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和老婆沈一頡的性福生活】
【我和老婆沈一頡的性福生活】【完】
 

 字数:9239
 

    那是我和沈一颉同居之后,搬到北京里生活,我以前当农民工的时候,有些 门路,所以做起水产品销售的小生意,每天到处去和卖家买家谈生意,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而沈一颉就做个贤内助,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把饭菜弄得活色生 香,等待着老公回家服侍他,两小口子生活乐也融融,甜甜蜜蜜,好象童话故事 里头那公主和王子的生活。
 
    吃完晚饭之后,我沈一颉正值新婚燕尔,当然少不免有鱼水之欢。我把沈一 颉抱上床,亲着她的小嘴巴,沈一颉还是有点羞涩,俏脸和身体还是想躲开,但 心里面当然是欲拒还迎,所以只是软软的让我把她的俏脸扳过来,对准她的嘴唇 亲下去,舌头也立即侵入她小嘴巴里,追逐她的舌头,然后两舌头就卷在一起, 我很熟练地把手伸进她的睡衣和内衣里,手掌找到她又圆又大的酥胸抚摸着,手 指也很快地往她乳头那里攻去,两根指头在她那已经竖起的乳头上轻轻一捏,就 能把沈一颉弄出「嗯哼」那种又急促又诱人的喘息声。
 
    我很喜欢听到沈一颉在我身下那种娇柔婉转的呻吟声,更喜欢在挑逗她的时 候那种羞涩得脸蛋娇红欲滴的神情。于是我经常逗弄她说:「哇塞,你的奶子很 柔嫩,很好摸咧。」或者是:「你的小屁屁又大又圆,听人家说这种屁股的女生 很会生孩子呢,要不要让我在你里面播种?」沈一颉每次都又害羞又激动又兴奋, 只能娇嗔含含糊糊地说:「老公……你很色……怎么这样说人家……人家好羞呢 ……不跟你说了……」接下去当然被我大棒一挤压了下去,娇喘连连。
 
    那天我和往常那样,又把沈一颉抱上床,两人又兴奋地缠在一起,我把沈一 颉的睡衣解开,沈一颉两个白嫩嫩圆鼓鼓的奶子立即抖露了出来,我贪婪地又摸 又搓,故意挑逗她说:「哇塞,你的奶子越来越大,比刚刚结婚时大很多呢……」 

    沈一颉又是满脸绯红地说:「不要这样说人家……人家……你每次都是这样 搓弄人家的奶子……所以奶子才会大了起来……日渐有功嘛……」我就是喜欢她 那种羞涩娇柔的样子,于是继续逗弄她说:「我也不是每天都来搓弄你,一星期 才弄你两次咧,有时还只有一次。」
 
    突然在我心中泛起一种莫名的冲动,说,「是不是其它男人每天搓弄过你的 奶子,才会摸得你这么大?」我和沈一颉新婚时那种缠绵,即使在做生意的时候, 也常常会想起自己和她缠绵的情形,有时甚至会想着她现在到底在家里做甚么? 有一次发了白日梦时,梦见自己心爱的老婆被另一个男人骑着,我很快就醒了, 当然知道那只是一个白日梦,可是这个梦却使自己兴奋不已,自己也不明白为甚 么自己想起新婚娇妻让其它男人骑了上去,就会很兴奋。
 
    那次之后,有时会故意这么想,每次都心跳加速,在潜意识里,渐渐凝成一 种喜欢老婆被别人凌辱的情意结。所以那天晚上,故意在沈一颉面前说:「是不 是其它男人每天搓弄过你的奶子,才会摸得你这么大?」那也是第一次在我沈一 颉面前说出这种羞辱她的话,其实我刚说出口的时候,已经心跳不已。
 
    沈一颉一听我这么说,脸更红了,好象也开始幻想,幻想自己一天到晚被不 同男人干,夹紧脚开始摩擦,又娇又嗔地说:「哎耶,老公……你好坏……人家 也不是……每天都被别人摸哪……都是那个宝哥……有几次他强要摸啦……人家 也拿他没办法……」干!我几乎跳了起来,本来刚才说那句「是不是其它男人每 天搓弄过你的奶子」只不过是故意羞辱和挑逗娇妻的床边话,没想到会从娇妻口 中套出一些事情来!自己又漂亮又贤淑的老婆,竟然给那个住对面的宝哥摸过! 一阵子醋意妒嫉从心里涌出来,但同时一阵莫名的兴奋也随之而来,我真E 宜 蝗烁傻那樾巍?
 
