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搞你妹】(完)【作者:廖挺伶】
字数:45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时候是80年代,那时候可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娱乐,那时候天天就是和同龄的孩子疯玩,记得有一年去邻居家,撞见两个大一点的姐姐脱了裤子正在互相摸逼玩,那时候也不懂,但是小孩子总是有样学样的了,那以后我开始和一个比我小一点的女孩儿玩这个游戏,论辈份,她算是我外甥女,比我小一岁,小孩子当然不会性交了,就互相摸着玩,连接吻都不知道,小女孩的逼就一道缝,摸着其实也没什么感觉。

  后来上学了,每天放学我都喜欢从河边绕道走,这时候是90年代,环境还没污染呢,河水特别干净,是可以洗澡的,我每天绕去的那里比较僻静,夏天经常有小女生脱光了在水里玩,我有时候索性坐在河岸边看她们,有个小女生特别大胆,有几次还过来和我说话,问我要不要看逼,反倒把我吓跑了。那会儿,同小区住了一个妈妈的同事,她女儿比我小7岁,我放暑假的时候就带着她女儿玩,那女孩儿特别喜欢坐在我腿上,我有时候就把手伸进她内裤里摸肉缝,怎么说呢,那时虽然已经遗精了,但其实根本不知道怎么搞女人。

  初中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的,抓成绩尽乎变态,因为我学习比较好,所以被她盯得死死的,只要她看到我和女生说话,就会把我叫去办公室,叮嘱我不许早恋,这真的很坑,绝对是童年阴影,导致我一直下意识地不敢主动追妹子,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有了恋物的僻好,一直想戒却戒不掉。开始的时候是拿妈妈的超薄长筒肉色丝袜手淫,那时候人单纯,以为干了不会被发现,反正一直也没被说,还以为没被发现,想想真是天真啊!

  要说初中干的那些事情,真的是蛮精彩的,我们家那单元的顶楼,住着一对小夫妻,女的非常漂亮,记得好像是叫刘颖,她在楼道里拉了一根晾衣绳,经常有胸罩、丝袜什么的挂在上边,我发现这事情以后,就经常溜上去拿她的内衣手淫,一直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现在想来,那么明显的痕迹,怎么可能不被发现,但她一如既往地晾晒内衣裤,绝对是故意的,也不知道她有没事偷看我拿她的内裤丝袜胸罩手淫,她有一双黑色的裤袜,超薄的,让我印像很深,握在手里只有小小的一团。

  教我们的英语老师特别喜欢穿丝袜,有一回去她办公室,正好只有她一个人在睡觉,当时不知怎么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摸了好一会儿她的丝袜腿,至于她被没被我摸醒,始终是一个迷。同班还有一个叫张倩的女生,有一天突然穿了一双肉色丝袜上学,但上完一节课,她就脱下来了,大概是不好意思,那天刚好我值日,我一直拖到最后走,用张倩留在书桌里的肉丝狠狠爽了一次,那以后再张倩再也没穿过丝袜。

  接下来该说说我同桌了,叫刘巍,人不算漂亮,但波真的很大,别的女生还没发育呢,她已经相当丰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是物极必反,白天老师看的紧,我们两个就下班以后偷偷约会,一开始就是逛个街,牵个手什么的,后来她妈说她回家太晚了,我们俩索性去她家里,对两家家长说一起学习,因为我数学比较好,她语文英文学的好,双方家长都挺高兴。她妈妈是一个蛮随便长得挺妖艳的女人,我经常看到黑色超薄的长筒丝袜散落在地板上,那时候最大的享受就是摸刘巍的大咪咪了,真的只是摸乳房,很舒服,绝对没插逼逼,当时磁带才流行,影碟都很少见,根本没机会接触情色信息,虽然她已经来月经了,我已经会撸管了,但真正的性交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刘巍经常会拿来她妈妈的丝袜帮我撸出来,还用嘴含我的JJ,当时是不知道那叫口交的,纯粹是一种本能。

  同刘巍做爱是从上刚中开始的,有一回去录像厅,碰上了放三级片,有点明白男女间的那点事儿,两个人就找机会弄了,处女逼紧得很,折腾了好几天才终于插进去了,说实话,没什么特别爽的感觉,但刘巍爱上了男女之事,基本上每星期都要搞上两三回,但让我感觉刺激的仍然是拿女人的丝袜和奶罩手淫,奇怪的是,干了刘巍之后,对她的内裤和文胸就没感觉了,得是自己干不到的女人才刺激。

