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关东女侠】作者:石砚
关东女侠
 

   数:22217字
下载次数: 65



 


                (一)
 
  月亮已经下山了,太阳还要很晚才能出来,凌晨的天黑得象墨染的一般,黑 石砬子下,只有鬼子兵营铁丝网上的电灯象鬼一样忽闪着。夜暗中,两个人影悄 悄地从背后靠近了正打着磕睡的哨兵。
 
  突然,那两个人影从黑暗中跃了起来,一个从侧后方抢走了鬼子手里的三八 大盖枪,另一个则把一根绳子往鬼子脖子里一套,背起来就走。那小鬼子两手抓 着绳子,舌头伸得老长,两条腿在空中漫无目标地乱踢。
 
  转眼间,那两个人影又从黑暗中绕了出来,一个打开了铁丝网上的栅栏门, 另一个向黑暗中招了招手,立刻,黑暗中又冒出十几条身影,直奔大门跑来。到 了跟前,当先那个拿双枪的黑衣人作了几个手势,跟过来的人便心领神会地分别 扑向铁丝网内那三处房屋,而那当头的自己则带着另一个黑身人和两个摸哨的向 当中的大屋走去。从背影看,这位最高领导人和他的跟班都是年轻的女人。 
  爆炸声轰然响起,那是在向房间内扔手榴弹,然后是零零碎碎的枪声,那是 在消灭屋子里没有被炸死的鬼子。女首领正冲房门站着,把正从冒着浓烟的正屋 中冲出来的鬼子一一打倒。
 
  天放亮的时候,省城的鬼子赶来增援,兵营已是一片狼藉,总共一个班的鬼 子兵横七竖八地躺着,在正屋外那个鬼子班长的身上,还放着一张大红的拜贴, 写的是:
 
  「小鬼子听了:今取走你们孝敬的步枪子弹若干,还有你们十二个狗兄弟的 命。你们太抠门儿,下次多预备点儿,别惹咱生气。」
 
  落款是「关东女侠。」
 
  此时,离黑石砬子二十多里的老林子里,发动袭击的那十几个人正有说有笑 地走着,不过,这个时候他们的黑衣都变成了白衣,原来,他们身上穿的都是羊 皮大氅,黑绸里子,有雪的时候把有毛的那一面穿在外头,没雪的晚上就翻过来 穿,是非常好的伪装服。
 
  领头的果然是一位美貌如花的年轻女子,约么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中等个 儿,不胖不瘦,弯弯的秀目,高高的鼻梁。紧闭的小嘴和微蹙的眉头透露出一种 威严和冷艳。
 
  紧跟在她身后有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四、五岁,也别着双枪,黑红的脸膛, 粗眉大眼,连鬓络腮的胡须,一看就是个豪爽的汉子,女的是个十八、九岁,斜 挎着一把盒子炮,梳着一条大辫子的姑娘,圆圆的一张小脸儿,白中透红,十分 标致。
 
  在这两个人的身后,则是一群长长短短,有胖有瘦的关东汉子,虽然年纪有 大有小,却一个个精神头儿十足,他们有的背着三、五条长枪,有的扛着成枪的 弹药,一边走,一边高喉大嗓地说笑。
 
  前面是个岔路口,那当头的女子向路旁一站,招手让后面的人过去继续走, 只把一直紧跟着她的一男一女留下来:「二当家的,你带着弟兄们先回山寨,我 和小红再去一趟省城,探听探听消息,稍带脚儿找找有没有什么新买卖。」 
  「行。大当家的,你可得当心哪。」那大汉的话出透着关心。
 
  「我晓得。」
 
  「二当家,你自己也当心。」小红的眼睛里也流露着一种异样的光。
 
  「嗯。」二当家心不在焉地答应一声,转身向队伍走的方向赶去。
 

                (二)
 
