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美母苏雅琴】(29~30)作者:作者:gykzyilu
字数:5078
 

      29章
 
      白君怡唰唰两个大步走到我近前,没有半句废话,一记皮鞭就抽了过来。 
      看到白君怡沖过来,我哪会乖乖的让她抽中,身子微微一侧,抽过来的皮鞭 抽在了地上。
 
      「哼。」
 
      白君怡冷哼一声,虽然我躲过了这一次,但是她没有任何丝毫影响,而我身 体没什么力气,啪的一声,皮鞭抽在我的肩膀上,一阵火辣辣了的疼痛传来。
 
      「疯女人,你再继续会后悔的。」
 
      「后悔什么?不抽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白君怡冷哼一声。
 
      我听了嘿嘿一笑,不屑道,「行了,疯女人,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倒是上次 我抽的你很爽,人长得美,蜜穴又紧水又多。」
 
      白君怡听了我的话,气极反笑,「呵呵,看来不给你来点狠的你就不落泪了?」 
      「是吗?」
 
      我将目光停留在白君怡的胸部上看了一眼,道,「你的胸部果然够大,人家 说胸大无脑,我一直不信,今天总算是见识了。」
 
      白君怡先是一怔,随即勃然大怒,「臭小子,你如此不识抬举,既然如此, 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就在白君怡准备动手的时候,门被人踢了开来,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宛如黄鹂 鸣翠柳的声音,「住手。」
 
      「林家小丫头?」
 
      白君怡微微一惊,没想到这个时候林诗诗来到了这里.
 
      「不错,既然认识我,那你还不住手?」
 
      听了林诗诗的话,白君怡的脸色变了变,随即便咬着牙,心中发横,转头对 沧月老师说道,「你去搞定那个小丫头. 」
 
      沧月老师走向我们,充满歉意的对我说道,「对不起,得罪了。」
 
      林诗诗嘴角上扬,对白君怡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然后转头对沧月老师说道, 「如果你和我们一起把这个女人绑了,你爸妈的问题我来搞定?」
 
      听了林诗诗的话,沧月老师停住了脚步,疑惑的问道,「你真的愿意帮我?」 
      「是。」
 
      林诗诗确认道。
 
      白君怡此时已经是急红了眼,道,「她的话不能信。」
 
      最后沧月老师还是比较对林诗诗的话保持着可信度,所以在我们三个人的联 合下把白君怡绑了起来,这样一番折腾后,我就拍了拍手,捆绑的任务就算是完
 成了。
 
      我用皮鞭抽打了一下道,「舒服吧?」
 
      「啊,痛……」
 
      白君怡开始叫了起来,因为在感觉到一点点痛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 快感,真得没有想到把自己捆了起来后,那绳子对自己阴部和乳房的刺激是如此
 地明显.
 
      「嘿嘿!才刚开始呢,刺激的还在后面呢。」
 
      看着白君怡痛苦我越高兴.
 
      「啪啪啪啪。」
 
      我出奇不意的用皮鞭在白君怡那白嫩的肉体上抽了几下。
 
      「啊啊啊,混蛋好痛啊。」
 
      白君怡叫了两句,一边在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疯女人,爽吧?你不是喜欢抽别人吗?现在我抽你是不是很爽?」
 
      闭上了眼睛的白君怡在皮鞭落下来的时候是感觉到了一丝的痛楚,但痛楚过 后还真得是有了一丝的快感,而且抽得越重,那种感觉反而是越加有强烈。
 
      「啊,啊,啊!」
 
      白君怡竟然在我的抽打下又是发出了阵阵呻吟声。
 
      「啪啪啪啪。」
 
      我手里的的皮鞭在白君怡那被绳子勒得突出来的肌肤上一下下的抽去。 
      看着白君怡痛苦中又带着一丝快乐的样子,我也是越来越兴奋了,都感觉到 自己的鸡巴有了感觉,不会那么快就能硬起来吧?於是兴奋的我就就抽打的更加
 的疯狂了,之前只是抽打一下白君怡的大腿和手臂上的肌肉,此时此刻我就把皮
 鞭对准了她的大奶了,那两个奶子被绳子勒得高高的突出来在胸前,那雪白的颜
 色都变得有些暗红了,显然是捆了那么久的原因了。
 
