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婚外情欲最冲最淫乱的一夜】
婚外情欲最冲最淫乱的一夜
 
 
  告诉你,我们婚外情欲中最冲最淫乱的一夜,让你知道她对我有多么刺激和 缠绵,我实在沈醉得不能没有她了。这次是我要到大陆的前一夜,我们特别安排 早一点见面,希望有较长的相处。
 
  洗完澡后,俩人故意在房间里滴了些香水,在清香四溢的气氛中,精神非常 爽快而昂扬,尤其两人赤裸裸地搂着躺徉在素净的床上,更有一分说不出的真璞 相对,要说是柔情万种好像模糊而无形,不如说真枪实弹上阵来得直接。她一如 以往把头侧枕在我的臂弯,用手由上而下轻轻不经意地撩抚我的身子。继而移头 轻吻我的嘴唇,不待我张嘴又滑向我两个粉红的乳头先是舔舐后又轻咬。
 
  当她轻咬乳头张眼看我兴奋得唏嘘时,总会瞇瞇一笑放开蒊,吻向我的肚脐, 真会叫人腹部一缩全身酥麻,再倒抽一口长气。这次她不再像以往接着直捣黄龙, 把头又缩回我的臂弯里。
 
  「我很高兴有较长的相处,我们可以慢慢地调情呢……」她温柔地撒娇。 
  「嗯,我也喜欢啊,但是又怕被操得软脚了上不了飞机。」
 
  「啊!你敢戏弄我,看我操死你。」她伸手掐了我阳茎一下,使我嘻笑一声 更搂紧她。
 
  「呜……你看啦,你小弟开始流口水了。喔呵,好大好壮啊,小弟变大鸡巴 哥哥了。喔……大鸡巴哥哥……」她的手掌还沾着黏液呢。
 
  「那让我看看你小妹是不是一样嘴馋了。」我伸手探向她的阴户,她两腿夹 紧档住去路。跟着她弯腰把头滑向我腹部,又开始舔逗起来。我实在无法忍受那 彻骨的酥麻,只好把她的头推向下部。于是,她熟练地在我两腿之间游走,戏弄 着阳具和其四周。
 
  每当她用那尖细的指甲轻轻刷着我的大腿跟部,我总会「嗯……」的一声深 吸一口气,试图压抑即将因酥痒而涌起的疙瘩。她也似乎感觉到我的兴奋,跟着 「哦,呜……」闷出低吟的喉音。
 
  气氛开始酣热起来,她握住我那扬长的阳茎把它往上掀,自己则把头埋入它 的跟部,试着要把睾丸一口吞没。我瞇上眼感受她的爱抚,只觉得被含了一大半, 而且还一纳一吐地吮吸着。很快地她把口转含另一半,吮吸了好几下以后,改用 舌头绕着整个跟部又啄又舐直到会阴处,真要逗得我冲动难忍了。可是在这时她 又好像知道刹住,轻轻台头把硬挺挺的鸡巴搁在脸颊右边,问道:
 
  「怎么样,舒服吗?」
 
  我睁开眼睛看见她粉白的两颊发红,右侧配上长及她的额头端而又红得发黑 的一柱鸡巴,眼睛晶滢微开,嘴唇轻轻吐舌,真是无限淫情荡漾。不由得抬起两 腿轻轻夹住她的头,两脚放在她肩背上。她转脸对我那肉柱用舌尖由跟部向上又 是一刷。我禁不住说:
 
  「喔……鸣……好美、好美……哦……」
 
  她嫣然微笑,又问:「怎么不是爽,却说美呢?」好娇嫋的声音咧。
 
  「爽只是肉体的感觉,美是连心里头都舒服到极点。」
 
  她用右颊贴在肉柱边幌了两下,说道:「我还要使你更美……」于是,她撑 开两腿开始舐弄已经流出滑液的龟头。只见那舌头又啄、又绕、又刷地耍玩着, 随时还会边喘息边呻吟:「喔……啊……」,我也跟着应和:「啊……喔……」 
  当她含着龟头一进一出地吞吐时,我实在忍不住喘叫出声:「喔……喔…… 好……好……美……」
 
  她听了,吞吐得更起劲更加速。我在飘飘然中,涌出要想插入她屄穴的冲动, 立刻拉她服贴在我身上。当我们两嘴张唇缠舌热吻时,我真感觉到乳头对上乳头, 肚脐对上肚脐,阴毛对上阴毛和阳具对上阴户全贴着的美妙。出力一翻身,我把 她压在底下顺势提起阳茎顶向她的屄孔。她更是狂放地两腿大开屁股上提,迎向 那红得发紫黑的大鸡巴。我的龟头用力往那丛茂发的阴毛下面插过去,她突然: 
  「喔- 喔……先等一下,等一下,你的好大喔!喔喔,慢慢……慢慢……」 
  她连连轻叫。我低头一看,哇!
 
