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第一次的集体圣水经历】




            我第一次的集体圣水经历
 

  “对美女的崇拜就是对生活的热爱!”——这样一句简单而精辟的经典语录, 出自一位为人开朗大方豁达大度,不拘小节热情豪迈的M界传奇人物,我心目中 的偶像大哥。无数次的品读这句话,心中都会感慨万千,如此简单的一句话,说 起来容易,真的作到是何等的艰难。
 
  从我懂事起便对美女有着浓厚的兴趣,崇拜她们,崇拜来自美女的一切,特 别是对美女的圣水尤为迷恋,因此曾在家园建立之初用过" 魂迷" 的用户名,意 喻从灵魂深处迷恋着作美女脚下的奴仆,胯下的厕所。
 
  为此我搅尽脑汁寻找着各种机会来实现这种另类嗜好,要不是条件不允许, 我都会跑去日本做男奴,每日在家园里浏览着同好的经历,想着自己以往做的决 定——不再偷喝圣水,(以前有借用此用户名写过关于我偷喝的经历),心里这 个痒啊!压抑的魔性每日每夜都在侵蚀我的神经,腐蚀我的意志。就象瘾君子上 瘾了一样痛苦难耐!
 
  此水本应天上有,怎可在人间?
 
  终于按耐不住,我在一个周末,怀着对美女的崇拜,对圣水的敬仰,冒着严 寒坐上了前往圣水大餐之旅的火车,并于当晚到达了目的地——长春一酒吧。 
  进了酒吧,朋友们都在等我,于是便坐下来同他们聊天喝酒,同时上下打量 这个即将带给我希望之光灵魂良方的地方,酒吧不大,但装修别致,动感与温馨 并存,我眼睛看着环境,耳朵里听着美女歌手婉约动听的歌声,嘴巴里喝着啤酒 聊着天,脑子里却想着等下要喝圣水的情形,说白了就是心不在焉……在喝了三 瓶啤酒之后我迫不及待的踏上了我应该去的我就应该属于那里的地方——美女专 用厕所。
 
  兰色的荧光灯透出幽幽神秘,进入这个空间立刻有种紧迫气氛随之而来。放 眼望去在很小却整洁的空间里静静的摆放着一个折叠式箱体,在箱体上面镶嵌着 一个透明的玻璃便器,真的是别具匠心,在酒吧经理的帮助下我躺进里折叠箱体, 里面狭小躺着却很舒适,头刚刚好在透明便器下方的位置,我用颤抖的手把一次 性奶嘴安放在便器的下水口上,与便器连接,用嘴含着试里试躺着的角度,闭上 眼激动的享受着美女来之前的幻想。
 
  大概5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慌张的睁开眼睛,再次 调整了下自己躺着的角度,迅速含住了嘴巴上方的奶嘴,心噗嗵噗嗵的跳,我知 道美女来如厕了,此时的我无比的紧张与兴奋,脑子里胡乱的刻画着美女的样子, 跨上我头的情形,正想着,卫生间门开了,透过玻璃便器我看到一个高佻美女大 步踏上了我躺着的箱体,双手解开自己的腰带,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一付现 时比较流行的非主流样子,可爱至极,她俯身看着便器,我与美女对视着,心都 跳到嘴巴里了,被我生生的咽了下去。
 
  突然在这个时候美女张嘴往便器里吐了口痰,这痰正好落在我眼睛上方便器 的位置,痰液的细小气泡在我眼前破裂着,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一双脚踏上了我 头的两侧,美妙的声音从上面传出:“我灌死你!”美丽桃园与黑森林由远至近 的立于我脸的上方,我躺在美女胯下,瞳孔里映满她近在咫尺的下体。我窒息了, 时间似乎静止在这一刻。
 
  就在我陶醉在美女胯下的时候,她在上面说:“贱人!全喝下去,不许漏半 滴!漏半滴就让你吃屎!”语气轻蔑而且严厉,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嘴巴里已经 流入了来自美女体内神圣的我梦寐的参合着刚刚那口玉液的圣水,顿时我血流上 涌,充斥着我的神经我的大脑,急急地吞咽着这股甘泉,喉咙里发出我自己都听 不懂的声音:“是,贱奴感谢您赏赐圣水……”水流很急,量也蛮大的,一分钟 左右的时间才慢慢停下来,头上又传来美女的斥吓声:“喝光它!”她一边优雅 的擦拭着下身一边对我说,此时我才发现虽然我大口的吞咽着,可便器里依然还 有不少的圣水,美女提上裤子低头看着水位下降,看着我品尝来自她体内排泄出 的尿,又狠狠的“呸”了一口痰,转身离去,留下我自己面红耳赤的独自吞咽着, 这个时候我才清醒过来,原来因为过度的紧张兴奋与来得突然我根本无暇细细品 味那渴望的圣水的味道,于是我放慢速度,慢慢的喝着,象品茶一样的品味着美 女赏赐给我的圣水。
 
