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纷乱幻想】(第一部)(陈雪梅的宠物生涯)(59)作者:梦中的风
字数:487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59章

  第二天早晨,陈雪梅七时一刻便醒来了,虽然起得很早,但她感觉精神饱满,那是一种充满爱和期待的力量。

  房间的空调很暖,被子被掀到地上,身旁赵泓晴仍畅酣的睡着。

  陈雪梅支起身子,静静欣赏着自己的男人,端正俊朗的五官,肩膀粗壮宽阔,肌肉呈现流线型,健壮而不累赘,两条大腿之间隆起的一大条肉棍,显出非凡雄伟的形状。

  陈雪梅忍不住把鼻尖凑近到赵泓晴下体的尖端,吸嗅着他青涩的龟头味道。虽然昨晚洗过澡,但经过一晚的时间,肉棒还是微微沾染着年轻男性的尿味和性器官的性臭。这种味道让陈雪梅的情欲加倍勃发。

  陈雪梅开始在赵泓晴的龟头上蜻蜓点水般吻着,又用舌头轻轻舔弄他的马眼,并吸啜肉冠和包皮;她又用脸颊轻轻在赵泓晴的肉棒上摩擦,最后才双手捧着他的整根阳具放进口里。

  陈雪梅温柔地把赵泓晴的龟头尽量放入自己喉咙的深处,到她差不多不能够再吞下去的时候才吐出来,如此慢慢的来回了几次,赵泓晴的阴茎更加发硬,上面满布陈雪梅的口水,本来淡淡的男性生殖器味道亦早已融化在她的口腔里了。
  陈雪梅已经不能再为完全勃起了的赵泓晴做深喉服务,便改为打横捧着阴茎,像吹口琴一般来回舔啜棒身,把肉棒吃得「雪雪」作响,再在龟头上亲吻了几下。
  陈雪梅抬头望望赵泓晴,只见他早已醒过来,正眯着眼笑看着自己的女友如何在一大清早就为他作早安口交。

  陈雪梅娇羞得别过头去,都不知道可以躲哪里去了,可是她的手仍然不舍得放开他的肉棍,还一直上下套弄着。

  赵泓晴起身拉过陈雪梅,不顾她刚刚舔舐过自己的下体,深深地吻了上去。陈雪梅稍作挣扎,便融化在赵泓晴浓浓的情谊之中。

  陈雪梅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仍握着赵泓晴的阴茎,指尖轻拂着龟头的马眼,她一面继续着与赵泓晴的热吻,一面在龟头轻轻上画圆、画呀画的。

  纤细玉指触碰阴茎,柔若无骨的感觉使赵泓晴感到无比激动,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肉棒一柱擎天,硬如木柱。热吻结束了,陈雪梅再次把注意力转向令自己爱不释手的阴茎,一面欣赏,一面研究。「嘻嘻,真的好大,连龟头也这么巨型。」
  陈雪梅以指头像弹钢琴一般沿着茎身轻弹几下,再一手握住,爱不惜手地细抚数遍,调皮以古代人钻木取火的姿势,用掌心夹起阴茎推磨,笑声清脆:「不知道能不能磨出火?」

  「已经磨出火来了!」赵泓晴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又带起陈雪梅的一阵笑声。

  陈雪梅手法熟练而生动地游走茎干一分一毫。她的手掌很嫩很滑,指节间没半分指茧,即使没有润滑油也不会在干燥下使阴茎感到不适。左手绕着龟头冠来回卷动,右手则握着茎干上下套弄肉棒。

  「来,晴,张开脚,交给我,会让你更舒服的。」陈雪梅让赵泓晴坐到床边,自己则跪在他面前。

  赵泓晴把大腿向两旁张开,整个生殖器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陈雪梅面前。
  陈雪梅把指头伸到阴囊下,以指甲沿着阴囊缝向上轻轻挑逗:「晴哥哥的袋袋好黑哦,雪梅妹妹给哥哥玩袋袋。」