    我假装生气说:「这个坏蛋敢这么大胆?他到底怎么怎么摸你的?」沈一颉 连忙招供说:「他……他那次来我们家里借米……然后突然从后面抱住人家…… 摸人家的奶子……后来几次都故意来借米……我已经骂了他……」那时住在我们 家对面的那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叫阿杰,我和沈一颉都尊重他,叫他宝哥,宝哥的 老婆和家小都在乡下,只有他在那北京里,每个月才回乡一次。他在街市里卖猪 肉的,人也吃着像肥猪那样,胖胖的,脸还还肥肉横生。不过性格蛮好的,整天 脸上都挂着皮笑肉不笑。
 
    自从我沈一颉搬来这里,他都常来无故献殷勤,有时也侍着自己是个长辈, 把手搭在我和沈一颉肩上,我也不以为意,其实这家伙却是垂涎沈一颉的美貌, 当我不在意的时候,他搭在沈一颉肩上的肥手就会悄俏往下扫去,摸着她的背部, 然后再往下握握她的纤腰,这还不够,他还会往下伸去,在我沈一颉弹性十足的 屁股上轻轻抚摸着,有时还会捏她两下。
 
    沈一颉最初不太习惯,但后来见到我也没说甚么,而且几乎每次宝哥都会这 样对待她,她还以为这是北京里的生活和朋友之间的方式呢,于是也就慢慢习惯 了。宝哥就越来越放肆,在下午时分,不用到街市里卖猪肉的时候,就会借故来 我家里借米、借油、借盐,甚么都借,当然也是会还的,他醉翁之意不在柴米油 盐!
 
    那次来借米,沈一颉当然说没问题,就伏下身,在米缸里勺米,她没想到, 那时她穿着薄薄的睡衣裤,这一伏身,哇塞,两个圆圆嫩嫩的屁股当然是挺了出 来,把小内裤的轮廓都展现出来,而且两个圆鼓鼓的乳房也晃晃地撑着睡衣,那 时还不时兴穿乳罩(我也喜欢他不穿乳罩),只是一件小衣,那里可以遮掩她那 美好的身裁。
 
    宝哥看得吞了几次口水,忍不住把我沈一颉的纤腰抱着,说:「小心点,不 要掉到米缸里去。」我沈一颉只是一个刚出城的姑娘,那里懂得宝哥的诡计,还 对他说谢谢呢。
 
    这时宝哥得寸进尺,双手往上一摸,握着沈一颉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沈一 颉当然吓得惊叫,宝哥还一不做二不休,把沈一颉的睡衣和小胸衣推了上去,她 还伏在米缸边,就这样给宝哥弄成半裸,两个晃动的奶子就给他那对肥手握了上 去搓弄。
 
    沈一颉一边呻吟着,一边把那件事原原本本告诉我,我听了之后,心里又嫉 愤又兴奋,心扑赤扑赤乱跳,口中说不出话来,只是在沈一颉身上狂纵着,然后 一泄如注,快乐得像要飞上太空,真的好爽好兴奋。
 
    就是这样,之后每次做爱的时候,我都要沈一颉再讲一次宝哥摸她奶子的事 情,到后来还要她故意说一些其它男人凌辱她的故事,沈一颉本来有点害羞,但 后来发现说出这种话,就想释放出自己的欲望,不但我会很兴奋,自己也可以幻 想被不同人干的疯狂性爱,两人还可以一起到达了高潮,所以也慢慢喜欢了。 
    有一次,我要去南洋办货,又要一个多月不能见到娇妻了,也不能听到她在 床上那种婉转娇啼的呻吟声,也不能听到她那种令人遐思的床上故事,突然心一 动:如果偷偷把沈一颉的叫声录下来,嘿嘿嘿,就可以带在身边,随时可以听听 娇妻动人的声音与跟不同男人交沟的情形。那时录音机虽然还是昂贵的电器,但 已经开始流行了。
 
    我找了一盒录音带,便开始偷偷进行我的计划!
 
