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女前线】(红酒夜,与德皇)【作者:87336597】
字数:86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少女前线-红酒夜,与德皇
 
  指挥官:无限接近奔三的29岁,工作能力颇受上司与部下肯定的严重劳碌 命管理职,升迁仕途一帆风顺却选择待在能与人型接触的基地中,本身的节操度 异常低迷,对於能够上下其手的人型基本上不会放过,不过并不能接受强奸的行 为,意外在家政内科的实力比大部分人型还恐怖,喜欢人形的膝抌. 毛瑟98K:
 暱称德皇,骄傲而充满自信的高阶人型,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自信的感觉,在人 型间的人际关系意外的好,虽然装出无所不知的样子,不过在性知识方面其实并 不足够,常常对指挥官做出有些大胆的邀约,实际上却不见得有那种意思,某部 分的心思单纯的可以却又不想让人察觉,是指挥官最好的酒友之一。
 
  「偶尔想来我的房间,也不是不可以哦,哼哼……」
 
  一切似乎是从少女的那句邀约开始的。
 
  仲冬是寒冷的日子。
 
  季节更替,指挥所内也褪去秋季的凉爽换上一袭严寒,庭院里无叶的老枫树 微微晃动着,伴随北风呼啸传来的。
 
  一切似乎都变的寂静,无论是铁血攻势或指挥所的活动,接随着瑞雪降下开 始停止了。
 
  有间房子里烧起了火炉,试图用温酒与柴火驱赶这不断进逼的寒气,仕女端 庄地捧起一小杯红色的液体放在桌上,递到了两人中间的茶几上,飘散着淡淡的 红酒香气与蒸气,看的出来是刚刚才热好的火钳酒。
 
  那是先把加了肉桂粉、柠檬和柳橙原汁的红酒加热,缸口上的火钳里放着大 冰糖,然后点火燃烧已淋上烈酒的冰糖,用的是75。5% 酒精的私酿陈高。蓝 色火陷中的冰糖融化后,就一点一滴的融入缸里的酒,於是酒就变成有甘醇的果 粒、焦糖、肉桂和兰姆酒香气的调酒。
 
  两人啜饮着同一杯热酒,原先是有些辣口的高酒精成分的兰姆酒,经过巧手 调制后,酒精已经被煮的温顺服贴,暖暖的滑入喉咙里面,紧随而来的是香料浓 郁的气息盈溢在口鼻之间,热气在脾胃之间回荡,逐渐透上了筋骨肌肤,驱散这 海港冬季的湿寒,看着即使在夜晚依旧璀璨的街道,一边津津有味地聊着酒经。 
  酒过三巡,原先还整整齐齐的衣服此时也有些凌乱,纤细美丽的锁骨从褪去 的披肩下露出来,摘下帽子的银发少女仍是如平时一般带着雍容华贵的气质,私 自在房间里摆着小酒窖的她此时正拿着一只还未开封的葡萄酒,与指挥官带来的 陈高一齐并列,打开了木筛子,让并肩坐着的男人闻闻其中飘出来的酒香,猜测 着酒品的种类。
 
  「Trockenbeerenauslese(逐粒葡萄精选酒)……居 然拿最上品的红酒出来喝,真是赚到了呢。」
 
  「哼哼,严谨的标籤分级制度,这也是日耳曼民族优异的证明呢。」
 
  「……嘛,对自己的民族有认同感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果酒类也许没你们的 好喝,但果然烈酒类的我们亚洲也有不错的酒种呢。」
 
  「你是说这杯酒?」捧着手中由指挥官调配出的热酒,其美味自然是有目共 睹的,便是毛瑟也给予了认可:「三十年陈高的沉淀美妙的确不错,果然有历史 的事物比起庸俗的新潮更能令人入喉。」
 
  「新潮即是庸俗,这话倒像是中世纪的贵族会说出来的呢。」
 
  「没错,无论是战场还是社会中都要保持自己的格调,这就是我们容克贵族。」 对这话感到认同一样,毛瑟非但没有觉得被冒犯的样子反而深感赞同:「容克贵 族为了自己祖国的荣耀感到骄傲,钦佩自己的血统,最后站在景仰自己的人民面 前出征卫国,无论最终是桂冠加身还是马革裹屍,优秀的贵族都会坦然面对,因 为我们不只享受权利,也为权利奉献义务,就像现在的你一般,我尊敬的指挥官, 我的酒友与我所认可的男人。」
 