  中午时分,大当家和小红已是一身西式男装,坐在得月楼最里面的一张桌子 边慢慢吃着饭。
 
  「王老板,听说了吗?昨儿晚上,关东女侠又端了一个鬼子兵营,宰了一百 多个鬼子。」旁边桌子上的一群食客低声聊着天。
 
  「真的?痛快!这关东女侠可不是头一次端鬼子窝了。」
 
  「可不是咋的,至少干了几十次,少说也杀了一两千鬼子了。」
 
  「照这么着,小鬼子可快完蛋了。这关东女侠什么来路?」
 
  「不知道,不过,自出道以来,就没人见过她。来无踪去无影,打得小鬼子 门儿都找不着,我估摸着,是电母娘娘下凡。」
 
  大当家两个听得偷偷地笑,但没有说话,只是认真地听。
 
  「我琢磨着也象是神仙,你想啊,要是一般人,多不过是武艺高强,会飞檐 走壁。哪还会分身术,肯定是神仙。」
 
  「分身术,这倒没听说。」
 
  「你想啊,你说关东女侠打鬼子兵营是什么时间?」
 
  「昨儿晚上啊。」
 
  「这不结了,昨儿晚上,省城鬼子宪兵队一个小队长,说是出去玩玩儿,就 没了踪影,今儿一早被人在城西护城河里找着,光着屁股,连那玩意儿都没了, 身上还用血写着字:杀人者,关东女侠是也。你想,她要是不会分身术,怎么能 同时在两个地方下手?」
 
  「哦!关东女侠在省城杀鬼子官儿的事我听说有过不少次了,昨这起儿我倒 没听说。神!真神!您说,这神仙都亲自出面收拾小鬼子了,看来呀,小日本儿 没几天蹦挞头儿了。」
 
  两个女人听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疑惑地相互看着,不知道这杀鬼子官儿 的事儿是真是假。
 
  看看吃得差不多了,大当家低声地对小红说:「下午你去城东城南,我去城 西城北,晚上到你姨家住,要是谁有事耽搁了到不了,明天中午咱们钟楼底下碰 头。」
 
  「好!您当心。」
 
  「嗯,放心。哎,掌柜的,结帐。」
 
  出了酒楼,小红往东,大当家自己往西来,一边慢慢遛挞,一边注意看着两 边那些挂膏药旗的地方,并默默记在心里。在城西关一个小店吃过晚饭,大当家 又往回走,想赶到小红的姨家去借宿,谁知因为鬼子官儿被杀,今天晚上提前戒 了严。
 
  大当家在小巷里穿行,想找一家旅店投宿,却是越急越找不着,找着找着就 和鬼子巡逻队碰上了。
 
  鬼子一喊,大当家人单势孤,不能硬打,只好掉头往回跑,鬼子则在后面紧 追不舍,三八大盖枪「叭勾叭勾」紧着响。
 
  看看摆脱不掉,大当家的拔出了枪,准备干他娘的,刚拐过一个街角,隐身 在一个门洞里,背后的门就开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低声说:「快进来。」 
  大当家也顾不上看后面的人是谁,便闪身进去。这是一间邻街的小屋子,只 点了一盏小煤油灯,主人反锁住门,然后到大床前,用脚一蹬,地面上出现了一 个洞口:「快下去,不管外面出了什么事儿也别出来。」
 
  大当家跳下地洞,上面人把洞口重新关好。大当家两手拿着枪,听着外面的 动静。一会儿,就听见鬼子叽哩咕噜的说话声,尔后是一阵急促的砸门声。 
  「这是谁呀,深更半夜的。」那女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嗲声嗲气,让人听得十 分不舒服。
 
