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细数那三千弱水】作者:子微
细数那三千弱水
 

 字数:58808字
 TXT
下载次数: 44



 CHM
下载次数: 20



 



              一、副总婉盈
 
  我今年28岁,在南方沿海一个有名的城市自己开公司,公司的主要业务是 T恤和衬衫等纺织品的出口,这个行业,只要有几个固定的大客户,讲信誉,再 加上用心经营就基本可以做到财源不断。我有一些海外关系,所以几年之间公司 便迅速成长起来,一年除去费用,也有几百万赚赚。我的副总婉盈在生意中给我 帮了大忙,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早年一直在国有进出 口公司做事,积累了许多外贸经营经验,做事细致,有条不紊,外语相当不错, 管理方面也颇有才华,所以简直成了我的左膀右臂,公司日常事务由她来操作, 我主要过问一些大的财务、人力以及外联之类的事,多年的风雨共渡,我们之间 也是相当的信任,再加上我待她也不薄,给她一部分公司的股份,她也就一心一 意、死心塌地的为公司了。我一直未婚,原因嘛,主要是怕会失去自由,我现在 可以三天两头的换女人,结了婚可就没有这么悠哉了。家里人总是在催,婉盈也 劝过我几次,不过我仍旧是独来独往,乐在其中。婉盈大我三岁,丈夫是一个中 学教师,有一个六岁的女儿,一家三口日子过得也不错,婉盈的收入是丈夫的好 几倍,年终还有大量的红利,所以做丈夫的难免心理不平衡,久而久之,夫妻之 间感情也就淡了,甚至连架也懒得吵了。这些都是婉盈和我做了那些事后和我讲 的。而平时在外表上的婉盈绝对是一副家和万事兴的女强人样子。原本我对婉盈 没有什么企图,她在公司业务方面比我强,而且有时感觉她像我的大姐。
 
  婉盈是个气质很好的女性,一眼看去就是那种有学识,有见的而且很有能力 的人。
 
  虽然年过30,有了小孩,但气质这东西是不会改变的,而且还增加了成熟 女人的韵味,顾盼之间,也有好几次打动了我,有时胡思乱想时也将她作为我的 幻想对象,不过我一直是对她持有一种既敬且畏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分的言语和 举动,虽然她是我的下属。事情发生时我们俩都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好像做梦 一样。
 
  外贸公司是很忙的,一天员工都已经下班了,我俩商量一件事走的晚些,这 时客户电话来了,说订货的式样有些改变,这下可把我俩忙翻了天,总算和工厂 讲妥已经十点多了。饭也没吃,饥肠辘辘的,准备下去吃点夜宵。而就在这时, 事情发生了,她在取包时一转身正好和准备往下走的我碰了个对面,忙乱中,我 的手碰到了她饱满的胸脯,我急忙收回了手,面红耳赤的面对着脸色有些绯红的 她,时间仿佛在这里凝固了,多年潜意识当中的一些东西霎时占满了我的大脑。 
  她穿着一套藏青色的职业套装,西装裙下是灰色的丝袜,胸脯高耸,脸上的 娇羞激起了我隐藏多年的梦幻。我猛的抱住了她,她挣扎了一下,但拗不过我的 力气,我的嘴唇吻上了她艳红的嘴唇,她试着躲开,但没有用,我用舌尖想顶开 她紧闭的皓齿,她寸步不让。在我的近乎野蛮的举动下,终于她的防线崩溃了, 舌头和我搅合在一起,我的手撩开她的裙子,顺着大腿摸了上去,她反抗着,想 推开我不规矩的手,僵持了一会后,她松动了,我摸到了她的三角地带,三角裤 已经湿了,可以感到她的激情也已控制不住她的理智了。我底下勃起地厉害,顾 不了三七二十一,把她放倒在办公桌上,撕下了她白色的内裤,露出多毛濡湿的 阴部,她这时已完全放弃了抵抗,我迅速解开裤子,将阳物直接刺了进去,她浑 身战栗起来,毕竟生过孩子,她的阴部宽阔而肥厚,进去后滚滚流出的液体包裹 着我,让我骚热难当,穿插了几下,连她的上衣都没顾的上解,我便泄了,精液 射入了她的体内。有一部分还弄到了她的丝袜上。我羞愧难当,也不知道今天怎 么了,这么差劲。她推开了我,捡起内裤,到卫生间收拾好了出来时,脸色已经 很平静了。我坐在椅子上抽着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说:「我们走吧,很饿 了。」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责怪合和愤怒。我坦然了很多,和她一起锁了门。电梯 里,我再一次的抱紧了她,她没有再反抗,只是说:「我们,我们不要再这样了, 好吗?」
 