  一点点的咸,淡淡的圣水香,清澈着我的心肺与灵魂,我闭上了眼……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身材苗条娇小,小鸟依人般的美女出现在我的眼前,看 了一眼胯下的便器,自然的若无其事的用她那美妙的私处传送着激流,我连忙吞 咽起来,这回我有了心理准备,缓缓的喝着,头上有便器,可以帮我暂时盛放圣 水,所以我并不急着去吞咽,而是一口一口的边喝边去体会来自这样一位美女圣 水的味道。
 
  小美女方便完了擦拭着自己的下体,然后轻蔑的说了两个字:“贱人!”声 音很轻,却震撼着我的心灵,同时头上也多了一口口水,看着她提上裤子离去, 我有种莫名的伤感。
 
  我静静的躺着,外面传来酒吧内喧杂的声音,可是我的心却无比的安静,这 不正是我长久以来所要追求的宁静吗?立于闹世而心不喧!这正是我想要的意境, 这世上一切尘埃都不再与我有关。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那份只属于我的宁静,卫生间的门再次开了,进来 一位时尚美女,脸部某处镶了颗细小的钻,在幽蓝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夺目,尖尖 的下颌,轻轻上扬的嘴角,锐利明眸,好象在嘲笑她胯下准备拜受她圣水的我, 抬腿跨上了我的头,熟练的解开腰带脱裤,蹲下把下体圣洞对着便器的下水口, 几秒钟的时间一股温泉水柱冲激而下,“好喝吗?!”我含糊不清的回答着, “好喝就给我全部喝下去!”语气不容我有丝毫的反驳,同时水柱激流加大,我 眼前全部圣水覆盖,口腔里被圣水完全侵占,不留一丝空余,我急忙深呼吸了一 下,一股圣水独有的清香争分夺秒的涌进我的鼻腔,串进我的肺,“你真贱!只 配喝我的尿!!”在美女的训斥声中我大口大口的喝着那天上仅有世上难寻最美 的饮品,眼睛死盯着那覆盖在我脸上被激荡起来的圣水,脑子一片空白……恍惚 间眼前放亮,我从梦中清醒,看见小美女已经站了起来,低头看着我,慢慢的系 上她的腰带,那性感的嘴唇轻轻一张,一口口水以落入我的视线,我的心顿时一 紧,空气因此而凝结……
 
  又过了一小会,一位清秀端庄高贵典雅,高高的个头冰清玉洁的美女大步跨 上了我的头,我惊叹,世间怎会有如此不染风尘般的女子,瞬间如花般的神圣下 体呈现在我眼前,我呼吸急促起来,一声“呸”,脸上方又多出一口痰,之后她 那花一样的阴部一张一合的蠕动了两下,缓缓的送出一些白色的液体,落入便器 中间的孔洞,混合着刚刚的那口口水流入到我的口腔,一股淡淡的酸涩随着流入 我的胃,正在我陶醉的时候,嘴里突然洪水般涌入大量圣水,我应接不暇,急忙 大口吞咽起来。
 
  “我灌死你个贱货!”头上的她说道:“快喝!”我顾不得喘息,迅速的往 胃里运送“物资”,“贱人!你连我的尿都不如!都不配喝我的尿!”
 
  “我都不愿意尿给你喝!!!”——我知道这话她说的是真的,我无地自容。 
  在她的羞辱声中我艰难的喝下了她全部的圣水,不知道是因为喝了啤酒的原 故还是喝了四位美女的圣水的原故,我只觉得一股一股的气从我的胃里往外涌, 通过了我的喉咙从嘴里嗝了出来,我看见清秀高佻的美女转身要离去的时候又突 然回身在便器里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重重的敲打在了玻璃便器上,传出“啪” 的一声声响,估计是她听见了我在底下打气嗝的声音才又回身“赏”了我一口那 求之不得的玉液,之后便悠然的扬长而去。
 
  我的胃十分的涨,似乎是已经没有了地方再继续容纳一点点圣水了,我躺在 便器下任凭那挂在便器边沿的圣水残余一滴一滴冰冷的打在我的嘴唇上,我稍微 动了动脑袋,让那份冰冷无情的敲打在我的脸上,使自己清醒一点,再清醒一点! 尽量去消化胃里的圣水,可我又怎能控制得了我的胃?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过了大概五分钟,我的眼前出现一位高贵白净的美女,尊贵的外表,凌厉的 眼神,透着冷冷的味道,盛气凌人,粉嫩白皙的肌肤,女神一般的站在我头上俯 视着脚下的“我”——便器,似乎在看着她脚下一只微不足道的狗,我看着她的 眼睛,忽觉自己无比的渺小,好害怕,心紧张的噗嗵噗嗵直跳,我听到了心跳的 声音,要不是我躺在便器下,我想我会被那眼神逼视得利马跪在她脚下,五体投 地任凭她处置发落,我发起抖来,呼吸急促,空间静得针掉地上都可以听得见, 她蹲了下来,把她那不可侵犯的私处对着便器。
 