  「哎,快快的,开门。」
 
  开门的声音,然后又是那个女声:「哟,是太君哪,怎么有时间光顾我这儿 呀?」
 
  「哎,你的,抗日分子的?」
 
  「抗日分子?看您说的,我一个独身女子,能挣口饭吃就不错,哪敢抗什么 日呀?」
 
  「你的,闪开,皇军的,搜查。」
 
  「您看,我就这么一个小屋子,哪藏得住人呀。」
 
  然后就是人的脚步声,有人站在了地洞的盖上,听说话是那个女人:「您看 见了,就这两个柜子,您都翻了,再看看床底下,没有人吧?」
 
  「你的,什么地干活?」
 
  「看您问的,我是干什么的您还看不出来?这是我的良民证。要不要我侍候 侍候您,保证您舒舒服服,来呀。」
 
  静了半晌,听见那鬼子的声音:「优西!你的,良民的大大的。我的,抓抗 日分子的,明天的,你的,侍候皇军。」
 
  「那可是我的福气,明儿个您一定来呀。」
 
  「我们的,一起来。」这是另一个鬼子的声音。
 
  「哟,我就一个人,哪接得了那么多呀,这么着,你们一个一个来,我都好 好侍候着,怎么样?」
 
  「好的,好的,开路。」
 
  「一定来呀。」
 
  脚步声出了屋,听见关门和锁门的声音,然后是那女人的骂声:「呸!狗日 的,明儿个老娘把你们全都阉喽。」
 
  脚步声慢慢走近,洞口打开了:「行了,出来吧。」
 

                (三)
 
  大当家从洞里蹿出来,拔腿就往外走。
 
  「怎么?也不说声谢谢就走?」
 
  「谢了。」大当家伸手去开锁,被那女人一把抓住了手:「等等,你要去哪 儿?现在正在戒严,出去不是找死吗?」
 
  大当家没说话,也没再动。
 
  「喏。你先睡我这儿,明天天亮了再出去。」
 
  大当家犹犹豫豫地移动着脚步,却没有上床,只是坐在一边儿的小方凳上。 
  女人笑了笑,自己上了床,点上一支烟,把两只脚翘在床头上。从高高的旗 袍开衩中,露出一条雪白的大腿。
 
  「下贱!」大当家心里骂道,这女人原来是个暗娼。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还是那个女人打破了僵局:
 
  「坐在那儿不累吗?想睡就上来。」
 
  「不困。」
 
  「算了吧,我早看出来了,你是女扮男装,都是女人,还怕我找你干那个事 儿呀。」
 
  「我说了,不困。」
 
  「别他妈的装了。」那女人突然恼了:「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不错,我是卖 的,可我情愿卖吗?我也曾经是个让人羡慕的正经女人,我爸爸还是这省大的教 授呢。我也想过嫁个好男人,从一而终,可是,小鬼子……」说着,她的眼泪刷 地流了下来:「我一家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还被他们……我想过死,可我 不甘心,我要报仇,我要让他们偿命。别以为就你是抗日的,我也在抗日。」 
  「你?抗日?」大当家的听到女人的哭诉,心里一股同情油然而生,口气缓 和了许多。
 
  「怎么?不信?走,跟我来。」
 
  女人跳下床,重新把洞门踢开,然后拿起油灯,当先跳了下去。
 
  大当家跟着下了地洞,这才发现洞子比她原来想象的要大得多,也长得多。 
  「这是一个老房子,房主是个孤老太太,死了以后落在她娘家侄儿的手里。 
  我小时候家就住这附近,经常到老太太家来玩儿,所以知道这地洞,就给租 下来了。这洞子那头从水底下能通到护城河。「
 
  说着说着,来到了洞底,果然见旁边有水。女人把灯放在壁龛里,然后指着 一个木箱子说:「打开看看。」
 
  大当家疑惑地掀开箱子盖儿,真让她吃惊,箱子里竟有十几支手枪,有王八 盒子,有枪牌撸子,有大镜面,还有子弹。大当家回头望着那女人,眼中流露出 惊异的神色。
 
  「再把那个盒子打开。」女人脸上洋溢着得意之色。
 
  那是一个大红木匣子,带着铜吊扣,大当家打开一看,更是吃惊不小,里面 都是日本鬼子的肩章,有军曹,有尉官,还有一个两杠一星的。
 
  「还有那个。」
 
  大当家打开另一个木箱,里头装了半下儿石灰,石灰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几排 黑乎乎的玩意儿,大都干瘪了,只有一个湿乎乎的,竟然都是男人的玩意儿。 
  「怎么样?信了吧?」女人得意地说。
 