      「哦,不要打了,好疼啊,混蛋。」
 
      白君怡被抽打在如此敏感的部位,那刺激自然是非常强大的,所以她的叫声 都大了不少,同时那上半身也是剧烈的挺动着。
 
      「怎么样,爽吗?」
 
      我看见白君怡的反应是如此之强烈,就停了下来,一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两 个奶子,一边看着她的说道。
 
      「畜生。」
 
      白君怡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后,然后冷冷的骂了一句。
 
      「好好好,这到现在了还敢和我这样说话?」
 
      说完我没有前戏,直接脱下裤子插进了白君怡的蜜穴之中。
 
      「啊……啊……混蛋你弄得我……痛死了……」
 
      白君怡不可抑制的惊叫起来。
 
      白君怡的蜜穴水汪汪的夹得我的大鸡巴舒爽无比,我双手伸入白君怡的胸前, 猛力的揉搓着那一对丰硕的美乳,不断的急速的沖顶着,而白君怡娇喘吁吁,嘤
 咛声声,呻吟连连道,「不要…啊…我受不了了……」
 
      白君怡,往日的端庄一扫而光,在我胯下变成了只任我肏的女人。
 
      我听着白君怡急促的呻吟,兴奋的将眼前的白君怡背转过身来,让她跪在床 上,丰腴滚圆的翘臀高高撅起的正对着我,我双手用力,将她两片的臀瓣分开,
 大鸡巴对准了蜜穴猛力的挺进.
 
      「啊……又从后面来了……轻点……好深要……要死了……」
 
      白君怡浪叫着,更刺激了我,鸡巴尽情的在白君怡的蜜穴里疯狂抽插。 
      「啊……啊……混蛋……我要被插死了……」
 
      被我肏一段时间后,白君怡挺动着腰身来迎合我,我感到在一波一波的冲击 中白君怡的蜜穴越来越是灼热。
 
      我已经到了射精的关键之处,无法再控制自己,大脑轰地就是一空,龟头一 痒,小腹便剧烈地收缩起来。
 
      白君怡只觉得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猛地射在了蜜穴中,烫得她浑身一颤,恍惚 了一下,她才明白我已经把精液又一次射进了自己的子宫内。
 
      随着我的射精,白君怡知道自己也要高潮了,她双眼紧闭着、流着泪死命地 拼命向后挺着身子,随着我在她泥泞甬道中抽动的鸡巴,又一波精液激射在蜜穴
 中。
 
      白君怡花径猛烈地收缩,混和着高亢的呻吟,扭摆着弹力十足的腰肢,甜腻 地似乎可以化开铁人的呻吟,就像强烈的媚药,让我再度坚硬如铁.
 
      我再次狂猛地在身下丰腴圆润肥美嫩滑的蜜穴中抽送着鸡巴,只是这时的白 君怡敏感无比,还没有坚持上三分钟,就蠕动着子宫肉壁,喷射出了晶滢的液体
 .
 
      「混蛋不行了,饶了我吧!」
 
      白君怡连续达到了高潮,深处不断潮喷,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爽快到 了极点.
 
      我望着这具美妇的雪里透红,大奶子的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像小馒 头似地高凸饱涨,白君怡娇羞妩媚地缓缓翘起她丰腴滚圆的美臀,我从后面搂住
 她软绵绵的娇躯,鸡巴已顶住她发热的蜜穴,我在白君怡的丰硕的揉弄了一番,
 直弄得白君怡浪吟连连,春水又流出了不少。
 
      我的鸡巴在蜜穴的大花瓣上揉着,白君怡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 一般,直浪扭着娇躯,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
 主地娇喘着呻吟道,「哎……难受……死了……混蛋不要折磨人家了!」
 
      我把鸡巴对准了她的肉缝的中间,屁股一沉,鸡巴就顶进了里三寸多长,白 君怡娇躯猛地一阵抽搐,只听得一声呻吟浪叫,「啊……好深啊!」
 
      我的鸡巴被白君怡滑溜溜的蜜穴夹得酸麻爽快,鸡巴在她穴里磨揉着幽谷甬 道的,我轻佻慢插地弄着,白君怡被我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麻死了……
 要死了啦……哎哟……」
 