  我极不想同意,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以后,她似乎对公司更加尽心尽力了, 我们单独在一起时,也从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有几 次,也是我们俩一起加班,看着她认真做事的样子,我却再没有勇气抱她了。 
            二、音像店售货员小雅
 
  由于婉盈帮了我很大的忙,而且公司的业务也进展顺利,我于是有了一些空 闲,自从和婉盈做过事后,我的性欲变得饥渴难耐,找了好几次小姐,不过做完 后总是觉得空虚。我是个电影迷,所以音像店是我常去之所,于是和一家大型音 像店的售货小姐小雅混熟了,我每次采购的量很大,一有了新片也是要急不可耐 的一睹为快,所以小雅有时会在下班时将新片送到我的住处。
 
  她有时会顺便和我聊聊天,但我请她吃饭时,她总是拒绝,看来是个很正统 的女孩。小雅20岁,本市人,中专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便在音像店里打工,收 入不高。
 
  可以说是她的清纯打动了我,她总穿着音像店天蓝色的工作服,蜜色的丝袜, 个子不高,但身材匀称,皮肤白皙,可以说是娇小玲珑,楚楚动人。尤其是她的 眼睛,干净的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我第一眼就被她迷上了。一个周末的下午, 也是送碟片,她说她值早班,下了班顺便过来,她仍旧是那身打扮,薄施粉黛, 俏丽的脸蛋让人实在按耐不住占有她的欲望。我请她坐一会,这时我养的一条叫 龙龙的小金吧狗凑到了她的跟前,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她看样子很喜欢小动物, 于是坐在沙发上和小狗玩了起来,我开了瓶饮料给她。她坐在沙发上,两条被蜜 色丝袜包裹起来的腿给人感觉很好,低下头时白皙的脖颈也给人以无尽的遐想, 我借着玩弄小狗的机会坐近了她,一股少女的幽香扑鼻而来,我心襟动摇了,贪 婪的看着她白皙透红的侧面脸蛋和近似完美的双腿,欲望燃烧着。她似乎觉察到 我的心情。我180,身体健壮,无论从那种眼光来看,我都是那种帅气逼人的 男人,20岁初捻世事的小雅是抵挡不了我的魅力和激情的。她看了看我,娇羞 的低下头去,我本想抱住她,但又觉得这样可能会坏事。我请她吃饭,这次她没 有拒绝。显露财富的时候到了,当她看到我开着一辆暂新的奔驰时,脸上的光彩 是掩饰不住的,我请她到本市最豪华的海鲜楼,点了很多她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的 菜。
 
  她虽然很拘束,但是明显可以看出她对我还是颇有好感。杯酌间我妙趣横生 的谈吐更加深了她对我的感觉。饭后,她已经有点醉意。她给家人打了电话说同 学聚会,所以我便载着她到处兜风,她开心极了,被酒精刺激的她没有了往日的 拘束和戒备,她开心的笑着,像小孩子一样,我吻了她,她没有拒绝。
 
  我在住处解开她的衣衫时,她双眼紧闭,身上有些战栗,天蓝色的外衣下是 白色的紧身衫,紧身衫下是白色的乳罩,我一面亲吻着她,一面替他解除衣物。 
  我从身后解开了她的乳罩,一对像鸽子一样的乳房显露在我的眼前,乳头红 红的,有点发硬,摸上去温暖柔嫩,褪去裙子,连裤的蜜色的丝袜让我按耐不住 我的欲火。我隔着丝袜抚摸着她的腿,可以感觉到光滑的丝袜下柔嫩的腿。她显 然是初次,两腿紧闭。
 
  当我分开她的双腿时,她有一种完全放弃的战栗。我替他脱下丝袜,首先是 粉红色的底裤,其后便是雪一般底双腿,我从大腿出吻起,逐渐凑近她的隐秘地 带。
 
  液体已湿透了她的底裤,散发着一阵处子的幽香,我除去了她仅有的遮掩物。 
  她的阴毛不多,遮盖不住红润的洞口,我骑上了她的身子,掏出阳物对准洞 口刺了进去,一进去便觉得前面似乎有什么遮挡,我奋力前行,她叫了一声。 
  很疼。
 