  「你就是?」大当家明白了。
 
  「不错,我就是关东女侠。我呀,是卖身的不错,可地我只卖给咱中国爷们 儿,小鬼子想上我的床,除非他有九条命。」
 
  「你一个人?怎么干的?」大当家觉得,该对这个女人另眼相看了。
 
  「我都是到别的街上去找他们,看准哪一个放了单儿,就给勾来,先灌他喝 酒,那酒里是有料的,麻翻了,就拖到这儿来。先把他们给阉了,叫他们作了鬼 也没办法再糟塌女人,然后用刀子捅死,用竹竿儿顺这洞捅出去,就到了护城河 里。这洞在水底下,没人发现得了。」
 
  大当家现在早没有了一丝看不起,光剩下佩服了:「姐姐,你真行。不过, 一个人干太危险,以后你还是跟咱们合伙干吧。」
 
  「你们?妹子,你们是抗联,还是绺子,还没问你们的字号呢?」
 
  「我们是绺子,人少,山寨小,没什么字号,不过都是专门打小鬼子的。」 
  大当家没说自己就是关东女侠,她可不想扫了那女人的兴。
 
  「行,只要是打鬼子的,咱就是好姐们儿,怎么样,要是不嫌弃姐姐是个下 九流,咱就认个干姐们儿。」
 
  「好,咱就在这设下香案,八拜为交。我叫张素芬,二十二了。」
 
  「我叫常玉环,二十六了。」
 
  「那你是姐姐,姐姐在上,受小妹一拜。」
 
  「贤妹,姐姐这里还礼了。」
 
  两个在洞里结拜已毕,出来同钻在一床被子里,谈了一整夜。两个商量好, 玉环以后不再冒险了,山寨出本钱,让她开个小旅店,一方面给山寨作眼线,另 一方面,山上人进城,也好有个落脚之地。
 
  天大亮时,素芬离了玉环的小屋,她知道,小红一定等着急了。离约定会面 的时间还早,素芬又去北城转了一上午。城北火车站鬼子防范不甚严密,周围的 道路也通畅,进出都方便,可以作为下一个目标,便在附近多转了几圈,看看临 近中午,这才转身往钟楼走。
 
  才走到北二街,就看到成群的鬼子端着枪把人往钟楼赶,素芬想躲没躲开, 也给裹了进去。
 
  「大婶,这是干什么?」她问旁边的一个女人。
 
  「干什么?你不是省城的人吧?我们都习惯了,这是要杀抗日分子,把大伙 都轰去看。哎,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起儿,可惨了。你说,就这么杀,这抗日分 子也杀不完。」
 
  素芬心里十分沉重:「大婶,抗日分子是杀不完的,只要有小鬼子,就有抗 日分子。」
 
  「那倒是。这些该死的小日本儿,早晚都让他们死绝喽!」
 

                (四)
 
  素芬随着人群一起来到钟楼下,成群荷枪实弹的鬼子宪兵在中间围出一块方 方整整的空地,伪警察们则在外围推搡着拥挤的人群。
 
  「二哥,今天杀的是什么人哪?」
 
  「听说是关东女侠。」
 
  「关东女侠?怎么会?」
 
  「说是她自己承认的。」
 
  「我怎么没听说呀?」
 
  「我刚从那边过来,听说是十点多钟抓住的。抓的时候,她自己说是关东女 侠。」
 
  「哎,可惜了!有这关东女侠在,小鬼子就没有好日子过,以后,还不知道 谁帮咱中国人出气呢。」
 
  听见说关东女侠,素芬心里「格登」一下:「是谁?是玉环姐,还是小红? 
  怎么会被抓住呢?怎么办?怎么救她呀,要是山上的兄弟们在这儿就好了。 「素芬真是心乱如麻。
 
  「来了,看哪,真是个女人。」
 
  「还这么年轻,造孽呀。」
 
  素芬随着众人一起往正西望去,见远处一群鬼子宪兵押着一辆拉炮的马车慢 慢走过来,马车上立着一根「T」形木桩子,一个年轻的女人被捆着双手吊在木 桩上,欠着赤露的脚尖站在车上。那女人穿着黑色的旗袍,一路走,一路大声地 喊叫着,不是玉环,却是谁!
 