  说得好。
 
  面对眼前犹如仪典教条中诞生的贵族少女,虽是落落大方却绝不因此落入俗 套,标榜身分却不因此歧视弱者,指挥官看着那对美丽自信的眸子,以及双颊上 因为酒醉而泛起的红霞。
 
  杯子再次对撞,这次换上了毛瑟拿出来的红酒,鲜血一般美丽的液体装满了 三分之一的杯子,在清脆的撞击声之中摇晃。
 
  「敬伟大的日耳曼,敬这个基地。」
 
  「敬伟大的日耳曼,敬这个基地。」
 
  一饮而尽。
 
  不会酸涩,味道恰到好处地让人感到喉头微微发甜,与自己调制的浓烈味道 不同,恰似刚之极柔之致,两股味道各分处久的两个极端,却又皆是如此地美妙。 
  作为酒友的两人兀自品茗着这得来不易的美酒与安静的冬夜,杯子倒了又乾 来回几巡后,毛瑟终於是不胜酒力一样将脑袋靠在指挥官的肩膀上,整个身体软 趴趴地散发出少女独有的香气,配着葡萄酒香显得更加美妙。
 
  「喝醉了?」
 
  「不奇怪吧,我终究还算是少女嘛……」
 
  「不,不奇怪,不如说更好。」看着已经倒在自己肩膀上的可爱脸庞,指挥 官倒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另一种欲望,半开玩笑地说着:「不然我还以为毛瑟小姐 不会认为把男人带进房间里喝酒就只是如此吧?」
 
  「哼,你打这种主意。」
 
  听上去有些不高兴的语句,语气中却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不愉快,似乎酒精也 微微佔据思考空间的两人,指挥官扶着少女来到自己的床边躺下,看着平时不会 出现在少女脸上的慵懒与酡红,忍不住弯下身去凝视着她。
 
  白皙的皮肤泛着骚红,眼睛里带着朦胧的迷惘,替少女增添了一分娇艳的诱 惑,略显凌乱的衣裳则带着令男人犯罪的气息,撩拨着指挥官的神经,促使他赶 紧咳嗽一声,伸手想替少女盖好被子,却被毛瑟一手给挡住了,但带着笑意地看 着他。
 
  「不是想吃掉我吗?」
 
  「开玩笑的,不然等等醒来又要臭骂我一顿了。」
 
  「不,说真的喔。」
 
  这是陷阱吗?
 
  还在诧异平时不喜欢这类话题的少女说出的话,然而毛瑟也没有直接接下自 己的问题,只是伸出自己那还穿着室内鞋的纤足,轻轻抬到了指挥官面前,调侃 着说。
 
  「难得今天我说了这么多却想逃跑,胆小鬼指挥官,真的需要人说清楚吗?」 那只脚轻轻踢了梯指挥官的胯下,带着醉意与挑战意味的笑容此时美的不可方物, 少女是如此说着:「吻我的脚吧,如果这样的话我就答应你,这可是我彻底喝醉 的时候才有的福利喔。」
 
  完全喝醉了吗?
 
  看着平常总是把这类提议不当一回事的少女此时自己提出邀约,指挥官只能 想到这个理由,才让少女有着一丝破绽。
 
  那么顺势而为又如何呢?
 
  似乎误以为指挥官的沉默是尴尬一样而露出落寞的深情,那种小女人一般的 神情在少女脸上一闪而过,试图替这种情况解套。
 
  「我知道了,果然是不愿……」
 
  碰。
 
  话来没说完,毛瑟却感觉到眼前的男人似乎已经单膝蹲在自己面前,神情严 肃地捧起了自己的小角,褪去上头的鞋袜。
 
  被这个举动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毛瑟看着眼前的男人居然用如此郑重的方 式像自己求欢,原先只是藉酒醉说出来的话现在又来不及吞回去,这在犹豫的当 下,指挥官已经握住那纤细的足,朝着她吻了一下。
 
  「等等!你居然真的……」
 
  「实话实说,我可不是那种正人君子,在如此优秀的女人主动向我求欢之后 还能无动於衷。」轻柔地握着那只小姐,指挥官的声音此时也变得低沉起来,饱 含磁性的音调逐渐渲染了男人身影:「让我好好服务你吧,我的大小姐。」 
  掌心爬上那粉嫩的脚掌开始轻柔地触碰着,手指温柔地滑过没有任何异味的 乾净小腿,那双晶莹剔透的小脚甚至连一点粗糙的汗毛也没有,握在手心之中就 像一对工艺品一般,让男人爱不释手地呵护着。
 
