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或欲】

 
一个花花公子虽然有天赋异秉,但是戕伐过度,发生生理困难,所以求医诊 治,却找到一间奇怪的诊所,美丽而诡异的女医生,用另类的方式治好他,他又 恢复往日夜夜寻欢的生活,但是情况渐渐有些脱轨,事情正以他想像不到的地步 发展┅┅
 
(一)超级大玩家
 (二)床上展雄风
 (三)玩家忽然不行了
 (四)诡异的女医生,另类的疗法
 (五)奇怪的感觉
 (六)我是第三者
 (七)我不要这样
 (八)情或欲
 

(一)超级玩家
 
炫丽的五彩灯光扫射着全场,疯狂的音乐鼓噪着人心的浮动,在烟尘与人声 喧嚣之中,舞池中的男女用力的随着音乐扭动着身躯,王世光走入了东区的这家 PUB,熟悉的坐在吧台的一个角落。酒保小朱走了过来,送上一杯调酒。 
“光哥你看,舞池中央那个妞,够正吧!”
 
随着小朱的眼光,世光将视线投注在舞池中央随着音乐摆动的窈窕躯体。 
“好久没有见过这麽吸引人的美女了,我还以为美女已经绝迹了呢!” 
一个打扮入时的时髦摩登女性穿着显示出曼妙曲线的低胸中空上衣,一点也 不吝於展现自己丰满挺立的好身材,随着肢体的摆动,超短的迷你裙似乎什麽也 遮不住,让所有的男人随着她的节奏,目光忽高忽低。
 
她逐渐加快速度来放大摆动的幅度,双手撩起卷曲的头发,将它绾上了顶部 再缓慢的放下,她缓缓的将手举高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在音乐声中止时,噘起 了她的双唇对所有目光送出飞吻。现场响起了如雷的掌声,每个男人都看的心痒 痒的。
 
“光哥,你看那麽多苍蝇围着她,你的动作要快点,不然会吃不到!”小朱 提醒世光。
 
“小朱,你对我太没有信心了!女人杀手出马,所向无敌,你等着瞧吧!” 世光信心满满的说。
 
世光挂着一抹潇洒的笑容,风度翩翩缓缓地向那名美女走去。本来围绕在美 女身边的那一些“苍蝇”看到他走过来,都慢慢的散去了(每个人都心想,女人 杀手出马了,看来今天晚上是没有我们的份了)。
 
毕竟世光拥有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在健身房锻炼出的结实肌肉,黝黑的 肤色配上自然卷的头发,棱角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神秘又深情的眼神,让 他像是少女杂志中最帅的男主角。尤其是隐藏在衣服里看不见的大家伙,使所有 跟他有过一夜经验的美人儿,每每念念不忘,回味无穷,这种有口皆碑的名声, 让他成为玩家圈最知名的女人杀手。
 
世光走到美女的身边,毫不客气的一把拉起旁边的椅子就坐下。
 
“跟我到宾馆开房间,我会操得你起不来。”他用坚定不容拒绝的语气,单 刀直入的说。
 
接着他抓起她的手,把它放入自己的胯下,然後用他迅速勃起的阳具的巨大 龟头,顶了顶她小手的手掌心。
 
在吧台後一直注意着世光动作的小朱,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 道∶“他妈的,又是这一招贱招。”
 
一个有着俊俏面孔、健壮体格的男人,用直接粗俗的挑逗言语,加上大胆表 现天赋异秉的动作,奇妙的构成了一种性吸引力。而来到PUB的美女也不是吃 素的善男信女,所以世光的这一套相当吃的开,像是现在那个美女便微微的点了 头,起身要和世光一起离开PUB。
 
世光挽着美女的腰,向门口走去,所有在场的男人(包括小朱)都投以羡慕 的眼光,他像是炫耀又像是挑衅地做了个臀部前後摆动的姿势,然後狂笑的大步 走出门口,不理会身後传来的叫骂及污言秽语┅┅
 

(二)床上展雄风
 
过了十五分钟,世光开车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前,然後与美眉下车步行,走 到巷子里的一间不起眼的宾馆门口。一进入门内,他吩咐美眉稍等一下,然後走 向柜台。
 
“光哥,还是老房间吧?”服务生小陈赶紧招呼世光,毕竟世光是这间宾馆 的常客,而且除了房间的费用以外,世光往往会另外给超过房间费三、四倍的服 务费。
 
“小陈,我的‘皇宫’没有人用吧?”世光一边说一边从皮包拿出一叠约莫 十几张的千元大钞。
 
“这是什麽话,光哥,您的专属‘皇宫’谁那麽大胆敢用!不过光哥,您能 不能不要太卖力?每次女人的浪叫声都吵得隔壁房间的客人来抗议。”小陈开玩 笑地说。
 
“哈哈哈┅┅小陈,我才只用了十分之三的功力,她们就受不了了,我还没 火力全开呢!”
 