  素芬的心「扑通通」地跳,两只手心攥出了汗,怎么办?得救她呀!可自己 人单势孤,力不从心哪!
 
  马车越走越近,素芬听清了玉环的喊声:「父老乡亲们!大叔大婶,大哥大 嫂们!别为我难过!我是关东女侠,我杀了十三个小鬼子军官,还把他们都给阉 了,痛快!我赚了!父老乡亲们!别怕小鬼子,只要咱们横下一条心跟他们干, 就能把他们赶跑。我是个女人,都能杀十三个,你们也能。杀一个够本,杀俩就 赚一个,我赚了整整一打了。」
 
  「到那边作了鬼,我还要求求闫王爷,让他老人家派我个勾司人的差事,回 来勾小鬼子的魂儿,让他们一个一个都下地狱。父老乡亲们,我杀了十三个鬼子 官儿,我早赚够本儿啦,哈哈哈哈……」
 
  马车进了法场,素芬的手不由自主放在了腰间,那里藏着两支装满槽的快慢 机儿。玉环突然看见了素芬,愣了一下,马上就又恢复了常态。她似乎明白素芬 想干什么,继续喊着话,内容却有了变化:「父老乡亲们,要好好活着,留着本 钱好杀鬼子。别为我难过,我杀了十三个鬼子,早够本儿了,你们自己保重,你 们还能杀更多的鬼子……」
 
  素芬知道,玉环是在暗示自己,不要为了救一个再搭上一个,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素芬的眼睛里含满了泪花,在场的百姓也都流下了眼泪。
 
  几个鬼子过去把玉环从车上解下来,不容分说就把她的旗袍当胸扯开撕成了 碎片,然后又撕烂了她的小白背心儿和花细布裤衩,剥得一丝不挂地捆了起来。 
  雪白的肉体被绳子一勒,更显得白的白,红的红,黑的黑。在那小屋里的时 候,素芬从没发现玉环有这么美。玉环没有挣扎,只是直直地站着,挺着高耸的 酥胸,眼睛里微有些湿润,嘴里仍然继续着她的叫喊。她被拖到空地中间,两个 鬼子想按着她跪下,玉环抵死不肯,按下去又站起来,按下去又站起来。 
  一个鬼子军曹拔出战刀走了过去,把刀刃冲上放在她的两腿间:「你的,跪 下!」
 
  她扬着头,盯着那鬼子的眼睛:「老娘上跪天,下跪地,跪父母,跪神灵, 就是不跪小日本儿!不就是死吗?老娘不怕,老娘是英雄好汉,宁可站着死,决 不跪着生!」
 
  「八格!」那鬼子气得没法儿:「你们的,脚的捆上,捆着跪下。」他想把 她捆成跪着的姿势。
 
  「小鬼子们,你们捆得了老娘的身,捆不了老娘的心,老娘决不会给你们下 跪。」一边说着,玉环一边拚命地扭动着身体乱踢乱咬,四、五个鬼子都按不住 她。
 
  「你的,关东女侠?英雄的!」旁边过来一个二道杠的鬼子军官,他叫那个 军曹把刀拿开,然后对玉环竖起了拇指:「我的,军人,佩服!你的,站着地, 可以。」
 
  然后,他退开几步,向那个军曹示意可以行刑了。那军曹双手握着刀,想绕 到玉环身后去,玉环把眼睛一瞪:「用不着,老娘不能从背后挨刀。」
 
  那军曹站在她面前,握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 手,却难以面对那双逼人的眼睛。
 
  玉环看着那军曹,嘲弄地笑了笑,然后甩了甩披散的长发:「来吧,还等什 么?」
 
  那军曹举起了刀,素芬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玉环却象没那回事儿似的,只 是用最后的机会说道:「十三个,哈哈,马车轧罗锅儿……老娘值(直)了。」 
  军曹的刀挥了过去,不是砍向脖子,因为她站着不好砍,所以他是斜着劈下 去的。军刀从玉环左肩砍进去,由右腋下出来,砍断了右臂。人群惊呼了一声, 玉环却没有叫,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那个赤裸裸的女人倒了下去,人头同半边肩膀落在离身体二尺来远的地方, 由于绳子并没有被砍断,所以两半截身子也没有离得太远。
 
