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美母教师】(珠帘篇)(番外篇:似是故人来)作者:纳兰公瑾
字数:5832
 

  逛了大半天的街,提着大大小小的几个袋子,刘艳丽终于感觉到累了,坐在 咖啡店的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揉着酸疼的小脚。窗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仅是 隔着一面玻璃,便像隔开了两个世界,浮躁与宁静,泾渭分明。
 
  跟着儿子搬来这个城市已经快三年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两人的关系变得 更加亲密,然而总有那么几次在母子交欢到了顶点,儿子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子宫 时,她一片空白的脑海中便会浮现那张有些模糊的面孔,而一旦在此时回想起与 这面孔的主人曾有过的往事,高潮便来得更猛了些。当余韵退去后,她又为此感 到羞耻,内疚,只能娇声催促着儿子继续耸动腰部用精液灌满火热的阴道,祈求 那因为血缘关系而带来的刺激快感能够冲刷掉那份回忆……
 
  刘艳丽是来到这个城市后才喜欢上喝咖啡,那种残留在舌尖味蕾上的苦涩总 能在夜幕降临后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能够保持清醒更好地看清现状。母子二人 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买了房子后即便还有不少积蓄,可终究不是长久 之计。几经周折盘下了一间花店,母子俩苦心经营到现在,生活倒也过得滋润。 
  好几次看着儿子在店里忙得汗流浃背,刘艳丽总觉得苦了这孩子,不由偷偷 地流了眼泪。昨晚,在激情过后她任由儿子枕着自己的乳房睡去,想起他在射精 的那一刻喊出的话,终于下定了决心……
 
  「妈妈!给我生个孩子吧!」
 
  最近一年里,每次性爱到了射精的关头,儿子总会这样喊着,然后将大量的 精液射进她的阴道……
 
  咖啡很快就喝光了,刘艳丽挥手示意侍应续上,然后托着腮帮子怔怔地望向 窗外的人流,有些出神。
 
  「美女,您的咖啡!」
 
  侍应很快就送上了新鲜的咖啡,只是这嗓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刘艳丽不得不 转头看是否遇上了熟人,等到看清楚模样,又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很惊讶?」
 
  是他!
 
  「你……你怎么在这?」
 
  他一脸平静地坐在李艳丽的对面,拿起小银勺轻轻搅拌着咖啡,香气随之飘 散开来,「听说这边的海滩风景不错,我趁着假期就和家人过来放松放松。没想 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了你,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千里有缘来相会!刘阿姨,看来你 我缘分未尽啊……」
 
  刘艳丽拨弄了一下颈项间的银色吊坠,巧妙地遮住了那条胸前深沟,对面男 孩的目光过于毒辣,让她感到有些别扭。今天难得外出逛街,她特意打扮了一番, 棕褐色长发盘成了低发髻,几缕秀发垂落脸侧,慵懒凌乱却不失时尚美感,高贵 而优雅,搭配着淡妆更是精致纯美,清爽自然,红唇贝齿,香腮琼鼻。身穿一件 复古时尚热点印花连衣裙,垂顺超强的聚酯面料,将长裙的垂顺洒脱变现的淋漓 尽致,拥有傲人资本的胸酥,被勾勒出惊人线条,引人瞩目。手腕处还戴着一串 手链,活脱脱一个要去赴宴的美艳少妇。
 
  「你……你还在念书?」
 
  刘艳丽突然觉得今天这般打扮是个错误的选择,连忙找了个话题意图分散男 孩儿的注意力。
 
  「嗯。高中毕业后,我考了个医科大学,最近跟着一个老教授研究着生物基 因,再过几年应该就能毕业了。你……你们过得还好吧?」
 
  咖啡实在太香了,他忍不住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又觉得失礼了,便放了下来, 推到刘艳丽的面前,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咧嘴笑了笑。
 
  「是……是嘛?你可比我家张刚厉害多了……」
 
  看到男孩儿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刘艳丽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脸蛋泛起一片 红粉。
 
  他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刘艳丽放在身边的袋子,「看来收获不少啊!有没有兴 趣陪我去买点手信什么的?毕竟你比我熟悉这个地方,就带我逛逛呗?」 
  「我……」刘艳丽看了看店里的挂钟,平日的这个时辰儿子应该在店里忙着 招呼客人,正要想借口推辞,可与男孩儿的对视几秒后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下来, 「好的,不过我得打个电话。」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他没想到她会答应下来,激动得说话的声音也 大了些,惹来了隔壁几个顾客的白眼,「那我在门口等你?」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径直地走出了咖啡店,留下刘艳丽坐在那里。
 