说完,两人相对淫笑了起来。
 
世光拿过钥匙,挽着美眉,像是识途老马的走到二楼的一间房间。打开了房 门,眼前除了一间浴室,便只有一张大床,几乎占了房间的三分之二。
 
“来吧!美人儿,我快受不了了!”
 
世光紧拥着美眉,嘴唇微微的打开深深的亲吻着对方,互相吸吮舌头,使它 前後出入,一只手轻轻地由肩滑向背部,用手指尖用力抚摸背部;另一只手划圈 般爱抚着臀部,他将自己的膝盖放入她的两膝之间,对於下体展开刺激。 
过了一会儿,双方呼吸都渐渐地急促起来,世光猴急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再 忙不迭地扒下美眉的衣服,抱着她走向床边。
 
他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後就开始进攻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算大,但是很尖 挺,有点像是笋状,乳晕小小的,乳头也很细致。他用手掌内侧压着乳房,五指 紧握住上下、左右地摇晃,然後用食指与中指捏起乳头,慢慢的拉起及扭转。这 时,她的乳头已经竖起来,世光用左手搓摸着左边的乳房,然後用嘴唇轻含住乳 头,舌尖用力的左右地舔,再用嘴唇轻轻上下左右的拉起乳头。
 
美眉的表情变得陶醉,嘴里发着听不清楚的轻哼。世光用舌头从乳房一路往 下舔直到性器,这个时候阴唇已经充血变大,淫水也大量流出,使阴毛紧贴着腹 部。
 
“呵呵,都已经那麽湿了!”世光用舌头轻刷过阴唇,然後轻轻地舔抚着阴 蒂,或者用鼻子及嘴唇来搔痒,他舔舐着淫水,发出了“啧啧”的声响。 
“啊┅┅啊┅┅”她已经忍不住发出了叫声。
 
世光给了她进一步的刺激,整个手掌包起阴户,用手掌心轻压。然後用食指 及中指的指尖,像是写着“?”字般给予阴蒂摩擦刺激,阴蒂像是勃起般充满血 液,再用手指夹起阴蒂并且轻轻地拍打。
 
“啊┅┅啊┅┅啊┅┅啊┅┅”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叫声也越来越大。 
世光用手指将大阴唇及小阴唇缓缓地打开,利用阴道入口的淫水给予爱抚, 接着将食指及中指插入阴道内,在阴道内用力的搅弄。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停┅┅”她禁不住一再 的刺激,歇斯底里的浪叫了起来。
 
是时候了,世光的阳具早已充血发红,香菇般紫红色的龟头分泌出黏液,他 先用龟头在阴户摩擦,然後藉着淫水的润滑,“噗哧”一声的狠狠插入阴道内。 
“再来┅┅再用力点┅┅再深一点┅┅顶到子宫了!”她流着兴奋的眼泪。 
世光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玩弄着美眉的乳房,他也已经气喘嘘嘘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几千次的抽插後,美眉已经泄了好几次,两腿发软得连淫 叫声都发不出了。世光25CM的阳具仍然坚硬挺立,他的体力似乎仍然无穷无 尽。又长又粗又坚挺的阳具,加上无穷尽的体力,正是世光博得“女人杀手”美 誉的由来。
 
又过了一个小时,世光终於忍不住,臀部与大腿的肌肉一松,将大量灼热的 精液射入她的子宫中。这时的美眉已经被操得接近瘫痪,说不出话来。
 
“美人儿,我们再来一次吧!”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世光的阳具又勃起了, 她快要昏过去了┅┅
 

(三)玩家忽然不行了
 
第二天午夜时分,世光又准时的踏入PUB,这个时候的吧台边已经坐着一 群人了。
 
这些人一见到世光进来,立刻让出位子,然後围绕在世光身边。
 
“光哥,昨天晚上那个辣妹怎麽样,说给我们听听嘛!”小朱一问,众人纷 纷起哄。
 
“对呀,光哥,说给大家听听看你的威风,爽不爽啊?”
 
