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催眠公寓楼】(03)作者:ilovethc
字数:117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我要让你妈做我奴隶
 
  我用着最后的意志和力气把两人抱上床上之后就躺在她们中间熟睡起来,太 累了,这几天几乎都没有停下枪械,不断的征战征服一个个新的领土,真的累得 够呛,躺在床上,双手放在两个丝袜少妇的双腿之上,就感觉到了一阵困意,闭 眼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妈妈楚菲雅因为生物钟就醒了过来,看着躺在床上酣睡的儿 子,再看看另一边还躺着少妇宋玉卿,脸蛋就出现红晕,脑海中清晰的回忆起昨 晚三人的放荡。
 
  有些害羞,又有些懊恼的用手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自己儿子那已经抬头敬礼的 大鸡巴:「臭儿子……」
 
  随后脱光衣物前去卫生间冲洗一下汗粘的身体,随后穿上衣服前往公司。 
  在路上拿出手机看着微信群里面的聊天记录,再看着昨晚宋玉卿拍摄的视频, 看着里面自己放荡的模样,昨晚才得到发泄的身体,又出现了炽热感。
 
  自己儿子从小就拥有一根天赋异禀的大鸡巴,让世界上所有男人都为知羡慕, 家里的女人们在他小时候就开玩笑说要预订,等他成年之后就要品尝这吓人的大 鸡吧。
 
  曾经只是以为是一个玩笑,但没想到,在儿子青春期的时候居然把自己当做 性幻想对象,自己换洗下来的内裤,胸罩,丝袜里面都会出现自己儿子的精液。 
  生下女儿之后,老公因为事故离开人世,从此性欲没有得到任何解决,本来 性欲强的她只能靠着自己自慰或者和妈妈张芸,妹妹楚菲菲互相自慰来解决,但 儿子的精液味道让她压抑那么多年的性欲突然爆发,整个人都不好。
 
  一边想要得到自己儿子的照顾,一边又不敢突破道德的底线,走向乱伦的生 活。
 
  苦于选择的她只能靠着引诱儿子,但没想到自己儿子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 坏家伙,每一次都把她撩到上不去下不来。
 
  最后选择搬出去居住,一个是为了和姐妹们得到发泄,另一个是为了刺激儿 子,让他有一点勇气。
 
  那段时间,楚菲雅每时每刻都在幻想那一天自己儿子能够来强奸自己,狠狠 的操自己,让自己成为他的女人,让自己的性欲能够得到发泄。
 
  但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
 
  儿子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让她很是高兴,其实我不打这个电话,妈妈就在 这几天也会回来主动献身,因为她实在受不了,女女的刺激已经不能够满足妈妈 的性欲,她渴望得到发泄,渴望得到我的大鸡巴,渴望我的大鸡巴穿破丝袜,狠 狠的刺进她的骚穴。
 
  ??????????????
 
  正在熟睡的我感觉大鸡巴突然被一个物体给包裹着,很温暖,很舒服,就像 是女人的嘴一样,还有一个东西不断刺激着我的大鸡巴。
 
  慢慢睁开双眼,第一时间看见天花板的,低头看着整躺在自己双腿之中,不 断口交的宋玉卿。
 
  宋玉卿正将大鸡吧含在嘴里,不断的吸允着,她发现自己是爱上了这根大鸡 巴,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被这根大鸡巴得到充满的释放,昨晚没有清理的精液 淫水污渍,宋玉卿都吃的津津有味,一点点的吃入自己的嘴中。
 
  大鸡巴在她嘴中不断进进出出,只是因为大鸡巴太过于庞大,她的小嘴只能 吃下婴儿拳头大的龟头,棒身还暴露在空气之中。
 
  看着她的模样,伸出手撩了燎她耳边遮挡她精致脸庞的发丝,撩到耳后夹住, 仔细的看着她。
 
  另一只手抚摸着她头顶的发丝,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扶着,感受着她的动 作。
 
  宋玉卿这少妇看着自己老公醒了过来,抬起丹凤媚眼看着我,速度也越来越 快,粉嫩嘴唇挤压龟头的压迫感更重,那销魂的媚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时而放 电,不断的靠着视觉来刺激我。
 
  「噗…」
 
  吐出婴儿拳头大的龟头,慢慢顺着棒身一点,一点的往下舔着,粉红色的翘 舌就这样顺着她的头慢慢的向下滑,棒身都出现口水产生的反光,异常的刺激。 
  双眼一直看着我,刺激的我都想要射了,这一招可是昨晚妈妈对自己使用的, 没想到宋玉卿的学习能力居然这么强。
 
