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一个北京高级妓女的自述】
【一个北京高级妓女的自述】
             一个北京高级妓女的自述
 
  刘丽,女,24岁,未婚,大学,现居住:××。职业:高级陪侍。月收入 :5000/RMB.
 
            (以下以第一人称自述)
 
  高级陪侍就是高级小姐,高级小姐就是高级妓女。这个职业很特殊,但这个 职业也很高薪,并不是每个大学毕业的女孩都能做这个的,不但要有高学历,还 要身条好,长相漂亮,有气质,最重要的是性交的技术要好,而且性交的思想很 解放。剧我所知,和我一样的女孩还有6、7个,但我们都不认识,我们只和我 们的上级单独联系,到底这样的女孩在北京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我认识的那6、 7个女孩还是在一起合作的时候认识的,但我们之间很少说话,更不来往。其实 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是有学历而且在社会中属于那种‘小资’式的女孩,如果让 别人知道了我们所干的事情,那么我们在北京也无法立足了。至少不能让我们目 前所处的这个生活范围内的人知道。
 
  一年中,我们可能只工作几个月,这几个月挣的钱基本上就可以维持一年的 开销了,我们的客人一般是某大公司的高级经理或者是政府中的某高官,要么就 是某大官的公子爷,总之,都是非常有钱的人。
 
  有几件事情很有意思,说给大家听听吧。
 
  (1)2003年8月的时候,我的上级给了我一个工作,是陪着一个网络 公司的大老板到外面考察,时间是2个月,我稍微准备了一下就出去了。因为出 去的所有的花费都是那个大老板来出的,我当然不用过多的准备。
 
  我到了公司,公司告诉我还有另一个小姐要和我一起去,那个女孩来了以后, 公司用车把我们送到大老板那里,2个月以后再来接我们。我和那个女孩坐在车 里都不说话,我看了看她,她也看看我,冲着我一笑,我觉得我们是属于两种类 型的女孩至少从外表上看是这样,她好象属于那种很活泼开朗的女孩,而我属于 比较文静一些的,后来,我们互相聊天,虽然是聊天,但关于诸如:姓名、毕业 的学校、住在哪里、等等涉及到隐私的事情我们是不会互相问的,即便问,也不 会告诉,这个是我们的规矩,不过这次要和这个女孩一起工作2个月,我们为了 方便都临时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她叫我小丽,我叫她园园。
 