“有够爽的,虽然奶子不够大,不过皮肤滑不溜手,屁股又圆又白,下面又 紧,人可真是又骚又浪,叫得让人全身趐麻,我们大战了三百回合,一直操到天 亮,她还叫我不要走呢!”世光得意的说。
 
“光哥,那你一定是腰酸背痛,爬着出宾馆了。”小朱捉狭地问道。
 
“笑话,是她的脚软了,我该硬的地方还都很硬。”
 
“光哥,那她叫什麽名字?”一个看来还很年轻,新进的玩家举手发问。 
“老弟,女人的名字是不重要的,只要能从她的身体得到快乐,这就够了, 管她叫什麽名字呢!”
 
世光说完,大家就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不时传来淫邪的轰笑声。
 
就在一群人高谈阔论的时候,从PUB的门口进来了一个长发披肩,身材高 挑火辣,穿着小可爱、迷你裙,脚蹬高跟鞋的波霸美眉,世光就像是背後长了眼 睛,“唰”一下的转过头去。
 
“光哥,又有新的猎物了。”小朱马上注意到世光的视线。
 
“嘿嘿,今天晚上就是她了。”
 
“光哥,别老用那一招,换个新把戏嘛!”
 
“我有十八招,招招不一样,你们看我的。”世光信心十足的说。
 
一群人只看他故作潇洒地走近美眉的身边,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了什麽,然後 在她胸前摸了一把,却逗得美眉咯咯直笑。不久世光紧拥着美眉往门口而去。每 个人都在心里暗叹为什麽同样是男人,有人的命就是比较好?
 
和昨晚一样,世光将美眉带到同样的一家宾馆。小陈依然热切而略带谄媚地 招呼世光,世光也不毫吝啬地给予高额的服务费。
 
上了二楼相同的房间里,美眉要求先洗个澡,於是世光脱光了衣服,在床上 等待。过了一会儿,他感到有一点不耐烦,便偷偷的走到浴室门口,想偷窥美眉 洗澡。浴室的门并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
 
世光从门的缝隙中望去,赤裸的美眉正用香皂抹过全身,一对丰乳在水柱冲 击下,不停的抖颤。他的目光沿着抹着香皂的手到了下腹部,只见茂密的阴毛长 满下体,偶见的阴唇显得外张而呈深黑色。世光心想她一定是性欲强烈,性经验 丰富,可以让自己获得极大的满足,不由得嗝的一声吞了一大口口水。当她转过 身去,水滴从长发上像瀑布般落下,而浑圆饱满的臀部更使得她显得健美无比, 尤其当弯腰时撅起的屁股,更形成一种极大的刺激。
 
世光正沉醉在欣赏美眉裸体的美好境界中,此时水声停歇,美眉已经洗好身 体,并披上浴巾。世光躲在一旁,等她一出浴室门口,世光一把抱住她,用手扯 下她身上的浴巾。
 
美眉一开始显得惊慌,後来发现是世光,便娇媚的说∶“急什麽,我今晚还 不都是你的!”
 
然後两人紧拥着,互相抚摸着对方,再一起倒在床上。世光不停用着双手、 舌头甚至阳具,搓揉、舔舐或者摩擦着美眉的丰乳、阴唇、阴蒂,使得她娇喘连 连,淫水更是不停的自阴户泛出,沾湿了床单。
 
“啊┅┅啊┅┅快插进来┅┅快┅┅快┅┅我要你的大家伙┅┅”她不停的 要求着。
 
世光的阳具也已经坚挺,龟头因充血而怒胀。他屁股一夹、腰肢一挺,阳具 有了淫水的润滑,很轻易的整个没入阴道内。
 
世光用力的抽插着,但是抽插了几下,世光发现阳具变得不够硬,并开始萎 缩,他赶忙把阳具拔出。
 
“啊┅┅不要捉弄人家┅┅快┅┅快点插进来┅┅”美眉还以为世光故意吊 她胃口。
 
世光只好以手指替代,先满足她的要求。但是过了一阵子,世光的阳具还是 没有动静,依然软趴趴地硬不起来,这时她已经感觉到不一样了∶“啊┅┅怎麽 好像变小了?”
 
