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你,想要我吗?】

                 1
 
  “贱人,竟然背着我养男人。”话音刚落,一个巴掌的声音就在硕大的房间 内传开来。
 
  “哈哈``` 我贱?你怎么不想想是谁让我这么贱的?啊?”有些嘶号的女声 说明这个人是多么的难过。
 
  “亲爱的``````你别这样````”那有磁性的男性声音竟然软弱下来。 
  “宵震凌,我当年真是看错你了!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好男人,我才会丢下我 的孩子和我的丈夫,没想到,你竟如此待我!”女人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哭腔。 
  被称为宵震凌的男人本来想把女人拉起来,可听到这话,竟然怒火中烧,他 一把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贱人,不许你这么说我哥哥,你不配!要不是你,我跟他还好好的,都怪 你,都怪你!!”说罢,又一耳光打到女人的脸上。
 
  “不配的是你!明明我们一家人这么幸福,可你呢?啊?你偏偏要进来破坏, 我当初真是瞎了狗眼,才会认为你是对的,跟着一起,我现在才发现,我错了, 而且错得很离谱!宵震凌,我恨你!永远都恨你!”从喉咙里面憋出来的话语, 有些不清楚,可是这些还是让男人听到很清楚。
 
  宵震凌嫌恶的丢开女人,凌厉的双眼看着她。
 
  “呵呵,那你就恨吧``````”眼睛软化,他知道,在这里停留,只会浪费自
 己的时间,有这么多的时间,还不如去找那个人。
 
  “关门````”宵震凌走出屋子,两边的保镖识趣的关上门,并反锁。 
  “有他的消息吗?”看着那递给自己手帕的人,宵震凌问。
 
  “凌哥,还没有````` ”低下头。
 
  “继续找,把中国给我翻遍了也要给我找到!”紧紧的握住拳,打在墙壁上。 
  “要是找不回来,你们全部都给我去死!”宵震凌从腰间摸出一把枪,随便 朝一个人开了一枪。
 
  似乎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命就这么没了,那个可怜的人的眼睛瞪得很大, 嘴巴也长得很大,不敢相信自己就成了那一个最无辜的牺牲者。
 
  其他人看到这样,腿都快软了,但是为了避免自己就成为下一个亡魂,只好 强忍的站着。
 
  “拖出去````”宵震凌叹口气,转身坐在了沙发上,揉着额头,其他的人听 到话,马上把那无辜的人拖到外面去了,这个时候,一个保镖在宵震凌耳边不知 道说了些什么,惹得他一拍沙发垫,还笑着。
 
  “呵呵````总算找到你了,宵逽``````` ”宵震凌捏着拳头嘎嘎直响,旁边
 的保镖们听得心惊胆战,他们老板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们可是清楚的很呢,不过, 出来混,就是要有胆量,才会被人认同。
 
  A市新华街的一座出租房里,一个肥胖的身体正在弓着腰,拿着扫把“呼哧 呼哧”的喘着粗气,扫地!
 
  “我说老爸啊!”一高挑美男那温柔迷人的声音让那胖胖躯体颤抖了一下, 手上拿着的扫帚也停了下来。
 
  “自己用功读书!”顺势拿着那扫帚,那胖胖的男人一棒敲到那美男的头上, 不过,美男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呵呵的看着那男人。
 
  “老爸,你都扫了4个小时了,你不累吗?”美男用一只修长的手指捂住嘴, 吃吃的笑开来。
 
  “你还敢笑?还不都是你!昨晚叫你的朋友来家里玩,竟然把你老爸我给追 出去!你呀你!唉~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话里似乎藏着撒娇的味道,既然说 是这美男的老爸的话,那年龄也应该很大吧?
 
  “老爸!我只是不想他们看到你嘛````` ”美男调皮的笑笑。
 
  “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嘛?老爸都老了,唉````”男人叹口气。 
  其实,让老爸出去,自己又何尝想呢,可是,他怕,他怕那些人一看到老爸, 就会变成那种样子,老爸虽然胖,可是,却只能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他讨厌别人 有色的眼光看着他的老爸。
 
  “老爸,你确定你老了吗?”明明可爱得要人命,竟然还这样说。
 
  “当然啦!你看你老爸我这么胖,肯定是什么心脏病啊,高血脂啊,高血压 啊,还有那个那个什么脂肪肝啊什么的,都有的,你老爸我命不久矣!”然后叹 息的拍拍自己的胸前。
 
  “宵逽!”美男发脾气了,不过,也很美哦。
 
  “哎呀,亲爱的儿子生气了,来来,宝宝不生气哦,给你吃糖糖````”随手 拿起一块白纸,在美男儿子面前晃悠,即使儿子叫了自己的名字,也不生气。 
  美男只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眼角不停地跳。
 
  “儿子,你脸部抽筋?”男人伸出肉嘟嘟的手捏想要捏捏美男儿子的脸,无 奈自己矮了他一个脑袋,怎么也够不到。
 
  看到自家老爸正踮着脚想要捏自己的脸,美男笑着摇摇头,然后低着身体, 好让男人摸到自己的脸。
 
  “我捏到了,儿子,你的脸没有小时候那么可爱咯哦,小时候胖嘟嘟的,多 乖,周围的阿姨叔叔都喜欢捏你的小脸蛋呢,可是现在成瓜子脸了,也没多少肉 了。”说得也是实话,小时候儿子真的很惹人喜欢呢,不过现在,为什么儿子屁 股后面的男生一大堆呢?这个怎么也让自己想不通,青春期啊,当老爹的难懂咯! 
  美男没有说话,看到老爸那有些可惜的眼神,竟然有些恼怒。
 
  “我去洗把脸,你自己读书``````”扯出一丝自己认为最好的笑容,哪里知
 道这在美男眼里简直比哭还难看。
 
  美男儿子的老爸宵逽拖着肥胖的身躯来到镜子面前,他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 :黑色的中长发,正好披在肩上,大大的杏眼,本来应该是蓝色的眼珠现在则是 黑色,一张可爱的包子脸,让人看到就忍不住想咬一口!还有那嘟嘟的唇,一切 看起来就是那么可爱。虽然宵逽已经35岁了,而且儿子也有17岁了,可是那 模样,怎么看都不像快奔40的人,反而就像个17。8岁的小孩子一样,虽然 有很胖的身体,可是并没有啤酒肚,那皮肤就像是那种能轻轻一掐就能出水。 
  拿起橡筋,绑住自己的头发,镜子面前的宵逽的眼睛旁边竟然出现了一个纹 身,怎么看都是一个图腾,没有多大,只要一放下头发,就能遮住。
 
  洗脸池里的水也放的差不多了,宵逽关上水龙头,把帕子放在洗脸池里面, 正刚刚把挤干的帕子敷在脸上的时候,儿子突然从后面抱住自己。
 
  “呜挖~~~ 宵轩狸,你想吓死你老爹我啊?”赶紧把帕子从脸上取下来,看 着那正把脑袋放在自己肩上的儿子。
 
  “逽``````````` ”宵轩狸紧紧的抱住宵逽.
 
  “逽什么诺,我是你老爹!”一掌拍掉那抱着自己的双手,宵轩狸吃痛的把 双手回缩。
 
  “是!!老爹````` ”恭恭敬敬的点点头,气得宵逽想给这个儿子一个脑崩
 儿。
 
  “你!!!唉!!算了,我出去做饭了,真是拿你没办法!”跺跺脚,气鼓 鼓的嘟起嘴,那样子让宵轩狸眼前一亮,老爹生气的样子竟然是这般的可爱啊, 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呢?
 
