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婆让下属占便宜之终极刺激】(上中下)作者:charubb{2013/5/27更新}
老婆让下属占便宜之终极刺激
 
 字数:4000
 

  现在,我说说我老婆让自己的一个无能的下属佔便宜的事。就称他为阿亮吧。 
  首先,介绍一下我这个下属,又矮又丑,还有鼻炎,说话也吐字不清,一句 话也听他说好几遍才能听明白,而且工作能力也很差劲,就像是《天龙八部》里 面的段延庆一样,拖了关系调到我这个部门来的,而事情的发展,也如同段的经 历一样,占了我老婆,一个与他有天壤之别的少妇的肉体上的便宜。人家段延庆 是武林高手,而他呢,唯一的长处就是能喝酒,至少能喝1 斤半以上,这是在他 占我老婆便宜这件事发生后我利用一次一次的机会试出来的。
 
  鲜花往往插在牛粪上,这种身份上的差异,进一步的加重了本来就有淫妻的 心理的刺激。为了舒缓自己的心理兴奋,我把经过记下来。
 
  去年,老平房拆迁,暂时在外租房子住,是个50平方的小套二,我说一下格 局,这是个很老的楼,一层是三户,我租的是西户,进了门,北边是厨房,然后 是个小走道,走道背面是个很小的厨房,走道西边是一南一北两个房间,南边是 我们的卧室,因为老婆怕晒,我们把床按在靠着北墙。北面是个小卧室。二个卧 室之间的墙上有个窗子,是为了通风方便。因为我家平时也不来什么人,我就把 窗扇都摘了。北卧的门也摘了,南卧的门有毛病也关不严。我的下属88年的,很 矮,很笨,也丑,一个月不洗一次澡,身上总是有股味。
 
  是走后门到了我所在的部门的,没办法,平时也只能干一些很简单的跑腿的 体力的小活。
 
  九月,我家新买的房子装修,事情就发生在这段时间里。因为我家里收拾房 子嘛,我有时也叫他去帮我干活,体力也不行,很虚。有一次,我问他,在学校 里谈过恋爱没有?是不是处男?他说,这个世道,在学校里谁不玩?我心里很不 以为然,就这样的,还会有女子看上?那可真是……纯粹是为了玩,为了被操了。 只能说这个世道年轻人开放。像我老婆这样的,长的好,又有了一定地位的,职 业也好的,年龄又比他大,在性上是与他占不边的。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老 婆会让他占了便宜。那天,在新房子那里要干一些活找不到别人我就找了他干了 一下午,我总不好意思就那么让他回公司,他是住公司宿舍,总得管饭吧。 
  我们三个人就去了我住的地方,老婆炒了几个菜我们开始喝酒。本想简单吃 点让他回去,可是,喝了一会,下雨了,而且很大,我们又吃了一个小时,雨还 是下,而他也喝多了,我总不能让他这样骑着个自行车回去吧?我家离我公司也 挺远的。我就和老婆商量了一下,让他在我家住下,住北卧室。安排好了,我们 就放开的喝酒了,老婆也开始喝,我们三个人喝了二瓶白酒,又喝了几瓶啤酒。 
  吃完了,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上了床,脱了个净光。酒精的兴奋还在作怪, 更有重要的是,在一个不算是封闭的空间里,又多了一个别的男人,有过多次的 淫妻的性幻想,但,这真正的,这么近却还是头一次。我老婆确实是很古板,但 又相对的开放,怎么个相对呢?就是说,在她可以裸露时她不在乎有别的男人看 到她的肉体,如住院,如喂奶,而我家的房客们,也确有几个看到过她的半裸。 有这两个因素,而且呢,我喝醉后是肯定要操老婆的,我的下体硬的很。可是酒 精上头了,很长时间没喝这么多过了。我开始迷糊起来。
 
  阿亮的床早在我们喝酒时老婆就给他铺好了,在他回到自己床上躺下时,老 婆也上了床。呢,摇晃着脚步去了卫生间,老婆收拾了一下东西,也上了床。 
  也怪老婆,她竟然不小心压了我一下,如果她不压着我,也许以后的事就没 有了。
 
