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婆的群交游戏】

  从上次在我妻子的同事家里玩完五男操一女群交游戏之后,每当我俩做爱时 回忆起那次的经历,就感到特别地刺激兴奋,简直成了一副精神上的春药,我妻 子还常常对我说,要是人更多一些可能更带劲快活,她希望每隔一段时间来这么  一次活动,从内心讲,我一想起她被几个男人同时操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淫态 就特别兴奋。
 
  一天晚上吃完晚饭后,为了消磨时间,我俩坐在客厅一起观看我从朋友处拿 来的一盘黄片,开机一看,原来是一部人兽交媾的片子,我妻子还是第一次看这 类黄片,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随着电视画面的变化不时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们看到一条德国牧羊犬被绑在墙角,那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洋婆子脱了衣 服,解开那条狗,开始用手弄那条狗的生殖器,那条狗之前也一定做过这种事了, 而且看来经验十足,那女人坐在地上,将腿张开,那条狗自动地开始舔她的阴户, 还不时将长舌头插进她的小穴里,我发现狗的老二开始变化,而那个女人的手也 忍不住地去玩弄那根肉棒,后来,那个女人不知在她的乳房上抹了什么,那条狗 开始舔她的乳头,搞得她的乳头硬了起来。
 
  当那个女人将狗鸡巴插进她的嘴里不住地舔吸时,狗的阴茎越变越大,过了 一会儿,那女人转过身趴下,那条狗扑了上去,插了好几次之后,才在那女人的 帮助下把它的阴茎插进她的穴里,而且立刻开始抽送,一直不停地干了她五分钟。 后来那条狗开始狂吠,俩条前腿紧紧搭在那女人的背部俩边,屁股拚命飞速地耸 动,看来它射精了。
 
  那女人也达到了高潮,她枕在手肘上,让那条狗可以干得她更深,那条狗足 足射了一分多钟,而那女人的高潮比它更久,后来那条狗平静了下来,但是它没 有将它的鸡巴拔出,它伏在女人的背上,狗鸡巴还插在小穴里。旁边一个男人抱 起狗的臀部,将它往后拔,当将狗鸡巴拔出女人体内时,很响亮地发出了一声「 叭」的声响,立刻狗精由女人的阴户流出一直流到了她的腿上。
 
  接下来是一场人马大战的镜头,这时我妻子显得有些兴奋,不时把我的鸡巴 掏出来唆舔几下,并要我用手揉搓她的阴部。画面上一个女人走到一匹白公马身 边,立刻弯下腰来握住那根马鸡巴,开始用手搓弄,另一个女人先在一旁看着, 大约过了几分钟之后,她才加入行列,两人一起玩着那匹马的老二。一个女人爬 到马腹下,开始舔马的阴茎,还大约含进了那根马肉棒四寸长。过了几分钟后, 另一个女人也爬到马腹下,俩人轮换用嘴含舔那根马鸡巴,同时用手不停地搓弄 着露在嘴外的其它部份,那根马鸡巴看起来起码有十四寸长。
 
  舔了一会,有俩个男人抬了一个包装精美的软凳放到马腹下,一个女人在上 面躺下,她张开双腿,调整她阴户的高度,一切就绪之后,旁边的那个女人握住 那根马老二,抵在她的阴道口前,慢慢地往前一顶,让那根马阴茎插了进去,大 概一直插进了六寸才感到满足,然后开始前后摇动,让那根黑色的马 在她的阴 户内进出。这个女人和马大概一直干了五分钟后,俩人换了一下,电视内不时传 出俩个女人的大声浪叫和失神地尖叫,最后,那匹马嘶叫了几声,身子猛烈地耸 动了几下在女人的阴户里射了精,马鸡巴抽出的时候,一大滩白色的马精立刻涌 了出来,流的满凳子都是,射过精后的那根马鸡巴还不停地滴着精液,两个女人 交替地含住马鸡巴吸吮,一直到精液滴完。
 
  片子放完后,我妻子的阴部已经是湿渌渌的,我说:「瞧你这骚兴发的,是 不是也想让狗和马操?」看起来她对这人兽交战有些吃惊,对我说:「这些洋人 真会玩花招,竟然和动物也可以干,那些女人看起来倒是很舒服快活的,不过, 我可不想与动物干,除非拍片子赚钱,那是另外一回事,让狗和马操我觉的太贱, 况且只图一时爽快弄个什么 病就麻烦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让男人们操,人数越 多越刺激,陌生人最好,他们不会知道我的身份。」我微笑着说:「还说和动物 干下贱,让一群男人轮番操你就不下贱吗?我看你这才是真正的淫荡下贱。不说 了,先弄一会败败火。」……
 
