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乡村乱情】(第七部28-30章)作者:奇思妙想
字数:15877
 
             第二十八章新婚夫妻
 
  「小雷,你快回房间看看你的媳妇醒了没有?」高潮后的胡秀英脑子也理智 了,想着今天是小雷与沈白雪的大喜日子,而自己与小雷做了这种事,却把新娘 子沈白雪一个人冷落在房间里!当下感觉自己像做错了事一样,真的很对不起沈 白雪!所以就催着小雷快回房间看看沈白雪!
 
  「妈,她喝多了点,应该没有醒吧!」小雷站在床前,边穿着衣服边对还躺 在床上的胡秀英说!
 
  「她喝多了,你才要在她身边照顾关心她的!你快回去看看吧!」此时的胡 秀英娴熟白皙的脸上有些红晕,还是不放心的催促着小雷回去!
 
  小雷穿好了衣物就出了胡秀英的房间,从院子来到厅堂,往西边进入自己的 房间,只见沈白雪还在熟睡着!终于松了一口气!忙伸手整理一下盖在她身上的 被子!
 
  看着露在被子外面一张娴熟白皙的脸,端庄又美丽!心里不由得暖暖的,这 么漂亮娴熟的端庄女人以后将是自己的妻子了!心里就越想越开心,越想越高兴, 不知不觉脸上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正这时,只见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婷婷轻手轻脚的进入了房间,见小雷坐 在床沿上守候着自己的母亲,心里不由得的十分感动!就低声对小雷:「我妈一 直没醒吗?」她是见母亲喝多了,担心她才过来看看的!
 
  「没醒呢,让她多睡会……」小雷也压低声对婷婷说,怕说高了吵醒睡在床 上的沈白雪!
 
  「那就让她再睡吧!那我走了……」见母亲没事,又有小雷在傍边照顾着, 婷婷才放心的回去了!
 
  见婷婷回去了,又看着熟睡中的沈白雪,小雷心里就愧疚起来,自己今天与 她结婚,刚才却与自己的母亲做了那种事,真的感觉很对不起她!看着她娴熟漂 亮、端庄白皙的脸,小雷忍不住的低下头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
 
  正这时,只见胡秀英又进了房间,她一见小雷,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得一红, 来到床边看了看床上沈白雪还在熟睡,就压低声音对小雷说:「一会她醒了你就 告诉我一声,我给她泡碗糖水喝,戒戒酒!」
 
  「嗯,谢谢妈!」见母亲这样关心自己的媳妇,小雷也很高兴!
 
  「小雷,你出来一下!」胡秀英突然把小雷叫到了厨房里!
 
  在厨房里,小雷看着灶台上放着一碗龙眼打鸡蛋!可能是中午剩下来的! 
  「你把它吃了!」胡秀英指着这碗龙眼打鸡蛋说!
 
  「不想吃!」小雷也喝了好多酒,肚子里也有些不舒服,现在吃啥东西都感 觉没有了胃口!
 
  「不行,你这碗一定要吃下的!」胡秀英坚决要他吃!
 
  「妈,为什么啊?」小雷不解的问!
 
  胡秀英突然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有点带羞涩的低声对他说:「这龙眼鸡蛋 很补的!你……你刚才与我做了那么久!晚上又是洞房花烛夜,赶快吃了补补身 体……」
 
  哦,原来母亲是关系我的身体,怕我的身体吃不消!所以才要我吃这补身体 的东西!小雷听了心里暗想着,同时也很感动,就用深情的目光看着胡秀英说: 「妈,谢谢……」说罢就端起放在灶台上的龙眼打鸡蛋,分一半倒入另一个碗里 说:「妈,你也很累,我们一人吃一半吧!」
 
  胡秀英看着灶台上两个半碗的龙眼打鸡蛋,眼睛里竟含着泪花,儿子真的长 大了,懂事了!
 
  「妈,我们吃吧!」小雷把半碗龙眼打鸡蛋端起来递给她!
 
  「嗯!」胡秀英点了点接了过来!母子俩就开始吃了起来……
 
  吃完了龙眼鸡蛋!胡秀英要小雷回房照看他的媳妇沈白雪!再看看时间都快 五点了,因为酒席剩下的还有很多的菜,她就在厨房里找出来好几个菜,放锅里 开始热菜!
 
  「几点了?」沈白雪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见房间里有点暗,就问坐在床沿 上他小雷!
 
  「白雪,你醒了!五点多了!」小雷见她醒了,高兴的对她说!
 
  「我都睡这么久了!」沈白雪边说边从床上坐了起来,见小雷坐在床沿上, 就问:「你一直坐在这里陪看吗?」
 
  「嗯!」小雷应了一声!
 
  沈白雪一听,真的是很感动,一下子把两条洁白如玉的光滑手臂勾在了小雷 的脖子上,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无比感动的对他说:「小雷,你真好……」 
  被沈白雪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小雷心里甜蜜蜜的,双手捧住沈白雪娴熟白皙 的脸,边轻轻抚摸着光滑细腻的脸蛋,边无比关心的对她说:「我是你的老公, 不对你好对谁好啊?再说你又喝多了酒,我不放心离开你,坐在这里陪你是应该 的嘛!」
 
  「小雷,我真的没有嫁错人!」沈白雪听了小雷的话,脸上露出幸福你笑容 对他说!
 
  「哦,对了,我妈吩咐过我,说你醒了叫我告诉她一下!」小雷说着就坐床 沿点站了起来,就急急忙忙出了房间!
 
  把沈白雪一个人傻傻扔在床上!她想不通小雷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自己,刚才 还甜言蜜语的?心里就有纳闷!
 
  还好,很快小雷又进了房间,来到床前对她神秘的一笑,又温柔的对她说: 「白雪,你喝了这么多酒,还吐了,感觉怎么样?」
 
  不问还好,这一问,沈白雪突然感到自己的头有点痛,就对他说:「我的头 有点痛!」
 
  「喝了这么多的酒,头怎么会不痛呢?来,把这碗糖水喝了,头就会不痛了 ……」正这时,只见胡秀英手里端着一碗糖水来到房间,正好听见沈白雪说头痛, 就边来到床边边对她关心的说!
 
