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郝叔和他的女人】(续五)作者:雨敲竹叶123
字数:32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与黄俊儒告别之后,左京又待了一周左右,与童佳慧依依不舍告别。临走当天,童佳慧亲自开车送左京,早早来到了地下车库。待时间差不多,童佳慧目送左京离去,又在耳边交代待了几句。

  在长沙,兰馨怡和白颖相处的十分融洽,感觉真像一对姊妹,兰色和白色搭配,犹如那蓝天和白云。当孩子睡觉后,两人从少妇又变成了少女,恢复这青春年少的样子,有时活跃的像对疯丫头,有时恬静的像对在读书的女生。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阳光暖暖的,风儿缓缓的,孩子们午睡了,她们可以享受这宁静美丽的生活。两人在荡秋千,一身浅蓝一身洁白长裙,在空中飘来飘去,像两只美丽的蝴蝶,飞的很高直冲云霄,飞的较低裙尾轻扫着草坪,连秋天的阳光夜温顺的依偎在她们的身上。不时飘来她们天籁之音,她们爽朗的笑着,高声的叫着,悠闲地荡着,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片成人的摇篮带来的安逸,把所有的烦恼和不开心的记忆,随着的摇动,让它们飘向天外。

  累了,两人走下秋千,相互理了理秀发,将裙角稍微收了一下,坐在草坪上的椅子上休憩,两人喝着不同味道的咖啡聊起天来。

  白颖放下手中的咖啡,轻启樱唇:「妹妹,你明天真的要见那个客户吗?」兰馨怡右手支着下巴,想了想轻皱娥眉:「是的,姐姐。」白颖:「要不,明天我和诗芸姐一起陪你去赴宴会。」兰馨怡叹气道:「他既然那么要求,还是我一个人去面对吧。说透之后,也了却一桩往事,以免以后纠缠不清。」

  白颖握着兰馨怡的小手:「那好吧。现在社会很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最怕那种极端的人。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和诗芸姐在外面守候着你。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

  兰馨怡闻言,倍感亲切,感到一阵温暖,像个妹妹偎依在白颖肩上:「谢谢,姐姐,妹妹我好感动。」白颖心里也热热的,有一种当大姐姐的感觉,抚摸着兰馨怡的秀发:「妹妹,以后什么打算?以后长住这里吗?」

  兰馨怡看着远方归家的小鸟:「姐姐,这里也只是一处家而已,老公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听老公说,等童妈妈退休之后,咱们到温哥华安度晚年。」

  白颖悠悠的说道:「嗯,听妈妈说过。我也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我以后也打算开个医院治病救人。」兰馨怡闻言兴奋起来,拍着手掌:「好啊,好啊。这个和我们的公司的业务有一些关联的地方,姐姐,到时候我们大家全力支持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展望着未来……

  兰馨怡单刀赴宴,会见那位神秘客人,白颖和王诗芸在外守候之事暂且不提。话说左京回到长沙,专门聘请来一位武术大家资深女教练,对众女进行为期半年的教学。当然,左京并不是让她们个个都成为欲望格斗里如月舞她们那样,这些大小姐也不可能那样训练,目的是让她们有基本的自我防范能力,让她们树立一种由外而内的自信心,从心里去藐视那个怪物,特别是心里受过创伤的那几个。训练期间,诸位美女闹出了不少笑话来。

  不久之后,左京带着兰馨怡开始度蜜月,过了一个多月的二人世界,游遍了世界各大旅游胜地。最后停留在加拿大温哥华,处理公司的重要事宜。在这期间,左家庄园里,白颖在王诗芸的协助下打理着着各项事务,家庭的、公司的、社交上的,还有照看几个宝宝。李萱诗偶尔回郝家庄看看那几个儿子,平时没事就来这里,看看孙子孙女们,找白颖谈谈话聊聊天,用时间和亲情甚至金钱来融化矛盾。

  监狱中,郝江化简直是度日如年,梦和现实交织着,他最喜欢的就是晚上,最讨厌的就是早上,尤其是狱霸一巴掌打在他流着汗辣子的嘴巴上,把他从梦中惊醒,打回到现实中,嘲笑他死太监,还做春梦,嘴里还喊着好媳妇、好儿媳好好舔郝爸爸,真是个变态狂。对于他来说,唯有夜晚才可以减少他的痛苦,他可以偷偷拿出那条女人的小裤裤闻闻嗅嗅舔舔,回忆着那段美好的时光。

  一日,郝江化从镇上回来,夹着皮包,叼着烟头,喊了一声,很是纳闷,竟然李萱诗她们没有出来迎接,看来不调教调教就忘了规矩了。于是把包扔给吴彤,自己走进来进去。还没进屋便听见里面女人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又夹杂着男人厚重的声音。一脚踹开了门,只见有一个中老男人,带着一个帽子和一副墨镜,脸上挂着一块伤疤,长着怪怪的胡须,但身形高大,两眼如炬,谈吐儒雅,正在与李萱诗她们有说有笑,兴致很高,并且很有风趣。