  睾丸,一个个都被她带着媚眼吸入她的小嘴中,对比龟头,吸允睾丸来带的 压迫感更强,那种爽痛,酸痛的感觉让我沉迷于,双脚绷直,闭上双眼仔细的享 受宋玉卿这熟妇给自己带来的刺激。
 
  放出,吸入,不断的循环,我都要爽上天去,这个时候,俯下头为我口交的 宋玉卿慢慢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臂慢慢抚摸我的奶头,在我的奶头处不断的画 着圈。
 
  「啊……啊……啊……」
 
  双重的刺激让我舒服的叫了出来。
 
  不光如此,宋玉卿看着我睁开双眼之后,抿着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带着 淫贱的表情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然后用她那洁白的牙齿轻轻的刮着我的阴毛,敏 捷的舌头缠着我长长的阴毛,那种表情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放荡淫荡的表情恐怕 连头牌小姐都做不出来。
 
  再加上她身上还穿着昨晚的护士制服,白色丝袜和粉色细高跟,这样的视觉 效果,让我真的受不了,射精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老公,卿儿做得好不好……」她抓着肉棒,上下套弄着说
 
  「做得好,爽爆了,老公想把精液全射到你嘴里,看着你吃下去。」我爱恋 的摸着宋玉卿的脸庞。
 
  宋玉卿没有说话,看着黝黑发亮的大鸡吧和红的发紫的大龟头,棒身上青筋 遍布,让她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带着淫贱发浪的表情,慢慢伸出粉红色翘 舌仔细的舔着龟头。
 
  左撩右撩,敏捷又熟练的舔着,媚眼如丝的看着我,时而放电的眨着双眼。 
  「老公,我想试试深喉,妈妈说很爽,我想试一下。」
 
  宋玉卿这三十几的熟妇,跟自己母亲差不多大的年纪,居然叫妈妈叫的这么 自然,这种画面,刺激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没有回答,只是忍者刺激点点头。
 
  随后宋玉卿深吸一口,看着大龟头慢慢吃进她的小嘴里,大鸡巴太大,胀的 她的性感小嘴有些发酸,慢慢我感觉大鸡巴进入另一个地带,这里面更加紧固, 仿佛囚禁住自己的大鸡巴一样,那种压迫感就像是有一只手努力拽着自己的大鸡 巴一样。
 
  我试探着继续往里插,让她的喉咙先是箍着龟头,之后是冠状沟,然后是棒 身。
 
  宋玉卿已经被我搞的脸庞,颈部发红,眼眶中也聚集了一些泪水。
 
  看着她这模样,我主动抽出大鸡巴,爬过去在床上抱着她的细腰,安慰道: 「别哭,老公不好,以后不做了深喉了。」
 
  宋玉卿整个人软瘫在我怀里,楚楚可怜的摇了摇头:「没有,当时感觉不太 舒服,现在感觉挺刺激的。」
 
  宋玉卿这个人,其实面上很冷,骨子里真的很软,就是一个小女人,每一次 都不知疲倦的想要变着法揉贱她,玩弄她,但又害怕过度给她造成伤害。 
  还没等我做出行动,宋玉卿就主动把我推到,继续埋头努力的吸允着我大鸡 巴,那双骚媚烟时而对着我瞥一眼,仔细的含着我的大鸡巴,舔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才没有必要去管,她这淫贱的模样彻底的刺激我,手微微用力把 她的头往我的大鸡巴按了下去,龟头立马感觉进入了她的喉咙:「爽……真紧… 
  …乖卿儿……你的嘴……啊……跟你的骚穴……骚穴一样紧……「
 
  「啊啊啊……爽……老子……老子以后……天天操你的嘴……」
 
  听着我的话,宋玉卿更加卖力,努力的口交,让我的龟头不断的享受她喉咙 那种紧到天堂的感觉。
 
  马上就要射了,拿着手机打开摄像模式,对着宋玉卿的脸庞开始拍摄起来。 
  「女儿……爸爸……爸爸要射了……快来了……」
 
  宋玉卿的嘴包着我的大鸡吧,用着含糊不清的话说道:「射给我……老公… 
  …射给女儿,把精液射给老婆。「
 
  随后没多久,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精液如同洪水一样不断的涌出,宋玉卿 的喉咙,嘴,脸庞上都出现大量的精液。
 
  包括她的头发上都出现精液的点缀,宋玉卿将嘴里和喉咙的精液慢慢吞下, 继续舔着我的大鸡巴,一边舔,一边用手把脸上的精液擦掉,并且用嘴舔着手上 黏稠稠的精液,一点一点的吸入嘴中。
 
