇,身形一动,整个人竟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得禅性内心惊异 万分,没想到达尔巴的功夫竟比自己高上许多,见达尔巴已离去之後的禅性,也 往少室山上跃去了┅┅
 
  狂欢的一夜,令公孙家的一对孪生姐妹,「公孙秋华」、「公孙冬华」两人 羞愧难堪,怎麽也没想到全家人竟在一夜之间全乱伦搞在一起,更难过的是两姐 妹竟失身给自己的二叔与三叔,使得这两位姐妹花无颜也不愿再见到这些家人, 於是两人偷偷的离家出走了。
 
  往哪里去?两姐妹心中一片茫然,最後两人终於决定前往南宫世家找与两姐 妹私交甚好的南宫柔柔,毕竟在两姐妹的心里,南宫柔柔一向是最有主张的人, 也许她能为自己两人出个主意也说不一定,於是两姐妹便朝着洛阳方向而去了。 
  无法从壁虎使刘变口中得知恨天盟总坛位置,却意外的知道恨天盟将对少林 寺下毒手的张三丰,一路上马不停蹄的朝着少林寺而去。一日,张三丰来到了洛 阳境内,竟意外的发现了恨天盟罪徒的行踪,但让张三丰疑问的是,以往恨天盟 的人,无论到那里皆是一群人聚在一块,少则十人,多则百人,如今自己只见一 男一女两人,朝着洛阳首富『南宫世家』而去,张三丰立觉有所蹊跷,於是张三 丰便偷偷的跟在两人身後,看两人究竟去南宫世家有何作为。
 
  原来这对男女不是别人,而是奉了恨天盟盟主之命,到洛阳来要南宫世家投 诚的十二星宿的「骚兔施春」与「猛龙苟南佛」,两人早於昨日便入住於洛阳城 内的『迎宾客栈』内,因为要等智鼠的飞鸽传书,所以直至今日才要前往南宫世 家,不料却被张三丰给发现他们的行踪。
 
  就在两人即将抵达南宫世家的境内时,这时由四方不断地涌入了数百名身着 恨天盟制服的帮众,这些人的出现,让张三丰感到事情变得更不简单了,原来骚 兔两人原授命到南宫世家招降,不料昨日的飞鸽传书告知要对两人下达向南宫世 家的屠杀令,於是两人便连络了洛阳内的帮众,决定向南宫世家下毒手了。 
  心急如焚,不断地提气换气,施展着绝顶轻功的杨过,拼命的朝着公孙世家 的方向略去,吓得过去行人以为是陆上神仙下凡,只见众多百性皆跪地朝着杨过 的身後参拜,虽然身形速度未减,但在杨过的脑海却不断的浮现出南海神尼圆寂 前对自己所过的话。
 
  「去吧!龙姑娘又遇劫了,这是她的最後一劫满也是她最大的一劫,这个劫 除了你之外无人能解,如果去晚了,你和龙姑娘今生再也无缘再相会了,去吧! 杨施主!」
 
  南海神尼的话言犹在耳,脱胎换骨後的杨过一路上也不停的挥动着刚生出来 的右臂,希望能让这只右手与左手一样发挥其功效,那对自已营救龙儿,会来得 更加顺手了。杨过眼看着开封府就在不远之处,只要再越过一片树林後,即可到 达开封府,於是杨过又换口气,脚下便如行云走水般的朝着开封而去了。
 
  明月来到了钱秀儿的住所,受到了钱秀儿三人热情的招待後,明月严肃的对 着钱秀儿三人说∶「秀妹,咱们姐妹几人,可说是一见如故,无话不谈,无话不 说是吧?」
 
  听到明月如此甚重的说话,钱秀儿立时感到今日的月姐似乎有着很重要的事 要对着自己说,於是回答说∶「月姐,究竟有什麽事困扰着,说来给妹子听,如 果妹子我能帮的上忙的话,妹子绝对义不容辞的为姐姐你效劳的。」
 
  听到了钱秀儿的回答後的明月,顿时也放下心中石头,紧绷的表情如解了的 冰块似的,微笑的对着钱秀儿三人说∶「秀妹,姐姐有事要问你们三人,你们可 得真真切切的甚重的考虑过再回答,因为这事对姐姐来说比姐姐的生命还要来的 重要,姐姐问你们,你们对思忘的感觉如何?记得要慎重考虑後才再告诉姐姐喔!」 
  明月单刀直入的问话,让钱秀儿主仆三人不禁了脸红了双颊,其实对三人而 言,在思忘救了自己三人的那一天後,那种英雄气势,那威武模样,早就情愫已 种,深藏在三人的内心里面,更何况思忘对自己三人的救命之恩尚无法回报,如 果不是碍於明月的话,自己三人说不定早就以身相许了。如今眼前这位对自己三 人有如亲姐姐的明月,突如其来的问话,却让自己羞得不知如何回答。
 
  看到了钱秀儿主仆三人娇羞的模样的明月,内心便有了谱,知道她们三人对 思忘也深深暗恋着,於是更加把劲的对着三人说∶「秀妹,姐姐对你们三人,总 觉得像是亲姐妹般情感,姐姐也希望咱们四人能永远生活在一起,所以姐姐有着 不情之请,希望妹子你们能答应姐姐的请求,为了让咱们四姐妹能在一起,姐姐 希望能与你们共事一夫,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明月露骨的请求,却正中三人内心之事,三人喜悦之情,完全的显现在其脸 上,三人不由得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後钱秀儿三人终於红着脸,对着明月跪拜 说∶「秀儿与小燕、小春三人谢谢月姐你的成全,秀儿三人此生不忘姐姐你的恩 情的。」
 
  看到三人已答允,明月赶忙扶起钱秀儿三人,并对着三人说∶「那咱们姐妹 就从此说定了,永远的陪在思忘身边,永不分离了┅┅」於是四人便热情地拥在 一起,讨论着往後的事了┅┅
 
  对於明月所促成这段良缘的思忘,又会做出如何的反应呢?
 
  杨过能即时的拯救受困於公孙家的小龙女吗?
 
  即将面临灭门之灾的南宫世家,张三丰能即时助其援手吗?
 
  公孙双姝往後的路又该如何下去呢?┅┅请续待下回分解。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