  我急忙掏出时,龟头上沾满了鲜血。一个处女便这样的成为了我的囊中之物。 
  我搂着赤裸的她时,她哭了。刚被开苞的女孩是很恐怖的,她一下班便会跑 到我这里来,和我做爱,她已经不再感觉疼痛了,相反是那种难以抵抗的快感, 她像小绵羊一样的对我依从,我抚摸着她鲜嫩的皮肤时也感觉到少女的柔情和温 馨。
 
  不久她的父母好像察觉出什么,对她晚上回归的时间做了严格的限定。我们 做爱的次数便因此而减少。我并不想娶她。但是也不想伤害她。不过几个月后我 却深深地伤害了她。
 
             三、出租车司机小芳
 
  我的车子出了点问题,这几天上下班只好打车。小雅最近准备参加成人高考, 每个晚上都要去上课,这一点上我很支持她,但这样一来我们便更不能见面了。 
  下班已经很晚了,我扬手打了车,开车的是个女人,年纪看上去二十七八的 样子,上衣是红色的T恤衫,底下是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皮凉鞋。我坐在副驾 驶位置上和她聊天,她很健谈的样子,谈起城市建设,都市轶闻来头头是道,有 时转过脸来时,可以看出一张典型南方女人的脸蛋,眼睛有点细细的感觉,眉目 和鼻唇都长得很精致,虽然不是太漂亮,而且风吹日晒的皮肤有点黑,但由于谈 吐不俗,给人的感觉也是相当的良好。在上高架桥时,只听一声暴响,她突然往 路边一拐停下车。胎暴了。她不好意思的给我说,不收我的钱了,叫我另打一个 车。我问她怎么办,她说打电话给老公让他来修理。我正好晚上没事,便说: 「我也没什么急事,我帮你修修好。」她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已经打开了后备 箱取出了工具和备用胎。胎很快就换好了,我在附近的宾馆洗了一下,出来时, 她正立在车旁等我,夜晚的风吹得她的秀发在风中飞舞,165左右的身材在风 中显得更加婷婷玉立,我看呆了。她发现了我的呆样。笑了笑,没说什么,我倒 颇有些不好意思。开车后,她突然问我:「我漂亮吗?」我一怔,随即便答道: 「漂亮的让我可以心甘情愿地给你修车,而且不受一文。」
 
  她笑了,在路边停下车,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良久,说:「现在去哪里?」 
  「山顶。」我说。
 
  我俩好像都急不可耐的样子,到山顶一停下车,我便抱着她吻了起来,她也 很疯狂的样子,外面有些冷,我俩浑然不觉。我在后座上褪下了她的牛仔裤、T 恤和红色的乳罩,借着车内昏暗的灯光,看到她穿着红色的底裤,我从来没有在 车后座做过爱,感觉什么样的姿势都有些难受,不过,还好的是,今天的状态还 不错,我在她已不是处女的阴户内穿插着,一面抚摸着她圆润丰满的乳房,她的 两只腿翘的高高的,搭在我的脖子上,动情之处,她放肆的呻吟着,我气喘如牛, 当我将精液如数的射入她的阴户时,她的高潮到来了,我俩紧紧的抱在一起,战 栗着,颤抖着,我在她一紧一合的阴户运动的挤压下,享受着人间最美好的快感。 
  良久。
 
  穿上衣服后,我俩抽着烟,望着万家灯火的城市,沉默了。「你叫什么名字。」 
  下山时我问她。「叫我小芳好了。」很让人怀旧的名字。到了我的住处后, 我邀请她去喝杯茶,她不去,我吻了她,说:「还能见面吗?」「看缘分喽。」 
  她一轰油门,离我远去了。我记住了她的车号。我每次看到出租车时都会注 意到车牌,希望再能看到这位不知是真名还是假名的小芳的出租车司机。不过我 再也没有在这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里见过这辆出租车,她像梦幻一样的消失了。 
  我再也没有做过出租车。
 