  确实我那话儿真给吹得肿大无比,而且我也不想太快进入高潮。
 
  「那么我们就侧着来吧!」我侧身躺到她左边,她抬起左腿让我下部移入, 然后熟练地拉住肉茎以其龟头顶着阴蒂磨将起来。每磨两三下,她就会抬起臀部 试着插入。不一会儿,龟头已经入门了,可以觉得被阴唇夹得紧紧热热的。她又 
  开始淫叫:「喔呵……喔哼……大鸡巴插我的小浪穴……喔呵……」
 
  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我因为斜躺着无法以嘴吻她消音,只好伸手揉她嘴边, 她竟然吮吸起我的姆指,有时还会含咬不放。我下部再一顶,跨过她那内隆起的 门槛,整根肉茎登入屄道。
 
  「呜啊……喔啊……我要叫床了……喔呵……哥……」
 
  她呻吟浪呼。
 
  我开始侧摇进行抽插,她跟着旋绕臀部,两人相互地紧紧顶在一起。为了要 插得更深入,我往她面部伸开腿,自己则翻身面向下,交织成以两人性器为轴心, 她头在床头而我头在床尾的连体男女。更叫人刺激的是她竟然轻咬起我的脚指, 一手伸到我分开了的臀下以指尖骚抓那缩成一团的阴囊。我亢奋得伸手往后方她 的身体处探索,想回应给她我的抚爱,终于抓到她伸出的手掌,马上曲指在她掌 心筘刮,希望也使她有我同样的兴奋。另一手则钻到下部两人交接处,当她一挺 一挺地上下臀部时,配合着揉搓又黏湿又温热的阴唇。
 
  「啊- 呵- 呵……呜喔……我的……浪屄湿透了」她抖颤地哼喘淫泣而且不 断猛烈地摇绕着臀部。
 
  我实在无法自持了,转身推开她的大腿并从其间跃起,在骑上她的同时,将 就要劲射的大鸡巴狠狠地埋入滑润无比的浪穴里。我乐得天旋地转而拚命探底, 只觉得龟头一抖一抖地射放出精液。
 
  「哇!喔!喔!呜……鸣……」她双手紧抱着我,恨不得将整个人塞进屄内 似的,用尽力量把阴部死顶着我的阳具。同时叫唤着:「我……我……要……来 ……来……了……哦……哦……好棒……啊……」
 
  当她痉挛地涌起一阵高潮,呻吟尖细的喉音时,我忍着刚放开精门仍抖动着 的阳具,从她那湿淋淋的浪穴抽了出来,猛地塞进她那淫嘘微开的小嘴里。 
  她也不顾腥秽地含着那根又肿胀又射精的大鸡巴,除了吞进吞出还不断地以 舌尖绕着龟头打转。我在亢奋中依然喘息地透过昏沈瞢瞢微黄的灯光,看见青筋 暴起的阳具在她口中忽隐忽现,侧过头又可透过玻璃镜的反射,微微见到皱着皮 上竖的阴囊,两颗睾丸坚硬地缩结在一起拚命地想往她那张开的嘴里塞。
 
  她纤柔的鼻孔不断地喘息着,嘴巴吞吐着我滑溜溜的大鸡巴,虽然叫不出声 音,喉咙却断断续续地哺出似咕噜、咕噜的低呃声,真是淫荡猥亵达至极点。在 这疯狂竞相放纵兽欲尽情啜吮争取交媾的快感下,本来应该会因射精消缩的阳具 好像又注入一股热流,竟然鼓得想再屄。于是从她口中退出鸡巴,带着一丝长长 的粘液移到她两腿间。
 
  「滋…」的一声,龟头迫不急待地滑进她敏捷反应张开的湿淋淋屄孔,只见 那丝粘液从她下唇延垂到乳沟,然后黏沾在她身上到肚脐、阴毛丛里,由嘴上到 乳沟的一段还悬着呢,此情此景更令我全身热劲澎湃,用双手挣开她的双腿不断 抽送,色瞇瞇地看着她那跟着晃动的粉白肉团和摇荡的粘液,情迷迷地听着她喘 着的淫呼和抽搐。
 
  「哦呵……哦呵……好棒……的……大鸡巴哥哥……喔- 喔……」终于忍不 住再次的高潮,我一股儿躺下,把粘液丝压在我俩的乳房肉体间,在两人舌头不 断撩绕尝吸口齿间充满腥味津液的同时,我感觉底下的命根子一抖一抖压抑不住 地射出一股股热流,直到几近虚脱。而这时她也「哇!我要再来了……喔……呜 ……好……」的一声紧紧地抱着我不断地打颤,我可以感觉她热呼呼的阴道也一 合一合地再次放流淫液。
 