  「妈……」沈白雪见胡秀英端着糖水进来,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得一红,带 着一种羞涩的口音叫了一声!毕竟自己的年龄还比她大一岁,叫她「妈」还是有 点不习惯与羞涩的!
 
  「哎!」胡秀英边应了一声边坐在了床沿上,把手里的糖水端到沈白雪的嘴 边柔声的对她说:「白雪,你喝了这碗糖水保证头就不痛了……」说罢就把碗放 在她的嘴唇上,要喂着她喝!
 
  弄得沈白雪娴熟白皙的脸上红了一下,无比娇羞的对她说:「妈,我自己喝!」 说着就想伸手端她手中的碗!
 
  「你别动,还是妈端着让你喝吧!」胡秀英边说边伸出另一只手按住沈白雪 想端碗的手说!
 
  沈白雪没有办法,只好微张开嘴巴,一口一口的把糖水喝下去,心里感觉甜 蜜蜜的,婆婆对自己真好!
 
  终于把一碗糖水喝了下去,当下感觉胃里就舒服了起来,头也不那么痛了, 就红着脸害羞的对胡秀英说:「谢谢妈……」
 
  「谢什么呢?你是我儿媳妇,我关心你照顾你是应该的!呵呵……」胡秀英 说着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沈白雪听了心里暖和暖和的,真你感觉自己很幸福,都四十六岁了,还能嫁 给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有一个这么好的婆婆关照着!越想越感到很幸福! 
  「白雪,怎么样?是不是舒服点了!」胡秀英见她把糖水全喝下去了,就关 心的问!
 
  「嗯,好多了!」沈白雪忙点了点头说!自己的婆婆这么有心泡糖水给自己 喝,喝了不好也要说好了,何况真的是好多了呢?
 
  胡秀英听了也很高兴,就笑眯眯的对她说:「好多了我也就放心了,以后喝 酒不要耍性子,喝多了多难受?」胡秀英以长辈的口气嘱咐着沈白雪!
 
  「嗯,妈,我知道了,听你的,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了!」沈白雪知道婆婆是 真心的关心她,就低着头接受着胡秀英的嘱咐…
 
  「这就好,要吃晚饭了,白雪你也要起床了,一会出去吃饭,我再去厨房热 菜!」胡秀英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小雷,你妈真好!」见胡秀英出去了!沈白雪高兴的对小雷说!
 
  「嘻嘻,才知道啊,我妈好的地方多着的呢!」小雷见沈白雪说自己的妈好, 当然高兴了,就火上浇油的对她说!
 
  「小雷,我以后也会很孝敬你妈的!」沈白雪看着小雷说,这也是她的心理 话!婆婆对自己这么关心照顾,自己以后真的要好好孝敬她的!
 
  「只要你们婆媳关系处的好,我这个什丈夫的,做儿子的就好做人了,嘻嘻 ……」小雷听了高兴的对她说!
 
  沈白雪知道很多婆媳之间都相处的不好,到后来为难的还是老公夹在中间不 好做人,自己现在一定要和婆婆好好相处,不让小雷为难!当下就对小雷说: 「小雷,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和你妈相处的很好的!」
 
  「哎,哎,哎……你刚才说什么了?」听了沈白雪的话,小雷还是很高的, 但是听到另一句话,小雷就叫住她了!
 
  突然见小雷拉下脸来,沈白雪不解的问:「我刚才说什么了?」
 
  「你说你妈,应该要说咱妈的!」小雷把她说错的原因说了出来!
 
  沈白雪一听,忍不住的「扑哧」笑出声来:「咯咯,你啊你,吓了我一跳, 我以为我说错什么了呢……」
 
  小雷听了也笑了起来:「白雪,说真的,以后都要说咱妈,好吗?」
 
  「好好好!我这不是刚刚过门吗?还是有点不习惯的,以后就说咱妈还不行 吗?」沈白雪白了他一眼,笑着对他说!
 
  「嗯,老婆真好!」小雷说着就低下头来,在她白皙的脸上亲了一口! 
  「讨厌,门都还开着呢,你真坏……」沈白雪被亲的满脸通红起来,娇羞的 边推开他的身体边娇滴滴的对他说!
 
  「白雪,你是我的老婆,本来就是让我亲的吗?嘻嘻……」小雷见沈白雪露 出娇俏的模样,心里就莫名的兴奋了起来,又想起晚上是洞房花烛夜,可能是心 理的作用,就不知不觉的冲动了起来!其实年轻人恢复是很快的,小雷刚刚与他 母亲做了一次,现在看着娴熟美丽的娇妻模样,又想起晚上是洞房花烛夜,兴奋 的他裤裆内就搭起了帐篷!
 
  坐在床上的沈白雪正好能看到小雷裤裆的变化,当下就红着脸白了他一眼说: 「你可真坏……」
 
  「我怎么了?」因为小雷的裤裆是在不知不觉中搭起了帐篷的,所以连他自 己也不知道的!
 
  「你还装……咯咯……」沈白雪边伸手轻轻拍打了他的裤裆一下,边娇笑着 对他说!
 
  小雷一见,忙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献出丑来!当下就羞的 连脸也红了起来,反而还埋怨起沈白雪来:「都怨你……」
 
  「怨我?」沈白雪听了真的是很委屈了!
 
  「嘻嘻……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迷人呢?我见你这楚楚动人的样子就忍不住 的翘了起来……」小雷笑嘻嘻的对她说!
 
  沈白雪听了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埋怨自己长的太漂亮了,当下心里就甜蜜 蜜的,白了他一眼娇嗔的对他说:「我长得漂亮你就这样了?要是换个年轻的, 你还不得扑上去啊……」
 
  「老婆,你说什么呢?我像那样色的人吗?」小雷听忙对她解释说!
 
