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双面人性,双面生活】(1-3) 作者:珊瑚玉册
字数:8669


                第一回

  我叫刘泊远,今年27岁了,是一个看来普通却并不普通的男人,我自幼经一位走方郎中传授一身诡异医术,以及一身武艺,当然这一切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初中开始,上着学的同时,我也在社会上混了混,我功夫又好,又懂医术想混不出名都难啊。我用了三年时间统一了全省的黑道,在全国黑道中也有了一席之地,安心的当起了地下皇帝,只不过我喜欢隐于幕后,众人皆知的黑道领袖是李彦辰,我的好友。

  虽然我一直混迹于所谓的江湖,但是我表面上不过是一个销售公司的小小销售员罢了,我在那个世界里只拥有传说,只有那一张黄金面具。黄金魔王之名响彻整个黑道,我的一切没有人知道除了和我共同打下这一片势力的几个手下还有被我推上领导位置的李彦辰罢了,全省黑道都在我的统治之下,一片祥和。
  虽然我在黑道中如同皇帝一样,但是在平时的生活中我就是一个平凡到极致的小人物,俗称屌丝,白天过着累死累活的工薪生活,要被老板骂,被同事嘲讽,这一切我都能平淡接受,混迹黑道许久,早就有了一颗无视一切的心。

  虽然我一直在黑道中混迹,但是我的父母家人却并无一人知晓,我就如同一个隐身人一般,统治着一省的黑道,只有黄金魔王而没有刘泊远。在父母眼中我就是一个乖小孩,一个听话的好孩子,有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顶尖的大学。但是谁都不知道,在这些身份的隐藏下我做着怎样的事情。就像很多人一样我的家庭很一般,很一般,我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高中时代是我刚刚统治黑道的年代,厌倦了争斗的我,想过一些普通的生活,于是谈起了恋爱。她叫杨美玲,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追求者不计其数,我可以脱颖而出,想必是因为我是一个木讷的老实人罢了,我在学校就是这个形象,木讷的老实人,再加上我曾经救过她和她母亲一次,她选择了我,高二那年我们在一起了,那段时间,我们偷偷摸摸好似地下工作一般,不敢透出一点风声。我们相知相爱,高考中我以优异的成绩去了外省读大学,而她因为种种原因,决定留在本地读大学。正如一句话说的那样「距离产生不了美,只能产生小三。」是的,大学四年转瞬而过,当我回到家乡准备和她长相廝守的时候,却听到了她要结婚的消息,新郎不是我。那个男人是一个富二代,腰缠万贯。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曾经我以为自己可以和她走到最后,本想这次回来告诉她,只要她能接受我是双性恋的事实,我们就结婚。结果没等我提出这件事,她就先把我甩了。离开她之后,我很难再开始一次恋爱,我陷入了一个低谷,这期间李彦辰一直陪伴着我,一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就像当初一样。在一个晚上我们来到了位于郊外的别墅里,我们热情相拥,亲吻着彼此,我看到了李彦辰害羞中带着睿智的眼神一如当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我和杨美玲在一起之后,我们就再没有欢好过,而这数年中,李彦辰默默地为我打理着一切。这次我们再次相拥,我一只手抚上了他那炽热的分身,轻轻爱抚着,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头。突然被抚摸着头部,李彦辰身子不由得一颤,我解开了他的衣服,吻上了他的乳头,突然间李彦辰突然发出一声呻吟,他的双手抱住了我头部把我的头按住了,我亲吻过他的胸膛,轻抚着他的分身,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看着他害羞的表情,让人怜爱。轻吻他的嘴唇,我把他抱上了床,脱下了我们的衣服,我再次把他拥入怀中,李彦辰吻上了我的胸膛,他的头颅逐渐向下,含住了我那一根炽热。我不禁发出一声低吟,我已经很久没有释放过了,不到十分钟,我就忍不住了,我拉起了李彦辰,轻抚他的菊花,我不管他有没有准备好,腰部一挺,就把分身刺入了他娇嫩的菊花之中。李彦辰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我也感受到一阵剧烈的收缩,我的双手绕过他的腰抚上了他的分身,轻轻的套弄着,一边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一边套弄着他的分身,同时感受着两处的刺激,李彦辰忍不住发出一声声快乐的呻吟,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一阵粘稠的液体从李彦辰的分身中急涌而出,这是我也感到一阵酥麻从会阴直传大脑,也把一阵阵浓稠的精液射进了李彦辰的雏菊之中。宣泄过后的我们,热情相拥。