  此后的几个月,我瞒着她偷偷在互联网上发了一个群交启事,应征的人很多, 我逐一地会见了愿意参加的人,最后选中了其中的12位男仕。他们都具有良好 的职业,身体健康卫生,长相健美,阴茎在14cm至18cm之间,事前我对 他们阐明,在那儿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这么 多男人一晚上操我妻子一个人, 但如果我的妻子因受不了啦说「停」,那就意味着这场活动终止,每个人须交纳 300元的活动经费,事后不能对外张扬。这些人看了我妻子的照片后均迫不及 待地表示同意,并希望尽快组织这次活动。联系好人员之后,我提前在某风景区 租了一座别墅,决定把这里作为即将开始的聚会场所,然后把聚会的时间和地址 通知给了每个人。
 
  到了聚会的这天下午,我告诉我妻子,晚上我要带她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哇,太好了!什么 地方?玩什么 ?」她兴高采烈地问我。我回答她∶「先不 揭晓,我准备到时给你一个意外惊喜。」
 
  吃完晚饭后,我们鸳鸯戏水洗了个澡,以使我们回复清醒。这时大约是晚上 七点,因为晚饭时我们喝了点酒,酒精令我的妻子双颊绯红,显得比往常更加娇 俏动人。我相信那些人只要一见她这模样,鸡巴立刻回翘起来的。凑空我给别墅 那边打了个电话,知道他们都在等候了,我吩咐他们先把衣服全部脱掉,藏在小 房间里,等我们到了之后,按我的吩咐行事。
 
  进门的时候,我对我妻子说:「你要蒙着眼进屋,这样等下你才会有意料不 到的惊喜,若看见,就全没神秘感了。」
 
  她听话地让我把她双眼蒙起,然后我牵着她手走进睡房。她乖乖的坐在椅子 上,满怀欢喜地等待着我送给她的意外惊喜。我让她别动,我去给她拿礼物。 
  于是我悄悄把那12个人全部叫到睡房,围在我妻子周围一圈。我对她说: 「礼物已拿来,但还不能看,我们先脱光衣服玩一会。」衣服脱光后,我把她摁 在我的胯下,把阴茎塞进她的嘴里让她舔吮。天啊!感觉真好。她一边吸啜着我 的阳具,双手还握住我的阴囊轻轻地搓揉。我把她按低,令她四肢着地,我接着 抓住一支橡胶假阳具,伏在她背上,从后面往她有点湿润的阴道开始插入,她屁 股一抬,假阳具便恰好顺着淫水滑到里面去了。我把假阳具在她的阴户里抽出插 入、推进拉出地让她爽了一阵子,不一会大量的蜜汁就从我老婆的阴道涌了出来。 
  我一边继续做着抽插动作,一边悄悄招手示意一个男人站到她屁股后面就位, 看见我妻子那淫水四溢的阴户,他的阴茎早已勃起得硬梆梆了。
 
  我伸出手指做出「一、二、三」的手势,数到第三下时,将假阳具从妻子的 阴道抽出,他立刻接上把阴茎插进去,然后徐徐地抽送起来。我们合作得天衣无 缝,妻子一点也没发觉在她阴道里抽插着的东西已经调了包。
 
  那男人正抽插得起劲,我妻子突然停止了吸啜我的阴茎,抬起头把眼布扯开 了。她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围绕在她脑袋四周的,全都是一支支昂首怒目的大 阴茎,急不及待地正准备替气喘呼呼地在她屁股后面猛干着的男人接班,有些忍 不住的,甚至在龟头上已泄出几滴精液来。
 
  我连忙对她说∶「意外吧?这些就是我送给你的惊喜礼物,希望你全部接受。」 
  她显得有些兴奋地说∶「当我刚开始意识到在我 里抽插着的是条真实的阳 具时,确实有点愕然,但是既然你已把我弄得这么兴奋和满身火热,况且又是你 送给我的惊喜大礼,岂能不受?我现在是欲罢不能,只好把它玩完。我打算跟这 里的每个男人至少都干二次,再看他们还能不能硬起来,你可以在一旁观看。」 
  听她这么说,我便放下心来,坐回椅子上,静静观看眼前这淫糜群交一幕的 展开。
 
  我妻子很快地就把三个男人拉到她面前,开始轮流吸吮他们的阳具,口中含 着一根,两手则握着另外两根在套捋着。吸一会,又换过另一根,周而复始,一 视同仁。大约两分钟后,她指示前面的三个人抚摸她的乳房,剩下的男人在她屁 股后面排成一行队,轮流去 她的 ,直至射出精液为止,接着便轮到下一位。 
  第一个 她的男人可能太兴奋了,虽然他很小心地控制抽送速度,极力忍耐 着,但还是在她湿滑的阴道里抽送了几下后就忍不住射了出来,我老婆雪白的屁 股上沾满了他射出来的淡白色精液。
 
