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14)作者:牧童一夜书(@CWUIP)
字数:5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看土地庙的老苟
 
  这是个圈套。
 
  这是个赤裸裸的圈套。
 
  魏征指着白如梦,颇为无奈地道:「你又骗我。」
 
  白如梦道:「我没骗你。」
 
  魏征道:「滚犊子。你没骗我,你又把我弄到有鬼的地方,你还说你没骗我。 大姐啊,你是正义的使者,善良的化身。我不是。你这整天让我代替你干这干那 的,我迟早会死掉的。」
 
  白如梦道:「我骗你啥了!不就是借你身子用一下吗?再说了,能有什么危 险?有我在,能有什么危险。」
 
  魏征道:「有你才危险。你就说说,你才来两天吧,我都打我多少嘴巴子了, 敲我多少次头了。」
 
  白如梦道:「你不耍流氓,我能打你吗?」
 
  魏征站起来,指着白如梦的脸,吼道:「你不长那么漂亮,我能耍流氓吗?」 
  白如梦也站了起来,指着魏征的脸,想骂魏征:「你……」突然想明白了魏 征的话道:「我漂亮就该让你耍流氓啊!大姐上那么多漂亮姑娘,你怎么不耍耍 试试呢?」
 
  魏征嬉皮笑脸地道:「谁让我是你丈夫呢!」
 
  白如梦道:「找打是不是?」
 
  魏征道:「我是你一丈以内的大丈夫,简称丈夫,有错吗?你要不想承认这 个称呼,你可以走啊,走的远远的。」
 
  白如梦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这时候老头道:「你看到我孙女了吗?我孙女丢了。」
 
  魏征道:「问你呢,你看见他孙女没啊?」
 
  白如梦道:「他是人不是鬼,应该看不见我的。」
 
  魏征蹲下身体,对着老头道:「你孙女长什么样啊?」
 
  老头道:「土地庙拆了。说是封建迷信。」
 
  魏征道:「我没问你土地庙的事,我问你孙女长啥样。」
 
  老头又道:「你看到我孙女了吗?我孙女丢了。」
 
  无论魏征如何问,老头只是重复着这样的两句话。魏征叹了口气,对白如梦 道:「是个傻子。」
 
  白如梦道:「先不管他了,我先教你《黄庭经》,我怎么做,你就学着怎么 做。」
 
  魏征道:「学那个有什么用?」
 
  白如梦成莲花座,五心朝天,对魏征道:「很多好处的。」
 
  魏征不以为然道:「可得长生吗?」
 
  白如梦不由得骂道:「滚犊子。你以为你是孙猴子啊,要不要我在你头上打 三下!」
 
  魏征忙也学着白如梦的样子,莲花座是坐不成了,半莲花勉强凑合著,五心 朝天还说得过去,道:「开个小玩笑嘛。」
 
  白如梦道:「我说一句你学一句,尽量排除杂念: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 玉晨君,闲居蕊珠作七言,散化五形变万神。是为黄庭曰内篇,琴心三叠舞胎仙, 九气映明出霄间,神盖童子生紫烟。是曰玉书可精研,咏之万过升三天,千灾以 消百病痊,不惮虎狼之凶残,亦以却老年永延。」
 
  一段段七言从白如梦的口中道出,魏征也不去想那些是什么,依葫芦复述着。 开始还不觉得什么,慢慢地,大脑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想什么,或者是什么都 没有想,开始还是等白如梦说完他再复述,后来他竟与白如梦同步起来,好像两 个声部一样。两个人的身体也有了变化,魏征被一团淡紫色的光笼罩着,而白如 梦被一团淡青色的光笼罩着。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夜里的玉门山中回响。
 
  两个人飞光原来越耀眼,在夜里的玉门山中闪耀。
 
  酒吧一条街上,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帅气的肌肉青年停下哈雷摩托,朝玉门 山的方向望着,嘴里轻声念着:「好奇怪的妖气啊。」
 