    沈一颉像半醉的声音:「……好老公……你的懒交好大……把人家的小鸡迈 都塞满了……啊……」我喘气的声音:「干,你样子漂亮,奶子又大又圆,我看 到兴奋起来,懒交自然会胀大,怎么样,比起隔壁那宝哥还要大吧?」「人家怎 么知道……宝哥有多大……」「别不承认,他不是每次故意来借米,然后硬把你 干上嘛。」「你好坏……这么说人家……」
 
    沈一颉知道是我要逗弄她羞辱她,也知道他听到那种话就会很兴奋,就开始 习惯地说出淫荡的话来,「他也很坏呢……每次都故意来借米……见你不在家… …就抱人家的腰……摸人家的胸脯……还硬上我……」我发出嘿嘿淫笑声说:「 硬上你?怎么硬上你?他在那里干你?」
 
    沈一颉气喘吁吁说:「就在外面那个扶手椅子上……像你这样……把人家的 衣服都剥光了……」我呼吸急促起来说:「剥光?那你的大奶子和小鸡迈都给他 看得一清二楚?」沈一颉呻吟声说:「哼嗯……他不止是看……还又摸又捏…… 弄得人家淫水直流……然后把鸡巴塞在我嘴里……害人家连叫也叫不出来……玩 了好一阵子……才鸡巴就塞进我的小穴里……」我假装吃惊地说:「老婆,你被 宝哥这样干,爽吗?」
 
    沈一颉说:「嗯……好爽……他把我两腿放在扶手上……然后就这样把他大 懒交……插进我小鸡迈里……差一点把人家的小鸡迈……都干烂了……啊啊啊… …我被他干个不停……啊啊……不要停……干破我小穴……他还说……还说……」 她娇喘不停,在幻想中已经兴奋的没法子说下去。
 
    「他还说甚么?」沈一颉继续娇喘着说:「啊……他还说……要把我的肚子 搞大……让你戴绿帽……还说我是免费妓女……啊啊……还要叫其它邻居都来干 我……所以把我拖出去后楼梯……再来几个男人一起干我……啊啊……我不行了 ……他们把精液都射在我小穴里……啊……子宫里……弄大我的肚子……说要我 生出杂种来……啊……老公……我被其它男人干大肚子……你还要不要我……」 我也像发狂那样说:「干死你……干死你这臭婊子……我就是爱你这么淫荡!! 带绿帽真爽!!我就是要你被人干!!!阿……」爽到不行,射的沈一颉穴都装 不下了,沈一颉也在脑中的杂交配对达到了高潮的颠峰。
 
    我从南洋回来之后,每次和沈一颉做爱时,还是幻想着其它男人来凌辱她, 尤其是宝哥,每次都是色迷迷地看着沈一颉,有时还由上至下看着她,眼光好象 要穿透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奶子、屁股和小穴!
 
    我突然有个奇想:要不要偷偷把沈一颉床上的淫声浪语让这个色狼听听,嘿 嘿,光是想想这个念头,心脏的血液就直冲脑袋和鸡巴,兴奋得不得了。于是经 过几次犹豫,就下定了决心。
 
    这个奇想也不难实现,因为那时候邻居都会交换录音带,而且宝哥的殷勤, 使我跟沈一颉都和他很熟。于是我故意把那段做爱声翻录在某一歌星的录音带里, 然后跟宝哥交换了。果然过了一星期,我开始发现宝哥老是对着他露出色淫淫的 微笑,嘿嘿嘿,沈一颉还一点也不知道我们两夫妻的做爱声带已经给这色狼听到 了,而且那声带里还由沈一颉亲口说着宝哥怎么奸淫他呢。沈一颉当然是一无所 知,还跟人家点头打招呼,但宝哥却是朝她挺起的酥胸死盯不已。
 
    我内心扑赤扑赤地跳着,每天继续幻想着,幻想老婆被这种身分、地位、外 表都差我们一大截的人奸淫着,光想着这种强烈的对比,就能让我鸡巴硬整天, 完全无法做事,越来越激动,于是找一个下午,悄悄回家,心想:嗯,回家看看, 自己娇妻会不会跟人家偷情?
 