  这样反倒让毛瑟有些难为情起来,原本的玩笑话被当真之后反而变得覆水难 收,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处境。
 
  吻一路朝上,自小腿延伸至大腿内侧,感受着富兰弹性又紧绷的皮服透过嘴 唇被一点一地的品尝,最终来到少女的隐私处前,隔着散发出雌臭的内裤轻轻吻 着阴核,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原本都还强忍住声音的少女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轻微 的呻吟声从嘴缝中泄出。
 
  「还很稚嫩呢。」
 
  「自豪吧……你……可是我第一……个……认可的男人。」
 
  「还真是光荣呢,照这样说,或许我该在第一次来你这里喝酒的时候就推倒 你才是。」
 
  察觉毛瑟反应的指挥官一边观察着少女的每一步骤,一边舔着少女那无人见 过的私处,感受到一股湿润的气息扑鼻而来,那内裤上的水痕逐渐变得明显,不 断透过一层薄博的布被成年男人吸吮玩弄着,享受着触电般的快感。
 
  「停……呀啊……指挥……快停下来啊!」
 
  对於这种快感一无所知的少女似乎恐惧着什么一般,不断按住指挥官的脑袋 想要让他停止这一连串的行为,然而这对於认准猎物的指指挥官来说根本不算什 么阻力,反而还因为这种行为变得更加兴奋,转而轻咬着内裤上突起的小阴蒂, 将那一小粒肉突轻轻咬着,研磨着,这又让少女的身体迎来更强烈的一波快感, 未经世事的千金之躯无助地迎来一波波的快感,击溃了原本还很坚毅的理智防线, 让少女开始忍不住地喘息。
 
  毛瑟一开始那句话,是开玩笑还是有意藉着酒意让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这一 点已经无从得知了,指挥官只知道一旦跨越界线之后就不能回头,只能继续做到 最后一刻了。
 
  藉着酒意开始的性爱不可能用酒醉来结束,两人的关系也不可能继续只是一 般的酒友,是更进一步的亲暱还是退到原点也是在此一举。
 
  舌头不断在阴部上打转着,感觉着下体的气息愈来愈浓厚,知道少女即将要 迎来第一次的高潮,加紧力度地玩弄着这具身体,突然,自己眼前的少女微微弓 起了身子,一股如尿一般的水渍迅速从内裤上扩散开来,带着扑鼻的淫靡之气喷 在指挥官脸上。
 
  高潮。
 
  随着少女身体那一阵异样的颤抖,男人也抬起头来看着喘着气的娇艳脸庞, 让少女吃力地用双手还起自己的脖子,娇喘连连地说着。
 
  「优秀的侍奉呢,指挥官,作为成为入幕之宾的奖励,跟你做一次也行喔。」 
  那份红已经不只是酒醉而已,还带着不少情欲,少女的样子已经不在庄重严 肃,反倒是变得鲜明可爱起来,只是嘴巴上依旧想保有属於自己的优势,试图夺 回自己平时一贯的优势地位。
 
  然而在这场性欲战斗中取的先手地位的指挥官并不想让出这种关系,所以他 并没有回答毛瑟的邀约,反而是继续向上舔弄着,身体逐渐爬上了床覆盖住少女 的身躯,最终整个人扑在少女身上,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
 
  「我还想玩一些游戏呢。」
 
  「唔……」
 
  毛瑟有着不好的预感,一方面是因为男人这种态度,另一方面则是女人的直 觉,但是全身在酒精跟高潮之下变得软绵绵根本没有力量阻止,只能张开自己妙 曼的身体,任凭男人玩弄着。
 
  有些粗糙的舌头往上,男人一边褪去她的衣服一边舔舐着身躯向上,一路爬 到自己手臂下方,轻轻用舌头触碰着毛瑟右边的腋下,搔弄着少女每一寸敏感的 深感,同样无毛的腋下微微有点酸酸甜甜的味道,少女的汗腺带来的气味似乎也 刺激着发情的人一般,不断去舔弄着。
 
  麻痒的感觉就像触电一般让少女整个人颤抖不已,即使强行忍耐着让自己不 发出声音,这股呵痒的举动却让人觉得同样兴奋,甚至比起刚刚舔弄胯下的感觉 更加奇妙。
 
  「呼呀……不要……尽是些奇怪的……好羞耻。」
 
  「但是你也很愉快不是吗?」
 
  手指玩弄着出水的下体,感觉着泉源丰沛地涌出,身体之下的女孩在一连串 的触摸之下变得敏感异常,然而指挥官也不急着在这时候插进去,而是进一步地 削弱少女的自尊心,尝试着藉由玩弄这身躯达到心理上的上位。
 
