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厮磨】




 
  月色悄悄从窗帘的缝隙泄露进来,像一条神秘的通道将她指引。这是什么通 道呢?通往天堂或者通往地狱?这诱惑太强大,她无法抗拒。
 
  关小楼的目光,顺着月色向前爬,向前爬……爬上于星梦纯净、美丽的面庞。 于星梦早已睡熟,纤长浓密的睫毛尖上,似乎闪动着某种光芒。精细的轮廓、白 皙的肌肤、挺秀的鼻子,还有……丰腻的红唇。关小楼的心漏跳一拍。这美丽的 脸精致得如同象牙雕,月光中黑白分明,只剩下一点红唇,形成致命的诱惑。 
  一年以前,她们共同租下这间房子时,还是陌生人。只是为了工作方便,住 宿方便,同是单身女子,在外有个照应。本想彼此不做过多的打扰,各过各的生 活,却在不知不觉中向彼此的生活中渗透、浸润,越来越纠缠,分扯不开。就像 那句话,原以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却成为一生中的传奇。
 
  但于星梦究竟怎么想,她不知道。关小楼只知道星梦喜欢她、也在乎她。但 到底喜欢和在乎到哪种程度?她会愿意冲破世俗的巨大阻碍与她共渡此生吗?能 接受她超越于友谊的亲密关系吗?比如说……像现在。潜藏在心底的渴望蠢蠢欲 动。
 
  谁也没有把最后的那句话说明。至少是暂时没有人敢于说明。她们害怕,一 旦点破了,是否还能维持现在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会不会,霎时分崩离析?关 小楼也不知道,这件事该由谁来开口。
 
  眼前的景象是这么迷离、恍惚,令人晕眩。体内有种焦渴烧得她不能自持。 于星梦就在身边一米远的床上,仿佛伸手就能触及……月光中的星梦,的确像一 段飘渺的梦。
 
  关小楼没有动,但灵魂已向临床爬去,像那一线月光。幻想中的柔情场面, 一遍遍啃啮着她的心,人已有些恍惚,呼吸和心跳都不再宁静。在万籁无声的静 夜,分外清晰。听得令人怕、令人紧张、也更令人血脉奋张。
 
  不管了!关小楼一咬牙站了起来,像梦魇、像着魔,赤着脚,任凭感观的驱 使向于星梦走去。但她走得很轻、很柔,没有声息。像猫。
 
  急促的心跳像神秘的鼓点,敲得她有一丝慌乱。定定神,眼前的于星梦忽然 变成了传说中的睡美人,鲜红丰润的唇正等着她那深情一吻。
 
  一对纤细的玉手伸向她自己的背后,修长的十指灵巧的活动着,蕾丝花边的 精美文胸从幼滑的双臂间无声的跌落。双手再抚上纤细的腰肢,慢慢向下,再向 下……动作柔美得如同破茧的蝴蝶要摆脱束缚她的茧壳。然后,她纤尘不染的站 在那里,站在一线月光的边缘,光洁纯净得尤如初生的婴儿,完美无瑕。
 
  关小楼忽然有些羞,不由用双手分别掩住了胸口和小腹,脸上浮现一丝晕红。 墙上投下一段无比优雅的侧面剪影,那玲珑浮凸的曲线只有雅典娜的雕塑或堪比 拟。她不知道这个动作有多么诱人,多么唯美,如果于星梦此刻醒着,看到如此 浪漫艺术的剪影,也会为她惊叹。
 
  关小楼瞥了一眼床上,于星梦仍睡得香甜,柔美的唇角弯出一弧优美的曲线。 这弧曲线让关小楼忘了羞怯,悄悄爬上了床边。她膝头跪在床沿上,双臂分撑在 于星梦身体两侧。双腿微分,纤长嫩滑的腿根尽处,是一方微隆的草坪。草坪丝 丝顺滑,密而不浓,在草坪的深处,若隐若现着一丝缝隙,微现粉红。月光俏皮 地把一半光影投射在上面。
 