    回到家里,家里没人,嗯,老婆一定是出去买菜准备晚餐!于是我又拿着录 音机,准备再重听和娇妻那段做爱声,看不到老婆被干,听听老婆幻想的被干经 验止止渴也好。
 
    突然门外传来沈一颉的声音:「请你不要再来,我已经给你……你快把录音 带拿回给我。」然后是宝哥的声音:「给我进去坐坐,乖乖听话,你也不想这里 所有男人都能听到那录音带吧?」说着就有开门声,我忙躲起来,看来只有床底 可以藏人,所以就钻进床底下。刚钻进去,门就打开了,我看到沈一颉进来,隔 壁那个宝哥也进来,当沈一颉放下手里的食物之后,宝哥就从她后面抱着她的纤 腰。
 
    沈一颉忙要推开他说:「不要,人家已经有老公……」宝哥一边抱着她,一 边把她推进房里说:「我也知道你有老公,可是你们晚上做爱,却是想念着我呢! 你老公喜欢我干你,你也幻想被我干,不是吗?」说完还学着沈一颉的叫声说: 「……宝哥就把他大懒交……插进我小鸡迈里……差一点把人家的小鸡迈……都 干烂了……啊啊啊……嘿嘿,真看不出你是这么淫荡。」沈一颉急着说:「人家 不是,那是假的……」
 
    宝哥把沈一颉向床上一推说:「你最好是乖乖听我的话,不然我把那录音带 翻录之后,就免费送给这里所有男人,让他们都知道你是个可爱却淫荡的女人!」 沈一颉忙说:「不要,宝哥哥,求求你不要,人家已经给你三次了,你要几次才 能把录音带还给我?」甚么?三次!我在床底下,心脏几乎炸了,但这也是自己 弄出来的问题,本来想故意把录音带让宝哥听听,让娇妻呻吟声给其它男人听, 但没想到宝哥却用这录音带来威胁她!还跟她来了三次。重点是我都没看到!! 
    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这时宝哥说:「小美女,我没你老公那么幸运,可 以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好吧,就答应你,你给我干十次,我就把录音带还给你!」 沈一颉说:「你说话可要算数。这次是第四次,再六次之后,你就要把录音带给 我……」话还没说完,语调突然一变:「嗯唔……别这次猴急……啊……」接着 就一串衣服丝嗦的声音,她和宝哥已经在床上缠成一团,宝哥把我沈一颉推倒在 床边,让她两条腿垂下来,所以我在床底能看见他们四条腿,两下半,沈一颉的 裤子就给脱了下来,还故意把内裤挂在脚边,我在床底看到沈一颉那两条美丽滑 腻的玉腿光溜溜地露了出来,跟宝哥那两条毛茸茸怪可怕的粗腿形成强烈的对比, 但是那毛腿很快就贴在玉腿上。
 
    「这家伙真可恶!」我看到娇妻被宝哥弄上床,心里有点愤恨不平,有股冲 动想要跳出来,狠狠地把宝哥打昏才能泄恨。但床上已经传来我沈一颉那娇柔可 怜令人蚀骨的娇吟声:「嗯……不要再搓弄人家的奶奶……把人家两个奶奶越搓 越大……我老公都感觉出来……」我一听到沈一颉这种娇吟声,全身都兴奋得有 点酥麻,突然又看见自己手里还拿着刚才想要播放的录音机,心里一动:干,反 正老婆都给宝哥这个坏蛋干上三次,不如这次别打草惊蛇,先把这里的一切录音 下来,再去整治这家伙!
 
    录音带质量依然不好,但还算清楚,是宝哥粗野的声音:「呵呵,那你老公 可要多谢我啦,我把他老婆的奶子搓得这么大!」「你好坏的……已经偷偷干人 家的老婆……还在说风凉话呢……啊……别这么大力搓人家的奶子……啊……」 是沈一颉兴奋的声音!
 