  手指伸入了那紧緻的阴道之中,慢慢触摸着那紧緻的肉壁突起,温柔的手法 与舌头都是一步步地想要找出毛瑟的敏感带,藉此一步贯穿少女最后的心理防线。 
  「说说吧,我的大小姐,你想要怎样的爱抚呢?」
 
  「……不要只……摸摸………插进去什么的……为什么让人等着?」
 
  「那真是遗憾,如果说做爱是主菜的话,我更喜欢把前戏这种开胃菜做得更 丰盛一点。」
 
  「在这种雕虫小技上……呜……不要……不要那里……太强烈了!」
 
  「看来是摸到了呢,你的敏感带。」转为咬了咬毛瑟的耳垂,感受着在自己 手下舌下不断品尝到快感的身体,进一步地向少女所求更多:「把你的身体交给 我吧,不要害怕了。」
 
  手指熟练地抠弄着一片软肉,毛瑟的身体随着节奏不断抽搐着,彷若得了疟 疾的羔羊一般楚楚可怜,只能等着宰制她身体的男人给予下一个动作的高潮。 
  突然,一次比往常都还大的抽搐从少女身上传来,指挥官只感觉手上传来一 片湿热的感觉,湿黏黏的触感伴随着少女随之而来的虚弱,看来是潮吹了。 
  床单湿了好大一片,黏浊的淫液此时不满了整个挺翘的臀部,然而略为失神 的毛瑟却根本没办法休息,继续被男人玩弄着身体,提升着身体的敏感度。 
  这次指挥官的目光却是那刚刚舔过的腋下,那里此时被口水与汗水浸润的发 出妖异的光泽,洁白的手臂与阴影构成一片柔软的地区,似乎正带着某种异样的 诱惑力。
 
  再调戏一下也无访吧?
 
  果然当眼前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脱下身上最后一丝拘束后,结实的身躯与早就 高耸的阴茎瞬间就在自己面前,站在自己床上的指挥官毫无犹豫地採取了君临城 下的姿态,像是在一步步取得全局主导一样熟练。
 
  他把毛瑟的右手举了起来,此时已经被褪去大部分衣服的少女露出了自己乾 净的腋下,随即将阴茎塞入胳肢窝之间,微微抽动起来,感受着弹性十足的肌肤 摩擦着,也对这种异样的性癖好感到一阵亢奋。
 
  「什么!」
 
  「很久以前就想这样玩一次看看了,果然是大小姐的身体,连这个地方都很 舒服呢。」
 
  「变态,居然用这种方式来玩弄这高贵的身体……」
 
  「不喜欢的话也可以不要,松手就好了。」
 
  「唔……我可没这么说!但是这个真的没有读过啊……」
 
  被话术微微一勾动,毛瑟的胳肢窝并没有因为这句抱怨而松开,反而是更加 地夹紧,少女甚至侧过头来看着那鲜红的龟头,
 
  居然还有这种方法,指挥官真是大变态。
 
  然而心底里是这么想着,对於这种从没想过的淫秽举动月也让少女心理产生 了一些悸动,却还是强硬地别开了头。
 
  感受着那火热的棒状物在自己身上淫秽地摩擦着,早就错过抵抗时机的毛瑟 眼神也开始变的混乱起来,在指挥官半强制地控制下忍不住将脑袋凑上去嗅着、 闻着那股腥臭的气息,内裤早就湿成一片了。
 
  突然阴茎的抽送又加大了幅度,龟头撞上了毛瑟贴近的唇瓣,少女感觉这股 摩擦似乎有些乾燥,忍不住在上头吐了一些唾液让抽动的更加方便,然而指官却 像还不满足一般,抚摸着在自己下身处的那头美丽长发,按压着少女的脑袋去碰 触裸露的龟头,沿着靠近嘴巴的一侧慢慢舔弄起来。
 
  随着一股瞪视,青涩的舌头也慢慢开始在阴茎上头舔弄起来,毛瑟只感觉唾 液与忍耐汁的气味在自己腋下瀰漫开来,腥臭的味道让人忍不住皱起眉头,然而 那股味道却像有魔力一般催话着情欲,少女的跨下此时已经微微渗出水来。 
  又鹹又臭,腥臭的汁液混合着唾液在自己口中翻搅着,从旁侧吮吸着阴茎的 少女忍不住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抚摸逐渐疼痛难耐的下身,试图缓解这股因为欲望 而出现的疼痛。
 