  第二中学的楼顶,一个穿着青色大褂的极高极瘦的中年人,朝玉门山的方向 望着,嘴里轻声念着:「好奇怪的妖气啊!」
 
  西城夜市的烧烤摊前,一个喝多了酒脸色通红的中年矮胖男人,朝玉门山的 方向望着,嘴里含糊不清地念着:「有妖气,好奇怪的妖气啊!」
 
  当最后一句「大道荡荡心勿烦,吾言毕矣勿妄传。」颂完,魏征和白如梦长 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白如梦慢慢睁开眼睛,她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保持着莲花座的姿势,吃下的 天龙和地龙已经完全化开,转化成真气汇入体内,让身体的元气提升了一些,只 是仁波切的功力太差,如果功力强些,那么元气可以补充的更多。
 
  魏征猛的睁开了眼睛,刚才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好像去了一片辽 阔的草原,那风轻轻的吹着,那阳光暖暖地照着,还有几只鸟儿在快乐地歌唱, 他想放生歌唱,歌唱这美好的生活,恰在这个时候,一张恐怖的脸从天而降,吓 得他从美梦中惊醒。可他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居然悬浮在空中,他「啊」的一声, 身体从空中跌落。
 
  魏征在地上揉着屁股,回想着把他吓醒的脸,恰在这个时候,一张脸凑了过 来,魏征以为梦中的脸又凑了过来,他「妈呀」一声,一拳打了过去,出其不意 攻其不备,打的实实在在。
 
  白如梦落在魏征身边,道:「你干啥啊,咋还动手打人呢?」
 
  魏征惊魂未定,道:「咋回事啊,他谁啊!」
 
  白如梦道:「还能有谁,刚才那老头呗。」
 
  魏征定睛一看,果然是那老头儿,老头儿半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哎呦 哎呦」叫个不停。
 
  白如梦嗔怪道:「你看你,把老头儿打成啥样了!」
 
  魏征道:「那能怪我吗?他一张老脸冷不丁的凑过来,多吓人啊。」魏征过 去扶着老头儿,道:「嘿,嘿。老头儿,老头儿,没事吧。」
 
  老头儿道:「打死我了,打死我了!人家都说七十不打八十不骂,我都快一 百岁了,还挨你一拳头!」
 
  魏征道:「这也不能怪我啊,你突然凑过来,我也是没注意……」
 
  老头儿朝手里啐了一口,吐出一颗牙齿,往魏征面前一递,道:「你看看, 你看看,牙都打掉了,我就这么几颗牙了,还让你打掉一个。」
 
  魏征道:「实在对不起,对不起。」
 
  老头儿道:「对不起有啥用啊。哎呦……哎呦……」
 
  白如梦道:「你快哄哄。」
 
  魏征道:「我不一直在哄吗?老头儿也不听劝啊!」
 
  白如梦道:「光拿最哄啊。拿钱啊。」
 
  老头儿突然来了精神,指着白如梦道:「这位闺女好!聪明,漂亮,你看人 家说的话多好听。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端庄,识大体,好看,美丽,善良 ……」
 
  白如梦美滋滋地朝老头儿深深鞠了个躬,道:「谢谢老大爷夸奖!」
 
  魏征道:「你可别臭美了……」魏征突然发现了什么,指了指老头儿,又指 了指白如梦,道:「他……他能看见你?那他不就是……」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歌声忽忽悠悠地传了过来:「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 ……」
 
  魏征吓得「妈呀」一声,坐在地上,老头儿掏出手机,笑嘻嘻地道:「不好 意思,接个电话……」边接通电话边起身往旁边走:「喂,老阎啊……」 
  白如梦踢了踢地上的魏征,道:「看你的熊样。」
 