  跟着接下来的男人学乖了,他把抽送速度控制得很好,慢慢地在我妻子的阴 道里小心抽插,但是也只不过享受了5分钟,他的精液便装载在我妻子烫热的阴 道里。
 
  第三个男人毫不间断地接上,他用龟头沾沾阴道口的秽液,马上就一口气把 阴茎全根埋没在我妻子的阴道里,然后把她抱起在腰间,一抛一抛地向大卧室迈 去。其他人跟着过去围成一圈在旁边观看,我想,接下来将会变得更为有趣。 
  他把我妻子放在地上,一举高她两条腿就快速抽送,他狠 我妻子时是如此 勇猛,硬梆梆的阳具把她的嫩穴插得淫水四喷,发出令人兴奋莫名的「吱唧、吱 唧」声,胯下的阴囊随着他身体的摇摆而晃动,一下下拍打在我妻子的阴门口。 
  我妻子开始发出呻吟声,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后背,他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终于忍不住爆炸了,他迅速把阴茎拔出来,起身往前一跨,射出的精液喷洒在她 大张的口里和兴奋得扭曲的俏脸上。她「咕」的一声把他的精液吞下,马上又抓 住旁边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又吮又啜的吞吐起来。
 
  这时我妻子的双手像个在水里快要没顶的人似地伸出乱舞,旁边围观的男人 走前一步,她立即左右手各执一支阴茎,飞快地套动起来,鼻子「唔……唔……」 
  地发出快活的呻吟声。
 
  这时排第四和他后面的男人再也忍捺不住了,在我妻子后面排起的队伍开始 混乱起来,他们纷纷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阳具在她身上各处部位磨擦,好几支阴 茎一起搁在她嘴唇旁边,令她一时应接不暇,不知该去含吮哪一支才好。她的嘴 巴这时根本就没有空闲发出呻吟声,每一时间都有两支以上的阴茎在里面同时抽 插着。
 
  刚刚射完精的第三个男人仿佛意犹未尽,他的阴茎仍是硬梆梆的并没有软化 下来,他随即趴在我妻子身上,龟头仍糊满精液,阴茎转眼又插回我妻子的阴道 里,他屁股像浪潮一样起起伏伏,继续努力地向她亢奋的小 进攻,我听见她断 断续续的呻吟声∶「啊……老天……你那宝贝好硬喔……快……再快……对了对 了……别停……啊……我快死过去了……」
 
  不久后他开始第二次发射,射出的滚烫精液很快就把我妻子浅窄的阴道灌满, 多余的便像奶油一样从两人生殖器的交接缝隙间挤溢而出。他刚把还滴着精液的 阴茎拔出,另外一个男人立即接上去干她。
 
  两度干完我妻子的男人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他拿起一条毛巾,擦着阴 茎上的秽液坐到一边。我眼光转回我妻子身上,不知何时已经有另一个男人接手 在抽插着了,她的两片阴唇这时已出现红肿,紧紧地裹住他那根粗壮的阳具,在 抽送间被拖进拉出,似乎与他的包皮粘在一起。他不停地疯狂抽插,丝毫没有稍 微停下来的意思,我妻子嘴唇边挂满一条条的精液,一边下滴,一边张口大叫∶ 「耶……耶……噢…… 我……哎呀…… 我……狠狠地 我……不要停…… 
  我……哎唷……再 大力一点……啊……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那群男人先后不停有人射精,我妻子的身上所有能盛载精液的地方都盛满了 白花花的精液,无论阴户、嘴巴,甚至乳房、肚脐、腋窝、腿缝、耳孔……都是 那些东西,多到能沿着她光滑的肌肤淌到地板上。
 
  这时已记不清是第几个男人在 我妻子了,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已把她的阴 毛糊成乱糟糟的一团,但仍然有不绝的淫水和精液从她的 里流出来,一路经过 肛门滴到地板上。
 
  正在 我妻子的那个男人在她的阴道里已抽送了不少时间了,他此刻好像也 接近高潮边沿,他把阴茎快速地从阴道里拔出,蹲到我妻子的腋旁,将龟头按在 她两颗硬挺的乳头上轮流磨擦,喷出的精液遍布在我妻子一双美丽的乳上。 
  我妻子利用双手把精液在乳房上揉抹,涂 满得两个乳房都亮晶晶的闪着亮 光,她还贪婪地呼叫着∶「啊……好爽喔……谁……轮到谁来干我了……快…… 
  哪个都好……不要让我的骚 空着……」
 
