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挥不去的冰恋情结】作者:坚思仁
挥不去的冰恋情结
 
  
 字数:5940字
 
  我出生在一个西部小城,从小过著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有一天的梦镜改变 了我的一生,从此和冰恋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一条不宽的小河,天气真的 热得叫人无法忍受,我背著大人来到这里,只想在河水中尽情的游玩。
 
  凉爽的河水拍打在身上真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我在河里游啊游的。突然。我 看见一个姑娘(也是游泳的)沉入水中,这决不是潜水,而是无助的向下沉去。 
  我看了看周围,虽然有几个游泳的人,但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姑娘的消失, 我来不及叫人救她就奋力向她下沉的地方游去。等我游到并潜入水中找她时,我 看到的是已经死去的她。
 
  她在水底双手双脚张开著,已经见不到她有任何的生命迹象了。这时我下潜 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加上下潜前准备不足(没有吸够更多的空气),我感到了一 阵阵的难受,不行我得赶快上浮,不然的话我会像她一样成为一具尸体的。好在 河水不深,我很快的浮了上来。
 
  这时突然有了一种想看看女性身体的冲动,长这么大(当时15岁)时常有 想看看和抚摸女性身体的冲动,可一直没能有机会去这么做(呵呵,也不敢这么 做),想到眼前这个死去而无人知道的女孩,我的冲动再次不断上升,我只想看 看她的身体是什么样子的,当然主要是下身是什么样子的。
 
  这时的我己顾不了这么多了,迅速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其他的游泳者都 在很远的地方游得正欢,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深深的吸了 口气向那个死去的姑娘潜去。
 
  美丽的姑娘四肢如大字一样的张开著迎接著我的到来,我潜到她的身旁一把 将她的尸体抱入我的怀中。她是那么的温顺,连半个不字都不会说(嘿嘿,她也 说不成了)。柔软的身体在我怀中使我在也不能忍受,左手搂住她的香颈,右手 则不停地在她的身体上游走。快看看她赤裸的身体吧,这可是我一直都想做的事。 
  我几把将她身上的游泳衣扯下,她的美丽裸尸就呈现在我的面前,伸手抓住 她圆圆的乳房,手里马上传来柔软嫩滑的感觉,我忍不住的大力的揉搓著,下面 的小弟弟不断的起著变化,它在迅速的变大变粗和变硬。这些变化可是我从来没 有过的啊,这是怎么回事?
 
  虽说过去在大人们的口中听到过一些这方面的事,但今天可是真真切切的摆 在我眼前。我的眼睛向她的下身望去,只见她的下面有一些黑黑的毛(后来才知 道这和男人的一样都叫阴毛)。我的左手从她的颈下取出游向她的下身,双手用 力掰开她的双腿,她的下面就完全暴露无遗的出现在我眼前。
 
  这时的我兴奋得就象自己要爆炸了一样,当然最受不了的部位是我的小弟弟。 
  赶紧脱下我的三角裤,将硬得快要爆炸的它放入她的下面。
 
  经过一阵快速的抽插,我终於到了顶点,有一种想要尿尿的感觉。这时也就 管不了这么多了,想就尿在她的里面吧。有这种想法后我在也不忍了,尽情地将 我的尿向她的身体里发射。
 
  直到这时才感到在水底的难受,但又无法上浮。我拚命的挣扎用力的蹬著双 腿,一下子把我从梦中惊醒。原来这发生的一切全是我的一场春梦,我的内裤里 全是湿湿滑滑的东西。这可是我的初次梦遗,我的处男之身在梦中交给了一个并 不认识的女尸,但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却是我终身无法忘怀的记忆,她使我从此 走上了冰恋之路。
 
  记得自从有了那个梦之后,我好像一下子懂得了男女之间的不少事情。那种 射精时如登仙镜的感觉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这样的感觉是多么的奇妙和美好。 
  我慢慢的我开始了一天一次甚至更多次的手淫,因为年龄小加之那个文革时 代的年代,当然就更不敢去找活著的女孩子来解决我强烈的生理需求(如果那时 有现在这么多的妓女,加上我有钱去花的话我想会是另一个结果)。  事隔不 久,一次偶然的去医院办事,正好看见一个架架车拉著一个20多点姑娘飞奔著 来到医院。中国人爱看热闹是世界有名的,当然我也不例外。
 