  郝江化看着那一块伤疤,内心竟然恶心起来,鄙视他妈的还有比他更丑的恶人。看着李萱诗和他聊得很是投机,心中不快,想问个究竟,悻悻的说道:「这是谁?」李萱诗见郝江化进来,忙迎上前去,说道:「老郝,我给你介绍一下。你还记得咱们产品滞销打不开出路的时候,咱们跑断了腿求人就是没有人相助,关键时刻就是这位老哥雪中送炭,帮咱们解决了燃眉之急。」郝江化听了虽然不爽,但是不能显得小气,何况对方非富即贵,露出了笑容,笑道:「多谢老哥帮忙,不然当时我们就亏大了。来来来,老哥,请上座。」对方客套了一番:「哪里哪里,只是举手之劳。」

  郝江化坐在正座上,翘起二郎腿,问道:「老哥贵姓,哪里人士,在哪里发财啊?」那人笑道:「免贵姓甄,名事隐。在英国生活,做食品类生意。现在到中国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合作项目,只是巧了,那天遇到了夫人。」两人就这样心里不一的聊着。聊天中,郝江化感觉甄士隐确实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以后可以把产品推向国外市场。甄士隐来自英国,名下下有很大的产业。于是郝江化借机又让郝萱认甄士隐为干爹,进一步拉拢关系。因为甄士隐要在这里考察他家的茶油项目,以便更好的合作和推广,所以被留下来暂住些时日,同时顺便辅导郝萱英语。

  就这样过了几日,甄士隐和郝江化家人渐渐熟悉了起来。一天,那位郑市长来郝家作客,作为分管领导对这个甄士隐也是有所耳闻。为了好好款待这两个贵人,李萱诗亲自下厨做饭,郝江化、郑市长和王诗芸、吴彤他们打麻将,甄士隐在旁边观战。过了一会儿,李萱诗喊了一声需要有人打下手,郝江化正在打得起劲,自己又会不做饭,让岑悠薇去做,岑悠薇不愿去。

  甄士隐笑道,我是闲人,并且烧得一手好菜,我去帮忙。厨房里,李只见萱诗将长头发用一个大夹子随意地夹上,系着围裙,里面裸色的吊带丝绸中短裙,翘着屁股在洗什么,甄士隐悄悄的贴了上去,突然就从后面插了进去。此时外面郝江化不时吐着脏话,不时哈哈大笑,打的不亦乐乎。突然听到里面一声惊叫,碗碟掉在地上,郝江化忙喊道:「发生什么事了?」里面,李萱诗忙回应:「刚才不小心烫着手了……」郝江化闻言,继续滑弄着麻将。过了半个多小时,饭菜终于做好了。郝江化尝着菜,吃到黄瓜,纳闷这黄瓜味道怎么怪怪的。李萱诗笑道,这是甄大哥专门调的英式汁液腌制的。郝江化怕别人瞧自己是土包子少见多怪,竟然傻乎乎的咧开臭嘴嘿嘿笑着。

  后天,郝江化过生日,李萱诗打电话邀请白颖前来郝家庄,交代了一些事情。两日后,白颖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裙,脚着白色高跟鞋,提着一些礼物,步履轻盈,飘逸多姿,款款走来。郝江化看到白颖来到,听着高跟鞋噔噔有节奏的声音,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迎上前去好儿媳叫的那般亲切。

  白颖接过来见是一对宝物,上面竟然还有一些字,看了李萱诗一眼,点点头,甜甜地莞尔一笑:「那我就代老公收下,谢谢甄爸爸的疼爱」说完,白颖竟然坐在了甄士隐的旁边。这本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因为李萱诗早已坐在郝江化旁边,所以本来就没什么,可郝江化看的内心醋意翻腾,焦躁不安,脸色有些发黑。
  李萱诗察觉郝江化的脸色,紧接着说道:「老郝,你去看看王诗芸她们晚会准备的怎么样了,我陪颖颖和老哥说几句话。」郝江化心想,怎么我倒成了陪衬了,心里不悦嘟囔着走了,去宴会现场看看也好,顺便找那几个美妞玩乐。
  约莫半个多小时,一切准备停当,吴彤跑了过来,喊李萱诗他们前去赴会。白颖非常擅长音乐,于是上去弹了一些曲子,赢得他们阵阵掌声。甄士隐来到李萱诗跟前,绅士一般弯身邀请她唱首歌曲。郝江化不会唱歌,只好干瞪着眼看着二人上台唱歌,不过唱的竟然是英文情歌,有唱也有说,言辞非常甜蜜。

  他自己也不懂,只是见其他嘉宾鼓掌,他也跟着鼓掌叫好。李萱诗和甄士隐唱完歌之后,从舞台后走了出来,只是走起路来有些奇怪,两腿紧并在一起,犹如莲步,迈着小步缓缓走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