  清理干净之后,宋玉卿一边脱下护士服,丝袜和高跟鞋走向浴室:「累死我 了!」
 
  环抱着我的身体一起前往浴室,噘着性感的小嘴不满的说道:「一点都不好 吃……哼!以后不给你吃了……」
 
  我打开浴缸放水,回过身抱着她,双手抓住她那性感巨大的肉臀:「不吃以 后不操你了……」
 
  「哼!……」宋玉卿白了我一眼:「不操就不操,我随便勾一勾手,不知道 有多少男人想要操我……」
 
  「啪……」
 
  「老公……疼……」宋玉卿噘着小嘴用着可怜的鼻音。
 
  「谁叫你不听话……以后再说这些话,我就一个月不操你……操其他女人的 时候还要把你绑住让你在一旁看着。」抚摸那肉臀,鸡巴顶着她的小肚子。 
  「哼!老公一点都不爱人家,讨厌死了……不理你了!」
 
  说完就迈着猫步进入浴缸内舒服的泡着泡泡浴。
 
  欲望早已消失殆尽,我不喜欢泡澡,打开喷浴头就站在一旁冲洗起来。 
  「老公……要不然我把那娱乐公司给你管理,你也可以偶尔玩一玩明星。」 
  坐在浴缸内,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玩着泡沫的宋玉卿说道:「但你不能乱玩, 娱乐圈其实很多都很脏。」
 
  我冲洗着身体:「我要来没用阿,国内明星我几乎没兴趣,韩国女团我倒是 有兴趣。」
 
  「你也太瞧不起你老婆了吧?」宋玉卿傲娇的白了我一眼,作为一个好强的 女人,我的这番话让她饱受打击,反击的说道:「我这家娱乐公司和国内娱乐经 济公司达成过协议,我管进口,也就是外国明星想要进入中国,没我的准许,是 不可能接到任何项目的。」
 
  「这么牛逼?」我有些惊讶,虽然宋玉卿是一个经常上财经杂志的女强人, 也是国内一个资本大鳄,她的公司号称金融界的腾讯,几乎什么都要插上一脚, 但没想到,居然在娱乐圈内也是这样,看来资本的力量就是可怕!
 
  「哼……你可是楚式集团少东家,这些对你不是小意思?」宋玉卿噘着高傲 的头。「那是……你也走了狗屎运,不知道我怎么看上了你!」
 
  魔法的力量,对于一个人的依赖,这点作为女强人的宋玉卿可是不知道,当 然,我也不会说,只是笑了笑,指着垂头丧气的大鸡巴:「你是看上了它!」 
  「真丑…」宋玉卿憋了一眼,害羞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去管理一下你那家」进口「娱乐公司,顺便养几 个正统母狗玩玩。」我假装一脸的不情愿。
 
  「臭不要脸…」
 
  听着我的话,宋玉卿不好意思,娇嗔的回答。
 
  「老公,你洗好了?陪陪人家聊聊天吧…」看着我放好喷头,关闭喷浴,宋 玉卿伸出手放在浴缸旁想要拉住我,另一双美腿也搭在浴缸旁,嘟着小嘴用着腻 人的鼻音。
 
  看着她这诱惑的模样,我果断摇了摇头拒绝:「你这迷人的小妖精,想要把 老公榨干?」
 
  「是阿……我就想要把你榨干,不让你祸害其他女人!」
 
  「嘶……痛……放手……」
 
  宋玉卿一把拽住我的两个蛋蛋,那种痛,痛的我流眼泪。
 
  「老公……陪陪人家吧,人家一个人好无聊,老婆可以……可以给你吹吹它 ……」宋玉卿噘着嘴用着撒娇的鼻音说道,但手上可没有松开。
 
  「好,快点放开,要碎了,放开,放开我就陪你。」我忍者痛感涨红了脸。 
  「那你等下要陪人家去逛街啊!人家想要买点衣服和鞋子。」宋玉卿看着我 的模样,忍者笑容得寸进尺的卖萌道。
 
  「好好好…快点放开。」
 
  「那我放开咯!你可是答应过人家的,要做到哦?」
 
  「好…」
 
  等待宋玉卿放开之后,我用着全身最后的力气打开浴室房门冲了出去,站在 门外低头看着睾丸有没有损坏,看着完好无损之后担着的心终于放下。
 
  现在宋玉卿在我心中可不是那种软弱的女人,反而有点棘手的红玫瑰一样, 毕竟才二十几岁的我,天生心中就对于宋玉卿这种三十多岁的少妇有些胆怯。 
  站在浴室门外抬起头就看见浴室内的宋玉卿居然面带嬉笑的说道:「老公… 
  你答应陪人家聊天的,怎么出去了?「
 