  我围了上去,就听有人在打听:「这姑娘怎么回事?」
 
  当然事主是不会回答这种人的问话的,但医生要抢救病人就得知道原因,他 们的问话病人家属就不能不回答了。从他的家人口中得知这姑娘是因恋爱上的问 题而服毒自杀,医生马上投入紧张的抢救任务中(那时不会先叫给钱才治的,不 像现在不先给钱你要死就去死吧)。只见医生很快的解开她的衣服纽扣,向上翻 起她身上的背心,当时她没有戴乳罩(后来我才知多数女人是要戴乳罩的)所以 她的一对大大的乳房就展现在众人的眼里。
 
  她的口中不断有白色的泡沫流出来,医生将抽好的强心剂从她的左乳房上剌 入,把药液打入她的心脏。看到医生的这一些操作在她那柔软的乳房上,我的身 体有了强烈的反映,小弟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搭起了一个小小的帐篷。这时我听 到医生说已经没有救了,所以我的胆子大了不少。我挤到她的脚边,用我的一双 小手在她那没有穿鞋的足底悄悄的不停抚摸。她的那双脚已经变得十分的冰凉了 (大热的天,现在我知道这应是死了有点时间的了),这种凉意让我感到十分的 舒服。
 
 家属哭哭啼啼地说将她拉去停尸房(说老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还有专门 
  停放尸体的地方叫停尸房),我好奇的跟著他们一起座车去了医院在住院部 的停尸房。停尸房坐著在医院围墙外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从医院通过一个小门可 以到达那里,同时从医院外面也可以去到那个三间的房间。我跟著很多的人进入 停尸房,看见除了我们送去的那个姑娘外,在纱罩下面还有两具尸体,一具是一 个60多岁的老头,一具是一个40多点的男人。但这个男人已经满脸变绿且肿 胀得有点吓人,不过我并不感到害怕。
 
  当时我就想趁著晚上进来和先前死去的姑娘来上一下,所以我就开始观察如 何才可进来及完事后怎么出去。我不能光想著进来的啊,出不去会坏事的。看到 其中一个停尸床上有一个不大的窗口正好进入时可以落脚,从这里出去看来也不 会有多大问题。心中一阵窃喜,死妹妹(当时不会叫「冰妹妹」)今晚你就是我 的了,你喜欢的男人不要你了,我要你,我来给你最后的爱吧。回到家后心里老 想著放到停尸间里的姑娘,好不容易等到夜幕降临,我带上家中的小电筒向医院 奔去。
 
  来到医院,我没有走大门进入医院。因为那样还得过一道小门,那小门上的 锁我是无法打开的,这样就会多翻一道围墙。我从农民的田中向那间小房靠近。 
  走到那里才发现从外面想上到窗口有点难了,窗口离地很高,足有两米多高, 对一个成人来说可能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一个小孩来说就显得是那么的困难。心 里只恨自己怎么不长高一点啊,没法,只好四处找找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帮我增 加一点高度了。
 
  我在附近四处找可用的东西,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一个农民不用 扔掉的背 (此处有一字打不来),我把它拿来放在窗下,试了试,免强能够著 窗口,心里的那个高兴就别提了。我往上一窜,双手抓住窗台用力爬了上去。钻 进窗子,里面的停尸床就让我好下多了。
 
  我下到地面,迅速来到停放著年轻姑娘的停尸床边。只见一个大大的纱罩将 她罩在下面,纱罩下又是一张白布将她盖著。看来要想见她还真难啊!要想见她 就得先移开纱罩,可纱罩是由几根木条撑框做成的,还真的有一点重。这时的我 不知哪来的劲,虽说吃力,可还是将纱罩移离停尸台。我一阵阵的兴奋,我马上 就要见到我想要的姑娘了能不高兴吗?我没有急著将白布揭开,而是伸手隔著白 布向她身上摸去。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当然重点是她的双乳。
 
  这时的心情是极度的兴奋伴著极度的恐慌,兴奋的是我日思夜想的死妹妹 (请允许我还是这么叫,因当时还不会说冰妹妹)就在我的眼前。恐慌的是万一 这时来人发现我在这里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结果,我真的不敢想象。
 