  可怜的宵逽走出浴室,开始在厨房忙活起来,哪里知道,自己这一生中,最 大的罪孽,就要来找人了唉!
 
     ————————————————————————
 
                 2
 
  宵轩狸从衣服包里面摸出那超高像素的手机,来到厨房,看着那正在切菜的 宵逽,忽然之间,他期身吻上宵逽那微启的嘴。
 
  “咔嚓”!手机拍下了这一瞬间,而宵逽的脸则是煞白一片,全身变得僵硬。 
  “我总算拍到了!珍贵的画面哦!老爸!”没有注意到宵逽的表情,宵轩狸 看着手机里面的那张梦寐以求的照片。
 
  照片里面刚好拍下他们两个人,里面的宵轩狸是闭着眼睛享受的样子,而宵 逽则是瞪大眼睛,唇被吻住,由于当时太慌忙,眼睛正好看着手机,所以,那可 爱的表情就尽收在照片里面。“老爸````你看我````` 爸````````”宵轩狸渐渐
 消音,他看到宵逽那苍白的脸还颤抖的唇,神情很难过。
 
  “逽``````` ”心疼想要把宵逽搂进怀里,可是谁知道```` 
  “啪”,清脆的声音在厨房回荡着,宵轩狸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从来不会打骂 自己的宵逽.
 
  男人看着自己的那只打了儿子的手,泪水止不住的掉落,却不说话。
 
  “你竟然打我``````` ”宵轩狸急忙反手捏住那看着手的男人,强迫他看着
 自己,被泪水迷失了双眼,这样的宵逽看起来是那么的魅惑。
 
  “小狸``````` ”那没有被束缚的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呜咽的声音发出
 来,掺夹着哭声。
 
  “这多少年了````` 你从来都舍不得打我一下,小时候我也一样这样吻你,
 你也没有说什么,可是你现在,竟然为了这件事情打了我``````` 我到底做错什
 么了?啊!!”硬是从美唇里面蹦出那些话,看着泪流满面的男人,心里只有一 团怒火。
 
  “对不起``````对不起``````小狸,小狸,对不起``````”那捂住嘴的手缓
 缓的朝上,由于没有那么高,只是紧紧的抓着宵轩狸的衬衣,却很轻柔。 
  刚才吻让宵逽想起了那一天,那栋别墅,还有那个人````` 一切的一切,都
 在脑海里回忆开来。
 
  现在的情形,跟那时候是多么的相似,那个人也是,悄悄的进房,自己也正 在做饭,突然之间就做了跟小狸一样的事情,可是他还不知足,那一天,自己, 在那栋别墅里,被那个披着人皮的禽兽,发生了关系,还被囚禁,就在以为自己 逃不了的时候,是她,是那个像天使般的女孩救了自己,后来还跟自己结了婚, 有了宝宝,可是,为什么这么幸福的事情,总会好景不长````为什么会这样````
 
  “对不起!对不起就好了吗?”宵轩狸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体,被他紧紧抓 着的男人,可是他的爸爸。
 
  “小狸````你先放手``````”手腕上传来的痛感这才让宵逽反映过来,他想
 挣脱开那把自己的手腕禁锢着的儿子。只是,他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儿子看起来 这么高挑,可是力气竟然这么大,还是说自己已经老了?
 
  “不!我不会放手,你不要想逃离我!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 
  “你````` 你刚刚说什么?”声音有些颤抖。
 
  “我说你永远都是我的!你永远也不要想离开我!”宵轩狸以为宵逽没有听 清楚,他再次重复了一遍,只是,这一遍,让宵逽的心脏,都差点停了下来。 
  泪水被这话给止住,宵逽眼睛红红的望向宵轩狸,嘴唇抿得紧紧的。
 
  “我是你父亲!!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儿子,我们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不,不要!
 
  “小狸,你骗爸爸是吧?恩?你快说啊,你是骗我的,你快说啊!!”抓住 宵轩狸的衬衣领子,使劲摇晃,不过,宵逽的力气已经没有了,他只能用手指抓 住宵轩狸的领子。
 
  看到如此疯狂的宵逽,宵轩狸怒火中烧,他用两只手指牵制住宵逽圆润的下 巴,然后带着狂乱的气息,吻上那让他日思夜想的嘴。虽然刚才吻过,不过那都 是点了一下而已,现在的才叫真正的吻,就如同狂风暴雨般。
 
  才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泛滥了,滴在地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很甜,很像果冻。这是宵轩狸吻上宵逽时的感觉,小时候也经常吻,男人会 同意,但是长大了,男人就从来不会让自己吻他的嘴,除了脸。
 
  宵逽甚至能感觉到宵轩狸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并且还想邀请自己的舌头 共舞,只是,现在,自己的心,除了痛,还是痛,这一切都跟那个时候是多么的 相像,宵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宵轩狸看着宵逽那绝望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放开了吻着唇,拖着宵 逽离开厨房,朝客厅走去。
 
  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自己前进,宵逽睁开眼睛,就发现宵轩狸怒气冲冲 的拉着自己,正在前往客厅的沙发,难道是!!!
 
  “不!!!小狸,我们是父子!不要这样!!”老天爷,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宵轩狸听到了,他顿了顿,男人以为他回心转意了,刚想把手拿开,却被一 阵猛力给推到了软软的沙发上,宵轩狸张开腿,骑在男人的身上,然后紧紧的捏 住宵逽的双手,举上他的头顶。
 
  男人想要离开,他努力的扭动着自己那胖胖的身体,可腿上突然之间碰到一 根硬硬的东西,宵逽全身石化,不敢再乱动。
 
  “父子``````` 父子````````我去他妈的父子!”宵轩狸先是喃喃的念着那
 两个字,后来突然一下就爆出粗口,不过,美男就是美男,哪怕是说脏话也是那 么的美!
 