  「你就装吧,还想我陪你聊天,蛋都差点给我捏碎,你就多想守活寡?」 
  宋玉卿只是捂嘴笑了笑回过头玩弄泡沫,不再搭理我。
 
  我回到床上躺下,拿着笔记本开机,在开机途中拿出手机准备看看微博。 
  突然看见一条信息。
 
  「您尾号4080卡16日10:30网上银行转入30000000…… 00,余额54056420。00」
 
  「咦……怎么突然多了三千多万?」我看着短信自言自语。
 
  微信出现一条消息,打开一看,发现妈妈楚菲雅发来一张自拍照,右手拿着 手机自拍,左手撑着脸庞,噘着嘴表达不满,身上依然是万年不变的制服OL, 西装上衣,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透过衬衫还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黑色的胸罩: 「妈妈不开心,坏家伙还没起来吗?想妈妈了吗?」
 
  我笑了笑,点燃一支香烟回过去:「早就醒了,醒了你就不在,只有你那骚 儿媳再给我舔,一大早上就把我舔硬了,然后在她嘴中射了一炮,刚刚洗完澡。」 
  「宋玉卿居然这么骚?真是看不出来,不过也好,以后妈妈帮你调教她,让 她变得更骚!」
 
  「妈妈老婆,你也别乱来,别把她调教成狗奴,你们都是我的女人,微微刺 激调教就行,太过分不行,受不了。」
 
  「臭小子,你以为妈妈是什么烂货,其他的我可不会,昨晚那样调教就行!」 
  「对了,你一直不是吵着要买拉法吗?我给你转了三千万,你自己去买吧! 
  我要去开会了,对了,记住,别在外面乱搞,家里女人和公寓女人我都同意, 其他女人我发现你乱搞,我再也不理你了!「
 
  看着妈妈楚菲雅发来的信息,我深吸一口香烟:「这是给我的嫖娼费吗?看 来妈妈老婆昨晚可是舒服死了?」
 
  「滚!等几天你生日的时候,你最好蹭着那群骚货给你过生日的时候全部把 她们操了!不说了,开会了!」
 
  楚天把手机丢在床上的另一边对着浴室喊道:「还没洗完?快点洗完我们去 吃点东西!」
 
  宋玉卿:「没有,我不想出门,外面好热哦,你点外卖吧!」
 
  「那你要吃什么!」拿出手机打开美团外卖
 
  「人家要吃饭饭!」宋玉卿卖萌完之后感觉鸡皮疙瘩都出来:「好恶心哦, 不这样尝试了。」
 
  外卖很快抵达,宋玉卿也泡完澡,打开衣柜拿着妈妈楚菲雅的衣服开始穿了 起来,我也走到门口拿外卖。
 
  把外卖放在客厅茶几上,我走进卧室想要喊宋玉卿出来吃饭,就看见宋玉卿 上衣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针织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牛仔短裤,性感的双腿被肉 丝丝袜包裹着,幸好不是油光肉丝,超薄的肉色丝袜仿佛和她的肤色融为一体, 不仔细观看的话,根本看不见她穿了丝袜,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赋予了宋玉卿超 长性感的美腿,一条腿穿着粉色细高跟鞋,粉色高跟鞋的鞋尖不是特别的拉长尖, 只是出现一丝弧度,让鞋出现一点微尖,细细的鞋跟没有涂上粉色漆面,是银质 金属漆面,细细的鞋跟让这双高跟鞋显得更加性感。
 
  另一条腿还没来得及穿高跟鞋,拿着我的手机看着我和妈妈楚菲雅的微信对 话。
 
  当然,也没什么不能给宋玉卿看的,毕竟关系都已经说开了。
 
  我走过去,把玩她的两条丝袜美腿,一只手抚摸那已经穿上高跟鞋的美腿, 高跟鞋皮面很滑,因为上了粉色漆,所以显得很滑,脚背和高跟鞋的弧度不大, 刚刚好,很是性感,粉色和肉色丝袜的反差就出现在脚背上面。
 