  「承认吧,你也希望着对吧。」指挥官的声音又从耳边传来,那股平时听习 惯的声音在这暧昧氛围下竟似乎有股魔力一般让人着迷:「把成年男人在夜晚叫 进房间里品酒,这可不是一般贵族该有的举动,而是你想要一种自己也不清楚的 事物。」
 
  「呜……呜呜。」
 
  「想要反抗也不是不懂,但是,这具身体现在可是已经因为可望被男人插入 而变得敏感又容易出水了喔,淫乱的贵族。」
 
  「呜……」
 
  反抗的声音变得衰弱下来,指挥官满意地伸出手摸摸少女银白的长发,同时 抽出了阴茎,挺翘的阴茎志气高昂地耸立在已经被煽动起情欲的少女面前,看着 那双已经迷惘的眼睛。
 
  根本没有一丁点儿高贵的气息,眼前的不过是一具散发出性费洛蒙,等待着 强势男性君临的雌性而已。
 
  「转过身去,趴着。」
 
  少女听着那声音,略有些忿忿地看像指挥官,却还是顺从地将身体转过去, 将自己饱满的翘臀与阴阜完全暴露在指挥官的视野下。
 
  好羞耻。
 
  感觉自己的自尊也在被一点一滴剥夺一样,然而随冒出来的却是一股有些小 兴奋的快感,毛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两边臀瓣各自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一股灼热 的棍棒此时正底在臀沟上磨蹭着,指挥官的声音再次响起。
 
  「让我品尝一下吧,世界第一的日耳曼血统。」
 
  「终於要进入正戏了吗?居然还要我用这么羞耻的姿势……玩了那么多花样 真是折腾我。」
 
  「是是,所以说可以吧?」
 
  「可以喔,我与那些次品的差距,亲身体会一下吧……」
 
  说完,阴部就传来一阵湿润的搔痒,粗硬的龟头已经抵在阴唇之上,先是在 上头摩擦了一下确认水分充足,这才对准了洞口,一击贯入其中。
 
  咕─────────咿!
 
  压抑的喊叫声被咬着棉被的牙齿给隔开,一股从腹部传来的痛楚直达脑子里, 初体验的少女
 
  何等屈辱的……
 
  呻吟声还没结束,那嘴唇就被指挥官略有些粗暴地夺去主导权,下身忘情地 摆动交合,上半身也疯狂地热吻着彼此,指挥官双手从背后抓住了毛瑟的乳房, 看着那对可爱的柔软物体在自己手上不断变型发涨,整个人毫无保留地压在那修 长的身躯上,野性地交媾着。
 
  令人疯狂的夜晚。
 
  美貌的少女在男人身下不断强忍着呻吟,然而粗壮的阴茎不断顶着少女的身 体,强而有力的抽送着展示男人的力量,让她几乎要因此而忘却一切,沉浸在这 股情欲的快感之中。
 
  而另一边,指挥官只觉得一股跟其他人型完全不同的触感包覆着自己的阴茎, 不是春田那样温柔,但也不是416那样紧绷,却是完整地包覆住每一寸的阴茎, 弹性十足地感觉让人随时都有射精的可能性。
 
  还不行。指挥官心里想着
 
  地位也是一种春药,看着平时总是一脸雍容华贵的少女此时只能在自己跨下 吐出甘美的气息,指挥官根本止不住自己征服的欲望,不断加大摆服地朝着毛瑟 的深处突进,想要看到眼前女孩彻底失神的样子。
 
  阴茎在肉壁里面研磨着,不时重重地突入,有时候又浅浅地摩擦着洞口,挑 逗着少女的身体,缺乏性经验的少女怎么可能比得过这种风月沙场的老手,当吻 一结束就克制不住地喘息着,一时之间全是肉欲横生的激烈场面。
 
  那纤细的腰身扭动着,意乱情迷的少女此时早就忘情地摆动自己的身体,无 力闭紧的双唇吐出了娇艳的舌头喘息着,随着男人的推进发出动人的声音,忘情 地摆动起自己的细腰,如同蛇一般地滑动着。
 
  突然,阴茎又再一次地从深处回到浅浅的洞口,毛瑟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翻 动着,软绵绵地平躺在床上,正眼看着此时在自己正上方征服自己的男人。 
  停下来的指挥官只是笑笑地看着此时身体泛红的发情少女,下身缓缓地在洞 口摩擦着,一边调笑着毛瑟。
 