  比如说有一回去语文老师家帮忙干了点活,去卫生间小便时看到了洗衣机里的丝袜,就狠狠射在上面,那时我已经知道会留下痕迹了,但依然没做清理,那个女老师也一直没说什么,这种纵容让我的胆子越发的大了。后来有一次给班主任的妹夫替考成人高考,中午到她妹妹家休息,在卧室里居然发现了了床下的乳罩,我又狠狠射在了上面,那种感觉真的特别的爽,感觉青春期的自己很傻,年岁渐长才发现,干处女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世界,可惜,已经越来越没有机会搞到处女了,这个世界是越来越滥了。

  高中时还偷窥过一场春宫表演,是一个实习女老师,教化学的,当时我代表学校要去北京参加全国化学竞赛,这个女老师晚上帮我补习,有一次抠一道题到很晚,好不容易理清头绪了,那老师说要去上厕所,让我收拾一下自己回宿舍。当时已经准备很多天了,我有点疲惫,老师去厕所后,我就躺到了办公桌后的长椅上,本来就是想歇一小会儿,但太累了,刚一合眼就睡着了。

  我睡得很熟,被惊醒坐起来的时候,校长已经把女实习老师压在了沙发上,女老师的上衣已经被扒光了,只剩胸罩,校长用强,女老师抗拒着,谁都没注意屋里还有我,校长一遍遍说着想留校工作就从了我,女老师的反抗也也越来越弱了,再后来,校长扒开女老师的短裙内裤直插而入,屋里响起女老师压抑的呻吟声。这件事情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机会适当的时候,该干就干,干了也就干了,不干是傻瓜,就比如女人喝醉了,没必要瞻前顾后的,就一个字,干,若是装醉,那就是希望你干她啊,若是假醉,那就真是不干白不干了,过去她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男女间就抽抽插插那么点儿事儿,看开了真的没什么。

  读大学真是人生的黄金时光,大学里的女人比高中生够味,比工作后的女人纯,如果能重读一次大学,我一定多干几个女生,而不是死磕老婆一个人,太亏了。头两年在新校区真是男人的天堂,我住的宿舍楼,是女生宿舍楼,只有一个单元是男生宿舍,重点是天台是通的,而且天台上满是晾衣杆,一到夏天,满天台的女生内衣,乳罩,丝袜,长筒袜,吊带,乳罩,袜袜,性感内内应有尽有,我自认为是很勤奋的,每天天黑都上去尽可能多的猥亵一翻,但奇怪的很,整整两年,到天台晾衣服的女生从不减少。

  其实,恋物还是很坑的,总是手淫让我在女生方面就没那么进取,大学头三年没交到女友,更没干穴,都贡献给各式丝袜各色乳罩了。后两年换了校区,宿舍楼不一样了,衣服都是晾在楼下,下手就没那么方便了,只能是偶尔找机会,快来将乳罩丝袜顺走,找地方发泄完再放回去,各有各的刺激吧。

  大四下学期才认识的老婆,她家是本地的,很快就上了床,她喜欢各种淫叫,我怀疑在我之前她有过很多男人,因为她的逼是黑的,但我怎么问她都不承认,她是单亲家庭,只有妈妈,她妈妈是国企的一个小领导,毕业后我就住进了她们家。

  工作挺顺利的,重要的是单位的女同事,怎么说呢,说不清,举二三例吧。有个刘姐,30多岁吧,她负责带我,有一回出差,开房时,我跟前台说要两个房间,刘姐说还是二床房吧,她解释说在外地一个人睡怪害怕的,但晚上洗完澡,她光着身子就上了我的床,没任何缓冲,激情后,她让我保密,说老公一出差就大半年,她自己带女儿很难捱,那之后,她经常找借口让我去她家,去了就是啪啪啪,真是如狼似虎,我也不亏,经常背着她摸她女儿肉缝。

  还有一个同事叫马欣宇,和我同岁,我们公司有一半是女子公寓,走廊里经常有女性内衣,我老毛病又犯了,正拿着一双灰丝忘我呢,被她逮了个正着,下班后她约我去江边,也没说什么,她回身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她对象现在很少碰,她找找安慰。那句话怎么说来,每一个你想上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上她上到想吐的男人。过后回想当时就是傻,直接带她去开房多好,但当时真缺根筋,只是从背后抱着她,从领口看看乳沟了事,连嘴都没亲。