  经过几分钟的休息之后,李彦辰对我说道:「泊远,你也不要太过在意,杨美玲的背叛了,她既然决定离开你,你也不要太过在意了。我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的。」听到李彦辰的话,我轻抚他的头部,「没事的,彦辰,你也不要太小瞧我了,虽说这是我第一次恋爱,确实刻骨铭心,但是,你要知道其实你才是我的初恋,只要你在我就什么都不畏惧了。至于杨美玲吗,我想忘,但是还是很难吧,慢慢来吧。」……

  就这样大学毕业的我回到了这座城市,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在公司里当着一名普通的销售员,回家之后,孝顺父母,偶尔和李彦辰交流一下感情。

  一天我刚刚走到自己家门口,李彦辰那俩宝马跑车早就等候在我家楼下,李彦辰对我说:「今天我们去一个拍卖会吧,可能会有些好玩的事情发生哦。」
  「是哪里的拍卖会呢?」

  「就是省里和邻省的几个小帮派,一起组织的,作为黄金魔王的你,可以去一下,让他们知道黑道的王是谁。」

  听到李彦辰的话,我淡淡一笑,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作为一个黑帮老大去参加过黑道的活动,这次李彦辰邀请我去,我就去一下吧。

  一路向郊外驶去,我们到了一处别墅,我戴上了李彦辰为我准备的黄金面具,变回了当年的魔王。我们并肩走进了别墅,所有人见到我们都流露出一股敬畏的神色。

  看着周围的人,我不禁苦笑,平时的我就是个被人呼来喝去的小职员罢了,在这个充斥着黑暗的地方我却如同王者一般,君临天下。李彦辰听到了我的苦笑,轻轻的握了握我的手,在我耳边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在这你就是王者,我们必将誓死追随。

  听到李彦辰的话,我的心静了,是呀,在这个世界里,我为王者。何须想那么多呢。

  我们和所有人一起来到了别墅的地下室之中,这间地下室与众不同,这间足有500平方的地下室就如同一个一个小型礼堂一样,屋子中央有一个圆台,周围是一个个座位,供来宾休息。

  李彦辰向我解释道,这是这几年这些黑道的人组织起来的一个拍卖会,什么东西都有可能出现。等一下这些人会把那些拍卖品摆上中间的台子,方便众人观赏。

  我和他一起坐在距离圆台最近的一张沙发上,待我们落座之后,众人也纷纷坐下等待拍卖会开始。

  突然灯光一暗,一个全身只着薄纱的女子站在了台子上,向所有人问好,说道:「今天又是我们八宝拍卖会举行的日子了,今天和往常一样,也有八件宝物将和大家见面。鑫鑫在此衷心希望大家能买到自己心仪的宝物。」

  「这个女人叫做鑫鑫,自从这个八宝拍卖会举办以来,她就当着这里的拍卖师,很会挑动男人的心。」李彦辰指着那个女人向我介绍道。

  拍卖会顺利的进行着,不过真没什么好东西,不过就是些俗物罢了。我深感无趣,这是鑫鑫说道:「现在我们将请出第八件宝物,和往常一样,第八件拍品是个活物,希望各位喜欢。」语毕,几个男子抬着一个蒙着布的一人高的箱子走上了台,放下箱子后便离开了,鑫鑫走上前去揭开了那块布,只见那个玻璃箱中是一个穿着三点式比基尼,裹了一层薄纱的女子。看上去是那样的美丽,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丹凤眼,红唇娇艳欲滴,一头长发垂于腰际,双峰饱满,并且在他的胯部却有一团鼓鼓的东西。我正在观察这个「女子」之际,鑫鑫向我们说道,这个人的父亲是一个公司老总,母亲是一个政府官员,结果母亲因为受贿被关进去了,死在牢里,父亲的公司也因为连带关系,垮了,欠下巨额债务,父亲也自杀了,债务转驾她的身上,她不得已出卖自己,希望能还清那笔债。还有哦我们这位美女不是一般人哦,她是一个双性人哦,有喜欢的大人,可以考虑下哦,并且她还是雏哦,哪里都是哦。