  血,血呀!从那没了头的身子里蹿了出来。由于体腔内的压力,被切去一块 的肺叶和心脏从刀口那里被挤出来。那心火红火红的,还在不停地跳着。她的眼 睛仍然大大地睁着,脸上带着胜利者才能有的笑意,嘴唇还在动,素芬知道,她 一定还在说:「十三个,赚了!」
 

                (五)
 
  鬼子撤了,把玉环赤条条地留在那儿,人们争相跑过去,把玉环围了起来, 挤不进去的纷纷议论:
 
  「真是好样的!不愧叫女侠,人家到死都没眨一眨眼睛。」
 
  「有这样的侠客,鬼子还能睡得好觉?!唉,可惜呀,以后再也没有关东女 侠喽。」
 
  「有,肯定有。关东女侠是神仙,哪会这么容易就死呢。」
 
  「可这个?」
 
  「这个只不过是关东女侠的法身,她能同时在两个地方打鬼子,当然就能有 两个法身,不信,你等着瞧,关东女侠呀,还会出来和鬼子干。」
 
  素芬挨命挤进人堆,她要看结义的姐姐最后一眼。当她挤进去的时候,几位 大婶儿已经哭着把玉环分在两处的尸身拚到了一块,并且用旁边人捐出来的衣裳 把玉环的身子盖上了。玉环仍然睁着眼睛,脸上的笑意不变,嘴微张着,仿佛仍 在说:「十三个,赚了,哈哈哈哈!」
 
  素芬真想替玉环收尸,但她在城里并没有亲戚,自己什么也办不了。摸摸身 上,还有几块光洋,她掏出来,塞在一个大婶儿手里:
 
  「婶子,我年轻,什么事也帮不上忙,我出些钱,帮着她把后事办办吧!」 
  「这位先生,用不着,这样的女英雄,就是一分钱没有,我们大伙也都会替 她操办的。」
 
  「那就算我为她尽一份心意吧。」
 
  素芬强忍着没哭出来,硬把钱塞在大婶儿手里,然后站起来,急忙转身挤出 人群就往北街走。快到北二街的时候,她发现一个人总缀在后头。素芬干了这么 多年的绺子,警惕性很高,看看左边有一个小巷,她走过去向里一闪,却没有继 续走,而是躲在墙角后面,等那尾巴也拐进来,素芬突然一把锁住他的脖子,另 一手拿枪顶在对方的腰眼儿上。
 
  「别动!」
 
  「别开枪,误会,误会。」
 
  素芬一看,是一个年近六旬的干瘦老头,手里拿着个白布幡儿,上面写着: 「张铁口」,原来是个算命先生。素芬把他放开:「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跟踪 我?」
 
  「我是算命的,没有恶意。这位先生,刚才我在钟楼下面看见你,发现你印 堂发暗,怕是有祸事,特来知会一声。」
 
  原来如此,素芬知道,这是刚才掏钱的时候露了白,算命的惯用这种把戏, 先吓你一吓,然后就好借禳灾法儿向你要钱了。
 
  「哦,不知是什么祸事啊?」
 
  「恐怕不是一般的祸事。我们看相的,不轻易断人生死,不过,你印堂中不 仅仅是发暗,而是一股死气,不出一月,定有性命之忧哇。」
 
  「哦,那么,能看出我是怎么个死法吗?是枪打的、刀砍的、石头砸的,还 是吃得不合适噎着了。」素芬在调侃那老头。
 
  张铁口有些急:「只怕是要象这个一样,出红差,上法场啊!」
 
  「那么,有什么禳解之法么?」素芬知道,该进入正题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先生,哦,不,是姑娘。只要你一个月内不再生杀 人之心,自会有转机,只是……恐怕你不会回心转意的。」
 