  还好故事有后续,一个周末,她约我去郊区一个景点玩,那天玩得很疯,到很晚,没车回来了,就自然而然在附近开了房,做到一半的时候,她男友还找电话给她,她边说话,我边抽插她,那种刺激再也没有过。

  如今社交软件有附近交友功能,大大方便了约炮,特羡慕那些会约的人,我从来没约到过,唯一干过的网友还是外地的,远在云南,是出差去的,那网友叫张馨月,当时生病住院了,我晚上去看她,也没什么企图,聊到挺晚,很自然就睡到她被窝里了,从背后楼着她,手伸进内衣里隔着胸罩摸着奶子就睡着了。离开的前一天,天黑后她让我陪她下楼走走,走到一片树丛后,我们俩开始疯狂地接吻,最后我坐在椅子上,拉开拉链,把肉棒掏了出来,张馨月掀开裙子,扶正肉棒,对准蜜穴做了下来,一边上下抽动,一边激吻。

  这之后我又明白一个道理,无论多漂亮多高贵多美丽多清纯的女人,都有被干的时候。

  但其实干的这些女人就是男欢女爱罢了,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真正有意义的是干了小姨子,那让我感觉这辈子活得值了。

  小姨子比我小了10岁,第一次见面她还在上初中,我们两个属于忘年交,特别谈得来,小姨子不知道的时,无数个夏天的夜晚,我都会找机会去嗅吸熟睡中的她的处女体香,习惯裸睡的她,给了我方便,偶尔姿势正确,我还能掰开她的穴缝,忘情地欣赏处女膜,还时常舔她的小穴,每每想着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小姨子有一天会被别人上,我心里就很不甘,当此时候,我就会把精液射在小姨子的脸上,胸上,粉穴上。

  渐渐和岳母成了一家人,她在家里特别随便,夏天的时候只穿一件齐B睡裙,既不带胸罩,也不穿内裤,经常看的我直冒火,干老婆也不解渴了,有时候我就到岳母卧室用她的性感内裤手淫,将精液射在骚屄的位置,岳母发现了也浑不在意。

  一直到小姨子上了大学,一学期不见她,我真是想死了,终于盼到假期她回来,两个人着实拥抱了一番。

  又一年的暑假,小姨子回家了,早上的时候晨脖,JJ特坚持,憋得难受,就起来上卫生间,没想到小姨子正坐马桶上小解呢,因为在一起生活差不多十年了,我们平时上厕所,甚至洗澡都没什么避讳的。但我只穿一条内裤,JJ挺着,面对醒着的她,还是第一次,一想到她交了男朋友,我心中一阵冲动,把勃起的JJ掏了出来,往前顶到了她唇边,小姨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念住了我的JJ。

  这真的很刺激,岳母就在一墙之隔,她的小女儿却坐在马桶上含着姐夫的肉棒,一阵快感冲上脑门,我一下子就射了,全射在了小姨子的嘴里。这之后,只要小姨子放假回来,背着人的时候,我就后抱着小姨子接吻摸胸,时间允许的时候她就给我口交。

  又一年暑假,星期天,老婆和我吵了一架,就和同学旅游去了,岳母也去外地参加同学会了,气闷的我睡了一小觉,醒来后发现小姨子在洗澡,她见我到卫生间洗脸,就让我进浴室帮她擦背,反正老婆岳母都不在家,我索性把内裤也脱了,和小姨子一块洗。

  帮她擦了后背,她又冲了一会,就出去了。

  我洗完擦干,发现小姨子仍然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我也赤裸着扑上床去,搂着小姨子一痛亲,从嘴亲到胸,再到了下体。

  我说道,姐夫检查检查,有没有被人破处。

  当然没有,小姨子说道。

  我撑开小姨子的小穴,果然仍是处女,此时小姨子的嫩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我心头一热,分开她双腿就想进去。

  小姨子却夹紧腿,直说不行,说别的什么都行,就这个不行。

  可我已经箭在弦上了,一遍遍好妹妹叫着,半强迫地还是将精液射进了小姨子的小穴里。

  一直在担心小姨子会怀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