  听到这个介绍,那些人各个跃跃欲试,我拉了下李彦辰,指了指那个女孩,他点了点头。这就是我们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第二回

  李彦辰看到我似乎对那个所谓的女子有些想法,於是起身做作个团揖,对众人说道:「各位道上的的朋友,李某对这个女子,有些好奇,不知各位可否卖李某个面子。」

  正跃跃欲试的众人,听到李彦辰发话,都噤声了,对他们来说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女人去得罪这个道上的老大,更何况可以因此给李彦辰留个好印象明显更重要。

  台上的鑫鑫看到李彦辰发话,众人皆静。她到了这里这么久,第一次见李彦辰对拍卖品感兴趣,虽说他经常来,但是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罢了,今天竟然要出手买这个女子。於是向李彦辰笑道,既然是李先生开口了,那么这个女子就是您的了。李彦辰向我点点头,接过钥匙,打开了那个玻璃柜子,带着那个女孩来到了我身边,我起身和他们一起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李彦辰向鑫鑫说,这个女孩的债我出了,还望各位以后不要难为她了。语毕,我们并肩走出了别墅,不理众人。

  李彦辰把钥匙塞给了我,让我带她去我家,他等那几个人一起走,这就是彦辰啊,一切都以为我为中心。

  我也不再多少什么,轻吻了李彦辰一下,就领着这个女孩上了车。一路向着我在城区的别墅驶去。一路上女孩都不发一言,仿佛认命一般,她似乎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我轻笑了一声,看了她一眼,想着一会如何安抚她,别看我统治黑道,但是还是个温柔的男人。

  说话间到了我的别墅,由於太久一直居住在我那间不到20平的公寓里,突然回到这么大的别墅还是有些不适应,我领着女孩进入了房间,对她说:「先去洗个澡吧,今天被关在那个笼子里估计闷坏了,还有估计你这段时间很受伤,没事的以后就不用担心了。洗完澡就上去吧,我在那里等你。」

  我指了指二楼的卧室。听到我的话女孩,仿佛木偶般点点头,走进了浴室。
  而我脱下衣服,去了另一间浴室,在面具下闷了这么久,也该好好放松下了。
  男人洗澡总是要比女生快的,我已经离开了浴室,带起了面具,坐在床边看着医学杂志。一会儿,女孩走出了浴室,看着如同出水芙蓉般的女孩,我也感到一丝悸动。我拍了拍身边的床单,示意她坐到这里,她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我看着她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一丝死气,这是那种对生活绝望的的人在有的眼神,我将她搂在了怀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听到我的问话,女子答道:「史泱。」
  「史泱,很美的名字,你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呢,真是因为欠债吗?」我问道。

  史泱似乎没想到我会和她聊天,而不是火急火燎的将她扑倒玩弄她。「这也是没办法,母亲出事后,父亲的公司也受到影响,父亲为了能够走出困境向黑道的公司借了一笔钱,结果也无济於事反而越陷越深。再加上母亲又死在了牢里,父亲就自杀了,当然了这笔债务就转驾给我了。黑道的人告诉我要么还钱,要么做小姐还钱。后来他们知道我是双性人,还是处女后,就问我要不要去拍卖自己,有很多黑道的大佬喜欢把我这种人当做玩具的。我想与其做一个被千人骑,万人肏的小姐,不如去做一个人的玩具,至少可以不那么悲惨。於是就有了今天这个拍卖。」