  到了饭店,老板已经等了很久了,见我们来了很高兴,对于这个老板是哪个 公司的,叫什么名字之类的,我们不知道,也不问,这都是规矩。
 
  我们是作为老板的私人秘书一起出去的,其实就是拿着公司的钱到外面旅游 一次,大多数客人都是花公家的钱出去玩的,几乎没有自己掏腰包的。
 
  老板先带着我们到外面买了几件衣服,然后是吃饭,吃饭的时候告诉我们, 我们是坐明天的飞机走,所以今天晚上先在宾馆里住一夜。
 
  吃完饭,我们回到宾馆,老板开了三个房间,在电梯里,老板偷偷的问我, 有没有避孕套,我说有。到了房间,我和园园都在老板的房间里呆着根本不用回 自己的房间。先是聊聊天,也就是瞎聊,然后各自洗澡,我是最后一个洗澡的, 洗完的时候进了卧室只见老板正和园园坐在床上亲嘴,我知趣的坐在一边看电视, 老板和园园在床上玩,老板摸摸园园的乳房,又摸摸下体,园园的毛很多,老板 嘻嘻哈哈的笑着,手上也不闲着,园园用手不停的揉着老板的鸡巴,一会就很硬 了,老板躺在床上,园园帮老板叼叼鸡巴,老板对我说‘小丽,把避孕套帮我戴 上’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光着身子在我的衣服口袋里拿出避孕套,然后上了床, 老板今天很兴奋,或许是第一次看到有两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一起伏侍他吧,我把 避孕套戴上以后,老板让我侧身躺在他旁边,他摸着我的下体,园园骑在老板的 身上把鸡巴塞进阴道里前后扭动着,可是园园的阴道里很干燥,老板觉得很不爽, 园园从老板身上下来,然后冲着手中吐了点唾沫抹在鸡巴上润滑一下,然后再次 骑到老板身上动了起来。老板看着园园对我说‘亲个嘴’我靠上去正要和他亲嘴, 老板笑着对我说‘不是和我亲嘴,我是让你和她亲嘴’我笑了笑,然后转向园园, 园园有点害羞,虽然和男人性交没什么,可是和同性亲嘴却让她脸红了这个让我 觉得有点小小的意外,不过园园还是很配合的和我亲着嘴,我们互相唆了着舌头, ‘滋滋’的吸吮着,老板躺在床上看着,挺高兴。我和园园一边亲嘴,一边互相 摸着对方的乳房,园园的乳房很软,皮肤也很光滑,红红的乳头硬硬的,我轻轻 的上下推动园园的乳房,老板看着很刺激,动作也大了起来,上下挺动着和园园 性交。
 
  园园随着节奏上下前后的晃动着,小嘴里也渐渐哼哼了起来,老板经过热身 以后准备开始了,从床上坐起来抱着园园,然后把园园放在床上,我赶忙从旁边 让开,老板把园园的大腿拳起来,然后快速的挺动着屁股,鸡巴在阴道里快速的 抽动。房间里的声音大了起来,我把电视的声音也开大。老板玩了一会,好象快 射精的时候才把鸡巴拔出来,然后躺在床上休息一下,老板对园园说‘园园,给 我到点水。’园园从床上下来给他到了点饮料,给我也拿了一罐。
 
  我们又开始聊天,老板说‘你们谁喜欢看球?’园园一听立马来了精神,笑 着说‘我喜欢看。’老板说‘你说中国队这次能冲出去吗?’园园说‘我觉得没 问题,你想呀,这次没有韩国和日本队和我们竞争,而且沙特和伊朗又不和我们 在一个小组,我觉得没什么问题……’老板说‘哦,有道理,有道理……’我对 足球没什么兴趣,我继续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凤凰卫视的节目,我比较喜欢 看。我正看得入神,老板忽然叫了我一声‘小丽’我回头一看,只见老板躺在床 上,园园正趴在老板的身上晃动着,我赶忙起来,老板说‘舔舔我的蛋子’说完, 把腿分开了,我趴在他们的下面,在园园往上挺的时候抓紧机会舔老板的蛋子, 老板很舒服。我在下面舔蛋子,老板在上面和园园小声的说着什么,只听园园嘻 嘻的笑着说‘你真坏!’老板对我说‘小丽,你在后面看得见园园的屁眼子吗? 
  ‘我说’看得见呀‘老板说’你用中指捅捅她的屁眼子‘我答应了一声,园 园的肛门很小,外面看上去挺干净的,粉红色的,我用中指按在园园的肛门上, 对老板笑着说’我可捅啦?‘老板看着我笑着说’捅‘我一边笑着一边稍微一使 劲就把中指捅进园园的肛门里园园激动得’哦!‘了一声,老板笑得更带劲了, 园园也笑着打了他一下,园园的肛门很软,很暖和,我把中指轻轻的插进去,然 后轻轻的抽出来,园园也把肛门缩了两下,老板又大动起来。我一边捅着园园的 屁眼子,一边还扭头看看电视,老板和园园弄得很自在。
 