    我在床底看到宝哥把我沈一颉娇嫩的双腿分开,两条毛茸茸的大腿就从她两 腿之间强挤了进来,弄得她双腿一抖。
 
    就听到沈一颉的声音:「轻一点……轻一点……上次你很粗鲁……弄得人家 好疼……」宝哥那沙哑浑浊的声音说:「好,好妹妹,这次我不强来,慢慢磨, 这么可以吧?」说完就有些渍渍的磨合声音,弄得沈一颉娇喘连连,宝哥又说, 「哇塞,你真是个淫娃,只搓弄你几下,你的小鸡迈都流出汤汁来,哈哈……」 干他娘的,这样玩弄我沈一颉,还说我沈一颉是淫娃!
 
    沈一颉娇啼啼地说:「宝哥……别笑人家……你磨得人家好痒……受不了啦 ……拜托你进来……」说完还哼嗯哼嗯喘着娇气,过了一阵子说:「你好坏的… …弄得人家下面都湿了……还不肯进来……干我……拜托」宝哥呵呵呵淫笑说: 「你现在不怕痛吗?刚才我要进去,你却叫痛,现在要罚你一下,你要求我,我 才会把大鸡巴插到你的淫穴里!」
 
    「我不要……人家是女生……会害羞嘛……」沈一颉以近乎哀求娇嗔地说, 又过了一阵子,又是沈一颉的声音,「……你老是欺负人家……我求你吧……快 把你大懒交插进来……人家要嘛……大力插进来吧……我不怕痛……你就狠狠把 人家的小鸡迈干破……」我不清楚那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但我已经差一点脑充 血中风了,我那可爱的沈一颉竟然在哀求一个邻居色狼来干她插她!
 
    这时沈一颉原来悬在床边的两条玉腿突然缩了上去,我就偷偷从床底伸出头 来,看见原来宝哥这时把沈一颉两条玉腿勾上他的肩膀,刚好看见宝哥那粗腰肥 臀朝自己可爱的娇妻压了上去,嘴边还粗言秽语:「好!既然听到好妹妹求我, 我就干死你!你这欠干的女人!」然后粗大的黑屁股一下子沉压下去,扑滋一声, 我亲眼看到宝哥下体那条大家伙,一下子从娇妻两腿之间直插进去(居然这么湿!? 我看到这里更对沈一颉的淫荡爱不释手呀),还看到她的淫水被挤了出来,流在 床单上。
 
    房里传来我沈一颉那种小穴被填满的呻吟声娇喘声,怎么自己的沈一颉被其 它男人干成这个样子,我还整天骂人家:「干你娘的!」但现实里,我还没有干 过别人的娘,但我沈一颉却是这样被人家操着干着呢!被别人骂干你妈已经是很 羞辱的,但那也只是一种粗口而已,但我沈一颉却是真的让邻居这粗大的色狼进 了家里,还弄到床上去,把她两腿分开,然后把大鸡巴狠狠插进她小穴里,塞满 他的小穴,这样的干法,还真是羞辱呢,这种羞辱的快感,在沈一颉近乎疯狂的 身上发酵着,也在我青筋暴怒近乎发紫的鸡巴上得到印证。
 
    宝哥粗犷的声音:「……怎么样,真正尝尝我肉棒的滋味,以后和你老公做 爱就可以讲更多故事给他听。哈哈,你老公戴了绿帽还不知道呢!」沈一颉娇柔 喘息的声音:「你不要再说……我老公的坏话……人家都被你奸淫了……我老公 戴了绿帽……很可怜了……你不要再笑他……啊……你的懒交真大条……比我老 公还干得深……每一下都插到人家最深处……啊……你这样干会不会……干破人 家的子宫呢……这样我很容易高潮呀……」一连串的淫乱声,我的脑里面开始空 白了,真的要对沈一颉刮目相看,原来她被其它男人这么淫弄的时候,也会说出 这种淫乱的叫床声,害得我戴了绿帽,做了龟公,这种妒意的快感真是让我几乎 喷精。
 
    我一阵子气愤又一阵子兴奋,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是甚么感觉,看着自己心爱 的娇妻在床上跟人家翻云覆雨,被人家干得四脚朝天,还是兴奋盖过了气愤,心 里竟然有个声音:干死她,干死她,干死我这又漂亮又淫荡的老婆。
 