  摸够了尸体的双乳,我慢慢揭去盖在她身上的白布,姑娘的脸色已经完全的 苍白,身上还穿著死时穿的那身衣服,白色的衬衣,黑色的长裤,双脚还是赤著 的,唉!连一双袜子都没穿。我双手山由於激动而不停抖动著开始解她的衬衣扣 子,解开后,将尸体身上的白背心尽力地向上推起,她那对巨大的乳房就呈现在 我面前。
 
  双手马上抓住尸体的双乳,她的双乳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有弹性。我用力 的抓捏著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抓捏够了我的双手慢慢向著尸体的肚子下面滑去, 到了她的小腹时我没有急著去解她的裤带。对,是一条棉的裤带。那时的人穷啊, 连一根皮带都没有。  同样,她的皮肤是冷冷的、滑滑的。在这闷热的夏天是 那么的叫人感到心旷神怡,那么的舒服。我的右手顺著她的裤子下面伸了进去, 首先摸到的是一团毛耸耸的东西,它给我的感觉是又柔软,又有些硬硬的。我没 有管它,手继续向下,中指首先摸到了一条肉缝。我用力地在这个肉缝中挖摸著, 肉缝向两边分开,我感到了我梦中的肉洞。
 
  我赶紧抽出我的右手,开始解她的裤带。边解我还一边在我的脑海中记住她 的裤带的拴法,因为完事后我想尽可能的恢复她的外观,也免被别人发现。如被 别人发现今后就没法再来这里了。很快她的裤带被我解开,将身体侧边的纽扣解 开,她的里面穿的是一条家里土布自己缝制的大脚内裤。我用力将两条裤子向下 扯去。我不敢将它们全部的脱下,是怕到时无法还原而被发现。
 
  我用我的小电筒尽可能地靠近尸体的下身,这样,我的电筒光亮就不会传出 去。我真的很想看一看她的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我梦中见到的那个样子? 
  只见她的两腿之间的肉缝上一团黑黑的毛长得好长,肉缝两边各有一团肉向 外突起。我费力的分开她的双腿(不通知有尸僵),再看下面时又是另一种风景。 
  在两团肉中间还有两片灰白的溥肉(之后很久我才知道这就是阴(这括号里的字 
  不要)唇),分开它们之后才见到里面原来并不像梦中那样是一个洞,而是 有两个洞,且洞口边很不平整。我的手指伸进下面一个看来要大一点点的洞中, 不断的进出。刚一来到这个停尸间就不老实的小弟弟此时就更加的不老实了,一 个劲的发硬、变大、变粗。
 
  我马上脱去我身上的裤子将它释放出来,一手握著小弟弟,一边飞快的爬上 停尸床。爬到她冰冷的尸体上,她的冰冷传遍我的全身,带来一阵阵的凉爽。我 就开始用小弟弟在她的下身拚命的拱动,可是由於没有实际经验怎么也把我的小 弟弟拱不进去,只好在她的两腿间胡乱的一阵猛戮。
 
  就这样,我很快就到了梦中要进入仙镜一般的感觉。尽管我没能进入她的里 面,但是我还是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就这样,我很快的进入仙镜,我的精液射得 她的下身到处都是。这是我在梦镜外的第一次和真实的有血(当然是死血)有肉 (呵呵,当然也是死肉)的人发生的第一次,整个程序中我一直都是兴奋无比的。 
  我跳下停尸床,用很快的速度给她穿回衣裤,最后再一次的揉捏了她的双乳 后从来时的窗口翻出,愉快的回到家中休息。今夜我没有手淫………………经过 这次事后,我就在想,在那里和一个女尸做心慌不说,像这次这样还没真正的做 成。有什么办法能多同她们待一会呢?突然我想到了可不可以在和她们做完之后, 再将她们的下身用刀割回来慢慢的玩呢。
 
  真是绝妙的想法,我真的有点佩服自己的聪明了。从此之后,每当我要去医 院那间停尸间时,都会尽可能的带上一个刀片,以便要用时方便。
 
  就这样,我只要一有时间就老爱去医院的停尸间附近转,希望听到有女人死 去的消息。有时,白天没时间去,到了晚上我总要找一些借口出门。去到停尸房, 隔著门缝向里面张望,看看里面是不是停得有尸体。
 