  关小楼抬起右手,想要抚摸一下于星梦俏丽的面庞,但却没有敢,仅止停留 在星梦鬓边不再继续,她怕惊醒了星梦。这只手虚悬着从星梦的颊边绕过,落在 了粉红色睡衣的纽扣上。就像制作一件精工作品,五指轻轻摆动着,颤抖着,小 心翼翼。一粒、两粒、三粒……闪闪发光的漂亮的纽扣一粒粒松开,柔软的睡袍 贴服的落在星梦起伏的胸膛上,那只秀美的手再将它们轻轻提起,向两侧掀开。 在这么做着的时候,关小楼一直有些颤抖,是紧张、也是兴奋的颤抖。
 
  眼前的景象令关小楼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心跳却更加快了。月光下的胴 体实在太美,美得很难形容。这只能是上帝的杰作。她看到于星梦秀长的天鹅颈, 由于头向一边偏侧而呈现的优美曲线,紧承着的是两条柔和细腻、秀丽的锁骨线。 美术大师笔下那细腻流畅的线条或许是这个样子,优美而又匀称。但她的目光并 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因为目光只稍稍下移,她便看到了于星梦胸前的两枚饱满 和圆融。它们是那么丰腻白皙,光洁饱满,已无可形容,最要命是顶端的两点胭 红,娇嫩软滑得如同两颗熟透的樱桃,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肚里!
 
  关小楼忽然剧烈的喘息起来,才发现已屏息太久。忍不住用右手按住了胸口。 就是在这里,她手臂碰触到的柔嫩鲜活的两点,其实何尝稍逊色给于星梦? 
  月光还是一样柔和,照见于星梦腹间比酒窝还要诱人、还要醉人的小圆窝。 沿着这里向下,关小楼的目光匆忙一触便逃开了,又接着又忍不住把目光移回来, 再探幽隐。那里,稀蔬有序的荒草间,埋藏着于星梦无人惊动过的处女地。 
  关小楼右手的中指,轻轻从丘顶掠过,滑入神秘的谷底,再将手心翻转,从 星梦最敏感的地带划过,只柔柔的,不曾用力。星梦略有所觉,平静的脸上起了 一丝波纹,但并未惊醒。关小楼不禁笑了。那里一片温热,触感是那么娇嫩细腻、 令人沉醉。
 
  关小楼俯下身,面颊慢慢向于星梦接近、再接近……已是呼吸相闻,胸前一 阵麻痒,原来是两只饱满的桃子碰着了星梦的胸口,桃尖的颤动与星梦的两点樱 桃发生了厮磨。两点痒迅速扩散,小腹也起了一片热,双股间有湿热腻滑的液体 流出了幽谷,打湿草坪。关小楼的喉间不由自主的发出轻轻的呻吟。但这声音在 静谧的夜里还是太清晰了,她赶紧闭紧了嘴巴,紧咬下唇。
 
  美妙的滋味令她将身子俯得更低,与星梦的胸膛贴得更紧,不住的碰撞着、 扭动着、摩擦着。四颗柔软的樱桃不久就变成了四粒硬硬的小杨梅,使触觉更敏 感、麻痒更强烈。
 
  连于星梦也在睡梦中发出轻微的声音,杂揉在小楼的低吟里,像一曲女声二 重奏,她的眼珠在眼皮下不停的转动,脸上泛起了轻红。
 
  动作幅度不断加大,迅速泛滥的快感使关小楼的腰肢和双腿也跟着摆动起来, 某种热量渴望被释放。她抬起一条腿,骑跨在于星梦的腰间,向后坐了下去。早 已有所感觉的于星柳树立即被惊醒了。
 
  于星梦睁开迷离的双眼,吃惊的看着近在眼前的面庞,感受到腰腹间的重压, 一时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情。稍稍清醒了一点,趁着月光,她认出这个一脸 迷醉的人正是自己的好姐妹关小楼,稍稍有些吃惊。
 
  但她也只是有一点儿吃惊而已,关小楼对她的搂抱并没有让她产生反感,反 而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彼此嫩滑肌肤的接触是如此舒服,体内有种陌生的 感觉还在向她呼唤、汹涌,令她半呻吟地叫道:“小楼?”
 