    果然宝哥也不负所望,因为我沈一颉根本不是他的老婆,他也不用为我沈一 颉负甚么责任,所以干起来更是疯狂,毫不怜香惜玉,把我沈一颉双腿扛在肩上, 然后大鸡巴就像搅拌机那样在她小穴里狂搅着。我沈一颉平时跟我做爱,只是感 到温柔,但给宝哥淫奸,却是另一番滋味,被人强暴的滋味,让他体会了从未享 受过的连续高潮的快感。
 
    宝哥把沈一颉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把她压到墙上去,我这时就能从床底看 得清清楚楚,只见新婚娇妻给宝哥这条肥肉虫压在墙上,把她双腿勾着,双手棒 着她的圆圆屁股,大鸡巴从下斜向上干进我沈一颉的淫穴里,干得她私处汤汤汁 汁的,淫水直滴在地上,还拼命的扭腰把宝哥的鸡巴挤向最深处。
 
    「啊……宝哥……你真厉害……把人家干得快死……」沈一颉摇晃着头,发 结已经散开,及肩的长发披了下来,更显得抚媚,娇喘着说,「你把人家弄得这 样淫荡……像个荡妇那样……」宝哥也呼吸急促说:「嘿嘿,你本来就是荡妇, 现在我问你,你喜欢我来干你,还是你老公干你?」沈一颉已经吟不成声说:「 啊……当然是你呀……你强奸我……别再说了……我一想到我正在强奸就好兴奋 ……好爽……」
 
    「如果不喜欢我干你,那我可以放你下来喔!」「啊……不要……继续干我 ……好宝哥……你别这么逼人嘛……人家有老公的……」我沈一颉这时看来给宝 哥干得都有点迷失本性说,「人家就是喜欢你干……人家就是喜欢你这样强暴我 ……用你的大懒交干破人家的小鸡迈……好宝哥……别再玩我了……啊……我是 欠干的婊子……啊……我愿意当你是免费妓女……啊……」我听得心快从嘴巴跳 出来,我也听得鼻水眼水口水直流,那里有个新婚的老婆像我沈一颉那样淫荡, 还说出这种话来,我好爱我老婆这么淫阿。
 
    录音带里沈一颉的娇叫声:「……啊……不行了……我快给你干死……我已 经高潮二次了……我快爽死了……不能再干了……我又要高潮了……」「哈哈哈, 你天生是个骚货,就算给一百个男人轮奸你,你也不会死的!」宝哥对我沈一颉 说话可真刻薄。
 
    房里好一阵子扑滋扑滋渍渍啪啪的淫乱声音,我沈一颉和宝哥都急喘着。这 时宝哥已经把我沈一颉弄到地上来,我就看得更加真确,只见宝哥用力地捏弄我 沈一颉的奶子,把她两个奶球搓圆弄扁,还用手指去捏她两个乳头,弄得她吱吱 求饶,更把她两腿曲起贴压到她的胸脯上,让她的下体高高翘起,整个人像个人 球那样,然后把粗大的鸡巴从她的嫩穴里插了进去,足足有一尺长的大鸡巴,真 的能完完全全插进我沈一颉的洞穴里,还不断搅动着,我沈一颉差一点给他乱棍 干死。
 
    这时沈一颉颤抖着娇喘的说:「差不多了……要拿出来……啊……不要射在 人家里面……这星期是危险期……不要在里面射……」宝哥也急喘着说:「怕甚 么鸟的,射里面才爽阿,你是怕被我搞大了肚子吗?你今晚也和老公做做爱,那 他就不知道谁把你的肚子弄大。」这个宝哥也好可恶,偷偷来干人家的老婆,现 在还要把自己心爱的老婆肚子干大,奸淫得她受精怀孕!看着宝哥的鸡巴在娇妻 的小穴里插得越来越急,知道快要高潮了,但他还是妒嫉吃醋带来的兴奋盖过愤 怒,所以竟然没有阻止他。
 