毕竟手指头的粗细与阳具是无法相比的,世光只好将整个拳头塞入阴道,并 且用嘴唇及舌头不停地刺激阴蒂,在世光高明的技巧下,美眉高潮连连,才没有 发现到异状。最後终於平安地度过了这一夜,但是世光的阳具却仍然一直没有动 静。
 

(四)诡异的女医生,另类的疗法
 
到了第二天,世光发现他的阳具仍然不能勃起,他安慰自己∶这只是因为太 累了,休息个两三天,应该就会恢复,所以他难得的在家里待了三天,没有再到 PUB去寻欢作乐。
 
然而过了三天,情况仍然没有好转,世光虽然吃了几颗从网路上买来的蓝色 小药丸,但是不管他看了多少的黄色书刊、A片,以及如何的对阳具刺激,它依 然像条毛毛虫,一点也没有勃起的迹像。
 
世光开始浑身冒冷汗,他担心自己是不是从此阳痿,再也不能享受鱼水之欢 了,於是他想到该去找个医生,看看是不是真的从此不行了。但是他又担心到大 医院去,如果碰到熟人,岂不是糗大了,自己的一世英明就毁了!所以他出了家 门,想在路上找个小诊所先看一看。
 
走了几条街,他一直没有看见有泌尿科的诊所,“奇怪,台湾的诊所不是很 多吗?怎麽连一家看泌尿科的都没有?”他一边找一边自言自语。
 
又过了几条街,还是没有发现泌尿科的诊所,世光准备放弃了,他原本打算 循着原路先回家再说,谁知一转头就发现一家挂着很大招牌的泌尿科诊所。 
“咦!我刚才走过去的时候怎麽没有看到有一家诊所在那里?”世光以为自 己刚刚没有注意到。
 
他走向诊所的门口,一拉开门就走了进去。一进入门内,却看不到一个人, 连护士也没有。
 
“有没有人在啊?”
 
这个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她泄着红发,画着浓妆,带着一副大墨 镜,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紧身皮衣裤,紧裹着健美丰满的胴体。胸前的拉炼拉得极 低,一对豪乳彷佛要裂帛而出。
 
“我是医生,先填一下基本资料,再到诊疗室来。”她说完便回身走进去。 
(她是医生?怎麽有点奇怪。但是转念一想,“嘿嘿”说不定是做黑的。) 世光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写着病历表,虽然已经不行了,但是他还是色心不减。 
世光填完基本资料,拿起病历表走进诊疗室。
 
他一坐下,女医生马上问道∶“怎麽了,有什麽不舒服吗?”
 
“嗯┅┅嗯┅┅我的阳具不能勃起了。”世光吞吞吐吐地说。
 
“把裤子脱下来,躺到病床上。”
 
世光闻言静静地脱下裤子,赤裸着下身躺在病床上。
 
女医生走了过去,弯着腰用手紧握住世光的阳具,上下抽动了几下。世光这 时眼睛看着她弯腰时领口下雪白的豪乳,阳具受着她小手的搓弄,通常此时他的 阳具早就已经坚挺无比,蓄势待发了,可是现在却依然疲软不振。
 
女医生抽弄了几下,接着就起身搬出一台机器。机器上插着蓝色、黑色、红 色等各种颜色的电线,电线的前端连着一个大夹子,她熟练的将夹子夹上世光的 阳具,然後转动开关。
 
世光只觉得有一股电流通过阳具,使得阳具渐渐地发热。女医生再用双手的 手指按摩着他的阴囊、阳具、龟头,世光的阳具就在这样的刺激下慢慢地勃起, 整支阳具显得青筋暴露,龟头也变的红咚咚。她不停的加快按摩的速度,世光终 於忍不住从龟头喷出积存了三天,大量灼热的精液。
 
“好了,这样就没事了。”女医生说完,若无其事地用嘴唇及舌头将世光射 在她手上白色的精液吸吮舔舐乾净。
 
“不需要吃药,休息一下,明天就恢复正常了。”
 
世光虽然对於这样就治好了觉得很讶异,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只得穿 起裤子,从病床上起身,然後付了诊疗费,离开了诊所。
 

(五)奇怪的感觉
 
出了诊所,迎头射来午後的阳光,照得世光有一点晕眩。
 
他缓缓地向家里走去,回想起刚才治疗的经过,仍然觉得有一些诡异不解的 地方。也许是奇怪装扮的女医生,或者是那插满五颜六色电线的仪器,甚或是非 一般的治疗方法,都让他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诡异至极的感觉,而在他的心里 留下了疙瘩。
 