  关小楼被呼声打断,也稍稍清醒。已有些迷蒙的她发现眼前并不是一个梦, 虽然这情形已无数次在梦中出现。此刻她并没有害羞和畏缩,没有突然被于星梦 发现的尴尬,她已不能停下来,也无法停下来,只能顺应身体的指引而继续。她 半撑着的身子终于放下来,完全的覆压在于星梦身上,全面的接触立即令体内的 渴望升温、升压、彻底的暴发!
 
  关小楼迅速找到星梦柔软丰满的唇吻了下去。先是试探的轻啄,接着变成全 面的包裹和吮吸,香舌也不甘寂寞的向内刺探。
 
  “呜~ ”于星梦被她突如其来的热烈举动惊慌了神,不知所措中轻易被撬开 了牙关。关小楼的香舌立即得寸进尺的向内攻掠,如同一条腻滑贪婪的小蛇,向 它碰到的每一寸纠缠。星梦喉咙间发出不清晰的伊呜声,热辣的吻令她整个口腔 乃至喉头都麻痒难奈,恨不得要将含在口中不断伸缩游弋的小舌直接吞落肚里。 奇异的热量在体内积聚、发酵、膨胀。全身都紧张起来,双腿不自觉的用力蹬向 床头,两只胳膊也忍不住将关小楼抱紧,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她的身体还渴 望更多、更热烈的侵犯。
 
  关小楼的四肢也将于星梦缠紧,肢体的纠缠令她感到极大的满足。口唇的掠 夺和小蛇的缠绕难解难分,粘粘腻腻。良久良久,终于在轻度的窒息晕眩中,她 用力移开嘴唇,拼命的喘息着,耳际也听到于星梦同样急促的呼吸还有心跳。她 们需要一个短暂的休息,暂时平复因激情而带来的疲惫。
 
  关小楼将身子侧转,倒向床的另一边,于星梦也随着她转动身体,由平躺变 成侧卧,但彼此纠缠的肢体却没有分开。寂静的夜里除了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再没 有别的声音。于星梦在近距离欣赏着关小楼的五官。她并不是特别美丽,但眉眼、 口鼻,每一个部分都搭配得恰到好处,非常和谐。尤其是她那对元宝耳朵下面的 耳珠,饱满圆润,据说这是有福的象征。以前她就时常有忍不住想捏捏的冲动。 
  关小楼有些歉意地道:“对不起。我……”
 
  于星梦笑笑,颇有几分挑逗意味地对着关小楼的脸,呵气如兰的道:“我没 有怪你啊。”
 
  关小楼的心又开始不安分了。
 
  “星梦……我……我想……”关小楼不知该怎么说了。刚才的大胆起源于不 可扼制的冲动,是日夜煎熬的爱欲作祟,但此刻面对清醒着的于星梦,她还没有 足够的勇气,说出心中的渴望。
 
  “想什么,说啊?”于星梦的眼睛顽皮的眨眨。她知道关小楼渴望什么,因 为她体内涌动的热潮也并未消退,而彼此纠缠的肢体间还潜藏着不可言说的滋味。 她期待从小楼的口中吐出那爱的讯息,只要她想,什么都可给予。
 
  “我,我……”关小楼用尽了力气,却还是说不出口。蓦地脸又红了。忽然 于星梦凑近她的耳边,轻声媚惑地道:“说出来啊~~只要你说……”那要命的气 息吹进耳朵里,好痒。
 
  关小楼被迷惑了,这可是于星梦主动诱惑她的啊,原来这个平时里装腔作势、 一副天真烂漫的死丫头也不过想着这样的事。她的唇角终忍不住泛起一丝笑,咬 牙道:“于星梦!我要你,不许后悔!”她不等回答,便再次封上了于星梦诱人 的小嘴,她爱死那感觉,那味道。
 
  但却只是短暂的几下互啄,于星梦便撇开她的唇,自她的脸颊吻上脖子。忽 然耳珠一湿,竟被于星梦含进口里,以她那碎玉般的小牙轻啮。温热和酥痒立即 从耳轮扩散,连脖颈也一片烧灼。
 