    反而是我沈一颉努力要推开宝哥,但又期待被射入时达到的顶峰,她已经被 他干得全身无力,只能柔声地哀求他说:「好哥哥……真的不要射精进去……人 家会大肚子的……不要啦……我用嘴巴来服侍你……」但宝哥不理会我沈一颉的 苦苦哀求,把我沈一颉的屁股抱了起来,一下又一下狠狠地干着她。我沈一颉又 哀叫起来:「啊……不要射进去……」但不久也给即将到来的高潮弄得失去理智, 连叫床声都不同了:「……用力插我……插死我吧……插得好深啊……啊……人 家的小鸡迈都给你这坏蛋干破了……」这时宝哥两个大屁股一收紧,大鸡巴更是 深深地插在我沈一颉的淫穴里,突然叫了一声。哇塞,坏事了,这家伙真的在娇 妻的肉穴里射精了!射得我沈一颉啊吭啊吭地淫叫不已,不一会儿,稠浓白黏黏 的精液就从我沈一颉的肉穴和宝哥的肉棒之间挤了出来。
 
    我的沈一颉就在我眼前被人家狠狠的干完了,可是我好开心,因为这次我看 到了,我喜欢看老婆被人干!!
 
    那天晚上,我又兴奋又热烈地抱着我沈一颉来做爱,脑里面全都是娇妻被宝 哥骑着干着的情形,所以特别兴奋,而我沈一颉有了被宝哥奸淫的经验之后,淫 声浪语也特别有内容,跟以前单调的几个人?在哪里?怎么插?都不一样了!讲 的都是他真正被干的经过,就算没被干,幻想着怎么被人干也都敢直接说出来。 
    「宝哥今天又来干我……他的懒交比老公你还大……把我差一点插死……还 在我小鸡迈里射精……他的精液又浓又多……我的小洞洞都差一点给他灌裂…… 我沈一颉讲得时候,她自己也兴奋得在床上扭来扭去。
 
    我脑中立即想起娇妻白天给宝哥淫辱的情形,真开心她敢自己讲出来,不过 我也装傻当作是平时和老婆做爱时那种挑逗的幻想,鼓励他继续说:「宝哥哥真 的比我厉害吗?」「嗯……他比你厉害……还比你坏……他还说要弄大人家的肚 子……把人家干得生出杂种来……人家很害怕……怕真的被干大了肚子……你就 不要我……」「不会的,好老婆,我就是喜欢你被人家干得生出杂种来……」我 很兴奋,不禁地说出心里那种凌辱女友、凌辱老婆的会兴奋心里。
 
    「老公……你真好……那明天我还要跟宝哥干几十炮……」说到这里已经完 全忍不住了,一阵快感使下体一缩,射出精液来,射得我沈一颉满大腿都是。 
    第二天,我想起昨晚做爱时,爱妻的浪语,心想:会不会宝哥真的今天又来 奸淫自己的新婚娇妻呢?为了想再看老婆被干,就又故意早点回家。
 
    这次我不能进门了,门从里面反锁着,只听到里面很多杂乱的声音。我只好 从后巷爬上去,从气窗看看屋里的情形。哇塞,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 来了十来个男人,有几个还是认识的,是宝哥的猪朋狗友,而自己心爱的新婚老 婆就给脱光光的,任由他们前后夹攻,淫声不断。到此为止,我才知道沈一颉说 要来打几十炮的真实情况,我很喜欢沈一颉这样,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兴奋很开心, 我也喜欢看她被人干、听她跟我分享被人干的情形。
 
    那次之后过了几星期,我沈一颉果然怀孕了,我把老婆怀孕这个消息告诉宝 哥,还对他说:「宝哥哥,你知道我整天在外面跑客套,现在我太太又有了孩子, 没人照顾,你是我们的邻居,所以要麻烦你多来看顾一下我老婆。」宝哥拍拍胸 脯说:「没问题,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我老婆以前也生过孩子, 所以我很懂得怎么照顾。」我说:「那可真要靠你帮忙,先谢谢你,日后再慢慢 答谢你。」宝哥果然经常来我家里,来“照顾”我沈一颉,而且每次都要到房里 照顾一两个小时,到底怎么个照顾法?为甚么要在房里照顾一两个小时?各位聪 明的读者也应该猜得到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