  沈白雪听了仔细的看了着小雷的脸,把小雷都看得不好意思起来了!然后嘴 里就吐出了一个字:「像!」
 
  「啊!」小雷听了惊讶的看着沈白雪,突然见她忍不住的娇笑了起来,才知 道她是耍自己的,当下就向她扑了过去,一下子把她压在了床上,边用手挠她的 痒痒,边笑着对她说:「原来你是耍我的啊,嘻嘻,那我就色给你看……」 
  「啊……咯咯……不要挠了……咯咯……痒……痒死了……咯咯……」沈白 雪突然被他压在床上挠她的痒痒,痒得她忍不住的咯咯娇笑了起来,两条白嫩圆 滑的手臂在小雷的身上又推又打!
 
  「嘻嘻,叫你耍我……」小雷边用手掌插进沈白雪的腋窝下找着痒痒,边笑 着对她说!
 
  「啊哟……咯咯……痒死了……痒死了……咯咯……我认输了……咯咯咯… …咯咯咯……」胡秀英被小雷挠得咯咯连笑起来,就连眼泪也笑了出来…… 
  「嘻嘻……下次还耍不耍我?」小雷还是把手插进沈白雪的腋窝下不抽出来, 边用手指在她腋窝下挠着痒痒边笑嘻嘻要她招认!
 
  「咯咯咯……我不敢了……咯咯咯……你就饶了我吧……咯咯咯……」沈白 雪可实被小雷挠的不行了,边忍不住的咯咯娇笑着,边连忙求饶着!
 
  「妈,小雷,你们在干嘛呢?」正这时,婷婷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了起来! 
  「啊!」沈白雪与小雷听了都吓了一跳!小雷忙放开了沈白雪,从床上爬了 起来,红着脸对婷婷说:「大嫂,你怎么来了?」
 
  「哦,我是来叫你们出去吃晚饭的!就看到你们……」刚才看见自己的母亲 被小雷压在床上挠痒痒,又见自己敬爱的母亲向小雷求饶着,婷婷的心里就莫名 的涌上来一股醋意,但又想起这是他们俩夫妻在开玩笑闹着玩的!脸上就不由得 红了起来,带着娇嗔的口气对床上的母亲说:「妈,你没事吧!」
 
  自己与小雷闹着玩,正被女孩碰个正着,沈白雪羞得满脸通红,边伸手抹了 抹刚才笑出来的脸上眼泪,边有点难为情的对婷婷说:「妈没事,你先出去吧, 我们一会就出去!」
 
  「嗯,那快点哦,我们都等着你们呢……」婷婷边说边轻身往外走,经过小 雷面前时,就挑起眉毛翘着嘴巴对他:「以后不许你欺负我妈妈……」
 
  「嘻嘻,大嫂,怎么会呢?我心疼你妈妈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呢?」小 雷忙陪笑着对她说!
 
  「这样最好……」婷婷说着就出了房间!
 
  小雷见婷婷走了,就对床上的沈白雪做了个鬼脸伸了伸舌头!
 
  沈白雪的脸还是红着的,对着小雷娇嗔的说:「都怨你……」
 
  「嘻嘻……没事了,快起来吧!」小雷忙安慰着她!
 
  沈白雪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色短袖坚身至大腿的连 衣裙!又来至化妆台前坐了下,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又拿出化妆用的海绵在脸 红擦了擦,也算是补妆了!
 
  小雷与沈白雪这对新婚夫妻来到厅堂,厅掌里已换成了那张老式八仙桌,只 见小刚与婷婷俩夫妻已经坐在东面的位子上,小彩也坐在餐桌的最下首了!而胡 秀英正把最后一个热好的菜从后面厨房里端出来放在餐桌上,见沈白雪与小雷出 来了,就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快坐下啊!」
 
  沈白雪与小雷忙应了一声,就一起坐在西边的位置上!
 
  「妈,你也坐下来吧!」沈白雪柔声的对胡秀英说!
 
  「哎!」胡秀英边应边坐在了靠北的上首位!她是家里的上辈,这个位置非 她莫属!
 
  「呵呵,婷婷,白雪,你们刚刚嫁过来,可能有些不习惯我们农村的生活, 还要适应一段时间才会习惯的!」胡秀英笑呵呵的两位刚过门的儿媳妇说! 
  「妈,我早已经习惯了啊!」婷婷忙笑着对婆婆说!因为她在这里已经住了 几天了!
 
  「妈,我也会习惯的,我平时就很向往农村的生活,现在终于能实现了,我 想我,很快就会习惯的……」沈白雪也忙对坐在上首的婆婆说!
 
  「那就好,那就好……」胡秀英听了高兴的对她们说!想起家里又增加了两 个如花似玉的儿媳妇,笑得就合不拢嘴了……第二十九章洞房花烛夜(1)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了晚饭,沈白雪与婷婷抢着要收拾餐桌与洗碗,但是被 胡秀英阻止住了,说她们今天还是新娘子,怎么能收拾洗碗呢?她们听了也没办 法!只好让她婆婆一个人收拾饭后的残局了!
 
  今天家里新增了两位嫂子,喜欢热闹的小彩是最兴奋、最开心、也是最高兴 的一个!她本来还想拉着两位新嫂嫂聊会天,但是被胡秀英叫住了,把她拉到后 面的厨房偷偷告诉她,说今天是她们大喜的日子,又是洞房花烛夜,叫她不要打 扰她们,让她们早点回洞房休息!
 
  小彩听了当然明白胡秀英的意思,对她伸了伸舌头,就躲回自己的房间里去 了!
 
  小雷与沈白雪回到房间,关了洞房门,今晚这个房间就是属于他们俩的了! 新婚洞房花烛夜也就拉开了屏幕!
 
  「唉……现在终于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了……」刚把房间关了,小雷来到 沈白雪的身边叹了一口气说!
 
