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致命的香水】
致命的香水
 
 图:天天期待
 ======================================================================
      “哓洁也失踪了!我们该怎么办啊?”女高中生秀雅声音颤抖着对班长天天说,
 眼睛里满是恐惧和无助。
 
  边上的同学小婉和菊香同样也是一脸的茫然和痛苦。
 
  她们是同一个班级的女生,三天前一起结伴来九寨沟旅游的。第一天进来的 一共是八位女生,是班上最要好的朋友。
 
  那天,她们刚踏进九寨沟的旅游区,就都被茂密的原始森林和鬼斧神工的天 然风光所迷住了,很快就陶醉在神奇的青山绿水之中。
 
  第二天,经不住大山深处美景的诱惑和猎奇的心里,她们决定离开旅游保护 区,向山林的最深处进发,很快就沉浸在不停出现的奇异景色和绝美的自然万物 之中,一时如痴如醉,流连忘返。几乎拍光了所有的胶卷。
 
  等到夕阳西下,天色灰暗时,八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才发现已经迷路了。但这 并没有引起她们的害怕和恐慌,相反的是,她们还觉得有一种很快意的紧张和刺 激。因为她们走到过别人没有到过的地方,心里很骄傲,也很自豪。
 
  是的,让那些不可一世看不起她们女孩子的男生都见鬼去吧!没有你们,我 们照样能玩得开心,玩得过瘾。迷路怕什么,大不了在树林里将就一夜,能体验 一下最原始,最浪漫的的月夜,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八个女孩子说笑着并没有将这点小小的困境放在心上。再说,她们有八个人 呢!人多力量大。她们从没怀疑过自己的能力。
 
  天终于黑下来了,几番讨论后,班长天天决定将八个人分成两组,在两棵巨 大的树下宿营。她们先找来了许多干树叶铺在树下,再将所有人身上的纸张杂志 撕开铺在上面,然后就一起躺下去,很舒服的享受着这天然的“席梦思”床。女 孩子们又是一阵说笑,象是走进了天堂一样的快活。
 
  由于白天路途的劳累,这些城市里的姣小姐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半夜时分, 晓洁让尿给憋醒了,她轻轻地爬起来,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小解,还没来 得及用手纸擦干净飞溅在腿根处的尿滴,陡然就听见两声同伴的叫声,尽管声音 不大,象是睡梦里发出来的,但还是让她感觉到了异常。于是,她飞快的回到营 地,吃惊地发现和她睡在一起的三个同伴不见了。
 
  哓洁轻轻叫了几声,开始以为她们在和她开玩笑,可连叫几声都无人应答, 因为在通常情况下,总有个把女生会沉不住气,预先笑着跑出来的。
 
  不远处有什么东西低吼一下。晓洁马上尖叫起来,班长天天和三个女孩子听 到叫喊,很快就跑来了。五个女生放开嗓门四处叫喊,回答她们的只是远处山谷 里传来的回音。
 
  黑夜的山林象一张大嘴,阻止了她们四下去寻找的愿望。五个女孩子喊累了, 只得依偎在一起等待天明。开始并没有感到害怕,都以为三个同学在和她们捉迷 藏呢,因为转眼间,三个大活人不可能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除非她们能象 水滴一样瞬间蒸发掉。
 
  可是一直到太阳升起,她们三个同学依然不见踪影。天天她们也是找不出丝 毫的蛛丝马迹。
 
  “我们快报警吧。”秀雅担心的说。
 
  “我刚才就想这样做了。可一看,手机在这里一点信号都没有。怎么打电话 呀?”天天苦笑着说。
 
  “我们不如赶快爬到前面的山上去,说不定那里就有信号了。就算还没信号, 站在山顶上,总是能辨认出方向的。求救也方便。”小婉提议说。
 
  “对!我们站在山顶发信号,说不定就会有飞机路过,发现我们。”菊香也 表示赞成。
 
  五个人于是不再争论,鱼贯的向山边进发。可是俗话说:“望见青山,跑断 马腿。”眼看青山就在前面,要爬到山顶对这些娇弱的女孩子来说可不是件容易 的事。再加上沿途茂盛的野草和荆棘更加限制了她们前进的速度。
 
  最气人的是,森林里的蚊虫特别多,白天也不怕人,似乎几百年都没遇上这 么娇嫩的美味似的,不停的在这些女孩子的头上飞舞。她们也就不停的拍打追赶, 这让她们的行动更加迟缓。
 