  另一只手刚刚握住宋玉卿的丝袜美脚,她就感觉痒,躺在床上笑出声来。 
  「你个变态,臭流氓,哪有人这样玩脚的!」
 
  「啪……」
 
  「讨厌……臭老公,又打人家屁股…」
 
  宋玉卿噘着已经重新上好妆的鲜红小嘴,脸蛋微红,抱怨道。
 
  「你这骚货,昨晚妈妈给你舔脚背的时候,你享受什么?」
 
  「我……我……」
 
  宋玉卿被我挤兑的话都说不出来,脸上全是害羞的表情。
 
  「好了,看又有什么用,起来吃饭,吃完饭陪我去买车。」
 
  抱着她的双腿,捡起床边另一双粉色高跟鞋,帮助她穿在脚上,俯下身去亲 吻那双美腿的脚背后,抱着她的丝袜美腿在脸上磨蹭一番,感受丝袜那种顺滑感。 
  「老公要买什么车!」宋玉卿双手抱着我的手臂一起走卧室。
 
  「我买拉法,几个月前就订了,一直没去拿,昨晚把妈妈操了之后,今天给 我转了三千万,下午就去把车提了。」
 
  「看来婆婆把你当做是鸭。」宋玉卿张开双手求抱,我拍了拍大腿让她坐上 来之后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一只手放在她的双腿之中,尽情的抚摸丝袜带来的 刺激感。
 
  「只不过你这鸭有点贵,一夜三千万!」宋玉卿的粉嫩红舌咬着筷子。 
  「呵呵,那你婆婆给了你老公三千万一夜,你呢,你这大美人准备给我点什 么?」我慢慢扒开她的丝袜双腿,到秘密地带慢慢抚摸,突然发现还有一层格挡: 「穿内裤了?」
 
  「恩…等下不是要出门吗?再说空荡荡的也不舒服,我就看见婆婆抽屉里有 系带内裤,我就穿上了。」宋玉卿回头在我那不太高兴的脸上亲了一口,鲜红色 的唇印完美的印在我脸上。:「你是人家老公,你得到了我,难道你还想要其他 的吗?」
 
  「再说,你鼎鼎大名的楚式集团少东家还缺钱吗?」宋玉卿白了我一眼: 「你缺的只是女人吧?还是极品少妇!」
 
  宋玉卿说归说,但行动没有停止,看着我的一只手抱住她的腰部,另一只手 抚摸我热爱的丝袜和美腿,没有手拿筷子吃饭,红着脸用嘴叼着菜送入我的口中, 每一次送来食物之后,我们两人都会进行热烈的激吻。
 
  一顿简简单单的午餐,硬是吃了一个多小时,饭菜都凉了还没有吃完。 
  我躺坐在沙发上,宋玉卿戴着被丝袜包裹的美腿分开而坐,坐在我大腿之上, 大鸡巴之下,我就这样抱着怀中的熟妇激烈的热吻起来。
 
  宋玉卿那粉嫩顺滑的翘舌在我的口中不断调皮的勾引着我,时而逃避,时而 主动挑衅吸允,怒不可及的我,掀起她那没有任何图案色彩装饰的纯粉红色针织 短袖上衣,隔着胸罩就开始揉捻她的F级别不下坠,无黑乳晕,粉红色一般的樱 桃乳头,狠狠的揉捏,揉捻这已经属于自己的豪乳。
 
  三十五岁的女人,阴唇是粉嫩嫩的,乳头也是粉嫩的,并且没有任何乳晕, 完全就是一个极品,当然,他现在拥有的四个女人都差不多。
 
  「叮叮叮……」
 
  电话铃声响起来,宋玉卿推开我,从茶几上的抽纸盒当中抽了几张纸出来擦 拭一下嘴角的唾沫。
 
  我意犹未尽的再一次抱着宋玉卿,想要继续亲吻。
 
  宋玉卿伸出手臂挡住我的进攻:「不要了老公,我看看是谁打的电话。」 
  宋玉卿从旁边把电话拿过来看了看对着我说道:「老公…是我妈打的电话, 别出声阿。
 
  吃到乱伦甜头的我,一听是宋玉卿妈妈的电话,我的鸡巴变得更加硬,胀痛 的我受不了,打开拉链,放出硬到发胀的大鸡吧,暴露在空气之中,我知道宋玉 卿看到这一幕想要逃离,一只手早已经牢牢的拽住她的细腰,不让她离开自己的 双腿之上。
 
  「妈妈…!嗯…不用了,相什么亲阿…」
 
  听着电话那边传过来微弱的声音,我知道宋玉卿的妈妈肯定也是一个大美人, 声音很甜,但也不至于甜的腻人,反正感觉很温暖,声音泛滥着母爱。
 
  我拽住宋玉卿另一只温滑入玉的手掌,放在我的大鸡巴上,让她一边给我撸 一边和自己母亲讲话,这样的刺激,让我都感觉她的阴唇已经溢出水来。 
  宋玉卿面带刺激红晕,只能忍命的一边帮我撸一边打电话。
 