  「你真是的,今天是喜事,叹什么气呀?」沈白雪听了白了他一眼说! 
  看着沈白雪娴熟漂亮的脸蛋与成熟丰满、婀娜多姿的身材,小雷再也控制不 住自己的情绪了,一把抱住她的身体,把她成熟丰满的身体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嗯……」沈白雪嘴里娇嗔了一声,两只美目白了他一眼说:「你干吗嘛?」 
  「嘻嘻,你说呢?」小雷边笑嘻嘻的说、边把一只抱在她后背的手放到了她 的那丰满的两片屁股上面轻轻的抚摸起来,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腋下搂住她的后背! 
  沈白雪本能的把两条白嫩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娴熟白皙的脸上显露出 害羞的模样,翘着嘴巴娇气的说:「我怎么知道啊!」
 
  「嘻嘻,老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应该要做什么的啊?」小雷笑嘻 嘻的边问她边抚摸着她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屁股!
 
  「什么洞房花烛夜,还不是和平时一样嘛!」沈白雪当然明白小雷话中的意 思,但她还是装着听不明白,女人嘛,就是这样子的,就会耍小性子!
 
  「老婆,这可不一样的,晚上我们是新婚燕尔,当然与平时的不同了!」小 雷看着沈白雪近在眼前的这张娴熟端庄,又漂亮的脸,兴奋的对她说!
 
  「怎么个不同?」沈白雪也来兴趣,娇声的问他!
 
  小雷突然把嘴巴凑到她张白皙的耳根边吐着热气对低声对她说:「今天我要 让你欲仙欲死,把你喂很饱饱的……」
 
  「你……你说什么呢?真是坏死了?」沈白雪听了当下羞的连脖子也红了, 双掌边在他的双肩上敲打着、边娇羞的对他说!
 
  「嘻嘻……」小雷见她的娇媚模样,兴奋的他裤裆内马上有了反应!
 
  「啊……你坏蛋!」沈白雪突然感觉小雷贴在自己小腹上的下身有了反应, 一下子想起了是什么,就娇气的边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边白了他一眼说!
 
  「还说我坏?你现在可能比我更坏了,嘿嘿……」小雷说着就嘿嘿阴笑了一 下!
 
  沈白雪当然明白小雷说的是指自己什么?当下羞得竟跺了起了脚,翘着嘴唇 娇气的对她说:「你真是越来越坏了……我才不像你这么坏呢?」但是她再最后 一句说得都没有底气了,为什么,只有明白,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隐私处早已经湿 漉漉的了……
 
  「嘻嘻,还嘴硬,那你敢不敢与我打赌呢?」小雷笑嘻嘻的说,抚摸她屁股 的手没有停顿过!还故意扭着下体把自己裤裆上的帐篷在她的小腹下磨擦了起来 ……
 
  「赌就赌,我还怕了你不成?」女人就是这样,明明没有把握的事,为了面 子,还是理直气壮的不服输!
 
  「那好,赌什么?」小雷一听当下就欣喜若狂起来!
 
  「你说赌什么?」沈白雪还是理直气壮的对他说!她也有她的想法,自己越 理直气壮,他就会越心虚!自己越没有底气,他到会理直气壮起来,所以就先给 他来个下马威,没准他心一虚,就不赌了!
 
  见她理直气壮的样子,小雷真的有点心虚了:莫非她真的没有动情?要不怎 么会这样理直气壮呢?
 
  见小雷犹豫不决的样子,沈白雪就异常的高兴起来,他可能真的被自己的理 直气壮给吓唬住了!就更加的得意了起来,翘起嘴唇对他说:「不敢赌了?」 
  小雷真的有些摸不清她了,真的有些心虚了,但是身为男人,前面就是刀山 火海也要上去试一试!就对她说:「谁说不赌了?」但是很明显,说出的话少了 底气!
 
  沈白雪当然听得出来,又理直气壮的对他说:「赌什么?」
 
  小雷满以为自己会输掉的,就想把赌注押低一点,就边想边对她说:「要是 你下面没有湿,我就帮你洗三天的脚!要是你下面湿了,我想帮你把一下次尿… …」
 
  「什么?你输了才帮我洗三天脚啊?而我输了你……你要帮我把尿?这也太 不公平了?」沈白雪听了当下羞得满脸通红起来!又听他说了赌注,最后还要帮 自己把尿,那多羞人了,自己是个有尊严的高中教师,怎么好意思让他把尿呢? 所以就又惊讶又羞涩的对他说!
 
  「你不敢赌那就算了吧!嘻嘻……」小雷本来就虚心不想赌了,听了她的话, 就想随势下台来!就笑着对她说!
 
  「你才不敢呢!」刚才没有与小雷调情,又是与他说一些对调情无关的话, 沈白雪感觉自己的隐私处还很争气,就又理直气壮的说!
 
  「我怎么不敢啊?是你说赌注不公平的?」小雷这时理直气壮了起来,因为 自己开的赌注她一定会接受不了的!
 
  「那就按你的赌注赌吧!」沈白雪感觉自己的隐私处越来越争气了,好像感 觉不到有什么不对劲!所以就怀着必胜的把握答应了!
 
  见她这么不公平的赌注都答应,看来她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了,我指定要帮她 洗三天的脚了!小雷听了连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垂头丧气的对她说:「那就赌 呗,大不了帮你洗三天脚!」
 
  沈白雪见他无精打采,垂头丧气的样子,忍不住的「扑哧」一笑:「咯咯, 现在认输还不晚呢?」
 
  小雷见她得意的模样,脑袋里突然有了想法:我就不信你是不动情…… 
  想到这里,他也得意的笑了起来:「谁要认输了?就这么赌!」说罢把她的 身体紧紧的搂住,使她胸前两块高高突出的乳房紧紧的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上,小 腹贴着小腹,自己胯间的高高帐篷也紧紧的顶在了她的小腹下面、两腿之间的隐 私部位上,还不时的扭动着下身,使裤裆内的肉棒在她的隐私部位上使劲的磨擦 着!还把搂住她后背上的那只手也腾出来放在她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屁股上抚摸 了起来……
 
  「嗯……不要……你使诈……」这突然的其变使沈白雪浑身都发热了起来, 身上几个敏感的部位都紧紧的挤压在小雷的身上,怎么不叫她难受?
 