  我一下子醒了,一睁眼,老婆正在换睡衣,她很怕热,但腿生孩子时受了凉, 所以内裤和胸罩是不穿的,睡衣却是穿的。
 
  我本来性欲就没退下去,一下子又让老婆勾的更强了。把她拉倒就要插。 
  因为二个卧室就一墙之隔,而且之间的窗子没有窗扇,翻个身的声音都能听 的一清二楚。老婆不同意做,可拗不过我,答应让我从后面插十几下,我也只好 同意。
 
  刚插了几下,听到隔壁阿亮下床,老婆急忙让我停下,我收敛了动作,却只 是轻轻的插着,同时听着阿亮的动静。
 
  他出了房间,没去厕所,坏了,他往我们卧室过来了。他在门头往里探了一 下头,又缩回去,问:嫂子,这小走廊的灯在哪里?我去厨房找点水喝。
 
  屋里没开灯,他应该是看不清,但现在的城市,不可能有完全的黑暗,外面 的灯亮着,照的屋里也不是很黑,我们身体的轮廓是能看的出来的。
 
  就在那个镜子边上。老婆说。这时,我抽出了鸡巴,只是摸着她的屁股。 
  听阿亮摸索了几下还是没摸到,这个开关放的地方,不是事先瞭解过的人很 难找到。
 
  你在那里等一下,我帮你开。老婆说。
 
  行,那我先往厨房走着。阿亮回了声,脚步声往厨房走去。
 
  我们的床离门只有80公分远,老婆坐起来,下床,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 仍在床上,斜着身子,伸出一只手扶住墙,伸出另一只手去摸灯的开关。因为我 们的卧室的门只是开了一条大约二十公分的缝,老婆的意思是这样伸出手打开灯 就行了,而我的卧室的灯没开,就不怕阿亮看到她光着了,其实,那时也应该是 没想这么多,应该是忘了自己光着了,只是想尽快给阿亮打开灯,别碰了什么东 西绊倒。租的房子太小,地下放的东西太多。
 
  随着「啪」的一声,灯亮了,老婆嘴里也轻声的「啊」了一声,又「啊」了 一声,接着快速的缩回了床上。借着从门上面玻璃透过来的灯光,我看了老婆一 眼,脸红红的。
 
  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整好了衣服,我要再动她,却怎么也不让我 动了。
 
  我无奈,只能收兵,去解手,在经过阿亮房间时,看到他正在上床,刚喝完 水。
 
  我晕,他和我一样,你猜是什么?对了,一丝不挂!
 
  我明白了老婆的第一个「啊」,原因是她看到了阿亮的裸体。我忍不住往他 下麵看去,硬硬的挺着,因为我眼近视,并不真切大小,但这就够了,我知道了 老婆的第二个「啊」的原因了。应该是她也记起自己也是一丝不挂了,噢,不是 一丝不挂,睡裤还搭在她伸在床上的那只腿上。
 
  至於她不让我动了,肯定是阿亮看到她了,虽然从她打开灯到闪回床上时间 很短,但如果那时阿亮站在厨房门口,面对着我们的卧室门时,时间再短,总不 会比闪电还快吧,闪电还能看到呢,他也会看到她正面的裸体的,也许,他那硬 起的鸡鸡说明了这一点。
 
  想到这里,一阵心悸,那种怪怪的感觉,似甜又似苦,得到?失去?自己的 老婆,就这样让人…这种失落、兴奋、刺激的扭曲的感觉轻轻的敲击着我的心, 幻想过无数次别的男人亲摸操自己的老婆,幻想过无数种种不同的场景,却是在 这样一种场景下,老婆前身阵地尽失,而且是实实在在的,也无怪乎她不再让我 碰呢。99.9% 的可能是看到了,我是不是得抱着那种那一刻阿亮恰好没看到她的
 想法来平衡自己的内心?阿亮,这个又懒又丑的傢伙,这个癞蛤蟆,就这样占了 天鹅的便宜。
 