  等男孩儿走出去,刘艳丽平复了心情,这才掏出手机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 码。
 
  「妈妈!」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头传来儿子张刚的声音。
 
  「小刚,是我。店里很忙吗?」刘艳丽看了眼站在店门口的男孩儿,他朝她 挥了挥手,笑容可掬。
 
  「也不算很忙,刚给一客户送完货。妈妈打电话过来,是要查岗吗?」儿子 张刚开起了玩笑,「请老婆大人放心!你的儿子老公绝对坚守岗位!不信,老婆 大人可以检阅哦!」
 
  「去!死相!」李艳丽受不了这般的玩笑,羞红了脸,「我……」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逛街时,卡里没钱了?」张刚听出了母亲 语气中的迟疑,追问道,「那我立马给你打过去!」
 
  「不是啦!卡里还有钱,只是……」
 
  「只是什么?我的好妈妈,好老婆,你这是要把我逼疯不成?你倒是说啊!」 
  「我刚才逛街碰上了一个老同学,她硬是拉着我说要聚聚。我拗不过她,所 以答应下来了。」刘艳丽咬了咬牙,还是没有说出实情,「所以,有可能会迟点 回去……」
 
  「你打电话过来,就为了这个?」电话那头,张刚忍住了笑意,半开玩笑性 质地道,「不会是遇上了俊男,要去那个吧?」
 
  「张刚,你当我是什么?!你再这样,我可生气不理你了!」
 
  「别!我错了!我的好老婆才不是那种人!都怪我这臭嘴巴!」张刚知道自 己说错了话,连忙道歉。
 
  「那你答应不答应?」
 
  「你先告诉我,有没有买到我想要的东西?」
 
  「有……有啦!」
 
  刘艳丽看了看那几个袋子,里面都是儿子指定要买的东西,一想到结账时那 女孩子看自己的眼神,真是羞死人了!
 
  「真的?哈哈哈哈哈……那就好!」电话那头传来了儿子张刚的笑声。 
  「哼!不理你!」刘艳丽娇嗔一句,就挂了电话。
 
  走出咖啡店,刘艳丽带着歉意朝他笑了笑,他爽朗一摆手,作了个请的手势, 然后主动接过了她手上的袋子。
 
  「有劳阿姨了!这种粗活就让我来吧!」
 
  跟在李艳丽的后面,他不禁有些惊艳,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她的完美身材, 修身束腰的裙子不仅仅勾勒了她的腰身线条,那肥美丰臀也因此凸显,高开衩的 设计别出心裁,摇摆间不经意就露出了迷人的肉色蕾丝吊带丝袜包裹住的修长美 腿,脚下踩着三寸的黑色高跟鞋使她本就出众的身材更加挺拔。
 
  「姨,你真好看!」
 
  挑选礼物时,他故意支开那个店员,贴着她的耳朵由衷赞美着,大手有意无 意地放在她的腰间,裙子质地细腻,让他爱不释手。
 
  「啊~你干嘛?不是说好了要挑礼物吗?」
 
  刘艳丽娇躯一震,就伸手过来拍打着他的色爪,小蛮腰扭了又扭。
 
  「可这不影响我表达对姨的爱意,不是吗?」
 
  熟女身上有着淡淡体香,他吸进肺里,销魂蚀骨。
 
  「你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请你注意一下!」
 
  刘艳丽对男孩儿贴身的上下其手而感到有些愤怒,用力挣开他的控制,然后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拿过她已经挑选好的礼物,「阿姨这么绝 情,我感到好伤心呢!不过,我可是很听话的哦!」
 
  刘艳丽见他如此无赖,正要开口痛斥,他却独自走向了柜台,结完帐,然后 一脸笑容地走过来牵过她的手。
 
  「任务完成!走咯!」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果真没有再对她做出什么毛手毛脚的事情来,无论是首 饰抑或者衣物,只要是刘艳丽挑选好了,他都一并拿去结账,如此下来,也花费 了不少金钱。
 
  他带着刘艳丽来到了海滩,挑了个阴凉处坐下,然后示意她可以脱下高跟鞋 休息休息。
 
  「走了这么久,脚疼了吧?」
 
  他温柔地替她揉着脚踝,眼神清澈得没有半点淫邪。
 
  「啊~轻点……疼!」
 
  刘艳丽没想到他看出了自己的不适,而且还主动帮自己按摩,小腿肚传来的 温度烫红了她的脸蛋。
 
  「明明都快疼得不行了,还一声不吭的跟着我乱跑,阿姨对我真好!」 
  他感受着丝袜的惊人手感,还是忍不住地油嘴滑舌一番。
 
  「哼!就知道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刘艳丽说完就要把长腿收回,却被他牢牢掌握住。
 