  小雷一见,心中暗喜,忙把嘴唇凑到她那白皙的耳根边吐着热气轻轻的说: 「老婆,我怎么使诈了,要不现在就让我验验货!嘻嘻……」说罢张开嘴巴含住 了她那洁白的耳垂用舌头舔了起来……
 
  「啊啊啊……不要……不要……」沈白雪的敏感耳垂被舔的又痒又酥麻,这 种奇妙的感觉迅速的传遍全身每个角落,再加上胸前两只乳房被挤压着,两腿之 间被一根硬邦邦的肉棒顶住磨擦着,屁股又被他的两只手放肆的抚摸着,沈白雪 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被这样的四面夹攻而溶化……
 
  小雷还是第一次发现沈白雪的耳垂是那么的娇嫩滑腻,含在口中像既将要溶 化掉似的,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胸膛也故意摇摆了起来,结实宽阔的胸膛随着摇摆也在努力的磨擦着紧紧挤 压在胸膛上的两只乳房,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但是被磨擦的酥麻感觉还是不断的 传遍全身!
 
  胯间硬邦邦的肉棒顶在两腿之间简直是要了沈白雪的命,隐私处被磨蹭的越 来越难受,奇痒空虚的感觉不断的袭击着敏感脆弱的阴道!不争气的玉液琼浆再 也不顾主人的颜面,不断的阴道中渗了出来……
 
  「嗯……嗯……别这样啊……」沈白雪明明知道小雷在使诈,但是却还是把 两条雪白滑腻的手臂紧紧的缠在小雷的脖子上,感觉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嘴里不断哼喃着……
 
  小雷见是时候了,要不时间一长,她咬定自己在使诈,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 清了!
 
  把抚摸在她丰富结实屁股上的两只手腾了出来,伸到下面白色紧身连衣裙的 边缘,把至大腿的短裙轻轻的往上面掀了起来,里面的红色蕾丝内裤就露了出来 ……
 
  沈白雪正在感受着浑身酥麻给她带来的忘我情形,根本不知道连衣短裙被小 雷掀了起来!
 
  小雷把右手以疾雷不及掩耳之势插进了她的红色蕾丝内裤之中,手掌摸在了 一片柔软的阴毛上,手指快速的探进了阴道中……
 
  「啊……」沈白雪才知道自己的隐私外被入侵了,当下惊的花容失色,随着 娴熟白皙的脸上就通红起来,嘴里无比娇羞的叫喊了起来:「你好坏……」 
  「嘻嘻……你输了!」小雷感觉自己的手指像掉入了一个泥潭里一样,当下 无比高兴的笑嘻嘻对她说!
 
  「你快把手拿出来啊……」沈白雪感觉自己的阴道被他的手指扣挖的非常难 受,都有种站不稳的感觉了!
 
  「那你认输不?」小雷边问、手指边在她湿漉漉的阴道中使劲的扣挖着! 
  可能是实在受不了了,沈白雪就承认的说:「我认输了还还不行吗?你快把 你的鬼爪拿出来……」
 
  小雷听了又欣喜又兴奋:「嘻嘻……下次可别说我坏啊!」说着就把手从她 的内裤里面抽了出来!
 
  沈白雪羞得半死,恨自己这么不争气!伸手推开了小雷的身体,红着脸往床 边走去……
 
  「老婆……」小雷忙跟了上去。
 
  「干嘛?」沈白雪连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赌注……」小雷小心翼翼的说!
 
  「什么赌注?」沈白雪淡淡问!
 
  「把尿啊!」小雷见她不愿意与自己说话的样子,又像赖账的样子,就理直 气壮的对她说!
 
  「我现在没有尿!」沈白雪听了羞涩的满脸通红起来,但还是淡淡的对他说 了一句!
 
  没有尿!这下雷可没办法了,就又小心翼翼的问:「那你几时有尿啊?」问 完了脑袋里就回忆起上次帮自己的大妈陈玉娟把尿的事,那真的是太刺激了,要 能帮沈白雪把尿,那真的会是得刺激的!
 
  「我怎么知道啊?」沈白雪红着脸说了一句,边弯下身子整理着床上的被褥! 
  小雷看着她翘起的丰满屁股,心里就兴奋了起来,边伸手拍了一下她翘起的 丰满屁股,边嬉皮笑脸的对她说:「老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 
  「洞房花烛夜怎么啦?」沈白雪边整理着被褥,边对小雷说!
 
  「我们怎么也得亲热亲热啊!」小雷色色的对她说!
 
  「你没看见吗?我不是在整理被褥了吗?」沈白雪娴熟白皙的脸上有点红! 
  「看见了,看见了,嘻嘻……」小雷听了高兴的说!
 
  整理好了被褥,沈白雪才直起身来,红着脸转身对小雷说:「我们睡觉吧!」 
  「哎!」小雷一听,高兴的应了一声!急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
 
  沈白雪见他的胯间挺着一根粗大坚硬的肉棒,娴熟白皙的脸上就更加的红了 起来!
 
  小雷忙爬上床,拉过被子盖住自己赤裸裸的身体!
 
  「你先睡吧!我去洗个澡……」沈白雪对小雷说!因为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每晚睡前都必须要洗澡的!要不就是睡在床上也会睡不着的!
 
  这个习惯小雷当是知道的,就对她说:「卫生间在后院呢……」
 
  「我知道的……」沈白雪今天也上了次后院的卫生间,当然就知道的了!说 着就来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个胸罩与一个内裤,还有一件粉红色的吊带内衣, 就走出了房间……
 
  小雷一个人睡在床上等了好一会儿,才见沈白雪走进了房间,浴后的她看上 去另有一番韵味,只见她满头的秀发还未干,娴熟白皙的脸上露出了浴后的红晕, 看上去更加的秀丽!明亮动人的眼眸顾盼多姿,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 又见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睡裙,看上去姿态奇美,明艳高雅,仪容安静,体 态娴淑,她的美丽用语言难以形容!
 
  露出两条雪白细腻的手臂与两个浑圆的光滑肩膀!两个雪白的肩膀上各勒着 一条支撑着睡裙的吊带!至大腿的睡裙把她两条匀称又丰满的雪白大腿与小腿全 都显露了出来!
 