回到家以後,世光尽力地使自己不去想诊所里发生的事,他做了一顿有着各 种壮阳食物的晚餐,然後用家里的健身器材,做了三个小时的运动,他想藉着运 动使自己的脑袋保持净空。在出了满身大汗,冲了个冷水澡之後,他决定早早上 床,他告诉自己睡个觉,第二天醒来以後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这一夜对世光来说,并不是一个安眠夜,他不停的做着各式各样的梦。一会 儿梦见自己跟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美眉在一张大床上交叠缠绵,却在要策马入林、 排闼直入时,发现自己的下体竟是空白一片;一会儿梦见自己的阳具变成了一只 大蟒蛇,昂着头不停的吐着蛇信。其中最清晰的是在一阵强光下,他看到了常去 的那间宾馆的“皇宫”中,那一张熟悉的大床上交缠着一对赤裸的身影,男女的 面孔都是模糊不可辨,他像是从空中俯瞰,那宽厚的背肌、结实的臀部,不停地 起伏捣插着┅┅
 
不知道是谁说过,梦是无声的,因此男的急喘声、女的娇吟声传入世光的耳 中,彷佛使得这个梦境变成了事实。而每一个梦像是电影萤幕不停的交错放映, 都是如此清晰真实,所以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世光醒来,仍然分不清是梦是真,如 果不是窗外耀眼的阳光与吵杂的麻雀叫声,他还以为依然是在梦里。
 
世光一早起床,却觉得有如宿醉般地头痛欲裂,他记得昨夜做了许多清晰真 实的梦,但是要仔细回想其中的内容,却连一些细节都记不起来了。他用力地甩 了甩头,像是要将满脑子的思绪抛去。
 
等到随随便便地吃了几片吐司当作早餐以後,世光开始打算着如何证明自己 已经重振雄风了,他已经等不及要知道昨天治疗的结果了,於是世光按了几个手 机的按键,找出了一组熟悉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喂,是小赵吗?我是王世光。”
 
“嗨!光哥,您好。好久不见了,有什麽小弟可以效劳的?”手机里传出热 切的回应。
 
“小赵,我要一个幼齿,你派一个过来我家。”
 
“是,没问题!三十分钟内马上到。”
 
小赵是世光的朋友,经营一家应召站,旗下有三、四十个学生妹。虽然世光 通常是在PUB里猎艳,可是偶而有需要时,仍然会向小赵要求学生妹的服务。 因此世光一通电话,便能要小赵派出旗下的学生妹“出差”到他家。
 
世光不放心地将前几天剩下的蓝色小药丸全部吃下去,然後等着小赵派来的 学生妹。他感到一丝前所未有的紧张,担心待会如果还是不能勃起的话,那麽自 己是不是从此就必须退出江湖了。
 
三十分钟的时间瞬眼即过,不一会儿,就从大门外传来电铃的响声。
 

(六)我是第三者
 
世光一打开大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背着小包包的学生妹,她年纪约莫只有 十五、六岁,脸上薄施脂粉,仍显得稚气未脱;而身材娇小玲珑,犹待发育,她 穿着一身水蓝色的高中制服,显得青春有活力。
 
“是光哥吗?我是小莉,是赵大哥派我来的。”她一开口便问道。
 
“小莉我等你好久了,快进来吧!”
 
她一进来,便大剌剌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的坐姿不太端正,两脚膝盖并 没有并拢,身上极短的迷你裙丝毫不能遮掩住裙下春光的外泄。世光的视线无法 移开地注视着,她的裙内穿着件白色的内裤,有着小熊的图案,雪白丰腴的大腿 根部,从内裤缝隙中蔓出几根阴毛。
 
她也察觉到了世光的不安分,笑了笑便解下身上的衣物,她淘气地将身上褪 下的内裤掷往世光。世光捡起未丢中而掉落在地上的内裤,罩住自己的鼻子用力 的吸了一口气,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混着体香、尿骚味以及淫水味的袭人味道。 
“好香,好香啊!”世光夸大地用力闻着。
 
这种举动逗得小莉忍不住咯咯地直笑。世光向她招招手,她便像只温驯的小 猫,爬向世光的脚下,她拉下世光裤子的拉炼,这时世光久未勃起的阳具,也许 是治疗的效果出现了,像是从裤子里蹦跳而出。
 