      白君怡舒服得媚眼细瞇、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激得我更迈力地旋转着他 的屁股,白君怡的春水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阵,白君怡
 再也受不了了不由自主地大声浪叫呻吟起来,「混蛋……受不了……轻点啊……
 快点啊!」
 
      白君怡越来越骚浪,起来也越是让我感到爽快,於是我越干越有劲,越干越 用力,「骚货,我要插死你。」
 
      白君怡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翘臀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头舒服地摇来摇去, 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我的鸡巴整根插进白君怡的蜜穴里,
 顶着她的辗磨着,美得白君怡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
 真是……舒服透了……美死了,要死了……啊……你……碰到子宫了……喔……
 要丢了……好爽呀……」
 
      只见白君怡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地 上,浸出密密香汗的娇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当我肏完白君怡,在和林诗诗和沧月老师干完,这时已经湿黄昏时刻。 
      30章
 
      「唉……」
 
      我深深地歎了一口气。
 
      「你在歎什么气?」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抬起头,一把抱住趴在身边的林诗诗,将她 按在地上,也不及多说,就把鸡巴插进了她的蜜穴中。
 
      鸡巴进入林诗诗紧窄湿润的蜜穴,我舒服地叫了口气,压在她的身上道,「 我在想怎么搞定这疯女人,抽也抽了,肏也肏了,但还是和我作对,我在想怎么
 征服她为我所用。」
 
      「那有什么好歎气的,肏的她屈服为止。」
 
      林诗诗说道。
 
      「这也行?」
 
      我惊讶的问道。
 
      「为什么不行?」
 
      林诗诗满脸认真地说道,小巧的香臀向上挺动,迎合着我的抽插,幼嫩的花 径紧紧夹住我的肉棒,套弄磨擦着取乐。
 
      看到我一脸的震惊,林诗诗抚摸着我的头发,柔声说,「要不要我的帮忙啊? 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搞到这个女人?」
 
      「什么条件?」
 
      我抱怨道。
 
      林诗诗妖媚地一笑,惹火的娇躯在我的抽插下扭动着,撒娇地嗲声道,「只 爱我一个人?」
 
      我瞅了一眼林诗诗,淡然一笑道,「我现在不是只爱你一个人吗?沧月老师 和疯女人我都没有肏呢?」
 
      看我岔开话题,林诗诗扬起红润的脸庞,吐气如兰地嗔道,「你知道我说的 不是这个?」
 
      我在林诗诗丰满的臀部摸了一把,嘿嘿一笑,小声道,「你想当皇后是不行 了,但是你给我搞定白君怡,我给你个皇妃当当?」
 
      林诗诗被我这么一说,一双妖媚的大眼睛顿时水汪汪的,射出浓浓的爱意, 软语腻声道,「老公,那就一言为定。」
 
      我握着丰满柔腻的凸起又揉捏了几下,笑道,「一言为定。」
 
      对面的白君怡看到我和林诗诗的对话,心都快被气炸了,不停的在暗中咒骂 着我。
 
      而沧月老师当她看到我和林诗诗做爱的情景,脸色红彤彤的。
 
      等我把射精射进林诗诗的蜜穴中后,终於觉得有点疲惫,毕竟连续肏了三个 女的,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叮嘱林诗诗别忘记了,然后我看了眼沧月老师,然后转身回家。
 
      回到家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妈妈似乎也知道我需要什么礼物,晚上特意做了几道精緻的小菜,陪我喝了 点葡萄酒。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在酒精的刺激下,两人互相偎依在一起,互相抚摸着自 己,我坏笑道,「妈妈,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给我什么礼物啊?」
 
      妈妈脸色一红,小嘴一撇,「明知故问,小坏蛋。」
 
      看着这么诱人的妈妈,随后,我像恶狼一般扑向了妈妈,将她一把抱起,放 在床上,身子也压了上去,一阵狂吻。
 
      妈妈热烈的回应着我的狂吻,良久之后,两人才堪堪分开.
 
