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狂日单位旁烧烤摊老板娘】

2009/11/2首发於:性吧
 
   06年的时候,我去四川省XX局上班。刚毕业,一起过去的有四个大学生。 XX局是在我所在的那是市顶尖的事业单位之一。可我们在那里过的并不开心。 刚毕业的大学生过去就受到各种质疑和打压。在这里就不细数和揭露事业单位里 的那些争斗了,言归正题吧!
 
  xx局附近的一条街上有几家烧烤摊。无聊的坐了一天办公室之后,最想做 的事情,就是在晚上九点多之后去烧烤摊吃烧烤或者串串香之类的东西。四个郁 闷的新人,在那里痛快的喝着,发泄着心中淤积的点点滴滴。有时候是我们四个 人一起,有时候是单位的主任和我们一起。第一次,主任带我们来的,说这家店 口味不错。老板娘过来和我们主任打招呼,才知道她也住在我们那个大院里,她 们是熟人。
 
  老板娘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当地人。他妈的四川出美女真不是盖的!1。6 0左右的身高,长期吃辣才能形成的没有发胖,前凸后翘的身材。最要命的是她 身上嫩白嫩白的皮肤,和全身散发的成熟女人的气息。鸭蛋脸上,呆着因忙碌而 出的细汗,泛着油光。我们四个看着都有点傻了,主任的话,把我们拉回的正题。 
  那晚,第一次我幻想着老板娘白白的皮肤,凸起的胸部和翘臀手淫了两次。 虽然,她比我大了十几岁,可我还是心甘情愿在她身上卖力的抽插。虽然,目前 只是意淫。我喜欢熟妇远远超过喜欢少女!
 
  后来,去的次数就多了。和她也熟络起来,她抽烟的,有时候和我们一起抽 跟烟,喝杯酒。不晓得为什么,每次和她一起,我的心都不能平静。她像看一般 毛头小伙一样看着我们。妩媚的笑着,开着各种玩笑,当然也有点点到而止的东 西。
 
  一次,我说:“丽姐,您都都比我们快大一轮儿了却还这么漂亮,看着我们 这些毛头小子都心动了,您老公真幸运!”
 
  “呵呵,他哪儿能跟你们比啊!你们比他帅气,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要是当年的话,我肯定和你们跑!哈哈哈”她抽着烟,花枝乱颤的笑着说。说实 在的,看着她,我真想扑上去,压着狠狠的亲,狠狠的抽动!
 
  啤酒喝多了,总是要上厕所的。这家店子有十几张桌子,人来人往,上厕所 的人也蛮多。丽姐跟我们喝了两杯,就起身忙别的去了,看着她笑着指挥这个店 员,和那个熟客招呼,就能想象出她在床上的主动和强悍。
 
  终于还是受不了啤酒的累积,起身去厕所。我们是在马路牙子上吃烧烤的, 厕所在里面的屋子里的过道边。再里面是工作间。我进去的时候,碰巧丽姐从里 面出来。
 
  “小伙子,受不了啦!”她依旧嘻嘻哈哈的笑着,分外妩媚!
 
  “受不了,啤酒也受不了你啊!”熟悉了,我也敢开这样的玩笑。
 
  “小毛孩,刚来就这么坏!”她略带挑逗的说。
 
  “呵呵,四川真是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我说着。
 
  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出奇的大胆用手打了哈她的屁股,她笑着,打了下我的 手,并没有讨厌的意思。也是,像她那样的女人,什么没经历过啊!
 
  时间,就那么退移着,转眼快半年了。最终有些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晚,我们四个依旧在那里喝酒。初冬的天气,十点多的样子就出去了。屋 子里孤独又冷清,几个年轻单身汉聚在一起吃串串香,喝酒也是一种很好的消磨 时间方式。或许,那晚大家都比较压抑吧,或许都不胜酒力。和到第五瓶的时候, 都有些醉意了。丽姐过来了,依旧笑着熟络的打招呼,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发了轮烟,开了瓶啤酒。
 
  “小伙子们,怎么老是你们几个在这里喝酒啊?没见你们带女朋友过来。” 丽姐笑着说。
 
  “呵呵,初来贵地,找不到啊!”同事军说。
 
  “丽姐,要不你帮我们找一个撒!”同事健满脸堆笑着说。
 
  “你们那么优秀,长的有不耐,害怕找不到女朋友?!”丽姐操着四川腔, 打趣道
 
  “找个女朋友不难,可找个像丽姐这样三十多岁后还能让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动心的就很难啊!”我看着她,略带调戏的说着。
 
  “我老了!呵呵,小江就是会说话!”丽姐看着我笑着说。成熟女人就是不 一样,面对调戏能很要应对,也能很要的参与进去,有时候或许,她也在享受这 些吧!毕竟女人是听觉动物。
 
  “我说的是真的啊!帮我们找可以啊!丽姐你按照自己的样子找吧!”我依 旧不依不饶的笑着说。那晚喝的蛮痛快。很多话,在酒桌上露骨的表露了出来。 
  单位给我们单身光棍提供了洗衣间和洗澡间。说白了就是在一楼的一套空屋 子,只是我们少部分人有钥匙,别人是不能随便用的。呵呵,事业单位大家做什 么都蛮小心,也没见什么没钥匙的人用。
 
  一天,在打完球之后依旧一个人去一楼洗澡。洗澡间在外面,里面的是洗衣 间。最外面的是客厅,我们洗澡的时候一般都把衣服放那里的。一个人在里面尽 情的享受着热水的刺激,连小鸡鸡也开始微微勃起。终于,洗完了,我光着屁股 哆嗦着去大厅穿衣服。世界上有那么多事情就是那么巧!我刚走出去,就见一个 妇女提着桶走进来。她是丽姐!我就这样和她“坦诚相见”!
 