             四、售楼小姐张华
 
  我现在住的房子是我刚到这个城市时按揭买的,当时没有多少钱,所以只有 40平米,刚够我一个人住的。我想把父母接过来住,于是便筹划买一套大一点 的房子。因为我要的急,而且要现房,我地副总婉盈给我介绍了一家房产公司, 说这家公司的高层还有一些楼层很好的空房,是房产公司留给关系户的,比如官 员什么的。她和老板是朋友,所以可以给我一套。接待我的小姐是一位散发着白 领气息的漂亮姑娘,一听是老板的朋友,便对我格外的热情。她去给我倒咖啡时,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她。她170左右的身材,长发,瓜子脸,什么都是恰到好处, 穿着一声米黄色的西服套裙,肉色的丝袜,腿形很好看,我一向对这样的姑娘情 有独钟。她叫张华,名片上的职位是销售部客户经理。她向我详细地介绍了公司 的情况以及住宅的特点和优势,她表达能力很好,而且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很 适合她的职业。尤其是她的笑容,甜美里透着真诚,有了这样的售楼小姐,房子 不愁卖不出去。在看房去的路上,我满脑袋的勾引她的欲望,说些笑话逗她笑, 她也附和着我,谈笑风生了一路。这是一座20层高的建筑,外表看起来很气派, 典型的欧洲风格的设计。小区内有游泳池、花园和游乐场所,虽然地处闹市,却 感觉到幽静和高雅。我喜欢住的很高,她把我带到了18层一套180平米的公 寓。
 
  很不错的一套住宅,宽敞,明亮,而且在阳台上极目远望时,可以看到这个 城市的大部分地方,很和我的心意,张华向我描绘着房间未来的格局,哪里时卧 室,哪里做书房什么的,好像一个女主人一般。我开玩笑的说:「以后这间房子 的女主人让你做好不好。」她一下脸红了,说:「我哪有这样的福气呀,买的起 这样大的房子。」「我买的起不就行了吗?」我的眼神半是挑逗半是认真的对她 说。
 
  「不要取笑我了好不好。」她含羞着说。我俩在阳台上望着楼下,马路如带, 车辆如蚁,她的侧面像更迷人。午后的阳光掠过她的脸庞,她沉默着,似乎再想 什么心事。「如果我会画画的话,将你现在的样子画下来,绝对是一副传世佳作。」 
  「是吗?」「真的,说句老实话,你真的很漂亮,一种古典和现代相结合的 美。」
 
  她的脸更红了。「你妻子介意你这样夸奖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吗?」
 
  她在试探我。「或许你不信,我至今未婚。」她说她不信。没有妻子买这么 大的房子干什么。给父母住。我说。「一起去吃饭吧,很感谢你的服务。」 
  下楼时我邀请她。她有些迟疑,但经不住我的盛情邀请。吃饭时,我了解到, 张华是外地人,毕业后来到这个城市两年了,有男朋友,同乡。「男朋友对你好 吗?」
 
  「他很爱我。」「你这样漂亮的姑娘,是谁都会很爱你的。」我说。虽然这 样,我还是想继续勾引她。我买下了这套公寓,手续委托张华办理。她做事相当 不错,不用我费力,便替我办好了一切手续。我们常打电话并见面,我也邀请她 吃过几次饭。她对我有了一定的了解,对我的好感也时而会显露出来。
 
  一次在我寓所举行的烛光红酒晚餐后,我向她示爱了。她那天晚上穿着一套 黑色的连衣裙,显露出她凹凸有序的绝佳身材,长发飘逸,在烛光下泛起红晕的 秀脸,极为动人。我吻了她,她没有拒绝。「其实我和他早都分手了。」那个可 怜的同乡。做爱是顺其自然的事,我俩都略微带了点酒意,在低沉的音乐下相拥 而舞,我搂着她,抚摸着她秀美柔顺的长发,吻着她的额头、鼻子和嘴唇。 
  在音乐中,我除去了她的连衣裙,她里面穿着黑色的胸罩和底裤,黑色的吊 带长筒袜包裹着两条匀称修长的腿,这是最令我兴奋的装束。我从她的脖颈吻起, 吻过臂膀,吻到被胸罩包裹着的浑圆的乳房时,从后背解开了搭扣,乳罩掉在地 毯上。我低下头仔细的吻着她乳房上每一寸肌肤,轻轻的含住已经发硬的乳头, 她喘息了,手抚摸着我的脸和头发。我蹲在地上,从她的腹部一直亲了下来。 
  从镂花的短裤可以看到露出的几丝阴毛,我摸了一下下部,已经开始潮湿了。 
  我抚摸顺着她的丝袜,感觉着她腿上的肌肤,在三角区裸露的肌肤上亲吻着, 可以嗅到她分泌物的味道。我除去了她的一切,让她赤裸裸的立在我的面前,稍 微往后一站,欣赏她近乎完美的侗体。
 