  魏征道:「滚犊子。刚才那歌多吓人啊。你不是说他是人吗?是人怎么看见 你了?他有阴阳眼啊?」
 
  白如梦道:「你自己问他呗。」
 
  老头儿挂断了电话,道:「不好意思啊,这个死鬼老阎,搬个新房就跟我得 瑟。」
 
  魏征道:「咋的,老头儿,现在没事了?」
 
  老头儿像是被雷击到一样,扑通一声趴在地上,双手搂住魏征的大腿,道: 「哎呦,哎呦,我头疼,我肚子迷糊,我眼睛抽筋,哎呀,哎呀,我要死了。」 
  魏征有力甩了甩腿,可是老头儿抱得死死的,他没有能拍拖老头儿,魏征道: 「你个老瘪犊子。你碰瓷那。你还肚子迷糊,你咋不说你鼻子怀孕了呢?」 
  白如梦嗔怪道:「你怎么和老人家说话呢。」
 
  老头儿再次来了精神,指着白如梦道:「这位闺女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 来的,知书达理,端庄,识大体,好看,美丽,善良……」
 
  白如梦美滋滋地朝老头儿深深鞠了个躬,道:「谢谢老大爷夸奖!」
 
  魏征无奈地道:「你个老瘪犊子,泡妞的话一套一套的。你这样应该去当星 探啊,别埋没了你的才华,再不济去当人贩子。」
 
  老头死死抱住魏征,道:「那哪有我这样挣钱多啊。」
 
  魏征道:「你承认你是碰瓷了?这深山老林的,你就不怕我弄死你?」 
  老头阴森森地道:「你就不怕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提到鬼,魏征还真有些打怵,他无奈地道:「」行了,我服了,给你二百, 行不?「
 
  老头儿「哎呦」声更大,叫嚷着「要死了」,显然对这个数不满。
 
  魏征吼道:「行了,行了!你别号丧了。你说,你要多少钱?」
 
  老头儿松开手,道:「老阎新建的房子花了十五万,我得比他的好,怎么也 的二十万!」
 
  魏征急了,吼道:「多少钱?二十万。你个老瘪犊子,把你杀了,埋到十八 层地狱也用不了二十万啊。!」
 
  老头身子一扑,搂住魏征的腰,哭着嚎叫着:「没法活了,这么大岁数让个 小孩打,还骂我。我肚子迷糊也没人管,眼睛抽筋也没人管,现在牙也抽筋了… 
  …哎呦哎呦……你没良心啊,有钱也不赔我……「老头一把鼻涕一把泪,摸 得魏征衣服上到处都是。
 
  魏征想起身,可是老头儿死死地抱着他,他想起也起不来。魏征道:「你给 我放开!我没钱,你就哭死也没用!」
 
  白如梦道:「你包里不是有高小军给你的二十万吗?」
 
  魏征瞪着白如梦,吼道:「中国报!」
 
  老头儿神奇般再次来了精神,指着白如梦道:「这位闺女好!一看就是大户 人家出来的,知书达理,端庄,识大体,好看,美丽,善良……」
 
  白如梦再次美滋滋地给老头鞠躬,道:「谢谢老大爷夸奖。」
 
  魏征道:「你是哪头的?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白如梦道:「是你有错在先嘛。赔偿老人家也是应该的。」
 
  老头儿再次道:「这位闺女好!一看就是大户……」
 
  魏征朝老头儿一挥拳头,道:「你再说,你再说我把你牙都打下来」
 
  老头儿居然挺起了胸膛,大义凛然地道:「如果说实话要受到打压,那么我 愿意忍受最严厉的惩罚,闺女,你放心,就算他对我挥舞拳头,我也要把我心里 的话说出来,你就是漂亮,美丽,好看,善良,端庄……」
 
  魏征「痛苦」地双手抱头,道:「上天啊,收了这个老东西吧,我实在受不 了了。你给我的金箍,我愿意去西天取经了。」
 
  白如梦美滋滋地道:「老大爷,你这人太实在了,老说啥实话啊。你放心, 我肯定会帮你的。魏征,赶紧拿钱吧。像个男人,要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魏征道:「滚犊子。我不是男人!这钱我都没捂热乎呢。他就是个骗子,我 凭啥把钱给他?」
 