  当然我也不是天天都有时间去的,必竟我还是一个学生嘛,还有每天的作业 要做。而且天天出去的话只会引起大人的注意。有时心里真是七上八下的难受, 还只得拚命的克制自己。现在想想在我没去的大多数日子里,不知有多少的女尸 被放过了。
 
  我十六岁那年,又是一个夏天,又是一个白天没能去医院的日子。到了晚上, 我带上我心爱的小电筒又去了医院的停尸房。通过门缝我看见里面停有一具尸体, 但由於白布外面还有一个木制的纱罩,我不能分辩下面的是男是女。心想又有好 久没见过尸体了,管他的,进去看了再说。
 
  我又再次的来到停尸房的窗下,这时的我身高已有一米七了,所以只要在窗 下垫上几匹砖我就能轻松的上到窗口。正好房子的周围有不少的砖块,对我是十 分的有用。我跑去捡了几匹过来垫在窗下。我站在砖上稍一用力,就上到了窗上。 
  身高给我带来上窗的好处的同时,也给我进入窗子带来了麻烦。过去十分好 进的窗口变得来不在是那么的容易进入了,但这些困难无法阻止我进入里面的决 心。虽说费了点力,但我就像别人练过缩骨功的人一样,进到了里面。停尸间里 黑黑的,我小心的下到里面,慢慢向停放尸体的那间床走去。
 
  来到停尸床前,我没有急著将上面的木制纱罩揭开。而是向上抬起一点,伸 手进去确定里面的到底是男还是女。首先去摸尸体的胸部,再去摸尸体的下面, 这样就能确定下面躺著的是男是女了。手下的胸部平平的,但这并不能帮助下面 躺著的就是男的,有的女人的胸还是很平很平的。手顺著向下摸去,终於摸到下 身了。唉!怎么这么倒霉呀,下面躺的是一个男人。
 
  心里一阵火起,这么久了没见过有死人躺在这个地方了(城市太小了,死的 人本就不多),今天有一个却又是男的,你说霉不霉嘛。心想来都来了,管他的 看看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吧。
 
  用力抬开盖在他身上的纱罩,揭去盖在他身上的白色尸布,原来下面躺的是 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不知我那来的一股野性,伸手就去他的脸上去扭了一把, 心中好像还觉得不解气,又去将他的寿衣裤子向下脱去,5层厚的寿衣裤子被我 给他拉到了大腿下面一点的地方。我到要看看这个老头的小鸡鸡到底长的是个什 么样的,结果确实和我的有点不一样。我的小鸡鸡平时小得像一粒小小的花生一 样,而这老头的却有我发胀、发硬时那么大,足足有14公分那么长。我用手抓 住他的小鸡鸡,就像抓住一条面虫一样,软棉棉的。我就真的想知道这老头硬起 时是什么样的了。
 
  我从我的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刀片和准备装割下来东西的小塑料口袋,小 心的把刀片从它的包装里拿出来。一手抓住他的小弟弟,一手慢慢地将他的小弟 弟完整的切了下来。再小心的收起我的刀片,将割下来的小鸡鸡装进塑料袋,全 部放进我的衣服口袋。
 
  跟著为尸体穿好他的寿裤,在穿的时候我见他的伤口处有血在向外流著。我 看到停尸间里有不少的旧棉被,我赶紧扯了一些棉花塞在他的伤口上,这才给他 穿回原状。盖上尸布和纱罩从来时的窗口回到外面。
 
  急急的回到家中,首先让大人知道我在家里。然后背著大人到水管边(四合 院,住有多家人,共用水管)。当时院里很黑,我小心的拿出塑料口袋,把装在 里面的小鸡鸡在水管下面用水冲洗。上面的血水顺著自来水被冲走,塑料袋和刀 片也将它们洗乾净。悄悄地回到我自己一人住的小屋。
 
  我拿出带回来的小宝贝反覆的把玩,感到真的很好玩的,但我还没看到它胀 起来是什么样子的。我只好带著它再次的来到水管边,将它的切口对著水龙头。 
  然后打开水管,水的压力迅速将手上的小鸡鸡变得粗了许多,摸上去也有了 一定的硬度。
 
  我将切口处的皮抓住,关了水管,再次回到我的小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tswyyb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swyyb金币 +10合格,排版基本OK,最好用论坛软件排,记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