  「你是什么人?」素芬立刻警惕起来。
 
  「我就是个算命的,在这省城的东大街摆卦摊儿已经几十年了,还从没有走 过眼。姑娘,你要是信我的话,就找个地方躲上一个月,自然遇难呈祥,不然的 话……」
 
  「算了老人家,你不用说了。」素芬伸手去身上掏钱,这才发现方才把钱都 给了那为玉环收尸的大婶。
 
  「姑娘,您这是在骂我。您以为我追了您这么远是骗吃骗喝骗钱的吗?您不 信就算了,到时候自有应验,您的钱我是一个子儿也不会要。」
 
  素芬没掏出钱来,脸上有些红:「老人家,真对不起,我的钱刚才……」她 作了个手势。
 
  「我知道,我说过同你要钱吗,我只是想帮你,让你早作打算。」
 
  「老人家,别见怪。要是应验了,我一定到闫王爷那儿替您请阳寿。」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想活几年哪。姑娘记着我的话,好自为之吧。」说 完,张铁口摇着头,竟自走了。
 
  本来,玉环的死就让素芬心里头堵得慌,给张铁口这么一搅和,心里更是憋 气,低着头一直往北走,差点儿把同小红碰头的事儿给忘了,等想起来,急急忙 忙回头,已经过去大约一个钟头了。玉环的尸体已经不在钟楼那儿了,大概是被 大伙儿抬去办后事了。
 
  还好,小红一直等在钟楼下没走,看样子就知道,刚才玉环被杀的时候小红 也在。一路上,两个人谁也没说话,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山寨。
 

                (六)
 
  二当家、三当家、四当家的带着全山寨百十号人出寨相迎,谈起打兵营的胜 利,素芬暂时忘了玉环和算命的事儿,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根据在省城打探的情况,素芬把三个当家的招集在一块,仔细商量打省城的 事儿。省城里有好几处目标,素芬那边最好打的是火车站,小红呢,则看上了城 东南的军火库。
 
  四个人商量的结果,认为这两处目标最好是一块儿打,这样鬼子就不知道增 援哪里,可光靠山寨这些人显然不够。
 
  素芬说:「关东好,黄大炮,满山红这几股绺子都是专门同小日本儿干的, 以前咱们也合伙干过,不如这次就联合他们一块儿干。」
 
  「好主意,关东好和黄大炮都是大寨子,手下都有好几百号人马,咱们四路 加起来有上千人,够干一票大买卖了。只是,人家是大绺子,愿意听咱的吗?」 
  二当家说。
 
  「干嘛一定要听咱的,只要是打鬼子,谁当家不是一样。关东好我以前见过 他一面,人挺豪爽,是条汉子,心眼儿也多,叫他当头儿比我更强,这边由我去 联络。三当家,黄大炮是你舅子,就请你去跑一趟怎么样?」
 
  「行!」
 
  「那,四当家的就去联络满山红,回头咱们四座山头的当家的都到关东好哪 儿会齐。二当家,还是你留守山寨。」
 
  「好!」
 
  这边素芬带着小红奔关东好的山寨,三当家和四当家也各走一路。联络进行 得十分顺利,很快三家就达成了协议。由关东好当总指挥,坐阵城西刘家沟,由 他的二当家领手下五百人去打军火库,黄大炮为副总指挥,亲自带手下三百来号 人去打火车站,满山红作总接应使,手下也有二百来号人,跟关东好在城西,随 时准备接应两边的人马。
 
  关东女侠这边人数最少,本来作为发起人,人家要她当副总指挥,但素芬并 无心名利,只想打鬼子,便作副总接应使,派三当家、四当家带七、八十弟兄先 在城东五十里的鬼子据点儿打详攻,等把省城的鬼子吸引过去,这边关东好他们 再动手。
 
  分派已定,素芬叫三当家、四当家拿着自己的手书回去,直接调兵奔城东, 
  自己同小红留在关东好的寨中为三寨各位当家的仔细介绍两处目标鬼子的布署情 
  况和地形,以便把计划定得更周密一些。
 
  四位当家的都商量好了,已经是晚上,素芬同小红两个在关东好寨中住了一 宿,次日一早返回山寨。几十里的老林子两人走了半天,午饭前才赶到自已山寨 的山下,两个在外面放的暗哨见是大当家的回来了,便从暗中走出来打招呼。 
  「三当家的他们回来了吗?」
 