  「啊…爽…」这样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呻吟出来,闭上眼睛幻想着宋玉卿的 母亲,自己的岳母给自己撸,给自己口,穿上黑色丝袜和高跟鞋,撅着屁股让自 己操她的画面。
 
  「怎么了…你旁边什么声音?怎么是一个男的?你交了男朋友?」
 
  宋玉卿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也想曝光我们的关系,早一点让幻想 成为事实,用手指指了指自己。
 
  聪明的女强人宋玉卿当然明白我什么意思,呆了一两秒后在我期盼的眼神下 点点头对着电话回答道:「是的,他刚刚健身完,喝了冰水,所以…」
 
  宋玉卿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对面就出现急切的惊叹声:「真的吗?你可别再 骗妈了,这样,下午,下午我有空,你带他回来让我看看,要不然我不相信。」 
  宋玉卿从温滑如玉的掌心当中感受到我对于她妈妈的欲望,可不想这么早就 让我去见她的妈妈:「真的,我怎么可能骗你,他,他下午可能有点事…所以… 
                 「
 
  「不管,你下午不给我带回来,以后就别认我妈了,对了,他多大,干什么 的?家庭情况如何?」
 
  听到这里,我哪里能忍,一把抢过宋玉卿的电话对着那边的岳母就说到:「 
  阿姨,我下午没事,别听卿儿乱说,我下午就和卿儿过来看看你。「
 
  宋玉卿羞不可及,一把拽住我的大鸡巴用力紧固,龟头下面的青筋能用肉眼 看见快速的庞大聚集。
 
  听着我对宋玉卿的称呼,岳母很是高兴,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随后我挂掉电 话。
 
  「啊…」
 
  我一把推到宋玉卿,随后压在她身上,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的她赶快求 饶:「爸爸…不要了,不要操女儿…女儿下面都还是肿的,很痛的,女儿给你口 吧,好不好…求你了爸爸。」
 
  看着宋玉卿这骚样和淫贱的话语,一只手牢牢的把她压在沙发上,另一只手 扶着大鸡吧就对准她的嘴慢慢插了进去。
 
  ?????????????
 
  凭借着没有使用异能操了妈妈楚菲雅之后,心中对于女人越来越轻视,我觉 得妈妈这样的绝色美女都能随便操,更别说其他女人,算什么?有经营楚式集团 总裁的光环大?
 
  尤其是在没用使用异能,征服自己妈妈,看见原本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沦为 自己胯下的性奴,说着下贱淫贱的话语时候,我心中那种自豪感越来越强。 
  异能?异能算什么?早已被他抛之脑后。
 
  如果硬要说,异能的作用是什么,那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的胆子更加大,让 他明确的知道一个女人的内心需要什么!
 
  钱?他有,但他以前并没有使用
 
  权?他也有,楚式集团少东家,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
 
  屌?呵呵,可以说这个世界几乎找不到几个可以和他相提并论。
 
  然而,曾经的他为什么没有利用这妖孽般的条件去追寻?
 
  那是曾经活在管教森严的楚菲雅「淫威」下。
 
  以前一栋墙阻挡他去寻找男女世界,而这栋墙就是楚菲雅本人。
 
  然而,现在楚菲雅早已被他征服,而且还是在没有使用异能的前提下。 
  楚菲雅和异能的地位对比,当然是楚菲雅比较高,所以楚菲雅的征服让他几 乎无视了异能的存在,已经变成可有可无。
 
  人,对于性的追求都是刺激,一旦你满足一个点,你就会厌倦,你会寻找新 的刺激点,然而异能的刺激点并不能再刺激他,他想要寻找更好的刺激点。 
  但他不知道的是,奴隶魔法这个魔法力量已经开始蚕食,反噬他的意志,如 果异能只是一个奴役,并且保留完全思想的一个魔法,你觉得异界原住民法师们 会集力去驱散它吗?
 