  看得小雷都傻了眼,两只眼睛像定了神似的盯住沈白雪看!
 
  沈白雪见小雷这样盯着自己看,难免被他看的有些难为情了起来,娴熟白皙 的脸上也露出了羞红!美目白了他一眼说:「干嘛这样盯着人家看?不认识呀?」 
  「老婆,你真的太美了……」小雷听了沈白雪的话,才从惊艳中清醒了过来, 口中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
 
  虽然用这种眼神看女人是很不礼貌的,但是沈白雪是他的妻子,丈夫看妻子 就合情合理了!要是用这种眼神看别的女人,那离他出问题也就快了…… 
  沈白雪听了他赞美自己的话,心里还是甜甜的,白了他一眼娇嗔的说:「才 知道啊?」
 
  这话的意思最明显不过了,承认自己长的好看!
 
  「嘻嘻……早就知道了,但是今晚的你是特别特别的美……」小雷色迷迷的 对她说!
 
  沈白雪听了心里更加的受用,对他嫣然一笑:「是吗?」
 
  「嗯,是的,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在梦中呢?」小雷被她的美给吸引的连魂儿 都散了!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沈白雪见他这样迷恋自己,心里好自欣慰,来到床边,伸手掀起被子,就上 了床!睡在了小雷的身边!
 
  「老婆,你怎么不把睡衣脱掉呢?」小雷边说边伸手搂过她的身体!
 
  「慌什么?你不是说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吗?有的是时间……」沈白雪 侧身躺在他的怀里,把一条白嫩的光滑手臂搭在了他的胸膛上,睡衣内的两只乳 房也挤压在他的侧胸上!
 
  「老婆你说的是,咱们晚上有的是时间,嘻嘻……」小雷边说边用搂住洁白 脖子的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细腻的肩膀!
 
  「小雷,你说你爸爸在市里上班,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他怎么不回家呢?」 沈白雪突然问小雷!她是个有文化的人,当然也很懂人情礼节了,今天不见她的 公公,她心里一直在惦记着!
 
  「我今天也一直在纳闷着呢,这么大的喜事我爸怎么会不回家呢?但是妈妈 不说,我也不敢问啊!」其小雷今天也是惦记着这件事的……第三十章洞房花烛 夜(2)
 
  「你爸平时是不是与你妈的感情不好呢?」沈白雪突然问!
 
  「很好的,我妈对我爸特别的好,我爸也很听我妈的话呢!」小雷忙说道! 
  「那他今天怎么不回家呢?」沈白雪还是很想不通,做父母的怎么会不回家 参加儿子的婚礼?
 
  「我们不说这些了,我明天问问妈不就明白了吗?」小雷感觉他爸爸不回家 也是有他他道理,也不是很放在心上!
 
  「嗯,不说这些了!但是你明白问你妈,不要说是我说的!」沈白雪嘱咐着 他说!
 
  「知道,这还用你吩咐吗?」小雷边说边把另一只手伸到胸前,放在她搭在 自己胸膛上的那条雪白光滑的手臂上轻轻的抚摸着!
 
  「嗯……」沈白雪嘴里娇嗔了一声,把一条雪白滑腻的大腿与小腿抬起来也 搭在了小雷的两条腿上!
 
  「我们开始吧……」小雷听到沈白雪的娇嗔的声音,好像听到了信号一样, 其实这是沈白雪做爱前的信号!与她在一起的时也很长了,小雷是知道的!就把 嘴巴凑到她那白皙的耳根边吐着热气轻轻的对她说!
 
  沈白雪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一红,把整个身体在他的身上的紧了紧,嘴里娇 嗔的说:「嗯,那我起来把衣服先脱了……」
 
  「不用,我来帮你脱!」小雷说着就离开了她的身体,然后把整条被子都掀 开放在一边,再坐了起来,伸手抓住她的吊带睡裙,沈白雪忙配合着,身上的吊 带睡裙就被脱了下来,露出了胸罩与内裤,还有那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 
  看着半裸沈白雪的迷人身体,小雷再也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把她胸部的胸罩 给推了上去,两只雪白饱满的浑圆乳房就露了出来,两棵暗红色的乳头傲立在雪 白的乳房顶尖处,特别的令人注目!
 
  小雷一见,再也忍受不住了,双手分别抓住一只乳房揉捏了起来……
 
  「嗯……嗯……你轻点……」自己胸前娇嫩的乳房被小雷的两只魔爪使劲的 虐待着,沈白雪感觉有些疼痛,嘴里就娇嗔了起来!
 
  猴急似的小雷根本没有放轻对乳房的虐待,反而还把脸埋在了她的乳房上, 张嘴含住了一只乳头,拼命的吸吮了起来……
 
  敏感的乳头被小雷的嘴吸吮着,沈白雪当下感觉浑身都难受起来,那种酥麻 的感觉从一直从乳头上传遍全身!难受的她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嗯……嗯… …嗯……」随着整个娇躯也游动了起来……
 
  小雷把脸埋在她的双乳上,一会含住这个乳头吸吮着,一会含住那个乳头吸 吮着,看他津津有味的样子,好像乐此不疲!
 
  弄得沈白雪浑身难受的不断扭捏着整个身躯,两条雪白的大腿与小腿在床上 游来游去,两条如春藕般的白嫩手臂抱住小雷的头部,洁白如玉的双手插入了他 的头发中,嘴里不断的发出销魂般的呻吟声……
 
  小雷发现本来软绵绵的乳头被自己用嘴吸吮的竟竖立了起来,也越来越硬了! 就吸吮的更加投入了,一会把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刮着,一会又吐出乳头用舌 尖舔来舔去!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天哪……别……别再舔了……好难受……」沈 白雪感觉浑身越来越难受,特别是两腿之间的隐私处,那种酥麻的感觉也越来越 厉害,像被千万只蚂蚁在撕咬着一样,这种抓又抓不到,摸又摸着的奇痒感觉快 要使她崩溃了!嘴里无法控制的吟叫了起来!
 