  「回来了,昨天下午回来的,马上就点了八十人下山走了,山上只有二当家 守寨。二当家知道这次没派他去打仗,闹了一宿脾气,今儿个一早带了十来个人 下山捡零食,正好碰上一辆小日本儿的汽车,二当家二话没说,把那车给打了, 宰了四个小鬼子,缴了三条长枪,一支短枪,还抓回来一个日本小妞儿,这才高 兴了。这不是,刚刚上去也就一个时辰。」
 
  「噢,好吧。这个二当家,一捞不上仗打就跟没了魂儿似的。你们两个也不 用在这儿守着了,跟我们回山去吧,咱们马上开饭,吃过饭就走,可能还能赶上 三当家他们。」
 
  「好嘞!」
 
  四个人兴高采烈地往山上走,到了寨门外,两个绺子看见是素芬,赶快开了 寨门:「大当家回来啦。」
 
  「回来了,二当家呢?」
 
  「早晨干了一票小买卖,正在大屋那边乐呢。」
 
  「噢,小红,你先回去,我去那边看看,叫他们开饭。」素芬说着便向大屋 那边走过去。
 
  一进门,就见二当家正在当屋坐着喝茶,身边站着几个绺子,正兴高采烈地 说着什么,见素芬来了,二当家的赶紧站起来:「大当家的,回来啦,怎么让老 三、老四去打仗,却留我们守寨,这不打仗,我的手就痒痒。」
 
  素芬笑了:「别急,吃了饭咱们就去追三当家他们,这回来他一个全伙儿下 山,干一票大的。」
 
  「太好了,嘿嘿嘿嘿!」二当家高兴地搓着双手,象个孩子似地。
 
  素芬转身出来打算回自己的住处,听见隔壁发出一声女孩子的尖叫,接着就 又没声了。素芬觉得奇怪,便走过去撩起了门帘,一看,肺差一点气炸了。 
  只见大坑上躺着两个人,都光着身子,下边那个是女的,两只手拴在一起捆 在炕桌上,被那男人压在身下,男人的一只手抓着女人胸前一只锥形的小奶子, 另一手手捂着她的嘴,大屁股一撅一撅的,正在肏她。看那女的瘦瘦的身子,也 应有个十六、七岁,被插得一抖一抖的,从鼻子里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叫,眼睛 里满是泪光。
 
  「住手!你在干什么?」素芬转过身,脸冲着外怒吼道。
 
  那男人听见喊,急忙起身穿上衣服,怯生生地说:「大当家的,是您哪,您 坐。」
 
  素芬走过床边,见那女孩一身肉白白的,生得也还算漂亮,两条短短的腿分 开着,浓密的黑毛上满是粘乎乎的液体,屁眼儿哪儿还有一溜殷红的血。 
  「你混蛋,这是干什么?不知道绺子的规矩吗?」
 
  「大当家的,这哪能不知道规矩呢,可这小妞儿是个小日本儿。」
 
  「小日本儿怎么了?小日本儿的女人就不是人啦?」
 
  「怎么回事儿?」二当家听见声音,带着那几个绺子走了过来。
 
  「二当家,这狗东西糟塌女人,你知道不知道?」
 
  「噢,这事儿呀。大当家的不知道,这是我们早晨打汽车时候顺手牵羊抓来 的,她爹可是个鬼子大官儿,您看,这是从她身上搜到的。」说着,二当家从怀 里掏出一张相片递过来,素芬一看,果然是那女孩儿同她父母一起的照片,那男 的一身鬼子军服,扛着两杠三星。
 
  「那又怎么样,那就可以坏了咱绺子的规矩吗?谁让你干的?」素芬怒视着 那个绺子。那绺子被素芬的目光吓坏了,用眼睛瞅着二当家。
 
  「是我让他们干的。」二当家接过话头:「我们这也是替大当家报仇,你忘 了,小鬼子当年是怎样对你的。」
 
  「你们,你们,你们混蛋。」素芬气得浑身哆嗦起来,二当家提起了当年, 打中了素芬的痛处。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