  于星梦却是心内狂喜!她喜欢这柔软的耳珠,给她以无法形容的感觉,有点 儿像,嗯……胸前的两点。只是还比那更软。一想到那里,她的手立即不安分起 来,抬起左手,悄悄顺着关小楼的光滑的肩头向下寻找,手心里一痒,微微感到 一点凉,果然是那珠圆玉润的柔软部位,她一把握住,开始搓捏。另一只手却反 向方不断轻抚对方滑溜的背脊。
 
  “啊,星梦!”关小楼身上一颤,预料不到感觉来得这样猛烈,身子轻轻扭 动,美妙的感觉似乎从胸口一直传递向小腹,好像被虫子爬咬。她的双手从后面 反搂上来,紧紧抓住于星梦的双肩。她还想于星梦更用力一些,不要这样不轻不 重的,很难忍受。
 
  于星梦吐出关小楼的耳珠,在她耳边梦呓般的道:“小楼,知道么……我早 就想这样咬你了。”她贴着颈项,将关小楼慢慢舔弄,细吻轻啄,像检验精美的 瓷器,很仔细、很小心。她怕稍不留神就给小楼种下小草莓,叫她明天还怎么有 脸见人。
 
  “呜……啊……星,星梦!”关小楼觉得自己快要碎散了,现在的感受强过 于星梦睡着时候数倍。全身都似乎被蚂蚁爬搔,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她不自觉 的张的双腿将于星梦夹在中间再并紧,忽然那中间敏感的部分似乎与星梦的肌肤 有所接触,令她打了个激灵。
 
  于星梦的腿也感觉到了这一丝碰擦,这使她有些兴奋。关小楼的反应实在让 人满意,她平常看去很冷静,原来如此容易动情。她将右手从关小楼身后抽出来 推向肩膀,使彼此之间留出一点空隙,立即沿着脖颈、锁骨一路吻了下去。 
  她左手并未将关小楼胸前的饱满放开,身子却在向下挪移,扭动间磨擦到关 小楼双腿内侧超常敏感的肌肤,关小楼又是一阵剧烈的喘息和喊叫,髋部也随之 做了几下摆动。
 
  于星梦一直吻到充满弹性的胸口才停了下来,她的目标是关小楼右边的一点 圆柔。嘴唇一碰上就将它整个吞入口里,并用力的做了几下吐纳和吮吸,就像一 个婴儿本能所做的事情。忽然她产生了无比的感动,一种原始的依赖与激情,茫 然中好像自己与对方结成了一体。左手立即配合着口唇舌尖的行动抚弄个不停。 
  “啊——啊——啊——”关小楼忍耐不住发出一阵欢叫,此时思维早已凝固, 一波波冲上来的快意淹没了理智,声音也不再受自己控制。她胡乱的抱住了于星 梦的头和肩膀,身体扭动,而碰到身上的一根根发丝仿佛也充满了魔力。双腿努 力想攀附住对方的身体,却只夹到了对方的腰胯无处着力。下面一热,汩汩泉流 冲出了幽谷,湿痒而又粘腻。
 
  于星梦探出左手也抓住关小楼的肩膀,双臂同时用力,整个人贴着她的身子 向上蹭去。皮肤接触处一片灼热,尤如原野上的篝火,充满了原始的激情和热烈, 霎时在她的体内引起全面的燃烧。尤其是小腹处的擦碰,更是激起一波波的春潮 荡漾。
 
  到这一刻,什么都无所谓了。关小楼感应到虚空的胸前突然填满了实物,半 睁的眸子中看到了对应的面庞,就像将要被狂涌波涛吞没的落难者抓住了救命的 稻草,立即放开抓在手里的头发,搂上于星梦的背脊,两只手上下左右不住的抚 摸和抓捏,滚烫的唇贴上对方美丽的面庞,雨点般洒落。
 
  于星梦也以同样的热情回应着爱抚和热吻,关小楼对她的点点片片的侵犯早 已是星火燎原。双唇再没有准确的落点,额头、眼睛、脸、鼻子、耳朵、嘴唇… …就像眼前是一份丰盛的大宴,她如同饿疯的饕餮一般贪婪。
 