  让天天奇怪的是,哓洁很少被可恶的蚊虫叮咬,仔细嗅了嗅,才明白了其中 的原因。原来晓洁身上洒上了很名贵的法国香水,浓烈的香气阻止了蚊虫的进攻。 天天本想请她拿出来分享,可她知道那香水价值不菲,哓洁平时爱如珍宝,要她 与人分享,实在是强人所难,就没有开口。
 
  临近中午的时候,她们才抵达了山脚下。五个女孩子再也走不动了,相继到 倒草地上小歇,顺便吃点东西,准备继续行进。
 
  哓洁提出要去不远的水塘边洗个澡,去去汗味。班长天天知道她有洁癖,也 就没有阻拦。因为刚才她们已经在那个水塘里喝饱了甘甜的山泉,还仔细的洗了 手脚和脸。
 
  “你们谁和我一起去啊?”晓洁的提议并没有人响应。女孩子天生的矜持和 羞涩抑制了她们的勇气。虽然在这没有人烟的荒郊野外,没有被人偷看的危险, 可真的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身露体,她们可做不到。
 
  哓洁也不请求,只是笑了笑,很潇洒的独自走了。
 
  天天她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却不见晓洁回转,叫喊几声也没人应声。剩下的 四个女孩子就急了,立即跑到小水塘边一看,那里还有她的影子,只有她脱下的 衣物在草地上随风舞动着。
 
  现在,四个女孩子真正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当即决定,爬到山顶再说。 哓洁留下的那瓶香水现在终于让大家分享了。虽然四个人没有了蚊虫的困扰,但 上山的速度依然没有加大。因为她们都累坏了。
 
  在一个山坡上的树下小歇时,体质最弱的秀雅躺下去就再不想起来。小婉和 菊香也已经是精疲力竭。天天看她们实在走不动了,就说:“我看这样吧。我先 爬到山顶去看看,如果有信号就马上报警,你们在这里不要乱走,回头再来找你 们。”
 
  “只好这样了。”秀雅喃喃的说了一声,就昏睡过去了。天天叹息一声,就 一个人转身向山顶攀登。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可手机依然没有信号,天天绝望的累倒在地。“别担心, 外面的人发现我们失踪了,会想法营救我们的。”
 
  这样想着,天天就将身上的红色衬衫脱下来,再用一根坚韧的藤萝扎住,扣 在山顶一棵树的树梢上,老远看去,是那样的醒目和灿烂。现在,天天的上身就 只戴着胸罩,虽然不很雅观,也顾不得许多了。
 
  正准备下山和秀雅她们会合,就听见她们所在的地方传来尖利的喊叫声。天 天感觉又出事了,忙从原路向下急奔,可没走多远,却听见前面传来了秀雅无助 的呻吟,她正要叫喊,却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
 
  只见一个足有两米多高,膀大腰圆的怪物从山下快步的走了上来。怪物的身 体黑得发亮,身上沾满污泥和枯叶,头上的毛象枯草即粗又硬,根根立起,两只 眼睛如两只大铜铃,散发出绿荧荧的凶光,一张大嘴大得能将一只海碗完整的放 进去,嘴里的尖牙黄得发黑,让人毛骨悚然。
 
  怪物的身体也是赤裸着的,和人的样子没有区别。只是出奇的巨大而已。强 健的肌肉块块隆起,多毛的身体又脏有黑,一双大黑脚足有一尺五长,两腿间浓 黑的野草似的长毛中间吊着一根足有鸡蛋粗细筷子长短的物事,表明了他的雄性 特征。
 
  “啊!野人!”天天几乎惊叫出声,忙捂住自己的嘴躲进一棵大树后面。眼 看着那个雄性野人象老鹰抓小鸡似的将天天的同学秀雅和小婉轻松的夹在腰下, 带着两个人在山坡上如履平地的飞快行走着。
 
  小婉已经被吓昏了过去,只有秀雅还在作无畏的呻吟。但那呻吟也是很微弱 的,因为她已经被野人剥光了衣服,只留着脚上的小红皮靴。
 
  嫩白的身子被野人用藤萝做成的绳子捆成一团,已经发育得很好的乳房被勒 得夸张的突起。她的嘴里被自己的乳罩塞得严严实实,只能呜呜的从鼻孔里轻声 哼着。象一只落在老虎嘴边的小羊。
 
