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梦薇】
我调进这个单位的时候,立即被安排当公司秘书。当时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后来才知道,前任秘书因为回家生孩子,才有了我这个机会。
 
  于是,心里就不住地猜测,这个少妇是啥样子?她要是产假回来咋办?
 
  时间飞快地就过去了。大概半年光景,俺正好休假回公司上班,发现办公室 里坐着一位短发少妇在随意地看报,因为低着头,看不出模样。
 
  我礼貌地招呼了一下:“你好!”
 
  少妇猛地抬起头来,这一刻,我的眼神定格了!
 
  “你好!你就是阿文吧?”她从容地说,一双美目紧紧盯着我。
 
  凭直觉,她一定就是回家生孩子的那位少妇。可是,眼前的她,分明就如同 一个可爱又调皮的少女,白净的脸蛋泛着微微的红晕,几丝刘海下挑着一对细长 的柳眉,那双凝视的眼睛似乎在等待着答案。
 
  我不由自主地咽了下,连声说:“是是,我是阿文。呵呵!”
 
  没等她开口,我就客气地说:“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梦薇了吧?”
 
  “嘿!你怎么知道?”银铃般的的声音伴随她瞪得大大的眼睛让我立即笑出 声来。她站了起来:“你笑什么啊?”
 
  哦!上帝!她站起来的瞬间,我真的惊呆了。她不但容貌姣好,一套紧身皮 装更衬托着迷人的身段,玲珑有致,丰满却不失苗条,根本不象是刚刚生过孩子 的啊。
 
  “哎!问你哪,怎么不说话?”
 
  我赶紧说:“咳,真没想到你……”
 
  “我?怎么啦?”
 
  “……你这么漂亮……不象……刚生孩子嘛”我有点结巴。
 
  也许我说得直率了,她脸上的红晕顿时布满了整个脸颊:“去!刚认识就笑 话我。”
 
  就这样,两个从未谋面的人立即愉快地熟识了。
 
  在随后的一段日子里,因为人事上没有合适的安排,我俩就在一个办公室工 作。相识的投缘,让彼此没有丝毫的陌生感,工作之余,各自向对方谈论自己从 小到大的一些趣事,几乎无话不谈,没几天就相互知根知底了,工作上也默契得 很,让其他同事惊讶得很,以为我俩以前就认识了。
 
  不久,公司经过考察,还是我文才好,字也写得漂亮,就让我继续做秘书, 而把梦薇调往餐饮部任副经理。在一起的日子非常的开心,突然分开了,我顿感 失落。好在梦薇经常会借口批文件报告什么的到我这里坐坐,有时两人坐着什么 也不说,就静静地相互看着,我知道,也许……
 
  不知是不是天意,公司总务部组织员工看电影,我与梦薇恰好坐在一起。影 片开始后,别的同事都在悄声谈论着电影里的事或者家长里短,只有我俩默默无 声,偶尔相互看一下又立即装作看电影,似乎感觉到两人的心跳特别强烈,梦薇 也靠得我很近,一只玉手不知有意无意地就放在靠近我的地方。不知哪来的勇气, 我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她却猛地一收,眼睛还盯着我看了好几秒钟!完了!我 为自己的鲁莽而忐忑不安……
 
  此后的好多天,没见过梦薇的身影,我想,她一定把我看成坏人了。是啊, 我们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家庭和孩子,一见钟情的故事或许只能是一个故事! 
  然而,一次意外的机缘,让我与梦薇的情缘连在了一起。
 
  那是一个滂沱大雨的傍晚,因下班未带雨具的她给我来了个电话,告诉我她 被大雨堵在运河边的一个亭子里。我马上骑车给她送去雨衣,当我赶到的时候, 已是天色微暗,她见我来,开心地笑了。穿雨衣的时候,颈上一个钮扣怎么也扣 不上,她嗔了我一眼说:“傻瓜,不来帮个忙。”
 
  “哦,不好意思。”说着我上去帮她扣钮扣,不知怎么滴,感觉手有点发抖, 扣了好久也扣不到位,两人脸对着脸,贴得那么近,彼此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局促, 终于,我不顾一切抱住了梦薇,吻上了她的香唇,她稍一迟疑,嘤的一声,运河 边的雨亭中,一对痴情男女久久地融在了一起……
 
  在此后的好几年,我与梦薇的感情越陷越深,我们相约出游,湖中划船,登 山观景,却从来没越过性爱防线,似乎双方都在期盼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 
  也许上帝也眷顾我们这对有情人。在千禧年到来的时候,公司又组织了一次 赴桂林观光旅游。在回程的列车上,不知什么原因,梦薇突然病了,又是吐又是 高烧,列车医生建议中途下车送医院治疗。我作为这次带队的就义不容辞地陪着 梦薇中途下车并把她送进了医院,惊奇的是,进院当天她就有了明显好转,第二 天一早就可以下地活动了。我建议梦薇说:“今天再休息休息,陪你到这里公园 散散心,明天回去,好不好?”
 