  “小狸````````”这样的宵轩狸让宵逽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逽````` 你是我的你知道吗?你永远都是我的````` 我不会认你这个父亲
 ````你让我叫你父亲,我叫了,而且我尊重你,可是那并不代表你就可以是我的
 父亲!”宵轩狸腾出一只手,从宵逽的脸上滑下,到衣领间,解开衣扣。 
  “你~~你住手!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不要再犯错了,儿子````` ”本以为叫
 声儿子就能让宵轩狸回神,只是,他哪里知道,这刚好就是宵轩狸的痛楚。 
  如果他们不是父子,那么他就可以和他在一起,如果不是父子,那么他就可 以直接叫他的名字,而不是叫老爸,如果他们不是父子,那么他们就可以做很多 情人的事情。父子父子父子,该死的父子关系!今天,他要彻底来个了断! 
  宵轩狸的眼睛顿时变得黑得见不到底,他起身,把宵逽翻了一个身,男人一 声惊呼,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发现自己的裤子袋子,正在被解开。 
  因为宵逽本身很胖的缘故,所以,从来不穿西装,不打领带,一年四季都是 休闲服装,只是,今天好穿不穿的,偏偏穿了一条睡裤,这下好了,不是摆明了 完蛋了吗。
 
  “你住手!!!!”趴在沙发上的男人使劲的摇着头,戴着的黑色隐形眼镜 在眨眼的时候掉了出来,露出了那双只有混血儿才会具有的不同颜色的眼睛,深 蓝色的眼睛现在正弥漫着水雾,显得迷乱又邪魅,只是,谁也想不到,这样的表 情,竟然出现在这个胖男人的身上,而且还是快满40的老男人。
 
  宵轩狸只是轻轻一拉,腰带自己就开了,裤子也因为没有被系着的关系,全 部滑落在男人那跪着的腿上,雪白的肉臀此刻尽显宵轩狸的眼底,他的呼吸有些 沉重。
 
  宵逽跪着的双腿颤抖起来,寒冷风吹向他光着的下半身,他咬紧牙。因为刚 才被翻过来的关系,双手已经被解放,男人抓紧柔软的沙发,希望自己能有一点 的温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逽``````` ”宵轩狸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心里竟然有种说不
 出的难受。
 
  “小狸``````` 你如果觉得这是对的,那你就做下去吧,我不会说任何拒绝
 你的话。”尽管自己很冷,男人也要把这话说出来。
 
  “我````````”停住了正在做着事情的手,宵轩狸放开男人,坐在沙发上,
 用手插着头发。
 
  “逽````我不想这样子,我真的不想这样子,逽``````”宵轩狸竟然哭了。
 
  那抽泣的声音让宵逽的心里一阵阵的撕裂,自己除了在小时候见到小狸哭过 以外,他长大了以后就没有再哭过,像现在这样额流泪,男人只觉得自己心如刀 绞。他立刻系好裤子,也不去管那被扯开的衣服,紧紧的抱住那哭泣的孩子。 
  “小狸,别哭````` 逽会陪着你,永远陪着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回事,竟然说在积极会陪着他,还永远的陪着他,而且里面还有自己的名字。 
  “逽````````”宵轩狸抬起俊美的脸,看着男人那充满了疼惜的眼睛。 
  “我在呢``````你想叫我逽你就叫吧````` 不要再哭了,好吗?”用大拇指
 擦干宵轩狸美眸的莹泪,男人朝他淡淡的微笑。
 
  “逽````` 你答应我了?是不是?”反手抓住男人那肉嘟嘟的手,并十指紧
 握。
 
  “我只答应你叫我逽,但是我可没答应不做你爸爸啊````` ”宵逽捏捏宵轩
 狸那红红的鼻尖。
 
  宵轩狸马上破涕为笑,他知道了,这是第一步的开始,而男人,是要他慢慢 的去爱,最后,结为一起。
 
  “是,逽````` ”宵轩狸捧起男人的脸,想在他那水润的唇上重重的一吻。
 
  “天啊,我的排骨汤!!!烧焦了!!!”宵逽鼻尖的闻到厨房传来的焦味, 以超快的速度从宵轩狸的怀里狂奔去厨房,而宵轩狸还沉浸在准备吻上男人的那 一刹那,只是,为什么感觉不对劲?手里怎么轻轻的?
 
  宵轩狸半眯着眼睛,就看到手里根本就没有人,他睁大眼睛,还不住的在脑 海里问着自己:人呢,人跑哪去了?
 
  直到厨房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宵轩狸满脸黑线,敢情他一个人在这里回忆 空气?
 
  “我亲爱的排骨汤``````` ”宵逽端起铁锅,下面糊了一大片,里面肉都变
 成黑色了,今天中午干脆出去吃算了。
 
  “小狸啊``````”宵逽解开围在自己身上的那全部都是小猪猪的围裙,当初
 宵轩狸说这个很可爱,才买了下来,罢了罢了,围裙也只是厨房要用的东西,又 不是穿到外面去,他忍!
 
  “小狸???”没有听见宵轩狸的回答,男人走出厨房,不过,并没有在客 厅见到宵轩狸。
 
  “人呢?”宵逽东张西望,可是这客厅就只有他一个人,直到房间传出来一 些低低的声音。
 
  “小狸``````` 小狸你在干嘛?”来到房间门口,就看到被子正在蠕动,还
 时不时的传来几声难耐的低吼。
 
  宵逽疑惑走上前,拍了拍那块蠕动的地方,而在被子里面的宵轩狸此时正闻 着宵逽睡得枕头做着“运动”,现在倒好,被男人这么一拍,欲望就这么又大了 几分。
 
  “小狸,你没事吧?”为何自己听到那声音会面红耳赤,应该不是吧? 
  宵逽干脆掀开被子,只是,里面的场景让他顿时石化,连说出来的话都开始 结结巴巴。
 
  “你````` 你````````你在做````` 做什么?”男人颤抖的指着宵轩狸。
 
  宵轩狸现在的样子是妖媚到一堆了,他正握着自己手中逐渐膨胀的欲望,任 由液体低落在被单上,下身的裤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上面的衣服则没有变化, 还是那么整齐。脸上的表情绝对称得上是邪恶,因为宵轩狸正看着宵逽那别扭的 姿态,双手双脚都不知道朝哪里放。
 
  “小````` 小狸````你````` 我````我先出去````”男人的脸早就被这种视
 觉的冲击给闹得通红,就像苹果,让人想啃一啃,宵逽迈步。
 
  “逽````` 帮帮我````”有着情欲的嘶哑的声音让男人停下脚步,但是却没
 有转过头。
 
  “这````这样的事情,你````你自己来````` ”抓住衣角,声音的颤抖出卖
 了男人。
 
  “逽````` 就这一次好不好?就这一次?”宵轩狸双手放开欲望,他下身张
 腿坐在床边,看着男人那宽大的背影。
 
  “真的就一次?”想不到这么大把岁数了,竟然还要为儿子做这样的事情, 丢死人了!
 
  “恩!真的就这一次!”没想到男人竟然这么快就答应了,弄得他以为起码 要很久才能说好,害他准备了好多话。
 
  “那````` 那你先把眼睛蒙上````` ”
 
  “为什么要蒙上眼睛?”宵轩狸不明白的发问。
 
  “让你蒙上就蒙上!不然````不然我不帮你了````”宵逽不自在的把双手交
 缠在一起。
 
  “好``````”回了一个字,宵轩狸就找出发带,没想到原来绑额头的发带现
 在竟然有这样的用途。
 
  “我好了!”宵轩狸现在眼前只有一片黑,什么都看不到。
 
  “真的吗?”男人再问了一遍。
 
  “恩!”宵轩狸加重回答的音。
 
  宵逽这才回过头,看着小狸被绑住的眼睛,他抿了抿嘴,他又往下看,就看 到那正挺直的欲望,男人顿时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跪在宵轩狸的腿间。 
  宵轩狸听到响动,他很想把发带给扯开,只是,逽跟他说过,一定要蒙上眼 睛。他感觉到了双腿间的动静,男人呼出的甜热气息都拂在了宵轩狸的男根上, 宵轩狸的欲望增大了一圈。
 
  宵逽到现在依旧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他看着宵轩狸腿间的巨物的增大和颤动, 他的眼里没有一丝波澜。
 