  不,没这么简单。
 
  奴隶魔法这个魔法,是一位魔法天道传承者所创造,他想要利用人们内心中 的黑暗,来创造一个黑暗世界。
 
  奴隶魔法这个魔法的使用看似简单,但里面暗藏杀机,它会慢慢的无限扩大 人类心中的黑暗,直到…一个人的死亡。
 
  那你说如果停止使用会怎么样?如果停止使用,反噬的力量会越来越大,也 就是,让人内心中的黑暗属性加速扩大,直到,一个人的思想完全被黑暗所控制, 然后成为一个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就像是美剧中的丧失一样。
 
  那你说,有人用自己的意志力打败过奴隶魔法吗?有,异界原住民又一位少 年魔法师,误入歧途,走入黑暗,但在最后的时刻,他遇见一个为他放弃生命的 女人,为之感化。
 
  所有人都不知道,想要阻止只是一个简单魔法的事情,或者说,所有人都不 会去做出那样的选择。
 
  奴隶魔法只有两个魔法,一个是奴役,一个是释放。
 
  那你觉得一个人走入黑暗面,会放弃现在所有的成就和满足感?去放弃这一 切?
 
  就比如一个穷苦孩子突然拥有一千万,过上了好的日子,你觉得他会放弃这 一切去选择继续受苦,为一日三餐的生活困扰?不,他不会,任何人都不会,这 就是人的欲望,无限大的扩大,直到,无法控制。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投资失败选择跳楼或者其他方法自杀,许多人都 在说承受不了,其实太过于简单,大多数都是不想回到曾经的生活,不想放弃现 在的一切,所作出的选择。
 
  ????????????????????????
 
  下午,我带着渐渐变得淫贱少妇宋玉卿来到她家,准备面见岳母。
 
  虽说在公寓里,宋玉卿就给自己口了,但是在这一路上幻想着高等知识分子 的漂亮岳母以后跪在地上,带着项圈,自己牵着母狗链条,那种刺激的感觉让他 的鸡巴在这一路上都是硬邦邦的。
 
  慢慢,我脑海中出现一股思想,那就是没有使用异能,却成功的操了女神妈 妈,这种自豪感,让我觉得魔法可有可无,完全可以抛弃一切,我想要去玩弄一 个女人,我想看见一个女人用着自己的意识,自己选择放弃尊严跪在地上,穿上 淫贱的制服和淫贱丝袜高跟,哀求的求着我,让我收她为女奴。
 
  求着我让我临幸她,操她,求我赐给她母狗项圈,并且发誓永远不会取下, 跪在地上乞求让自己给她戴上狗链,并且牵着她去绿化带小便,大便。
 
  让别的男人看着我在操她,乞求我寻找更多的围观者,让一个个陌生的围观 者抚摸她的性感丝袜美臀,性感黑丝美腿。(不会出现,只是描写魔法已经开始 反噬,心中的黑暗已经开始扩张,这种对于我来说,已经算是绿了,讨厌绿,无 理由,永远不会去寻找那样的刺激。)
 
  宋玉卿的家在市区外的一个别墅小区,在车内听着她描述,她妈妈林晚晴是 一位知名画家和作家,获得过无数奖项。
 
  和宋玉卿来到了她家门口,掏出钥匙,宋玉卿刚刚打开了门,我就看见一位 漂亮熟妇,身上气质和她的职业一模一样,拥有那种温文尔雅,悠然典雅,并且 雍容华贵,一看就是出自大家,脸上溢出自信又高贵的神色,就那么自然的流露 出来,皮肤很白,白的就像是美玉一般,脸型是一个锥子脸,但又不夸张,长发 微卷,黑色卷发就这样随意的披散着,黑色的发丝就像是黑珍珠一样美丽,黑的 发亮。
 
  小嘴上涂了粉红色唇彩,仿佛母女两都对粉红色有着天生的追求一样。 
  林晚晴大约五十二岁,和宋玉卿有着几分相识,都属于那种绝色美人,但穿 着打扮看来却要年轻许多,穿着粉红色旗袍,旗袍上绣着吉祥如意的图案,长度 几乎都抵达膝盖处,这一点让我有些失望,但腿边的开衩反而让我感到兴奋。 
  宋玉卿充分的遗传了林晚晴的所有优点,身高都是一米七以上的高个子美人, 双腿修长,胸部拥有豪乳,臀部拥有让人羡慕的肉臀,但又不夸张。
 
  双腿上穿着大气整洁的肉色丝袜,双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短高跟,中规中矩。 
  看了林晚晴,我心中不知道该说林晚晴年轻还是宋玉卿有些老气,两人完全 看不出是母女,反而像是姐妹一样,她的眼角根本没有皱纹,仿佛就是三十来岁 的熟妇。
 
  林晚晴每走一步,旗袍开衩处的白嫩大腿都在刺激我的肉眼和激烈跳动的心, 心中那种想要征服的欲望越来越强。
 
  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想使用魔法,魔法太过于简单,完全没有任何挑战性可 言,根本体会不到征服一个女人,让一个高贵典雅,并且雍容华贵的女人自甘堕 落,下贱的成就。
 
  虽然说,这样的装扮对于我来说穿的有些多了,但这样打扮,相反的,更加 的衬托出了她的成熟风韵,和知书达理。
 
  女人穿的很多时,男人喜欢盯着少的地方看,女人穿的少时,男人喜欢盯着 多的地方看!
 