  我怀着一种複杂无比的感觉解了手又回到床上睡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醒了,抬头看了一下窗外,黑乎乎的。我 出了一口气,转身,右腿搭在老婆小腹及大腿处,右手去楼着她压在她的奶子上。 
  因为外面的路灯很亮,卧室里也不是很暗,就在我一转身的霎那间,我看到 一个黑影一下子从老婆的胸口上消失了。我吃了一惊,保持安静,隐隐的听到床 外有呼吸声。我明白了,应该是我的下属阿亮。过来占我老婆的便宜。
 
  一霎那我想了很多,声张开来,一是我们以后难以见面,老婆脸上也不好看, 而且他的后台关系又很硬,撕破脸会很尴尬的。同时,我又觉着刺激,那会老婆 被看到,也只是被看到,而这一次,却是被碰了,这属於自己的东西,让别的男 人在自己身边给碰了,是一种很特别的刺激。
 
  我装着打呼噜,让他有时间回去。果然,下属悄悄的爬回了北卧室。
 
  在他走后,我打开灯,去看老婆,以判断被怎么佔便宜了。现在老婆仰躺着, 腿叉着平放着,她仰躺着,下身还盖着一条床单,看不出什么痕迹来。再看老婆 的上身,睡衣是那种套头,没有扣子。睡衣的衣襟扯到了奶子的下边,可能是因 为睡衣有点瘦吧,如果肥的话,肯定就扯到奶子上了,饶是如此,因为衣襟是斜 着,左边的奶子还是露了出来,刚好到露到乳头,因为没了拉力,此时衣襟正自 己慢慢的往下松去。我掀起她的衣襟,左边乳头有点硬了,还湿乎乎的了,右边 乳头也有点硬,却不如左边乳头大。
 
  看来,刚才,阿亮应该是蹲在老婆身边,吃她的乳头。
 
  我心中一阵阵心悸。
 
  我起身去了卫生间,在经过北卧室时往他床上看了一眼,脱的光光的,鸡巴 硬硬的。
 
  我回去躺下后,听到他那边的床吱吱的,应该是在自己摸鸡巴,第二天他走 后,在床单外发现了不少阴毛,和多滴精斑。
 
  第二天见了,他了眼中很明显的有种占了便宜的优势感,而不是一往在我面 前的卑微感。也许是我多想了,也许事实上就是这样。
 
  渐渐的,我喜欢上了这种自己的老婆让别的男人,特别是和自己,和自己老 婆差别很大的男人占老婆便宜的感觉。下属很明显的完全的符合这些条件,我心 中唯一的要求,就是他的鸡巴能和我的不同,和我所渴望的一样,粗点,一定要 龟头大。
 
  经过一段时间的想像和酝酿,我渴望亲眼看一下他的舌头舔到自己老婆乳头 和阴蒂的感觉,渴望亲眼看一下一个粗大的龟头慢慢分开老婆的阴道缓缓插入的 感觉 .可是我内心深处又有着深深的不甘。
 
  而如果这个男人是个处男的话,还能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多年来,自己就 一直这么矛盾着。
 
  从那以后,我心理怪怪的,总想着这个事。我想,下属的心里也会想着吧。 
  因为我经常出差,而房子一直没装好,我老家又不是这里的,朋友也少,就 经常叫下属过去帮我老婆干活。因为渐进冬天,身体的诱惑也减少,而老婆本来 也讨厌他。应该是不会发生什么吧。只是后来,从老婆的口气中听出,她对他的 讨厌不是那么严重了,总之呢,一个女人对一个经常帮自己干活的男人在感情上 是会慢慢认可的。当然,这里的感情并不是指性或爱的。
 
  时间过的很快,这不,天又变暖了,而我家的装修也进入了尾声。
 
  很快,又将会有一次机会,我会安排阿亮在我家住一晚上,这件事是我要搬 家,找一龙一虎,而他恰好是龙。
 
  朋友们,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我的心在纠结、挣扎…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ls1991lsok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