  听了史泱的话,我不禁同情心氾滥,很想就这样呵护一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双性本就是很可怜的,又遭遇这种变故,真的让人怜爱。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杀人如麻,双手沾满血腥的我,竟然同情这样一个女孩。是、真是奇哉怪也。

  对於我这种双性恋来说,史泱这种扶她,简直是最完美的床伴。於是。
  我搂住了史泱对她说:「不要想太多了,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家人了,虽然我不能给你什么名分,但是你就是我的家人,我会照顾你的。」

  史泱闻言一颤,是的在这种心神都要崩溃,眼中流露出死气的时候的一句温暖的话语,比平时什么情话都有用,我也真的是希望她能够走出这中阴影,拥有自己的生活,可以作为我的一个有思想的床伴而存在,而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玩偶。

  看到史泱这样,我摘下麵具,轻轻吻上了她的唇,她似乎真的是雏,完全不懂拒绝,什么都不懂,但是人性的本能驱使她的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在我将舌头探过去之后,缠住她的香舌不客气的吮吸起来,双手也不老实的向下摸去,不一会就抚上了她那傲人的双峰,我放过她的香舌,咬了咬她的耳垂,问道,「小泱,你的胸部真不小哦,是多大呢。」

  史泱听到我的话,耳根突然红了,小声的说,「只有33C罢了,不是很大了啦。」

  听到史泱撒娇般的话语,我的分身肃然立起,我拿起史泱的手放在了我的分身上,她惊叫一声,「好大哦,比我的大多了。」听到她的这句话,我也伸手向她的下身伸去。一根滚烫的炽热落入掌中。

  到了这会,我解开自己的浴衣,撕开她的浴衣,彼此赤裸相对,我看着她横陈的玉体,双性并存的身体,再也无法忍耐,扑了上去。

  我压在她的身上,吻住了那一对娇嫩的乳房,她的手也摸着我的分身和她的分身一下一下摩擦着。感受着分身传来的刺激。我躺在了床上,把她放在身上,我们呈69式,我含住了她的分身,并用双手轻抚着她的阴核,她受到这么大的刺激,也报复性的含住了我的分身,并且无师自通般的用舌头在我的马眼上边舔弄着。

  享受这史泱的口舌服务,我也更加努力地玩弄着史泱的阴核,含弄着她的分身,不一会史泱便受不了了,一阵淫水从她的阴道中喷涌而出,一阵精液也她的从分身中喷涌而出,我感受着口中的精液,一把拉过她,吻上了她的小嘴,把口中的精液传递给她,看着她将它一口咽下,伏在一旁,我躺在她的身边,调笑道,「怎么样,精液的味道。第一次吃下的是自己的作何感想啊。」

  听到我的话,史泱的全身泛出粉红色,害羞的不发一言,只是看着我,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在她的耳边问道,准备好了吗,我们继续。

  史泱听到我的话,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转过身子,对我分开了双腿,露出那湿淋淋的蜜穴,害羞转过头去不敢看我。我合身而上,吻上了她的小嘴,爱抚着她的蜜穴,和她的分身。正在她兴起之际,我一挺分身,进入了她那泥泞不堪的蜜穴之中,只听得她一声高昂的呻吟,一丝血顺着她的淫水流了出来,我看着史泱的脸,只见她流露出一丝笑意,我轻抚着她的秀发,压在了她的身上抽动着。
  「恩,好涨啊,这就是做爱吗,我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史泱忘情的尖叫着。
  听着史泱的呻吟,我也快感倍增,也叫嚣着。

  「爽吗,还想要吗,要的话就叫的大声些啊。」史泱听到我的话,呻吟的更大声了。

  「好爽啊,妹妹好涨啊,好爽啊,哥哥肏的小泱好爽啊。以后小泱只给哥哥肏啊,不要停啊。」

  「小泱,你是我的私有物,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一边在史泱身上耕耘着,一边向她盟誓。