  整个阴囊被重覆挑逗了几遍,陈雪梅改以指头的中节按摩,仍是沿阴囊缝而上,但今次到达阴茎时她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上推磨,从尿道一直按到上马眼。
  「小弟弟的蘑菇头也好大哦,雪梅妹妹给你按摩。」陈雪梅把姆指和食指围成小圈,扣在冠状沟后轻力打转,像一个包皮环刺激着连接龟头和包皮的系带。
  「晴,舒服吗?充血太长时间会很酸很难受吧,我替你吹出来。」陈雪梅温柔地说。

  赵泓晴已经舒服得说不出话了,只是有力点了点头。

  陈雪梅以小手弄套弄几下,便伸出香舌,以舌尖在马眼上轻轻舔弄。她舔了两下便没有继续,而是握着茎干,从底部开始舔起。

  陈雪梅舔得很细心,是慢慢、轻轻的,毫不焦急,从尿道而上,每每去到龟头又重头舔起,甚至连冠状沟也不给碰,让赵泓晴心痒,不知什么时候才再次攻占那最敏感的部位。

  吃了几遍,陈雪梅仍未肯亲向龟头,反而转攻阵地,小手揪住茎身,以牙齿轻轻担起阴囊的表皮,像是吸啜般亲吻肉袋。灵巧舌头从下方以拍打动作,犹如煎煮鸡蛋的热镬,把当中的睾丸抛得跳来跳去,给赵泓晴在微痛间带来快感。接连舌尖沿着阴囊缝使劲舔弄,更以指头在阴囊与肛间之间的会阴发力搓揉,赵泓晴感觉阵阵舒适涌至,浪接浪的无法停下。

  陈雪梅手口并用,舔袋期间套弄着阴茎的手一直没有停下,好比一个精巧的工匠以一心多用的技艺,进行一件艺术的作品。

  她一点没有着急,她并非以令对手射精为目的,而是要赵泓晴真切地享受人间仙境的畅快,掌心握起龟头牢牢打转,磨擦间渗出的热力加速血液流动。
  忽然间,赵泓晴感到热力急速上升,一阵从天而降的温湿骤然而至,陈雪梅的小嘴已经像青蛙扑吃般含住了整个龟头。

  「呀!」这一记突攻令赵泓晴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专注于服务下体的陈雪梅听到赵泓晴的喉音,像是得到表扬的小朋友一般,继续努力在自己的口活上。整个龟头被她小嘴完全含住,温暖无比的口腔呵护,加上里面以舌尖不断舔着马眼,使赵泓晴飘飘欲仙。

  含了一会,陈雪梅便吐出龟头,滴几口唾液在马眼,再一一舔净,接着以舌尖往冠状沟游走一遍,再沿尿道亲到阴囊。一个只有几寸的器官被呵护了千百遍,是细心的,用心的被逐寸呵护,赵泓晴感受到无可比拟的最高享受。

  环游一遍后,回到木柱顶点,陈雪梅像刚才那样把自己的唾液滴在龟头上,先以舌尖在马眼上画了三圈,接连再次张口把整个龟头含住。

  赵泓晴发觉陈雪梅在含的时候是以嘴唇包覆牙齿,完全不会咬到茎干。把龟头含住后她以舌苔柔柔舔在冠状沟后方的系带上,动作很轻,如湖水般恬静。同时感觉她在继续不断酝酿唾液,把整个口腔像喝了清水般湿湿润润。

  在赵泓晴享受着小嘴里温暖之际,平静间忽然变得激烈,舌头彷佛从四方八面猛力同时拍打龟头。陈雪梅的舌头彷如小蛇,灵巧高妙地缠着阴茎。

  赵泓晴如何受得了这出乎意料的快感,只一会儿输精管便开始感到尿意,后无退路的千军万马,似要快被迫上梁山,一泄而出。「梅,我要射了!」

  陈雪梅并不急于完成工作,在感觉到赵泓晴阴茎抖动、是射精前的预告时她迅速停下动作。

  赵泓晴急喘着气,陈雪梅放慢脚步,缓缓地前后吞吐,给予龟头休息机会。小吃一会后,便吐出阴茎,再一次把焦点集中在阴囊上,张开口把其中一颗睾丸完全含住在口腔内搅动,令本来已经灼热的鸟蛋受到池水温暖。