  高潮过后,我俩紧紧拥着恨不得融合成一体。在深呼深吸的不断吐息中,我 仍然轻轻地摇摆臀部,或许是第二度射精,整根阳茎竟然是钝钝的肿肿的浸渍在 充满阳精阴液的屄穴里滑动良久,慢慢地才开始消退变小下来。而她四肢却还紧 紧地拥缠着我,下部仍然顶着阳具不让它抽出,阴道内可感觉还在一抽一抽地吮 吸着我那渐渐安静下来的阳具。
 
  终于,我长嘘一声后,说:「呼……好美……好好喔……」
 
  「嗯……」她精疲力尽似地睁眼回应了一声,但是俩人还是很有默契地紧挺 着下部不愿分开。
 
  「呵……这样也塞得满满的……」她说,但是开始伸手去拿床头柜的纸巾。 
  还过了一会儿,我小弟才依依不舍地缩小滑出小妹的温穴孔。她立刻以纸巾 抵住跟着流的精液和淫液。接着,她坐了起来,
 
  「哎呀……你看哪……床单湿了一大片哪……」
 
  「那还不是你操出来的。」我笑着回答。
 
  「还不来帮我擦,这边会不能睡哦。」她一边用另外的纸巾擦拭床单,一边 说着。
 
  「是的,是的,我帮你擦擦……」伸手压住夹在她下部的纸巾,并且擦拭起 她阴户。
 
  「哎哟……谁说那里……你还要啊……不怕,再来吧……谁怕谁……」她嘻 笑地回我。
 
  「不敢- 不敢……」我笑着起来帮助她。一边擦拭床单一边转头吻她,真是 爽不自胜难以言状。
 
  擦完床单,我就累得躺倒昏睡过去。应该睡了有十几二十分钟吧?在惺惺忪 忪茫然中,依稀听到她在浴室问我要不要起来冲冲洗洗。平常有时我会继续睡而 不理她,这次或许因为完全的昏沈睡过去而得到完全的放松与休息,精神一振觉 得清洗乾净再睡也好。于是起身进浴室,只见她拿着喷水龙头冲洗已经洁净而潮 湿发亮得如润脂的身体。载着头罩淋浴中的美人,转过脸来娇柔无比:
 
  「过来,我来帮你洗洗好了……」说着她就开始为我上上下下冲洗身体。当 全身冲刷沐浴乳的皂泡清洁后,她竟然玩弄起我那缩成一团的阳物。两手环着阴 囊包住龟头还不住地轻轻抠刷,嘻笑地说:
 
  「哼……刚才还凶猛地整人家,现在竟然缩成这么小一团。」
 
  「我的才像孙悟空的金箍棒能大能小,不像有人大小变化不多呢!不知情的 人还同情我长得小喔。」
 
  「说得也是,我遇到的人真没有能够变化这么大的……真好玩」
 
  边说边抓耍着那一小肉团玩得爱不释手。突然她想到什么似的,推我往后说 :「来,你坐到浴缸的那端上。」
 
  当我刚一坐好,她立刻蹲在浴缸内分开我的双腿,忙着想把那一团的整个阳 物吞没入口里。
 
  才含入口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张口放了阳茎退出我的大腿去拿喷水龙头调 水量和水温,用口含了水又伸头张嘴吞了我的阳具,还以喷水龙头冲着我的丹田 部位。温水流到阴毛环绕在她含着龟头的口边沿着脖子而滴下,真是放浪淫荡。 
  她的舌绕圈地卷着阳茎,热热的、湿湿的但是口含的是水不是淫水,不会滑 溜却又是另一种感觉。或许已经有过片刻的休息,我的阳具又肿大起来。虽然她 不住地套弄,只觉得热热的浇着水,却不会很受性刺激,心情的感觉真是温暖舒 畅,身体也乾净乾净清清爽爽的,竟然开始一进一出地配合她的口交。有那么好 一阵子,她才退出口来再洗清我那话儿,让我出浴室上床休息。她继续盥洗一阵 后才出浴室,而我已昏昏睡过去了。那知道她竟然搬我侧睡而把头埋在我两大腿 间,把那已缩成一团的阳物再度含入口中。
 
  「喂……你还要?」我迷迷糊糊惺睡中轻声问她。
 
  「我要含着睡,你也可以把我大腿当枕头呢……」于是我们竟然就这样六九 式地反交地睡了。
 
×××××××××××××××××××××××××××××××××××   
   结论:说实在的,要抓住男人的心,真是要抓住男人的阳具,抓住男人的饮 食胃口还不够。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