  耕耘了一会,我便把小泱,抱了起来,让她呈狗爬式,我一边操弄着她的蜜穴,一边套弄着她的分身,史泱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双重刺激,颤抖着,呻吟着,我也感到一阵酥麻传来,加快了套弄的节奏,一阵高昂的呻吟之后,我们两个一起喷射了出来。

  宣泄后的我们,在床上紧紧相拥,这时的史泱眼中已经没有了死气,只有着浓浓的幸福,看着这样的史泱,我轻抚她的雏菊说道:「下次我要这个。」
  史泱感受着我的手指在她的菊花上轻抚,点了点头,那样子可爱极了。我吻了她的脸颊,在我的爱抚下,她轻轻的睡去了。

  我收下了她的处子身,就要付些责任,虽然不能给她名分,但我也要好好照顾她。这是师父教育我的,

  这时我想起了在高三的那个暑假,杨美玲也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我,那是我们唯一的一次,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尽管在一座城市,但是人海茫茫,不刻意去寻找,又怎么会轻易相见呢。

  摇摇头把这些回忆甩开,看着熟睡的史泱,我也感觉睡意袭来。

                第三回

  翌日早晨,手机的闹铃准时响起,我起身看着还在身边熟睡的史泱,不禁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昨晚的激情,看来她应该是很辛苦了,毕竟是第一次啊。不过既然到了早晨我还是应该回归那种正常的生活吧,做一个普通小员工,地下皇帝的身份只是偶尔用用就可以了。似乎是我起床的动作有些大,史泱揉了揉眼睛看着我,似乎在畏惧些什么。我穿好衣服,站在她坐在她身边,把她搂在怀里,对她说:「好了,我要去上班了,你就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今晚我下了班就回来陪你,还要收下你的小菊花呢。」

  史泱听着我的话,不禁双颊绯红,害羞的点点头,又睡下了,看来昨晚似乎还是累了呢。看着她静静的睡去,我也转身离开,轻轻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由於这次是住在自己的别墅里,又不能开着李彦辰那个浮夸的跑车去上班,结果就是我很不幸的迟到了,又被那个更年期的女老闆一顿臭骂。我也只好忍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眼看时间还早,於是我决定去给史泱买点礼物,这个时候的女孩子很需要呵护的。走进一家高端购物中心,买了一枚红宝石戒指,正欲离开的时候,看到里李彦辰带着一对双胞胎从外面走进来,看样子很是亲密。李彦辰看到了我,似乎流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没事的,我懂得。留下一脸尴尬的李彦辰先走了。

  回到家中,看到史泱穿着一身浴衣,静静地坐在那里,翻看着我的诗集。我悄悄地走到她身后,轻咬她的耳垂,她仿佛受惊的小猫一样,一下就跳了起来。看到是我以后,拍了拍自己丰满的胸口,喘着气,我轻轻将她拉入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

  「是不是吓到你了呢?」我轻轻的问道。

  史泱没有回答只是在我的怀中轻轻的蹭着。感受到她的分身逐渐庞大起来,顶向我的身体。我将她横抱起来,在她的惊呼声中,把她放在床上,解开了她的浴衣,露出了她那凝脂般的躯体。

  再次看到她赤裸的娇躯上丰满的双峰,挺立的分身,湿润的蜜穴,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李彦辰说的没错,这种双性人对於我这种双性人来讲简直是最完美的宝物,我要用一切来呵护她,来保护她。我轻轻将她拉起来,吻上了她的双唇,她也热情的回应着我。须臾唇分,我取出了那枚红宝石戒指,轻轻拉起她的左手为她,戴在无名指上。史泱似乎被我的这一举动,弄懵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看着她发呆的脸庞,我轻轻将她揽入怀中。对她说:「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人了,虽然我不能给你一个名分,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以后会呵护你,保护你,爱你。我得到了你的身子,我会负担起一切责任。」

  史泱听到我的告白,不由得轻轻的抽泣起来,反手搂住了我,说道:「没事的,我知道,你这样的人,本就不是我可以束缚的,我又是被你在那种情况下买来的,更何况我知道自己是无法生育的,你的心里能够有我一点点的位置我就知足了。」