“哇!好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麽大的‘小弟弟’。”她惊呼一声。
 
世光低着头,他虽然已经感觉到阳具的恢复,但是还是确认般地看了一眼。 它不但已经恢复,而且好像更胜从前,看起来像是有三十公分长,粗如儿臂,而 鹅蛋般的龟头透出紫黑色光泽,整支阳具朝天昂然直立,彷佛要乘风而起,直上 天际。
 
“嘿嘿,你还等什麽,赶快吃了它。”世光的信心又恢复了。
 
“这麽大,吓死人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仍然不停歇地双手紧握住世光的 阳具,上下搓动。
 
“嗯嗯┅┅”当她把世光的阳具塞入口中时,嘴巴里没有了空隙,只能从鼻 子发出细微的哼声。
 
世光一面享受着她的舌头与嘴唇的服务,一面脱下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 过了三十分钟,小莉都吸吮的脸颊有点抽搐,它还是劲道十足地,一点也没有要 射精的迹象。世光轻轻地推开她的头,然後将裤子脱下。
 
“好累喔,我的嘴巴酸死了!”她抱怨着活动了一下嘴巴。
 
世光哈哈大笑,一把将她抱起,她顺势用双腿紧夹住世光的腰部,两手紧握 的圈住世光的颈子。世光轻啄一下她的嘴唇,放肆地说道∶“等一下我插入的时 候,还有你好受的。”然後双手捧着她的脸,给了她一个喘不过气的长吻。 
这时世光忽然感到下腹部一阵湿,他低头一看,原来小莉禁不起他的调情, 不停地从阴户渗出淫水,大量的淫水像瀑布般顺着她的大腿,流到了世光的下腹 部。
 
“小淫妇,受不了了吗?”
 
世光不待回答,便挺着阳具从阴道插入。他运用着腰力,扶着小莉的腰肢, 不停地藉着她的身体上下起伏,做着最原始的活塞运动。
 
小莉的身躯不停的上下耸动,一对不大的椒乳剧烈地在世光面前晃动。她呼 喊着,把所有痛快的感受从口中宣泄而出。世光像是为了纪念重生的第一炮,尽 力地咬牙忍住射精的欲望,过了三个小时,才放松自己的肌肉,一管又一管地将 早欲喷发的精液注入她的子宫最深处。
 
风停雨歇之後,经过了一个小时的休息,小莉才从刚完事时四肢瘫痪的状态 中恢复,她穿上褪下的衣物後,仍然裸体的世光给了她一个吻别,然後掏出三、 四十张千元大钞∶“这些是给你买衣服的,至於服务费你叫小赵记在我帐上。” 
“谢谢光哥,下次记得还要找我喔!”小莉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才出门 而去。
 
世光真是满意极了,他觉得治疗过後,不仅阳具变得又长又粗大,持久力也 增加了。他看着自己又再度勃起的阳具,心想自己的战斗力指数又要上升了。虽 然在射精之时他的头忽然一阵晕眩,脑袋空白了几秒钟,不过这只是太兴奋了, 一切并没有什麽不妥,他想。
 
世光又开始了夜夜寻欢的生活,他每晚在PUB找寻猎物,然後带往宾馆做 爱,享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激情。他发现自己在治疗过後,体力等各方面完全没有 衰退,使得他的名声更是高涨,这种口碑让他有时在PUB里往往有好几个美眉 主动献身,他也来者不拒,就来个双打甚或更多。或许唯一的副作用便是在交媾 的过程中,他常有丧失意识的情形,不过只是几秒钟,对他并不构成困扰,一直 到一个月後的一个晚上。
 
这一夜,他拥着一个波霸美眉(这是他最爱的口味)到常去的那间宾馆,进 入他的专属皇宫後,经过一番激烈的前戏,在阳具插入阴道的一瞬间,晕眩的感 觉提前袭来,在眼前彷佛有一道强光照射,他竟像是从空中俯瞰,看到在大床上 交缠着一对赤裸的身影。
 
这就像有时候我们看到一些恍如重现的场景,只觉得如此熟悉却想不起什麽 时候见过,原来是在睡梦中超越了时间,提前看到了未来将发生的事。是的,这 不就是世光曾经做过的梦里的情形,在这时又回到了脑中┅┅
 

(七)我不要这样
 
在梦境中一切淡忘的细节,又再度想起,唯一模糊的还是在床上那两张不可 辨的脸孔。
 
世光好奇的定睛一看,随着床上人儿的动作加大,偶然瞥见剧烈摆动身躯的 竟是他自己和那波霸美眉。他一惊,思绪再度不能集中,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 自己仍然在宾馆的皇宫中,从自己身躯的起伏与身体下美眉的激情反应,一切彷 佛没有什麽不同。
 
(这是怎麽一回事,难道刚才我作了一个梦?在这麽剧烈的状态当中,我竟 然会丧失意识作了一个曾经作过一模一样的梦,这真是不可思议!)
 