  从刚才以后都没有听到动静,除了那气息,正当宵轩狸想要说话的时候,他 的欲望就被包入了一个温暖的空间,让他惬意的呻吟了一下。
 
  宵逽张大嘴含住宵轩狸的欲望,没有过多的动作,然后放开,用舌头轻舔着 宵轩狸的欲望的顶端。
 
  “嗯``````` ”强烈的刺激感让宵轩狸忍不住呻吟出声,他最初的想法只是
 想让男人用手帮自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男人竟然会用嘴帮助自己,真的是好 销魂。
 
  看着宵轩狸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被单,宵逽当没有听到,没有看到,他把注意 力都放在了自己正舔着的欲望。
 
  “啊``````好舒服````` ”做梦都想的事情现在就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虽然
 自己被蒙住眼睛,但是那快感,让自己迷失。
 
  宵逽伸出一只手,握住宵轩狸的欲望,感觉到它的跳动,在顶端轻轻一弹, 宵轩狸呜咽了一下,却不发出声音了。
 
  被自己从小就看着的孩子,没想到如今也是大男人了,宵逽的眼睛在那瞬间 有些失神。
 
  男人再度伸出舌头,一只手轻按着欲望,柔舌向下,轻卷着那两颗肉球。 
  “吾啊``````` ”敏感的地方,现在正在男人的嘴里,宵轩狸的欲望上滴下
 “眼泪”。
 
  缓慢的朝上移动,舌头移过的地方,都残留着那淡淡的果冻味道,用手拂开 宵轩狸欲望那里的绒毛,像舔棒棒糖一样的开始旋转,宵轩狸的呼吸急促起来, 明明这么害羞,为什么技巧会这么好``````` 等一下,技巧?宵轩狸似乎像是想
 到什么一样,他急忙扯下发带,而在这个时刻,宵逽正好从上面往下,把宵轩狸 的阳物全部包裹在嘴里面。
 
  “啊``````` ”宵轩狸抓住宵逽的头发,那乱的一切让他忍不住的深深按下
 宵逽的头,然后开始在他的嘴里。
 
  欲望抵在了喉间的最深处,宵逽却并没有任何想吐的感觉,反而任由宵轩狸 握住自己的头,让欲望在自己的嘴里逞能。
 
  “啊````` 好舒服````好舒服````` ”欲望变得又长又粗,在一个瞬间,宵
 轩狸重重的按压宵逽的头,把欲望之液喷射在了宵逽的嘴里。
 
  感到嘴里那满满的体液以及那有些软化欲望,宵逽超后面一坐,欲望抽离了 嘴,他也知道,宵轩狸正看着他。
 
  男人竟然魅惑的朝宵轩狸笑了一下,当着他的面,把那些体液尽数吞下。 
  宵轩狸看着这一切,从未发现过做这种事情的男人,竟然像是个勾人魂魄的 妖精般。
 
  “好了``````` ”用衣袖擦擦嘴角边残留的,宵逽从地上起来,不再看宵轩
 狸一眼。
 
  “等等!”宵轩狸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想问的事情。
 
  宵逽停下,背对着宵轩狸。
 
  “小狸,还有什么事情么?中午已经过了哦,我们出去吃饭``````”就似乎
 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吃饭!!你竟然还敢吃饭?”宵轩狸从后面把宵逽压在了墙壁上,宵逽吃 疼的闷哼。
 
  “小狸````` 好疼````怎么了?”脸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双手撑着墙面。
 
  “怎么了?宵逽,我竟然没发现,你的技巧,竟然是这么熟练啊````` ”把
 男人转过来,让他看着自己。
 
  “小狸````` 你别这样``````你先放开我````` ”即使嘴上这么说着,眼睛
 却不敢看宵轩狸。
 
  “你有多少男人?嗯?”宵轩狸挑起宵逽的下巴,强迫他把视线转移到自己 身上。
 
  “我``````````”宵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他伤害最深的地方,他不想
 回忆。
 
  “说!”手指嵌入宵逽的脸颊,上面出现了印子。
 
  宵逽的心在痛,为什么总在要忘记的时候,总会提起那让他心碎的往事,他 不想要这样````` 他讨厌这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宵轩狸,你注意你的言行,你现在是在对谁说话!”凌乱的头发遮住宵逽 的眼睛。
 
  那牵制住自己下巴的手松开了,宵轩狸一声不响的离开男人,来到床头,随 手抽出一张纸,擦拭那才解放不久的欲望上面的液体,然后缓慢的穿上牛仔裤。 
  宵逽早就在宵轩狸穿裤子的时候来到客厅,在沙发的角落,一只手撑着头部, 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地下。
 
  等到宵轩狸出来的时候,宵逽还是那种姿态,没有动过分毫。
 
  “逽````` 对不起``````”宵轩狸不知道男人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他蹲
 在沙发面前,那有些冰冷的手指触摸着宵逽的脸颊。
 
  “你想知道吗?”男人抬起脸,眼里充满了痛苦,看得宵轩狸一阵心惊。 
  “不!我不想知道,逽,你别说了,是我错了,对不起````逽````”那庞大
 的身体,自己轻易就拥抱住了。
 
  “小狸````````` ”宵逽轻轻的推开宵轩狸,双手抚摸上他的头发。 
  “小狸````` 其实,爸爸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希望你不要嫌弃爸爸````好吗?”
 
  落魄的声音让宵轩狸有些不忍,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哪怕是笨蛋都知道这是 什么意思。
 
  “那个人是谁``````”宵轩狸突然站起身,俯身看着男人。
 
  “我不知道````` ”他不想再叫出那个人的名字。
 
  “逽````` 我不会嫌弃你,永远也不会````”神情的语言让男人抬起脸看着
 他。
 
  “谢谢你,小狸``````”最难过的时候,还是自己的儿子在身边,只是,这
 亲情,能维持到什么时候呢?
 
  “不许你说谢谢````` 因为``` 我们是一体的````”本来想把这句话说得委
 婉点,可是哪里知道,这个时候,肚子竟然很不客气的叫了一声。
 
  “咕~~~~~~~~~~~~~~~ ”打鼓的声音让宵逽从悲哀的情境中反应过来,然后
 笑了一下。
 
  “肚子饿了吧,今天出去吃,刚刚烧的排骨汤给糊了。”宵逽现在的样子, 真的像一个慈祥的父亲,没有任何撒娇,有的只是宠溺。
 
  “恩!那我们走吧!”把男人从沙发上扯起来,拉到门口。
 
  “等等,我还没换裤子呢````”就这么穿着一条睡裤出去,羞死人了。 
  “那,我在外面等你````` ”宵轩狸迅速的穿好鞋子,推开门,就站在门外。
 
  宵逽转身正准备进屋的时候,宵轩狸叫住了他。
 
  “逽``````` ”
 
  “怎么了?”男人疑惑的看着他。
 
  “你``` 含得我很舒服````` ”狡黠的看着宵逽,注意着他的神态。 
  男人这个时候先是石化,然后才满脸通红的指着门口的宵轩狸``
 
  “你````你``` 你这个臭小子````` 你````我``` 哼!”宵逽捂着脸,使劲
 的一跺脚,全身的肉跟着晃了一下,却那么滑稽,于是,他干脆进屋,不再理会 那看自己笑话的宵轩狸。
 
  宵轩狸在门外笑了半天,顺势躺在防盗门上,一只脚直立,另一只脚则弯曲 的放在另一边,双手环胸,怎么看怎么帅!
 
  终于,在房间内磨蹭了一些时间的男人总算出来了。
 
  宵轩狸看着宵逽,眼里闪过震惊。
 
  今天的男人没有任何打扮,只是那衣服的着装让宵轩狸有些失神,逽他,真 的是35岁吗?
 
  下半身的深蓝色牛仔裤,上面就是里面的一件黑白条纹的细线衣,外套就是 那种有些厚的黑色的绵的运动服,整个一看,男人就像个17。8岁的孩子一样, 因为那披肩的头发,前面还有参差不齐的刘海,让宵轩狸有种男人就是女孩子的 错觉,特别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宵轩狸觉得心跳加速,没想到逽换休闲的服装 竟然是这般的可爱,那张是娃娃脸又是包子脸的,简直让自己喜欢到不行。 