  白如梦道:「你的钱也是骗来的。」
 
  魏征道:「那我不管,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爱咋咋地。」
 
  老头儿见魏征没有给钱的意思,又哭起来,随手擦了下鼻涕,抹在魏征的裤 子上。
 
  魏征吼道:「你往哪抹啊。你咋这么埋汰呢!」
 
  白如梦道:「把钱给他吧,把他打发了。」
 
  魏征搂著书包,不说话也不撒手。
 
  白如梦道:「你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差钱的。你别忘了,治病,破邪… 
  ……「
 
  魏征不耐烦地道:「治病,破邪,聚财是你们白仙与生俱来的的能力嘛。说 了八百多遍了,你这能聚财也能破财啊。」
 
  白如梦道:「人家都说了,不会花就不会赚。你就当破财免灾了。」
 
  老头儿道:「对啊对啊,破财免灾啊!」
 
  魏征道:「行了行了,别嚎了,你先松开,我给你钱,给你钱!」
 
  老头儿:「先给!」
 
  魏征道:「你先撒手!撒手我就给!」
 
  老头儿道:「我信不过你!你先给钱,给了钱我就撒手!」
 
  魏征道:「你个老瘪犊子,你还信不过我。」
 
  白如梦道:「你说你这可咋弄的啊,连骗子都信不过你。这人品啊。」 
  魏征道:「中国报,你个欠日的玩意儿。有你就没好。」说着从书本里把钱 拿出来,扔在地上。
 
  老头儿笑呵呵地松开了手,过去把钱捧在胸口,道:「谢谢了啊。好人啊, 好人有好报啊。」
 
  魏征狠狠地道:「滚你个老瘪犊子。好人不长寿。」
 
  老头儿简单数了数,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三蛋子啊,明天你带人 过来吧……钱不是问题,你早点来。我可告诉你,土地庙必须修的要气派,也比 你给老阎修的要气派。」挂了电话,老头儿把钱送进破屋子,再出来的时候,手 里拿着两个苹果,一个递给魏征,一个放在白如梦的前面,点了根香插在苹果上。 
  魏征抛了抛苹果,道:「老头儿,你到底是谁啊?」
 
  老头儿朝魏征作了个揖,道:「小老儿苟云宝。」
 
  魏征道:「姓狗?猪狗不如的狗?」
 
  苟云宝道:「您说笑了。」
 
  魏征道:「那是狼心狗肺的狗?」
 
  苟云宝没有再和魏征纠缠,道:「小老儿在这里感谢你慷慨相助,您的功德 簿上,福德不少。」
 
  魏征道:「别扯没用的。看到钱好了,不装老年痴呆了。你不就会俩句话吗? 这么快就好了?不找你孙女了?」
 
  苟云宝笑道:「失礼了,失礼了。那时候刚好我去城隍爷那汇报工作,让小 哥笑话了。」
 
  听到苟云宝的话,白如梦问道:「那您是……」
 
  苟云宝笑道:「小老儿是看管土地庙的,暂时代理土地一职。」
 
  魏征问道:「城隍是啥玩意?」
 
  白如梦忙呵斥道:「不许胡说。」
 
  魏征道:「问问不行吗?」
 
  白如梦道:「城隍相当于阴间的市长。」
 
  魏征道:「那你呢?老苟头儿,你是代理土地,是啥官职啊?」
 
  白如梦道:「阴间的乡长。」
 
  魏征听了,欢喜的跳了起来,朝着破房子跑去,苟云宝一改老年人动作迟缓, 两步到了魏征前面,拦住了魏征,道:「你要干啥?」
 
  魏征道:「拿我的钱啊。」
 
  苟云宝道:「那是你赔给我的,给我了就是我的钱了。」
 
  魏征道:「老苟头儿,你看清楚,我给你的是人民币,你一个阴间的人,给 你人民币也花不了。你放心啊,等天亮,我给你买一车纸钱啊。」说着一下子把 苟云宝扒拉到地上,跑进了破屋子。
 
  苟云宝坐在地上,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叫着:「抓土匪啊。土匪抢钱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