  小婉也被同样剥光了衣物,也被用同样的手法捆绑着。两个平时象天使一样 活蹦乱跳的少女此刻象折断了翅膀似的被捆成两个白嫩的肉球。
 


  天天没有看到菊香,估计她会象昨天半夜里晓洁去小解一样,正好避开了。 稍微考虑了一下,她决定先跟踪野人,找到他的安身之处,再回来找菊香想办法。 
  少女天天轻身远远的跟在雄性野人后面走了没多久,就将野人在一处陡峭的 石壁前停了下来,将手里的两个少女向地上一扔,伸出两只蒲扇大多毛的黑手, 将石壁里的一块四尺见方足有千斤中的大石块搬了出来,露出一个黑深深的山洞。 接着野人的两只手分别拎起躺在地上的两个少女进了山洞。
 
  庆幸的是,野人没有将洞口堵上,使得天天很轻松地也跟着走进了山洞里。 山洞越走越大,终于到了一个足有篮球场大的石室中,天天隐身在一块石头后面 惊奇地发现,山洞里竟然有许多的石器,里面石桌,石椅,石床,石凳,应有尽 有,甚至还有石碗,石盆。
 
  做工很是精细,石器上还刻着各种图案,居然很有艺术感。石室的边上有一 个两尺方圆斜着向上的洞口,直穿到另一边的山坡外,太阳光就从洞口里射进来, 将里面照的很是明亮。
 
  实在是个天然的绝佳居所!
 
  让天天感到惊骇的是,石室里还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雄性野人,此刻,他 正坐在一个大石桌边,怀里抱着一个被捆绑着的娇小玲珑的少女。
 
  是晓洁!
 
  只见她早已被剥得赤条条的,连鞋袜都被脱去了,裸露出一双白生生的美丽 玉足。而这双精美的玉足被分向两边,原因是她的一双小腿被交错重叠在一起, 重叠的小腿被绳子紧紧捆在一起,并吊挂在他胸口乳沟间密集的绳子上。她的双 臂也被捆在背后,乳房上下和细嫩的脖子都被绳子缠绕在身后,使得饱满的玉乳 更加突出且充血。
 
  天天正在奇怪野人为什么将晓洁的一双嫩腿吊挂在她的胸前,仔细一看,原 来野人正将那只巨大的肉棍顶进晓洁的小穴里正使劲的抽插着。只见小穴里的血 水随着那根大黑棍的穿插不停的流在地上,这时娇弱的女高中生晓洁已经被干得 奄奄一息了。可她却不能叫喊,因为她的嘴被从自己身上撕下来的衣服勒住,并 扣在脑后。
 
  晓洁娇小玲珑一尘不染的白嫩玉体和野人巨大的黑碳似的肮脏身体形成了强 烈反差。野人左手托着晓洁白嫩的小屁股,右手抓住少女晓洁的头发将她的头拉 偏在一旁,一边伸出长长的黄色舌条在少女晓洁的脖子上舔吮,一边将她的身体 上下摆动,那粗大的肉棍便剧烈的在晓洁体内冲击着。
 
  更让天天惊骇的是,野人的边上还悬挂着一具没头的尸体,显然也是她同学 的。尸体被捆住双脚倒吊着,那双优美的长腿让天天很快知道了她的主人。尸体 的上半身同样被绳子捆绑着,拖在地上,尸体的头正滚在野人的脚边,嘴巴和眼 睛都大张着,充分显示着被割头瞬间的恐怖表情。
 