  “怎么样?”宵逽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
 
  “逽,你真的是18岁生的我?你确定没有提前?”不相信的问到。
 
  “怎么这么问呢?”皱着眉头,嘴角抿得紧紧的歪着头。
 
 “你穿着这身衣服````我差点以为你只是个10几岁的小孩子````甚至比我
 
  还小``````“宵轩狸扶着额头,叹息。
 
  “有这么恐怖嘛?我可是老男人呢````` ”男人嬉笑的走到门口,穿好运动
 鞋!这下好了,全身的休闲,让男人看起来真是像个小孩子一般,可爱又活泼, 只是,倒霉了另一个人。
 
  ——————————————————————————————
 
                 5
 
  “走吧!”勉强拍拍宵轩狸的肩,然后一蹦一蹦的朝前面走去,而在后面关 门的宵轩狸看到宵逽竟然跟个小学生一样,嘴角有些抽搐。
 
  “逽````` 你````` 你当我弟弟?”有些为难的开口。
 
  “我是你老爸!!你竟然让我当你弟弟?你这个不孝子````` ”宵逽作势就
 要退后去打宵轩狸。
 
  “好了好了,我说笑的嘛````逽,我要吻你````` ”握住宵逽的手,看着男
 人脸红的样子,宵轩狸低下头,那好闻的气息让宵逽有些发呆。
 
  “可是````这里````这里是走廊啊````随时会有人看到的````` ”他不拒绝
 宵轩狸的吻,虽然那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自己不会讨厌。
 
  “很快的````你闭上眼睛````”温柔的话语让宵逽不忍拒绝,他紧闭上眼。
 
  看到那如同果冻般的唇,宵轩狸吻了上去,品尝着那甜美的味道。
 
  “唔``````` ”明明说好只是轻轻的一吻,怎么这么久。宵逽睁开眼睛然后
 侧过脸,宵轩狸的唇也就落到了男人的颈部。
 
  “好痒````````”小狸竟然在舔自己的脖子。
 
  “呵呵````` ”在耳边调皮的吹气,然后一口咬住男人的脖颈,直到出现了
 一个淡粉色的印迹才肯罢手。
 
  “好疼````小狸,你干什么咬我?”捂住脖子,嘟着嘴看着宵轩狸。 
  “这样你就属于我了````` ”捏了捏男人那气鼓鼓的包子脸,水嫩的触感让
 自己爱不释手。
 
  “分场合分场合``` 这里是外面,不是家里!”拍掉宵轩狸那揉弄自己的脸 的手。
 
  “哦?那我在家里面就可以那样做咯?”
 
  “你````我````我不跟你说````”宵逽羞红了脸,转过身去,快速的离开宵
 轩狸,自己朝楼下走去,而宵轩狸是慢悠悠的看着男人慌忙的样子,那让他,真 的很开心。
 
  宵逽这么快的下楼,其实是那心脏疼痛的感觉让他受不了。同性之间,竟然 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不被认可的,更何况,他们还是父子````亲生
 父子!只是自己不能拒绝,也不忍心拒绝,所以,才答应了宵轩狸的要求,看来, 小狸是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自己,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能希望他,找个女朋友, 不要再把那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自己的身上,因为,自己总归是个老男人,不是什 么漂亮男孩,除了让小狸过上好日子,填补莉莉的母爱,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 些了。
 
  男人在楼下看着天空,叹了一口气。
 
  “云,其实并没有动,是心在动``````”宵逽自言自语的说着,手也不自觉
 的摸上刚才被宵轩狸咬住的地方,闭上眼睛,感受着微风。
 
  宵轩狸从楼梯平面朝下面望,一眼就看到了那正捂着脖子并且仰着头的宵逽, 当他正要叫男人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全身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正朝宵逽走去,后 面还跟着另外一些人,看起来不像是那么简单。
 
  宵轩狸这个时候脑袋里“噌”的就冒出三个字:黑社会。
 
  “逽!!!!”宵轩狸急忙叫喊男人,男人睁开眼,转正头,正想看着那声 音的来源的时候,那眼睛,就这样,定格在了那正在朝自己走来的戴着墨镜的男 人。
 
  那戴着墨镜的男人停在了离宵逽一米远的地方,摘下眼镜,那双眼睛,竟然 跟宵逽一样,是蓝色的眼珠,而且,那模样,跟宵逽有2分相像````` 
  不过,宵逽是可爱和温柔,而那男人,却刚好跟宵逽相反,他是一身的冷漠,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除了那眼,有着些许激动。
 
  “宵逽````` 我的逽儿````````”男人邪笑,看着眼前的宵逽. 
  “不!!!!!!!”宵逽捂住耳朵,大叫一声,在楼上的宵轩狸听到那声 音,赶紧从上面下来。
 
  “逽````逽````` ”宵轩狸埋怨自己,刚才为何看到那个陌生的男人过来自
 己也不下去。
 
  他想去拉住宵逽,可是宵逽却甩开了宵轩狸的手。
 
  “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像是什么可怕的魔鬼般,宵逽全身发抖, 他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逽````逽~~~ !!”宵轩狸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你就是宵轩狸吧?没想到十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那满不在乎的声音, 让宵轩狸一愣,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谁?”宵轩狸站起身,昂首挺胸的看着男人。
 
  “我?呵呵``````` ”男人只是笑,并不回答。他身后的人一直都恭恭敬敬
 的微弓着头,就好比那人是皇上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宵轩狸认真打量起那冰冷的男人,他比自己大概高出几个公分,他看向那个 男人的时候,竟然一吓,他跟逽竟然是同样颜色的眼睛。
 
  “宵震凌,我怎么想也想不到,你竟然能找到这里来````` ”宵逽从地上起
 身,那眼里充满了仇恨。
 
  “逽````` ”那悲哀且难受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他们,有什么关联吗?宵轩
 狸看着他们两人。
 
  “我的逽儿````` 真没想到啊````你竟然能逃离我15年````` 15年啊,
 你知道我是怎么的度日如年的吗?”宵震凌的话里没有任何的感情,而他本人也 是凌厉的看着宵逽.
 
  “对了,小狸,忘了跟你介绍,他是你的舅舅,去打声招呼吧````”宵逽握 紧宵轩狸的手,那语调就仿佛是从喉咙间挤出来的一般。
 
  “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还是说````”宵震凌看看宵轩狸,“你 现在已经很缺男人,甚至已经到了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宵震凌讽刺着男人, 那宵逽的身体,可就是自己给调教得这么敏感的,技巧也是自己让他学的,现在 倒好,竟然用来伺候别的男人,想到这里,宵震凌紧紧的把手握成拳。
 
  “你说什么!!!”宵轩狸听到这样的话气得就想冲过去给宵震凌一拳,不 过宵逽却拉住了他,反而显得很冷静。
 