  激烈过后,是柔情蜜意的贴心呵护。吐出一颗,顺势又含住另一颗,这种睾丸在唇边溜入滑出的感觉让赵泓晴十分舒适。

  陈雪梅小嘴勤劳,一对白嫩的手儿亦从没偷懒,嘴巴吃着肉袋的同时,左手放在浓密阴毛上轻柔抚慰,根根毛发逐一把弄,右手中指继续按摩会阴,偶然滑在肛门,轻轻蠕动,插得不深,但足够撩起内心的扭曲思想。

  这算是一段小息时间,陈雪梅做的种种是为了赵泓晴能够养精蓄锐,以最佳状态迎来接踵而上的第二波,是更畅快,更使人欲罢不能的美妙快感。

  「晴,我又来喽!」陈雪梅向赵泓晴作一个挑逗的通告。

  陈雪梅丁香舌头尖成一点,略为用力地舔在龟头棱角上。舌头肌肉可软可硬,使劲去舔,刮在棱角上的快感便更觉强烈,龟头有种像抗衡般愈舔愈硬。陈雪梅从右至左,以顺时针方向的围住棱角肉紧地舔了三圈,忽地猛然张口,如正在缠绵的蜘蛛后一口把对手吞噬。

  赵泓晴再一次被和暖包围,陈雪梅先以门牙轻磨伞冠,再把整个龟头用卷舌搅动,储够唾液后,瞬间便展开舌头拍打攻势。这一次她的动作比刚才更激烈。
  「太…太舒服…」陈雪梅的舌头动作很快,牙齿亦配合节奏地轻咬茎干,使人飘飘欲仙。

  赵泓晴以为陈雪梅要直接在此把今次的大战划上句号,一口气给自己带到高潮,没想到陈雪梅拍了一会,忽然停下舌头间的动作,嘴巴把大半条阴茎牢牢含住,呆痴痴的以一个眼有泪光的仰望姿势凝视着自己。

  陈雪梅楚楚可怜地含住阴茎,抬头仰望的样子,毫无疑问带给赵泓晴一种像皇帝征服大地的优越感。

  赵泓晴伸出抖震的手,轻轻抚摸陈雪梅的头发:「梅……」

  被轻抚秀发,陈雪梅像受到夸奖的女孩,再度开始她勤快的口活,这一次她没有重覆刚才的舌拍龟头,而是还原基本步,以最普遍的小女孩吃甜筒来舔,每口吃得嘴馋肉紧,让人觉得味道甜美,而赵泓晴目睹嫩红色的舌苔一下下地舔着龟头,视觉上更是最佳享受。

  吃完甜筒,再吃冰棒,陈雪梅饥不择食,连鸟蛋也不放过,吃过饱饱来点余兴,换成箫乐吹奏。右手提起茎身,右手摆成偷桃,把大半支玉箫纳入小嘴,五根玉指则轮流捏揉阴囊,并以指甲轻刮外皮,使赵泓晴有如虫咬,心痒难耐。
  陈雪梅含住龟头细心吞吐,开始的时候像是演奏会的开场曲,很慢很柔和,龟头棱角可以感受到唇边柔软。赵泓晴陶醉于陈雪梅的柔柔乐曲之上,幻想一对情侣在园林里翩翩起舞,优哉游哉,世间烦嚣,一扫而空。

  慢曲奏完,开始逐步提到第二乐章,炙热口腔如逐渐注入电流的机械,成活塞动作的前后抽动。这个动作好比阴茎抽插阴户,完全是做爱的翻版,不一样的只是以嘴代屄,陈雪梅用她的唇儿来操着赵泓晴的肉棒。比真正阴道更强的,是陈雪梅充份懂得控制口腔内肌肉力度,使阴茎感觉正在插一个最紧的小屄,媲美真枪实弹的性爱体验。