  天天看着流着泪的晓洁被强健的野人狠狠穿插的模样,禁不住脸红心跳起来, 仿佛正被野人上下颠簸的不是晓洁,而是她自己。
 
  更让少女天天感到恐怖的是,在石室的另一边悬挂着好几根绳子,绳子上是 几具没有头的白嫩尸体,并且都已经被砍去了手臂和双腿,胸前的乳房显示出都 是她失踪的同学们的尸体。其中两个已经被剖开了肚子,一个被用绳子拴住耻骨 到吊着,里面的内脏已经不知去向,一个被一根长长的木棍穿刺着,她的人头被 木棍穿刺在她敞开的肚子里,失神的眼睛大睁着,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这时就见拎着秀雅和小婉进来的那个野人,将两个美丽的少女放在地上,解 开了秀雅身上的绳子。天天正奇怪,就见野人将刚获得自由的少女秀雅白嫩的玉 体压在巨大的身体下面,将她的双手分别拉向身下,并紧紧捆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这样,少女秀雅的身体就朝前弯成了弓形。接着,野人从边上拿出一根长长 的圆木棍,将尖的一头刺进秀雅翘起的屁股中间。从前面的阴道里穿进去,少女 娇小的身体剧烈的挣扎着,嘴里发出惊心动魄的惨叫。一鼓寒气从天天的小穴升 起,仿佛正被穿刺的不是秀雅,而是她自己。她处女的阴道里马上变得炙热起来。 
  长木棍在野人大手的推动下,很快就贯穿了少女的身体,血红的棍尖从秀雅 的小嘴里冒了出来。同时,棍的另一头有一枝斜伸出的树枝也刺进了秀雅的肛门 里,深入里面近一尺多。野人才松开双手,让秀雅趴倒在地上作垂死的挣扎。然 后,野人开始对付依然晕眩的小婉。
 
  同样先解开原先的捆绑,再让少女小婉的洁白玉体伏在冰冷的地上,将她的 一双小手拉向身后,并紧紧的分别捆在她柔嫩的美足上。少女小婉的玉体就被反 弯成一个圆圈,饱满的胸部和平坦的腹部都向前突出了。
 
  接着,野人就将小婉反抱住让她正面坐到自己的腿上。由于少女肉体的滑嫩 和细腻,野人的性欲很快就被调动起来。天天发现他身下的男性特征一下子就暴 涨两倍,且黑得发亮,足有鸭蛋粗细,一尺多长。正极力向少女小婉的阴道里挺 进。按正常情况,如此巨棍要捅开处女小婉的阴部肯定不容易,可野人的肉棍就 象是铁铸的一样,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撕裂了少女的嫩穴,长驱直入。
 
  同时,野人的一双大手,伸到到小婉的胸前,巨大的手掌一直抓到小婉那对 鲜活玉乳的根部,并牢牢抓紧那对饱满玉乳,不停的将她的娇小身体上下提着, 一边让那根粗大的物事,穿刺得更猛力些。不一会,少女小婉就被干得连叫喊的 力气都没有了,汗水和泪水不停的涌出眼眶,微弱的呻吟就象她身下小穴里的血 水似的断断续续,在天天的眼睛和耳朵里化作一种奇异的原始动物本能交配的画 面。
 
  很快,天天惊奇地发现,野人那一尺多长的巨大肉棍几乎全部象打桩一样被 顶进了少女小婉的体内。天天不用猜,也知道那根物事早已突破了小婉身下的几 道防线,进入了子宫的最深处,甚至已经将她那小巧的处女子宫顶到了她的胃部, 说不顶贯穿了也可能。而少女的上半身也开始糟到野人的进攻。
 
  只见他先是贪婪的将黑亮龌龊的鼻子在小婉的头上和细长优美的脖子上使劲 嗅着,如同在欣赏一顿色香味俱全的美餐,接着将张开血盆似的大嘴,一口咬住 了少女的咽喉处,尖利的牙齿瞬间穿透了娇嫩的皮肤,连吸几大口鲜血后,再咬 住用里一扯,少女小婉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惨叫,脖子上的一大块皮肉就离开了 她的身体,被野人咬在嘴里大嚼。野人似乎遇上了从未有过的美味,几口就将少 女小婉的细长脖子咬得只剩下了几节喉咙骨,并向下面的漂亮的锁骨进发。 
  被咬断的喉咙和血管将泛着气泡的鲜血喷了野人一脸,让那张肮脏的黑脸变 得更加可怖。紧接着,野人拿起地上的一块锋利的石片,沿着颈部中间划开,通 过乳沟,脐心,直划到耻骨。少女的内脏便涌出了体外,野人先是掏出那颗小巧 的少女心脏,一口就吞下肚去,然后拉出肠胃等杂物,很内行的扯下顶在他那根 肉棍上的少女子宫,连同两边一起被拉出来的卵巢一股脑的塞进大嘴里,美美的 品尝着。
 
  同时,野人的双手也没闲着,开始彻底将少女小婉胸前的肋骨挣开,再一手 拎起她的头发,一手将石片伸进少女的脊椎,一边划,一边她的喉骨连同脊椎骨 一起拉离那副血肉模糊的鲜嫩躯体。
 