  小雷见她这般难受的样子,今天又是自己与她大喜的日子,不忍心看着她受 这份痛苦,但还是吸吮了一会,就依依不舍的把头抬了起来!喘着呼吸问:「老 婆,舒服吗?」
 
  见小雷终于放过了自己的乳头,沈白雪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埋怨似的白了小 雷一眼说:「还舒服?都被你弄得难受死了呢?」
 
  「嘻嘻,老婆,原来你的乳头也是这么的敏感啊?看来以后要多多关照一下 你白乳头了,可不能冷落了它!」小雷笑嘻嘻的对她说!
 
  「你少来,谁要你关照它啦!」沈白雪听了红着脸无比娇气的对他说! 
  「嘻嘻……反正你身体上的每个部位我以后都是要关照的,你现在是我的人 了!」小雷又兴奋又得意的说!
 
  「你……你真霸道……」沈白雪听了又好气又好笑!翘着嘴唇娇嗔了一句! 
  「我就是霸道,而且现在就霸道给你看……」小雷说着就伸手脱下了她的内 裤,只见女人最神秘的部位就暴露在他的眼前!
 
  雪白光滑的小腹下面的阴阜上布满了一大片乌黑而浓密的阴毛,阴毛长的很 是茂盛,黑的发亮!迷人的蜜穴在阴毛丛中若隐若现,诱人之及!
 
  看得小雷两眼都冒出火花来,急不可耐的分开两腿雪白光滑的大腿,随着两 腿被分开,迷人的桃源洞也明显的暴露了出来,只见两块大阴唇上也长满了阴毛, 小阴唇已经分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但是嫩肉里面早已模糊不清,黏黏糊糊 的全是从里面渗出来的淫水!看上去更加的令人兴奋!
 
  小雷又急不可耐的用只手分开两片暗红色的小阴唇,阴道口就自然的张开了, 只见鲜红的嫩肉中满是淫水,看上去晶莹剔透,扰乱人心!
 
  「啊呀,你干嘛这样看呀?」大腿被分开,暴露出整个阴部,阴唇又被分开, 显露出女人最最神秘的阴道,怎么不叫平时令无数学生家长们尊敬的沈白雪害羞 呢?
 
  此时的小雷根本不理会沈白雪的感受,竟低下头来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舔在 了鲜红的嫩肉上,感觉嘴里有一股咸咸的腥味,但是这种味道对小雷来说都是难 得的,沈白雪身上的东西都是香甜的!
 
  「啊……别……」阴道被舌头舔着,当下一种酥麻的感觉从阴道中传遍全身, 沈白雪忍不住的浑身颤抖了一下,嘴里本能的娇嗔了一声!
 
  小雷这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两手扶在两条雪白光滑大腿的内侧,把脸埋 在她的两腿之间,一会用嘴巴,一会用舌头津津有味的吸着、舔着她阴道中的鲜 红嫩肉!
 
  「啊啊啊……别……别……天哪……难受死了……」沈白雪感觉自己的阴道 中越来越奇痒,越来越空虚,也越来越酥麻!这种能活活折磨死人的奇妙感使她 忍不住的伸手两只手来,放在小雷的头上,使劲的把他的头往外推,但是小雷的 头死死的往她的两腿之间钻,就凭她怎么用力推都无济于事!难受的她只能靠着 嘴里发出迷人的呻吟声来解轻满身的难受感觉!
 
  「咕噜」一声,小雷咽下了嘴里的淫水,又开始放肆的用舌头舔着里面的鲜 红嫩肉,把那些看上去黏黏糊糊的液体全舔进了自己的口中,等到满口时又一口 咽入喉咙中……
 
  沈白雪的阴道中的淫水被舔得一干二净!但是没有关系,她的桃源洞的淫水 像是长流水一样,被舔干净了又从里面渗了出来!
 
  「啊……啊……好了……都快被你吸干了呀……别再吸了……」沈白雪当然 知道小雷在喝她阴道中流出来的淫水,就边呻吟边叫喊着!两只手还是使劲的想 把他埋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头给推开!
 
  小雷见也差不多了,但是他还是张开嘴巴狠狠的在阴道上吸了再后一口才依 依不舍的把脸抬了起来,只见他的嘴唇上全是黏黏糊糊的东西!
 
  沈白雪见了就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脏死了……」
 
  小雷对她一笑,伸手舌头在上下两片嘴唇舔了舔说:「嘻嘻,老婆,这可是 玉液琼浆,能壮阳的!」
 
  精通各类书籍的沈白雪当然知道女人的阴精男人吃了能壮阳的!就白了他一 眼,红着脸说:「既然壮阳了那还不赶快上来……」因为她的阴道没有了舌头的 照顾,又感觉难受了起来,急需用一根男人的肉棒来满足自己!所以不廉耻的要 求他上来!
 
  小雷也正感到自己胯间的肉棒在不停的抗议着,又听她这么说,这个顺水推 舟的人情此时不用还等何时?
 
  粗大坚硬的肉棒毫无保留的插进了沈白雪早已湿润滑腻的阴道之中…… 
  「啊……」沈白雪当下就紧锁眉头,张口叫了一声!感觉自己的阴道被一个 粗大坚硬的肉棒塞得满满的!奇痒空虚的阴道也得到了一时的满足,但是另有一 种钻心的奇痒感觉还是得不到满足,这种钻心的奇痒是要靠肉棒不停的在阴道四 壁停嫩肉上不断磨擦,才会得到满足!
 
  小雷两条手臂绕过沈白雪的两条大腿的内侧,把她的两条大腿分别抬了起来, 用两条手臂挡住支撑着,使她的两条小腿悬空的挂着!这样,沈白雪的整个阴陪 就更加的突出!肉棒无情的在阴道中抽插着……
 
  「嗯……嗯……嗯……」沈白雪半睁着眼睛,翘着嘴巴不停的呻吟着…… 
  再说另一个房间里,小刚与婷婷俩夫妻也正在床上过着洞房花烛夜!
 