  「阿姨说我是不安好心的黄鼠狼,那你岂不是……」
 
  「你!」
 
  要不是被他抓住了脚,刘艳丽真的想一脚将这个突然出现然后处处为难自己 的家伙踹飞到海里。
 
  两人突然安静了下来,海浪拍打着崖壁,涛声滚滚。
 
  他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突然冒出一句,「在这里看了三年的海,有没有兴 趣去其他地方看看?」
 
  「我看过了太多的风景……」刘艳丽拨弄了一下被海风吹乱的鬓发,侧首对 他微微一笑,「相对而言,这里的海景挺适合我的。」
 
  「不后悔?」他掏出刚买的一枚戒指,「我觉得还有很多地方的风景比这好 看多了。」
 
  「不后悔,不管现在,还是将来。」
 
  说这话的时候,刘艳丽停顿了几秒。
 
  「能不能……」
 
  「嗯,好。」
 
  海浪从远处席卷而来,涛声轰然,这里的海滩一角此刻无人会到来。
 
  刘艳丽跨坐在男孩儿的小腹上,双手撑着他的胸膛,丰臀不停地上下耸动, 银牙紧咬着红唇,刻意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呻吟。裙子滑落挡住了两人的结合处, 胸前却露出更多的春光,美乳肉浪,晃晃荡荡,连他都忍不住要伸手去捧住其中 之一轻轻揉捏。男孩儿的手指抚摸过了挺翘的乳头,鲜艳的乳晕,慢慢地滑过平 坦的小腹,不放过每一寸洁白如玉的肌肤,最后扶住她的小蛮腰,配合地向上挺 动。刘艳丽的发髻终于散开了,秀发如瀑布般倾泻,阳光透射下来,仿似是圣洁 的女神。
 
  「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吗?」年轻而粗壮的肉棒带来的刺激让刘艳丽很快 到了高潮,软绵绵地趴在他的身上娇喘,他捏着她的美乳,在她耳旁轻声说道。 
  闻言,李艳丽还没从高潮中解脱出来的身体猛地一颤,火热的阴道用力地收 缩着,夹得他隐隐作痛,却又无比舒爽。
 
  「那时候,我叫你妈妈,你叫我好儿子……」
 
  他将刘艳丽压在身下,抬起了丝袜美腿,双眼紧盯着她的小穴,还停留在阴 道里斗志昂扬的肉棒胀大了几分。
 
  「那时候你的这双美腿就像这样紧紧地缠着我的腰,多美一双腿啊!」 
  挺动着肉棒,抚摸着丝袜美腿,看着她因为性爱而布满红潮的美艳脸庞,他 尝试带她回忆起那一夜。
 
  看得出来刘艳丽在竭力抑制着自己,她侧过头不去看男孩儿的脸,双手在空 中胡乱地挥舞,阴道里传来的不同于儿子张刚带来的久违的快感让她快要癫狂, 它们在一步一步地吞噬着她的理智,就像是记忆深渊里伸过来的一双双的手在拉 扯着她,配合着他的话语将她一点一点地拉回到过去。
 
  「妈妈……骚货妈妈,你的小穴好紧啊!」
 
  「妈妈……你里面在收缩……在流水……」
 
  肉棒冲进了阴道尽头,龟头撞击着子宫,刘艳丽张开嘴巴,急促的喘着气, 一股滚烫火热的精液在几秒钟前射进了她的体内,然后只觉得整个世界开始崩塌 了,大海不见了,涛声也没有了,只剩下一片漆黑。她在黑暗中摸索着,摸索着, 突然双手抓住了什么,强而有力地用力将她一拉,便重返了光明。
 
  「啊!小雨、好儿子……妈想要!」
 
  刘艳丽终于喊了出来,歇斯底里地,整个人都弓了起来,阴道里淫液决堤般 涌了出来。
 
  「哎!我的好妈妈……儿子我来了!」
 
  刘艳丽的呻吟浪叫激起了他的性欲,刚射完精的肉棒猛地一硬,将她的双腿 扛在肩头,与她十指相扣,便大开大合地冲刺。肉棒与小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每次抽插都溅飞淫汁儿。刘艳丽洁白柔美的胴体时而不停地扭动,时而向上弓起, 胸前美乳丰满鼓胀,乳珠坚挺,男孩儿每一次强有力的撞击换来了她胸前的层层 乳浪。
 