  「我的大小姐,还喜欢吗?」
 
  「意想不到的喜欢欺负人……」
 
  「抱歉抱歉,会把你用得很舒服的。」
 
  阴茎还是不断在花蕾中小幅度地摩擦着,摩擦的快感让原本恢复一点里智的 毛瑟再次呻吟起来,指挥官忍不住凑到她的耳边,继续轻声地说着情话。 
  「我们已经不是酒友而已,但我也不想止步於肉体的关系,所以作为我的伴 侣之一,留在我身边吧,毛瑟。」
 
  听着那发言,少女羞红了脸地把那张美丽的脸蛋别到一边去,然而男人浑厚 的吐息却不断地喷在她脸上,逼使着他不得不去面对自己身上的男人所说的每一 句话。
 
  还是那副劳苦人一样的外表,不甚帅气却很耐看的成熟脸庞与彻底锻炼过的 身体,平时总是幽默诙谐却又认真做事的男人,此时看上去却带着一股彻头彻尾 的野蛮气息,霸道地在自己身体里翻搅着。
 
  这男人,并不会让自己想拒绝作为一生的伴侣。
 
  对男人本身就积累的好感,还有被这样轻轻搅动着挑起了更多欲求不满的情 欲,那原本欲拒还迎的态度此时终於松懈下来,少女主动将双臂环绕在指挥官脖 子上,那对眼睛认真的说着。
 
  「我想要,想要你的血统!」
 
  「那么,全部都给你吧!」
 
  阴茎再次猛烈地插入少女臀部之中,猛烈地撞击着那丰满而有弹性的翘臀, 一层层波浪般的嫩肉抖动着,不时又被指挥官的手掌捏得通红一片,少女此时也 不再故作矜持,而是高亢地呻吟,那张嘴巴随即就被指挥官用自己的堵住,两人 忘情地交吻着,就像野兽一般激烈地摆动彼此的身体。
 
  阴茎深深地桶进毛瑟的子宫深处,亲吻着子宫口酸酸麻麻的感觉刺激着少女 敏感的身体,忍不住腹部用力一缩,整个阴道口密密麻麻地夹紧了不断摆动的阴 茎。
 
  被这一夹,原本还勉强忍耐的指挥官也终於忍受不住,瞬间奋力地突进着, 灼热的喷射感瞬间毫无保留地灌入毛瑟的身体之中。
 
  高傲的贵族用最耻辱,如同雌犬一般的欢愉的样子着迎来高潮,感受着男人 的精液在自己的子宫里奔驰,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完全被征服。
 
  彼此都喘息着。
 
  指挥官的身体完全压在毛瑟的身体上,感受着身体下那具修长的躯干此时正 不断经历着的高潮痉挛,原本紧紧咬住的床单此时终於无力地松口娇喘起来,看 着那逞强又令人爱怜的少女,指挥官忍不住将她整个抱住,听着她那呻吟与呢喃 混合的甜美声音。
 
  「你的,全部进来了……」
 
  「嗯……我的大小姐。」
 
  「骄傲吧……我认可了……你的血统。」
 
  两具身体再次交缠在一起,很久,很久……
 
  白雪霭霭的早晨。
 
  对指挥官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甜蜜温存的时刻。
 
  大量的书籍堆叠在自己面前,诠释毛瑟从房间四处以及其他地方搜刮来的, 包含了各类艰深的谱系学、声韵学、科学、礼仪学、哲学、法律学书籍,林林总 总摆放在指挥官身边几乎都要把他给淹没了。
 
  「贵族的基础是知识道德与名声,暂且撇开我觉得还可以的道德与名声,我 觉得指挥官要对更多知识抱有热忱比较好,这些是基本的贵族养成用书,我会监 督着你学习喔。」
 
  在自己身边的是只穿着一件衬衫的毛瑟,虽然此时露出白嫩大腿与完美胸线 的少女看上去十分美丽,可是到刚刚为止都还是不断把书搬到指挥官面前这点, 就让人完全提不起劲来。
 
  虽然是做好要负责任的准备,但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想到了还等在资料室里的报告书,又看看这些至少要数个月才啃得完的书砖 头,一股欲哭无泪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毛瑟小姐,没有办法减少一点吗?」
 
  「作为我的伴侣,这些可是最基本的知识量喔。」看着此时一脸在宿醉与书 海的双重压力下露出痛苦表情的指挥官,替指挥官递上一杯咖啡的毛瑟表情无比 灿烂:「我说过我认可你的血统了,所以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