世光赌气似地专心加快身体的节奏,使得美眉更疯狂的扭腰迎合,但是他依 然摆脱不掉一个念头∶(刚才到底是怎麽回事?我不相信我是在作梦,一定有地 方不对劲。)
 
世光不可遏止的想要试一试心中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突然地拔出在温暖阴道 中被紧裹住的阳具,不理会美眉的娇声抗议,然後再度挺腰用力的刺入。 
果然晕眩感再度袭来,他又看到自己与美眉正在床上交欢的情形,这一次他 专注地看着想找出不对劲的地方。从四周的摆饰与房间的情形看来,这分明就是 原来的场景,自己并不是在作梦,而是意识脱离成了床上那对人(就是美眉与自 己)以外的第三者。
 
(那麽现在自己是一个怎麽样的存在呢?为什麽床上还有一个我呢?该不会 那是我的身体,而我的意识脱离出来了,这不就是灵魂出窍了吗?)
 
这种奇异的情形带给世光的不安感只有一阵子,当他发现这种情况等於他正 在欣赏一场现场的春宫秀,而且还是自己亲身演出,这不禁又使得他兴味盎然, 曾有的一丝不安也被掩盖。
 
(现场春宫秀而且还是我自己担纲演出,这种机会真难得,我要好好地欣赏 一下。)
 
世光首先注意被他的身体压在下面的美眉,由於通常他总是埋头苦干,往往 不能好好欣赏美眉陶醉淫荡的媚态。
 
(这个女的浓妆艳抹,连真实的面孔都看不清,胸部虽然大,不过好像有点 假,腰和大腿也嫌粗了点,身材不算太好,以後真应该把标准提高些,不能来者 不拒的坏了招牌,不过她的淫叫声真大,正可以表现出我的勇猛威武。) 
接着他注意自己的身体(我的身材不枉我每天健身,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了, 仍然肌肉结实,没有赘肉,才能保持女人杀手的声名於不  ,呵呵,我真是欣赏 我自己),然後是剧烈交缠蠕动的交欢场面(我的喘息声,美眉的娇吟声好像是 一首交响曲,由身体交合的自然律动所指挥,真是精采,难怪我乐此不疲)。世 光透过出窍的意识,观赏着自己最喜欢的运动进行。他看的津津有味,一直到他 的身体颤抖,射出精液,他的意识才又回到身体。
 
有了这一次奇特的经验,世光每一次在插入瞬间,都会意识脱离身体,观赏 着免费而亲身演出的春宫秀。随着次数的增多,他从一开始的兴味盎然,慢慢地 心里面出现了不同的想法。这一天,一样的情形又出现了,他看着交合的场景, 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除了每一个美眉的面孔不同,胸部有大有小,身材有高有矮之外,每一次 总是千篇一律得以前戏为开始,然後是自己机械式的做着活塞运动,最後就以射 精作结束。连美眉的呻吟声都透着虚假,这样与路上随处可见公狗搭上母狗的情 形又有什麽不同?我到底是在干什麽?)
 
一想到这里,世光便觉得交合是如此的枯燥不堪,等到他向美眉的身体射出 精液,回复意识後,他便感到兴致索然,不发一语地飞快穿上衣物,头也不回的 夺门而去。
 

(八、完)情或欲
 
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世光觉得那件事根本称不上做爱只能叫做交配。所以他 开始绝迹於PUB,不再出现猎艳,尽管江山代有才人出,有了新的玩家取代了 他的「女人杀手」的名号,他便从此过着有如修道士般禁欲的生活。虽然每天清 晨勃起的阳具提醒了它的健在,但是也随着一泡尿而散去。
 
世光虽然知道一切都是因为那家怪异的诊所而起,但是他一点都没有探究的 念头,就算回去诊所找到解决的方法又如何?他根本提不起兴趣来。
 
**********************************************************************
 
经过了一年多,世光过着规律的生活,对於以前夜夜寻欢的生活,丝毫没有 留恋。
 
有一天中午,很热的天气,他走入一家7-11想要买一瓶饮料解渴,在结 帐的时候,在他身前的少女正在跟店员道歉∶“对不起,我忘了带钱包,这里的 东西我不买了。”
 