  “宵震凌``````你既然,拥有了莉莉,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待她。”莉莉
 是自己心中的天使,是那个把自己救出来的天使。
 
  “那个女人啊````````` ”宵震凌拖着长音,若有若无的调动起宵逽的兴趣。
 
  “她怎么了?”果然!宵逽有些紧张的问他。
 
  “那个女人,很不听话呢``````所以,我也不想玩她了````”那平淡的语气,
 似乎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
 
  “宵震凌!你答应过我要好好对待她的!你为什么会这样!”宵逽气急败坏 的吼着宵震凌,好在宵轩狸反应过来,没想到刚才还平静的拉着自己的逽现在竟 然这么激动,他口中说的莉莉,应该是那个把自己生出来的女人吧```` 
  “你给我闭嘴!每次你在我身下承欢都叫着那女人的名字!她到底有什么好? 
  你的什么都是我的,你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的地方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可那女 人呢?
 
  呵呵!只给你生了一个孩子,你就当个宝贝一样````` “
 
  “够了!够了!够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那些让自己如此难堪的
 回忆,现在全部回忆在自己的脑海里。
 
  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哭泣的声,都在脑子里面全部清晰的浮现。
 
  宵轩狸的脸变得煞白,这些话,足够能让他知道,逽那不肯说出来的男人, 
  就是这个所谓是舅舅的宵震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把他给我抓起来``````` ”宵震凌垂下眼,转过身去,轻轻挥一挥手,那
 些对他如同至尊的人都朝宵逽这里过来,宵轩狸这时大喊。
 
  “宵震凌````` 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你不要欺负他!”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宵轩狸很是痛苦,不过他也知道,逽并非自愿,而这一切都是宵震凌强迫的结果。 
  “你?”宵震凌也不回头,他在远处轻笑。“就凭你?我是看在你是逽儿的 儿子的份上,我才不会懂你,你最好知趣一点````` ”加长的悍马开过来,从上
 面下来一个男人,为他开车门。
 
  “小狸``````”宵逽那片如同汪洋大海的眼睛望着宵轩狸,“你放心,只是
 叙叙旧而已,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我不要你去``` 逽,你别去````”叙旧?那可能吗?宵轩狸想要抓住男人,
 可就在出手的瞬间,被宵震凌的保镖给跪按在地上。
 
  “我会跟你们走,你们放开他!”宵逽想要拉开那按住宵轩狸的手,可是他 怎么拉也拉不动丝毫。
 
  两个黑衣男人让宵轩狸站起来,而另一个保镖拉住宵逽,不让他过去。 
  “逽``````` ”那声音就如同针扎般的让男人难受,宵轩狸想看他却看不了,
 因为男人在自己的后面。
 
  “小狸,你放心,我会很快就回来的,你做着菜等我回来吃啊````` ”宵逽
 知道此去肯定是会让自己掉入一个狼窝,可是,为了让小狸安心,自己也只能这 么安慰他了。
 
  “逽````你别走!!”宵轩狸想转过头,只是那按住自己的力量,让自己根 本就动不了。
 
  “小狸````乖``` 我会回来的!!”宵逽甩开那保镖,他看了一眼宵轩狸的
 背影,咬紧下唇,不忍的别过头,然后跑到悍马旁边。
 
  宵震凌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当看到宵逽朝这边跑来的时候,他的嘴角,浮 现出了一丝鬼魅的笑意。
 
  因为车门是打开的,所以,宵逽是直接就坐到了车上,宵震凌,就在身边。 
  “好了,你如愿以偿了,现在就麻烦你,让你的狗``` 把小狸放开````”宵
 逽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讲。
 
  宵震凌恼怒的把宵逽的身体转过来对着自己,然后用左手的两只手指钳住他 的下巴。
 
  “该死的你````` 竟然让我找了15年``````”说罢,便狠狠的压下唇,狂
 吻着宵逽的嘴,吸取着他的美味。而那空着的右手,轻轻的按了一下车门上那红 色按钮,车子里面发出“嘟嘟”的声音,司机顿时领会,开始启动悍马,也在这 个时候开始打电话。
 
  “喂,小林,把那个人放了,老板走了````”然后挂断。
 
  远处,那按着宵轩狸手臂的其中一个一接到电话,就把他放了。宵轩狸不顾 那酸麻的手臂,他想冲到那车子旁边,只是,车子竟然已经发出“嗡嗡”的声音, 而宵轩狸那最后看到宵逽的一眼,则是宵震凌正吻着男人的唇````因为宵逽背对
 着自己,而看不到他的样子````宵轩狸呆楞着看着那远去的悍马````` 
  “唔````` ”宵逽完全不知道刚才的事情已经被小狸全部看到,他想让宵震
 凌离开自己。
 
  感觉到男人的反抗,宵震凌把那右手伸入男人的头发之中,让他更加贴近自 己。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句话果然没有错,为宵轩狸做过那种事情的时候都没有 任何望的宵逽,现在只是被宵震凌这样的一吻,就已经有所感觉,他只觉得,宵 震凌现在碰触到自己的手仿佛就像火烧一般,虽然只是吻着,但是自己却周身都 在发抖,脑子里一片混乱````
 
  “你跟原来一样呢````` 逽儿``` 甚至比以前的反应还要可爱,多了羞涩`````”
 
  那红红的嘟嘟脸让宵震凌忍不住咬了一口,还是原来的味道,如同果冻一般。 只是,那羞涩的样子,让宵震凌舒心的一笑,宵逽````` 这十五年来,并没有被
 任何男人碰过。心里的怒气也消了一大半,不过,在现在看来,他的儿子,宵轩 狸,会让自己有些难以服气。毕竟是自己的后辈,跟他斗,实在是有失身份````
 如此说来,那宵轩狸,自己恐怕是要让他无法见到宵逽了。
 
  在前面开车的司机早就把这当作是平常的事情,因为老板总是找一些不一样 的MB,所以,车上的次数也多不胜数,那个人,也不例外,看他的样子,有些 偏向女性化,肥胖的身躯。司机有些奇怪老板的口味什么时候变了?
 
  “恩啊``````”那足以让人热血沸腾的呻吟声从宵逽的口里冒出来, 
   因为宵震凌竟然就这样在车上握住了自己被牛仔裤包裹住的望```` 
  “真可爱``````”虽然有些好奇男人为什么会穿上牛仔裤,不过,这样看起
 来,男人更像是个中学生一般,还是那么年轻,皮肤那么嫩,如同新生的婴儿```
 
  宵震凌把宵逽压在那座位上,手也轻轻的揉搓着那已经挺立的望。
 
  “啊````不````` ”就像小猫一样,宵逽的双手抓住宵震凌手,眼眸里满是
 一片水雾,看起来那么引诱人犯罪,宵震凌“嘶”的一声,拉开了男人的牛仔裤, 然后退到脚踝处,而宵逽,竟然穿着丁字裤。宵震凌只觉得一阵血全部涌向脑海。 
  因为望挺立的原因,那丁字裤被绷得紧紧的,甚至能勾画出那望的形状和那 下面的两颗可爱的肉球,大腿处紧紧的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
 
—————————————————————————————————— 
                 7
 
  “逽````` 你似乎比以前瘦了点了````”边说边褪下宵逽那最后的贴身内裤,
 那可爱的望就这样出现在宵震凌的眼前,他的呼吸有些仓促,也很沉重。 
  “别````别看````` ”宵逽想用手去遮盖住那诚实的望,可是却被宵震凌朝
 两边压住,不能动弹。那微微颤栗的望也在宵震凌的注视下变得越来越翘。 