  最令人激动的是这首乐曲彷有曲谱,节奏拿捏准绳,几浅一深,几深一浅的交互进行,不急不躁,不瘟不火,吃得肉棒作响。到了第三乐章,由吹换成吸,一阵黑洞旋涡般的吸力从嘴里出现,龟头顿感到压力,看来陈雪梅是打算硬生生把精液都强吸出来。

  这完全是另一种快感,吸啜的动作使口腔内再无半点空气,阴茎紧紧贴在舌根和上齶,挤压程度好比处女屄般密不透风,酥麻中甚至有轻微痛楚。陈雪梅吸得十分有劲,像吃日本汤面的「嗦嗦」有声,表情淫靡。

  忽然间,赵泓晴感到龟头顶端传来阵阵无比畅快,是马眼!陈雪梅的香舌在吸的同时集中一点狂舔马眼,更同时更展开活塞运动,吸、舔、操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灵活。

  「快…受不住了…」梦幻时刻每个人都想留住,但与其角力的是高潮一瞬间的爆发快感,当肉棒被吞吐至不可忍耐的时候,需要射精的冲动完全盖过了理智,一泄而快是目前的当前急务。

  陈雪梅充份掌握男人的需要,阴茎的跳动让她知道赵泓晴经已到达临界,她加快吞吐的速度,吸允阴茎的幅度亦远较刻前为大,几乎是每下都顶在自己喉咙,赵泓晴的阴茎感受到完全被包裹的火热湿润,首次明白深喉感觉原来是这么的一回事。

  陈雪梅卖力施展她的箫艺,要把赵泓晴带到升天的境界,口腔的活塞运动加至最快,高速的吞吞吐吐使香汗如水珠跳动。

  赵泓晴无法抗拒肉体上的快乐,在思绪一刻断弦的刹那,一阵带有痉挛的轰然畅快沿着输精管发放而出,以水银泻地的姿态,尽射在热暖的口腔之内。
  陈雪梅没有躲避,更是用力地吸允,以求把射出的每一口精都拥在自己怀抱。
  陈雪梅确定最后一滴都射出后,慢慢把肉棒吐出,以舌背翻动龟头,作不舍的别离。

  龟头在射精后特别敏感,这一碰酸软得令赵泓晴浑身抖动。

  陈雪梅张开小嘴,让赵泓晴看到载满精液的口腔。陈雪梅的舌头接着伸了出来,就像在调咖啡似的,在浓精中不停搅拌。火红的舌头和白稠的精液形成强烈的对比,舌头沾了许多的精液,涂拭在她自己的上下唇,以及嘴唇的周围。
  赵泓晴看的有点呆了,胯下的家伙又有了些苏醒的迹象。

  「咕噜」喉咙吞饮液体的声音,下一秒,所有白液都消失在陈雪梅的嘴里,舌头也顺便清干净嘴巴边的残留物。

  「嘻,都吞下去了,晴的精华好好味!」把精液全都吞下后,陈雪梅像回味无穷的舔舔唇边,亮起了甜美的笑容。

  「你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赵泓晴感叹着。

  赵泓晴的阴茎软了下去,有长长的包皮覆盖着,整个龟头都被包住了,前端多余的包皮皱皱的缩在一起,可是即使是在包皮的覆盖下都难以掩饰他巨大的龟头。

  「咦,原来你一直硬着,我都没发现你有这么长的皮皮,真可爱呢!你看,捏住它还能抻这么长呢,真好玩!」陈雪梅用她的小手轻轻捏起来赵泓晴的包皮,用力的拉着,把他的包皮拽的很长。

  「哦……轻点!那样很疼的。」赵泓晴抗议道。

  陈雪梅突然把赵泓晴的包皮含在嘴里,叼住包皮口轻轻地往里面吹气,把整个包皮吹成了一个小气球,包皮上紫色的血管都凸了起来。

  「啊!疼……」

  嘻嘻闹闹好半天,两人终于各自收拾完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