  四条腿互相的勾索、缠绕、纠结、攀附……一时间好像已分不清谁的是谁的, 像是扭滚成一团的蝮蛇,但它们的身体不是凉的,而是热的,在盘缠和扭结中温 度还在不断的攀升,直至将彼此焚烧净尽。
 
  呼吸似乎已经没有意义,全部空气都从肺内抽离,心跳快得连成了一片,尤 如某种原始宗教的神秘鼓点,催逼得两人更加狂野,心脏像是一不小心就能从口 腔里吐出。呻吟声时断时续,时高时低,互相补充又互相攀比,突然间又会被另 一个含进了嘴里。
 
  汗水从紧致细密的肌肤渗出来,彼此混融,又迅速被异常升高的体温蒸腾, 发丝被汗水粘结在身上,周遭却是无形的烟霭,烟霭中弥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香 气,气氛暧昧又迷离。
 
  关小楼的手顺着于星梦背脊下滑,忽然不经意摸到了两半个浑圆中间的裂隙, 纤长的玉指掠过皱褶的突起,直插里面潮湿的谷地。但手指也只是够到那种程度, 无法伸入便改作划掠。那里早已是一片濡湿。
 
  于星梦受到这突然的刺激,整个下身突然绷紧,口中的呻吟变作略带沙哑的 嘶喊。她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伸下去分别抓住关小楼两条腿的尽处用力向 两边掰开,再屈起一条腿向中间探入,立即形成一个十字交叉的形式。
 
  关小楼心领神会,顺从的分开双腿并向前屈曲,在身躯的扭动中向于星梦贴 靠。同时感觉到于星梦在努力做着同样的事情,欢悦和狂喜淹没一切。
 
  蓦地身下一热,狂嘶中急忙将对方抓紧,那最幽隐敏感的密处已无间地贴合。 火热和酥麻、光滑和柔嫩、黏腻和湿软的种种触觉突然数倍的放大,如同两只初 吻唇舌的交接,电击般的脉冲波从结合处以极速向身周放射,直抵脑顶。世界变 做混沌,眼前失去光影,耳边失去声音,心跳和呼吸仿佛已经顿止。只剩下原始 本能支配着两具青春健美的处子之躯向着对方狂野的扭动,腰胯的狠命摇摆做着 密处极限的厮磨,仿佛要攻入对方的身体,又仿佛要将对方挤进自己……在这一 刻,她们渴望融合,合二为一。
 
  热浪一波一波涌动,冲击着彼此的感官世界,由内而外的充盈、膨胀、忽然 包扎。刹那间已将她们炸作碎分。
 
  “啊————”狂呼中迸发着极度的欢愉,声嘶力竭中呼喊着对方的名字。 世界变得空灵而纯粹,然后忽然间一切都停止在那里,只剩下极度的欢愉之后余 下的一点疲惫。
 
  关小楼和于星梦互相紧拥着,正像拥紧一段美丽的残梦。她们用彼此尚未消 尽的热度来温暖脆弱的躯体、用轻喃的爱语填补心灵的空虚。她们需要趁这一刹 那抓住这瞬间易逝的感觉,抓住这人间纯美的爱情。
 
  关小楼在于星梦的额角轻轻一吻,轻声道:“星梦,我爱你。”
 
  于星梦轻轻一笑:“小楼,我也爱你。……想不想……继续?”
 
  关小楼一手抚上她的胸口,另一只手的手指滑向她的腹地,媚眼如丝,声间 微哑地道:“那还用说……这次由我来爱你。别想我会放过你,现在才只是开始!” 
  于星梦一颤,被关小楼碰触的地方又涌起快意,肋间的痒痒让她忍不住发出 笑声,却并不抗拒。
 
  床头的一线月光早已偏移到床尾,但长夜未阑,不知还会发生多少故事。 
  【完】
 
[ 本帖最后由 美堂蛮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美堂蛮 金币 +15感谢转载!