  “为什么别看?恩?”腾出一只手,直接抚摸上宵逽的望。
 
  “呜挖~~~~”强烈的刺激冲击着头脑,宵逽扭动身体,车子在行走,所以刚 好让宵逽有足够的空间来摆动。
 
  宵震凌的眼里早就被火取代,他停下手,朝前面正在开车的司机吼道。 
  “把车给我停到树林,你给我下去````` ”不知道那司机听到了多少男人的
 声音,宵震凌的占有冒了出来,有股酸酸的味道。
 
  “是!”司机魂都差点吓掉了,从未见到过boss这么生气的样子,赶紧 把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一边,然后飞快的打开车门,从车上跑下去,直到看不到车 的影子才松了一口气。
 
  “呼``````好险````` ”原来boss跟那些MB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都是在
 前面,老板也从未叫自己下去,这次,竟然让自己下去,看来那个胖胖的男人, 不一般呢。司机背靠着树,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树林里,那加长的悍马在这空旷的地方看起来是那么的惹眼,而且车里还时 不时的传来一些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逽````` 跪着````”那超长的被椅已经被宵震凌给放平,现在就跟床一样
 宽。
 
  因为宵逽胖的原因,宵震凌不能把他的腿弯曲到胸前,所以,只能让男人跪 趴在椅上。
 
  宵逽早就被弄得迷迷糊糊,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正在拉长````拉长````
 
  当他听到宵震凌让自己跪着的时候,宵逽知道该做什么,他不能反抗,也不 会反抗,因为自己,总会在有些坚强的时候,被宵震凌一举击溃。
 
  听话张开双腿,肉也跟着一动一动的,双手撑在座椅上,想要让自己平起。 
  这样一来,轿车就显得有些狭窄,那一张一合的,让宵震凌的眼睛不忍离开。 
  “逽``````` 你的这里,还是那么可爱````` ”伸出一根手指,轻碰到男人
 的褶皱,就像花瓣,那么粉嫩。
 
  “啊``````` ”15年来未被别人碰过的私密处让宵逽小声的嘀喃,宵震凌
 的手指并没有伸进去,而宵逽的前端竟然滴下一滴液体。
 
  “我的逽````` 你比以前还要敏感啊,我还没进去呢````”宵震凌用左手捏
 住宵逽的望,不让它继续滴落。
 
  “不````` 放开``````哈````放开````”现在哪怕是说一句话都是那么的费
 力,时不时还带着低低的沉吟声。
 
  宵震凌蓝色的眼睛变得深沉,他的右手伸到自己的裤子前端,拉开拉链。 
  “哗啦”,那声音让宵逽知道他在干什么,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希望宵震 凌在做完以后,能让他回一次家,因为,小狸还在家里做饭并且等着自己。 
  拉下裤头,露出那嚣张的龙,尺寸堪比婴儿的手臂,上面青筋凸现,直挺的 对着男人的,宵震凌的男根很雄壮,不过,也很漂亮,不是那种黝黑的样子,没 有任何的野性,望周围的绒毛虽然茂盛,不过,却让宵震凌看起来是那么的魁梧。 
  即使没有过多的爱抚,宵逽也已经快溃不成军,他的已经自己软化,而他本 人也正撅着屁股,不停的在宵震凌的眼前摇晃。
 
  “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热情````我的逽儿````”扶住自己的男根,抵在男人的
 上,宵逽从体内分泌出来的肠液正好可以润滑着。
 
  “求你````` 我想要````` ”宵震凌很能知道男人的敏感点,知道哪个地方
 能让宵逽高潮,哪里能让他颤抖,宵震凌都清楚得不得了。因为,这副身子,是 自己所调教出来的,宵逽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他都比宵逽还要清楚。
 
  “呵呵``````` ”这话在梦里都不知道想到了多少次,这次从宵逽的嘴里出
 来,宵震凌认为,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男人从自己的手里逃脱。
 
  缓缓地把那用手握住的望朝男人的里推进,宵逽有些发软,的疼痛让他清楚 的知道,自己,再次回到了这个所谓的弟弟的手里。他逃了15年,最终也没有 逃过他`````
 
  “放松点,逽儿````` ”宵震凌的望在宵逽的里进入到一半就不能进去了,
 他皱皱眉头,没想到,竟然这么紧,他深呼吸,然后一鼓作气,挺动腰肢,直直 的冲进男人的甬道。
 
  “啊!!!!!!”痛楚,蔓延全身,特别是后面的地方,应该是,流血了 吧?
 
  “你夹得我好紧,逽儿``````”那紧致的穴道,自己做梦都在想的地方,如
 今,终于结合在一起了,销魂的滋味让宵震凌握住男人望的手开始上下套弄,而 另一只手则先是摸着宵逽光滑的后背,因为肉多,所以,弹性也很好,紧绷。 
  “好舒服````` 啊````快点````快点````”违背着自己的良心说着这样的话
 语,其实,自己哪有什么快感可言,反而更多的是痛苦。
 
  宵震凌听到这些话,以为宵逽真的是求不满,便加快了撞击的速度,那“啪 啪”的肉臀拍打的声音,在车里显得极为糜。
 
  “嗯啊````` 啊````` ”在宵震凌的面前,宵逽只是他的宠物,唯一能做的,
 就是让宵震凌尽快的泻出来,因为这样,自己才会好过。
 
  宵逽轻轻的一夹,宵震凌低吼,他从男人的里抽出自己的龙。
 
  “该死的````差点就这样泻了````”宵震凌把那在男人胸前揉弄,和套弄他
 望的手都来男人的后臀,扳开那正吐着嫩肉的。
 
  在宵逽还没来得及反映的情况下,再度把粗大的望全部插了进去。
 
  “嗯````”宵逽闷哼一声,他的脸有些煞白,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他 的手都有些忍不住的想要打滑。
 
  “离开我15年````` 你看我怎么制服你!”边说变狠狠的撞击着男人的臀
 部,一些银丝就着宵震凌的望就出来,滴在宵逽的牛仔裤上。
 
  宵逽紧紧的抓住下面的座椅,身后的撞击让他差点趴在上面,自身的望也快 到达顶峰了,在宵震凌的一个下,宵逽攀上高潮,一阵阵的紧缩,本来还想继续 奔驰的宵震凌一下就感觉到宵逽的体内的变化,又热又紧,没想到,竟然也跟着 射了,那热液,全部都深埋在男人的内。
 
  埋怨的拍了拍宵逽的臀部,那巴掌声刚好让他们两人听到。
 
  “你竟然让我跟着你一起泻了,你说,该怎么填补我?”宵震凌并不忙于把 望抽出来,而是就这样让它在宵逽的体内渐渐软化,只是,苦了男人,那本来就 疼痛不已的,和刚才做戏的时候出的呻吟声,早就让他疲惫不堪,他已经 没有过多的心情来理会,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想洗澡````洗去这一身的污秽。
 
  “他为什么就一定要填补你呢?”车子的窗外,站着一个人,刚好可以看到 车内的所以景象。
 
  “你怎么会在这里?”迅速的从男人体内抽出望,宵震凌脱下外套,给宵逽 盖好,不让窗外的人看见。然后冷眼横看着那个玩世不恭的男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
 
  “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呢?”邪气的一张脸,薄薄的嘴唇,正发着话,那 双如同鬼魅的眼睛正看着疲劳的宵逽.
 
  勉强的睁开眼睛,模糊的看着那说话的人,突然之间,宵逽的眼睛睁得很大, 那个人,怎么会是他?
 
  “炎龙,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宵震凌看到宵逽那惊讶的表情,心里有丝 不痛快,难道他们认识?
 
  “跟你做笔交易。”被称为炎龙的男人转了一下戒指,然后离开车边。 