  我们又玩了一会,老板说要休息一下,我到卫生间把手洗干净。9点的时候, 老板有点困了,希望尽早的结束,他让园园坐在床上,我躺在园园的腿上我把腿 拳起来,园园用两只手拉着我的两个脚脖子把我的腿分开,老板把鸡巴弄得硬硬 的,跪在我的屁股后面把鸡巴塞进了阴道里,老板一塞进来就激烈的动着,我知 道他想早点把精液射出来,我也配合的哼哼着,嘴里还说‘爽……爽……’老板 一边动着一边还不时的和园园亲个嘴,园园笑着看着,顽皮的对老板说‘大精子 快出来!大精子快出来!……’老板更来劲了,大力的干着我,突然,老板把鸡 巴抽出来哆嗦着把避孕套摘下来,我知道老板想把精液射在我嘴里,我和小丽赶 忙凑过去,张开小嘴等着,可没想到,老板好象忍不住了,还没等对准好角度, 就‘哦……哦……’的叫了两声,把精液射在了床上,老板好象对自己很不满意, 恼怒的骂了一句,我和园园赶忙凑过去,我舔鸡巴头,园园舔鸡巴蛋子,老板这 才不生气了。
 
  转天,我们坐上去海南的飞机。到了海南,我们先在高级宾馆里下榻,好好 的洗了个澡睡了一觉,晚上陪着老板先办公事,其实对于他公司的业务我们是一 点都不知道,但这个就是高级妓女的特点,虽然我们不知道具体的业务,但对于 整理文件材料,打印报表,办公室电算化这些的东西我们都是很熟悉的,所以虽 然大忙帮不上,但至少不会给老板添麻烦,老板的公事办得很顺利。我们用了3 天就把所有的公事办完了,老板很高兴,下面的一个多月都是旅游的时间了,我 们先去了海南的五指山玩了玩,然后又到榆林、通什、三亚见识了一下海南的风 情。然后我们离开海南去了山东的泰山,然后又去了黄山,还看了黄果树大瀑布 一路上都是高消费,反正老板有得是钱。老板也在尽量的‘使用’我们,毕竟他 是付了一笔钱的,总之,越到后面越淫乱。
 
  从泰山到徐州的这段我们是坐火车去的,其中路过一个地方叫滕州,火车在 那里停留半个小时,老板突然心血来潮,拉着我们两个往清净的地方走去,在一 段废弃了的火车道上找到了一个废用的车厢,老板把裤子一脱按着我就干,园园 在旁边和老板亲嘴,老板大力的干着我,天黑黑的,我们都觉得很兴奋,老板对 园园说‘你去给我舔舔屁眼子’园园赶忙走到老板的后面蹲下身子给老板舔屁眼, 我也在前面叼着老板的鸡巴猛舔,老板受到‘前后夹击’十分的兴奋,对我说‘ 你去舔屁眼,让园园舔我的鸡巴’我和园园又换了个位置,老板的屁眼虽然有毛, 而且很黑,但并不脏,老板很注重自己的个人卫生,我扒开老板的屁股舔着他的 屁眼,老板哆嗦着把大量的精液射了出来。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完了事,赶到火车 站还不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2个月即将过去,老板一天天的消瘦而我们却一天天 的容光焕发,在即将回到北京的最后一晚,老板和我们在宾馆里吃了一顿丰盛的 晚餐,老板先是给了我们一人2000元的小费,然后我们三个人高高兴兴的上 了床,为了让老板觉得付出的钱很值,同时也是为了报答他一路上的花费,我和 园园都尽心的陪侍着,老板骑在园园的身上大力的干着,我跪在老板的身后舔他 的屁眼,然后还和园园亲嘴,老板射了第一次精液,为了能让他尽快的挺起来, 我还和园园互相搞同性恋,互相舔下体,互相舔屁眼,互相把手指抠弄对方的下 体和屁眼里,老板在旁边欣赏着,一会鸡巴就硬了,我们再次缠绵到了一起。 
  回到北京已经是10月,深秋的北京格外的美丽,坐着公司接我们的车回到 了公司报到,公司把薪水也打在了我们的帐户里,除非会再次和园园合作,否则 即便是我们两个人在大街上见面也不会互相打招呼的,也许会互相传递一个心照 不宣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