  我快速的把我自己脱光,抱起了她,她抱住我的脖子,腿搭在我的臂膀里, 她的阴户刚好在我阳物的位置上,我那昂然翘立的兄弟早已抑制不住自己,在她 的阴户附近摩擦着,想要寻觅一个入口,但寻着后却又不急着进去。她是受不了 这种刺激的,紧紧抱住了我,抓着我的背说,轻声说:「快点啦!」我的阳物应 声而入。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忘怀的阴户,我接触过的女人,可以说她是最好的。 
  这也是以后我最忘不了她的原因之一。湿润潮热,温软滑爽,随着你的阳物 她自动的收缩着,让你感觉到恰如其分,丝丝入扣,简直和我如同天造地设一般。 
  我有些挺不住了,便把她放到沙发上,缓和一下情绪,让骚动减弱一点,免 得泄掉让人难堪。我在台灯光下仔细端详她的阴部,她有点怕羞,有点不让我看 的样子,说:「看什么?」我说:「你这里有一种魔力。」她说:「不会吧。」 
  「真的。」
 
  她长着我见过的最好看的阴部。阴毛不算太多,分布匀称、紧凑,不像有些 女人那样杂乱或生长粗野,紫红色的阴唇湿湿的,围绕着张开的阴道口,分开阴 道,便会露出粉红色的内壁,我用舌尖舔着,她身上战栗起来,发出一阵低嘤, 口交对女人来讲是至上的享受,只是很少有男人去做罢了。我的舌尖伸进了她的 阴道,在里面活动着,看样子她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的。她快速的奔向第一 次高潮。
 
  液体涔涔地流出,浑身发抖,阴道口一张一合,双眼紧闭,享受着人间致乐。 
  我站起身来,把阳物刺进她大开地阴道,来回穿插了百余下,她抱着我地腰 配合着,很快便到了第二次高潮,这时,我泄了。我俩在沙发上拥抱着,彼此将 身体紧紧地贴着对方,仿佛要粘合在一起,永不分离。一起在浴室洗了一下后, 我拥着她睡在床上。我问她:「怎么样,还舒服吧。」她点点头。说:「你挺厉 害,真的。」
 
  她的裸体温软而光滑,我从背后搂着她,阳物又硬了起来,她回手抚摸着, 说,还想要吗?要。我恶狠狠的。她说她有点累,便用双手套弄我的阳物,我放 松全身,感觉她的指尖传来的惬意。她低下头,将龟头含在嘴里,吮吸着,舌尖 和香唇带来的快感笼罩着我的每一寸神经。「要射了。」她抓起枕巾包住我的阳 物。
 
  我一泄如注。身体进入了极乐世界。张华和我正式同居了,由于都是北方人 地缘故,脾胃和脾气都很投合,我们每晚都做爱,用不同的体位,不同的地点。 
  有一次甚至是在厨房。她的阴户实在是让我难以舍弃。不过我对和她结婚始 终没有坚定的信心。我说过,我惧怕结婚。虽然她的确是一个结婚的好伴侣。 
  她也有几次暗示过我,但我总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实在是不够意思。这时, 早让我忘到九霄云外去的小雅却给我和张华之间的关系致命的一击。当我和张华 热恋时,小雅白天上班,晚上要上夜校,我也老是推脱自己有事,所以很少见面, 有一次她打手机给我,说她父亲想见我,我回绝了。此后,她再未来过手机。 
  我一心扑在张华身上,其他事也顾不了许多了。有时和张华做完爱后,我会 想起小雅那对干净的眼睛和娇小的身体时,会有一阵阵的内疚感。我真不是个东 西,我想。一天晚上,大概8点钟左右,我和张华在外面吃过晚饭,搂着她的腰 说说笑笑的回到公寓时,小雅坐在我的门前等我。她可能是逃课来见我。
 
  可以想象我这时候的表情,就像被当场扒光似的。小雅不相信自己眼睛似的 死死的盯着我,泪花在眼眶里打旋。
 
  我看了看张华,她也惊奇的盯着我,想从我的神态中找出理由。我定了下神, 刚要说些什么,小雅冲上前来朝我脸上抽了一个耳光,哭着跑下楼去。本想去追, 但一回头便看见张华冷冷的目光,顿时我脑子里一团混乱。「去追呀!
 
  出事了怎么办。「她冷冷地说。我一扭头冲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