  「啊~哦~宝贝儿子,妈妈……好舒服啊!」
 
  刘艳丽兴奋地提臀迎合着,发出一声又一声呻吟浪叫,娇躯像是披上了一层 粉红薄纱。
 
  「好妈妈,儿子爱死你了……」
 
  他一边舔舐着刘艳丽的丝袜美腿,一边伸手去挑逗两片阴唇间那颗害羞的小 豆芽儿,胯间肉棒狠狠地在小穴里冲锋陷阵,一次又一次地占领她的隐秘宫殿。 
  男孩儿的手法相当熟稔,手口并用,让刘艳丽倍感刺激和兴奋,修长的美腿 颤抖着,小脚紧绷着,火热的阴道收缩再收缩,淫液横流,凌乱的秀发随着臻首 左摇右摆。
 
  「来!妈妈,我们换个姿势!」
 
  他又抽插了一会儿,然后将刘艳丽翻了个身,让她跪在沙滩上,扶着湿漉漉 的肉棒轻轻拍打了几下挺翘的玉臀,在她的焦急催促声中龟头再一次顶开阴唇刺 了进去。刘艳丽勉强撑起上半身,回过头来深情款款地望着他。
 
  「哦~儿子的肉棒……顶到妈妈子宫了……啊啊~」
 
  他加快了抽送,耻骨撞击着刘艳丽的玉臀,阴囊拍打着她的阴阜,发出「啪 啪啪」的淫靡声响,和她如泣似诉的呻吟,飘散在轰隆涛声中。或许会有人听见,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挺翘的丰臀,光洁的玉背上,分不清是谁的汗珠儿渐渐汇成了小溪顺流而下, 那双硕大美乳被撞得乱晃,在空气中划出美妙弧线。刘艳丽忍受着手肘的酸痛, 欣然享受着身后男孩儿的肉棒在自己体内捅撞抽插带来的快感,俏脸红得像是三 月桃花,眉目间尽是浓浓化不开的情欲。是第几次高潮了,她也记不清了,哆嗦 的双腿甚至有些发软了,喊的喉咙有些干了,只好拼命吞咽着津液,然后再次发 出淫声浪语。
 
  「哦~妈妈的好儿子……小穴好舒服,好热……」
 
  淫液顺着刘艳丽的大腿流了下来,她依旧努力提臀迎合着。趴在自己背上耸 动着的他伸过来的手坏极了,捏着她胸前的乳头又捏又扯,不停地挑逗着。 
  「喔~肉棒……妈妈最爱儿子的肉棒了……」
 
  肉棒与小穴里的肉壁厮磨着,男孩儿的喘息渐渐变得急促,他双手扶住刘艳 丽的腰身,单膝跪在她的身后,一下快过一下地猛烈抽插。只百来下,他就感觉 到熟妇美人的小穴里传来了强烈的压迫感,她整个人在一次剧烈的痉挛后,双手 无力地瘫软了下去。他在这紧急关头,抽出了肉棒,将她翻过身来,肉棒插在两 座挺拔乳峰之间又抽插了几下,一股带着浓烈雄性气味的精液激射而出,大量的 精液落在她布满红潮的脸上,胸前,还有些落在沙滩上……
 
  脑袋里还充斥着激情余韵的刘艳丽在他的诱惑之下张开了小嘴,伸出舌头将 残留着二人交欢后的淫液一一卷入口中,然后「咕噜」一声吞了下去,整个人虚 脱般躺在那儿喘气……
 
  「你走吧!」
 
  「我再看看你,就一眼……」
 
  男孩儿终究还是走了,一如他来时那般。看着他走远,刘艳丽才慢慢整理衣 衫,可不知想起了什么又停了下来,把头埋进膝间,最后放声大哭……
 
  夕阳西沉入海时,刘艳丽赤脚走在沙滩上,海风吹过她的发梢,吹动着她的 裙摆,也吹走了一些东西。她将那枚新买的戒指取下又带戴上,又取了下来,凝 视一会儿后喃喃自语了一句,海风涛声太响,无人听见,然后用力将它掷向席卷 而去的海浪……
 
  「再见,我的爱人!再也不见,我曾经的爱人!」
 
            **********
 
              【写给某人】
 
  刘家有女娇而艳,丽质天成莫自嫌。
 
  教子相夫承妇道,尔来三十又七年。
 
  而今算来怪我太薄情,忍把红颜作贱了,负了卿卿,苦了卿卿。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