“不行,发票都已经开好了!”店员恶狠狠地说。
 
尽管店里有许多人,但是大家就像是看好戏般,没有人上前帮忙。世光看着 少女羞窘地面孔通红,於是上前代她付了帐。
 
“先生,谢谢你。你能不能留下电话,我会把钱还给你。”
 
“不用了。”世光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就自顾自地走了。
 
过了几天,又是一样闷热的午後,世光又来到这家7-11,在门口就看到 几天前出糗的少女背着书包向他走过来∶“先生,你来了,这是我欠你的钱,我 终於可以还给你了。”
 
“你怎麽知道我今天要来?”世光不解地问。
 
“我每天这个时候都来这里等,今天终於等到你了。”她回答了原因。 
世光看着她在阳光下晒红的脸蛋,心想∶好一个执着善良的人!於是他说∶ “瞧你等的满头大汗,我请你去吃冰吧!”
 
她还给世光一个灿烂的微笑。
 
世光看着她稚气未脱的脸蛋,大口大口的吃着冰,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生。 他开始和她聊起天来,原来她叫做林芷慧,今年十七岁,在高职的夜间部就读, 白天则在服饰店打工。两个人相谈甚欢,世光觉得跟她聊天,一点压力也没有, 让人觉得很舒服。
 
直到下午五点钟时,“啊!我要去上课了,快迟到了。”她匆匆忙忙地背起 书包∶“世光哥,我们已经是朋友了,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吧,我再打电话约你出 来玩。”
 
世光真的很喜欢这个纯真可爱的小女生,於是给了她他很少让人知道的手机 号码。
 
从此以後,芷慧就常常在假日约世光一起逛街看电影。世光觉得自己已经不 年轻了,但是跟芷慧在一起,她的青春活力能够感泄到他,让他变的更愉快。虽 然他感觉得到芷慧对他有不一样的情愫,不过他只是很喜欢这个小妹妹,如此而 已。
 
这一天是世光的生日,芷慧晚上一下课便到世光家,在吃完她亲手作的晚餐 後,她要求世光闭上眼睛。
 
“世光哥,闭上眼睛不准偷看。等我说好,才能张开眼睛,看我要送给你的 生日礼物。”
 
世光听话地闭上眼睛,只听到        的声音。
 
“世光哥,好了,你可以张开眼睛了。”
 
世光一张开眼睛,就看到芷慧赤裸地抱着他。
 
“世光哥,这就是我的礼物°°我的身体。”
 
世光惊讶地推开了她,这样的举动刺伤了她的心。
 
“世光哥,你不要我?”她激动得全身发抖。
 
世光不忍心了,他实在太喜欢她,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样子。他想,就算满足 她的愿望也好。
 
“小傻瓜,世光哥怎麽会不要你呢!”世光抱起她,缓缓地向卧室走去。她 羞红了脸,把头埋在世光的胸膛里。
 
“世光哥,这是我的第一次,你要温柔一点。”她用细微的声音说道。 
世光将她放在床上,熟练地刺激着她的性感带,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却 没有一点波动。等到她的淫水四溢,世光轻轻地将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果然, 他的意识又脱离了身躯,他看着床上的自己与芷慧,不禁感到有点悲哀。 
“世光哥,我爱你,我好爱你。”芷慧的眼角流下了感激而痛苦的泪水。 
(她爱我,她是真的爱我,我知道。可是我爱她吗?我想爱她吗?我能爱她 吗?)世光痛苦的思索着。
 
不一会儿,他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答案。这时他才发现到自己的意识已经回 到身体里,可是却还没有射精。他看着身体下承受着第一次痛苦的芷慧,下定决 心大声地告诉她∶“芷慧,我爱你,我也爱你。”
 
她因为疼痛而一直紧皱的眉头,听到这句话才舒开了。
 
随着抽插次数的增加,两个人的身体越来越合契,有默契地跟随着对方的节 奏,摆动着身体。这不再是肉欲的需索,而是情感的交流,从彼此口中说出的是 甜蜜的情话,能让彼此一起攀登到快乐的颠峰。
 
过了许久,世光才毫不保留地将满腔的爱意注射入她的身体最深处。
 
这才是做爱吧!他想┅┅
 
【完】
 
[ 本帖最后由 一岁一枯榮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