  听着史泱的话,我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粗暴的扯开自己的衣服,抱着史泱摩擦着彼此的身体,让我们的分身在一起摩擦,我也伸手去抚摸史泱的蜜穴和雏菊。史泱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一声又一声的呻吟着,我轻轻咬了咬史泱的耳垂,对着耳蜗吹了口气,说道:「今天我要玩弄你的小菊花了哦。」史泱听到我的话,羞涩的点了点头。我看到这样的史泱,再也按耐不住,将她扑倒在床上,含住了她的分身,尽情的吮吸着,一只手玩弄着她的蜜穴,今次与之前不同,上次害怕弄破那层娇嫩的证明,现在就无需担心了,我也把一根手指轻轻的伸进她的蜜穴之中,肆意的玩弄着,史泱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双峰,享受着我的服务。

  我感受到口中史泱的分身剧烈的颤抖着,知道他到了要爆发的前夕,我吐出了她的分身,把自己的分身刺入了她的蜜穴之中,在濒临爆发的边缘,突然停止,又给予更大的刺激,史泱在今天之前还是一个小处女呢,哪里感受过这个,一下就爆发了出来,阳精,阴精一同喷涌而出,高潮过后的史泱仿佛没了骨头一般,蜷缩在床上,我继续轻轻的抽插着,等待她回神,轻轻的爱抚着她的椒乳,抚摸着她的雏菊,给予她一点点刺激,帮助她回神。

  在我的爱抚下,史泱很快回过神来。我轻轻在她的唇上一吻,「小泱,既然回过神来了,那么是不是该把后面让我感受一下呢。」

  「恩。你要记得轻一些啊。」史泱害羞的点了点头。

  我用手指,蘸了些她的淫水,涂抹在她的菊花上面,轻轻探入了一根手指,史泱的这里,似乎是第一次被人侵入,她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我感到她的肠壁,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我看时机以到,就顺势将我的分身,刺入了她的菊花之中,前端刚刚进入就听得史泱尖叫一声,我顺势一鼓作气,全部刺了进去,史泱高亢的叫了一声,我轻轻的抱起了她,爱抚着她的双峰,轻轻的抽动着,帮助她一点点的适应,抽插了一会,史泱仿佛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她转过头吻了我一下,说:「没事了,你可以用力的的弄了,我已经不疼了。」

  听到了史泱的话,我仿佛回应她的要求一般更加努力地耕耘着。史泱也一声接一声的呻吟着。

  感受着史泱雏菊的收缩,我也到了爆发的前夕,我把分身从她的雏菊中抽出,刺入了她的蜜穴之中,宣泄一气。

  被我耕耘了许久的史泱终於无力的瘫软在床上,我也适时的,和她并排躺在床上,将她揽入怀中。轻轻的爱抚着。

  史泱望着我的脸,又低头看了看那枚戒指,眼中流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在我耳边轻轻的说:「谢谢你对我这么好,真的很感谢你。以后我会永远的陪伴在你身边,做你忠实的玩偶的。」听着史泱的告白,我忍不住将她揽入怀中,只想这样抱着她。

  「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啊,就是那天和你一起的那个。」史泱突然没头没脑的问我。

  我一愣,想到她问的是李彦辰,就回答道:「他呢,是我的朋友,亲人,也是我的恋人。」

  「恋人!」史泱似乎被我的回答惊到了。

  「是呀,恋人,不过你不要在意,现在开始你也是了。」我宠溺的摸着史泱的头。

  突然想到下午看到的,李彦辰带着一对双胞胎,不知道他这会在干些什么。
  这时,史泱对我说:「今天早晨李彦辰来找过我,他说明天要带一对双胞胎给我们玩,要让我享受一下男人的快乐。」说完这句话史泱的脸就像苹果一样红。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一愣,突然间又有些期待,即将发生的一切。李彦辰,史泱,双胞胎,真是有趣。

  转头看向史泱发现她早已睡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