  “要死啊!坏小子,洗澡也不关好门!听到有人进来咳嗽一声啊!”丽姐不 好意思的抱怨道。
 
  “啊?!我没关好门!对不起啊丽姐,我不是故意的!还好不是别人,要不 就吃亏,丢人丢大了!”我略带无奈的笑着解释道。
 
  “切,谁看你啊!”她笑着娇嗔道
 
  “你敢说,刚才就没看到。其实,看到了也没什么啊!被丽姐看到,是我的 荣幸!”我穿着裤子,依旧无奈的说着。
 
  “不和你扯了,你们这些有文化的坏小子啊!”她提着桶进里面洗衣间了。 
  我并没有马上离开,穿好衣服之后,也凑进去依着门口看她在里面撅着屁股 把衣服分类放进洗衣机和边上的桶里面。有些衣服是要分开洗的!
 
  “丽姐,你屁股看着真性感!”她没注意到我在后面盯着她的屁股看
 
  “要死啊!坏小子!”她娇嗔着
 
  “丽姐……”我支吾着没说
 
  “什么?”她依旧忙着,没回头
 
  “我……我喜欢你!真的,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你好多次!”我终于大胆的 说出了那些话!
 
  “油嘴滑舌的小子!”她笑着回头看着我说,“丽姐老罗,不过有你那样的 小伙子喜欢,还是蛮开心的!”
 
  她依旧在台子上搓着内衣内裤,只是她个人的衣服。沉默,沉默。我终于靠 上去,楼住了她的腰,前面和她丰满的翘臀紧紧贴着。
 
  “啊!”她惊叫了一声,“小江,别乱来啊!上次你在我店子过道摸我屁股, 还没和你算账呢!”她略带怒气的说着。
 
  “那也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晚上睡觉时,想你想的快发疯了!”我进一步语 言攻击。
 
  说了女人都是声音动物,她放松了掰开我的双手,我依旧紧紧搂着她,从后 面贴了上去,手揉着她丰满的奶子,在她耳边吹着气。
 
  “坏小子,闹够了!快放开我!姐被你整的难受!”她开始抗拒着反应。 
  “傻子才放开你呢!”说完,我凑上去,开始咬她耳朵。明显感觉到她身体 的颤抖,慢慢的又僵硬变软。“不要……嗯……不要……”她徒劳的抗拒着。我 搬过她的身体,正面拥着,超我意淫了多少次的嘴唇上吻了上去,终于,趁她喘 息之机钻进了舌头。就这样,两人的舌头纠结在一起了。她也开始慢慢抱着我了。 我们就这样吻着,走进了里面的一间卧室,是空的,只有桌子和床,没有被子。 我依旧动情的攻击着她柔软的身体。她呻吟着,喘息着,沉重的呼气吸气。我一 看差不多了,就方开她走出去锁死了门。这样外面洗衣机在想,根本没人能听见 里屋的声音。
 
  我走进来,脱掉上衣,上去搂着她。“小子身材不错哦!”她娇笑着说。我 的手滑进了她的胸,一直手在两胸之间游走,一只手在屁股上游走,终于还是滑 进了她裤子里。她也凑上来和我接吻。呵呵,下面的那只手,触到了她湿滑的内 裤。“丽姐,我想要你!”我坚定的说。“嗯……”她哼哼着,没做回应。我一 看有戏,就脱掉了她的上衣,释放出她那宁我朝思暮想的肉球!同时,也褪下了 两人的裤子。
 
  依旧,拥吻着,摩擦着。屋子里是我们两人沉重的喘息。终于,她受不了了, 开始长长的“啊……啊……”的叫着。
 
  “我要进去了!”
 
  “嗯……”她无力的喘息着
 
  就这样,我们三条腿站着,我一直手扳着她一条题,她勾着我的脖子,我另 一支手抓着自己早已爆硬的肉棍,插进了我那手淫多次的洞洞。两个人就这样动 着,插着。爽放都长长的叫着。期间换了好几个姿势,由于没有床,只能站着插, 把她放在桌子上坐着插,我坐在椅子上她在上面查,还有她手撑着地,手扶着床 我从后面进去插。在二十分钟之后,两个人在高潮中一泄如注!
 
  事后,她拿内裤擦着下面和我的鸡鸡。两人依旧拥吻着。
 
  “你小子蛮会玩啊!说,玩了多少个?!”她笑着,娇嗔道
 
  “没几个啊,也就是之前的女朋友。和她们比,我更喜欢丽姐你这样的成熟 女人啊!我的姿势都是在毛片上学的。”
 
  “坏小子,这么会玩,以后你老婆怎么受了了!”
 
  “那我不管,我只要你受不了就可以了!”
 
  她笑着,狠狠的吻我。“姐和你做这事别说出去,知道吗?我男人出差一个 多月了,姐平时也蛮喜欢你的,就让你得手了!你小子……”
 
  “呵呵!太好了,以后不用想着丽姐你手淫了!方便的话,就做啊!我真的 很喜欢你,喜欢你的身体,喜欢你的嬉笑怒骂。我想狠狠的干你,在你身上射光 我的精液!”我坚定的说着!
 
  说了女人是听觉动物!“好啊!我们都要注意点!”她应允道
 
  就这样,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们偷偷摸摸的做过几回。事业单位,做什么都 要很小心的。好在我住在七楼,没什么人上来,丽姐来也只是借口上楼顶晒太阳 之类的。白天人少,晚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她要打理烧烤店的生意。
 
  工作了一年之后,我还是离开了四川,回到湖南。有时候很想念那边,想念 四川的美食,美景,还有那些同事,更多的是在晚上想念丽姐,可惜只能回忆着 过去打手枪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zwqqw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