  现在也就是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悦耳打断了他的幻想,声音干净而清脆,又带着吸引人 的磁性,从中能听见女人的温柔和浓浓的母爱之情:「回来了?先进来再说,别 让人在外面傻站着!」
 
  林晚晴说完还白了宋玉卿一眼,暗示她不懂事。
 
  宋玉卿抿嘴一笑,正大光明的牵着我的手开口说道:「妈,这是我男朋友, 叫楚天,是楚式集团的少东家,家境没的说,对我也很疼爱。」
 
  林晚晴没有回答,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只是抿嘴微笑看着我,仿佛是想要 把我内心看穿一样。
 
  说实话,我的内心此时有些发毛,亏心事害怕被人知道,自己对于眼前这美 艳不可方物的岳母可是拥有巨大的歹念,很害怕她一旦知道自己的内心会是一个 什么样的心情。
 
  「阿姨…你好,初次来,只是带了一点化妆品和日用品。」安静了几秒钟之 后,我终于受不了这样尴尬的情况,主动开口打破这种尴尬的寂静。
 
  林晚晴微微笑,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美,那样的吸引人的视线,我在这一刻, 心中突然想要伸出手抱着她,强吻她,撕裂她那薄薄的旗袍,按在门上强奸她, 揉捻她,操她,让她沦为自己第一只下贱的母狗,淫荡的母狗,为取悦我的性欲 和大鸡吧做出一生的奋斗。
 
  「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真是有礼貌。」终于,再一次沉默之后,林晚晴 伸出手邀请我进入。
 
  「第一次见面肯定要给长辈带礼物,听说阿姨保养得当,所以这一次我就带 了一套效果很好的化妆品。」
 
  走入客厅内之后,我把礼物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那下次来就别来礼物了,既然你和玉卿谈恋爱了,那以后也就是一家人。 
  「林晚晴随后前去客厅右边饮水机处给我倒水。
 
  我和宋玉卿两人坐在沙发上,林晚晴正弯着腰在给我倒着水,而由于她弯着 腰的原因,就使得她的那性感,并且薄薄的旗袍紧紧的绷在了她的那坚挺的肉臀 上,将她的美殿的优美轮廓完美的展现在我面前,轮廓中仿佛能看见那内裤的痕 迹,肉臀圆而又翘,是那么的美,这一刻我很想冲过去伸出双手抱着她的那性感 的肉臀,俯下头去尽情的亲吻和闻她那性感肉臀的美味。
 
  性感的肉臀在这一刻就像是美味的食物出现在我面前,我胯下的大鸡吧不争 气的顶着内裤,顶着裤子,那种坚挺,让我感到疼,感到爽。
 
  心脏的快速跳动,让我呼吸急促,口干舌燥,心脏仿佛快到嗓子眼。
 
  虽然没有用手摸,但,就这规模,和这形状,就算是妈妈楚菲雅也比不上, 更别说宋玉卿,这可是我目前为止看到的最美的肉臀,是那么的美,心中的欲望 越来越强,我感觉到了前列腺液的溢出。
 
  旗袍上扬,双腿并拢,丝袜包裹,再加上那巨大并且拥有美感的肉臀,让我 真的,真的快要压制不住心中的欲望感。
 
  这时,我脑海中出现,那就是林晚晴和宋玉卿母女两人都穿着女仆装,穿着 黑丝袜和白色细高跟鞋跪在冰凉的地板上,林晚晴用着她那性感红唇内的翘舌仔 细的给自己舔着大鸡吧,宋玉卿跪在她妈妈林晚晴身后,掀起她的女仆裙,仔细 的舔着她的丝袜骚穴,而我手中拿着两条冰凉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处尽头是母女 两人的颈部,母女颈部牢牢的套着性奴项圈。
 
  没等林晚晴回来,我靠在宋玉卿的耳边底声,并且带着难以压抑内心中的冲 动,用着颤抖不已的声音道:「我想要操你妈!我要你妈做我的性奴隶,真真的 性奴隶,比A片中的性奴隶还要下贱,还要淫荡,我要让她成为的肉便器。」 
  而两人没有发现的是,林晚晴回归步伐突然停止,脸上突然出现不可思议的 表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