  宵震凌打理好自己,然后才下车,站在炎龙的面前。
 
  “什么交易。”
 
  “你那里不是缺货吗?我可以给你,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嘴角微勾,就像 恶魔一般。
 
  “条件。”靠着车,直视着炎龙。
 
  “他!”指指在车里的宵逽,炎龙发出笑声。
 
  “可以!”宵震凌竟然想都不想就把宵逽当物品一样给了炎龙,在悍马里面 的宵逽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他想下车,只是太累的身体让他实在是走不动。 
  “爽快!我明天就把货给你,不过,这个人,我现在要带走。”炎龙缓慢的 朝后车位的宵逽走去,那红色的头发看起来是那么的耀眼。
 
  宵震凌目光冷冽的看着那朝宵逽走去的男人,却并没有阻止他。
 
  “宵逽``````` ”炎龙低沉的嗓音让宵逽望着他,他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只是,比原来,更加的稳重和成熟,只是,为什么自己会感到很大的压力? 
  “你是小龙?”虚弱的对话让宵逽忍不住咳嗽一声。
 
  “恩````` 我是````”炎龙没有过多的表情,不过他的眼神有些炽烈,那盖
 住宵逽下半身的衣服有些掉落,露出了男人一半的臀部。
 
  宵逽感觉到炎龙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当自己下意识的朝后面摸的时候, 才满脸通红,原来是后面露出来了。宵逽赶快的用那衣服遮住,不敢再抬头。 
  “收拾一下,然后出来。”
 
  “哦````` ”宵逽抬起头一看,炎龙已经离开了,这才拖着劳累的身体,开
 始穿衣,宵震凌,把自己当成货物呢,呵````宵逽自嘲的笑了一下,也不管自己
 身体内还有液体没有出来,就这样穿上裤子,下车,步行凌乱的走向炎龙。 
  “逽``````”宵震凌的眼里竟然充满了不舍,还是说,是自己看错了?刚才
 把自己让给炎龙的不就是他自己么?
 
  宵逽冷冷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没事``` 好好服侍炎帮主。”片刻之间,眸子里又恢复到寒冷,宵震凌转 过身,不去看男人。
 
  宵逽的心都捏紧了,原来他想说的,就是这个?
 
  “好!我会的````”丢下这句话,宵逽流着眼泪跑开,炎龙只是深深的看着 这一切,不知道在思考些何事。
 
  “炎帮主还有什么事吗?”宵震凌闭上眼睛,不想去回想男人那离开的场景, 都深深的扎在自己的心上,疼痛不已。
 
  “没事``` ”炎龙耸耸肩,把手插在包包里面,朝着宵逽奔去的地方前去。 
  这个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宵震凌双手撑在悍马的前面的车盖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个时候出现````为什么````` ”找了15年的男
 人,就这样让炎龙抢去,而自己却不能说半分不行,宵震凌心如刀绞。
 
  任凭雨水滴在自己的身上,打湿了衣服,直到司机过来扶着他进车,宵震凌 用手摸着刚才跟男人一起欢愉的座椅,上面还有着他的体液。
 
  而这边,宵逽继续奔跑,不小心踩到了石头,滑在了地上,肮脏的泥水沾满 了男人的衣服和裤子和头发。
 
  “我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宵震凌,我恨你!我恨你!”
 
  原来自己一直都是自作多情,本以为宵震凌找到自己后会对自己好,可是, 千想万想,自己不过是他手中的一个玩物,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别人```` 
  “宵震凌!!!我恨你!!我恨你!!!”在雨里,宵逽跪坐在地上,脸上 滑落下来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滴。
 
  “宵逽````` 你能看清他就好。”一把黑色的雨伞撑在头顶上,宵逽抬起眼,
 看着那满头红发的男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抓住炎龙的衣领,使劲的晃动,
 然后紧紧的抱住他。
 
  “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为什么``````”深埋在炎龙的怀里,宵逽放声
 哭泣着,而炎龙也任由男人紧紧的抱着他,一只手撑伞,一只手拥着男人的背, 直到男人哭累了,倒在自己的怀里。
 
  炎龙丢开雨伞,轻而易举就抱起宵逽那超重的身体,快速的朝不远处的大厦 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
 
  宵轩狸在家一直走来走去,特别的不放心宵逽,突然听到敲门声,等自己打 开门一看,竟然被布袋给笼罩住,眼前一阵漆黑,正想要反抗的时候,却被扛了 起来。
 
  “放开我!!!!”双手在袋子里不停的捶打着那人。
 
  “想不想见你父亲?”那人停下脚步,把宵轩狸摔在了地上。
 
  “痛~~~~等等,你说知道逽?他在哪?”现在没有比宵逽的消息更重要了。 
  “跟着我走,你就能见到你父亲````` ”
 
  “我跟你走!”宵轩狸掀开布袋,看到的是一个全身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 
  男子没有说话,而是自己自己朝前走去。破天荒的,宵轩狸相信了他,跟着 他,来到一栋大厦面前。
 
  说巧也巧,这个时候,天空竟然下起了雨,宵轩狸躲进那栋大厦底层的地方, 那个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男子早就走了,宵轩狸看着过来的行人,希望其中有一 人是自己的想念。
 
  大概过了有15分钟左右,宵轩狸看到一个满头红发的男人正朝自己走来, 手里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宵轩狸有些疑惑,不过,他不确定那个男人抱着的是 不是自己的逽.
 
  “宵轩狸么?”火红的头发的男人低哑的问着宵轩狸。
 
  “你怎么知道?”虽然是问着他,可是那眼睛却看着那被衣服盖住的人。 
  “跟我来````”炎龙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紧贴在脸上,这样的他看起来邪魅 又迷茫。
 
  “可是````` ”宵轩狸有些为难,这个男人,自己根本就不认识。 
  “宵逽在我怀里````”炎龙没有转过身去看宵轩狸。
 
  “逽在你怀里?他不是````` ”本来还想问些什么,可是这个时候炎龙却突
 然的侧过头冷眼看着宵轩狸。
 
  “想看他就跟着我进来````”丢下这句话,炎龙朝大厦里面走去。 
  宵轩狸的心里有些酸酸的,因为抱着宵逽的人是别人而不是自己,可是无奈 于逽在他的手上,自己只能照他说的做。
 
  炎龙一走进大厦门口,里面的人都恭恭敬敬的望着他。
 
  “老板``````”一个像秘书的女人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毛巾。 
  “自己做事````` ”抱着宵逽走进电梯,宵轩狸也跟着进去,他有些好奇,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叮”电梯的门打开了,他们现在正在20楼的客房外。
 
  正在外面清洁地面的清洁工看到有人从电梯里面出来,马上迎了过去。 
  “把门打开。”炎龙示意清洁工去开门。
 
  “是!”机械般的动作,让宵轩狸不得不怀疑,这个人真的只是个清洁工这 么简单吗?
 
  只听得咔嚓一响,房门打开了,炎龙迅速的把宵逽带进浴室,让他躺在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