  我不敢直视她那里,她太高贵,我这样的卑微又怎可窥视女神的神圣呢?只 得自觉的含住奶嘴,视线向下投注在奶嘴与便器下水口的接合处,不安的等待着 女神体内排泄出的圣水。
 
  圣水缓缓的流入我的嘴里,我慢慢的细细的吞咽着,一是由于胃涨,我吞咽 的速度很慢,每口咽下去的圣水也很少,二是能喝女神的圣水是我的荣幸,我怎 可狼吞虎咽?这个时候耳朵里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快点喝!!”声音不大, 却极具威慑性,我不由一激凌,浑身一哆嗦,才发觉便器中由于我吞咽的速度放 慢而囤积了大量的圣水,足足有半个便器的容量,我知道我惹怒了女神,也顾不 得胃王爷在跟我抗议,迅速以最大的限度吞咽起来,我听见来自我体内发出的 “咕咚咕咚”的声音,那圣水已经不是流入到我嘴里了,而是被我大口吸入嘴里 吞进肚子,“你个贱货!你知道你是什么吗?!你就是屎尿的混合物!!!” 
  “快喝!!!”
 
  “全部喝下去!!!不许留半滴”
 
  “我灌死你,贱货!!!”她冷冷的在我头上对我说着,我哆哆嗦嗦费力的 喝着,同时她也在我头上吐了一口痰,一分多钟的时间,圣水和女神的玉液已经 全部侵入我身体的每寸地方,我感觉那圣水已经流入我的血液,流入我的脑里, 我的脑汁都已经换成了她的圣水,便器里已经没有圣水了,而我的嘴却还在叼着 奶嘴买力的嘬着。
 
  在她优雅的飘然离去后,我觉得自己有如在腾云驾雾,心旌神摇,便器下狭 小的空间已成仙境,我在飘,胃在涨……
 
  我飘逸之时,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把我硬生生的拉了回来,我知道,我 又要用我卑贱的嘴来迎接美女神圣的圣水了,我深呼吸了一下,给自己定了定神, 门开了,又一位高个子美女,同样美若天仙,如玉的肌肤,完美的身材曲线,俏 丽可爱曲眉丰颊的面容,赏心悦目,她俯身看了看我,实际是在看便器,什么都 没说跨了上来,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分跨在我头的两侧,熟练的脱裤毫不犹豫的 蹲在我头的上方,圣水瞬间从她那冰肌玉骨的体内喷洒激扬而出,我无暇细想, 急忙含住奶嘴象吸奶一样吸食着那来自美女的圣物,圣水带着她的体香流入我的 胃,再次入侵我肚子的每寸地方,我再次飘飘然,她在我头上说了些什么我以完 全听不清了,只是记得她在方便完后同样在便器里“呸”了一口口水。
 
  在她走了之后,我迷迷糊糊的躺在那折叠箱内,透明便器之下,脑子里只有 一个感慨,那就是我前生不知道修了什么善果,才能让我今生如此荣幸的连续喝 了6位女神般的美女的圣水,能在美女胯下拜受来自她们的圣物是我的荣幸!这 是怎样的一种难能可贵!我要用心来珍藏一生!能做她们的便器是我的福分!我 与生俱来便应该是美女的人体便器。
 
  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酒吧经理过来帮我打开箱子,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晃 悠着从下面爬了出来,不舍的看了一眼美女们刚刚方便后留下的便器,里面还残 留着刚刚的美女吐出的口水,以及挂在面上和留在下水口边沿处的圣水残余,我 留恋的跪了下去,把头伸进便器中,用我卑贱的舌头把便器里的剩余仔细的清理 干净后,起身帮经理收拾好卫生间,然后晃晃悠悠的回到了酒吧里,和美女们聊 了会天,又喝了一瓶啤酒,去了几次厕所放水,由朋友载我找了个宾馆入住,冲 了个澡便躺在床上,却怎样也睡不着,或许我只有躺在那便器下才能睡得安稳香 甜。迷糊中脑子里全是之前在酒吧里幸福的过程,美女们一个一个的跨上我的头, 在我脸的上方小便,我的胃被圣水折腾得天翻地覆,一夜未眠,即便是现在,我 只要向上一抬眼,脑子里浮现的还是美女们“赏赐”给我圣水的画面。
 
  仅以此文来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朋友,同时为我曾经有过的一时糊涂而致歉。 还有,我挑灯夜斗,跪在床上用我笨拙的文笔来叩谢那6位美女,对她们的赏赐 我无以回报,惟有做首小诗奉贤给她们:貌比飞燕斗玉环,胜于西施赛貂禅。 
  雍容华贵优牡丹,玉容皎洁羞玉兰。
 
  现在已经是清晨5点了,埋头奋斗了一夜,腿已经跪得酸麻涨痛,感谢同好 们用百忙时间看我絮叨了这么多,文笔仓促,请勿拍砖。
 
[ 本帖最后由 碧血丹青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