      有位哲人说过通向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所以我想把大鸡巴插进了妈妈的 蜜穴。
 
      片刻之后,我已经将妈妈剥的精光,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妈妈和我做过很多次,但这次还是脸色绯红,有点害羞,一只玉臂急忙护住 高耸丰满的酥胸,可两只玉乳过於圆满硕大,只挡住了一部分,另一部分绵柔雪
 白的肉球被挤成无比动人的形状,仿佛在展现她们的柔软和惊人的弹性,另一手
 则挡在小腹下两腿间的私处,弓着身子,可是她不知道,这一弓起,盈盈一握的
 小腰下,那原本就丰硕肥美于常人的香臀更加高高耸起,让两团雪球肥厚地拱起, 形成惊人心魄的诱惑。
 
      面对如此尤物,我的鸡巴已经瞬间勃起。
 
      我猛的扑了过去,将妈妈拉进自己怀里,双手开始在妈妈身上不停的抚摸, 妈妈片刻之后便被我撩拨的不能自已,轻轻的扭动的娇躯,将头紧紧的靠在我宽
 大的胸怀中,小嘴张合之间,发出一声声诱惑的呻吟。
 
      我右手攀上妈妈的饱满双峰,嘴巴对着她的耳朵,吹着热起,动情道,「妈 妈,你好美,你是我的最爱,永生永世保护你。」
 
      听着我的誓言,妈妈娇躯微微颤抖,幸福的泪水轻轻的滑落下来,流淌在我 结实的胸脯上,妈妈娇呼一声,「老公,老公!!!」
 
      随后不等我反应,便主动的吻住了我的嘴巴,丁香小舌灵活的突破我的牙齿, 贪婪的索取着。
 
      我一手抚摸着妈妈的美乳,有手则顺着后背,滑落下去,探到了女人浑圆的 臀部,轻轻抚摸,慢慢的挑逗着妈妈的情欲。
 
      妈妈的眸子,慢慢的迷离,小手不由自主的握向了我的鸡巴。
 
      我心中大喜,我知道妈妈已经开始动情。
 
      妈妈的小手,已经顺利的握住了我的鸡巴。
 
      「啊!」一声轻呼,我的一只手已经顺着臀沟,伸向了妈妈的私处,那里已 经是洪水氾滥,压抑了的性欲一当开启,竟然是如此的强烈。
 
      妈妈欢愉的呻吟,叫的我热血沸腾,右手大力的揉捏的女人的玉乳,饱满的 双峰,在我的肆意揉捏下,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妈妈感觉全身被一股股的电流袭过,下体更是一片滚热。
 
      我伏下身子,将那玉乳上早已高挺的蓓蕾含在嘴中,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娇 嫩的蓓蕾被轻轻一刮便带得娇躯一阵战栗,颤栗之后便是全身酥痒销魂。
 
      一声声欢愉的呻吟从妈妈的喉咙传出,她的小手抓住我的鸡巴,不停的快速 抚摸,借此来发泄心中的激情。
 
      「老公,要我……」
 
      我听着妈妈动人的声音,我知道,妈妈终於忍受不住,向我发出了欢爱的信 号。
 
      我急忙将妈妈推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腰身一挺,鸡巴便插进了淫水泛 滥的蜜穴之中。
 
      啊的一声闷哼,妈妈不停的扭动浑圆的臀部,迎合着我的冲刺,口中发出阵 阵消魂的呻吟,两人一遍又一遍的冲刺着。
 
      激情之后,妈妈玉体横陈,藕臂轻舒担在我颈下,一张香汗淋漓的俏脸上尽 是愉悦和满足的神情,她贴着我的胸膛,甜蜜地低语,「小坏蛋,你好厉害,你
 弄得妈妈好舒服。」
 
      我汗颜不已,激情后的妈妈总是这么的肆无忌惮,甚至有些淫荡的意味,不 过我喜欢,很喜欢,非常喜欢.
 
      妈妈嘴角儿带着甜蜜的微笑偎在我怀中,似已有了些倦意,我在肥美香臀上 拍了拍,轻声说道,「妈妈,我们睡吧。」
 
      妈妈乖巧了应了一声,道,「恩。」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