  另一边,天天看到的情景将她吓得再也忍不住惊叫出声,原来另一个正狂搞 晓洁的野人,已经活吃了少女的一双嫩手臂和她脖子上的鲜嫩肉,并早已剖开了 晓洁的腹腔,掏空了她的肠胃,此刻正抚摸着自己穿过少女的阴道并从少女肚子 里伸出来的巨大肉棍,极度享受似的喷射出一鼓黄白色的浓精。
 
  天天不由自主的惊叫声,泄露了她的行踪,再想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抱着晓洁躯体的野人立即大叫一声跳起来,随手扔掉少女晓洁的肉身, 几个起落就抓住了天天的长头发,毫不费力的将她拎进了石室中间。天天顷刻就 被吓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阴道里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被野 人剥得不着寸缕,一双嫩臂被反捆在身后,乳房上下也被绳子紧紧勒住,自己一 向引以为傲的一双长腿,被野人用绳子将大腿和小腿捆在一起。并分向两边,骑 坐在巨大野人坐着的腿上。而野人正将火热得铁铸似的巨棍向自己的身体里冲击。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伴随着一阵充实的快感,几乎将天天插得飞上天去。 “啊——”天天惊呼一声便再也发不出声音,原来野人已经将他又臭又红的血腥 大嘴包住了她的口鼻,一种各中气味混合在一起的怪味,恶心得让她再次昏死过 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少女天天在剧烈的刺激中再次苏醒,原来野人已经将他巨 大的肉棍顶进了天天的体内,并剧烈的上下运动着,让她奇怪的是,疼痛竟然减 轻了许多,代之而来的是又痒又麻的阵阵快感。野人正将她的那只小巧玲珑的嫩 足整个的握在大手里揉捏,动作居然很温柔。
 
  而野人长长的血红舌头,也不停的在她的头上脖子上,尤其是那对被勒得越 发挺拔的玉乳上舔吮。这就更激起了她的情欲,嘴里不知觉的浪叫起来。鲜嫩猎 物的浪叫,似乎也感染了野人的情绪,他越加卖力的动作着,很快将少女天天插 到欲仙欲死的高潮。
 
  野人的舌条,也更加迅速而温柔的吮吸着她全身柔嫩的肌肤。嘴里发出极度 满足的喘息和畅快淋漓的低吼。聪明的天天在最大的快感中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原来是晓洁的香水味吸引了野人的鼻子,并一次次推动了野人的情欲。让她们落 入了野人的魔爪下,断送了年轻而灿烂的花季。可是,后悔已经晚了。
 
  “还好,临死前终于体验了一下人生最美妙的激情,也算是不枉此声了。如 果有来生,这样的死法未尝不是一件绝妙的享受,一般人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么好 的机会呢!从另一方面说,我们无偿的贡献了自己娇嫩的肉体,也算是在为野生 动的保护和人类的进化尽一点微薄之力呢!绝对应该说的死得其所呢!”
 
  这样想的时候,野人已经将一股热精喷泉一样的灌在了少女天天的肚子里, 而少女天天也大声浪叫着进入了最后的高潮,也就在这极度的亢奋中,野人随手 抓起地上的一把锋利的石斧一下砍去了少女天天的漂亮脑袋。然后猛喝她喷射的 带着馨香的热血。
 


  也就在这时,一个同样高大的母野人将天天的最后一个同学菊香抓进洞来, 等待她的自然是被活吃的命运。
 
  至于菊香在临死前能不能享受到天天那样的快感,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搜查队在深山里寻找了好几天,始终一无所获。
 
  有关红毛野人的传说到是越说越奇,女孩子也是年年都有很多失踪,有人猜 测是被野人抓去为他们传种接代了。
 
  大概是真的吧。
 

====================================================
 
     大家都很厉害,俺想发点别类型的文都不可能(我有的都被发过鸟~) 
    于是……变态之~
 
====================================================
 关于楼下兄弟回帖提出疑问的解释:
 
这是一个重口味写文牛人根据另一个重口味牛人的图配的文章,俺虽然没啥好东西,但 至少发出来的都会尽量保持原汁原味。至于这两位牛人都是谁,请参阅俺文章标题下面
 的“作者”
 
画图那位牛人画的这几幅图在我印象里好像原本是给另外一个牛人写的另外一重口味文 配的。那文章的名字好象叫:“黑暗战争”?
 
哦,请别相信俺的记忆力,因为我是个可以忘掉自己设定过的密码保护问题的老家伙。 

[ 本帖最后由 碧血丹青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遨游东方 金币 +8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