  四个男人立刻蜂涌上前,有俩人抢先把阴茎插进我妻子的阴道和嘴巴里,我 妻子抓住其余俩人的阴茎放在她的乳房上乱蹭,看样子她被他们 得爽快异常, 高潮来了又来,相信连她自己也数不出有多少次。
 
  这时后面那个男人把他的大鸡巴卖力地在我妻子阴道里做着活塞运动的同时, 其他歇息完的人亦不时地用长短不一的阴茎塞进她嘴里抽插,然后再把精液射在 她俏脸或乳房上。
 
  后面 她的那个家伙只是默默地不断抽插着我妻子那红肿的阴户,由始至终 不吭 一声,这时他突然停止了抽送,把沾满淫液的鸡巴从阴道里拔出来,将我 妻子狗爬式地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将鸡巴套入 里,我这时看看表,由开始至 现在已过了一个半小时了,但她却似乎让这些男人给 的不知道疲劳。这时一个 男人趁着空档走到她前面,把阴茎塞进她嘴里,令我吃惊的场面出现了,另有一 个男人走到我妻子的屁股后面,把他亢奋异常的大鸡巴一点点地塞进我妻子那早 已藏有另一根阴茎的阴道里,现在有俩根鸡巴在同时 着她的已狼籍不堪的骚 。 
  我妻子的呻吟声又再度开始,她显然是希望阴道里能塞进越多阴茎越好,她 呻吟着说∶「哦……慢慢推进去…… 里有点胀……推深些……噢……真爽快… 
  …啊……俩根宝贝鸡巴正在同时 我的 ……」
 
  只见两根鸡巴好像有默契地在我眼前立刻此进彼出地抽送起来,「吱唧、吱 唧」的淫糜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我妻子的哼叫越来越急促,娇躯不断地抖颤, 看来她是被 得又再高潮迭起了。
 
  过了好一会,我妻子全身大幅度弓起,四肢抽搐,在她享受着前所未有的一 个大高潮时,那两个男人也不约而同地把他们火辣辣的精液一齐灌注入我妻子的 阴道深处。大概是受到这令人贲张的气氛感泄吧,在前面的那个男人也于差不多 同一时间将精液射进她张大得合不拢的嘴里。
 
  就这样,大约平均每个男人都射了俩次精,大部分人显得有些累了,坐在X X上、床上歇息,我妻子浑身上下全是精液,我站起身,扶起满身浸泡在精液里 的妻子,她淫淫地看着我说,希望我也干一下,我的阴茎在她被众男人 弄的整 个过程中一直是勃起得硬梆梆的,早准备好把忍耐了两个多小时的鸡巴在她身体 里发泄一番。我藉着大量精液的帮助,毫不费力地就把阴茎一鼓作气的插进她亢 奋的 里,在里面「扑哧……扑哧……」地抽送了大约5分钟后,就完了事。 
  我气喘吁吁地问∶「刚才爽吗?」
 
  她说∶「噢!爽毙了。」
 
  我对着满身精液的妻子说∶「你的 一边被大群男人轮番 着,又一边替他 们吸吮鸡巴,到现在才不过二个多小时,其实我想你是希望能整个晚上都做着同 样事情才可满足吧?」
 
  她娇羞地微笑一下,并且点头同意。
 
  这时有俩个男人过来扶着她走入浴室进行清洗,其他人则坐在客厅吃着夜宵, 恢复一下体力,准备再战。
 
  过了一会,我妻子和那俩个帮她洗澡的男人洗完后出来了,他们三人也吃了 一些夜宵,补充了一下体力。我问她还行不行,她说:「没问题,我还想再玩一 会,倒是他们有几个的炮弹刚才可能射完了,我怀疑这几个的鸡巴今晚上还能不 能硬起来。我还有点饿,再吃些这是谁拿来的奶油蛋糕。」说完,她转身就要去 拿茶几上的蛋糕来吃。那俩个帮她洗澡的男人急忙挡住道:「别急,我们喂你吃。」 
  只见他俩把阳具在奶油上沾了沾,沾满后让我妻子唆舔阳具上面的奶油,如 此反覆倒也吃了不少。其他有几个人看了一会,阳具重新勃起,分别走上前去又 
  上了……
 
  就这样一直弄到半夜12点多,一个个才兴尽离去。
 
  他们走后,我妻子说:「谢谢你送的这个礼物,真让人刺激。」
 
  我说:「这样的活动只可偶尔为之,不可沉迷其中。」
 
  她点头称是……(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im118金币 +10回复过百,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