  只见婷婷浑身已脱的一丝不挂了,显露出那一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她的 身材可是正点极了!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恰到好处, 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丽象是削成一样,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 细长,下颚美丽,白嫩的肌肤晶莹剔透!胸前的两只饱满乳房结实而富有弹性, 两棵令人注目的乳头傲立在乳房的顶尖处!平坦光滑的小腹下是一大片乌黑的阴 毛,布满在稍稍隆起的阴阜上面!两条匀称修长的雪白光滑的大腿,
 
  小刚也已经是光溜溜了,只见他的胯间挺着一根巨大的肉棒不时摇晃着,好 像在向婷婷示威!
 
  躺在床上的婷婷好像等不住了,见小刚傻乎乎的盯着她的裸体看得发了呆, 就白了他一眼娇滴滴的对他说:「你傻看什么呀?又不是没见过,快上来吧!」 
  小刚才从惊艳中清醒了过来,连忙提枪上马,双手分开婷婷的两条雪白光滑 的大腿,使她两腿之间的娇嫩蜜穴暴露了出来!再把自己胯间的肉棒插进了娇嫩 的阴道之中……
 
  「嗯……嗯……嗯……」婷婷嘴里发出了呻吟声!
 
  小刚把上身附在了婷婷的身上,胸膛紧紧的挤压着婷婷胸上的两只乳房,本 来很完美的两只乳房硬是被挤压的变了形。
 
  婷婷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搭在了小刚的双肩上,双目含春,翘着迷人的 小嘴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小雷不停的挺动着屁股,肉棒在她湿润的阴道中不停的进进出出!只见阴道 中越来越湿润,爱液不断的随着肉棒抽出来时被带了出来,流在会阴上,再经过 肛门滴在了床单上……
 
  「婷婷……舒服吗?」小刚边挺动屁股抽插着,边喘着急促的气息问婷! 
  「嗯,舒服……你再快一点……」婷婷感觉自己的阴道被抽插的越来越舒服, 竟叫他再抽插的快一点!
 
  小刚一听,就增加了抽插的速速,只见肉棒飞快的在婷婷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
 
  「嗯……好舒服,好舒服……嗯嗯嗯……」婷婷被抽插得舒服的叫了起来… …
 
  两人大概弄了四五十分钟才各自满足,然后就相拥入眠……
 
  小雷与沈白雪才刚刚开始,这时只见小雷坐在床上,双手抱住沈白雪两片丰 满的雪白屁股上下端动着……
 
  沈白雪蹲坐在他的怀里,胸上的胸罩已经不见了,两只雪白浑圆的乳房随着 她上下的蹲坐动作而不停的上下摇晃了起来!两条白嫩的手臂缠绕在小雷的脖子 上!嘴里不断的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小雷双手托着沈白雪两片雪白结实的屁股,配合着沈白雪上下蹲坐的动作! 肉棒在她的阴道中不时的被吞没着!
 
  「啊哟……好舒服……我受不了了……嗯……嗯……嗯……」沈白雪坐在小 雷的怀里,两条白嫩的手臂变成搭在小雷的双肩上,上身稍稍有点后昂,随着她 上下蹲坐的动作,她胸前的两乳房也随着上下摇摆着,看上去煞是好看! 
  小雷双手紧紧的抱住她的两片雪白屁股,感觉有些吃力,嘴里也喘着急促的 呼吸声……
 
  「老公,你累吗?」看着小雷额头都冒出汗了,而且呼吸声也急促了起来, 沈白雪又心疼又关心的问着他!
 
  「不累,只要老婆舒服就好,我累死了也值……」小雷双手边托着她的屁配 合她上下蹲坐的动作,边喘着急促的呼吸说!
 
  「你瞎说,你死了人家怎么办?难不成又要守寡了?」沈白雪狠狠白了他一 眼说!
 
  「嘻嘻……开玩笑的嘛,有你这样漂亮的老婆我怎么舍得去死呢?」小雪笑 嘻嘻对她说!
 
  「你……你又说不吉利的话了?今天可是咱们的大喜日子呢,不许你瞎说!」 沈白雪又是埋怨着说!
 
  「嗯嗯嗯……那我就不说了……」小雷一开口就说错话,干脆不说了,认认 真真的做他的事,双手托住她的两片雪白屁股努力的配合着她,嘴里还是喘着急 促的呼吸声……
 
  「我们换个姿势吧!」沈白雪见他很吃力也很累,就提出要换姿势!
 
  「嗯,也好,你跪扑在床上,我从你后面进入好吗?」小雷也觉得很累了, 就是顾及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现在一听她提出来,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嗯……」沈白雪同意了小雷的建议,就从他的怀中下来,只听见「嘣」的 一声,肉棒就从阴道滑了出来!
 
  沈白雪就跪扑在床上,翘着一个雪白光滑的屁股让小雷从后面进入!
 
  小雷一见,忙跪在他的屁股后面,一,手扶在她的屁股上,一手握住胯间的 粗大肉棒,把龟头对准沈白雪屁股沟下端的阴道口上,一挺屁股,肉棒就全根插 入了阴道中……
 
  「啊……」沈白雪叫了一声,又感觉自己的阴道被肉棒塞得满满的!
 
  小雷见肉棒已经顺利的插入了阴道中,就把手腾出来也放在沈白雪另一片的 屁股上!挺动着屁股,开始有节奏的抽插了起来……
 
  「嗯……嗯……嗯……」沈白雪难受的把脸的侧面埋在她自己的两条雪白浑 圆的手臂上,嘴里不时的发出呻吟声!
 
  肉棒在阴道中滑进滑去,速度也越来越快了起来……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突见沈白雪急促的叫喊了起来:「啊……不行了……要 丢了……」
 
  小雷一见,就飞快的一连插好几下,突觉小腹一热,有种像撒尿的感觉涌了 上来,终于浑身一阵颤抖,一股白色的精液从他的龟头中喷了出来!
 
  沈白雪也正要到高潮,突然觉得阴道内被一股滚热的精液给冲击的忍不住的 浑身颤抖了一下,同时也达到了高潮……
 
  满足后的两人休息了一会,才依依不舍的分开身体,擦干净了下体,又急不 可耐的互相搂抱在一起,进入了梦乡……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