  梦薇点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当晚在酒店用过晚餐后,我送她到房间,给她削了只苹果,两人坐在沙发上 看起了电视。我一把抱过她说:“梦薇,昨天你让我好担心啊,以后可不许你再 生病了哈。”
 
  病后的她,脸色还有些许苍白,小巧的嘴唇越显红润,她略带羞涩地说: “要不是生病了,我们现在也不会在一起。”
 
  我从她的脸上,似乎读到了什么,禁不住地吻上了她:“梦薇!”
 
  她轻轻地回吻着我,两人的嘴唇相互缠绕在一起,她柔弱的身子在微微发抖, 香唇里呼出的气息越来越浓烈热切。我一手紧紧抱着梦薇,一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她的颈脖,停留在了那饱满的胸脯。
 
  她锤了我一拳:“你坏死了!”却一下起来跨开双腿坐到了我的膝盖上。 
  我缓缓揉动着她那对令我心跳不已的乳房,我的下身已经顶到她的三角带, 她不住地扭动着,“哦哦”地吁叫着。我一颗颗解开她的上衣钮扣,隔着乳罩亲 吻着,抚摸着,并试图解开她的乳罩却没成功。她顶了顶我的额头:“真笨!” 自己伸手解了出来。
 
  啊!眼前一对雪白饱满的乳房,不住地跳动着,一对红晕中的乳头已经挺挺 的。我迫不及待的亲吻着这对美乳,从这边吻到那边,双手也不停地揉捏着。梦 薇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了,啊啊地叫着,吻住我的小嘴已经热得发烫。
 
  这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抱起了似乎柔弱无骨的梦薇,轻轻地放到床上。 现在的她,脸色不再苍白,而是一片潮红,明亮的双眼也变得朦胧迷人。我们相 互为对方褪去了身上所有衣物,饥渴而急切地相互抚摸。我从她额头吻向起伏的 乳房,吻向她洁白平坦的小腹,吻向她的神秘地带。这里一茸金黑色的阴毛下面, 诱人的私蜜处早已湿润。当我吻住她的时候,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叫喊,双 手紧紧按住了我的头,一双修长的玉腿在不住地搅动着。
 
  没过片刻,她猛地坐起来:“我不行了!我不行了!”一个翻身就压到我的 上面,平时恬静文雅的她似乎有点疯狂地吻着我,一只小手握紧了我的挺立已久 的阳具,上下急切地套弄着。随后她又张开红润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阳具,微微发 烫的嘴唇让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刺激,随着她含弄阳具发出阵阵声响,我也不 住地喘息着,小腹下面似乎热流阵阵。
 
  她大约感觉我快忍不住了,又凑过来吻我,说:“文,舒服吧?”
 
  我点着头说:“梦薇,你爱死我了!”
 
  梦薇有点坏笑地说:“就这就爱死啦?我再让你爱活过来。”没等我反应过 来,她就一下跨在我身上,握着我的阳具,“滋”的一下,阳具就滑入了她的阴 道,随着她的身体起伏,越进越深,阳具被她包围着,紧裹着,一下一下顶入了 她的花心深处。
 
  我被这巨大的快感冲击得似乎要沸腾了,双手握弄着她一双欢蹦乱跳的乳房 和上面两颗红樱桃,她猛烈地撞击着我,一头乌发在狂舞,嘴里欢快地发出嘤嘤 叫声,雪白的肌肤渐渐透出晶莹的汗珠。
 
  我担心梦薇病后虚弱,就让她躺下。当我再次进入她的体内,顶进她的花心 时,她长长地“啊……”了一声。我掰开她的双腿,充满热血的阳具更加猛烈地 撞击着她,片刻之间,她就含糊不清地持续“呜呜”直叫,双手扣紧了我的臀部。 
  突然,她并紧了双腿,身体剧烈地上下起伏,汗晶晶的头与秀发一起不住的 摆动,环抱着我的双手似乎要将我嵌进她的身体,喘息声,喊叫声越来越响。我 在梦薇体内的阳具被紧紧地裹夹着,抽插得越来越快,随着两人“啊啊……”的 喊叫声与“啪啪……”的抽插声频率愈加急促,两人好象火山爆发一样,同时发 出“啊啊!!!!!!!!”的大喊,只觉得体内一股热流酣畅淋漓地射向了我 的梦薇……
 
[ 本帖最后由 闹闹68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beike0315金币 +10回复过百 
beike0315贡献 +1回复过百 遨游东方 金币 +15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